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本命是我学生 by 绿冰红雪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近水楼台 网配 甜文

 ☆、学生?本命?

  谢淼淼是个大学教授,教统计的。
  姜明皓是个网络CV,给广播剧配音的。
  两人本来八竿子打不到一块,误打误撞有交集时,谢淼淼恰好明年而立,姜明皓则是去年弱冠。之所以特意提一下两人的年龄,是因为认识姜明皓的时候,谢淼淼正好二十九岁生日,姜明皓正好说了一句“祝你生日快乐”。
  别误会,姜明皓并不是对他说的。那时候姜明皓根本不知道谢淼淼的存在,但谢淼淼就此沦陷了……哦,不,行话叫“入坑了”。
  事实证明,这真的是个坑。
  姜明皓,真实中的他怎样先不说,就说他作为一个网络CV,是怎样的存在。
  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曾经有个网配圈的大神说,耗子一个人就可以撑起一部广播剧。
  姜明皓的网络ID正是一只耗子。他入圈三年,每有出品,必属精品。声音可攻可受,可温柔可高冷,可欢脱可傲娇,重要的是,他居然同时还可以霸道总裁。
  声音一柔,不哭而悲,倒叫你刷刷掉眼泪。有事没事喜欢嘤嘤嘤,能把你的心都嘤化了,就想抱他入怀。然而,当他嗓音一端,总裁模式开启,你就只想飞扑过去,蹲他腿边让他摸摸头。
  说起来是有些难为情,然而,这样的姜明皓对三十岁还是老处男的谢淼淼来说就是这样的……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所以,当致命吸引力来到他面前时,三十岁的谢淼淼没有什么挣扎地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来挣扎一辈子的决定。
  他录取了姜明皓……成了他的学生。
  现在,离那个没有什么挣扎的瞬间已经过去半年了。
  谢淼淼穿着灰色的衬衫,坐姿规矩地端坐在办公桌后。他扣子永远解开第一颗,袖口永远扣得规规矩矩。无框的眼镜并没有遮住他的眼睛,遮住眼睛的是他轻垂的眼睑。
  姜明皓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低着头一脸惭愧,开嗓软软的,弱弱的。“老师,对不起。毕业时事情比较多,您发给我那几篇论文……我还没看完。”
  谢淼淼唇角轻抿,表情端正,一只手端放在桌面,另一只手还放在鼠标上。
  刚刚才听过本命大人的娇喘,这病娇弱受音,跟刚刚听的剧情无缝连接。他仿佛还听到了一个腹黑鬼畜攻在邪魅一笑:“没看完?你说该怎么惩罚你?” 
  谢淼淼觉得,办公室里有一座火山,喷发着沸腾的岩浆,气压要爆表了。
  啊啊啊,我家本命大人怎么这么可爱!好软、好萌、好美,好想抱在怀里哄!
  疯狂点赞,点出火山一般的弹幕,全在他心里。
  空气其实非常沉默。
  谢淼淼过了好一会儿才从激动中意识到这一点。他现在不是在听他本命配剧,他是在听他的新学生汇报学业。他轻咳了一下,放开手里的鼠标。
  “还有多少?”
  “五……五篇。”
  “接着看,下周五之前把文献综述交给我。”
  “好。” 姜明皓的声音依然很轻很软,但听得出来,明显松了一口气。
  谢淼淼的心又颤抖了一下,剧评模式自动开启。果然不愧是我家本命大人,只需要一个字,一个柔软乖巧又逆来顺受的形象就完美地演绎出来了……
  “老师,我还有些关于选课的问题想请教。”姜明皓中断了他的剧评模式。
  谢淼淼微微点头。姜明皓拿出纸笔,同时身子倾斜过来。
  “系里这学期只开了一门课,两个学分。但我们一个学期必须要选十二个学分,不知道还应该选什么课。我把院里的课表都打印出来了。”
  轻轻软软的声音就在耳边,谢淼淼继续在心里狂发弹幕。好萌好苏!好想推倒!他接过姜明皓递来的笔,圈出几门必修的课,然后把课表递还给他。
  姜明皓还没有离开的打算。谢淼淼镇定地收回手,也收回了握在手里的笔。怎么,还敢抢不成?
  姜明皓忽地展颜一笑,笑出了两排白牙。“老师,祝你明天教师节快乐!”
