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重生之笑看人生景》 by 早起的乌鸦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欢喜冤家 娱乐圈 重生 悬疑推理

 第1章 重生

  凌晨1点,今天的这场戏因为自己的原因NG了十几次,拖得有些晚了。在剧组的工作人员的白眼下,越来越紧张。导演陈建宏最后选了条匆匆过了。
  下了片场,陈建宏问他是怎么了,毕竟这样的状态在他梁天笑身上很少见。
  梁天笑道了个歉,解释说自己只是昨天没睡好。
  事实上他今早发现自己重生了。回到了2年前的今天。
  出了剧组,助理小刘在停车场的保姆车里直打着哈欠,看到他放了颗口香糖嚼了下,打起精神让司机尽职尽责地把他送到了位于西郊的别墅区。
  这是是周恒景现在让他住的地方,说是因为这里安保比较严格,不容易让人拍到。离今天拍摄的影视基在城的两头,距离有些远。但是只要不去外地,梁天笑基本上无论多晚都会回来。这是被包养的基本职业道德。
  到家已经将近凌晨3点。走入别墅玄关,家里一片漆黑。打开玄关的灯,门口的拖鞋现在只剩下一双。
  这说明周恒景今天来了。觉得让金主久等的他有些微微的不安。但还是先退了出去,在门口抽了支烟—周恒景不喜欢烟味,然后再开门进屋。
  上楼在客用浴室里洗了澡,又仔细刷了牙用了漱口水,确认自己身上没有烟味了,才准备踏入主卧,想了下还是退回去,给自己身体做了些准备,又等身上的潮气散了些才爬到床上去。
  虽然小心翼翼,但下陷的床还是影响了已经入睡的周恒景,于是听到边上的动静含糊地问了句:“今天怎么那么晚,不是让经纪人和剧组说过晚上十点以后别排戏么。”
  梁天笑乖顺笑了笑,说是自己的错就不再多语。把脸埋进周恒景的的胸膛。不时还抬起眼看下对方的神色。这么晚了,他也不确定对方怎么晚了是不是还想要。
  梁天笑又模糊地回忆了下2年前的今天。应该没有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所以梁天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重生到今天。这一般不是小说和电影里有着极强执念或者过得特别惨的人身上才会发生的事么。
  可是自己好像真的没有对什么特别有执念,更不算惨。
  周恒景被他弄得来了兴致,伸手揽住他的头,一路往下推。
  事后两人都抱着喘息了好一会儿。太累了,也没人再去洗澡,就抱着满身是汗的梁天笑睡了过去。睡前似乎说自己要去西班牙半个月谈个项目,让他乖一点。
  重生到这一天的梁天笑忽然觉得有些奇怪,印象里周恒景似乎从来没有交代过自己的事情。过了刚认识的半年自己几乎天天住周恒景家里,对方让自己搬到这里来以后,周恒景从来不会主动告诉他行踪,从来就是想来就来。
  当然,一般也不会间隔太久,一般是一周来一次这样的频率。但有时十天半个月不来也不会和他打什么招呼。
  自己也更是从来不过问对方的事情。
  周恒景无论是家世背景,自己能力,外貌长相,都不可能只属于他一个人。他一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除了脸也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自己做好本分,就可以了。
  何况这本分他自己也享受得不得了。
  第二天早上被小刘的叫早电话吵醒的时候,周恒景已经走了。起床去楼下吃午饭,王妈已经做好了鱼片粥和小笼放在桌上。吃完他给在门口等着的小刘和司机各带了一橱小笼去剧组。
  小刘接过小笼道了谢。拿出了一副带镇静作用的睡眠眼罩给他戴上。他在车上闭目养神起来。
  遮住了最吸引人的浓密睫毛和明亮的眼睛,他的骨相仍然看得出长得很好,鼻梁高挺,嘴唇线条饱满锋利,但又带些粉嫩的色泽,下颚的曲线更是近乎完美,皮肤晶莹白皙得近乎透明,不是那种少女的脂粉感的腻白,而是男人的温润瓷器般的冷色莹白。
  再加上摘掉眼罩时露出的要入鬓的浓黑眉毛又中和了他那双有些微微上挑的丹凤眼的妩媚,180的身高,有氧运动练出来的不夸张但线条优美的薄薄肌肉和宽肩窄臀,拍古装戏的是颇有些君子如玉,中正俊朗的感觉。
  到了剧组,坐着让化妆师给他上妆。自己其实天赋不算高,但是据别人说他态度敬业,拍戏的时候台词一贯背得中规中矩不出错。和那些抠脸拍戏的明星相比,现在他这样的已经算难得了。
