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楚留香传奇同人]叶落无花 by 桃宝卷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武侠 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楚留香

文案
无花攻X穿越主角受
俩和尚谈恋爱,俩和尚谈恋爱,俩和尚谈恋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不说你不知道主角穿越前的职业

叶沉一不小心穿越,又一不小心,当了和尚,于是……

师父:徒儿,今天你悟了没?
叶沉:师父,我又想还俗了。
师父:……别!

叶沉:我们两个,就是绝代双秃
无花:呵呵

三年之后又三年,到底还玩多少年。
无良作者你又来,无花被坑第四篇。
打油诗一首纪念无花被我坑了三次终于要当主角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沉 ┃ 配角:无花 ┃ 其它:楚留香传奇、作者把无花玩弄了一遍又一遍

 

 《叶落无花[楚留香传奇]》桃宝卷 ˇ法号无音ˇ 最新更新:2014-06-23 13:00:00

                              叶沉穿了。
  句号表示了他的淡定,因为在这之前,他每天都在被人诅咒,你他妈怎么还不穿越。
  穿越前的职业就不说了,实在招人恨,说了读者得弃文。
  
  一开始好几年,叶沉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穿到的是什么世界。
  他算婴穿,出生在一家商户,阖家礼佛,从小就常常被带到附近的佛堂雪窦寺小住,七岁时又一次被带到佛堂,刚开始没啥感觉,直到他这世的亲娘在马车上忍不住哭了起来,叶沉才回过味来:这是送老子去当和尚呢?
  叶沉奶奶淡淡瞥了他娘一眼,“住院和尚说沉儿有佛性,这是好事,你先前也同意了的,怎么现在又哭。”
  大长辈颇有威严,也没训斥,叶沉娘愣是吓得噎了一声,不敢哭了,只是抱着叶沉看了又看。
  
  叶沉发愣中。
  他知道自己家行商后,就一直在默默回忆相关内容,做好准备以后也经商,也许到了十八二十岁,就得娶妻生子,早婚早育。因为没回忆起什么有用内容,就不指望走什么开挂路线,种田也不错,但现在这是怎么的,突然就要被送去当和尚,难不成……
  叶沉眼珠子转了转,难不成要玩修真?
  叶沉奶奶刚才说,住院和尚,也就是雪窦寺的住持说他有佛性,难道这还是奔着成佛去的?
  
  叶沉摸了摸他娘的脸,沉默的看着她。
  于他来说,做和尚(或成佛?)和行商还真没什么区别。
  叶沉娘则眼泪差点掉下来,她这小儿子从生下来就不爱哭闹,淡定得不像话,差点被以为是哑巴,大了点也不爱说话,现在知道自己要当和尚都一声不吭。以前经常带他去佛堂小住,也是为了祈福,谁知道这一祈直接把儿子给祈进去了。
  雪窦寺的住院和尚天流和叶沉见过几次,面上看到叶沉没显露什么,但是私底下说这娃有佛性,天流和尚虽然身在小寺,但于禅林名头不小。叶家长辈们商量了好些天,最终决定送叶沉去寺里。
  叶沉娘被摸了半天,也收起了悲容,当和尚就当和尚吧,还免了服兵役呢。
  
  马车就这么一路颠簸,到了雪窦寺。
  送叶沉来的一共有他娘,他奶奶,还有他爹,他们并没有跟着一起进去,在把叶沉交到知客僧手里前,叶沉奶奶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都随你。”
  叶沉娘表情有些古怪,好像还带了些欣喜。
  叶沉没想那么多,他这辈子都挺随波逐流的,没什么理想,他也就想了下,雪窦寺的斋菜好像还挺好吃的?
  
  叶沉被知客僧带去维那师那里,维即纲维,维那师统理阖寺规矩,在寺里地位颇高。雪窦寺的维那师法号无息,以前他在寺里就见过。
  按照剃度流程,要由无息代为引导,请住院和尚指人为其剃度。
  来之前叶沉并不知道自己是要来当和尚的,叶家人居然也都没吩咐他,他就糊里糊涂被无息带到了天流门外,听无息说:“叶沉厌俗心决,今诣座前,慈允披剃。”
  天流的声音迟了会儿才响起,“可。”
  于是无息带着叶沉进门,走到天流座前,拈香三拜。
  
