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假想婚姻》 by 荧夜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一章 

  江凌走在路上,发觉有路人在看自己,下意识地露出了微笑,那个与他擦肩而过的女孩登时露出了激动的表情,但目光却停留在他身后,没有过来。
  原本身后正在跟拍他的摄影师绕到前面,镜头对着他的脸,跟在旁边的工作人员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激动吗?」
  「我也不知道。」江凌有点不好意思地瞧着镜头,「以前没见过沈先生,现在有点紧张。」
  他想到这里,登时又回想起出发之前,经纪人千叮嘱万交代,无论如何都必须打起精神,用最慎重的态度对待这个节目。
  其实不用经纪人叮嘱,江凌也会这么做的,毕竟沈霄是本国声势最高的男演员之一,虽说并无著名的代表作,也不曾得过什么奖项,但光是那张脸就能弥补一切不足。
  即便对方的歌唱实力与演技都一直停留在勉强合格的水准,那也不妨碍沈霄的人气持续看涨,从出道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年,但沈霄声势不坠,完全是传说中的人物。
  与一般男星不同,沈霄从出道以来就只拍电影,从来不接主角,谢绝出演各类电视剧,当然也不会上综艺节目,因此这一次参加《假想婚姻》,可以说是十年以来唯一一次见到沈霄出现在电视上的机会。
  关于沈霄的传说实在太多,江凌出道数年,也听说过一些传闻,比如沈霄的兄长是在地产业极为有名的沈霆,沈霄之所以这些年来都能避开媒体追逐,与这位以雷厉风行闻名的兄长脱不了关系。
  沈霄平日深居简出,除了代言过几个品牌之外,也会不时接拍公益广告,这一次的节目虽说是真人秀,但与公益还是能勉强扯上一点关系。
  打从几年前,婚姻法经过修订,不再以双方性别相异为缔结婚姻的必要条件后,隔年正式实施修订过的法条,同性婚姻便渐渐普及于社会。
  尽管民调显示,赞成婚姻法修去性别限制的人口约占全国七成,实际推动法案也成功达成修法目的,但因为宗教信仰或个人好恶而对此抱持反对态度的群体依旧存在。
  为了因应这个问题,政府特地编列预算,补助各类相关活动与影视创作,这一次的节目便是出于这种目的才设置的,也正是因此,才请得到沈霄。
  据闻沈霄接下这个节目时,甚至表明愿意不取分文,不过制作人并没有同意,两方协商之下,沈霄只收象征性的些许酬劳,连车马费都不会另外支领。
  这样一来,节目制作在预算上就宽松了不少。
  「你想过第一次见面要说什么了吗?」
  走神的江凌清醒过来,开玩笑道:「还没有,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要准备什么脚本之类的让我背起来?」
  「《假想婚姻》是没有剧本的,一切都看主角临场发挥,私下商量要做什么都可以。」
  工作人员也跟着笑了,只是声音没被录进去,等到后期制作才会另外加上字幕。
  江凌表明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并不是说谎。
  他跟沈霄不同,之前是名为「Narcissism」的偶像团体中的一员,后来团体因故解散,江凌的人气在「Narcissism」内原本就是最高的,经纪公司便安排他单飞。
  单飞以来,江凌发过两支单曲,成绩不俗,原本应该继续在舞台上演出,但是经纪公司收到了上节目的邀请,江凌多方考量之下,决定接下这个节目。
  要说是节目其实也不太恰当,这是一档真人秀,主打内容是由数对圈内俊男美女作为组合,扮演夫妻体验生活,让观众一窥明星谈恋爱的模样。
  每对组合延续的时间或长或短,时间长的话甚至可以超过一年,而沈霄与他在事前已签订合约,录影与播映仅有六个月的时间。
  在这六个月内,江凌将与沈霄扮演伴侣。
  江凌想到这里,倒不觉得抵触。
  他的观念跟这时代大多数的年轻人差不多,并不认为同性恋是原罪,也赞成婚姻法修去性别限制,后来接到邀约,当然也不会感到厌恶,反而很有兴趣。
  这档节目名叫《假想婚姻》,收视长红,连续播映数年,早已成了目前最热门的真人秀之一,能上这个节目,有固定的收视率,就意味着固定的曝光率,对於单飞不久的江凌而言,是相当不错的助力。
  沈霄与江凌地位名声都差距不小,两人合作的话,不管是出于关注人气或其他角度,得益较多的人都无疑是他。
