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婚姻好感度》 by 天下无白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娱乐圈 异能 甜文

   ☆、糟糕的婚姻1

  第一章
  “刘哥,后天就是您的生日了,剧组会给您准备一个蛋糕祝您生日快乐,也麻烦您到时候配合当天来访的媒体做一个简短的采访,就当做是给电影弄个宣传预热,您看可以吗?”
  “行,没问题。”
  “唉,谢谢刘哥!真是麻烦您了刘哥!”
  刘振宇微笑着点了点头,欣然答应了剧组工作人员战战兢兢又格外小心翼翼的要求。过了这个生日他就该三十六岁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生日变得不再那么在意,与其自己在家里孤零零的摆个蛋糕插上一根蜡烛自娱自乐,倒不如在剧组,起码不会那么冷冷清清。
  今年的生日,大概率和去年一样,会在剧组度过了。
  婚前婚后,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刘先生,回酒店吗?”
  “……今天不去酒店了,回家。”
  今天收工收的早,刘振宇坐进汽车里的时候看了眼手表,五点不到,明天的戏是夜戏,白天没他什么事情,回家待到明天下午再赶过来时间绰绰有余。
  这部电影的拍摄地点离家不是很远,平日里为了方便工作,刘振宇跟着剧组一同住进了拍摄基地旁边的酒店里,但只要空闲的时间多,他也会和今天一样让司机开车送他回家,虽然他每次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什么人。
  如果不是每次回到家里都能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看到巨幅结婚照,他和楚歌的结婚照,刘振宇都有些搞不清楚,他究竟是还在单身,还是已经结婚了。
  刘振宇,即将年满三十六岁,十八岁入行拍摄第一部影视作品,迄今出道已经有十八年,从稚嫩的新人到如今成熟稳重的影帝,中间几度沉浮,以优秀的电影电视作品获得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人送外号“拼命三郎刘影帝”,又因去年自导自演的一部电影口碑不俗票房大卖,正式跨入演而优则导的行列,成为娱乐圈内最为炙手可热的男演员和导演之一。
  与其在事业上日渐高涨的人气和身价相比,刘振宇在日常生活里低调到不能再低调,除了必须出席的各种座谈会和颁奖典礼,几乎没办法在电影宣传期以外的时间里看到这位时下大热男演员的身影。
  即便日常曝光低得惊人,刘振宇还是轻而易举地夺得了上一年的“年度最有魅力男明星”的票选冠军。
  没人知道,这位备受观众所喜爱的低调有实力的刘影帝,刘导演,都快要结婚一年了,时间上就是那么巧,后天刘振宇的生日当天,也是他和楚歌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只是这建立在利益交换上的所谓婚姻,又有什么值得去纪念的呢?
  让司机送自己回到了家里,刘振宇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客厅沙发上沉沉坐了下来,他的视线飘向了挂在客厅的巨幅结婚照上,照片上是两个穿着白西装的男人,一个是刘振宇自己,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另一个是刘振宇名义上的丈夫,冷着一张英俊狂野的脸,楚歌。
  楚歌,比刘振宇小了九岁,两人结婚的时候楚歌二十五岁,刘振宇三十四岁。
  二十五岁的楚歌受制于必须在二十五岁结婚才能得到公司控股的遗嘱。
  三十四岁的刘振宇初当导演,急需一笔不会干涉他创作的资金完成他的电影梦。
  一个是百亿集团的未来继承人,一个是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演员,风马牛不相及有着近十岁年龄差的两个男人怎么就凑到了一块儿?
  就像大多数豪门家庭的现实生活远比影视剧里的更戏剧性一样,继承了百亿财产的楚歌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刚从大学毕业的灰姑娘爱上了年轻有为的公司总裁,现实锋利的刀子在白色童话的裙摆上割下一条猩红的口子,灰姑娘意外发现总裁早已经和门当户对的大小姐有了婚约,莫名其妙被小三的灰姑娘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大城市回到老家乡下,却发现自己有了男人的孩子,这个被生下来却又被生母抛弃的孩子就是楚歌。
  一个叫刘振宇的九岁男孩,在上学路上的寺庙门口捡到了被遗弃的还是一个婴儿的楚歌。
  偌大的豪华别墅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人,刘振宇洗完澡换上了麻灰色的家居服,脚上踩着一双棉质的拖鞋,他走到厨房打开了冰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些回来路上让助理帮买的一些新鲜食材,剧组的伙食不差,叫外卖也很方便,但刘振宇还是喜欢家的味道。
  虽然这个“家”吧,似乎总是只有他一个人。
  花菜,土豆,火腿和大米,刘振宇把食材都放进电饭煲里准备做个简简单单的焖饭,把电饭煲的开关打开后,刘振宇回到了客厅,天色渐渐晚了,窗外的夕阳在天边留下一抹长长的被晕开的暖色,他打开了客厅的阅读灯,靠坐在沙发上才刚刚翻开剧本打算背一背台词,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咚咚咚的声响。
  刘振宇放下剧本站起来的时候,门也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青年喘着粗气走了进来,背上背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青年看到屋子里的刘振宇时愣了一下:“宇哥?”
