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小弟的错误打开方式》 by 陈丞丞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甜文

 第1章 第 1 章

  赵小构晚了两天才来学校报道,新生宿舍都住满了。宿管老师让他先去515住着,说是有空床了再通知他搬回来。
  拎着学校统一销售的“放心棉”被褥和一整套盆桶衣架等生活用品,加上自己的背包和旅行箱,赵小构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一座哈尔的移动城堡!
  “姥姥说过,再辛苦的道路也是有尽头的!” 当他终于看见那个写着515的绿色小牌子,他再次深刻理解了这句话。
  然后,他就扑进了宿舍。对,扑进去的。每次说到这个场景,胖子周涛都要笑上好一会儿。
  事实上,他只是在推开门的瞬间被从行李上掉下来的衣架绊倒了而已。如果只是倒在地上也还好,关键是他没有!!!踉跄了几下,跪在了一个正斜倚着书桌看手机的人面前……
  顾长瑜正在和损友龙包微信聊天,突然间就从门外冲进来一个男生跪在了他脚边。张着嘴一脸懵逼的样子让他觉得很好笑,于是,他就着拿手机的姿势拍了几张这小子的蠢萌照,顺手发给了损友。
  然后他弯下腰,邪笑着问跪着的男生:“说吧,想要什么?宝贝儿~”
  无论如何,赵小构决定先打招呼再说:“你……”。那个“好”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一阵狂笑给打断了。
  “哈哈哈哈哈,快说给点钱花花。”窗边一个胖子从游戏中抬头说道。
  赵小构这才发现自己还跪着,连忙站起来打招呼,“学长好,我是经济学院的新生赵小构,新生宿舍住满了,宿管老师让我在这里先住段时间。”
  “我叫周涛,那个家伙叫顾长瑜,我们都是大三生命科学学院的,靠门的两张床都没人,你选一个吧。”胖子说完,继续自己的游戏事业。
  宿舍是普通四人间,标准上床下书桌结构,靠窗两边是两位学长的床,靠门两边空着,顾长瑜直接接过赵小构手里的被褥,扔到了门后那张床上,“你睡这边吧。”
  顾长瑜是学长,还高了自己一个头,从气场上就输了,赵小构决定闭嘴为上。爬上他帮自己选的床,开始整理被褥。
  “门后的床更安静,也不用负责关灯。”周涛解释了下。
  “嗯,谢谢!” 赵小构从小就被教育,说谢谢的时候一定要看着别人的眼睛才显得真诚。于是,他真诚的看着顾长瑜的眼睛道了谢。然后他发现自己的真诚还真是白费了!
  “你叫赵小狗?这名字真奇特!”顾长瑜感叹。
  “是赵小构,结构的构!”赵小构已经无力吐槽了。
  “你这个是学校卖的那种被褥?”
  “是的。”
  “冬天会比较冷,不过……”
  “不过什么?”单纯的赵小构好奇的问。
  “你可以来我怀里睡哦!小狗狗。”
  就不该接他的话!
  顾长瑜的手机响了好几声,于是暂停戏弄他,看手机去了。
  是损友龙包收到照片后发来了好几条微信。
  -答应他吧。
  -这么清纯可爱的孩子都跪在你面前了,赶紧答应了啊!
  -come on,勇敢点面对自己的心吧,龙哥永远支持你!
  -看看这双漂亮的眼睛,多么无辜,多么清亮,你怎忍心让它充满泪水。
  -孤独的旅人啊,你的心还在哪里漂泊?就让这纯洁的孩子来温暖它吧!
  再不回复他,大概就会被这个脑洞奇大无比的人演成一个知音体琼瑶版悲剧爱情故事了。
  -你就不能把他想象成来跟我借钱的?顾长瑜问他。
  -你见过**悱恻的借钱故事吗?或者是荡气回肠的借钱故事?我是中文系的好伐,靠瑰丽的想象和澎湃的情感才能勇敢地生活在这乏味的人世间。
  -其实……他是我二十年以后的儿子,穿过虫洞来跟我搅基的。
  过了好几分钟对方还没有回复,大概是中文系脑洞被生科院的无底线虫洞给袭击了,顾长瑜又胜了一局,心满意足地收了手机。
  然后继续戏弄小狗狗,“明天迎新晚会你去吗?”
