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不是闹着玩儿》 by 小家瓦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校园 爱情

   ☆、生病

  杨果也有点窝火,不就因为一句话嘛。至于你张之义这样?也不检讨检讨自己,昨天和王帅推杯换盏的,有没有问过我心里是什么滋味?还跟我使性子,我还没生气呢。看看桌上的碗筷,早饭也没吃,昨天还喝那么多,看你的胃难受不难受!
  一个上午,杨果都有点心不在焉,时不时地想起张之义生气的事。这是自打两人交往以来,张之义第一次生气,也怪自己,嘴上没个把门的,不是真伤了他吧?要不,哄哄他?可他一个大老爷们,斤斤计较一句话干嘛?不哄!杨果越想越觉得张之义小题大做。
  坐了半天办公室,杨果出去茶水间放松的间隙,又想起这档子事来。一直以来,每一次都是自己先生气,张之义跟在屁股后面哄,久而久之,都习惯了。杨果摇摇头,人都说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好像自己一直都在打巴掌,还没给过张之义甜枣呢,要不,给他一个尝尝?是呀,构建和谐家庭嘛,适时也得施舍点甜头。
  杨果主意已定,拿出手机,打出一行字:老公,我错了,不该说那些置气的话,对不起!字后面是一个谄媚的嘟嘴亲亲笑脸。
  张之义全部精力投入到学习中,打开手机时看到那个笑脸,心情一下子就释然了。本来负气出门就有些后悔,这条消息一来,仅存的那点不愉快转眼便烟消云散了。张之义笑眯眯地回了一行字:晚上我们出去吃。
  杨果回复:好啊!
  换季的时节流感横行,‘蜂王’不幸中招了。周四的时候,刚有些打喷嚏、喉咙疼的症状,星期五上班时就发展到精神不济,浑身除了牙不痛哪里都疼。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杨果回到家里,一头栽到床上,一动都懒得动,全身只剩下喘气儿的力气。张之义到家时,看见杨果的鞋子,在门口热情地招呼一声,“我回来了。”
  杨果迷迷糊糊的,有气无力的“嗯”了一下。张之义循着声音找到卧室,看见杨果软塌塌的半个月没浇水的茄子秧模样,关心地问:“果子,你怎么啦?”
  杨果又软又虚,带着浓浓的鼻音,“难受,冷,浑身疼!”
  张之义伸手探探杨果的额头,热得烫手,靠近他时,连他呼出的气都有些灼热,张之义帮他盖好被子,又压上个毛毯,他仍打了几个哆嗦。张之义看他病的厉害,同他商量,“你发烧了,要不去先去社区门诊输液吧?”
  杨果不喜欢打针输液,听了张之义的话立刻满脸的苦大仇深,“不去,你别让我说话,我难受!”
  张之义爱怜地又替他掖掖被子,看他脸色绯红,顿时又涌起满腔操不完的心,“那你先吃药,要是明天还不好,就必须输液,烧出肺炎来后悔就晚了。”
  杨果挑了一下眼皮,露出水汪汪烧红的眼睛,想要继续反驳,但眼皮太沉重了,没等他意思表达足够,就合上了。张之义看杨果默许了他的决定,便去忙做饭了。
  ‘蜂王’病得没啥胃口,张之义为了照顾他刁钻的胃,只做了易消化的大米粥,拌了个小咸菜,哄着杨果吃了半碗,自己也跟着吃了顿病号饭。二十分钟后,才给杨果把药喂了。
  吃过药,发烧暂时压了下去。后半夜,张之义再摸杨果的身上,又热了起来。这么来势汹汹的病症,着实让张之义担了好一阵心。半夜三更的不好去医院,只好先进行物理降温。幸好家里有白酒,张之义用小毛巾给杨果擦了几遍,觉得没那么热了,才闻着满屋的酒味,打着哈欠上了床。
  第二天,杨果的病仍不见起色。张之义帮他穿戴好,硬拉着去了社区门诊。
  输液的人很多,男女老少都有。不一会,十来张病床就陆陆续续躺满了人。症状都一样,输的药也都差不多,抗病毒的,消炎的,退烧的。
  张之义给杨果放好枕头,扶他躺下,细心地给他盖好被子。听着病房里此起彼伏的咳嗽声,看不远处的无菌室里,护士将盐水袋里的液体挤出一些,然后往里注药,如此处理了两三袋,才托着托盘来给杨果扎针。
  杨果伸出一只手给护士摆布,涂酒精时,皱着眉,攥着拳头,胳膊上的肌肉绷的很紧,护士一个劲地让他放松,张之义在旁边笑话他,“这么大人还怕打针啊?”
