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旧习难改》 by 国王蓝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CP

     12

    今天早上我正在床上酣睡,突然手机电话铃响起,是我母亲打来的,我觉得奇怪,因为平时她是不会在这种时间打给我的。
    “妈,早啊。”
    母亲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我:“小南,阿峰他在不在家里?”
    “他前晚上出差了,还没回家,怎么啦?”
    母亲没有回答,而是又问道:“你最近有没有留意往上一些资讯什么的?”
    “我每天上网都有看新闻啊,是不是国家发生什么重大事件了?”
    “没,没有。”母亲否认道,“儿子,妈只是担心你而已。”
    “我很好啊,吃得饱睡得足,前几天去医院体检医生还说我身体非常健康,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笑道。
    “你真的没事?千万不要一个人硬撑着,无论发生了什么,妈都会在你身边陪你的。”
    “妈,你今天说话很奇怪,到底是怎么了?”
    母亲沉默了一会儿,我好像隐约听见她哭泣的声音。
    “嗯,没事了,宝贝,妈晚点儿再找你。”
    我还没来得及追问清楚,母亲就已经挂了线,当我回拨过去的时候,电话却没人接。一开始我以为是母亲遇上了什么受挫的事情,可转而一想,又觉得不对,刚才我和母亲的对话里头,她一直都在为我而担忧,出事的人怎么看都像是我呀。
    有那么一瞬间,我曾经想过是不是母亲知道了我和岑峰形婚的事,可这是我和岑峰两人的秘密,这三年来我一直伪装得很好,从来没有留下过让人怀疑的证据,再者我也不相信岑峰会主动向他们摊牌,因为这牵扯到他自己的利益。
    难道是蒋鑫?毕竟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我俩形婚的人。
    想来想去,其实也只是我的个人猜测罢了,母亲的来电让我忐忑不安,起床洗漱完毕,吃过早餐以后,我决定亲自回家一趟向母亲问个清楚。
    我带上手机和钱包准备出门,这时手机又响起,但这次不是来电,而是微博的评论提示音。
    之前我给自己的狗建了个微博账号,几乎每天都会上微博更新它们的动态,其实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想找个地儿记录一下爱宠的成长过程,没想到居然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关注者,对于每个粉丝的留言,我都会认真地看完并且逐一回复,这次一定又是他们给我留言了。
    我习惯性地点进去把评论全部看了一遍,然后又忍不住刷了一会儿微博,我一路往下滑,目光突然停在了一条八卦爆料新闻上。
    之所以注意到它,那是因为我看见了岑峰的名字。
    #同性恋富二代不雅床照劲爆视频外泄#岑峰#叶秋#,这微博的tag打的黄暴又直接,显而易见就是为了博取观众的眼球而打上去的,但不可否认这样的tag确实成功吸引了网上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
    我赶紧点进去查看,然后又顺着评论里的链接,找到了那个爆料人的原微博。
    那个人在微博上发了很多自己跟岑峰的床照,甚至还有做.爱时的视频,全部都没有打码,虽然视频有些模糊,但我还是能够从中辨认出叶秋和岑峰的样子。
    我仔细将微博里面的内容都看了一遍,发现这个博主居然是叶秋本人,而把这些照片和视频抖出来的正是他自己!
    因为由爱生恨的缘故,叶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搞臭岑峰在市里的名声,甚至把自己也拉下水,他四处在网上散播自己和岑峰的不雅床照以及视频。
    岑家在市里可是人尽皆知的富商家族,这种东西一旦爆出来,对于岑家一直以来的良好声誉可谓是严重的打击。
    我终于明白了过来,今早上母亲那么着急打电话给我,原来就是因为这个事情。
    我暗地里幸灾乐祸,这下子岑峰那家伙有的头痛了。
    才刚这么一想,岑峰这会儿就给我打电话了,他找我干嘛?
    “喂?”
    “顾运南,我爸有没有来找过你?”