  “我来得晚,一个人都不认识,不太想去。”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会让赵小构觉得有点尴尬不舒服,他宁愿躺在宿舍睡觉。
  “看来你是想去酒吧了啊!”顾长瑜说。
  赵小构整个人都斯巴达了!他有提过酒吧吗?有任何人提过酒吧这两个字吗?难道他间歇性耳聋了?不对啊,他只是不想去晚会而已,哪里看起来想去酒吧了?
  难道是我看起来像个不良少年?白衬衣、休闲裤、黑头发、黑框眼镜,这些通常不都是死书呆的标配吗,到底哪里不对了?
  “涛哥,小狗说他想去酒吧,你去不去?”还没等赵小构反应过来,顾长瑜已经在开始问胖子周涛了。
  “你请?”周涛从百忙之中抬头问他。
  “如果你死皮赖脸非要去,当然我请。”
  “去!”
  赵小构认为这个‘去!’是‘去你的!’的意思,但很显然顾长瑜却认为是‘去酒吧!’的意思。
  “就这么定了。”
  就这样,因为不想去晚会的新生赵小构莫名其妙的就要去酒吧了。
  看他铺好了床,周涛提议一起去吃饭。好在顾长瑜在外面比较安分,没有什么惊人之语,让赵小构在心里默念了好一阵阿弥陀佛谢天谢地。
  饭后两人带他逛了逛学校,把图书馆、东南西北几栋教学楼和实验大楼都指给他。周涛是个能说会道又风趣幽默的人,一路上把学校介绍的生动有趣,让赵小构感觉自己简直太幸运了,遇到如此友善的室友学长。
  至于另外一个,仿佛出了门就变哑巴。一路上就保持着手随意的插着裤兜里,慢悠悠地跟着的状态。
  直到他接了一个电话,匆匆跟他们交代了声“别等我”就大步离开了。
  “他是本市人,今天应该不回宿舍了。”周涛说,还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明天我会带你去酒吧的。”
  谁会担心这种事啊?他一点也不想去酒吧好吗!
  因为周涛说酒吧这种地方是钓美眉的绝佳场所,折腾完衣服又折腾头发,等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比约定时间迟了半个小时了。
  在赵小构看电视得出的印象当中,酒吧这种地方通常都是灯光昏暗、空气混浊、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大家都在状似癫狂的群魔乱舞。作为一个标准好学生的他对这类地方真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但是,周涛带他来的这个酒吧却颠覆了他一贯的印象。
  灯光昏暗是没错,但是很安静,空气中漂浮着一线竹笛声。整个空间只有一个光圈打在舞台上,光圈中有个人正在独舞。
  赵小构正努力寻找着哪里有空位,就被周涛拉了一下,“看,那就是瑜哥。”
  原来,舞者正是顾长瑜。
  简单的一身白衣加一个大木扇子,伸手、开扇、挥扇、甩头、抬腿每一个动作都流畅而有力,动作虽快,却似闲庭信步,优雅帅气。飞舞的袖口飘逸灵动,展现出的却是洒脱与稳重。如同远古而来的上古神鸟,在忧郁的音乐声中展翅飞翔,睥睨众生。
  然后,舞蹈就结束了。很显然,他们错过了大部分的精彩表演。灯光亮起的同时,大家的鼓掌声和欢呼声也响起来了。酒吧恢复成了赵小构印象当中的灯光昏暗、空气混浊、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大家都在状似癫狂的群魔乱舞,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音乐声没有大到离谱。至少,胖子在旁边吹牛钓美眉他还是能听到的。
  赵小构有脸盲症,只见过几次的人他通常第二天就忘光光了。比如现在,他就觉得朝自己走过来的那个人好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想不起来,算了,可能不认识。
  顾长瑜料到周涛必然迟到,干脆从后面开始找。果不其然,人群中一个显眼的胖子是很明显的目标。而他旁边的男生则更显眼,一双明亮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看。顾长瑜知道自己很受女生欢迎,但是,当男生也一副迷妹表情盯着自己的时候,他感到了异样的满足。
  所以我们才有了“美丽的误会”这个词。
  赵小构看着那个“可能不认识”的人走到自己身边,坐下,一巴掌拍在了胖子周涛的背上,成功地把他的注意力从美女身上拉了回来。
  “瑜哥,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们了啊?”胖涛问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只有爱不够》 by 心绪太无聊 下一篇:赤昕的程景颢 by 与君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