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听说我被套路了》 by 榕熠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第11章 全宇宙都认为你们在搅|基

  从试音间出来,龚雪就表示要和楚凤歌单独谈谈,楚凤歌也正有这个打算。
  于是四个人走到工作间门口,楚凤歌让黎耀升帮忙倒两杯咖啡,并告诉乐清和先去办公室大厅随便找个地方坐着等。
  原本以为一切安排妥当,没想到楚凤歌刚要关门,却看到乐清和还站在工作室门口,隔着透明的玻璃墙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那样子在楚凤歌看来,就像担心被主人丢掉的宠物,让他一时间好气、好笑,又有点心疼。
  他皱眉拍了拍乐清和的肩膀,半开玩笑说:“我们要聊很久,你像罚站一样在这里,别人看到了又要说我虐待艺人了。”
  乐清和想了想没回话,而是忽然转身就走了,速度之快以至于楚凤歌才搭上的手没来得及收回就悬了空。
  看到乐清和走得那么干脆,楚凤歌失落地握了握拳,正安慰自己说听话也算是好事的时候,乐清和却不知从哪搬了一张椅子一屁股坐在了门口,还一脸笑嘻嘻地说:“看不到你,我心慌。”说着又把头凑到楚凤歌面前。
  楚凤歌觉得乐清和简直快要透视他的思想了,刚刚确实想摸头来着,只是站着摸不到,现在他居然就自己求摸头了,楚凤歌无奈地笑了笑才要伸手,却忽然感到背脊发凉。
  回想起之前每次摸完好像最后吃亏的都是自己啊。
  正纠结着,在工作室忍了好一会儿的龚雪重重地咳了一声,楚凤歌放弃挣扎,轻轻拍了拍乐清和的头温柔地说:“那你坐这等着,完事哥带你吃好的去。”
  说完便心满意足地转身进了工作室,完全没有注意到乐清和再抬头时藏于眼底的算计。
  龚雪看到楚凤歌回来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觉得自己作为长辈应该说点什么。
  可她虽然是个直言直语的人,却不喜欢插嘴别人的私生活,只好沉着脸说:
  “你还记得大学时候的和你同届那个音乐专业的系花吗?我听说那孩子为了追你,一个住南校区的硬是选了北校区的什么《名侦探柯南与化学探秘》,这种奇形怪状的选修课。就为了和你坐一个教室,结果陪着你看了一个学期的动画片,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找你要微信,你居然拿个老人机出来拒绝她,气得她那晚回去就要闹跳楼……”
  似乎是害怕楚凤歌会听不懂,她于是又打断自己的话重新说:“还有你家出事之后,我给你介绍了个姑娘,想着你结婚了也许生活会好一些,你当时居然说你要守孝,现在三年又三年,都七年了,其实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可以理解你的。”
  龚雪这种支支吾吾云山雾罩地说话方式让楚凤歌差点不认识面前的人,他也算是龚雪看着长大的,所以心里对龚雪的印象一直就是严厉直爽,有一说一。
  但今天明明是找她谈乐清和的发展,可她却张口闭口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而且说话的神情还透着一种很诡异的情绪。
  就好像得知儿子出柜之后,深明大义的母亲虽然不能接受,但还是选择祝福的感觉。
  楚凤歌听懵逼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还坐在外面一脸乖巧的乐清和,瞬间明了。
  他没有想到龚雪会有这种想法,之前武美欣问乐清和是不是他对象的时候,他还只是当武美欣在开玩笑,而现在看到龚雪那么严肃,他才意识到大家是真觉得他和乐清和有一腿。
  楚凤歌连忙解释说:“龚老师,我就是把他当亲弟弟,而且我不结婚只是单纯的不想,和我的取向没关系。再说,您也看到了,那孩子的实力,我是真心实意希望您带带他。”
  乐清和是怎么想的龚雪尚不明确,但楚凤歌的表现让她大概有了底。
  在她看来楚凤歌虽然确实对那孩子很好,但对比起从前他对楚清和的态度也无异,所以说是当成弟弟,龚雪是相信的。
  她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叹了一口气地说:“那都不谈了,其实我今天来是很想劝你放弃公司,你母亲还在的时候,我就说过,你这个个性更适合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做个自由音乐人。说起来我真的很愧疚,你母亲当初怀你的时候,我还说要当你干妈,这些年却一直没能帮到你。”
