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这个杀手不太冷 by 猫不狸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甜文

 

 
  ☆、第 1 章
  今天是殷杭负责监视G的第四天。
  到目前为止,整个调查组的人都没有完全查清G的本名到底叫什么。
  G拥有多重国籍,以各种各样的身份出现在不同国家的不同地区,唯一相同的是,他所经过的地方,都会有人丧命。
  这些丧命的人里,有光环显著的政要豪商,也籍籍无名的普通市民。
  如果不是这些年国内天眼的普及应用,相关案件的负责人甚至无法将G与这些命案联系起来。
  G就像调查组给他取的代号一样——GOHST,一个名副其实的幽灵。
  每一件跟G有关的案件,都无法捕捉到任何跟他有关的信息。指纹、凶器、动机——他没有把任何与自己有关的线索遗留在现场。
  而最近的这三天,殷杭也让自己活成了一个幽灵。
  他在一个月前刚从警校毕业,因为在福利院长大,背景单纯,行事作风灵活稳健,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因此被推荐进入调查组,委派了这个任务——跟踪监视G。
  如果不出意外,G之所以出现在S市,肯定也是带着某个杀人任务。
  至于对象是谁,调查组无从得知,所以才有了殷杭这次的任务。
  殷杭所居住的小旅馆正对着G入住的豪华酒店,甚至正对着他住的那间房里唯一一扇对外的玻璃窗。
  每天天明和入夜,殷杭都必须通过一街之隔的两扇玻璃窗,去监视对面那间房里的动态。当然,他要做的远不止这些。
  即使躲在靛蓝色的廉价遮光窗帘后,殷杭在每次从望远镜里看到G的时候,仍会因为他手上所沾染的那些看不见的鲜血,而本能的感到畏惧。
  每天早上七点整,G会准时走到他的玻璃窗边,将价格不菲的暗红色植绒窗帘拉开一道一指宽的缝隙。殷杭猜想,他之所以有这样的习惯,大概只是想让温暖明媚的阳光照进一些到房里。
  而在半个钟头之前,殷杭早就已经拿着望远镜,提前守在了他的玻璃窗边。
  今天也没有例外,G在拉开窗帘后,静静地伫立在那一指宽的窗帘缝隙后,面无表情的往窗外定定地了望了几秒钟。
  殷杭不确实这是G在起床之后的放空,还是在观察着什么,因为望远镜里看到的G的目光,就像一团迷蒙的浓雾,根本无法从中捕捉到他内心的任何情绪和想法。
  G是个生活意外规律的人,殷杭本以为今天也会像前三天一样,没有任何意外的展开监视,只等着抓到G行动的那一瞬间。
  可就在G站在窗边放空的那几秒钟里,他的眼珠子忽然透过望远镜的镜片,缓慢地对上了殷杭的目光——就像在半空中瞬间盯住了猎物的老鹰。
  殷杭的身体仿佛过电似的抽颤了一下,但他的反应很快,仅仅只有半秒钟,就迅速收起望远镜躲到了窗帘后面。
  他感觉时间和呼吸好像在这一秒钟都停滞了,胸腔内心脏的跳动被放大了许多,
  噗通——噗通——
  像高高扬起的铁锤重重落地,狠狠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一瞬间将殷杭的内心防线击溃——
  G发现他了吗?
  殷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得到的答案是绝对不可能。
  他的窗帘只拉开了三厘米不到的缝隙,G的房间看向自己这边是逆光,所以他不可能看到自己,他唯一能看到的应该只有一线黑暗。
  咚咚咚——
  房门忽然被敲响,殷杭睁大眼睛看向门边,快速拔出别在腰后的手丨枪,紧张的咽着口水等待了几秒钟。
  咚咚咚……
  敲门声并没有因为他的等待而停止,再次响起。
  “找谁?”他屏气凝神,警惕地问向门外,枪丨口已经对准了房门的正中。
  门外没人回话,但敲门声却在他的问话后停止了。
  这样的情形显然不正常,但殷杭却松了口气。
  他竖起枪口,赤着脚静悄悄地走到房门边,缓缓打开房门,探出头一看——果然,门外墙上插门卡的卡槽里插着一枝挂着水珠的新鲜紫玫瑰。
  这是他在住进这家宾馆之后收到了第三枝紫玫瑰,没有卡片,没有任何能获得送花者信息的遗留。这三天的每天早上,他都会经历这么一次敲门惊魂。
  殷杭不知道这是谁的恶作剧,因为他的这次任务是机密,他的行踪除了调查组的人没人知道。
  在收到第一枝紫玫瑰的时候,他就找宾馆的管理人调过监控,监控上显示送花的人是戴着棒球帽,穿着蓝色外卖装的男人,正脸模糊,但可以看出每次送花的都不是同一个人,因为他们的身形都不一样。
  在S市这样的国际繁华大都市,这样的外卖员遍地都是,根本无法追踪,更何况殷杭也没有时间耗费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他把这枝紫玫瑰同前两次的那两枝一起,随手插在了电视柜上的玻璃水杯里。
  殷杭从来都没有侍弄过花草,只是草草在玻璃水杯里留下了半杯水漫过花茎,以为这样这些玫瑰就能多活几天。可当他今天插花的时候,才发现之前的两枝的花瓣已经有些枯萎发蔫了。
  他只能爱莫能助,看着这三枝花无声地苦笑,继而再次拿起了望远镜。对面的G已经开始吃酒店送来的丰盛早餐了,来自调查组安插在酒店的同事之手。
  至于殷杭为什么会突发奇想的把这三枝紫玫瑰留下来,或许是因为柔软善良的内心,或许只是单纯的因为在用手机搜索之后,显示在手机屏幕上的紫玫瑰的花语
  ——浪漫和独一无二。
  
