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我的秘密前男友》 by 夕夕宝鱼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励志人生

 第23章 二十三、

  戚望舒的微博配图的确是一幅幸福休假的样子,看起来丝毫不受各种传言的影响。本来就充满漏洞的各种谣言,在这张图片的衬托下,更显得不堪一击。
  沸沸扬扬好几日的“打人”事件就这样渐渐地平息下来。
  剧组里,岑崖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工作人员都猜他这几天是在哪里躲风头,彼此都心照不宣地没提这回事。
  岑崖没去哪儿,这几天一直关在老宅里接受长辈们的训斥。
  他是家中老幺,最小的哥哥也大他三岁,这几天还特意从学校里赶回来看他热闹。
  训来训去不过也就那几句话。当初他要踏入娱乐圈,家里就不同意,娱乐圈水太深,又极爱攀关系,像岑崖这种高门望族的小公子,不就是像唐僧肉一样的存在。他小小年纪,涉世未深,是家里长辈的心肝宝贝蛋儿,没人舍得让他沾染上一点污浊。
  但是挡不住岑崖非要追逐什么梦想,一通闹腾,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去了。本来顺风顺水的,虽然用各种资源强捧了一年多也没捧出来火花,但最起码没有发生这种事儿。又是被诬陷中伤又是被全网骂,连着家底都被网上扒了个底朝天拿出来酸个不停。岑家的长辈没法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接把人逮回来关禁闭。一句话,以后别再趟娱乐圈的浑水,回来继续老老实实地当个公子哥。
  岑崖死活不同意,就一直被关着。剧组里管危笑问情况,然而连危笑都联系不上他。
  本来已经平息了的风波,眼见着又要起苗头,原因是有人又在网上爆料,说他们这部戏要换男二了。既然当初没发生什么,为什么好端端地要换演员?
  张欣然简直要被这件事搞得身心俱疲。
  然而事实就是这样,以后只要两人有任何不和的风吹草动,当初的谣言就要被拿出来再说一遍。
  关于换演员的传言,其实她也不清楚,所以只好去剧组向导演问明情况。
  周琛苦恼得并不比她少,见到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说是现在剧组并没有要换演员的打算,但是如果一直联系不到岑崖,那他们不得不再找一个男演员来救场。
  张欣然听了这个消息,更加忧心忡忡。
  戚望舒最近恢复得不错,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应该再有两个星期就能彻底复原了。
  夏小宇在一旁听了很高兴。对于当红小生来说,长时间的空窗是非常危险的,没有作品也没有新动态,这已经不是在原地踏步,而是在走下坡。
  安岭去上班,就没有陪着一起来。其实他现在在戚望舒工作室里的位置有些尴尬,说是编剧,却大部分的时候像个生活助理。这段时间,夏小宇都没有他去戚望舒家的时间多。
  他问过戚望舒为什么非要和他签合同,戚望舒很不好意思,说即使安岭不愿意原谅他也会因为合同必须留在他身边。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签?”安岭不服气地问他。
  戚望舒笑了,“你好面子,肯定不愿意在我面前露怯。”
  安岭被戳中了,顿时哑口无言。
  不过他也一直在认真地和戚望舒一起挑剧本。
  离开危笑后,挑剧本的权利就落在了戚望舒自己一个人的手里。然而向他工作室投过来的剧本里,大部分都和他以前接的戏差不多,没有几本能让人看得下去的。
  现在的剧组,很少在一开始向演员投剧本就投完整的一本的,大部分都是给小半本或者第一章 试阅,有的甚至连第一章都给不出来,只搞了个大纲就投过来。
  戚望舒手里就不乏这样不靠谱的本子。即使他现在是当红的一线演员,在没有大导人脉的情况下,还是很难接触到好剧本好配置的戏。
  晚上他们两个人在书房里头对头坐着,一人捧着个本子在读,像是回到了大学期末考前的突击时间。
  张欣然还是给戚望舒打了电话才得以进门。
  餐桌成了开会的固定地点,三个人坐在一起,张欣然把从导演那得知的情况告诉两个人,并且严肃地预测一旦换角网上又该引发怎样的舆论。
  最糟糕的是,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全靠岑崖能不能自己主动回到剧组。
  张欣然走后,安岭拿着剧本怎么也看不下去,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戚望舒却像是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全神贯注地看眼前的本子。
  安岭好奇道:“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
  戚望舒抬起头,“我着急不也是没用吗?”
