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综同人]穿越到武侠世界做皇帝 by 西门不吹雪(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武侠 宫廷侯爵 系统 天之骄子

文案: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是臣子。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是君王。
给你机遇,请成为千古明君。

颜景白身为影帝,演技绝佳,有一天他死了,死后被一个名为皇帝养成的系统坑到了武侠世界,目标——成为英明神武的一代帝王!

望着飞来飞去的小偷侠士,颜景白默默握拳,不就是扮演皇帝嘛,又不是没演过,这绝对难不倒他这个演了几十年戏的骨灰级影帝!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演了一次还不算,非要一个世界接一个世界的连着来?!
就算是演员也是有假期的好吗?!!

一句话简介:皇帝难当,武侠世界的皇帝更难当!

ps:此文主攻!
pps:无论这文的cp是谁,走向如何,都只会是一对一,喜欢np的妹纸抱歉啦,么么哒~

[正文 第1章 系统]

  颜景白是一位国际级的天王巨星。
  他十五岁出道,十六岁凭着一部偶像剧大红,成为当时的一线小生。
  那时候的他年少**,相貌俊美,荧屏上那个嘴角带着一丝坏笑的少年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年少女。
  十五岁到二十五岁,将近十年的时间他一直被困在了偶像的套路里,慢慢的他的事业开始下滑,获得的质疑也越来越多,他虽然被粉丝们称为镁光灯下的王子,但更多的人却认为他只是一个花瓶,一个长的精致却毫无内涵的花瓶。
  他愤怒,他不甘,却又无能为力。
  那段时间是他人生陷入最低潮的时候。
  而后他沉寂三年,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等他再次归来的时候,出演了著名导演向信《绝色疆城》里面的大反派。连男三都算不上的角色却出乎意料的成功,黑皮靴,白手套,一身笔挺的军事制服,再加上眉宇间那抹忧郁的气质,让无数人记住了洁癖严重而又有点神经质的莫二少,从而也记住了他!
  不是流于表面的记住,而是真正的被他的演绎所折服。
  莫二少的角色不仅扭转了他在人们心中固定的形象,更为他带来了一个最佳男配角,和演艺事业的另一个高峰。
  此后,他的路越来越顺,成就也越来越高,十几年后的今天,他已经是国际上最著名的巨星之一。
  他温文儒雅,风度翩翩,年少时的飞扬桀骜都被岁月磨平,变成了今日的沉稳。喜欢他的人,从男到女,从老到少,几乎各个年龄段都有,他们欣赏他的演技,喜欢他的风度,敬佩他的为人,曾经有一篇采访他的周刊记载,颜景白是这世上最完美的人。
  而现在,这位最完美的人却因空难而去世,享年四十一岁。
  巨星陨落,万人悲痛。
  各大报纸周刊电视网络都报导了这个不幸的消息,无数粉丝自掏腰包从全国各地赶来,只为送他最后一程。
  葬礼隆重而沉痛,出殡的时候巨大的人流险些造成交通阻塞,无数人泪如雨下。
  天空阴沉沉的,看不到一丝阳光的影子,颜景白屈膝坐在自己的墓碑上,目送最后一个人远去,而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人死如灯灭,他不知道别人死后是怎样的,但他自从空难之后就变成了一只透明的阿飘,没有人能看得见他,他也没看见任何一个和自己相同状况的人存在。
  而且他还不能离开自己的身体太远,稍微飘远了些,就会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将他拽回去,这些天来,每时每刻面对一张同样的脸,就算那是他自己的脸,而且长得不差,曾经被评最具有东方魅力的容颜,但时时刻刻的看着他也厌烦了好吗!
  更重要的是,那张脸的存在总在提醒他,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还是个天堂不要地府不收的死人!
  仰天再次叹了口气,他绕着自己的坟墓飘了一圈,然后重新坐回原地,空旷死寂的墓园越发的衬托出他的形单影只,萧索孤寂。
  就在这时,“叮”的一声脆响,一个冰冷单调,毫无起伏的金属之声在他脑中响起。
  “皇帝成长系统正式开启,进入缓冲......”
  “3、2、1,加载完毕,系统启动,祝您玩得愉快!”
  颜景白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弄得震惊之极,但还未等他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觉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的是一片明黄,亮闪闪的颜色差点晃花了他的眼。
  他挑了挑眉,刚刚动了一下就浑身酸痛,起身的动作募然僵住,自他死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感觉了,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剧烈的刺痛清晰地传来,他下意识的抬起双手。
  白皙细腻,指节分明,这双手不再是透明的能够看到对面的景物,但这也不是他的手。
  就在他还处在震惊中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脑中再次响起了昏迷前那个无机质的金属之声。
  “亲爱的玩家您好,欢迎进入皇帝成长计划,这里是系统001。皇帝成长是一个角色扮演类的游戏,在这里,您将扮演这个世界的皇帝,系统会根据您的所作所为以及所获取的成就给您增加各类属性,当属性值达到规定的标准后,您将通关,反之,则被抹杀。为了您的生命安全,请您努力的朝着英明神武万人敬仰睿智霸气的康庄大道迈进,早日成为名垂千秋的一代帝王!”
  颜景白躺在床上,唇角直抽,本来英年早逝什么的就已经够倒霉的了,死后还孤零零的变成一只阿飘更是霉上加霉,而现在,谁能告诉他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连死了都不得安宁?!
  不过,他也不是自虐的人,虽然死后的人生略显操蛋了一些,但毕竟能够重新活过,他也没必要傻了吧唧的放弃,不过那个属性是怎么回事呢?
  就在这个念头刚刚过脑的时候,一排排端正齐整的信息清晰无比的出现在他脑子里。
  姓名:颜景白
  扮演者:赵桓
  身份:大宋皇帝
  年龄:24
  体力:16(满值1000,评价:白斩鸡)
  道德:0(满值1000)
  威望:0(满值1000)
  暴戾:0(满值1000)
  欢乐:0(满值100)
  魅力:0(满值1000)
  智慧:0(满值1000)
  勇气:0(满值1000)
  颜景白默默捂脸,那一连串的零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叮——系统提示,赵桓篇无需满值,到达一定属性之后自动进入下一关。”
  颜景白挑眉,“还有下一关?”
  “玩家权限不够,系统拒绝回答。”
  颜景白沉默片刻,又在脑中问道:“那么,到底要多少属性?”
  “玩家权限不够,系统拒绝回答。”
  ......
  颜景白嗤笑一声,索性也不问了,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已是一片坚定。
  不就是扮演皇帝吗?又不是没演过,他可是世上最优秀的演员!


