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综神话同人]希腊神话之水仙赞歌 by 无痕之月(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奇幻 魔幻 穿越时空 传奇


文案
穿越成为传说中的自恋者鼻祖,纳西瑟斯表示自己,亚历山大!
顶着水仙花那传说中把自己自恋死的俊美容颜,行走在这一群传说中的希腊诸神中。纳西瑟斯表示,为了保卫自己亚历山大!
好不容易谈一次恋爱,结果碰上一个同样高调的男友。如何守护自己俩的这一段神明恋情,纳西瑟斯表示,就是奥林匹斯山的重量都没有这么大!!!
 

☆、第1章 苦逼的自恋者

    “水仙花吗?”青年嘴角浮现一丝讥笑,将手中的一洁白花朵捏碎。
    水仙花,即便是按照青年脑海中极为少量的那点关于花类的知识,也知道希腊传说中的水仙少年纳西瑟斯,是怎么拒绝一大批精灵仙女,然后被神明施展诅咒,最后爱上了自己的水中倒影,因此苦恋而死。
    但是青年脑海中另一份记忆告诉他,他就是河神刻菲索斯与水泽仙女莱里奥普之子,最后因为爱上了自己的水中倒影,被化作水仙花的那个苦逼男子。
    呵呵,没想到所谓的穿越大戏居然能够被自己碰到,而且穿越的还是最无节操的希腊神话世界!哪怕是以高危着称的洪荒宇宙,不也比这个希腊神话世界要好吗?想必这个罪魁祸首就是自己胸前的这一个计时沙漏了吧?
    青年下意识摸着自己脖颈上面的计时沙漏,这个小首饰是他在希腊旅游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里面金色的细沙不断流淌,当初第一眼相中就被他买了下来。
    按照网络上面所总结的《穿越大百科》他应该属于魂穿,直接附着在了纳斯瑟斯所化的水仙花上面,然后重新化作花仙之体。不过既然一切实物都带不过来,那么脖颈上面的金色沙漏明显就有问题。
    金色沙漏上端的金沙似乎已经快要彻底流尽下端,留给青年的时间也已经不多。
    随着金沙的流逝,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排斥力道越来越大,青年喃喃说了一句:“我名纳西瑟斯,水中之子,花中之灵,自恋之人。”
    在青年勉强捏着鼻子认下这个自恋者的身份后,脑海中属于纳西瑟斯残留的记忆碎片直接被他所融合,得到这一部分力量才总算是得到这个世界的认可。而此刻,金色沙漏上面最后一捧金沙也流了干干净净。
    承认了纳斯瑟斯的身份,那么接下来青年也要为自己的未来考量了。
    目前青年所在就是当初纳西瑟斯身陨的那一个湖泊。因为纳西瑟斯父母一个是水神,一个是水仙,他对于这个湖泊有着天然的亲和力,也正是借助这一个湖泊,纳西瑟斯才能重新化作灵身,然后被青年顺利夺舍。
    “既然认了这个身份就要好好活下去,那么首先一个神格是必须的。”新版的纳西瑟斯盘算自己的未来。
    在希腊神话这种无节操的世界里面,不具备一定的实力就是纳西瑟斯这种待遇。仅仅是拒绝了一群爱慕他的女仙精灵,就得罪了复仇女神涅墨西斯,被诅咒爱上自己的倒影最后变成了一颗水仙。
    按照纳西瑟斯的记忆,虽然他的父母在死后曾经找涅墨西斯报仇,但仅仅是小小河神的科菲索斯可不是复仇女神的对手,最后也都被整死了。
    涅墨西斯在青年前世所流传的神话中身份很模糊,不知道到底是大洋神的女儿,还是地母盖亚的女儿,亦或者是暗夜女神尼克斯的女儿,以及天空之神乌拉诺斯的神血所化,再不然就是宙斯和法律女神忒弥斯的女儿……
    总之,作为复仇三女神之一的涅墨西斯,其背景靠山之强大绝不是目前刚刚重生的纳西瑟斯可比。
