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骂醒我》 by 许久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回忆攻 主线攻 互攻

 楔子

  急救室的灯依然刺眼地亮着,萧征颓坐在过道里椅子上怔怔地望着自己手,入眼皆是猩红……干了的血渍斑驳地附在手上,忽又晕染开来,被泪水裹挟着流淌进手掌的纹路里。这人,竟毫无预兆地落泪了。
  一个护士从急诊室里出来望着空空荡荡地走廊颇为焦急,走到萧征面前问道:“请问您是伤者家属或朋友吗?”
  “我是他的,朋友……请问他怎么样了?要紧吗?!”萧征猛地站起来抓着护士的胳膊颤声问道。
  “伤者现在出血情况比较严重,A型血已告急,我们正在紧急调血全力救治伤者,但请您还是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最后一句萧征往后退了一步踉跄地滑坐到地上,A型血告急,萧征痛苦地闭上眼睛……忽地他睁开湿润的双眼情绪激动道:“我是O型万能献血型!是不是可以给他输一点?!”
  “先生,请您冷静些!医院是禁止现场采血的。”护士说完便进入急救室继续协助救治。
  萧征无措地望着重新关起的急救室大门,喉咙里只能发出喑哑破碎的单音。忽地想起了什么,才慌慌忙忙地翻出手机,颤抖着双手拨通了一个电话,语无伦次道:“阿初,阿初被人捅了,医院说不知道能不能救过来……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老关你快帮帮我……”
  大半夜了,关路扬正准备睡觉却接到了萧征的电话。电话里平时冷淡自持的好友竟梗咽着求他,一副走投无路的样子,这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你现在在哪儿?”关路扬忽略到萧征失控的情绪,处理了一下话里的信息,不由地也心惊起来——纪初生命垂危。
  萧征张了张嘴,却无法发出声音,努力控制着自己,断断续续道:“二院,你快来,过来吧……”
  二院,就是自己任职的医院,关路扬挂了电话后火速出门往二院赶去。
  走廊里,萧征握着黑屏了的手机一动不动,似乎再一个多余的动作就能把他整个人击垮。
  他和纪初——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第1章 
  萧征还记得他第一次见纪初时的场景。那是在他爸的公司,两年前自己毕业的时候情不愿地被萧立民叫去见公司新一任的法律顾问,美其名曰:你一个副总必须得干点事儿。萧征当初是被他爸扔上副总这个位置的,这本就令他不大爽快,现在萧立民还拿腔拿调地要他“干实事”,可算是气着萧征了。萧征往会议室走的时候脸上没什么表情,打算三两句话了事。
  萧征进会议室的时候新老两任顾问都已经到了。秘书为萧征拉开椅子,后便带上门出去了。
  “萧副总您好,由于我的个人原因无法再任贵公司的法律顾问,这点我十分抱歉。我向贵司举荐了纪初纪律师,纪律师是我在政法大学的师弟,能力出众,相信纪律师能与贵司达成愉快的合作。”靳炀见萧征兴致缺缺,便率先开口热了个场。
  萧征淡淡地点了点头,说实话,这个靳炀虽然他只见过没几面,但是他很不喜欢对方,一眼就可以窥见律师身上典型的圆滑世故。
  “萧副总,幸会。”纪初站起来朝萧征伸出了手。萧征这才打量了下刚刚一直被他忽视的这个人,样子看起来挺清瘦的,倒是不矮,戴了个无框眼镜,态度谦和。只是,这温良恭俭的样子,说是教书的倒还有人信,真是个律师?法庭上别被人逼得说不出话了去。有趣。所以的想法只在一瞬间,下一刻萧征勾了勾嘴角,站起身来回握住纪初的手:“幸会。”
  真正坐下来后,萧征并没有像先前想的那般三言两语结束这次会面,倒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个多小时。大抵是当时就对纪初有些想法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想法。
  那次以后其实二人见面的机会也并不多,一个礼拜偶然能碰上一次算多的了,真正跟纪初在公司事务问题上接洽的人总不可能是萧征这个甩手太子。
  某天下班的时候萧征发现纪初正在他前面不远处准备坐电梯,便大步走上前去。“纪律师,真巧。”萧征看似随意道。
  纪初转过头来发现是萧征,笑了笑应了声“萧副总”。
