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我的秘密前男友》 by 夕夕宝鱼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励志人生

 第1章 一、

  李女士最近沉迷于追星。
  安岭从地铁中的人缝里挤出来,踉跄了两步才站稳。前面李女士发出一声迷妹尖叫:“啊啊啊啊啊!”
  在早已习惯这种叫声的安岭耳朵里,“啊啊啊啊啊”只代表三个字:戚望舒。
  千刀万剐的戚望舒。
  果不其然,安岭朝母上大人那看过去,李女士那经历了四十七年风吹雨打的眼睛里正散发着返老还童一样娇羞而炙热的光芒。
  “岭岭!岭岭!”李女士目不转睛地盯着广告牌里戚望舒的那张俊脸,嘴里喊着自家儿子的名字,“快快快,帮我给小戚合个影!”
  您认识他么,就小戚。
  安岭麻木地掏出手机,咔嚓一张。
  照片里李女士两手作捧花状,中间托着戚望舒广告大片中的脸,标准的中老年合影姿势。
  李女士今天这条丝巾还挺显气质。
  安岭看了一眼自己拍的照片,在心中暗自评价。而戚望舒,他只盯着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我看看拍得怎么样,”李女士一只手从他那里拿过手机,一只手娇羞捂脸,“小戚太帅了,就是缺个女朋友。”
  安岭顿时一脸惊恐地看向他妈:“李女士!请您检点!我还不想要一个比我还小的继父!”
  李女士怒锤不孝子,“个没正形的,再胡说八道,我撕了你的嘴!”锤完她才发现华点,“你怎么知道小戚比你小?”
  安岭摆弄着手机的手突然顿了一下,不过也只是微不可察的一下。他扫了一眼广告牌,皱眉撇嘴,“这小白脸一看就比我小个两三岁。”
  李女士同样嫌弃,但是嫌弃的对象明显不同,她看着安岭,“人家那是长得嫩,明明和你一样25。”继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神一亮,“你们还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呢!我居然一直忘了对你说!”
  李女士喜滋滋:“我和小戚真有缘分!”
  放屁!谁和他同年同月同日生!他明明小我两个月零八天!
  安岭瞪着眼睛,“不可能!”
  就算他不了解这三年的戚望舒,但生日这种改不了的东西,他怎么会记错。
  “什么不可能!”李女士瞪回去,又从他手里拿过手机,百度上一搜戚望舒,出来一溜他的个人资料。
  “你看看,是不是和你生日一样!”她把手机怼到安岭面前,安岭为了看清那几个数字,差点对眼。
  5月20号。
  真的和自己的生日一样。
  安岭愣住。
  娱乐圈真是个大染缸,连戚望舒这样的都开始不要脸了,竟然还偷改年龄!
  脑海里第一条弹幕闪过。
  谁他妈吃饱了撑得,改年龄就只改两个月零八天?
  这是第二条弹幕。
  注意520!注意520!说不定人家就是奔着谐音改的,你休想自作多情!
  第三条。
  第四条还没来得及冒头,就被李女士一巴掌拍下去,“傻站着干什么,走啊!”
  别多想。
  安岭最后警告了自己一句,揽着他妈的肩往地铁口走。
  周一李女士就给他下任务,“周六陪我逛街去!”
  今天周六,她大早就把安岭叫起来,逼着他又是洗漱又是换衣服,非要收拾得人模狗样才能出门。
  “一会儿咱们逛完街就去楼上的餐厅吃饭吧,听说新开了一家粤菜馆,味道还挺好的。”李女士假装浏览着店铺里的衣服,余光却偷偷观察着他的神色。
  安岭那“李女士正常说话必定有不正常的事发生”的雷达急促地响起。
  他看了一眼亲妈拙劣的演技,嘴里损着,“您看看您演戏这不自然劲,还好意思说是戚望舒的粉丝。”
  “说吧,什么事儿?相亲免谈。”安岭选择先发制人。
  李女士顿时不干了,把手里拿着的衣服胡乱塞给旁边的导购员,“怎么就免谈了?!我和你戴阿姨上周就约好了,你说免谈就免谈?必须谈!”
  “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非瞒我到现在,”安岭有点烦躁,“我说了,别插手我感情生活,别说上周,从去年我就开始对你说,您听了吗?”
