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漂亮朋友》 by 卡比丘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一章 

  “你效率总是很低,因为你在无效社交上花了太多时间。”
  李殊坐在落地窗旁的人体工学椅上,面无表情地对沈宜游说。
  他的手肘撑在桌上,面前摆着两台笔电,穿着印有方程式的纯棉T恤,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理得很短的浓密黑发自发根微微蜷曲,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因说话而张合着的嘴唇看上去非常柔软。
  如果将此刻的画面录下后静音播放,大多数人会认为李殊善良无害,而非刻薄无情——但沈宜游正在听。
  所以沈宜游看着他,干巴巴地复述:“无效社交。”
  “你现在情绪激动,不同意我也理解。”李殊说着,扫了一眼左面的笔电屏幕,突然停止了说话,沉思少时,把手放到键盘上。
  此后十分钟,房间里只剩下机械而乏味的打字声。
  沈宜游不必走过去看,都知道李殊在给下属回邮件,只是这一次,沈宜游不但没有觉得自己被忽视,还松了一口气。
  毕竟,从他九点钟随口说自己下周要陪一个朋友去逛装修市场算起,李殊已经没完没了地对他布了一个小时的自律之道。
  沈宜游起初还反驳几句,后来就什么都不想说了,脑中只剩一句话翻来覆去地播放,“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李殊的心里永远只有自己,沈宜游想,他真的受不了了。
  笔电的扬声器传出邮件发送的提示音。李殊的眼神又在屏幕上停留了几秒,才抬起头,温温吞吞地接着对沈宜游:“时间会证明一切,你以后一定会感谢我。”
  沈宜游看着李殊的眼睛,忍不住反唇相讥:“你这么多道理怎么不去TED演讲,让全人类一起感谢你好了。”
  李殊没听出沈宜游语气中的讥诮,只是用食指敲敲桌子,实事求是地告诉沈宜游:“我倒是收到过演讲邀请。”
  “我没空去,”他又说,“你以为我对所有人都这么有耐心吗。”
  沈宜游看他一会儿,才说:“那我谢谢你了。”
  “不必。”李殊说。
  他站起来,不疾不徐地地走到沈宜游身边,低下头吻沈宜游的脸颊,告诉沈宜游:“听我的话就是最好的感谢。”
  李殊把手放在沈宜游的腰间,手心热度穿过睡袍,紧触皮肤,让沈宜游有了温暖安全的、想要持续拥抱的错觉,然后沈宜游抬头看他,温暖又消失了。
  李殊仍然居高临下,高高在上,仍然不愿意放过沈宜游。他带着自己从不肯承认的傲慢和固执,持续地追问:“明白了吗?”就像要是两人达不成一致的意见,他就没法睡觉似的,
  沈宜游脑袋里关于雪花的伏尔泰名言换成了更简单的短句。
  他变得不能集中精力,也不能理智地思考,好像有悬浮着的邪恶幽灵附在耳边,轻柔地劝诱他“从房里出来”,“分手就能解脱”。
  沈宜游心里反对的声音时而大,时而小,他把目光偏开,试图让自己冷静,但李殊扣住了他的下巴,不许他离远一寸。
  李殊低头吻了他,边吻边含糊地说:“承认我是对的有这么难吗。”
  沈宜游抿着唇,紧闭上眼睛,无声地抗拒着,又按着李殊的胸口,把他推远少许。
  “李殊。”沈宜游很轻地说,但是没有看他。
  他们还是挨在一起,李殊的手也依然放在沈宜游背上,他好像以为沈宜游马上就要服软了,准备把沈宜游抱起来带回房间,问沈宜游“想说什么”。
  李殊的语气甚至带着期待,有很少的得意,听起来无思无虑,像块又烫又湿的厚毛巾,把沈宜游的脸严实地捂了起来。
  沈宜游沉默很久,最后用自己都听不清的音量,对李殊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
  “我不想再这样了,”沈宜游从李殊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很慢地说,“我们真的不合适。”
  至此,起居室陷入了长久的寂静。
  这天室外疾风骤雨,不过李殊的公寓隔音很好,只能看见打在玻璃上的水大片大片地往下滑,看见蒙在水雾里的亮灯轮船和江景,听不见坏天气的动静。
  李殊低着头,想了很久,才问沈宜游:“哪里不合适?”