  这是楚凤歌最近第二次后悔找江濛的朋友帮忙,第一次是在武美欣那里欠了一大笔人情,现在又和龚雪谈了太多过去的事。
  楚萧死的时候料理后事都是江濛做的,虽然难过但总还隔着一层,可是提到江濛,楚凤歌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她从楼顶往下**的画面。
  太快了,一个人要死实在太容易了。
  楚凤歌感觉腥咸的味道哽到喉头,他咬着牙不让情绪的阀门打开,颤着音说:“小川他们也劝过我,我自己也不是没试过。白轻尘闹事让我不得不停止工作的那段时间,我一下子闲了,有时候就想活着很没意思,我真的想不通,您说,她明明都和我说好了,她前天晚上还说,我们要相依为命的……”
  工作室外的乐清和微撑了一下椅子,隔着玻璃墙看到楚凤歌停下揉了揉太阳穴继续说话,他最终还是没有站起来。
  “遇到那个孩子之后,我忽然觉得有事可做了,我看着他总是想到清和,虽然他们一点都不像。但最起码,我现在能让自己忙起来。我总要想点办法让自己活下去,既然决定要活了,那也希望能活得好一点。”
  楚凤歌的话一半说给龚雪一半说给自己,以前哭也哭过很久,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演苦情戏了。
  龚雪没再提起江濛,她也不愿意再揭楚凤歌的伤疤,只是也放眼向外看了看乐清和,心想那孩子已经很完美了,他不需要自己指导什么。
  而且她不相信楚凤歌不知道现在出歌手多难,唱片公司那么不景气,想通过唱歌出道,要不然就是选秀,要不然就去混综艺。
  可是就公司的现状来说,哪里有钱安排去选秀,而且选秀就要签主办方的平台,这么好的苗子,如果不给别人签,一定会被想方设法打压,指不定连初赛都过不了。
  如果真是那样,也许就只能先走网络播主的路,可从播主转主媒也不是简单的,转得好就能顺利出道,如果转不好很容易败掉之前的人气。
  总之不管怎么样来说前路都不明朗,龚雪很是担忧地问:“可是以你的资源,你要怎么捧他?”
  龚雪的担忧反倒是让楚凤歌安心,因为那表示龚雪基本上已经同意帮他培养乐清和了。
  楚凤歌望着龚雪露出势在必行的表情说:“我已经想到方法了,但我现在非常需要您帮我一个忙。”
  乐清和歪了歪头,虽然工作室的隔音效果好到,就算有人在里面杀猪外面的人都听不见,但都挡不住乐清和会读唇。
  可是现在他却开始一句也看不懂了,楚凤歌要龚雪帮的忙,让他练习分裂。
  在乐清和还对那个“分裂”解不出个所以然的时候,里面的谈话就结束了。
  楚凤歌出来后兴奋地告诉乐清和明天就开始上课,但乐清和的耳朵却没把他的话听进去,而只装进了龚雪走前对楚凤歌说的。
  “我会好好教他,你也要注意,保持适当的距离。听说小黎说你们住在一起,我觉得一旦条件允许,最好还是另做安排。”
  楚凤歌闻言愣了愣,随即哈哈几声褶了过去,再转头想夸乐清和今天的表现,乐清和却阴着脸说了句上去厕所就把他撇下了。
  楚凤歌撇撇嘴,仿佛感受到了带孩子的不易,忽而又对着乐清和的背影一笑,觉得还真亏了他自己才有那么多事可做,不至于无聊到要死要活。
  才想着等乐清和回来要带他吃什么好的,手机却响了,拿起了一看居然是莫凌川,再一看这已经不是第一个电话了,之前在谈事才关掉静音,期间莫凌川已经打了无数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边的声音就很急切。
  “我才知道你直接把那个乐清和带回家了,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个人来路不明的……”
  楚凤歌听出说话是岳齐芸,但又时不时传出莫凌川的声音,看样子是两个人是轮流给他打的电话现在开着外放。
  好几分钟,楚凤歌都愣是没能说上一句话。
  岳齐芸各种分析利害关系,却一句也没有说到点子上,归根结底就是希望他能和乐清和解约,仿佛楚凤歌不是签了一个艺人,而是签了一个魔鬼。
  好不容易逮到岳齐芸歇气的空档,楚凤歌才插|空说:“学妹你先等等,听我说,其实你们说的我不是没想过,可问题是,我一个小公司,而且名声又不好,要想让我身败名裂只要随便爆个黑料就行了,为什么要费那么大的力气接近我呢?我又没有什么遗产可以给人家觊觎。”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听说我被套路了》 by 榕熠 (一)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