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暗夜小红帽 by 四月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甜文

 暗夜小红帽 1 

  在妳身上 我看见 
  女孩的天真混合着女人的性感 
  令人深深着迷 
  第一章 
  聂天静静的坐在家族企业旗下连锁饭店的餐厅中。帝天国际企业投资了多种事业,总公司位于东京。他是以新任总裁的身分来到台湾,来到这个他母亲的故乡看看。 
  今天他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餐厅的角落,漠视周围的人投来羡慕及赞赏的眼光。 
  世上的男人见了他都会埋怨造物者的偏心,因为衪给了聂天无尽的财富权势,还给了他高大英俊的外表。 
  今年才二十七岁的他,是商界最有价值的单身汉.每位名门千金淑女,甚至于几个国家的公主都卯足了全力,希望能够成为他的妻子,坐上帝天国际企业总裁夫人的位子。 
  而今天,他在等待一个贵宾,一个在他的生命中举足轻重的贵宾。 
  此时,餐厅门口的铃钟清脆的响起,一阵熟悉的香味缓缓的靠近…… 
  他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记忆中哪抹怀念的情样又悄悄浮上了心房。 
  他约的人来了。 
  七年了…… 
  记忆中那个爱笑的小女人宛如昨天才遇见。虽然七年前两人只有短短的情缘,不过这七年来,他没有一天不想念她。 
  既然他如此想念她,为何七年来两人不曾再见? 
  原因很简单,就是──他找不到她! 
  自哪晚之后,她就像泡沫般消失了,加上那时他到英国读书去了,也只好把她放在内心深处。 
  如今,家里已经是他做主,而他的事业也正如日中天,该是他完成七年来的想望的时候了── 
  「你是什么意思?」一个气冲冲的女子声音从天而降。 
  聂天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性感的笑容,慢慢的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女子。 
  今天,他要找回遗失的爱…… 
  七年前 
  这天是聂天二十岁生日,家中为他举行了盛大的生日宴会。他本来觉得一个大男人学小女生过生日很无聊,不过他隔天便要去英国了,所以他也把这场生日会当成送别晚会。 
  「怎么,很无聊吗?」一个年轻男子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说话的是寒心,一身帅气的黑色西装把他衬得非常英俊潇洒。他出身律师世家,未来也会是一个有名的大律师。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聂天静静说道。 
  「我倒觉得这种宴会还不错,可以吃吃美食,喝喝美酒。」尤其是聂天家族旗下饭店的大厨师手艺高超,做的菜好吃得不得了。 
  「对你这样的花花公子而言,宴会美酒根本就是你的基本配备,不然如何衬托出你的英俊潇洒呢?」 
  「兄弟,如果不是我认识你够久的话,我一定把你列入坏朋友的名单内。」寒心轻轻的一笑。 
  聂天喝了一口香醇的美酒,然后郑重的说:「虽然我不想表现得太娘娘腔,可是我不得不跟你说一句──我会想你。」 
  气氛一下子陷入重重的离愁,两个情同手足的男人心中都充满了不舍之清。 
  「对了,我今晚帮你准备了一份难忘的离别礼物。」寒心说。 
  「什么礼物?你知道我不会收──」 
  「收下吧,包你永生难忘。」寒心打断他。 
  聂天没有再拒绝。反正只是个礼物而已,下次他再回送就是了。 
  「拿来吧。」 
  「不,半夜十二点会送到你的房间。」寒心神秘地说。 
  半夜十二点? 
  「希望你不是要送我灰姑娘。」聂天戏谑的道,而寒心也回他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不,送你这个大野狼最喜欢的小红帽。」 
  「哈哈……」 
  「干杯!」 
  两人豪迈的一口饮光杯中的美酒,决定来个不醉不归── 
  七年后,餐厅中── 
  「你是什么意思?」 
  聂天抬起头,见到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他的心仍然震了一下。 
  多年没见,她出落得更加清丽动人,还多了一份令人难以抗拒的女性娇媚。 
  「老朋友多年不见,我想妳。」 
  水倩直瞪着他,努力的压抑自已内心的翻腾。她告诉自己要冷静,不可以泄漏出自己的脆弱…… 
  七年来,她没有一天忘记过他,可是她却一直强迫自己要忘记他,因为那一天晚上根本是一种羞辱!她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把这件事当成一场梦,哪知道这场梦的始作俑者又出现了,还带着那令人难堪的把柄── 
  这个可恶的小人! 
