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承情》 by 冰块儿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26章 26

  周遭空气瞬间染上了****的色彩。
  白杨立刻明白过来,脸登时红了,说话都不利索:“你、你需要吗……那我去……”
  邵丞却把他按回了墙上,白杨的身高体格在邵丞面前毫无优势,对方的压迫感太强势,令他感觉自己仿佛被那视线牢牢钉在了墙壁上。
  冬天衣服穿得厚,他毛衣里还穿着一件T恤,可邵丞的手仅仅是隔着毛衣摸他的腰,他就有点受不住了,紧张地抓着对方的袖子,急道:“等一下,我还没做准备……”
  “什么准备?”邵丞抬起他的脸问。
  白杨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件尺度过大的事,眼神闪躲:“我不弄一下的话,一会儿你进不来……”
  邵丞嗤笑一声,口气里的嘲弄让白杨愈发不敢直视他。
  “你可真熟练。”邵丞迫使他看向自己,命令道:“我来给你准备,裤子脱了。”
  白杨没办法违抗这强硬的口吻,只能伸手慢慢解开腰带把长裤脱了。虽然室内开了暖气温度不低,但瞬间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还是瑟缩了一下。
  “脱干净。”邵丞语气似乎有些不耐烦。
  白杨索性心一横,反正不是第一回 做了,扭捏什么。于是伸手便把内裤也一并脱了,整个下身不着寸缕。
  邵丞脸上表情依旧淡淡的,将手伸到他唇边,用眼神示意他。
  白杨明白了他的意思,红着脸双手捧住邵丞的手,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指尖,见他没有抽回手的意思,便大着胆子忍住耻意张嘴含入一根手指,卖力地舔吮起来。
  邵丞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令白杨想起了上次跪在他腿间含着他那里的场景……顿时身体一股热流直往下身窜,他身体尽力向后躲闪,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反应。
  直到五根手指都舔湿了,他仍舍不得放手,虔诚地亲吻着邵丞的手心,目光专注而深情地看向对方。
  “……够了。”邵丞的眼眸幽深,声音暗哑:“做得不错,给你奖励。”
  白杨还没来得及思考奖励是什么,邵丞的一条腿就挤入了他的双腿间,摩擦起他早就起了反应的下身。
  他瞬间难耐地弓起腰,想开口推拒,却被扣住下巴不得不仰起头,紧接着邵丞英俊的脸庞迅速放大,用他那微凉的唇堵住了他的嘴。
  白杨惊愕得瞪大了眼睛。
  这不是像之前蜻蜓点水一般的吻,邵丞带着不容抗拒的力度和气势紧紧贴住他的嘴唇,悍然入侵他的口腔勾起他的舌头与之纠缠,像是要将自己的气息烙印在他嘴里一般强硬霸道。
  同时,刚刚被舔湿的手指探到裸露在空气中的后穴,在穴口打转了几圈,猛地刺入了一根,白杨被激得一下挺起了腰,却把自己更彻底地送入邵丞口中。
  激烈的吻让身体不断升温,连邵丞的唇都变得炽热起来,白杨被口中横行肆虐的舌头搅得脑子一团浆糊,对方的吮吸力度仿佛要把他整个人都吞下肚。
  下身被摩擦得火热而敏感,他明明很想逃离这可怕的快感,却又忍不住夹紧了腿乞求邵丞给予更多。身后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了三根,在他身体里迅速抽插着,带出他因情动而不自禁流出的液体。
  “呜……”白杨被吻得快要窒息,唇角流下来不及吞咽的津液,双手紧紧抓住邵丞胸前的衣服,发出兴奋而痛苦的低吟,铺天盖地笼罩着他的邵丞的气息和前后不断累积的快感让他情动到不能自持,腿脚发软根本站不住,几乎是坐在邵丞的腿上任他摩擦自己的下体。
  终于在邵丞重重吮吸了他的舌头一下后,白杨闷哼一声颤抖着射了出来,射完之后好一阵腿还在发颤。
  邵丞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他湿润红肿的唇,看了眼自己被弄脏的裤子,嘲讽道:“这样就射了?”
  白杨难堪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大口喘着气平复**后的身体,脸烧到快爆炸:“你这么……我怎么可能忍得住……”
  邵丞冷哼:“明明是你自己太淫浪,在别人床上也这样吧?”