 
  ☆、第 2 章
 
  殷杭发现这几天跟踪下来,根本就无法把G和一个冷血杀手联系在一起。
  G的年纪看起来跟殷杭差不多,二十五六,有着十分高挑的身材,皮肤白皙,五官立体精致,穿着打扮更是十分讲究。尽管殷杭不懂名牌,但也能从G身上衣服面料的材质和细节处的设计看出,他身上的行头绝对价格不菲。
  更让殷杭咂舌的是,G俨然把每一次外出当作成了走秀,每天的穿衣风格都十分迥异,甚至会为了配合出行场所而搭配,似乎不太能容忍今天的自己和昨天的自己撞衫。
  每当殷杭看到G从酒店大门走出来的时候,都会无奈又羡慕的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然后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十年如一日的通勤装,紧跟着便短暂的黯然神伤一阵。
  在接到酒店安插的同事发来的通知之后,殷杭已经跟踪离开酒店的G走了一段路了。
  G每天的出行路线很固定,不管他要去哪里,去做什么,都会在先去一家S市最有名的咖啡店喝一杯咖啡,小资又像是某种仪式。
  “老板,今天还要杂志吗?”
  路边的报亭的老板一看到殷杭,就立刻抽出一本早上刚到的杂志,殷勤地送了过去。
  这四天的每天早上,殷杭在路过这间报亭的时候都会顺手买上一本杂志,方便在跟踪G的途中掩饰自己。
  殷杭快速接过老板手里的杂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二十块递了过去:“不用找了。”
  跟踪G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因为G是一个天生的反跟踪天才。在殷杭之前,调查组就有其他同事跟踪过G,不过全都被识破了,其中不乏跟踪好手。
  G会在每一个被他发现的调查员的口袋里,神不知鬼不觉的留下一张口香糖包装纸,纸上总写着同样一句话:“你的狐狸尾巴真可爱。”
  殷杭在听说这件事的时候,立刻就给G做了判断,他绝对是一个极度自恋且狂妄自大的人。
  不过也因为这样,殷杭在跟踪G的时候也做出了最大,同时也是最谨慎的调整。
  办案人员通常为了不让目标发现,或者目光脱离视线,通常会将跟踪距离控制在5米到10米之间,太远太近都不行。但殷杭深刻的认识到,在G身上绝对不应该用这样保守的数据设定。
  他大胆的将自己与G的距离保持在十米以上,虽然这样有跟丢的风险,但比起打草惊蛇,这样的选择明显更加划算。
  更何况殷杭对自己的跟踪技术很有自信,他在警校就是主攻的侦查专业,至今是该专业最高分数的记录保持者。
  G照常进到了咖啡店,今天他的打扮比较低调,上身穿着灰白格纹的立领毛呢夹克外套,下身是黑色的修身西裤,配着一双皮质的一脚蹬小白鞋,所以殷杭也不知道G今天准备做什么。
  不像昨天,G一出酒店门,殷杭就看到了他身上过于夸张的朋克造型。乌黑的头发涂了油亮的发蜡,像刺猬似的朝天竖着,黑色短款皮马甲,棕色做旧皮靴,脖子上还戴着不知道哪个大牌的高级定制树叶造型的银项链,手上戴着一副骑机车专用的黑色半指皮手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大总攻的自我修养 by 七盏长明 下一篇:疯长 by 晴雨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