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狱中日记》 by 温暖幻象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不伦之恋

   第一章

 
  1
  单承影15岁,是一个孤儿。
  所谓孤儿,在古义中就是没有父亲的孩子。
  所以其实单承影是有母亲的。
  她的母亲曾经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妇人。年轻的时候,为她母亲争破头的雄性生物,大约不下数百个吧。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现在她只是一个很憔悴、很潦倒的女人而已。
  憔悴潦倒到什么地步呢?她身边的一切财产,都已经变卖换酒喝了。项链、戒指,以至房地契,统统匆匆忙忙地交了出去,于是可以一瓶一瓶,一箱一箱的搬酒回来。
  现在她住进了社会收容所,因为那里可以免费食宿。不便之处在于必须戒酒。
  可怜单承影无家可归。
  不知怎么的,这时她母亲的第一任丈夫找了来,要养育她。而那个男人还有一个和母亲生的儿子,也就是单承影同母异父的哥哥。
  虽然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复杂的事,单承影还是和母亲的前夫走了。
  因为单承影已经无处可去——没有人愿意抚养她。
  母亲的前夫姓檀,是商界名人檀德斟。同母异父的哥哥檀纯钧。
  檀德斟和檀纯钧住在一座很大很大,单承影觉得无边无际的房子里。单承影觉得这么大的房子令人不安,而且15岁的单承影觉得很纳闷,为什么母亲会离开这样的一个前夫,而就她父亲那样一个市侩呢?她没有得出答案,她也没有询问。
  她跟着檀先生回了他的家。是的,她叫他檀先生。
  檀先生已经走了开去让人准备她的房间,单承影直直地站在大得显得空空荡荡的大厅中央,觉得无助。
  突然之间她觉得一双冷冷的眼光刺穿过来。
  猛的回身,一个比她大一点点的男孩在二楼楼梯间用阴暗的眸子注视着她。被她发现了,他也不闪不避,还是直直盯了很久。
  终于,他豁的转身走了。
  2
  单承影住了下来。
  安定下来后,她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人住。檀先生早出晚归,很少碰面。另一个人,他的儿子,简直是存心在避开她。
  也好。她的目的也只是念书,然后可以自立。
  可是住在这样一座大房子里,夜半常常可以听到自己呼吸的回声,总是有些难熬,何况单承影只有15岁,再早熟也免不了隐隐的惊怕。
  那仿佛是谁的哭泣声!
  半夜回醒时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单承影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毛骨悚然。
  偶尔总是会有这样的哭泣,难道是大房子里经常会飘荡着的冤魂吗?
  东想西想,单承影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终于把心一横,还是决定去看看。如果察看结果没有什么动静,大概就可以继续睡了。
  她悄悄下床,手里拽着一只枕头,走出了走廊,向哭泣声寻去。
  那声音越来越明显,终于仿佛是来到了她身边。是那个房间里的吗?她小心翼翼地接近那扇门,伏在上面。
  真的有哭泣声!
  承影的心陡的提了上来。
  有点想退缩,可是又不甘罢休,她转了转门把手,发现没有锁上,可以打开。
  “吱”地一声,门滑了开去。
  房间里黑魆魆的,看不清。可是显然没有人。
  心里一惊,承影差点就抓不住手里的枕头。真的是那个!
  突然那种哭泣哽咽的声音又传来耳边。
  是从另一个房间传来的!
  单承影努力地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后,发现这个房间是通向另一个里间的过厅,而门就在她的左手旁。
  狠狠心,她还是把那扇门打开一点。
  门里有微弱的亮光。
  看来不是冤魂啊。承影心想。大约是哪个人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所以才半夜里发泄一下吧。
  不想多管闲事的承影,正欲悄悄离去,却在关门前被不经意间瞥到的一幕惊呆了——在那张床上拥抱着的两具身形,明明是檀先生和他那个儿子!
  承影看见,檀德斟的一只手将他的儿子的双手固定在头的上方,另一只手握着檀纯钧的细腰,而檀纯钧的两条腿搁在父亲的肩膀上,而两人的私处,明显是合在一起的。
  檀纯钧的眼睛自始至终紧闭着,脸上表情说明了他在努力地隐忍。
  而檀德斟脸上却显露出压抑却又畅快的表情,听着檀纯钧在他的身下低低地**,无助地哽咽,心情似乎非常愉悦,间或在檀纯钧绯红的脸颊上吻一下,时而和他唇齿交缠。
  单承影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麻木地转身离去,不知道是怎么回的房间。
  3
  单承影受到了惊吓。
  明明是亲生的父子,怎么会这样子抱在一起?
