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白月光》 by 景潜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现代架空

 第27章 请你吃蛋糕

  在十三岁即将结束,临近十四岁生日的九月末,这一天,楚君被楚老爷子带去参加峒城商界的一次酒会。
  他在酒会上穿着小西装,一张白净的脸和清澈的双眸十分惹人怜爱,又是楚家当时唯一认可的继承人,谁见了都要殷切地问候几句。而楚君却不喜欢这种应酬,没一阵便跟楚老爷子请了假,跑到一旁的食品区去找他最爱吃的奶油蛋糕。
  吃到一半的时候,楚君有些尿急,感觉膀胱处实在憋得慌,再不去可能就要丢脸地尿裤子了。但是桌子上的奶油蛋糕还剩下一块,除了这一块再就没有了,他担心自己回来时就会被别人拿走。
  但是人有三急,楚君只得一路小跑,边跑边回头地朝卫生间所在的走廊跑去。
  解决完生理需求,楚君舒畅地遛了遛鸟,然后穿好裤子,洗了手后在烘干机下烘干,这才急急忙忙地朝着门外跑去。
  才跑了几步,小西装的领子就被拉住了。楚君回头一看,是陈家的小少爷,陈任重,听这名字就知道这孩子被赋予了多么任重道远的使命。
  “怎么了?”楚君奇怪地问道,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拦住了自己。
  “你爷爷刚才在找你。”
  “啊?”楚尧眨了眨眼,心情顿时沮丧了下去,接下来的话变成了喃喃低语,“我的奶油蛋糕……”
  他有些失落地调转视线,看向一旁的落地窗。
  他来时那里就站着一个少年,对方与整个环境格格不入,穿着黑色T恤和牛仔裤,身形消瘦,一张脸冷淡而漠然,和他的年龄很不相符。
  楚君多看了他几眼,认出对方是刚刚进入他们圈子的,不对,应该说被推到他们这些人的圈子边缘。
  对方应该叫秦锡,至于是哪个字,楚君不知道,只知道秦家前段时间刚刚领回了一个私生子,在商界也不算新闻了。秦家的小公主因此很是伤心,闹了好几天绝食,而那叫秦锡的少年日子也过得不怎么样。
  旁边的小少爷小千金们都三五成群地聚成一堆谈天说地,可那个人撑着手肘站在窗边,视线落在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兴许是察觉到了楚君的注视,少年转过头来,一双漆黑的眸子看向他。
  楚君也落落大方地回视着对方,他不像圈子里的其他同龄人一样觉得私生子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也不会排斥对方,只是觉得像秦锡那样站在那里,不用搞什么应酬,也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他朝着对方咧开嘴笑,少年几不可闻地拧眉,看着楚君朝自己走了过来,微微侧了侧身体,将手肘从窗沿挪动下来。
  楚君在离秦锡两步远的地方站定,露出一个干净而单纯的笑容:“我可以分你一口蛋糕哦,奶油的。”
  既然楚老爷子找人叫他,恐怕是准备回去了。而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时候一定会有一些叔叔阿姨要来跟自己唠叨好一阵,想到这些楚君就有些头疼。
  最重要的是,他恐怕是吃不到自己喜欢的奶油蛋糕了。
  于是楚君机智地打算找一个帮手,这一找就相中了秦锡。他想让秦锡帮忙替自己拿一下蛋糕,等到从酒店出去的时候再从对方手里拿过,作为回报,楚君勉为其难地愿意分给秦锡一口。
  真的很厚道了。
  那时候的楚君并不觉得自己这个要求有些无厘头,他理所当然地觉得奶油蛋糕是这世界上最大的**了。
  因此当秦锡朝他点头的时候,楚君完全没有觉得惊讶,立刻朝他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欢快地上前两步,抵达了少年的身边。
  他凑在对方的耳边轻声交代了计划,少年皱起眉头,然后点头应下。
  再不走恐怕要被楚老爷子责怪了,楚君冲他挥了挥手,然后朝着大厅的方向跑去。
  少年在原地站了一阵,接着才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楚君猜的没有错,有一堆整日都能在峒城的商业相关电视台和报纸上看到的人物聚在楚老爷子周围,见他过来就是一阵真真假假的问候,得体又不过分殷勤。
  等到楚君脸都笑僵,腿也站麻了的时候,这些人才终于告辞。
  他跟着爷爷一起出了酒店大门,觉得脑袋晕乎乎的,也有些困了。
