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控制 by 风弄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虐文

 第一章 

今年的第一阵北风刮起。 
费廷**着上身被高高吊起。绷紧的颀长身躯,双手被紧紧并拢捆着栓在高处的铁链上。 
健康的小麦色的肌肤,丝绸般的光滑上染着滴滴殷红。偌大的勘斯庄园里,这几乎已经成了惯常的风景。 
“冬天来啦。” 
“昨晚费廷又挨鞭子了。” 
“诺亚少爷还是那么憎恨从小就跟随他的侍从呀?” 
“可惜啦,费廷对少爷挺忠心的,剑术不错。” 
“但少爷恨他呀。” 
“对,对,谁不知道呢。” 
树叶在**与停留枝头间徘徊,一旦听了风的怂恿,便集体反叛似的脱离原本呆着的地方,纷纷旋转着落地。 
扬扬而下,偶尔一片顽皮地偏了轨道,贴上费廷渗出鲜血的脊背。 
相对于外面的萧瑟,大屋里面却金壁辉煌到了叫人焦躁的地步,更不用说四处点燃的壁炉。寂静的书房中,木材燃烧的咧咧声让坐在书桌旁的人皱眉。 
“讨厌的下午。”慵懒地对空气抱怨了一句,诺亚推开面前的文件站了起来。 
身体后仰,修长的腿索性放在价值颇让人目瞪口呆的古董书桌上交拢,男人,不,应该还算少年吧,已经渐渐充满男性魅力的诺亚再度对被他抛到一边的文件露出嫌弃的表情。 
 
 
 
 
十八岁的身体,也许接受了勘斯家族的良好基因,颀长倜傥得令宫廷中的女官们都把他视为最值得挑逗的**。接近女性般美丽的白皙脸庞,目光却永远高傲阴冷,再加上头顶光芒四射的继承人头衔,诺亚可以充当所有贵族小姐心目中的魔幻王子。 
 
 
 
 
 
贵族真是无聊阶层,除了淫乱放荡的私生活、奢侈的宴会和竭尽所能害人以及被害外,就不能再多一点有趣的事了吗? 
不过,淫乱放荡有时候还是挺有意思的。 
想起上周在宫廷遇到的事,诺亚的唇边露出邪气的微笑。 
那位妩媚的公爵夫人向他要求什么来着?借用他的随身侍卫。 
呵呵,当时费廷的脸色真有趣,冲着费廷那脸色,诺亚就起了把费廷借给公爵夫人的兴致。 
“夫人打算借用多久?”诺亚在花园隐秘的地方用**似的语调说:“我的侍从可是很纯情的哦。”搂住和他同高的费廷,诺亚**地用手掌摩挲侧腹结实的肌肉。 
公爵夫人慢悠悠地摇着绸扇:“亲爱的诺亚,你可不要误会。提出这个要求的可不是我呢,我只是代劳而已。” 
“嗯?”诺亚锐利的眼神淡淡扫了浑身不自在的费廷一下。 
能令公爵夫人代劳提出这种要求的,大概只有公爵本人吧。诺亚邪魅的微笑不禁逸出一点,多聪明的女人,要保住自己的地位不在将来被某个怀有私生子的女人抢走而用男人来笼络丈夫的心。 
 
 
 
 
抓惯剑的手掌刻意露骨地抚摸费廷挺翘的臀部,诺亚微一使劲,把他的侍卫当礼物一样推了出去:“交给您了。” 
 
 
 
 
费廷忍受耻辱跟随公爵夫人离开的模样为那夜的无聊烟灰增添了几分色彩。 
对呀,为什么从前没有想到这种折磨他的方法?诺亚快意地站起来转到窗前,修长的身体带着鲜血的颜色就吊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他能看清楚自己亲手留下的鞭印。 
淫糜放荡的**着半身,象盛开的樱花一样妖艳。 
诺亚乌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阴郁,拉动垂铃。 
“少爷?”安静片刻后,管家出现在门口。 
“把费廷带进来。” 
抑郁在心的怨气总需要发泄,而他的侍从向来是第一选择。诺亚走到墙上,在众多悬挂的皮鞭中选择了一条羊皮制作的小鞭,在空气中霍霍甩了两下。 
脚步声很快响起,他转身,看见费廷按照一贯的步伐稳稳当当地走进来。 
“关门。” 
偌大的空间剩余主人和侍从,诺亚用危险的笑容示意费廷靠近。 
虽然是低贱的侍从,却有着能令阿波罗神也自惭形陋的俊美脸蛋,诺亚真不明白,从小各种各样的折磨,怎么没让费廷营养不良瘦骨嶙峋,反而让这讨厌的家伙拥有和自己一样颀长优美的身体? 
 
