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弟西服与大波歌 by 昀川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攻弱受 狗血文 渣攻

 1.

  肖晖是个不受宠的庶子,而且家道中落欠下一笔巨款。他爹决定把嫡女妹妹嫁给一个远近闻名的傻子换钱。
  妹妹出嫁前一天给肖晖灌了一碗蒙汗药,而且给他穿上了嫁衣,然后自己跑路了。
  他爹第二天气懵了,可事到临头没有办法,竟然真的把肖晖嫁了过去。
  傻子是个真傻子,叫赵丘。但他有个哥哥不傻,叫赵陵。
  新婚当夜,肖晖靠在床头披着红盖头醒了,看着蹲在旁边正在玩儿蝈蝈的赵丘一脸懵逼。
  哥哥赵陵临睡前过来叮嘱弟媳妇儿:“既然嫁到我们家,就是我们赵家的人。想必来之前令尊也跟你交待清楚了,只要为我赵家生出个儿子,以后你也能进我家祖坟。”
  肖晖一抬头,露出一张雌雄难辨的秀美的脸,一开口,是非常悦耳的0.5青年音:“首先,同为男性,我要对你的直男癌言论提出批评;其次,我也生不出儿子。”
  赵陵虽然言论很直男癌,但本人却是个颜控且声控的gay,当下被言论大胆又美貌的弟媳妇儿吸引住了。
  2.
  赵陵看着自己美貌的弟媳妇儿,心中涌起羞耻play的**,还要装矜持,问:“你不是肖家小姐?”
  “我是肖家公子。”
  “我们娶的是肖家小姐。”
  “娶去。”肖晖扯下脑袋上的红盖头,摘掉头上的钗环,又去脱身上的喜服。
  赵陵看他这要走的架势,威胁道:“按理说,你们肖家这是骗婚,我们应该报官的。”
  肖晖想到这是没有人权的古代社会,一人犯罪要全家玩儿完,又把衣服穿了回去,问:“你想怎么样?”
  “那个……”赵陵犹豫着看了一眼旁边玩儿虫子的弟弟,摸了摸鼻子说:“那个……你替你妹妹嫁,我替我弟弟娶,你看怎么样?”
  肖晖看了他一眼,说:“哇,没想到你不但直男癌,而且还这么不要脸,抢弟弟的老婆。”
  “我去报官。”
  “慢着。”肖晖说:“你替你弟弟娶老婆就是为了玩儿羞耻play吗?”
  赵陵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对弟媳妇是一见钟情,以为自己只是精虫上脑,说话方式非常霸道总裁:“玩儿你是看得起你。”
  “你口味好重。”肖晖开始脱衣服,一边脱一边问:“必须在你弟弟面前做吗?”
  
  3.
  赵陵其实也没有那么重的口味,相反他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他表面上还是装作自己很拽的样子:“不用。”
  肖晖的衣服脱了一半,只剩下贴身的中衣,站在那儿看着赵陵,问:“那在哪儿做?”
  赵陵咽了一口口水,说:“那个……去我屋吧。”
  肖晖又从床上拾起那件喜袍披上。
  
  俩人并肩往赵陵屋里去,赵陵一边走一边打量肖晖,说:“你脸长得挺秀气,身体倒是比想象中魁梧。”
  肖晖说:“一会儿脱光了更魁梧。”
  赵陵莫名感觉有点不安,说:“其实我也很魁梧的。”
  “嗯,有些人就是外强中干。”
  
  到了赵陵那屋,肖晖大马金刀往床上一坐,剥了喜服,解开中衣的衣带,露出里面胸肌和腹肌的轮廓。
  赵陵那股不安更强烈了,眼看着肖晖又要脱裤子,他赶紧摆手道:“你饿不饿?”
  “还行吧,先做了再说,做完肯定还要饿。”
  “不不不!还是先吃了再做吧。”
  肖晖只好又系上中衣带子,一边不耐烦道:“你可真够磨叽的。”
  
  佣人过来送饭,看见梳着新娘头的肖晖只穿着中衣坐在大伯哥的卧房里,都是一脸卧槽这可是个大新闻的表情。
  
  赵陵顾不上他们,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肖晖的脸,只觉得连他脸上粘的饭粒也好看。
  肖晖吃饱放下碗,擦了擦嘴说:“好了,可以开始了。”
  “先沐浴更衣一下吧。”
  “你事情真的好多啊。”
  