  天流问:“汝有虔诚进道之心否?”
  叶沉沉默了一下,发现无息竟没带着他回话。
  搞什么鬼,他也是从小常在寺院里的,家里还礼佛,不要说小孩,就是比常人,也更了解佛门规矩。这时本该维那师引导他回话才对,就像先前在门前,便是无息替他求见。
  这些流程问答可都是一套一套,有路数的。现在无息不说话,他该怎么回答啊?
  叶沉猛地想起奶奶在寺外对他说:“都随你。”
  因为天流说他有佛性,所以都随他吗?
  叶沉悄悄抬眼看了下天流,发现老头也正一脸平静看着他,似乎在等他回答。
  
  叶沉撇了撇嘴,开口道:“请住持引大德为弟子剃发本师。”
  天流再问:“汝可一心修行道果否?”
  叶沉于是再拜再请。
  如此三拜三请,天流才表示,要亲自为叶沉剃度。
  无息略惊,天流亲手为叶沉剃度的话,就是说他要成为叶沉的剃度师了。在此之前,雪窦寺里还没有哪个弟子能让天流亲自为之剃度呢。
  
  天流叽叽呱呱念了一大堆文言,叶沉听了,大意是你今天跪在本大师面前,苦苦哀求我给你剃度,我大发慈悲答应了。那么以后我说啥你就做啥,让你念经就不许敲木鱼,啥啥啥的。
  最后问,我说的这些,你都愿意照做吗?
  叶沉当然是回答,就按你说的做。
  天流便拈香请圣,意为恭请满天神佛来给他的剃度做见证,叶沉要以世俗礼仪拜谢天地君亲,起来后再拜天流,这时就只能用出家礼仪了。
  待他跟着无息念过忏悔词后,即是天流正式为他剃发,剃一刀祝一句,望他今后梵行增长,最后那一撮毛得等着,暂时不剃。再问他三遍,后不后悔,你要后悔,现在还能回家。
  便是说佛家会给人六次后悔的机会,你若不愿意,绝不强求,咱们当和尚讲究个心甘情愿。
  叶沉再说不悔,天流便下了最后一刀,他正式成了一个光头。
  
  天流摸着叶沉肉呼呼的光头,赐他法名法号,“今后,你法号无花……”
  叶沉:“?”无花这法号也太古龙了吧……还娘娘的。
  无息上前一步,在天流耳边说了句什么。
  天流眉毛一抖,“怎么抢我名字呢。”
  无息:“住持,人家先起的!”
  天流哼哼唧唧的道:“那你法号无音,法名……”他的手又摩挲了几下,“法名三目。”
  叶沉拜了拜,“是,师父。”
  法号是给外人称呼的,法名则是师长才能称呼,勉强能理解为大名和小名的区别。
  
  就这么剃个头的功夫,叶沉是沙弥啦。
  他摸了摸自己脑袋,也有些不习惯,抬头去看天流,天流叹息,“你是我第一个剃度徒。”
  叶沉:“您也是弟子第一个剃度师。”
  天流干笑:“……哈哈”
  无息把僧衣僧鞋拿来,很自觉的帮小孩换,这使他多了几分世俗气息。
  叶沉很配合的伸着小胳膊小腿,又听无息说:“住持,今后可要传授无音武功。”
  “都说他是我第一个剃度徒,当然要。”天流又拉着叶沉的手捏了捏,满意的点头,“去给他安排住处吧。”
  叶沉则眼睛睁大了一些,他以前在雪窦寺住的时候,就发现寺里有僧人练拳,还围观过几次,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现在天流和无息这么说话,让他觉得有些怪异,又说不出哪里怪来。
  衣服穿好了,无息一脸慈爱,大概很喜欢叶沉的乖巧。
  天流也笑眯眯的看着他,再吩咐道:“把我的茹思茶分些出来,三目修内功时用得到。”
  啥,还内功?

 《叶落无花[楚留香传奇]》桃宝卷 ˇ江南ˇ 最新更新:2014-06-24 13:00:00

                              这个内功……难道是他想的那个内功?叶沉还有些怀疑,不少寺庙都有由禅入武的传统,比如他以前还有个同学跑少林寺学习过,但是内功这玩意儿……
  直到后来天流严肃的说:“今天我们来学习,弹指神通。”
  “……”叶沉一头砸在茶几上,还真是武侠路线啊!
  