  在别人店里吵架实在丢人,他拉着李女士往外走,在两个店铺中间的小过道里站住。
  “我不插手你这辈子是不是都不想谈恋爱了?”李女士眼睛有点红,“你是不是因为你爸的事对谈恋爱结婚彻底失望了?”
  “别提我爸!我没爸!”安岭大声喊回去。
  这是他唯一的炸点。
  对面是一家刚开业不久的名表店,玻璃窗后是铺了一整面墙的大幅海报,海报上的人周身隐在黑暗中,只有他的眼睛和手腕上的腕表表面,亮如星芒,是戚望舒。安岭看着那副海报,深呼吸企图平复胸口中横冲直撞的燥火。
  还是失败了。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想相亲吗?”安岭还是盯着对面海报里的人,那个人穿着黑色修身西装,随性地抬起手腕,每一道衣褶都是那么得恰到好处。
  他冷静地看向李女士,“您相亲安排错性别了,我喜欢男的。”
  我喜欢男人,天生的,改不了,也不打算改。
  李女士显然是被震惊到了,张了半天嘴,愣是没说出一个字。
  安岭被她那副模样逗笑了,索性再抛下一颗□□,“我谈过恋爱,不过又分了。知道我前男友是谁吗?”
  他朝那副海报指了指,“您偶像,戚望舒。”
  李女士太惨了,毫无准备地同时得知自己亲儿子和亲偶像出柜的爆炸消息。
  他和戚望舒是有过那么一段的。
  那个时候戚望舒还穷的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全靠自己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供着他到处试镜。没想到分手后没一年,这欠债的就不知道撞上了哪门子大运,突然间红得铺天盖地。
  他再怎么屏蔽,还是挡不住每天从各种地方看到他的脸。
  好不容易回到家躲着,竟然还有李女士这个夕阳红追星族等着他。
  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李女士不愧是正混着粉圈的圈内人士,还没来得及从儿子出柜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立刻开始维护偶像,“不可能,小戚绝对是直男!”
  不是,您不应该先关心一下您亲儿子的性取向吗?
  安岭无奈,“他现在直不直我不知道,以前的确弯过。”
  “我要证据,你不要空口造谣!”战斗粉李女士继续义正言辞。
  “你这都是在网上学得什么啊?”安岭皱着眉看她,“要证据是吧,回家,我那破手机里还留着他床照呢,给您揭露一下完美偶像背后的黑历史。”
  破手机在他抽屉里躺了两年,今天终于得以重见天日。所幸虽然屏已经碎成蜘蛛网了,充点电还能勉强开机。
  打开相册之前,他还是没能积攒够勇气。
  “给你,点开相册自己看吧,看完再给我关机。”安岭把手中的烫手山芋扔给李女士。
  李女士其实已经在回家的路上纠结思考了一整路了。一开始她以为安岭个不着调的又在骗自己,说自己以前和戚望舒有一腿,老娘还说自己是戚望舒亲妈呢!但是看他一路上神色自若还要拿证据给自己看,她就隐约有种预感,戚望舒这柜门,她可能堵不住了。
  在点开相册之前,李女士甚至有一点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兴奋。
  相册里有不少照片,也不知道安岭都拍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她一下子划过去十来张。
  下一张跃入眼帘的,就是安岭所谓的床照。
  一点都不劲爆。
  只是趴在枕头上熟睡的半张脸,这镜头都快怼到戚望舒鼻尖上,得亏他颜值够这样糟蹋,要不然肯定给拍成个大猪头。
  “你这什么拍照技术,”李女士嫌弃着开口,“不过小戚还是帅。”
  “看完了赶紧关机!”安岭顾不上为他的拍照技术辩解,只要这破手机还在他视线里,就足够他坐立不安。
  李女士看了他一眼,默默地关掉相册,再按了关机键,最后递给他。
  安岭把它扔回漆黑的抽屉里,哐当一声,十分凶残。
  “今天你给我的信息量太大了,”李女士揉着太阳穴说,“我得好好消化消化。”
  “行,您回房间自己消化去,我要工作了。”安岭把她送到门口。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君不知》 by 素包打猫 (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