  况且,沈霄只接受少得几乎可以忽略的酬金,多余的制作经费有一部分挹注到他的酬劳,于是江凌最终以一个超乎想像的价码接下了《假想婚姻》的合约,这也是他最初答应的原因之一。
  ……江凌需要钱,而且是很多钱。
  踏入咖啡厅时,江凌整个人都愣住了。
  眼前的场景跟他想像中简单的画面不同,目光所及之处填满了香槟玫瑰,咖啡厅早已被包下,他往前走去,便见到了坐在窗边等待自己的男人。
  沈霄抬眼,朝他微微一笑。
  这一瞬间,江凌真切地感受到对方为什么能在演技平平的前提下红到这种地步,那张脸毫无瑕疵,五官没有精雕细琢的痕迹,而是浑然天成的完美,就连他也不禁多看了几眼。
  「你好,沈先生。」
  江凌伸出手,与对方握了一下,终于开始感受到直面陌生人的尴尬。
  「不用客气,叫沈哥就可以了。」沈霄凝视着他,唇角始终噙着一丝笑意。
  对方态度从容不迫,江凌微微放松,这时才注意到摄影师跟了过来,镜头对着他们。
  「这是你准备的?」工作人员问道。
  沈霄点了点头,江凌微怔。
  他以为这是工作人员准备的,一度觉得这真是大手笔,现在知道不是,不免感到困惑。
  沈霄看着镜头,「今天是初次见面,总要让人留下深刻印象,这些花就算是我的心意吧。」
  江凌嘴角一抽,「这么多花最后要怎么处理啊……」
  沈霄似乎被他问住了,过了半晌,才为难道:「我等会开车送到你家去?」
  江凌一时无言以对,呆呆地望着对方。
  沈霄这才笑了起来,「开玩笑的,这些花本来是要制作成香精的材料,我只是借来用一下,等下会有人来处理,你带这束花回去就行了。」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仅有寥寥数枝玫瑰的花束递了过来,示意他收下。
  江凌接了花束,不免松了口气,也有心思开玩笑了,「我刚才还以为是真的,那么多花,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沈霄登时笑了起来,两人又聊了几句,江凌终于放心了。
  跟经纪人所说的一样,沈霄确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至少不会摆出那种高高在上的大牌姿态,这点十分难得。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这时工作人员小声道:「你准备的惊喜呢?」
  最初接洽节目时,制作人表达得很清楚,江凌与沈霄之间的互动没有详细剧本,但大体上仍有模糊的蓝图,拍摄时工作人员会给予指示,也会准备一些如旅行或约会的任务,以免节目本身过于无聊或失序。
  初次见面前,他就已经收到了必须在当天有所表示的消息,当然不可能毫无准备。
  江凌望向面前的男人,深吸了口气,把放在衣袋里的绒盒取了出来。
  沈霄先前一直是游刃有余的神态,这时也不禁愣住了。
  绒盒里是一对银戒,造型十分简洁,没有任何商标,只有戒指内圈刻了今天的年月日,江凌拿着绒盒起身,在沈霄面前单膝跪下,单手捧着盒子,等待对方回应。
  对方久久没有动静。
  江凌有些诧异,抬头一看,才发觉沈霄脸上的诧异还未褪去,些许潮红慢慢泛了上来;对方一句话都没说,但录影却还在继续,江凌不得不开口:「这是我自己做的……做得不好,如果你愿意收下的话……」
  因为紧张,他甚至不小心咬到舌头。
  事前江凌听说过,《假想婚姻》中期或后期计划会让他们举行婚礼,当时他考虑过这点,决定在初次见面时求婚,他不是那种能控制场面或轻松搞笑的角色,所以只能考虑观众想看什么,从中发掘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仔细想想,这是有点冲动……不过自己都单膝跪下了,至少诚意应该是够了。
  江凌这样想道,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当然愿意。」沈霄终于回过神来,脸上依然泛红,仿佛极为羞赧,「抱歉,我一时没想到会被求婚,吓了一跳……」说着匆匆接过绒盒,同时将江凌扶了起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爱上土味美少年》 by 一条会修图的鱼 (三) 下一篇:《假想婚姻》 by 荧夜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