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成瘾 by 安晓枫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异国奇缘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甜文

 ☆、错抓

  林涵宇:22岁,是魅夜俱乐部的老板兼高级□□师,有权有势,人又英俊,有很多女人和男人们见到他都有些心动。奈何它做什么都是由着他随性的性子,手段毒辣和腹黑的性格让很多人都闻风散胆,人见人怕,不敢得罪他,整个s市的有权势地位的人都要让他三分。林涵宇没有什么朋友,但有三个朋友都是他亲如兄弟的朋友,都是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就是在本市的市长:严清,23岁;卖军火的头头:王凌毅,22岁;还有在警局里的局长:龚轩逸,24岁。所谓官官相护,几个在本市都是混的风生水起,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卖军火的王凌毅却在美国碰了钉子,被人出卖,被美国索尔雅家族的族长杀了。王凌毅从小和林涵宇一起在林家长大,是表亲关系。直到十八岁两人各忙各的事业才没怎么在一起,但联系确是不可少的。这种感情是相处四年的严清和吴轩逸不可比拟的。于是得知王凌毅死后,林涵宇接受不了,表哥就这么死了,而涵宇又年轻气傲的,立誓要让索尔雅的族长痛不欲生。就派人去把仇家之子雷思特抓来□□为王凌毅报仇。
  林涵宇的势力庞大,短短两天,底下人就把其抓来。此时在魅夜里的一个房间,被抓来的人正躺在地上昏昏欲睡。林涵宇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儿,脸上闪过一抹嗜血的笑容。一旁的下属看了都有些害怕和庆幸,还好针对的不是他们。
  ………
  第二天下午,地上的人儿终于醒了,却发现自己被关在了笼子里,一脸茫然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他根本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家族也是紧守家规,不轻易惹事,怎么会莫名其妙去了躺美国游玩就被人给绑架了。
  原来,是林涵宇底下的人搞错了,错把他抓错了。他的原名叫杰克曼,是英国家族蒙尔慈族长之子,18岁。
  杰克曼一醒,就有人通知林涵宇,林涵宇一来,就对着笼子里茫然的杰克曼一个微笑,“醒了”。那亲和力的微笑让杰克曼以为面前的人会是他的救赎,却没想到确是他的人间地狱,那人让底下的人把他拖出来在杰克曼大腿内侧烙上耻辱的林涵宇的一字“宇”的烙印,他要把他□□成他的奴隶,每天折磨羞辱他。任凭杰克曼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他们,被硬生生的烙上了耻辱的印章。昏睡过去的他又被关在了笼子里,无人理会。
  在魅夜俱乐部一间豪华舒适的办公处,  在魅夜俱乐部一间豪华舒适的办公处,s市的三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聚集在这里。严清、龚轩逸、林涵宇都坐在沙发上舒适的喝着小酒。严清和龚轩逸身旁都跪着一个奴隶。龚轩逸旁边跪着的奴隶是和他一样穿着警服的,原来这是他手下穆业,那露出来的脖子上的草莓和嘴巴的有些微的红肿让人一眼看出是已经被宠幸了一番。21岁的穆业两年前成为警察后就被龚轩逸看上,收了做奴隶,被□□的服服帖帖的他,在他的主人、也就是他的上司面前,只有服从的份。龚轩逸是一个笑里藏刀的主,常常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事实上是一个比较腹黑的强势的人。在他的□□下,穆业根本不敢做任何让他不满的事,不管是大事小事,一切以龚轩逸说了算。
  而跪在严清旁边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奴隶:叶锶皓,20岁,叶家开着一家小公司,公司虽小但经营的不错。奈何在叶锶皓17岁的时候,父亲因为染上赌博,把公司输了不算,还欠了一屁股的账,加上利滚利,他父亲欠了别人三千多万。对于一个已经山穷水尽的家庭,根本拿不出一分钱。不忍看父亲被砍手和进监狱,叶锶皓就把自己卖了,卖给了魅夜,本以为以后要过着千人枕万人骑的悲惨生活。没想到在魅夜待了三个月,叶锶皓就被老板林涵宇送给了他刚交的好朋友严清。叶锶皓也很乐意这样的结果,虽然被当货物一样送来送去,但很感激主人严清还有在魅夜里的老板林涵宇,因为他们,他不用在魅夜这个可怕的地方,他只是严清的私奴而已。严清很满意这个小奴隶,稚嫩的他,让他也一眼看中,便也顺水推舟的收了做私奴,三年的时间让严清喜欢上了乖巧可人的他,两人相爱,叶锶皓的身份算是奴隶也算是严清的爱人。看着亲如兄弟两个都有了自己的奴隶,林涵宇有些不是滋味,觉得自己真的是过着孤家寡人的生活。严清笑话他眼光太高,林涵宇不说话,他对那些奴隶没感觉,自然提不起兴趣。
  知道他的事的龚轩逸安慰他,没事,你不是前几天收了个奴隶,说不定那奴隶就是让你有感觉,你的另一半。林涵宇一脸傲然道:不可能,你们知道的,我表哥是怎么死的。我怎么可能对他有感觉,就是有感觉,你觉得我会爱上仇家之子的他吗?他们两个听了,觉得也是,不过谁知道以后呢,就没在说这个话题,互相敬酒,聊聊家常,并**一下自家的小奴隶。
  谁也没想到最后林涵宇觉得不可能的事,却在后面成为了可能,甚至为了追回自家奴隶,付出了多大的心血。
  
