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蜜之又蜜》 by 李婆婆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重生 甜文

 第1章 人生重启

  日出东方时,匆匆赶着外出的人各不知去向,日落西山时,外出的人却有同一个目标正在赶着步伐往家里赶。
  余晖落西,这满布了火红色晚霞的天空下的一座小城内车水马龙,行人如流水。
  走过了繁华热闹的街市走到了破旧的巷子内,刚放学正在往家里赶的丁月三面无表情的低着头贴着巷子两旁的墙边不急不慢的走着。
  在丁月三的前面不远处走着的是一个妇女牵着一个八九岁大的孩童,妇女和孩童有说有笑的声音刺激着丁月三的耳膜。
  丁月三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就不时偷瞄着妇女和孩童,一双清澈没有杂质的乌黑眼睛也不由得露出艳羡的目光,可丁月三眼底的艳羡也不过停留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紧了紧握住破旧书包肩带的双手,丁月三重新低垂下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尤为好看的双眼,然后就脚下加快匆匆越过了妇女和孩童。
  回到小区的租房时,拿着钥匙还未打开屋门就听到了隔音不好的房子内传来啤酒瓶扔落地上的声音,于是丁月三就把刚从口袋中掏出的钥匙放回了口袋。
  门内是醉酒的父亲,有了往常经验的丁月三为了避免父亲的挨打于是只好等醉醺醺的父亲自己跑去睡觉先再说。
  在这座小城没有其他亲戚,性格孤僻的丁月三也没有要好的同学和朋友,于是丁月三如往常一样只好在自己家破旧的铁门前蹲坐下来。
  一张端正耐看的小脸上面无表情还有些苍白,低垂着脑袋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眼,亦遮住了丁月三眼眶内的湿润。
  “三儿,怎么又坐在门口不进屋啊。”
  寂静的楼梯口突兀的响起一把有力的嗓音。
  听到声音丁月三抬起头往发出声音的楼梯下看去,原来是楼上的住客陈大婶正买菜回来。
  抹了一把眼泪然后丁月三就重新低下头,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看到丁月三的样子陈大婶也没感到多奇怪,街坊四邻谁都知道,三楼204房有个爱喝酒的中年男人,一喝醉就喜欢打老婆,前几年老婆受不了打骂跟了别的男人跑,从此以后这中年男人就更是一日三餐都是酒,喝醉了还时常打骂年幼的儿子。
  以前还是八九岁打骂得轻,可现在这儿子十五六岁皮厚实了这中年男人对这儿子打的也更狠了,不是头破血流就是身上各种淤青,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活生生的变成了现在这幅不爱说话像个完全封闭内心的问题小孩。
  身上自带的母性浮现让陈大婶不禁在内心狠狠地啐了一口骂到:这做母亲的真是贱/婊/子,顾着自己快活了留下儿子受罪,这父亲也是个没种的只会拿儿子出气。
  可是气归气,毕竟是别人的家事自己也管不了这么多,于是陈大婶只是从胶袋中掏出一个刚刚在菜市场周围顺道买的苹果递给丁月三。
  “来三儿婶给你个果子,刚放学还没吃呢吧别饿着了。”
  意识到眼眶内的泪水积蓄太多涌了出来,于是丁月三把脑袋垂的更低,也不说话只是轻微的摇着头拒绝了陈大婶的好意。
  这瓜孩子这样子真招人疼,叹了口气,陈大婶把苹果强塞到了丁月三的手里,“拿着,跟婶客气啥,婶还要回去做饭先走了。”
  等到陈大婶走了丁月三才抬起头,用手使劲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后丁月三就望着手中的苹果有点出了神。
  突然,丁月三背靠着的那扇门被打开了,背面没了支撑丁月三整个人向身后重重的倒下去,背面传来的疼痛感让丁月三不禁闭眼呲牙起来。
  维持着背倒在地的姿势,当丁月三睁开眼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上方一脸醉意的中年男人。
  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然后丁月三只是盯着男人也不说话,反倒是中年男人先开口,“早放学了你怎么才回来,去哪里鬼混了。”
  中年男人刚说完就凶狠的去抓丁月三的头发还一边骂骂咧咧的继续说着, “是不是去鬼混了,还是想跟你那骨子里贱的老妈一样跟人跑啊,你是不是想学你妈一样丢下我啊……”