  叶沉黑线的早晚念经,白日练武,没事就坐在晒谷场赶鸟——以他的年纪,在寺里只用赶鸟,不用做杂活,练武都不用太长时间。
  而且他也发现了,这坑爹的雪窦寺,以前在这里围观过那么多次,只看到僧人练拳。但是真的入门了才会发现,这佛寺和武林门派都没什么区别,上上下下都会小说中那种武功,只是轻易不显露。
  不是种田,也不是修真,而是武侠!
  
  虽然目前没有遇到什么江湖恩怨,作息和普通寺庙一样,只是学得东西更多,但是叶沉确定了这一点,自己穿到一个武侠世界来了。
  我都做好成佛的准备了,居然又告诉我是武侠世界。
  那么这得什么个奔头啊,冲着当少林方丈去吗?
  
  叶沉叹息,方丈什么的,好像一般在小说里都是被坑的角色,而且都是白胡子老头,实在不行他还是还俗得了吧?
  叶沉才这么想几天呢,就被天流叫到他房里去了。
  这时叶沉已经来了几个月,天流一直是亲自教导他,加上他心理年龄大,倒也没什么类似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的恐惧感,但也没开口问,天流不说话他就不说话,站在那发呆,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自然。
  
  天流无奈的道:“你这孩子啊……”
  叶沉慢一拍的说话:“师父叫弟子来何事?”
  “为师看你近日有些心绪浮动,可是如此?”天流也见识了自己徒弟非一般的成熟,就不玩花样了,开门见山。
  “哦……”叶沉慢吞吞的说:“弟子正在考虑还俗的事情。”
  天流:“……”
  叶沉:“弟子已经考虑好了。”
  叶沉:“不还俗。”
  叶沉:“暂时不还。”
  天流纵然禅修多年,也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他给自己沏了一杯茶,平复心情,边喝边说:“为师早就看出来,你虽有佛性,却无佛心。”
  别说剃度的时候问过几遍你小子有没有虔诚进道之心,那都是套话,一般这个年纪的小孩,能知道什么虔诚进道啊。
  
  叶沉问:“何为佛心?”
  天流:“觉悟之心,大慈悲之心,亦是向佛之心。”
  叶沉:“哦。”
  那还真没有,他学起佛经来轻松,但要说什么觉悟慈悲的,真心没有。
  天流在心里鼓励自己,坚定的说:“你尚年幼,证道之心不坚定,也属寻常,待看来日吧,待看来日。”
  也幸好叶沉方才说暂时不想还,天流和尚心想,佛心,咱们可以培养,佛性可培养不来!没佛心就没佛心吧,还小,有佛性就好,佛心咱们慢慢来。
  
  因为是在寺里,而且维那师无息管理甚严,导致叶沉身在武侠世界,都没有感受到过多武侠气息,江湖踢馆这种东西,是绝对没有的,就连师兄弟之间比划都没有,就好像大家习武,只是一份功课而已,于是对功力高低的概念也完全没有。
  小地方的小佛堂,周遭也没啥大事,了不起出过门的师兄来说几句外边的世界。
  叶沉小有遗憾,但并不牵挂。
  偶尔也会见到他家里人,现在应该说俗家亲人了,大家互相问好,时有往来,也挺融洽。
  天流作为一个有名的和尚,有时会受邀出门讲经之类的,不乏远至外地,可见的确是在禅林有些名气。叶沉到十岁的时候,作为天流唯一的徒弟,也开始跟着他出门了。
  天流这是打着为叶沉培养佛心的想法呢,他认为总要做过见过,方能悟过。
  
  叶沉怎么不知道天流这个想法,三年来,天流一直琢磨着启发他的佛心呢,倒杯茶都要问,你看到这里面的浮沉众生没呀?
  叶沉说没有喔师父,哪有众生,我只看到五片茶叶,忒小气了吧?
  天流:……
  
  天流伤心,他这徒弟,分分钟把佛经倒背如流,解经释意,远超其他小沙弥,甚至是比丘,足以印证他的眼光,佛性十足,但他就是不!觉!悟!啊!
  叶沉倒是觉得什么佛性啊,屁话,他也不见得就是特别适合学佛经吧。以前他就是学文科的,工作后也时常阅文,人还沉得住气。让他坐下来跟着天流学经,没问题啊,就当上学时的科目学了。放心,丝毫不会有七八岁小孩的跳动,理解力还强,学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师父,这不叫佛性,这只是徒弟我聪明而已好不好!
  
