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骂醒我》 by 许久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回忆攻 主线攻 互攻

 第22章 

  “阿初,快下班了吗。”萧征靠在椅子上轻笑道。
  “快了吧,挑个地方吃饭?”纪初核对着刚刚列出的条目。
  “那就去岭南路那家吧,我在那儿等你。”萧征转了一下手中的笔,轻叹道,“好想送你上下班,这样就可以快点见到你了……行不行啊……”
  纪初有些好笑,温声道:“能别这么腻歪嘛,我已经是个三十岁的人了,都要步入中年了,你不羞我还替你害臊啊萧征。”
  “阿初你竟然嫌弃我,良心不会痛吗。”萧征颇有些幽怨道。
  “行了行了还演上瘾了,回头见。”纪初轻笑道。
  “待会儿见。”
  挂了电话后萧征攥着手机久久不能回神,老实说,他到现在还是有些恍惚,不太敢相信他们真的已经和好了……一阵敲门声将萧征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请进。”
  “经理,这是后天会议要用的文件。”秘书恭敬道。
  “嗯,放这儿吧。对了,你跟外面的人说一声让他们早点回去,最近也不是很忙,该下班下班该干嘛干嘛,问起来就说是我说的。今天早上还听到市场部的新员工抱怨没时间出去约会,这可不行啊……”萧征煞有介事道。
  秘书一瞬间有些懵,下一刻几乎要喜极而泣……
  “谢谢经理!”秘书有些激动地走出门将这个消息发布了出去。
  被压榨地精疲力竭的男男女女一瞬间将萧征奉若神明……
  然而总有人能在所有人都被喜悦蒙蔽双眼的时候发现些不寻常的东西……“不应该啊,以前整个营销部的大龄单身男青年在他面前装腔作势声泪俱下的时候,也没见经理他这么好心啊。怎么现在知道体恤民情了……”营销部扛把子扶了扶眼镜有些疑惑道。
  “卧槽你管那么多干嘛,人家心情好不行啊。”大龄单身男青年A一不小心道出了真相。
  萧征最近有些烦恼,他和纪初虽说是复合了,可以不能总停留在吃饭看电影的阶段,搞得跟长期饭票似的。
  晚上他和纪初吃完饭正准备分开时,他忽然说道:“阿初,不想让我去你那儿坐坐吗。”末了还笑了笑,怪撩人的。
  “那走吧。”纪初好脾气道。
  二人走到停车场后,纪初见萧征直接拉开他的车门坐了进去。
  “你没开车过来?”纪初有些奇怪道。
  “嗯,扔在公司了。”萧征系好安全带说道。纪初对于萧征这样随性所为的行径有些哭笑不得,发动了车子以后载着人走了。
  到了之后萧征把随身带的一个手提袋拿上就跟纪初上楼了。
  “你先坐会儿行吧,我去给你调杯柠檬水。”
  萧征坐到沙发上点点头。纪初走到旁边的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玻璃瓶,里面是蜂蜜渍着的柠檬,喝的时候只需要取出一片柠檬再舀上两勺蜂蜜加水搅拌就行。天气热,纪初便在杯中放了几块冰块。
  “给。”纪初将玻璃杯递给萧征。
  萧征接过那凉凉的杯子,抿了一口后有些惊叹道:“阿初你还会这个啊?酸甜适中,感觉比外边卖的好喝。而且还挺好看。”
  “还怕你不喜欢。”纪初笑了笑。
  “最喜欢你了。”萧征捧着杯子笑得眼睛弯弯的。
  啧,这人犯规……纪初轻轻捏了捏萧征的后颈有些无奈,喝了蜂蜜柠檬水嘴都跟抹了蜜一样。
  “我看两集纸牌屋,一起?”纪初把笔电拿出来问道。
  “好。”萧征把杯子放到茶几上说道。
  纪初把剧集打开以后便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萧征其实没看过这剧,剧情吸引不了他他就在别的地方动起了心思。
  纪初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就变成了他被萧征从后面环抱住,那人的手搁在他的腰间,下巴抵在他肩膀上,亲昵得很。
  “你放放,我去倒杯水。”纪初颇有些无奈道。
  萧征闻言长臂一伸,直接将茶几上那杯柠檬水拿了过来递到纪初嘴边。纪初没办法,只能低头喝了一口。萧征心满意足地吻了吻对方的嘴角,却又觉得不够,便溜进对方的齿间衔住了那小巧的舌尖。一时间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在房间内环绕,萧征颀长的手指在纪初的脊背处不轻不重地游走撩拨,惹得纪初胸口急促地起伏。
  一吻落毕,纪初望着眼角含春的萧征轻声道:“找艹呢?”