  越说男人就越激动,手上的动作也不禁大力了起来,抓着丁月三的头发就拖着往屋里走。
  头皮被扯疼的厉害,于是丁月三下意识的就脚下乱踢着,伸手想去拨开中年男人抓住自己头发的手却也是无济于事。
  一直忍着不吭声的丁月三终于受不了疼痛开始大声的哭喊起来, “爸,我没有……我没有去鬼混,爸,求你了放开我……”。
  不知是不是被丁月三的喊声吵的烦了,于是中年男人真的放开了丁月三的头发但转身就从桌上拿了一酒瓶子。
  拿起酒瓶子中年男人就摇晃了一下有点站不住的身子,随即定了定摇晃的身体中年男人就血红着一双眼睛举起手中的酒瓶子二话不说就往丁月三的脑袋上打了过去。
  鲜艳还带着温度的血四散在地上,而丁月三也倒在了这血泊中没了动静,只是一双乌黑好看的双眼染上了血液还睁的大大的显得极为诡异。
  “终于安静了。”
  酒精迷惑了大脑令中年男人没有一点自知刚刚的酒瓶子有多用力,低头发现自己的裤子也沾上了血液所以中年男子有点不满,踢了一脚以为只是躺地上晕了的丁月三后中年男子就摇摇晃晃的去关上了屋门,再然后就走到房间的木板床上睡了起来。
  ……
  自幼听过老人说起,人死后要到地狱或者天堂的,地狱恐怖且待遇不好,所以当丁月三睁开眼看到眼前白花花一片的时候,丁月三暗暗的松了口气,这是到天堂了吧。
  可环视了一圈丁月三就觉得不对劲了,自己竟然是躺在舒服有弹性的床上,躺在床上的丁月三准备弯起身来查看一番,刚动了一下身子丁月三却发现全身疼痛的很。
  艰难的坐起身丁月三就发现自己现在竟然在一间豪华的房间内,之前的家里没电视可是丁月三经过街市的时候看过那个大超市外面的大电视上播过电视,电视上播的像这种房子都是有钱人住的。
  可是自己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脑中闪过父亲血红着双眼拿着酒瓶子就砸过来的画面让丁月三不禁心下沉了沉。
  翻开身上柔软干净的纯白色被子,可脚刚踏到深红色地板上时丁月三却怔住了,双眼疑惑的看着现在白嫩的双脚,丁月三不禁纳闷,之前脚踝处的淤青怎么不见了。
  再看了看手上之前的破伤口全都不见了,反而多了一些之前没出现过的旧疤痕。
  丁月三眉头紧锁着有点摸不着头脑,站起身时发现自己的身高竟然高了不止一点点,丁月三彻底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不经意的往梳妆台上的镜子看了一眼,丁月三却发现了一张不熟悉的脸,不由自主的丁月三就抬起手摸着脸庞。
  这是自己的脸没错,令丁月三感到不熟悉的是,这头发不再是之前老土的黑色蘑菇头而是变成了一头张扬的浅蓝色中分头,而且这张脸虽然像自己,可更像大了几岁后的自己,轮廓长开了也少了些十五岁少年该有的稚嫩反而多了点成年人有的成熟。
  正当丁月三一个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这时门外有人推门进来了。
  “少爷,你醒了。”
  听到声音丁月三疑惑的往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矮小粗胖的老伯在门口处盯着他,这和蔼的老伯怎么称自己做少爷。
  “你是谁?”
  听到丁月三的话老伯不禁有点吃惊,自家少爷竟然不认得自己。
  “少爷我是田伯啊,你不记得我了么。”
  田伯?木讷的摇摇头丁月三一脸的茫然,因为丁月三压根就不认得这自称为田伯的人。
  有点不明所以于是丁月三试探性的问道,“你是田伯,那我是谁?”
  一听丁月三这话田伯就更奇怪了,田伯赶紧小跑到丁月三的身边就来回的查看着丁月三的身体嘴上还不停念叨着,“少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我没有忘记自己是谁啊,我叫丁月三。”
  丁月三刚说完结果就看到了田伯一脸惊疑的看着自己。
  “少爷,你叫萧一,萧家的少爷,今年十八岁,半个月前去地下赛车场比赛结果出了车祸,直到今天才醒过来。”
  田伯还记得半个月前萧一不懂事又跑出去玩结果出了车祸被送往医院,那时萧一的母亲又还在国外谈生意,所以都是田伯和几个侍女去的医院,田伯记得当时医院都说萧一脑袋受到重创都已经死了,可当田伯伤心着不知怎么跟萧一的母亲说这个噩耗的时候,被下了死亡通知书的萧一却意外的活了过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7Days(七天) by 南瓜铜钱 下一篇:千神门 医神篇《冷血医神》 by 丘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