    神格!涅墨西斯是一位一级神,那么自己想要活的安安稳稳少说也要拿到一个一等神明的神格才行。而且涅墨西斯的诅咒好像还有效力,纳西瑟斯明显感觉到了目前自己对自己倒影的沉迷,不过在金色沙漏的守护下勉强抵抗了下来。
    纳西瑟斯不断从脑袋里面搜刮那一点浅显的希腊神话知识,对应原本那位自恋少年的记忆,也琢磨明白自己目前所在的时代。
    当今宙斯已经成为神王,三王分割天海冥三界,但希腊奥林匹斯十二主神还没有真正圆满。如今的太阳神还是赫利俄斯,阿波罗仍然是以光明神名位存在。
    在奥林匹斯山上面的神位尚没有圆满的时候,这正是纳西瑟斯奋斗的一个好时机。就算拿不到什么强力神格,也必须获得类似睡神那样的特殊神格,连宙斯神王都不能抵御睡眠的力量。
    纳西瑟斯为自己日后定下来一个奋斗目标之后,就安心躲在这个湖泊之中熟悉自己的力量,并且研究自己穿越所带来的“金手指”——时间沙漏。
    日子一天天过去,纳西瑟斯也对自己的力量越发熟悉起来。毕竟是水神和水仙的儿子,他对水系的天赋很高,所以原版的纳西瑟斯也很看不上那些宁芙们(山水精灵的总称)。而最后,碰到的更是一位强力女神,才造就了自己的悲剧。
    可严格说起来,纳西瑟斯可是半神之体,就算是借助水仙花重生也不是一般精灵可比,不过一百年的时间就再度恢复了原本的半神力量。甚至渐渐触摸到了世界水系的法则,可以操控周围的降雨。
    希腊神话中的神位重复性很多,但是要说到真正负责降雨的神明,似乎除了目前正和宙斯暗中**的风雨女神迈亚之外,也就是执掌雷霆的宙斯算得上雨神了。
    按照纳西瑟斯的揣测,恐怕迈亚的风雨神职就是宙斯从自己权柄中分离出来的。
    毕竟迈亚本身仅仅是一个宁芙仙女,她的父亲阿特拉斯是普罗米修斯的兄弟,是十二提坦主神之一伊阿珀托斯的孩子,而迈亚的母亲普勒俄涅是泰坦主神大洋神俄刻阿诺斯和忒提斯孕育的三千海洋女仙之一。
    正是迈亚母亲没有继承到海洋神职仅仅作为一个仙女宁芙的缘故,迈亚自身也算不得真正的神明,只能说跟纳斯瑟斯的地位一般无二。同样是神裔,同样没有真正的神格神职,同样的寿命长久。唯一不同的是,迈亚作为宁芙,得到了宙斯的喜爱,可以作为风雨女神生下未来的十二主神之一赫尔墨斯。但纳西瑟斯就只能苦苦奋斗,自己想着如何得到自己的神格。
    曙光女神编织了彤红朝霞,太阳神赫利俄斯驾驭者太阳金车为大地带来了新一天的光明。纳西瑟斯按照往常的习惯,在湖泊中央吸收水汽化作自己的力量。
    希腊神系很混乱,除了神王、主神、一级神、二级神、三级神之外,就是半神、女仙等存在。这个世界的很多神明都是生而神圣,完全不想着后天努力修行。
    但是纳西瑟斯有着地球一世的记忆,尤其作为华夏人,当然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修仙成神。所以他借助自己的天赋天天吸收水汽,炼化成为自己的灵力,准备有朝一日修成自己的神格。
    湖边的树林传来一阵沙沙响动,一个魁梧大汉提着一把战斧浑身浴血走到了湖边。
    “……”
    “……”
    纳西瑟斯和大汉对视一阵,纳西瑟斯打了一个请的手势:“如果阁下仅仅是想要梳洗的话,那么请自便吧。”
    大汉点点头,将战斧立在一旁,而不在意湖中心静立水面的纳斯瑟斯,自顾自的梳洗起来。
    殷红的鲜血之下,古铜色的肌肤外露出来。大汉脸庞如刀削一般刚毅,和纳西瑟斯的俊美大不相同,充满了战与血的阳刚之美。
    纳西瑟斯面色凝重,警惕的打量男子。
    半神亦或是神明?这位男子身上的气息能够让身为半神的纳西瑟斯战栗不已,绝对不是等闲的存在!即便是一般的低等神明也不可能具备这种气息。
    这是弑神的味道!