  知道的人都说他有这么个金主还不骄不躁不容易,业内口碑很好。还长着一张很不错的脸,这一点在无数颜粉和从小到大同学朋友的身上都得到验证。
  虽然有爹妈走得早,但是车祸肇事方给的赔偿和父母留给他的房子积蓄,让他也从没为钱发过多大愁。
  当年初见周恒景的一瞬间有些为之沉迷,但是在很快知道了对方的身家背景之后,自己这种小老百姓立刻歇了心思,只是想有机会能得到青眼睡上一回。而这个愿望几乎立刻就达成了,到现在也睡了快5年了。
  周恒景断了他这边的关系也是要一年后的事。算是好聚好散,把现在住着地这套别墅过户到了他地名下;工作上虽然对方不再提供特殊资源,但也没有故意刁难,仍然由公司的经纪人正常接洽。但那时他已经红了几年了,没有特殊的资源也不愁没有工作。
  再加上之前半年对方已经渐渐很少来了,所以自己也没太大感觉。现在回到两年前和对方还在一起的生活,他觉得也挺好。别说对方给好处,就是自己花钱,也未必能找到床上怎么合拍的人。
  日子也仍然一样过。比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都过得好,前景一片光明。
  这两天由于重生到底带给自己的情绪上影响有点大,拍戏的时候容易走神。幸亏今天基本上只有几个月远景要拍,肢体动作做到位就好了。
  他一贯沉闷,旁人都觉得他是内敛,其实他知道自己只是无趣罢了,但是有那张骗人的脸,别人倒也察觉不出什么。只是下了戏导演陈建宏来关心了下他。他说自己没事,过两天就好了。又再次对自己这两天的不在状态道了歉。
  第三天开始他就表现得完全没发生过什么一样。拍戏还是敬业,间隙还让小刘去买了下午茶给整个剧组,对自己前两天的状态,拖累大家加班表示歉意。然后拍戏又一贯如常。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自己一贯深居简出没什么朋友也没有亲人。很快离上次周恒景说的半个月也到了。这天下戏的梁天笑也和往常一样回家,吃了王妈做好的饭后去书房再看一下明天的台词。两年前拍的戏,台词早就不记得,得重温。
  他估计周恒景今天应该不会来。那样的一大家子,总得回去和父母报平安,和亲戚说下项目情况。
  到了晚上10点,没想到周恒景来了。
  他赶紧打开书房所有的窗让屋里的烟味能尽快散去,自己人走了出来,但周恒景还是闻了出来。
  金主的眉头皱在了一起,温柔却严厉地表达了对他身上有烟味的不满。于是梁天笑赶紧关紧书房的们,又去浴室再次洗了澡。顺便给自己做些必要的准备。
  半个月没来,不知道周恒景是不是在西班牙太忙或是不喜欢欧洲人多毛的身体,身体似乎很久没纾解过的样子做了四次。最后一次简直绵长到恒久,
  第二天睁开眼看到周恒景在身边看着自己的脸,他半睡半醒地问了下几点了。周恒景回答他说12点了。
  梁天笑赶紧坐正了身体晃了晃头,口中说道“糟糕了,今天去剧组要迟到了。”
  周恒景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早已帮他和导演请过假了。
  还没彻底清醒的梁天笑嘟囔了两下,说这样不好。
  “有我这个靠山你还怕什么?”
  梁天笑配合地答道:“我怕别人说我侍宠而娇啊。”
  “哦,那你觉得我现在很宠你喽。”
  梁天笑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逾越了。也没再接下去。
  对方虽然只比自己大了5岁,但是从小就身居上位的气势一直给作为枕边人的自己心怀畏惧。
  周恒景笑着说:“我们俩今天都给自己放个假吧,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偶尔金主在工作压力过大的时候也会放个假和自己扮演一些恋人的小游戏。他当然要配合。
  想来刚倒完时差的周恒景,昨天晚上又运动了一夜,应该有些累了。于是梁天笑体贴入微地说:“这些天拍戏都有些累了,我们在家里好好休息一天。”
  “笑笑真体贴啊,那我们今天就在家里看看你演的电影吧。”
  由于周恒景的存在,自己在电影学院大三开始就演了电影。对方还挺为他考虑的,慢慢从男三开始出镜,这样比较会容易积累些观众缘,也不突兀。循序渐进地过了两年,直到他大学毕业一年才开始出演男一号。然后就在男一号的位置上没下来过。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情难自禁》 by 不关风月 (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