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我可以重新爱你吗》 by 青茶木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业界精英

   ☆、第 33 章

 
  
  “所以,给你造成这么大的麻烦,真的很抱歉。”谈毓书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还是道歉。
  “麻烦?”
  就是......
  “很多人不理解,会把我们看成......**。”
  这句话把陆博渊逗笑了,他看着一脸认真的人,说:“毓书,你当这是十年前么?”
  谈毓书匮乏信心,“他们总会这样想的,十年又不久。”
  陆博渊瞧着他的样子,心里生出一股愧疚,陆家给的压力,没有征兆的车祸,他当年居然毫无保留地算到谈毓书头上,乃至于他现在几乎跟陆家断绝了关系,无拘无束一个人闲散,那种被所有人敌视的可怕想法仍旧根深蒂固在谈毓书心里。
  于是他从看戏人的角度,转换为演戏人,“其实,消除丑闻最好的办法,是证明这只是一条被误会的美闻。”
  “什么意思?”
  “如果我们相爱,他们自然不觉得这有多可怕,负面绯闻也都迎刃而解。但是,如果出柜的第二天就曝出分手的消息......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知名作家始乱终弃,欺骗大众。”
  谈毓书没有立即回答,本来想说一句“对不起”,又想起陆博渊那天让他不要把这三个字挂在嘴边。
  只得低下眼帘,躲避那道灼人的目光。
  陆博渊腆着厚脸皮得寸进尺,“如果没有读者,作者什么都不是。要是我失去我的读者,毓书,你要负全责。”
  谈毓书被逼的往后挪,但是皮椅比想象中结实得多,一毫米也动不了了。
  “你可以开一个记者会,澄清一下。哪里需要帮忙的,我一定尽力。”
  “不错的决定。但是在这之前......”陆博渊低沉的声音正好砸在他心头,“你得帮我应付偷拍的狗仔。”
  “狗仔!哪里?”谈毓书一震,下意识往周围看。
  陆博渊伸手轻轻捏住他的下巴,“别动,吓跑了就没意思了。”
  “那该怎么办?”
  “你觉得呢?”
  陆博渊噘了噘嘴,一个普通的索吻动作被他做得很性感。
  谈毓书像是被电了一下,浑身麻麻的。
  “没,没必要做到这样吧。”
  “快点,僵持的时间太久,他们又会大做文章。我想想明天的头条上会出现什么......陆博渊索吻无果,恋情疑似破裂......陆博渊恋人为——唔!”
  他还没说完,就被谈毓书用嘴堵了回去。
  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抓着他肩膀的手也攥得很紧,虽然还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但起码,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主动的亲吻。
  力度逐渐加深,陆博渊的嘴角偷偷一勾,反客为主压上去,把正逃窜的舌头吮在嘴中,用力且放肆——这里进出大门是需要通行证的,哪有什么狗仔?
  大概过去七八分钟,车内的温度高得吓人,这个法式长吻才终于结束。谈毓书因为没来得及换气,眼睛憋得通红。
  这个久违的温情的吻让他觉得很糟糕,因为勾起了某段他舍不得忘记的回忆,那是只有在梦中才敢贪恋的温存。
  不过,在听到陆博渊下一句话的时候,他觉得更糟糕了。
  “今天不能开车回去了。”
  谈毓书惊讶得从皮椅上跳起,“为什么?”
  “酒驾。”
  “你不是没喝酒吗?”
  “嗯。”陆博渊看似十分惋惜,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
  “但是你喝了。”
  “我又不开车。”
  陆博渊鲜少这么有耐心,“毓书,你一定要我把话说明么?”
  轰————
  谈毓书像被地雷狠狠炸了一下——刚刚,他们接吻来着............
  他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青,胸口闷着一口气,狠狠瞪了某人一眼。
  “你故意的。”
  被瞪着的人倒打一耙,“好像是你主动的。”
  谈毓书不搭理他,气冲冲下了车,打开手机地图就朝公交站走。
  陆博渊慢悠悠地摇下车窗,“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你坐公交的话,肯定堵在去火车站的路上。”
  “我坐地铁。”
  “如果你能挤上去的话。”
  谈毓书回眼看他,“与其坐在那里嘲笑我,不如想想你自己怎么回去。”
  陆博渊故作思考,“我选择在上海住一晚。”
  谈毓书想起还寄托在郝南家里的谈墨,回去的心情就迫不及待,“那是你的决定,我不跟你一路。”
  说完,就直接打电话叫了出租车,留陆博渊满怀遗憾地缩回驾驶座。
  ...................
  上海无疑是一座繁华的城市,即便到深夜,路上的车灯也如多如银河之星,这放在古代便是车如流水马如龙的欣荣景象,但欣荣的附带条件往往是人满为患,要是撞上高峰期,花在路上的时间起码是三线城市的四倍。所以,每天都会有不少人错过动车或者航班,然后不得已在酒店住一晚。
  然而,预约酒店也是要提前的。要是去的晚,酒店也会没了。
  “毓书,别这么不自在。”
  陆博渊穿着酒店的宽敞睡袍,慵懒地斜靠在落地窗旁边,在欣赏夜景的闲暇之余,歪头打量着踌躇在浴室门口的谈毓书。
  彼时晚上九点,谈毓书理所当然地在高架上堵了两个小时之后,在陆博渊的帮忙之下,总算找到一家还有空房间的酒店。
  不过只有一间,而且还是大床房。虽然是豪华单人间,但是床的面积很小,而且,浴室的门是透明的,只有胸口到膝盖一段有磨砂。
  “你......多看看夜景吧。”
  千万别进房间,更别往浴室的方向看。
  陆博渊看他攥着睡袍的发白的手,“你浑身上下哪儿我没看过?还害什么羞?”
  谈毓书瞪了他一眼——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那只属于热恋时期,在前任面前半裸着洗澡,怎么还是会有点不自在。
  温热的水在皮肤上流动,因为担心陆博渊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看过来,总觉得被水湿润的地方都在发麻,汗毛都痒得不像话。
  洗澡洗得迅速且诡异,当他经过一大翻心理抗战,终于把身上所有的泡沫冲洗干净之后,只听到“嗡”的一声。
  随后,房间所有的灯盏瞬间熄灭。
  谈毓书浑身紧绷,下意识攥紧淋浴头,屏气瞪着门口的方向——这是他在意大利养成的习惯,缘于某次没有交保护费,店面被黑手党烧成灰烬的经历。
  “停电了。”
作者有话要说:  老陆乐得花枝乱颤(* ̄︶ ̄*)
 