    从身体骨子里,纳西瑟斯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而就在此刻,丛林之中又有一只巨大的野猪横冲直撞了出来。
    “魔兽?”纳西瑟斯心有疑惑,按理说,这种魔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啊。
    右手一伸,两道水柱化作水蛇从湖泊中延伸出来将魔兽给抓了起来,就在纳西瑟斯准备用弓箭把其击杀的时候,那个神秘大汉挥动手中的战斧就把野猪劈成两半。肠子肝脏流了一地,魔血将这一处湖泊也给污染了。
    “果然是一个莽夫!”纳西瑟斯暗中骂了一句,挥挥手用灵力将湖泊重新净化了一番。
    大汉仔细看了看纳西瑟斯,眼前一亮:“净化的力量?很好!你跟我走!”
    啊?纳西瑟斯有些发愣,不等他反应过来,大汉就直接将他抓上了一辆青铜战车。没多久就被带去了一处火山群地带。
    刺鼻的硫磺混合着一股腥臭之气扑面而来,纳西瑟斯将鼻孔遮掩,对大汉说道:“阁下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一路上,纳西瑟斯不是不想反抗,只不过衡量了两人之间的战力对比,也只好放弃了这个念想。
    弑神,这个人绝对斩杀过神明!按照神明的规矩来说,奥林匹斯神系之间绝对不容许相互诛杀。但可别忘了前不久刚刚爆发的提坦之战!神明的战争以千万年计,即便前不久刚刚将前任神王给踢了下去,如今提坦神一脉照样把握权柄,时不时给宙斯一系添添堵。
    “这里有一位提坦神身陨,他死后的神血被野兽食用,融合他死前的怨念诞生了一大批的魔兽,我要你用净化的力量将最核心处的怨念净化掉。”大汉将纳西瑟斯提了出来,对他解释了一句。
    “……”纳西瑟斯勉强将火气压下去,挤出来笑脸说:“既然阁下想要我帮忙,那么是不是应该先通报一下名字?”
    “阿瑞斯,我乃战争与勇武之神。”

☆、第2章 被迫结伴而行的三十年

晴天霹雳,纳西瑟斯的心神一阵晃动,十二主神之一的战神阿瑞斯?
    略略平复一下心神,纳西瑟斯安慰自己说:别怕,如今十二主神都没有归位,这位应该仅仅是一个一等神而已。不过一位一等神也足够将纳西瑟斯轻易碾死了。
    在纳西瑟斯走神的时候,阿瑞斯继续说:“你用净化力量消灭这里的怨气,帮我诛杀了这些魔兽,日后我会为你记上一功。”
    眼皮一跳,纳西瑟斯忽然明白阿瑞斯想要说什么了。如今提坦神一系还没有真正死干净,但日后奥林匹斯的主人只可能是宙斯一系,那么大量的神位等着添补……
    想明白之后,纳西瑟斯有了些许赶紧,点点头:“我想封神!”跟阿瑞斯这种直肠子的人,拐弯抹角他也未必听得懂。
    “我奉命诛杀大地上面的魔兽,你帮我完成任务,日后我帮你讨取一个三等神位。”阿瑞斯是目前宙斯和赫拉所承认的唯一一个孩子,他在奥林匹斯的地位还是很高的,一个三等神位就是他自己也能够赐下来。
    交易达成,纳西瑟斯跟着阿瑞斯走上通往火山核心的道路,一路上纳西瑟斯看到了不少横死的魔兽,全都是被暴力直接劈成两半,想必就是这位战神所为了。
    “这里的魔兽被我清理了一个遍,应该也没有剩下多少魔兽。所以我才抽空去清洗一下,没想到将一只野猪也带了过去。”两人走到了中央的火山旁边,就看到一只只魔兽汇聚在火山口,警惕的看着他们。
    阿瑞斯不屑说:“剩下的魔兽都聚集起来了?也好,也省得我一个个去清理了。”说完,他挥动战斧神器对着那一群魔兽扫去。红色的战神神力外放,一群魔兽就被扫翻在地。而那群魔兽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也再度起身蜂拥而上对着阿瑞斯噬咬过去。
    纳西瑟斯叹了口气,既然要获得神位,那么不出力想必也不行吧。
    灵力在阿瑞斯脚下凝聚一个光环,纳西瑟斯用自己的灵力帮助阿瑞斯疗伤解毒,然后纳西瑟斯拿出来白杨木弓,对靠近自己的魔兽射出一道水箭。
    一箭毙命!