  萧征一瞬间有些愣,下一刻整张脸都变得绯红不已……纪初那么正经一个人,突然蹦出一句荤话,效果堪比春药……
  “别闹。”察觉到萧征仍想为所欲为,纪初有些无奈道。
  纪初的一句话让萧征既懵又失落,他瞟了眼对方的那处,明明也起反应了,怎么就偏偏不为所动呢。纪初想上他,他也默认了,可随后的拒绝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想什么时候回去,我送你。”纪初没看到萧征那有些垮的脸色,随口问道。
  “你这是想赶我走啊……”萧征皱了皱眉,语气中带着些不爽。
  纪初这下是听出来了,闹别扭了这是。他把视频暂停,转过身握住萧征的一只手说道:“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我当然是不想让你走的,最好天天把你揣在口袋里。”
  萧征一瞬间笑了,有些狡黠道:“这可是你说的啊……”说完纪初便看着他把旁边的黑色手提袋拿过来,给他看了看里面的一套衣服。“那今晚我不走了。”萧征宛如一只餍足的狐狸。
  纪初失笑道:“敢情是挖了个坑给我跳啊。”说罢亲了亲对方的眼角,示意他去洗澡。
  最后躺到纪初床上的萧征虽然满足,但总觉得还是有那么些遗憾……美好的夜晚不该被虚度啊。
  晚间sacrifice。
  “来了啊大兄弟!”关路扬早早地就到了,在跟周围的小零勾勾搭搭,一见萧征过来便有些兴奋道,毕竟也好久没见了。
  宋云深踩着萧征的步子过来了,见他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恋爱的酸臭味便露出了个嫌弃的眼神,不过他也不想想自己,狗粮都撒了好几年了。
  三人找了个桌坐下,酒过三巡,关路扬跑到别的地方野去了,酒桌边便只剩下萧宋二人。
  “问你个事儿。”萧征蹙着眉,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说。”宋云深坦然道。
  “要是你对象,对你没有兴趣,你怎么办。”萧征有些挣扎地开口道。
  “啊?”宋云深有点懵,“我家阿钦一直都对我很有兴趣啊,我们感情很好哦你别说瞎话。”
  “我擦……”萧征低咒一声,他到底要怎么说才能让宋云深理解他的意思。“那方面,懂了没。”萧征黑着张脸沉声道。
  宋云深刚喝了一口酒差点被呛死,咳了两声后恍然大悟道:“你早说啊,‘性趣’啊……”宋云深故意将那两字调子拖得长长的,十足的揶揄。
  萧征掀了掀眼皮扫视了他一眼,宋云深只得举手投降。
  “话说在前面,你现在,是不是……下面那个啊。”宋云深还不知死活地比了个下面的手势,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意味不明。
  萧征正将酒杯移到嘴边,闻言偏过头颇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艹你大爷……”
  宋云深见萧征一副要将他灭口的样子,忙忽悠道:“这个办法呢我肯定是有的,对吧。我记得有一次我得了重感冒,阿钦把我照顾地很好,但是说什么也不肯那什么。我说了不亲他不传染给他,他也不肯。”
  “重感冒还浪。”萧征闲闲地怼了一句。
  “打什么岔啊教你知识呢……然后那天他回来的时候我就躺在卧室里没出来。他进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扩张好了的宋先生。果香型的。”宋云深啧了一下嘴,语调里带着些**,“我家阿钦可真厉害……”
  萧征神色复杂地看了对方一眼,眼神中带着些鄙视但又有那么点惊叹。这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了还那么浪……
  “学到了没。”宋云深用指节敲了敲桌子问道。
  “牛逼死你了。”萧征说完就起身往外走,脸上带着些可疑的红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骂醒我》 by 许久 (二)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