  再说叶沉第一次跟天流出门,是去江南。
  天流说,地点在松江府城,他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开坛讲经,一是去友人的山庄赴宴。
  正值初冬,天已渐寒。
  叶沉年纪小,穿得也厚,小光头上还戴着皮帽,饶是如此,仍然觉得发冷。
  他羡慕的看了天流一眼,因为内力深厚,天流僧袍飘飘,一颗光脑袋露在寒风里,不红不紫,怡然自在。
  叶沉不禁发散了下思维,啊,难怪和尚要练武。
  
  天流那位作为山庄主人的朋友十分好客,这次不止他一个人被邀请,整个山庄很热闹的,或者说常年都很热闹。
  待到了目的地一看,果然热闹,府门口车水马龙,管家领着人站在门口迎客忙个不停。
  这一大一小两个和尚人不算多,但亏了天流的脑袋,可说引人注目,管家老远就看到了他们,迎了上来,先对天流一礼,“天流大师,您来了,我家二爷正在里面待客,未能远迎,还请见谅。”
  “阿弥陀佛,”天流合掌回礼,十分和气的说:“无碍,管家也自可去忙,老衲晓得路。”
  管家笑眯眯的说:“大师还是这么有趣,这位便是高徒吧?”
  天流给他引荐,“不错,这是老衲亲传徒儿,无音。”
  叶沉也赶紧把手掌从鼓鼓的袖子里伸出来,小短手勉强合了个掌行礼。
  “哈哈哈……小师父客气了。”管家也回礼,颇觉叶沉样子好笑。
  “那老衲自己进去便可以了,管家留步吧。”天流也不是头次来这儿了,而且关系不错,看管家忙,就主动说自己进去。
  管家也十分不见外的让他们自己进去。
  天流牵着叶沉的手,跨进府门。
  
  老和尚忍不住打量自己徒儿的神情,不愧是三目,第一次出门,路上淡定自如也就罢了,这儿这么热闹,也能目不斜视……好棒,果然是修佛的料,哦耶。
  叶沉要是知道老和尚在心里想什么,肯定会无奈的说,师父,我好歹也围观过不少大场面,不说奥运会,我们家附近每天跳广场舞的阵仗不比这热闹啊?

 《叶落无花[楚留香传奇]》桃宝卷 ˇ天下方丈是一家ˇ 最新更新:2014-06-25 13:00:00

                              走着走着,前面呼啦啦跑过来一群人,或者说是一群仆从追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跑。
  小女孩穿着大红的斗篷,跑起来就像一团火,这团火在看见天流后,就一头扎了过来,抱住天流的一条腿,惊喜的喊:“大师爷爷!”
  天流低头,笑了,“小施主还记得老衲呀?”
  那群仆从也跟着停了下来,纷纷向天流施礼,“天流大师。”
  天流合掌回礼。
  小女孩又看向了抱着手臂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叶沉,她好奇的盯着叶沉……的帽子看,然后问:“这位小弟弟也没头发吗?”
  叶沉:……叫叔叔好吗!你不管天流叫爷爷么,那就该叫我叔叔才对!
  当然了,天寒地冻,叶沉是更加懒得开口了,他扫了小女孩一眼,嘴上什么也没说。
  
  “是啊是啊,没头发。”天流还把叶沉帽子掀开三秒钟,给小女孩看仔细了。
  叶沉:“……”
  冷死了!叶沉一个哆嗦,拽紧了帽檐,怨念的抬眼看了看脱线的天流。
  
  小女孩吃吃笑了几声,有样学样,伸手去拽叶沉的帽子。
  虽说她比叶沉小了几岁,但女孩子发育早,看上去竟好似比叶沉还高上那么一点。而且更令叶沉惊讶的是,她出手之间,看似随意,却动作迅速,颇有章法。带着一阵风,手指就到了叶沉耳边。
  叶沉习武也不过三年,而且大部分时间还是用在学习佛法上,此时他虽然脑子反应过来了,但手愣是慢了几拍,帽子被小女孩抢了过去。
  小光头露在空气中,那叫一个冷。
  叶沉有点急了,一声不吭的伸手去夺帽子,手法稚嫩,但已初见格局。
  却不想小女孩也有板有眼的出掌格挡,手腕一翻,轻松卸下叶沉手上的力道。神态间却天真烂漫,反手又自己把帽子丢了回去,“还给你!”
  叶沉双手接过帽子,戴回头上,心情有点低落。
  在寺里都没有和人动过手,现在和一个小女孩稍一交手,居然输了,简直不好意思。
  