 
  ☆、请罚
 
  在一间比较宽敞舒适的房间,这房间的布置让人一眼看出房间的主人的身份地位的冷艳、典雅,地上的毛毯特别的典雅、大气、舒适。奈何在这个房间,有个可怜的人儿却卑微的穿着女仆装却跪在一旁角落冰冷的石板上举着细细的板子,一动也不动,不是他不想动,而是血的教训让他不敢乱动一下,即使房间里没人,哪怕手已经酸软的不行,也不敢稍稍乱动一下。女仆装下没有穿任何衣物的他露出来的红印显示着他已经挨过一次打了。
  此人是一年前被掠来的杰克曼,他是林涵宇的奴隶,至于为啥穿着的是女仆装,那就是他主人的恶趣味了。这一年来杰克曼过的日子完全不是原先贵族公子的日子,而是奴隶的生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林涵宇要把他掠走,甚至如此对他,没有人告诉他。只告诉他,他不再是贵族公子,而是林涵宇的奴隶,卑微的奴隶。他的名字也被改了,叫苏陌,他的主人林涵宇给他取的名字。一年的奴隶生活,让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应该这样卑微的活着。每天胆战心惊,过得谨小慎微,就怕他的主人手上的鞭子抽过来。可是,可无论怎么样,即使听话乖巧,他的主人还是会找到他的错处,责罚他。
  这一年来,他被要求除了伺候好主人外,饮食起居也要他来伺候。从不会煮饭的他在主人的鞭打□□下,学会了做出一道道美味可口的饭菜;从来都是要别人伺候的主,在主人的□□下,学会了伺候主人,做着主人吩咐下来的家务,甚至还要被挨打羞辱,三天一小打,两天一大打的,真不是人过得日子。苏陌也曾想要自杀,但在主人实施的手段和手下柄皓优秀的医术下,再不敢自杀了。现在主人的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让他知道他要怎么做,把林涵宇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以求能少受些苦楚。因为林涵宇是他的主宰,高兴了,他能少受些罪,不高兴了那他就惨了,但即使被打死,他也没有任何权利拒绝和反抗吧。
  跪着的小人儿苦不堪言,他已经被罚跪在这已经两个多时辰了,臀上的痛、膝盖的痛,以及手上的酸软让他已经没办法想七想八,只觉得:好痛,要坚持不住了,可没有主人的一句话,他不敢有其他任何动作。
  苏陌有些苦笑,今天也算他撞到枪口上,早上在伺候主人洗澡的时候,居然敢分神,让主人很不满,被拉在腿上抽了几巴掌,就被罚跪在这,做着请罚的动作。穿着女仆装的他做着请罚动作,让苏陌觉得羞辱和脸红,想着主人在通过手机上设置的监控器看到他这个样子,苏陌的脸就更红了且不敢反抗,生怕主人看到他对这惩罚有一丝懈怠。因为他的主人是个阴晴不定的主,又手段狠辣,一年来的□□,让他知道主人的性子,知道了主人要罚他的时候是不能反抗的,只有乖乖的受着才能好受点。以主人性子,今天怕是要跪晕过去了。
  在魅夜俱乐部的一张舒适的椅子上办公的林涵宇,看着手机里监控器下的苏陌认真请罚的姿势,林涵宇有些满意。算他实相听话,没有在他不在的时候偷懒,不然他会让他知道不听话的下惨。
  看着监控里那乖巧的人儿那微微抖动的身体,他知道苏陌要坚持不住了。林涵宇看了好一会儿,才关掉监控软件,难得仁慈的打了个电话给家里的管家一个电话,让苏陌不用再这样跪着了,让苏陌去抄他给他定的奴隶守则十遍。林涵宇此刻心情还不错,魅夜有些决策上的事情要他处理,此刻也没空收拾自家奴隶,看他这么乖的份上,就暂时饶他这一回,等他事情办完回去了再秋后算账,反正他整个人是他的,要怎样待他,完全看心情。
  苏陌听着来敲门,隔着门口管家的话,有些不可思议,林涵宇居然没有太过责罚,只是让抄十遍奴隶守则。这也不怪苏陌,毕竟林涵宇可是没少折腾折磨苏陌,哪一次犯错不把苏陌打的下不了床,脱几层皮,哪肯罢休,哪会这么好说话。林涵宇今日难得的仁慈,算是主人他第一次包容他的奴隶苏陌的过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养小鬼系列之二《爱的就是妳》 by 贞子 下一篇:《溯洄》 by 我拣尽寒枝不肯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