    就这样,纳西瑟斯慢慢靠着阿瑞斯开出来的路走近火山口,时不时放放冷箭击杀魔兽。
    越靠近火山口,越能感觉到里面所孕育的一股狂暴力量,愤怒怨恨的意念直接从里面冲了出来,黑烟滚滚。
    这位提坦神仅仅是死后怨念就催生出来一群魔兽,也难怪提坦之战打了上千年,连阿瑞斯等人都已经长大成人了,就是这个扫尾工作也确实难了点。
    所有魔兽都被阿瑞斯身上的血腥之气引走,纳西瑟斯顺顺利利站在了火山口上面。
    拿出来一个净瓶,纳西瑟斯对着火山口就是一阵倾倒。这个净瓶是他仿造前世一位佛门大尊者手中羊脂玉净瓶而来,里面被他特殊炼制过的净水正好是火焰、怨念这类的克星。
    纯净的灵水倒灌火山口,幽深的火山口中蓦然发出来一阵咆哮声,然后一缕缕白色水汽从火山口升腾,其中的怨念已经被纳西瑟斯给净化干净。
    “不错,你的净化手段不错。”阿瑞斯清理完下面的那些魔兽径自走了过来。
    看了看纳西瑟斯手中的白玉瓶,阿瑞斯说:“接下来还有不少魔兽巢穴,你就跟我一起去吧。”
    原本阿瑞斯仅仅是想要让纳西瑟斯清理一处魔兽巢穴,没想到他的效率这么高,那么阿瑞斯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助力。早前他就清理了几处魔巢,只不过是没办法净化才继续留了下来,说不定日后还会继续诞生魔兽,借纳西瑟斯的力量直接净化正好一了百了。
    在化解了此地怨念之后,纳西瑟斯明显感觉到一股力量加持在了自己身上。
    功德!或许这个世界的因果链很简单,但是净化怨气魔巢于世界有功,自然也会有功德的降临。
    为什么有的神明从诞生之时存在至今尽享雍容,历经数次战乱而不倒。而有的神明命运却一生坎坷尽是悲剧?或许跟这个世界的原力眷顾也有关系?