  沐浴完的肖晖更好看了,而且一丝不挂,腿间挂着那个大摆件走到床边坐下,做了个敞开怀抱的姿态,说:“来吧。”
  
  4.
  赵陵看着肖晖完美的裸体咽了口口水,既犹豫又舍不得。
  肖晖侧卧到床上,拍了拍床板,说:“快来。”
  赵陵说:“你今天忙了一天肯定累了,不如我们……”
  “你天秤座的吧?我最讨厌犹豫不决的人了,你再这样我可不陪你玩儿了。”
  “这就是你对金主的态度吗?”
  “你哪里是我金主,你分明是我大伯哥好吗?”
  赵陵无言以对。
  
  肖晖随便捞起床上的衣服套上,说:“你不做我走了。”
  “你去哪儿?”
  “回屋睡觉啊,你忘了你弟弟还在婚房里玩儿虫子吗?”
  “不许去。”
  肖晖皱起眉看他:“连觉也不让睡?那你还是去报官吧。”
  “你你……你太不检点,我怕你**我弟,你还是在我屋里睡吧,我放心点。”
  “我再不检点还能有你不检点?”肖晖哼了一声穿着中衣卧倒到床上。
  
  两人中间隔着半米宽,赵陵闻着肖晖身上刚刚沐浴的香气,内心和身体都蠢蠢欲动,然后他就动了。
  肖晖音调向上嗯了一声,他白天睡得太多,现在不太困,抓住赵陵的手问:“这就开始了?”
  赵陵扑到他身上,一边嗅一边吻,喘着气嗯了一声。
  
  俩人蹭了一会儿,都硬了,肖晖被压在底下,手臂向上,半拥住赵陵,摸了一会儿,摸到两瓣嫩嘟嘟的大屁股上。
  赵陵瞬间感到危机,说:“你不准摸我。”
  肖晖便把手拿开,也不跟他互动了。
  他自己蹭了半晌没意思,又说:“你还是摸我吧。”
  “事多。”肖晖又摸上他的屁股。
  “别摸我屁股。”
  “这你说了可不算。”肖晖的指头一戳,就戳进去了半截。
  赵陵嗷的一声叫起来:“拿出去。”
  肖晖不说话,手指头乱动,不知道碰到哪儿。赵陵又是嗷的一嗓子,肖晖的腹肌上被他分泌出来的不明液体沾湿了。
  “你连后面也湿了。”肖晖把手指抽出来,上面果然有湿漉漉的透明的痕迹。“天生尤物。”
  赵陵被子一卷,蒙着脑袋哭起来。
  
  “哭什么?”肖晖一边问,一边没有人性地把他从被子里扯出来,然后将他的四肢一压,整个人压到身下。“你爽完了,该我了。”
  “不行!”赵陵乱挣起来。“是我上你,不是你上我!”
  “有什么分别?”
  “当然有分别!你敢乱动我就叫人了!”
  “叫啊,你不要脸了就叫。”肖晖一边说一边怼进去。
  
  5.
  赵陵在底下哭了一会儿,大概是前列腺按摩的滋味儿不错,他哭着哭着哼哼唧唧叫起来。
  弄完之后,大伯哥蒙着被子开始质疑人生,弟媳妇儿在旁边呼呼大睡。
  
  弟弟在婚房里玩儿了半宿蝈蝈,枕着一床花生核桃睡着了。
  第二天早起嘴里还带壳儿啃着半个花生。
 
  弟媳妇儿睡在大伯哥房里,如此过了几日,赵府里上下传遍了,二少奶奶长得五大三粗不说,还不守妇道,结婚第一天就**大伯哥,与大伯哥通奸。
  
  夜里肖晖骑在大伯哥身上,问他:“我**你没有?”
  大伯哥娇喘连连:“慢……慢点。”
  他要慢,肖晖偏要快。
  
  云收雨住,大伯哥脸上全是泪,拿小拳拳垂弟媳妇儿胸口,锤一下捏两下,手感甚好。弟媳妇儿转身要睡,大伯哥腻腻歪歪说:“没良心的。”然后把人揪过来,两人面对着面,他好钻进别人怀里。“别人都在传,你就没啥想法?”
  “有啥想法?你又不让我回你弟屋里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前男友与小主播 by Ale鎏白 下一篇:一位随时可能被举报的网红 by 公子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