[正文 第2章 赵桓]

  昏迷了近十天的皇帝陛下终于醒了!
  追命用上自己最快的速度,将这个消息带到了六扇门。
  无情本来是在下棋的,闻言,手一抖,白玉般的棋子瞬间碎成了粉末,就连向来沉默寡言的铁手也不禁露出了些微的喜色。
  追命弯腰凑到无情的面前,眉飞色舞的说道:“官家既然已经醒了过来,冷血应该就没事了吧,他什么时候会被放出来?”
  无情不忍让他失望,但还是理性的说道:“别太过乐观,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追命眉眼一皱,“可是官家已经没事了啊,他们还要把冷血关到是么时候!”
  “事情才刚刚开始。”无情弹去身上的碎末,轻声道:“官家昏睡的时候,有世叔压着,四师弟虽然被关着却也没有性命之忧,可官家一旦醒来,就是定他罪的时候了。”
  追命丧气的垂下肩膀,有些不忿的道:“可是冷血师弟根本就没罪嘛,皇帝遇刺受惊又不是他的错,凭什么说他护卫不力,而且,他还为官家挡了一剑的好不好,到现在伤口都还没愈合呢!”
  无情淡淡道:“他有罪没罪不是你说了算的,那要看官家的意思。”
  追命俊目一瞪,没好气的说道:“官家那样软趴趴的人,还不是傅宗书说什么就听什么!”
  “闭嘴!”一直都未做声的铁手开口冷斥。
  无情弹了弹他的额头,不轻不重的骂了一句“口无遮拦!”
  同时被两位师兄责难,追命有些不高兴,但他还是鼓了鼓嘴巴,问道:“那冷血师弟要怎么办,就眼看着他被治罪?”
  闻言,铁手也不禁面露担忧。
  无情扫了眼棋盘,重新摸出一个白子放在棋盘的一角,原先形势大好的黑子瞬间被层层包围,他慢条斯理的说道:“朝堂之上有世叔在,你们还怕傅宗书能够一手遮天不成?”
  追命一下子笑开,他拍着大腿说道:“是了是了,我怎么忘了世叔,有他在冷血肯定没事的。退一万步说,就算冷血真的被治罪了,大不了我们就劫狱好了!哈哈哈!”
  说着,像是怕两位师兄再次骂他一样,追命纵身而起,风一样的跑远了。
  剩下两人对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铁手在他对面坐下,不放心的确认一遍,“世叔真的救得了冷血?”
  无情叹息了一声,“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关键是要看官家的意思。”
  “他若心软,看在冷血为他挡了一剑的份上就不会太过为难,但若是他也将自己受惊昏迷的原因归咎于冷血的保护不力,那事情就难办了。”
  ......
  颜景白自然不知道无情他们对于自己的这一番讨论,他现在整个脑子都大了。
  自从醒来之后,他不仅要应付担忧焦急的皇后,哭哭啼啼的嫔妃,还要听两个满脸褶子的老头不断地在他耳边含沙射影暗里藏刀,你喷我一句我咬你一口的勾心斗角。
  他现在的身体本来就不大康健,现在更是浑身都在疼。
  他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忍无可忍的喝了一句:“闭嘴!”
  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让两个知他甚深的老头狠狠的吃了一惊,惊异不定的目光齐齐注视着他。但在看到他苍白的面色和不断揉捏着额角的动作后,又释然,面上皆是浮现一抹愧色。
  左边那个国字脸,须发皆白,长得相貌堂堂的老头首先站了出来,拱手施礼道:“臣惭愧,官家尚未痊愈,便来叨扰,让官家操心,实是臣等之过。”
  右边那个长相儒雅的老头则冷哼一声道:“若非你那个好徒弟,官家何至于会受惊病倒,而你,身为六扇门的大统领,竟然徇私枉法,试图替自己的徒弟开脱,更是罪不可恕,你致官家的安危于何地,致大宋的威严于何地?!”
  左边的老头手一指,含怒道;“你不要血口喷人!若非我徒儿挺身救驾,官家恐怕就不只是受惊过度!”
  右边的老头眼珠一瞪,满口的唾沫几乎要喷到对方脸上了,“保护官家本来就是他的职责,为官家挡剑更是他分内之事,难不成还要官家对他感恩戴德?还是说诸葛大人希望中剑的是官家?!”
  左边的老头:“你这是扭曲事实,蓄意污蔑!”
  右边的老头:“你才是徇私枉法,包藏祸心!”
  ......
  得!又吵起来了!偏偏系统还在那里添乱。
  “叮——系统提示:名捕冷血含冤入狱,玩家是否搭救?”
  冷血?
  颜景白惊讶,刚刚系统提示左边的老头是十八万御林军总教头的诸葛正我时,他还真的没想起来,但现在提到冷血他就不可能还不明白了。
  作为一个演员,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四大名捕这个被无数次搬上荧屏的著名武侠经典!
  原来这里不是正史里面的宋朝,而是武侠小说里面的宋朝么?
  弄清楚了所处的环境,他想了想,默默说了一声是。然后接着看向面前那两个依旧在吵吵囔囔的老头。
  漆黑的凤目微微眯起,他拿起手边的茶盏,然后“乓”的一声摔在地上。
  清脆的声响让对面的两人瞬间止了声息,殿内一片死寂。
  颜景白双手交叉,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吵完了?没吵完的话继续,朕等你们!”
  两个老人对视一眼,弯下身子跪倒在地,“老臣不敢!”
  头顶上一片安静,两人的头埋得更深了,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熟不知颜景白也被脑中突然响起的提示音吓了一跳。
  “叮——系统提示,玩家威武霸气,一语镇压两位boss,威望+1,智慧+1。”
  颜景白挑眉,原来属性是这么来的么?他似乎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敲了敲桌案,半响才说了一句,“起来吧。”
  两个老头磕了一个头,才慢慢的站了起来,只是言行间却不敢太过放肆了。
  至于颜景白,虽然被两个年纪加起来有他三倍大的人跪拜是一件颇为折福的事情,但谁让他现在是皇帝呢,这是必须要适应的事情。
  他暗暗叹了口气,然后坐直了身子道:“好了,现在把你们争吵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正文 第3章 发烧]