  小女孩却没有想那么多,还问叶沉,“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叶沉也没纠正她的叫法,慢吞吞的说:“小僧法号无音。”
  “我叫明珠,”小女孩自我介绍,并对他们挥了挥手,“无音弟弟,大师爷爷,我先去玩儿啦,再见。”
  随即又像一团火似的跑开了。
  
  “明珠是此间主人的独女,”天流眼含笑意的看了叶沉一眼,“三目,你有什么想法吗?”
  叶沉不是真的小孩,只是因为在一个小女孩手上吃了亏,谈不上多想不开,他看了天流一眼,“师父,我对那个女孩子没有什么想法呀,出家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天流:“……”
  虽然是这么讲,这件小事实际上还是有影响到叶沉的,在之后的岁月里,他不知不觉对习武上心多了。
  
  待客厅里挺热闹,天流一去众人纷纷起身向他施礼,参差不齐的打招呼,“天流大师。”
  叶沉一看,哎哟,我师父果真是名人,什么叫小寺出大佛,这就是了。原先在那小地方光听说天流是有名高僧还没感觉,现在一看,的确是很有名嘛。所以说古代也不是只有少林寺才出高僧,小说只写少林寺只是为了方便吧,就像客栈只有悦来客栈一样?
  看看咱师父,出身地方小寺,照样成名了嘛。
  
  叶沉这么想着,就看到一个三四十来岁的男子排众走来,笑呵呵的说:“天流大师总算来了,未曾远迎,轻侯在此赔罪了。”
  “左庄主言重。”天流轻咳一声,“三目,给左庄主见礼吧。”
  除了夏天不用洗头发方便外,和尚还有一点叶沉很喜欢,那就是不必遵俗世礼节,他合十朝左庄主一躬身,“阿弥陀佛,无音见过左庄主。”
  众人看着一个干净俊秀又穿得厚实成一团的小和尚行礼,都不觉有趣,有几个女客眼睛更是发亮,要是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她们被萌到了。
  
  “小师父不必多礼,”左庄主生性豪爽,竟还半真半假的回了一礼,“不愧是天流大师的首徒啊,我看无音小师父灵秀非常,必然又是一匹佛门千里驹。”
  不管是看在天流的面子上,还是叶沉的确很讨喜,总之在场的人都附和着夸了起来。
  天流微微一笑,“诸位客气了。”他是出家人,自然不会因为这些夸奖就喜形于色。
  一位女客感慨道:“您的师兄少林方丈天峰大师那位高徒近年颇受赞誉,如今又看到小小年纪言行持重的令徒,禅宗果然是人才辈出啊。”
  
  啥?!
  叶沉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之前还说武侠世界也不是只有少林,我师父出身小寺也成名了,结果这么快就被打脸?跟了天流三年,他怎么不知道天流原来是少林寺方丈的师弟!
  待这些人寒暄完,各自重新入座后,叶沉扯了扯天流的袖子,小声说:“师父,你是少林方丈的师弟?”
  “不错,你该叫大师伯。”天流看了徒弟一眼,“你平日从不关心这些,今日倒是想起来问了?不错,师父出身少林,如今的北少林方丈,与南少林方丈,都是我同系师兄。”
  
  ……你以前也没提起你是少林方丈的师弟啊,叶沉郁闷的想,还是南北包圆!
  这倒也说通了一个寻常小寺的方丈会有那么大名气,原来人家根本就是系出名门啊。
  他本也知道佛门中的确有延请大德来寺里做方丈的习惯,并非只有本寺僧人才能做住院和尚的,只是没想到师父并非出自本寺而已。
  “发什么呆?”天流问,“怎么,这件事很稀奇吗?”
  叶沉呼了口气,把手拢在袖子里,施施然道:“稀奇诶,师父,我出去冷静一下。”
  天流:“……”
  