    宙斯也好,阿瑞斯也罢,这些神明在日后都曾经被恶整过几次,甚至作为战神的阿瑞斯成为了战败的代言。
    但是可曾听说过黑夜女神尼克斯殿下、黑暗之神厄瑞波斯殿下有什么厄难临身?除了他们的原始神身份外,也是他们得到世界眷顾的关系,至少什么小爱神的弓箭就从来没有击中过他们,宣称能够干涉命运的命运三女神摩伊拉们,亦从不敢对原始神们指手画脚。
    或许自己应该赚取一下这个世界的“气运功德”?纳西瑟斯思索起来。
    “怎么?你不同意?”阿瑞斯的语气有些冷淡。作为神王宙斯和神后赫拉的嫡子,他自然不乐意有人敢于反抗自己。
    “没什么,只是在想到底还有几处魔巢而已。”这每一处魔巢可都是刷功德的好地方啊。
    ----------------阿瑞斯和纳西瑟斯结伴而行的分界线----------------
    阿瑞斯是神明,纳西瑟斯也是一位半神存在,他们不在意容貌的衰老,寿命的流失,接下来三十年的时间中,纳西瑟斯都在陪着阿瑞斯清理魔兽,然后用净瓶里面的神水净化大地。
    纳西瑟斯身上的天眷之力越来越浓郁,甚至净瓶在天地力量的洗礼下成为了一件神器。
    “这个瓶子很不错。”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传进纳西瑟斯耳中,将纳西瑟斯的思绪拉了回来。
    “谁?”纳西瑟斯将木弓拿在手中,小心警惕来人。
    一位身穿黑衣的神明静静站在纳西瑟斯刚刚所在地。
    希腊神系一向以无节操着称,他们的穿着打扮也很是暴露,最简单的就是裹一层布,即便是纳西瑟斯这种自诩有节操的人也仅仅穿了一层内衬,然后套了一个宽大的白布裹着自身。
    而纳西瑟斯面前这位神明,一件黑色神袍牢牢遮住自己所有部位,似乎只有冥府的神明会这么打扮,象征冥府和阳间的格格不入。加上这位神明周围所涌现的黑气,也证明了这位神明的出处。
    这位神明的目光似乎直接穿透纳西瑟斯肉身看到了他的本源——一朵白色水仙花。
    “很漂亮。”神明清冷的声音很是悦耳,可在纳西瑟斯耳中就无疑宙斯的雷霆一般。喜欢水仙花,会赞美水仙花的冥府神明应该只有那位了吧?
    “冥王陛下?”纳西瑟斯小心翼翼问道。
    水仙花,是冥王的圣花,同样也是纳西瑟斯如今的根本化身。
    千万不要是冥王!纳西瑟斯心中暗暗叫苦,他这几十年在外和阿瑞斯一起行走,可是专门避开了这位神明。
    希腊神明的天性极为霸道,尤其圣花、圣树更是神明的象征,被神明们视作私有。
    宙斯的神树是橡树,所以所有的橡树精灵都是宙斯的奴仆,赫拉有资格管宙斯和其他女神们的私通,却管不了宙斯在自己的神殿豢养了一大群的橡树仙女,时不时找一个橡树仙女取乐。其他的神明也都是如此,由自己圣物所诞生的精灵一般都是他们的神官侍从。
    纳西瑟斯之所以想要成神,也是不希望自己被冥王忽然相中,被卷去冥界做了什么随侍神官。尤其纳西瑟斯的长相的确不错,不然当初也不会迷倒一大群仙女,然后被复仇女神整死了。
    只要纳西瑟斯封神,哪怕即便是最微小的神明也有资格拥有自己的圣花,到时候同样可以用水仙来标榜自己,用白色水仙作为圣花,也就不会被冥王强拉去冥界。强行掳走一位神明,除非冥王被爱情金箭射中,然后脑袋被精虫冲顶了。
    “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一个半神水仙花精灵。”冥王完全不在意纳西瑟斯,走上前伸出手似乎要触摸纳西瑟斯的脸庞。
    “冥王殿下怎么忽然来了阳间?”一只宽大的手从旁边按下冥王苍白的手,将纳西瑟斯护在了身后。
    “阿瑞斯?”哈迪斯看着纳西瑟斯身上裹着的白色神布若有所思,附着战神专属圣徽的布带?原来是阿瑞斯的人?
    “殿下,这里毕竟是靠近战场,或许冥王陛下正是来这里收割灵魂的吧?那么我们也就别打扰冥王陛下了。”纳西瑟斯轻声说道。
    刚刚阿瑞斯和他驾驭战车来到这里,阿瑞斯看到兵戈战鼓之声直接起了兴致,附身在那些凡人身上操控战局,至于纳西瑟斯则在远处静候。
    也就是阿瑞斯离开的这一会儿功夫,冥王因为冥界人手不够亲自过来收割灵魂,正巧看到了在把玩净瓶的纳西瑟斯。
    净瓶之中磅礴的净化力量或许可以用来改造冥界?而且其主人是一个水仙花精灵,冥王理所当然将其看做了自己的私有物,他的净瓶不同样也是自己的东西?