  白杨心里一酸,眼眶也跟着发红:“我没有……我、我只对你这样……”
  邵丞眼眸一暗,紧接着就拉下了自己的裤子,已然硬挺的性器顿时弹跳出来,粗长得骇人。随后手臂穿过白杨的膝弯抬起他一条腿,大手扣住他的腰,令他后方一览无余,对准湿淋淋的穴口就直接把前端强硬地挤了进去。
  “痛……”白杨还没做好充足准备,陡然被撑开了身体,疼得眉头皱起,身体紧绷成一团。
  “放松。”邵丞显然也很不好受,声音都绷紧了。
  站着的姿势本来就不方便做,白杨两条腿都站不稳,何况现在一条腿被抬起,更是虚软地快要跌坐下去,偏偏邵丞的那处还从下方顶着他,他身体每往下滑一分,都让那性器更顶进去一点。
  他别无选择,只能伸手环住邵丞的脖颈攀附着对方,努力放松身体,艰难地笑了笑:“再……再亲我一下,好不好?”
  邵丞如他所愿,低头又凑过来亲他,不似刚刚那样激烈,却依然带着融化身心的温度,白杨紧绷的身体被这个吻安抚了,渐渐沉醉其中放松了下来,邵丞趁机用力一顶,整根插了进去。
  “呜!”痛呼被唇舌堵住消散在了热气中,邵丞的手加倍地给予他安慰和爱抚,令他很快忘却了疼痛,身心都被填满。
  邵丞像着了魔似的,亲吻个不停,至下而上地小幅度顶弄,听着眼前人从夹杂着痛苦的喘息逐渐变为难耐的**,开始加大幅度和力度抽插起来。
  整根抽出再狠狠顶入的时候,白杨都会重重颤一下,揪紧他背后的衣服。邵丞低笑一声,终于分开纠缠许久津液遍布的唇舌,加快速度凶猛地操干怀里人,将他贴着墙的身体顶得往上窜,又被按着肩膀压回来继续欺负。
  白杨平日里干净澄亮的眼睛里此刻尽是水雾,红着眼角痴痴地半睁着看他,脸上绯红一片,在猛烈的侵犯中脆弱而破碎地喊着他的名字:“邵丞……嗯……邵丞……喜欢……”
  邵丞眼眸又暗了几分,再次堵住那张过分殷红的嘴。
  白杨这次似乎真的被干得很舒服,一边腿根发颤一边在抚弄了下又射了一次,**时绞紧的后穴和情动的神情让邵丞没忍住冲动,直接发泄在了他身体里。
  **后两人皆是一身汗,黏在身上很不好受,邵丞拔了出来,脱自己衣服的同时不忘捞着虚软失神的白杨,以免他摔下去,当他脱完衣服去脱白杨的毛衣时,正好看到自己刚刚射进去的浊液顺着被撞红的大腿内侧缓缓流下。
  于是他改变了脱完衣服去洗澡的计划。
  白杨抵着邵丞的胸膛求饶,却还是被放倒在了书房厚实的地毯上,被再次顶入的性器堵得说不出话。
  这一晚邵丞结结实实地要了他三次。到最后他一点力气都没了,前端只能流出淡薄的液体,被动地承受着对方无止尽的亵玩,搂着邵丞的脖子一边**一边语无伦次地表白,换来更为无情凶猛的鞭挞……
 
 
第27章 27
  第二天醒来时白杨浑身像被人揍了一顿似的酸痛,而身体却很干爽,想来是邵丞有帮他清理。他头一偏,就看到“罪魁祸首”正侧身面对着他沉睡。
  即使闭着眼,邵丞的眉眼也无比冷峻,刀刻般的脸部线条凌厉而硬挺,看起来就令人敬而远之。白杨视线下移,注视着对方微抿的嘴唇。
  昨晚邵丞简直发了狂一般,无数次亲吻他,白杨很确定自己的嘴唇现在一定肿得老高。那些吻里饱含着欲念与其他一些复杂的情绪,令他期待又不敢期待,满足却不知足。
  他情不自禁地小心挪动身体靠近邵丞,缓缓把脸凑过去——
  “昨晚还没亲够你吗。”
  乍响的声音吓了他一跳,迅速向后退,却被腰间的手臂拦住,一把带入面前人怀里。
  邵丞睁开的眼睛冷冽而清醒,显然已经醒了许久。
  “你装睡!”白杨贴着他的胸膛,脸颊微红,心跳飞快。
  “不然怎么能抓到你偷亲我。”
  邵丞挑眉,低头又覆上来,干燥温暖的唇贴着轻轻磨了会儿,带着若有似无的温柔缱绻,令白杨心动不已,可他仍感困惑:
  “……为什么亲我?”
  “我说过,只要你听话,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承情》 by 冰块儿 (一) 下一篇:《承情》 by 冰块儿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