  其实事情说来也简单,某一天皇帝赵桓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相国寺上香礼佛。
  皇帝出行,自然要让大量人手跟着保护的,也是冷血倒霉,明明是六扇门的捕头,不知怎么的就被诸葛正我派去保护皇帝的安危了。
  去也就去吧,可是谁能想到那天正好就出现了刺客,职责所在,冷血自然是全力护卫皇帝的,甚至还为他挡了一剑。
  刺客虽然个个身手不凡,但保护皇帝的御林军也不是吃素的,而且人数又多,又有冷血这个高手在,所以虽说情势惊险了些,但也是有惊无险。
  本来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了,毕竟皇帝没事,冷血护驾有功,说不定还能得到奖赏,只是赵桓这个人太没用,竟然被这场刺杀吓病了,**病榻十来天,醒来之后就换成了颜景白。
  这么一来,冷血就是有天大的功劳也没用了,向来和诸葛正我不对付的傅宗书好不容易抓到了这么一个把柄,又怎么会甘愿放弃,当然是要做做文章了。废了一个冷血,可是挖了诸葛正我的一块肉了!
  于是,他们一个要保人一个要杀人,就这么闹到了刚刚醒来的颜景白面前。
  颜景白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暗暗扫了一眼右边的老人,四大名捕中,诸葛正我可是一个奇人,更是一个心怀天下的大忠臣,根据剧本的尿性而言,和他作对的肯定就不是好人了。看来这位傅宗书相国的人品值得深思。
  就算没有系统的任务,冷血这个人他也是要保的。
  他沉吟片刻道:“冷血却有失职之处......”
  闻言,诸葛正我面色一黯,而傅宗书则是面露喜色。
  颜景白不动声色的将两人的表情看在眼中,而后话锋一转,道:“不过他亦有救驾之功,这样吧,不如就功过相抵好了。”
  诸葛正我瞬间多云转晴,而傅宗书则是急切道:“官家不可,此事若不严惩,他日还有谁会将官家的安危放在心上。”
  “你莫要无中生有,夸大言词!”诸葛正我吹胡子瞪眼。
  傅宗书反驳;“你就一定能保证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眼看两人又要对掐起来,颜景白赶紧说道:“重罚或许不会,但小惩还是有的。”
  他挥了挥手示意诸葛正我稍安勿躁,而后接着道:“他毕竟是为救朕受伤的,神候先将他领回去,好好养着,待他伤愈之后让他来朕这,便罚他给朕做个守门的侍卫。”
  闻言,两人都皱起了眉头,傅宗书还想再说,却被颜景白轻飘飘的一句“朕已经决定了”给堵了回去。
  于是,事情便这么定下了。
  诸葛正我回府的时候,正好与火急火燎的追命迎面撞了个正着。
  他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呵斥,就被对方一把拉住了衣袖。
  “怎么样怎么样,冷血会不会有事?官家是不是打算治他的罪?”
  跟在他身后的铁手推着无情走了过来,见他这个样子,无情不悦的低喝一声:“放开世叔,不可对世叔无礼。”
  追命吐了吐舌头,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听话的松开了手,规规矩矩的在无情身边站好,但那双眼睛还是无比期盼无比担忧的看着诸葛正我。
  诸葛正我叹了口气,说道:“冷血没事了,你取我手令去牢房接人吧!”
  闻言,追命一跳三尺高,整个人都透出股兴奋,“我这就去!”话音未落,他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无情端坐在轮椅中,一双澄澈的眼睛定定的注视着诸葛正我,直将这个历经大风大浪的老人都看的有些不自在了,才开口说道:“官家这么简单的就将人给放了?”