  杨果没理他,望着天花板等护士处理。扎好了针,护士将配好的药袋都挂到架子上,又去照顾别的病人。张之义热了个暖宝垫在杨果的胳膊下,“别动,省的输液时胳膊凉。”都弄妥当,就坐在床脚陪着杨果。
  刚输了不到半个小时,有人在门口张望了一下,看到他们,就走进屋里。张之义抬头一看,是杨妈妈,连忙让坐,“妈,您怎么这么早来了?”
  昨天晚上联系时,杨妈妈听说杨果病了,心里就惦记,一直电话里劝杨果去输液,张之义告诉杨妈妈明天就去社区门诊,让她放心。杨妈妈哪里放心,不知道张之义能不能照顾好杨果?所以一大早开车过来。打听好门诊地址,很快就找到了。
  “果果怎么样?”杨妈妈摸摸杨果额头。
  张之义如实汇报,“还是发烧,硬逼着才答应来输液,这回是真挺重的。”
  杨妈妈坐在杨果的床边,对张之义说:“这孩子一直不爱打针,这两天你照顾他,也累了吧,要不你回去休息,我在这看着。”
  张之义站在床头,也试试杨果的温度,想了一下,“不累,您先看一会儿也行,我出去买两瓶水。”
  张之义出去了,杨妈妈守着杨果,看他睡的迷迷糊糊,难掩病容憔悴,一阵心疼。虽说是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了,可杨果总不自觉带着点娇气,怎么看怎么象长不大的孩子。杨妈妈抚着他的头发,双眼溢满疼爱。
  “这是您什么人啊?”大概好奇杨妈妈的举动,邻床的大妈有点自来熟,躺着输液还不甘寂寞地找人攀谈。
  杨妈妈客气地笑笑,“我儿子。”
  “您儿子啊,您长的可真年轻,这孩子长的也象您,可真好看。”
  “哪里,您过奖了。”
  “那,刚才那个也是您儿子?”大妈听见张之义喊妈,忍不住八卦,“跟您长的不怎么象。”
  杨妈妈有点尴尬,心里反感,却不好意思晾着别人,敷衍道:“也是我儿子,象他爸。”管哪个爸呢,象他爸准没错。
  “喔,看这哥俩感情可真好,他哥还挺细心,挺会照顾人的。两个大儿子,多好,您有福了。”
  “妈?”杨果睡了一会儿,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老妈。
  “醒了,感觉好点没有?”杨妈妈又摸摸他额头,温度似乎降了些。
  “好多了,”杨果四处看了一下,“他呢?”
  “出去买水了。”
  “挺远的,您过来干嘛?我不过得个感冒,过两天就好了,再把您给传染了。”
  “妈不放心,过来看看。”杨妈妈看着杨果有了些精神,就趁着张之义不在,问杨果,“果果,之前你说小义要听他们家的安排,毕业后就回老家,真的假的?你到底怎么打算的?真的也想跟过去?”
  “我还没太想好。”
  “果果,你现在的公司很不错,工作也稳定。要是跟过去,就得从头开始。你们现在离家里近,有什么事,我也能顺便照顾照顾。他们家那么远,还挺顽固,你不如说服小义留在这边。这里经济发达,很好找工作,挣钱也比那边多,两全其美的事,为什么一定要回去呢?他爸妈要是想他,也可以到这边来发展嘛。”
  “妈,我不想离开他。”杨果知道妈妈舍不得他的心情,但有些事就是不能尽如人意,张之义很孝顺,因为他俩的事,张之义一心想修复同父母的关系,做出让步是必须的。
  杨妈妈叹口气,“你再想想。”
  张之义买了草莓、樱桃和两瓶水回来。见杨果已经醒了,就去洗了些过来,杨妈妈吃了两颗草莓,剩下的张之义一手托着,一手把草莓一个个的往杨果的嘴里填。
  最后一瓶吊水只剩一半了,杨果觉得有了精神,再也不想躺着,张之义扶他坐起,让他靠着自己。
  杨妈妈看了一眼小鸟依人的杨果,满足地偎在张之义的怀里。三年了,两个人还像胶皮糖似的,自己的提议怕是没什么用。
  时间随着沙漏流淌,该来的还是来了。张之义研究生毕业,先一步回家办理入职手续。一个月后,杨果那边辞了职。张之义告诉父母,他要在外面租房,因为杨果跟着来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是闹着玩儿》 by 小家瓦 (二) 下一篇:黑色不知落寞 by 严岭先生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