    只是如今看到纳西瑟斯和阿瑞斯关系紧密,冥王轻轻皱起眉头。似乎在想要不要从战神阿瑞斯手中抢人。
    阿瑞斯自然明白冥王的意思,只好接着说:“纳西瑟斯帮助我斩杀魔兽有功,待我回去之后就收他做属神。”
    阿瑞斯都把话说到这里了,冥王自然不欲在此刻和宙斯一系翻脸。强行掳走一位神明和强行抓走一位归属自己的水仙精灵所造成的影响天差地别。如今冥府正在建设阶段,冥王只好打消了自己的念想。
    “殿下,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纳西瑟斯一脸怯懦的表情,拉扯了一下阿瑞斯围在腰间的布。
    一副胆怯求保护的模样极大满足了阿瑞斯的大男子主义,点点头和冥王打了一个招呼就驾驭战车离开。

☆、第3章 坑爹的法厄同

青铜战车飞上天空,纳西瑟斯看冥王没有追过来而是在原地收割灵魂,暗里松了口气,语气多了几分欢快:“刚刚殿下去战场那边,感觉怎么样?”
    “还行,我随意降临在其中一方的将领身上,帮他们将对方所有人都屠了。”阿瑞斯肆意说道。
    毕竟是战争之神,除了战争的胜负之外毫不在意底下人类的死活,只要完成他作为战神的职责就行。反正如今的人类是提坦神一脉创造出来的,对奥林匹斯山诸神并不敬重,宙斯等人暗地里也想着重新造一批人类了。
    战车在天空中行走了一阵子,忽然看到前方有一个暴风漩涡拦阻。
    纳西瑟斯和阿瑞斯都是神眼,轻轻松松就看出来在暴风的中央有着四只小马驹的存在。马驹随风嘻嘻,似乎天生便有着掌控风暴的权能。
    纳西瑟斯心中一动,想起来前世战神阿瑞斯所流传的四匹魔马,再看看如今拉着战车的一匹飞翼白马,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几匹神马不错。”阿瑞斯看出来这些神马是神明后裔之后,评价了一句,似乎有些意动。
    纳西瑟斯笑着说:“殿下,我看这一匹白马不适合殿下,不如自己重新圈养四匹神马?”
    纳西瑟斯当时是受了复仇女神涅墨西斯的诅咒而死,虽然如今内芯换了一个人,但是对涅墨西斯的仇恨却被继承了下来。很轻易就看出来那四匹神马身上有着一点来自涅墨西斯的神力。
    “也好。”阿瑞斯毫不在意神马的来源,直接挥动手中的鞭子就把前面的暴风打碎,在神力的约束下四匹神马一一被抓了过来。用战神神力编织了缰绳枷锁将他们四匹神马困住,让他们替代飞翼白马驾驭战神战车。
    四匹神马原本被北风之神保护的好好地,结果忽然被阿瑞斯抓住,当然就想着起身反抗,只不过阿瑞斯牢牢抓住缰绳,反而托着战车在天空中肆意飞舞。至于纳西瑟斯骑着飞翼白马在一旁观看,随着战车的飞舞阿瑞斯早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纳西瑟斯摇头苦笑:算了,能够抓了涅墨西斯的四个孩子作为战神坐骑,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原本前身拒绝了那群精灵女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凭什么复仇女神就要来诅咒前身?现在郁闷之气消解大半,纳西瑟斯拍拍飞马降落下去,正巧来到了一处荒凉的小镇。
    小镇弥漫一股死气,黑色的气流随**动。
    “这是瘟疫?”感觉到小镇中的莫名力量,纳西瑟斯本能的拿起净瓶将这里的瘟疫净化掉。顺带着,去小镇的各个门户来回寻找活人,结果只看到了一具具早已失去的尸体,以及一只只硕大的老鼠。
    因为怕阿瑞斯回来找自己,纳西瑟斯不敢走远,就在附近找了一处地方闲坐,无聊之下吹着木笛打发时间。
    木笛的旋律在林间回荡,不多久又响起了竖琴的声音和木笛伴奏。
    一曲终了,纳西瑟斯正准备寻找那个给自己伴奏的人时,忽然看到一枚天火落在了自己不远处,将整片树林点燃。
    “这是?”抬头望了望天空,这一望纳西瑟斯真正色变了。