  走出门的时候,叶沉还听到左庄主在说,“可惜天流大师是出家人,否则我必然要为天流大师亲手做一道鲈鱼脍。”
  叶沉背对着众人,却明显听到了大家齐齐吸溜了一下口水。
  想不到这位左庄主身为一庄之主,还是个调鼎高手。
  不过这都不干叶沉的事,左庄主做了他也吃不了,所以他只是径直溜达到外面去。
  叶沉顺着回廊向前走,江南的建筑与他家乡风格大不一样,而且这山庄的确是建得十分精巧,他借口出来冷静一下,也是想欣赏一下这江南园林的美丽。

 《叶落无花[楚留香传奇]》桃宝卷 ˇ偷香窃鱼ˇ 最新更新:2014-06-26 13:00:00

                              山庄地方大,叶沉沿着回廊乱逛,一直逛到了一处花园,他顺着墙根慢慢的走,可以听到隔壁传来丝竹声,还有少女在唱曲,大概是庄里蓄养的歌伎。
  这柔软的曲调加上眼前蒙着一层烟雾般的园林景色,连冷风都不算得什么了。
  可惜不是在春夏的时候来这里……
  叶沉颇觉惋惜。
  然后忽然一下,他的帽子不见了!
  叶沉瞪大眼,左右乱看,身边根本没人,低头看地下,地下也没有,帽子就这么眨眼间不见了,光脑袋露在外面不知道多冷。
  但叶沉更加为帽子的去向而郁闷,他捂着脑袋一脸惊恐。
  
  闹鬼咧?
  什么感觉都没有……比如之前左明珠抢他的帽子,就算他没用眼睛去看,也能察觉到时有人拽走了帽子,但刚才那一下,更像是帽子凭空蒸发了。
  “阿、阿、阿弥陀佛!”叶沉结结巴巴的念了声佛号壮胆,别说他迷信,他这都穿越了,还有什么科学可言。
  之前听着隔壁的小曲,那叫一个美,现在听来,咿咿呀呀,却多了几分诡异,尤其是这处园林没有奴仆经过,只有风吹过带起阵阵落叶……
  叶沉鼓起勇气,把手从头上拿下来,结作降魔印,口里低声念诵楞严咒,一步步后退。
  这要是真的又从武侠转灵异鬼神,他就不活了,这世界的设定还能不能靠点谱了!
  
  “哈哈哈哈哈……”一阵朗笑声从上面传来。
  叶沉:“……”
  
  好嘛……这是哪个狗/日的在耍他?
  叶沉恼怒的抬头看去,发现隔壁院子的大树上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英俊青年,他穿着浅蓝色的衣裳,手中捏着叶沉的帽子,脸上挂着笑容,眼中满含调侃,“你一个禅宗的和尚,怎么结密宗手印?”
  
  这人叶沉没见过,不认识,但听口气他知道叶沉的来历……
  反正,不是鬼就好。
  叶沉恢复了冷静,似模似样的冲青年合掌,慢慢道:“施主此言差矣,小僧曾持咒发愿,能知万法,禅宗密宗,一切法皆由我佛所赐,小僧结的不是密宗手印,而是佛家手印。”
  他说话总喜欢把声音放慢,可以在脑海中组织语句,而且会显得比较自信稳重,是以前留下的习惯,不过现在这一点表现在一个小孩子身上,就有点好玩了。
  青年看他竟然在短短时间内镇定下来,言谈自若,自然有些惊奇,再一听他近似诡辩的话,更加发笑了,竟纵身从树上跳了下来。
  叶沉吓得退了一步,他本是下意识的怕被砸到,但是下一刻他就惊奇的看着青年。虽说是跳的动作,但他就像一片落叶般,轻飘飘的落在叶沉面前,连风都没带起来。
  好嘛,他算是知道自己的帽子是怎么“蒸发”到青年手里的了。
  单就这轻身功夫,叶沉的师父天流大师也达不到。
  可以说,这是叶沉一日之内受的第二次鞭策,大大影响了他日后练武的认真程度。
  