  谢淼淼一愣,眼前就出现了一张精美的卡片。蓝色的底,金色的边,左边是气泡连成的心形嵌了一个“教师节快乐”,右边……是一摞高高堆起的书。
  手渡会啊,手渡会啊!我本命亲手写的卡片,亲手交到我手里!他心里狂吼着,伸手接过来,淡淡地说了一句:“谢谢。”
  姜明皓抿嘴一笑,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收拾好书桌上的东西,说了声:“那我先走了。”
  谢淼淼点点头,还沉浸在收到本命亲笔签的卡片的狂喜中。
  三个月前,本命入圈三年庆时做活动,微博转发抽签送亲笔签名的明信片,送出了六十六张都没有他。
  他当时都快自闭了。
  然而现在,本命亲笔手写的卡片加手渡啊!
  姜明皓的字迹工整有力,很有几分功底。谢淼淼不淡定了,恨不能买个相框裱起来,挂在墙上时时看着。
  晚上八点半,谢淼淼收拾好了一切正打开电脑准备继续工作时,手机蹦出一句提醒:一只耗子上线了,你在吗?
  好嘞,今晚可以不用工作了。
  姜明皓是个网络CV,第一副业是配音,第二副业是一个直播平台的小主播,隔三差五地晚上就会来直播一会儿,唱唱歌,聊聊天,有时候还能现场录个剧,粉丝也都是从广播剧跟来的粉丝。作为铁杆脑残粉,谢淼淼自然是从来不会错过他的直播。
  他关了电脑,手机插上耳机躺进了被窝。
  “晚上好。”姜明皓懒洋洋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跟白天说话时,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
  弹幕纷纷,谢淼淼也赶紧跟着发:“鼠大王晚上好!”
  “小耗子,新学校新生活怎么样啊?”弹幕有人问。
  姜明皓舒了一口气,带着一点放松。“都挺好的,就是……好紧张啊——”一个“啊”字到最后,加了颤音,说得绘声绘色,就好像真人在发抖似的。
  弹幕一排排的“哈哈哈”。
  有人说:“鼠大王又荡漾了”。
  有人说:“小耗子一定是遇到可爱小攻了”。
  有人说:“谁说是小攻,一定是可爱小受”。
  又是一堆关于姜明皓攻受属性的争论。谢淼淼想起下午姜明皓站在面前,白色T恤阳光美少年的柔软模样,在礼物栏里选了一篮黄瓜扔出去。
  烟波浩渺:“赌一篮黄瓜,鼠大王是受!”
  姜明皓看到笑了,笑声爽朗,“谢谢小烟的礼物。”又叹了一口气,遗憾地说,“我也希望你们说得对。可惜,你们全都不对。可爱的小攻小受我一个都没遇到,倒是遇到了一个超级凶的灭绝师太,还是男版的!”
  “哎呀,有情况,快说快说!”弹幕纷纷八卦。
  姜明皓幽怨地开口。“还记得当初我接到录取通知时,有个老师给我发邮件,给我布置了一堆论文让我开学之前看完吗?”
  谢淼淼精神一震,这……说的是他啊!
  “记得,就是那个迫不及待等着压榨鼠大王的包工头导师嘛。”
  “怎么了?”
  “小耗子,你该不是放假太浪,浪得忘了看论文吧?”
  “是啊,”姜明皓委屈地长叹一声,“我以为他就是说说而已。结果,今天我跟他报到,说还没看完时,他那个表情……我靠,我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冰山面瘫,吓得我大气不敢出,生怕他手上那个鼠标会砸过来。”
  谢淼淼目瞪口呆,使劲回想着当时的场景,他有想用鼠标砸他家本命?
  “哇!这师太脾气好大!”
  “小耗子,你受委屈了,快来姐姐怀里。”
  “谁敢动我们鼠大王,我动他全家!”
  又是一波弹幕,被形容成“灭绝师太”的谢淼淼觉得冤枉得不得了。明明刚刚还叫人家“小烟”,现在叫人家“面瘫”。
  “他问我还有多少,我哪敢说我一篇都没看,就说还有五篇。哎,一会下了直播,我就要去看论文了,下周五前要写个文献综述交给他。全英文的啊,我英语渣渣他不知道啊!啊,对了,你们猜他是谁?”
  “居然就是面试时测试英语口语的那个老师!我擦,面试就差点毁在他手上,真是冤家路窄。对了,你们知道,研究生能换导师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 by 婴宁檬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