  沈宜游一开始没看着李殊的眼睛,李殊很轻地推了推他的手臂,他才抬头和李殊对视,他对李殊说:“哪里都不合适吧。”
  李殊又安静了几秒,才说:“我不觉得。”又再低声下气了一些,对沈宜游说“别闹脾气,成熟一点”,然后又伸出手,想抱抱沈宜游。
  沈宜游躲开了。
  “我没有。”沈宜游对他说。
  沈宜游不想多说,也没力气多说,径自往卧室边的衣帽间走,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李殊跟在他身后,站到房间门口抱着手臂看他,但始终没再开口。
  沈宜游没在李殊的酒店公寓里放太多东西,因为他并不常住在这里。
  李殊的家和事业都不在S市,从沈宜游认识他起,他永远在全球飞,为自己的流媒帝国锦上添花。他们隔一阵子见一次,大多数时候李殊来找沈宜游,少数时候沈宜游去找李殊。
  沈宜游平时有自己的住处,在不远的一个小区有套两居室的小房子,不如李殊的公寓豪华,但不差,至少像个家。
  沈宜游可以在里面尽情地进行李殊所谓的无效社交,或者躺着二十四小时什么都不做,也没人会在一旁企图感化他。
  沈宜游摊开行李箱,把自己的衣服叠好了,一件件往里放,李殊一直守在衣帽间门口,当然没有帮忙,但也不曽制止。
  等沈宜游理完东西,把行李箱合上,他才出声问沈宜游:“你想清楚了吗。”
  沈宜游“嗯”了一声,扣上箱子的扣子,在衣帽间昏暗的灯光里,又听见李殊说:“你要分手,我不会留你。但你知不知道成年人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要是以后你后悔了,我也不会再——”
  “那你放心,”沈宜游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李殊,“我不会死皮赖脸回来找你的。”
  李殊被沈宜游瞪得怔了怔,噤声了。
  沈宜游以为他接受了,但当沈宜游站起来,拖着行李箱经过他身边时,他还是用力拉住沈宜游的手臂。
  李殊可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力气特别大,把沈宜游握得很疼,沈宜游根本挣不开。
  “我没说你死皮赖脸,”李殊侧着身,在衣帽间门口抱紧了沈宜游。他身上干干净净的沐浴乳味萦绕在沈宜游周身,是一种很容易让沈宜游心软的味道。
  沈宜游问他:“你能不能放手。”
  李殊没放,反而抱得更紧了,他说:“沈宜游,别跟我开玩笑。”
  沈宜游想了一会儿,说疼,李殊才松手了。
  沈宜游往门口走,李殊没拦他,只在后面大声说:“沈宜游!”
  沈宜游没停下,开了门,经过走廊,按了电梯,没往后再看一眼。
 
 
第二章 
  电梯下行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到了地下停车场的楼层,沈宜游想到或许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电梯对面新换的兰花盆栽,又回头望了望镜子里眼睛泛红的自己,然后拖着箱子走了出去。
  他经过自动打开的玻璃门,找到自己的车,打开后备箱,费劲地搬起行李放进去。
  后备箱很小,箱子却很大,沈宜游吃力地把箱子往里推了推,才勉强把箱门合上。
  沈宜游在车尾站了几秒,觉得自己眼睛有点疼,但是心跳还算平缓。
  他慢慢走了几步,坐进车里,看着亮起的仪表盘,眼里终于难以自控地泛起一层水汽。
  反正他又白长了三岁,二十六岁生日临近,又重新变回单身一人。
  “算了,不要你了。”沈宜游用气声自言自语,然后把眼里的水汽眨走了,调大音乐声,踩下了油门。
  近十二点的高架路空荡了许多,前后车辆都罩在暴雨里,车灯的鹅黄光晕边缘朦朦胧胧,时大时小地在视野里移动着。
  沈宜游开得飞快,迅速地变换着车道,从高悬的路灯和沿线高楼旁经过,雨刮器把糊住了玻璃的雨水刮走,很快又有新的雨滴掉下来。
  如同沈宜游的糟糕心情,离李殊越来越远,仍然不见好转。
  快到家时,沈宜游接到了刑沛的电话。
  刑沛是沈宜游的多年好友,也是李殊所谓的“沈宜游无效社交圈”中的一位,但沈宜游很喜欢和刑沛在一起,因为刑沛关心他,却不会管教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总有不同的人说是我老公》 by 几度回首 下一篇:《宇宙第一备胎》 by 芝麻烧饼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