    天空中的太阳再没有按照原本的轨迹运行,而是在天空中横冲直撞,将白昼女神的神力渐渐消融,使得原本漆黑的夜幕展露了出来。
    在天空中运行神职的几位女神纷纷退避开太阳金车四溢的天火,那太空神的神衣都被天火悉数焚灭,化作天穹的曾经神王乌拉诺斯也显化愤怒之态。
    而同时,无数天火也从上空落下,直接落到大地上面形成一片片火海。在纳西瑟斯周边的地域,就有着十几颗天火的**。
    “法厄同!”纳西瑟斯险些惊呼出声,猛然想到了前世听说过的一个希腊神话。太阳神之子偷偷驾驭太阳金车,最后焚烧大地被宙斯用闪电劈死**大江。为了安抚痛失爱子的太阳神,宙斯只好将那一条大江化作波江座高悬天边,作为八十八星座之一。
    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纳西瑟斯祭起手中的净瓶,里面涌现出来一股股天水将附近的火焰熄灭。而不知何时,又有另一股神力从纳西瑟斯附近蔓延,黑色神力所过之处太阳天火纷纷熄灭。
    “算了,还是直接降水吧。”纳西瑟斯飞到了空中,拿着净瓶就开始汇聚水汽,因为如今的温度极度升高,所以纳西瑟斯准备直接下一场雪。可就在他降雪的时候忽然一愣,心中不住颤抖起来。
    冰雪!寒冬!如今的奥林匹斯或者说后世所流传的希腊诸神中缺少一位真正的冰雪之神!
    一个世界和一个世界的世界观不同,按照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和目前的节气变化而言,并没有冰雪以及冬季的存在。
    这个世界非但没有冰雪的存在,更不认可光明和白昼之间的关系。黑夜女神以神力遮蔽天穹,这就是黑夜,然后白昼女神以神力将黑幕驱散,这就是白昼。至于太阳和月亮那就是另外说的事情。所以目前的世界观中并不认为是光明驱散黑暗,而是将白昼与黑夜视为一体两面,由尼克斯母女负责。
    说白了,这个神话世界就好像是一个模型,完全是诸神力量不断影响的结果。诸神灭,则世界崩溃。世界灭,则诸神消亡。
    天空之神身化天空,大地女神是大地主体,此外还有深渊以及黑暗的化身,海洋和山岳的主宰……
    同理,这个模型世界中只有春季、夏季、秋季三个时节,由太阳神赫利俄斯座下的时序三女神:秩序女神欧诺弥亚、正义女神狄刻、和平女神厄瑞涅执掌作物的萌发和丰收。
    就算有农业女神德墨忒尔执掌丰产,但是连春之女神都没有真正诞生的时候,后来的四季变化根本不存在。
    “是了,后来所谓的四季变化,是春之女神被冥王抢走之后,因为德墨忒尔母女俩的神力变化才有了四季影响。春之女神在人间存在是春夏,春之女神回到冥府是秋冬。冬季的时候万物消亡,无非是两位女神将神力收走的缘故,并没有一位专门的冬神。甚至冬季的冰雪也仅仅是降雨受到温度的冻结而诞生,没有专门司掌冰雪的神明,所以宙斯才被称呼为雷霆之神,迈亚也才是风雨女神。”
    机遇,这才是真正的机遇所在!纳斯瑟斯目光闪烁,冰雪的力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如果自己添加了冰雪这一种天象,就会引来世界的异变,对自己成神或许有着极大的好处,但是这种做法说不得也会打破如今诸神的结构……
    拼了!纳西瑟斯一咬牙,利用自己的灵力将周围的温度顿时下降,一片片六菱形雪花翩翩而落。
    纳西瑟斯原本的降雪范围就是周围百里,但是随着第一枚雪花落到地面上,整个世界的原力开始震动,纳西瑟斯暗中惊喜不已。
    世界的法则在冰雪初初现身的时候开始转动,纳西瑟斯自身的灵力也同时发生变化成为了一种冰蓝色的神力。
    冰霜神力!这就是世界在天火降临的时候给予纳西瑟斯的权柄。
    冰蓝色的神力覆盖面积越来越大,天空中多出来一片片云朵挥洒雪花,将天火所带来的温度瞬间下降。
    果然是得天眷顾!纳西瑟斯兴奋异常,如今借助天火大劫的时刻做下如此大功德之事,也难怪自己可以顺天封神!