  「来,坐下来,我们好好的叙叙旧。」聂天拍拍身边的椅子,一点也没有把她怒气冲冲的表情放在眼里,甚至还把它当成是**间耍小脾气。 
  「我才不可能──」 
  「坐下。」他冷冷的命令,令人实在很难拒绝。 
  水倩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下来。但是当她想挑个离他远一点的位置时,他却冷不防的抓住她的手,往他的方向一拉。 
  「啊!」她轻声一叫,被他拉得靠着他跌坐下来。「你──」 
  「嘘……妳不怕大家笑妳吗?」 
  水倩往四周一看,才发现真的有几封好奇的目光望着他们,她也不好再有太大的反应,只能忍气吞声。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水倩装得很潇洒、很世故的说。 
  聂天并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握住她。水倩像被电到般想缩回来,但是他握得很紧、很紧。 
  彷佛他一放手,她就会像泡沫一般再次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这七年来,妳有没有想我?」 
  聂天这简单的一句话,却宛如青天霹雳,重重打在水倩的头上。 
  「我早就忘了你、忘了所有的一切!就算想你,也只会想着要你下地狱!」 
  话一说完,水情就发现自己中计了。如果她真的不在乎,她何必反应如此强烈?! 
  她狠狠的瞪着那张该死的俊脸,强忍着昏眩的感觉。天啊,为什么老天对他如此厚爱,七年了,他非但没有变胖、变丑、变老,反而更加的性感、神秘…… 
  「别流口水。我的心、我的人都是妳一个人的。」他含笑道,黝黑的双眼看起来神秘而不可测。 
  「聂大少爷,你别再捉弄我了,我们之间早在七年前就结束了……你可以把那一夜当成一场游戏。」 
  「这么潇洒?」他缓缓的把自己的俊脸靠近她,「妳是真的如此铁石心肠,还是对我欲擒故纵?」 
  「我什么都不是,只想你把底片跟照片还我。」她咬牙切齿的说。 
  这个卑鄙的男人! 
  他伸出手握住她小巧的下巴,眼中毫无笑意,只有令人无法捉摸的奇异光芒。 
  「也许我应该让妳好好回味一下那天晚上的激情……」 
  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他已经狠狠的吻上她,强行把她的思绪带回了七年前── 
  深夜,偌大的豪宅前出现了一个娇小的人影,黑暗遮住了她的面容── 
  利用委托人给她的密码,她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通过非常严密的防卫,独自一个人来到了主屋外面。 
  她从窗外偷偷的注视着阴暗的大厅——很好,她可以偷偷的去放礼物了。 
  她叫水倩,今年十八岁,专门负责替委托人送礼物给他们想送的人。 
  平常她大多是替人送玫瑰花给女朋友,或送蛋糕给委托人的男朋友,唯独这件案子有点奇怪── 
  委托人要她在半夜十二点之前,穿著紧身的黑色皮衣,把一个贵重的礼物送到寿星的房里。 
  若不是因为委托人钱给得够多又很阿沙力,她才不会冒着私闯民宅的危险接这笔生意,还穿成这样。 
  真是为钱赌性命,为钱牺牲色相…… 
  进入屋内,四周一片黑暗,只有些许月光自窗内透入。她站在门边,等待眼睛适应了黑暗,才悄悄地进入房内。 
  委托人说要把礼物放在床头,这样才能让寿星一起床或一进门就看到礼物。 
  真是龟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教官是我前男友 by 小兑木易 下一篇:小青柑 by 秦三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