  诸葛正我笑道:“官家不是个残暴之人,何况冷血救了他的命,他不会太过责难。”
  无情还是有些狐疑,“有傅宗书在,他又怎么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诸葛正我顿了顿,还是说道:“人虽然没事,但小惩还是有的。”看着对方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他又叹了口气,“官家说了,让他伤好之后进宫,罚他做一个守门的侍卫。”
  无情皱眉:“那他六扇门的事情呢?这算是撤了他的职,不让他做捕头了?”
  就连铁手也沉声道:“他的性子绝对不适合在宫里做事的,若是触怒了官家该怎么办?”
  诸葛正我摇了摇头,叹道:“事情已然这样了,担忧着急毫无用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几人都沉默下来。
  皇宫这边,颜景白刚刚送走了诸葛正我和傅宗书,正打算休息一下,就有宫女来禀报,说是小皇子病了,圣人传话来让他过去一趟。
  颜景白揉了揉眉心,任命的往后宫走去。
  皇子赵谌是赵桓唯一的儿子,生母是朱皇后,对于这个仅有的宝贝疙瘩,赵桓向来是疼宠的,所以,知道他病了,颜景白不能不去。
  刚踏进皇后的仁明殿就听到一阵哭声,小小的,微弱的,就像刚刚出生的小猫咪一样。颜景白瞬间就皱紧了眉头,脚下的步伐微不可见的快了一分。
  内殿零零散散的站了好些人,有宫女有太监,有太医还有嫔妃,朱皇后怀抱一个很小的小孩,柔声轻哄,神情焦虑,红彤彤的眼眶几乎要掉眼泪了。
  见到皇帝的身影,殿内齐刷刷的跪了一地,朱皇后抱着孩子快步迎了上来,声音哽咽道:“官家可算来了,谌儿从昨晚就开始发烧,到现在都还没退,这声音哭的,让臣妾心都碎了。若他有个三长两短,臣妾也不活了,呜......”
  颜景白赶紧安慰了几句,然后朝着围了一圈的人说道:“太医留下,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杵这儿扰了皇儿。”
  能进宫的都是人精,一下子就听出了皇帝语气中的不悦,几乎是瞬间就退了个干净,唯有几名太医留了下来。
  问了一下孩子的病情,颜景白对朱皇后说道:“把孩子给我看看。”
  朱皇后抹了抹眼角,将孩子递了过去。
  怀中的孩子很小,只有一岁多一点的样子,因为高烧不退,小脸红彤彤的,紧闭的眼角泛着泪珠,或许是难受的紧,一声又一声微弱的哭音断断续续响起,格外的惹人心疼。
  颜景白本就是个喜欢孩子的人,此刻更是忍不住拧起了眉头。
  这么小的孩子烧成这样,放在现代都是一件极危险的事,何况是医疗设备落后的古代?就算能够侥幸不死,倘若烧成个傻子怎么办?!
  虽然担心,但颜景白也没有办法,他到底不是医生,所能做的就是和孩子的母亲一起陪着他一起熬过去。
  这一夜注定是无比漫长的,也是难熬的,索性孩子福大命大,凌晨的时候总算退烧了,算是捡回了一条小命,反倒是颜景白,现在这个身体本来就不康健,自从醒来后就没一刻消停过,还陪着守了一夜的孩子,原就不大好看的脸色一夜之后更加惨白了。
  终于,在确认孩子安好之后,他揉着脑袋踉跄倒下了。
  意识模糊之前,他狠狠地咒骂了一句,谁说做皇帝的就是吃香的喝辣的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得听他使唤的,他这个皇帝当的实在是窝囊!