    古老的东方和西方神明不同,东方有许多大神通者都是后天成就,顺天而行,得天眷顾,以大功德大气运而走上至高业位。但是西方沉迷自己天生的力量之中,并没有多少人能够看清楚世界的走向,能够明白世界的需求,尤其是希腊这些天地神明更是如此。除了普罗米修斯等少数几人明白世界的走向以外,更多的神明也不过就算是受到本命神职的驱使,平日里在奥林匹斯山上面醉生梦死而已。
    纳西瑟斯的机缘就在于此,如今法厄同擅自驾驭太阳金车,按照东方的说法就是失德于天下,不单单是影响了他自己的命运,也害得他的父亲赫利俄斯不能继续执掌太阳神位,甚至提坦神的最后气运也被败了干干净净。
    十日并出,巫妖之战!按照前世所得知的传说,正是十只金乌不知天数,十日并出,才害的整个天地生灵涂炭,最后妖神天庭也随之没落,气运消散。
    放到如今法厄同身上,岂不也是如此?
    提坦神一系当初因为神王克罗诺斯失德,然后被宙斯掀翻了统治,但是在宙斯初掌权的时候其他一些提坦神可都没死呢!太阳月亮照样是提坦神一脉负责掌控,在神权上面也仅仅可以做到两两分持。
    但如今赫利俄斯一系出了这种事情,提坦神一脉的气运被送葬,或许连普罗米修斯一系都会受到影响。也难怪最后,那位智者有着人族气运保命,仍然落得了那一般下场。
    “提坦神创造的人族活不了了。”纳西瑟斯如今与天地相合,天地法则借助他的冰雪力量消弭天火降低温度,而他也无疑感应到了世界的意志。
    如今宙斯一系上位,前代神明创造的人族当然不受喜爱,日后必然要有独属于宙斯一系的人族,也就是有雅典娜所创造的那一批人类。
    如此一来,法厄同的举动也就成为了最原始的黄金人类催命符。

☆、第4章 与传说不符的福波斯

万里无垠,一片雪白,狂风暴雪不断抵消天火的毁灭力量。纳西瑟斯举目环视,所有的一切都被风雪所笼罩。
    这个世界从五大原始神诞生开始就没有过这么大范围的冰雪。极少数的冰霜存在也是因为没有神力的干涉,自然经过无数年的演化所诞生的特殊地带,只要太阳神力轻轻一照,那么冰雪瞬间就会消融。
    因为在法则之中根本就没有冰雪这一种现象的概念,以前即便出现了冰雪也被认为成世界运转的缺漏,是一种应该被弥补的异状。直到未来冥王抢亲事件开始之后,才使得冬季得到了世界法则的认可,可以说这就是春之女神从降临之时所带来的使命。
    不过如今法厄同擅自驾驭太阳金车,也给了纳西瑟斯一个机会,让他提前将冰雪这一种现象衍生出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野神同人]恋人以上,友人未满 by 磉漓珂 下一篇:[综神话同人]希腊神话之水仙赞歌 by 无痕之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