  “话是这么说不错,但我就是忍不住。”安岭撇嘴,“岑崖那个小屁孩,还玩消失,不会是遇到什么意外了吧?”
  “你担心他?”对面凉凉地飘来一句话。
  安岭听出他语气里的酸味,扬起眉,“肯定担心啊,你看我都担心地看不下去剧本了。”
  戚望舒皱眉,绷着一张脸看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继续低头看剧本。
  安岭憋着笑伸手在他眼前捣乱,“生气了?”
  “没有。”硬邦邦的两个字。
  “没有生气就抬头看看我。”安岭诱哄道。
  戚望舒没抬头。
  安岭把手收回来,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还说没生气?”
  戚望舒被他激得终于抬起头,脸色冷的可怕。
  “至于么你,”安岭手撑着桌子探过去大半个身子,贴在他唇角亲了亲,抵着他的鼻尖,“不生气了哈。”
  戚望舒垂眼,还是有点不高兴的模样。
  “这么难哄?”安岭啧一声,又侧头重新贴上他的唇,刚伸出舌尖舔了舔,对方立刻张嘴叼住,安岭被他逗得含混不清地低笑一声,换来戚望舒不满地轻咬。
  ……
  “好了好了,”安岭气喘吁吁地推开他,“我手都酸了。”
  戚望舒亲他亲得自己双颊泛红,闻言拉起安岭的手,单手为他按摩手腕。
  安岭看着他的动作,甜蜜地惆怅:“你手上的伤到底什么时候能恢复彻底啊?”
  戚望舒抿嘴笑出一个好看的弧度,轻声道:“快了,最多两个星期。”
  安岭一开始只是想整一下戚望舒,不想他那么简单的就求和成功。现在想想,完全是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晚上回家的路上,手机突然响起来,安岭拿出来一看,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他点了接听,对面立刻传来声音:“安岭,我是危笑。”
  “危笑?”安岭在小区的路灯下站住,“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
  那边短促地笑了下,“从剧组导演那要来的,你不必紧张。”
  “你找我有什么事?”安岭不客气地发问。
  危笑沉默了好几秒,像是在斟酌怎么开口,“安岭,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来找你。”
  “岑崖大概是因为上次的事儿被他家里软禁起来了,我根本联系不到他。你也应该知道现在舆论的风向又歪了,他不出现,这件事就会重新起来,没完没了。”
  “你肯定在乎戚望舒的名声,所以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安岭掏出一根烟,“什么事儿?”
  “岑家的人我接触不到。但是,你不同,我记得你上次说令尊是安云峦。”
  安岭手一松,烟掉在地上。
  “谁不知道安家与岑家的交情好,我想说……”
  “我不是安家的人。”安岭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我只是个私生子,和安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危笑知道他是私生子,但还是不死心地开口,“那你也总比我有办法不是,用安家的关系见岑崖一面,把利弊和他说清楚,我相信岑家不会不放人。”
  “我说了,我没有所谓的安家关系,也一点都不认识岑崖的家人,你找我没有任何用处。”安岭不想再听危笑说下去,迅速挂断电话。
  他自从长大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安云峦,甚至都不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子。安家对他们母子俩避如蛇蝎,他又怎么可能拥有他们安家的高贵身份?
  安岭弯腰捡起那根掉在地上的烟,有些可惜地捏在手里,走到几米之外的垃圾桶边,扔进去。
  不过危笑的话倒提醒了他,现在岑崖是被拘在家里出不来,而他的家人肯定不愿意好不容易才平息的风波再被挑起,只要和他们讲清楚利弊,他们必定会先把人放出来把眼下的问题解决了。
  岑家都有什么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的秘密前男友》 by 夕夕宝鱼 (二)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