[正文 第4章 上朝]

  皇帝的再次病倒吓到了所有人,连一直不问世事的太上皇赵颉都给惊动了,抛开软玉温香前去探望。
  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交谈声,有赵颉担忧的询问,有太医战战兢兢的回答,其中还夹杂着朱皇后细微的啜泣。
  颜景白早就已经醒了,只是却紧闭着眼睛没有动,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他实在不想立刻睁眼面对一堆乱糟糟的情况。
  半响过后,一连串的脚步声逐渐远去,耳边变得清静,他终于长舒了口气。
  总算能让他独自一人安安静静的待一会儿了。
  从他来到宋朝变成赵桓已有两天,这两天以来,除了昏睡的时间一直都是吵吵闹闹的,事情不断,现在终于有时间能让他好好想想未来了。
  首先,是他现在的身份——大宋皇帝!
  身份是很好,很崇高很尊贵,可他这个身体的名字却是赵桓。
  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不会忘记“靖康之难”这一宋朝历史上最耻辱悲痛的大灾难!
  赵桓是北宋最后一位皇帝,金朝入侵时被徽宗禅让,为人优柔寡断,昏聩无能,在靖康之变时被金人掳去,受尽屈辱。
  虽然知道这里不是历史上的宋朝,但大致方向是不会变的,赵桓在位仅一年零二个月,现在已是靖康元年三月,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就算系统没有给他成为明君的攻略任务,现在他所拥有的身份也让他不得不努力奋起,他可不想成为金人的阶下之囚,更不想苟延残喘几十年之后被马蹄践踏而死!
  所以,他现在最先要做的就是整顿朝纲,对付金朝,彻底将那个未来会让他受尽屈辱的敌人灭杀掉!
  虽然这样想着,但他也知道,这不是一件易事,如今金人势大,大宋朝廷又是乌烟瘴气,更重要的是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如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挽救一个已然走向末路的王朝?
  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问题!
  他只是一个演员,一个异常优秀的演员,就算他知道历史的走向也不可能一下子霸气侧漏,力挽狂澜!
  这是一个异常艰巨的任务,自从他醒来之后就一直在思考解决之道,可直到他病愈上朝了也没有想到什么万全之策。
  颜景白一身褚黄罗袍,端端正正的坐在龙椅中,若不是因为第一次上朝,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忐忑的话,他早就想掩嘴打哈欠了。
  这些大臣真是闲的蛋疼,金人已经蠢蠢欲动,再过不久就要南下,这么大的事情不去商量解决,偏偏为了你家的纨绔子弟打了我家的儿子,我家的表兄弟强娶了他家妻弟看上的人这等荒唐事在他面前吵吵囔囔,互相攻击。
  这让颜景白本就因为睡眠不足而有些不佳的心情更加烦躁了。
  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他眼珠一转,就对上一双讥屑的眼。
  “叮——”久违的系统之音再次在脑中响起,
  “方应看,称号:神枪血剑小侯爷
  身份:神通侯,有桥集团幕后首脑
  绝技:血河神剑,血河神指,乌日神枪”
  又是一个剧**物啊!
  颜景白暗暗沉思,或许是他的目光放在对方身上过久,那人眨了眨眼睛有些怔愣,但并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而是咧嘴冲他一笑,笑容稚气可爱,天真无邪。