    岑峰的口吻听上去有些急促。
    “没有,怎么了?”
    “妈的,这回真是踩了狗屎。”岑峰骂道。
    “我刚才微博看见叶秋和你的那些事。”我一副事不关己的口吻说道。
    “顾运南,听好,我爸早上给我打电话我一直没接,现在他一定亲自过来家里找我。”
    “哦,那你啥时候回来?”
    “回个屁啊,老子正在外面处理叶秋那家伙的事情。”
    “那你打给我做什么?”
    “一会儿要是我爸来了,你帮忙应付一下他。”
    公公他一直不知道我们假结婚,虽然这次是岑峰自己捅的娄子,可我作为他的另一半,自然也成了当事者之一,所以即便不愿意,我也还是得参与到这次的事件中来。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被人疯狂地摁响,我已经听见公公站在门外大喊岑峰的名字了。
    “你爸来了。”我对他说。
    “他要是问起我,你说不知道就是了,其他事情你看着办。”
    岑峰匆匆地挂了线。
    我硬着头皮走出去开门。
    “爸爸,早上好。”
    公公见了我,只是轻轻点一下头,脸上没有了往日挂着的微笑。
    “岑峰呢?”他单刀直入。
    “阿峰他……”
    我都还没说完,公公便大步走进屋里,用他洪亮的嗓音大声吼道:“岑峰!兔崽子你给老子滚出来!”
    “爸爸,阿峰不在家里。”
    公公眉头大皱,黑沉沉的脸难看至极,“他死哪儿去了?”
    “我也不知道,他前天就出差了,还没回来呢。”
    “出差?”公公冷笑,“我看怕是又到外头跟乱七八糟的人鬼混吧。”
    我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小南。”公公的表情相当严肃,“你老实告诉我,不许撒谎,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个兔崽子跟别人乱来的事了?”
    面对公公严厉的责问,我选择了默默点头。
    我听见他重重叹了一声气,当我再抬起头去看他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表情已经变了,他用心疼的眼神看着我。
    “小南,你以为我真的是蒙在鼓里啥也不知道么?”
    我愣了愣。
    “我是他老子,我会不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德行?这几年有很多次我都想把那混小子捉过来揍他一顿,可是每次当我看见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俩却总是那么恩爱,小南,我知道你不笨,有的事情或许你也是知道的,可你始终没有跟我说,我就想你们可能私底下已经处理好了,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一只眼开一只眼闭,但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这是错的,就是我当初的放任,导致今天的这种局面发生,看看那混小子都干了些什么啊!”
    公公气得不轻,我走过去给他拍拍后背顺顺气,“爸爸,我从没有怪过阿峰,我跟他结婚是因为我爱他,既然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一切我都可以忍受。”
    公公又是一声叹气,“傻孩子,爱一个人可不是这样去爱的。你当初不想跟他分居两地,为了全心支持他的事业,连大学的学业都舍弃了,现在发生这种事情,你还为那个混小子说话,你这个傻孩子……唉……”
    “爸爸,我……”
    “小南啊,我这个父亲教子无方,养了这么个混账儿子,我不仅对不起你,我还对不起你母亲,枉她这么信任我,把你交托给我们家。”
    看着公公懊悔莫及的样子,我心里多少有些愧疚,毕竟辜负了他信任的人是我才对,但我什么也没说,继续扮演着被岑峰戴了N次绿帽子的委屈怨夫,这一次,我知道我等待已久的那个时机终于到来了。
    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岑峰离婚。
    13
    当天傍晚,我登陆微博打算再看一下关于岑峰和叶秋的事件进展时,却发现早先一些八卦公众号发布的爆料已经全部删除了,叶秋微博上的内容也被清的一干二净,我尝试在搜索栏里输入相关字眼进行搜索,得到的只有一句“搜索结果未予显示”的提示,看来一定是岑峰动用了大量的人脉把事情给压下去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旧习难改》 by 国王蓝 (一)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