  “纪律师晚上有约了吗,没有的话一起去吃个饭吧。”萧征跟随纪初走进电梯,摁下楼层后转身问道。
  老实说,纪初听到这里还是有些许惊讶的,二人并不相熟,但这个提议自己似乎也没什么理由拒绝,便回了句“好”。
  吃完饭后萧征要了纪初的联系方式,从那之后,纪初就见迈入了一张牢不可破的网。
  纪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手机一时有些哭笑不得。瑞天实业的萧大少最近存在感不容忽视啊,刚又发了两张话剧票的照片过来,附了句“孤孤单单没人一起去看话剧,不知纪律师有没有兴趣赏脸”。他萧大少会“孤孤单单”?纪初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说起来,萧大少隔三差五地老让自己从他那儿捡好处,难不成怕自己不正视瑞天的项目吗?实施下怀柔政策好让自己忠心耿耿给瑞天办事儿?不至于吧……他给瑞天做法律顾问又不是义务劳动,纪初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想是这么想的,晚上的约却还是要赴的。纪初收拾收拾就出门了。
  晚间十点,sacrifice酒吧。
  “哟,话剧看完了?”关路扬看着在对面坐下的萧征戏谑道。
  萧征也不理他,身子往椅背上一斜,倒上一杯whisky抿了一口。
  “行了你丫别装了,快交代。”一旁的宋云深看不下去了,指尖扣了扣桌子示意。
  萧征这才放下手中把玩的酒杯,施施然道:“你们不是都知道了,看话剧,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滚蛋。”关路扬笑骂,推了一下萧征的肩膀,“对方什么来头?你这都遮遮掩掩那么久了,差不多该让兄弟们知道知道了吧。”有些时候吧,真的不能低估闲的蛋疼的单身男人的八卦能力。
  “比我大三岁,律师。”萧征言简意赅道。
  “卧槽?!”关路扬看着萧征一副见了鬼了的样子。多新鲜啊,整天跟美院传院那些个大学生鬼混的萧大少竟然看上了个比自己还大三岁的男人?!还是个律师?!
  相比之下,宋云深的反映要淡定得多,只挑了挑眉问道:“对方什么态度?”
  “看不出来。他对我的暗示似乎很不敏感,感觉像个直的。”萧征低头看着手中的酒杯若有所思道。
  “我去,还是个直的。小征征你这是要上天啊。”关路扬说完啧了啧嘴,一脸看戏的样子。
  “你的态度呢?还和以前一样咯?”宋云深指的是萧征和以前那些个那学生半包养似的关系,这次是否也是这样的初衷。
  “谁知道呢,老头子给他的咨询费一个小时就几千了。”萧征眼也不抬地说道。
  他这么一说宋云深也明白了,对方应该算是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了,还真不大会从萧征身上图什么。“翰廷的?”宋云深随口问道。既然来头那么大,基本上就是H市数一数二的律师事务所的了,没跑了。
  “嗯,翰廷的。”萧征应了声,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一旁被当成背景板的关路扬闲不住了,接道:“可那大律师要是真是直的,你怎么办?”
  “怎么办?你们等着看呗。”萧征勾了勾嘴角,意味不明地笑了。
 
 
第2章 
  虽说纪初不弯,但是时间久了总能感觉到不同寻常之处的,又不是瞎子。但是就算他看出了萧征的心思那又如何?对方什么都不说,你能奈他何。况且这位大少爷有千百种方法让你无法拒绝他的邀约……
  从最初二人认识开始,也已过了三个月了。那天一起吃饭时,萧征看似不经意地问道:“纪律师一表人才,怎么会还是单身呢?”
  纪初切牛排的动作滞了一滞,表面上却依然云淡风轻,回道:“和前女友分手一年多了,后来就一直没有这方面心思。”
  前女友?萧征玩味地想着。“纪律师还倒是个痴情种子,只是耽误了自己就不好了。还是要,抓住机会。”萧征似笑非笑道,最后几个字说得轻描淡写,却无异于掷地有声。
  “萧副总说得不无道理。”纪初装作听不懂那言外之意,继续打着太极。这人,是要有什么动作不成?纪初头疼地想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的秘密前男友》 by 夕夕宝鱼 (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