  颜景白眉眼一挑,内心为他打上标签,这是一个野心勃勃,城府极深,且惯会做戏的人!
  他的演技很好,若不是他早就知道“方应看”的为人,说不定还真的会被对方给骗到了。这样的人一旦用起来百分之百养虎为患,祸及己身,但用的好了却也会起到不可想象的作用。
  他有些下不了决心,但很快的,他又想到了原版赵桓的结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扭转既定的历史,至于是不是养虎为患,他已顾不了许多,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于是,他默默的在方应看的名字上打了一个勾!
  等他收回视线的时候无意间掠过站在百官之首的傅宗书,忽然心下一动,这里既然是武侠世界,或许这个人也不是陌生人了,他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这人时系统提到他名字后的熟悉之感,他似乎有些记忆了。
  颜景白身子略略前倾,不着痕迹的挪了挪坐得发疼的屁股,然后装模作样的轻咳一声,念道:“傅卿何在?”
  一直作壁上观,将自己当聋哑人的傅宗书微一怔愣,然后赶紧站了出来,“臣在。”
  颜景白敲着龙椅上的扶柄,道:“听闻傅卿有一个女儿,温柔贤惠,知书达理,堪称绝代佳人。”
  就算傅宗书再老奸巨猾,此刻也不禁愣住了,不懂皇帝的话题怎么突然扯到了自己女儿身上,明明刚刚下面还在为如花楼的头牌该归王尚书家的儿子还是该归李指挥使家的弟弟而争论不休的不是吗?!
  不说他了,几乎所有的文武大臣都被皇帝突如其来的一句给弄得云里雾里,不明白官家为何会提到傅相国的女儿,难道是看上她了?
  然后,每个看向颜景白的人都带上一种恍然大悟的眼神,虽说官家并非好色之人,但也恰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傅相国的千金素有才名,会被官家瞧上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其他人想到的,傅宗书未必想不到,只是他却不知官家到底什么时候见过晚晴,与皇家结亲与他的计划是有利的,但他感情上却舍不得,他年过半百只有晚晴这么一个闺女,他还指望着能招个女婿回来,好让傅家的香火得以延续下去的。
  内心的纠结只在一瞬间,傅宗书嘴上谦逊道:“官家过奖,小女性子顽劣,资质粗鄙,哪能称得上是佳人。”
  颜景白摇手说道:“相国过谦了,相府千金之名谁人不知,朕虽在宫内却也有所耳闻。对了,令千金的名讳是什么来着?”
  傅宗书嘴角直抽,在朝堂上毫不避讳的问我家女儿的闺名,官家你这样做真的好么?!虽然这么想着,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小女闺名晚晴。”
  果然!颜景白暗暗叹了口气,而后笑道:“好名字!想来也是人如其名!就是不知可曾许了人家。”
  来了来了,文武百官眼睛发亮,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诸葛正我默默摇头,看来铁手是要失恋了。
  傅宗书道:“尚未。”
  闻言,颜景白的眼睛也亮了,尚未许人,也就是说顾惜朝还未投靠相府,逆水寒的剧情还未上演,他还有机会拉拢他了?!
  颜景白喜滋滋的搓了搓手,然后笑道:“想来定是相国过于挑剔,谁都瞧不上眼,这样吧,科举之日就在近前,到时朕定为傅卿挑一个好女婿。”只要不是顾惜朝,就是给你挑上十个八个也都没问题啊!
  这句话说完,他就一挥衣袖退朝了,完全不给下面的人反应过来的机会,他可不想再听一些鸡毛蒜皮,你掐我我掐你的闹剧了。
  群臣沉默,这就完了?没有下文了?官家你确定不是在耍人玩吗?
  无数道同情的目光齐齐射向傅宗书,傅宗书呼吸一滞,瞬间甩袖子走人!