  “小云,让我来。”刘振宇三两步跑了上去,从青年手里扶过了满身酒味的年轻男人,他法律上的丈夫楚歌。
  甫一碰到了楚歌,年轻男人沉甸甸的重量就朝刘振宇身上压了下来,刘振宇赶忙伸出手环抱住楚歌的肩背,楚歌脑袋一歪埋在了刘振宇的颈肩上。
  “他怎么喝了这么多?”刘振宇看了看时间,这天才刚刚黑,楚歌醉成这样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刘振宇和楚云一起把沉甸甸的楚歌给扶到了客厅沙发上躺好。
  “宇哥你就别管他了,楚歌这家伙也不知道发什么疯喝多了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他,我给张妈打个电话让她过来收拾,宇哥你今天难得休息就别管他了。”楚云无比嫌弃地朝沙发上醉的不省人事的楚歌翻了个白眼,电话里火急火燎的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搞半天是让他去给醉鬼当司机的。
  楚云是楚歌同父异母的弟弟,甭管上一代之间的关系有多混乱,失去了父母的两兄弟从小相依为命,平时吵归吵,闹归闹,从小到大感情一直都很好。
  “张妈女儿女婿这几天带着孩子来城里看望她,张妈好不容易能和自己的孙子见见,就别打扰她了,楚歌交给我照顾就行。”刘振宇有一双桃花眼,平时不笑的时候眼睛看着都是温和的,微微一笑的时候像盛满了潭水的月牙,温柔又动人。
  楚云和刘振宇不算熟,他常年在国外上学,刘振宇和楚歌结婚以后也就见过几次,但这个男人给他的印象一直很好,还有一个原因,楚云喜欢看刘振宇的电影。
  楚云看了看温柔体贴的刘振宇,又看了看睡得跟死猪似的楚歌,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这两个人的关系太复杂,不是他能掺和得了的。
  他说道:“宇哥,那我哥就麻烦你了,”楚云又瞥了眼沙发上的楚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临走前又说道,“宇哥,我哥要是发酒疯你记得给我打电话,千万别惯着他,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明天再过来。”
  “小楚?怎么喝了这么多呢……”刘振宇在沙发旁弯下腰,扑面而来的酒味熏得他微微往后仰起了脑袋。
  楚歌似乎是喝蒙了,闭着眼睛嘴里模糊地念着什么,刘振宇听不清楚,他把楚歌从沙发上扶了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年轻男人的脑袋自然而然地垂靠在了刘振宇的肩膀上,带着酒精气息的灼热呼吸一下一下喷洒在刘振宇的脖子上,脖子上一小片白皙的皮肤慢慢渗出淡淡的粉色,又从淡淡的粉色变得越来越红,跟被火烤了似的。
  默默深吸了一口气,刘振宇看了眼需要上楼的二楼主卧室,要把一个个子比自己高,体型比自己魁梧的醉鬼扛上去可不容易,况且……
  楚歌从来都不许刘振宇进主卧,那是楚歌自己的房间,楚歌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房间一直都是锁着的,刘振宇并没有房间钥匙。
  结婚以后,自打刘振宇进了这栋高层建筑的顶楼别墅,名义上是夫夫,实际上两个人各自分房睡,楼上的主卧是楚歌的,楼下的客卧是刘振宇的,刘振宇平时基本都不会去别墅的二楼。
  楚歌不喜欢让陌生人来家里,公寓虽然面积不小但实际上被改装得只有两个卧室,楼上的主卧室去不了,刘振宇只能半抱半拖的把楚歌给带到了自己的房间,脱掉满是酒味的衣服,给楚歌擦干净身体换上了自己的睡衣,好在刘振宇平时喜欢穿宽松的衣服,虽然两人体型不一样,刘振宇自己的睡衣楚歌也能穿得上。
  这些事情都做完以后天都黑了,好在电饭煲里的焖饭还有余温,刚刚处理完一个醉鬼的刘振宇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口就觉得饱了,把剩下的土豆火腿焖饭盛起来用保鲜盒装好放进冰箱里,把厨房整理干净,又去房间里看了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论白月光的重要性》 by 宗镜 (二)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