  ☆、第 34 章
 
  
  “停电了。”
  门口影影绰绰过来一个人,轮廓模糊但异常熟悉,谈毓书这才放松了一些。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无力地靠在墙边,“哦......”
  陆博渊站在门外,高大的身影罩在玻璃门上,声音低沉且有磁性:“你洗好了么?”
  谈毓书把淋浴头挂上去,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嗯,好了。”
  停电了,没有电吹风,他只能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打开窗户,企图自然风干。
  从前,他们两个人租的小房子也经常停电,碰到盛夏的气温,更是让人睡不着觉。
  有一回他摔在浴室,把鼻子撞出了血,哗啦哗啦直往外涌。陆博渊心疼,收拾东西就要往医院去,被他一把拉住。
  “博渊你站住!”
  “你要去检查,然后吃药。”
  “我不,让我吃药还不如让我吃/屎。”
  那时候,他们很穷。打工赚的钱勉强能够维持房租和日常开销。谈毓书很多想买的东西都自己憋着,实在忍不住就画在本子上,美名曰“画饼充饥”。
  要是单单买药,博渊肯定不会往医院走。到时候挂号拍片子开药,小题大做一番,这周又吃不上博渊最爱的排骨了。
  “我反正打死都不去医院,要去你去。”
  “好,我去,你在家里等。”
  “你去我会热死的!现在停电了,你忍心让我一个伤兵自己扇风吗?再说,现在已经不流血了,你大惊小怪干什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可以重新爱你吗》 by 青茶木 (一)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