  楚君睡眼惺忪地顺着脚下的路往前看,发现一个有些孤寂的身影站在黑色的轿车边,黑色的衣服和黑夜融为了一体,如果不是灯光照射过去,他一定认不出来那里站了一个人。
  对方端着手里的碟子不知道站了多久,楚君愣了愣后,跟楚老爷子说了声就跑了过去。
  他在对方面前站定,喘了两口气,然后看着对方手里拿着的蛋糕,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此时也顾不上会不会将头发上的摩丝弄糊了,反正酒会都已经结束。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但是这时候楚君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渴望吃蛋糕了,他现在只想找一个软软的床躺下,美美地睡一觉。
  可是这样又显得像是在戏耍人家,楚君想了想,说:“你吃一口,剩下的给我吧。”
  秦锡低下头,然后将手里的碟子递给他,简单地说:“不用。”
  楚君只得将蛋糕接了过来,他看了对方两秒,说:“以后常来找我玩吧。”
  他们都在同一城区的富人区住着,秦家的小公主总喜欢来楚家找他家的狗玩,两个人要见面也是很容易的。楚君喜欢叫新朋友,觉得对方在冷风中等了自己这么久,实在是诚实又靠谱,而且十分有个性,和他之前认识的同龄人都不一样,楚君因此萌生了和对方交个朋友的想法。
  朋友是越多越好的,年少的人都这么认为着,楚君也不例外。
  少年深邃的眼眸在夜色里依然是那么清晰,对方也点了点头,伸出手:“我叫秦锡。”
  楚君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我叫楚君,你是哪个“xi”啊?”
  “锡纸的锡。”
  “吸脂?”楚君露出了一脸惊讶的神色,但是又觉得说别人的名字有些不礼貌,“咳咳,好名字。”
  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叫“秦吸”,这家长是个人才啊,楚君在心里嘀咕道。
  楚君回到楚老爷子身边的时候被问去哪儿了,他笑嘻嘻地说叫了个新朋友。
  楚老爷子哼了一声:“什么朋友啊,看把你乐的。”
  楚君晃了晃脑袋:“相当好的朋友啊。”
  在那时候少年的心里,一个人品靠谱,长得又蛮不错,还超级有个性的人,真的是相当适合作为朋友的人选了。
  楚老爷子瞪了他一眼,不知道自己的傻孙子又搞什么名堂。但转念一想,既然以后楚君注定是要做继承人的,那么让他从现在开始多与人接触也没有什么不好,他带楚君来这种酒会也是为了这一点。
  可就在楚老爷子精心筹划着楚君的未来时,他已经倒在了车里呼呼大睡了。
  秦锡回到秦家,刚刚进了屋,就听见了秦淑媛的一声尖叫,很快又传来了呕吐声。少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欢迎”方式,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玄关处换了鞋。
  秦淑媛却已经怒气冲冲地从客厅里冲了过来,将自己的小坡跟公主鞋放到一边,仿佛再晚一秒就会染上什么疾病一样,然后捂着鼻子哼着声回到了沙发上。
  秦锡依旧没有表情地朝里走去,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看过来,秦锡叫了他一声。
  “爸。”
  “嗯,小锡回来了,”秦战看了他一眼,“累了吧,累了就回去休息吧。”
  “谢谢爸。”
  父子两人的对话简单又毫无温情,仿佛只是为了完成这样一种仪式,而这种微妙感,秦家的人都知道缘由。
  秦锡洗了澡之后就匆匆地回了房间,他用毛巾将头发擦得半干,然后换上了一身极纯朴的棉质睡衣,睡衣的袖子短了不少,刚刚越过他的小臂,穿上也有些紧。
  可少年似乎没有觉得什么,他掏出课本复习了一阵功课,等到头发干得差不多了便上了床。
  现在已经是九月末了,峒城的这个时节再盖凉被就有些冷了。
  秦锡缩了缩身体,将被子完全盖住了自己,这样能更舒服一些。
  他一时没能睡着,睁着那双漆黑的眼看着窗外。今夜月色极好,直直地射入室内,充满了清冷意味。
  秦锡不喜欢拉着窗帘睡觉,有光总是好的。
  他在那月光的照耀下时不时眨着眼,在这个寂静无比的时刻莫名想到了那个在酒会上遇到的少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白月光》 by 景潜 (一) 下一篇:《白月光》 by 景潜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