  之后的日子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檀先生还是早出晚归,檀纯钧依然避如蛇蝎。有时承影觉得奇怪,见不得光的似乎是他们才对吧。
  承影现在对大宅多了一些了解,不会经常迷路了,也知道她来之前,其实房子里只有檀德斟和檀纯钧两个人住着,她来之后,三个。
  这么大一座房子,哪怕住上三十个也嫌空荡,何况是这三个都寡言寂静的人。所以无论是她来前来后,房子始终象是空房子。
  夜半时当然偶尔仍会传来低低的泣吟声,不过单承影不再会好奇地一探究竟。
  差不多一年过去,承影考上了高中。自然不是名校,那一段流离失所的日子让承影脱了好多功课,即使恶补回来,终究根基不稳。
  承影心里已经很满足。
  至今为止尚且一切顺利,承影心想。只要把高中好好念完,升上大学就可以申请奖学金或助学金,也可以打工,到时就可以结束这寄人篱下的日子了。
  檀家对她其实相当大方,生活和学习都为她安排妥当,也没有什么闲言碎语传到她耳朵里。
  然而她在檀家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却对她不以为然。檀纯钧不和她说话,看见她也只是远远地给个眼色,算是招呼过。
  这种生活,再三年,就可以脱离了。
  一想到这里,单承影就一阵轻松。
  从相当巨大的浴缸里站起来,承影觉得通体舒畅。
  泡澡时候的享受,是任何人都一样的,因为每个人泡澡时都会忘记自己是谁,只专心感觉环绕全身的温柔而已。
  披着浴袍,承影斜躺在床上看书。洗完澡后难免的慵懒阵阵袭来,承影觉得昏昏欲睡。
  恍惚中一个人影朝她接近。应该是檀先生,承影心想,因为只有檀先生偶尔还会叮嘱吩咐她些什么。然而她觉得眼皮异常沉重,有点想就此睡着,不欲与人说话。
  有人说过,最难唤醒的是装睡的人。承影虽然不是装睡,可又不情愿苏醒,你耐她何?
  也许是这个家的气氛吧,令她不愿接触别人,与之交际。
  那个人影在床边静静站了一会,看承影似乎睡熟了,于是人影低下身子,手指抚上承影的眉眼,轻轻地触着,又来到她的嘴角,恋恋不去。
  承影始终没有反应。
  人影终究离去了。
  过了好一会,承影醒转过来,为刚才捏了一把冷汗。她想起曾经见过,却又极力忘怀的一幕,止不住浑身发憷。
  以后一定要锁上门,单承影暗暗警醒自己。
  4
  上高中后,单承影发现功课比以前多了好多。承影喜欢在学校里把作业完成了再回家,因为回到那座空虚的房子里,承影无法专心写作业。
  于是图书馆成了她下课后最常待的地方。今天她写完功课,觉得还早,决定在图书馆里多待一会再回去。同样是冷冰冰的地方,图书馆却比檀家少一点压抑的气氛。
  一本《国民犯罪详录》刚翻了几张,一个身影遮住了照射在书页上的灯光。
  “原来你都躲在这里。”淡漠的声音象风一样飘过耳边。单承影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她那没缘分的同母异父的大哥。
  进入这家高中之后,单承影才惊异地发现檀纯钧也在这里上学。可惜之前没有打听清楚,扼腕。
  想要放松她必须等檀纯钧毕业,一年。
  “在看什么书?——犯罪学?”檀纯钧声音陡的冷了好几度。“你想研究别人的犯罪心理呢,还是自己准备犯罪?”
  “都不是,哥哥。”承影顺和地、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地回答,这是她的保护色之一,“我只是打发时间。”
  “你觉得时间很长,很难熬?是住在檀家让你有这种感觉吗?”檀纯钧已经接近在鸡蛋里挑骨头,事实上那声“哥哥”也是导火线之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好人难为 by 涵瑾恩 (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