 
 
 
挑起他的下巴,雕塑大师才能创造出的曲线跳进眼帘。诺亚冷笑着,轻轻按低他的肩膀。 
费廷还是往常一样识趣,顺着诺亚的劲道跪下。 
“公爵府里的招待不错吧?”诺亚坐下,揶揄自己的侍从:“以你的资质,我挺奇怪为什么公爵府只留了你两天。” 
沉默代替回答,费廷低头看着主人的牛皮靴子。 
诺亚沉下嗓子:“给我抬头。” 
接受命令向来快捷的费廷抬头,让诺亚瞧清楚他的表情。没有诺亚希望看见的难堪,完全风平浪静的神色。 
同样十八岁的脸庞不输于诺亚的俊美,甚至说,与诺亚过于贵族化的精致五官相比,费廷反而拥有更多的男子气概。 
恰恰因为如此,诺亚有时候更愿意舍弃鞭子,而用另一种方式宣告自己对费廷的厌恶。 
低头,居高临下牢牢盯着自己的侍从,鞭梢轻快地滑过尚未被伤痕亲吻的胸膛。两朵小巧的花儿成为诺亚新作弄的目标,捉狭地挑逗得红点挺立,诺亚骤然一鞭敲在上面,让费廷忍不住**起来。 
 
 
 
 
“我开始想念你的小嘴了。”收回鞭子双手环在胸膛,诺亚双腿张开,舒服地靠在椅背上,开始下一道令人高兴的程序。 
似乎早就预想到诺亚的命令,费廷缓缓挪动膝盖移到诺亚双腿间。 
拉下黄铜精制的拉链,费廷娴熟地侍侯着总是阴晴不定的主人。 
跳出的男性器官被他直接含进嘴里,尽心尽力地安慰着。 
“功夫长进了。”恶劣的语气从头顶传来。 
无法否认费廷的讨好让自己愉快,诺亚踢踢费廷的膝盖命令他抬头。侍从聪明地领会了他的意思,勉强后仰脖子。淡色的唇将自己的灼热围成一圈,诺亚发现费廷此刻温驯地闭着眼睛。 
 
 
 
 
很好,他闭着眼睛。 
诺亚不喜欢费廷的眼睛,虽然明亮、清澈,却总叫人骤然看出心里不安,无声的平静下隐藏着什么。 
最让人生气的事,无论诺亚怎么折磨他,那双眼睛依然如故,无论如何也不能从里面看到惊恐和绝望。有时候,诺亚甚至以为自己看见了瞬间闪过的讥讽。 
只有费廷闭着眼睛时讨人喜欢点。 
诺亚厌恶费廷对自己的目光。那种目光代表忠心耿耿吗?诺亚对忠心这种东西并不太敏感。 
淫糜的舔吸声持续,象一波一波细碎的浪花。 
“公爵大人很喜欢你吧?”享受着费廷殷勤的服侍,诺亚让费廷再跪过来一点,用脚趾隔着裤子不安分地挠他的后面。 
结实的臀部在布料上印出两个半丘,脚趾就在中间一道惹人遐想的断沟处**地勾画线条。 
“为什么不求他把你留下?”鹰隼的眼睛眯成细长形,知道费廷的舌头无暇回答问题,诺亚只是出于恶劣地提问。 
 
 
 
 
平静的费廷,美男子的外貌,沉稳的个性。 
许多人在暗中羡慕诺亚能有这样忠心而且俊美的侍从。 
“嗯……别急。”感受到最后要冲上高处的浪涛,诺亚慵懒地将费廷踢开一点:“再来一次。”他又将费廷扯回来按在胯下。 
享受快感对于诺亚来说是舒适而长时间的过程。为了身体着想,他不喜欢太多次数的射精,而且,适当的压抑有助于增强快感。 
胯下俊美的男人,毒打后带血的身躯和修长的腿都让诺亚兴奋。 
“含进去一点……” 
费廷顺从地让火热的器官更深入喉管,他熟悉诺亚就象熟悉自己手掌上的纹路。轻巧地动着舌头,强行在没有展开的褶皱处舔弄,诺亚果然轻颤,发出一阵接近喘息的**。 
 
 
 
 
“费廷,再含深一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妹妹,你是跌落凡间的天使 by 爱的扑满 下一篇:男朋友总想回老家结婚怎么办 by 宿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