  青年伸手去摸叶沉的光脑壳,“你这小和尚,挺会说啊。”
  “呃……阿弥陀佛,好说好说。”叶沉本来想躲,但是青年的手掌落到他头上时,他立刻不动了,因为青年掌心似是汇着内力,温暖得很,叶沉舍不得躲开。而且他身上还散发着一种香味,如同清风朗月,毫不腻人,不知道是什么香料。
  青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把帽子还给了叶沉,道:“我与令师有过几面之缘,仰慕他为人,才同你开个玩笑,小师父莫见怪。”
  “施主言重了,”叶沉仰头看他,“请教施主姓名?”
  “唔……这可不能告诉你,”青年把食指竖在唇前,“我今日可是来偷东西的。”
  叶沉:“……”
  等等,干啥的?就这么说出来了真的好吗!
  我就说难怪轻功这么好,原来竟然是个梁上君子,叶沉倒觉得此人风姿不似寻常贼盗呀……
  
  “先偷香,再窃鱼,才干了一半,”青年笑着对叶沉一礼,“在下先走一步,今日受教了。”
  叶沉下意识还礼,就这么片刻功夫,青年的身形已经到了一丈外的高墙上。
  “哎!施主留步!”叶沉喊道。
  青年回头看他,“小师父还有什么事?”
  “这……”叶沉叫住他,是因为心中总觉得哪里不对,又找不到,想和他多讲几句回忆一下,此时吞吞吐吐说不出理由来,眼看青年脸上疑惑渐浓,便干巴巴的说:“偷东西不好,你下来,我度一下你……”
  青年面露惊愕,然后大笑道:“此心甚好,但小师父还是先度众生吧,在下暂时不受点化。”
  说罢,他的身形飘忽着前行,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叶沉盯着他离开的方向,哼哼唧唧了几声,调头往回走了。
  准确的走了回去,他发现天流站在门口等他,看见他后松了口气,对身旁的左庄主道:“有劳庄主了,无音已回来,请通知你派去寻他的人吧。”
  “好的,小事一桩。”左庄主笑眯眯的走开了。
  看来天流是以为他走失了,也是,这么大的山庄,不要说小孩,就是大人也很容易走丢吧。
  “让师父担心了。”叶沉走过来说道。
  “你没事就好,”天流也不在意,“是为师过于谨慎了,从没带过徒弟啊,哈哈。”
  “师父,”叶沉斟酌着,说道:“我方才在花园里,见到一个小偷,他自称认识您。”
  “小偷?”天流眉毛一抖,“还是认识我的小偷?你且细细说来。”
  叶沉便把之前的情形详细说了一遍,当然隐去了自己被吓得丢脸的念楞严咒的情节,他一边说一边看天流的神色,当他说到青年的身手那里,天流已是一脸了然。
  “为师已经知道那是谁啦。”天流笑呵呵的说。
  叶沉:“哦。”
  “……”天流很郁闷,“三目啊,你都不好奇吗。”
  “师父说了我也不认识啊,又有什么好奇的。”叶沉其实也不是没有好奇心,他只是在思考该怎么问,天流自己就已经忍不住了……
  没办法,天流发现自己徒弟不但没有佛心,还没有童心,这让他时常郁闷。
  于是天流故意情绪起伏比较大的说:“为师告诉你,那可是近年来江湖上声名鹊起的大盗,轻功独步天下,身手绝顶。而且他并非寻常大盗,而是劫富济贫的侠盗。为师与他见过数面,盗亦有道,这位年轻人,日后必然大有作为啊。”
  
  这些话,吸引叶沉是真的不够看啊……
  叶沉作为一个现代人,看过的电视剧小说,花样多了去了,天流说的这个人设他都不知道在多少影视作品里看到过了,所以一点也打不起兴趣来。
  天流看叶沉没有追问的意思,一时之间很是失望。
  叶沉看他师父那难掩的失落,只好打点精神,问道:“那个侠盗……他叫什么名字?”
  天流道:“因为他的侠义行径,如今不少人称呼他为盗帅,盗帅夜留香,他的名字便是楚留香。”
  叶沉:“……………………”
  
  天流:“三目,你怎么了??”
  天流:“三目,三目?!”
  天流:“左庄主能帮我叫一下大夫吗,我徒儿好像晕过去了……”

 《叶落无花[楚留香传奇]》桃宝卷 ˇ名传天下ˇ 最新更新:2014-06-27 13:00:00

                              好在叶沉只是短暂的昏厥,天流给他输了真气后,很快就转醒了。
  叶沉:师父啊,为什么不让我多昏一会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瓶邪同人]天山易绦 by 榭洛伊 下一篇:[死神Bleach同人]夜雪(市丸银x朽木白哉)by 柳和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