[正文 第5章 冷血]

  经过这次早朝,颜景白总算是明白现在的大宋朝廷有多腐烂了,改革几乎是迫在眉睫的事。
  他让人取来纸笔,趴在桌案上写写画画,这具身体虽然没有留给他多少记忆,但一些身体本能还是在的,比如说这一手在他父皇的熏陶下练起来的毛笔字。
  这也避免了一些被别人识的可能。
  首先要整顿的就是朝堂上那群良莠不济,只知道敛财混日子的文武大臣,有本事的当然要重用起来,而没本事的还是早早清理回家的好,老实说,他真不想每天都要面对一次下面吵吵囔囔的闹剧,吵得他脑袋都泛疼。
  这件事说来简单,但执行起来却很困难。
  有系统在,每个人的才能品性都牢牢的刻在他的脑子里,所以不需要为留下谁清理谁而担忧,这几乎是那个只会颁布任务的系统留给他的唯一的金手指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该如何执行。
  朝堂上的大臣都是小伙小伙的抱在一起的,他这一清理可是要捅马蜂窝的,不用想都知道,以赵桓现在的威信,绝不可能镇压得住。而且,他也没忘记,深宫之中可还住着一位太上皇呢,到时候一旦闹到了他面前,又是一场天大的麻烦。
  好在他也不是没有优势的。
  纤细的笔杆在几个名字下面轻轻点过,这里是武侠世界,并非历史正剧,靠着那些被温老塑造出来的惊采绝艳的角色,也不是不可能扭转乾坤。
  一切的一切,端看他能否演好一位英明神武的帝王——在没有任何剧本的情况下!
  想到这里,他的眼中露出一种身为影帝面对自己的专业时所特有的自信与从容。
  内部问题虽然麻烦却还有望解决,至于外部问题,他头疼的捏了捏眉心,靖康之难就在一年之后,以他现在的身份是绝不可能妥协的,可他也没忘记,以前的赵桓可是谈金色变的,是个标准的软骨头,不说一旦打起来宋朝是否是金人的对手,就是他现在对金的态度,落在有心人士眼中也是一件麻烦事。
  想要改变人们心中对赵桓的既定形象,也是重中之重的一件事,可能比撤换官员,对抗金人更加的重要,要知道,古代皇帝可是一个国家的精神象征。
  主强则国强,主弱则国弱。
  而改变形象要有一个契机,一个最最恰当的契机。
  花了一下午的功夫,终于将未来的大略方针定好,颜景白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
  一旁伺候的太监总管福全儿赶紧上前,为他揉捏着酸疼的肩膀。
  颜景白再次诽谤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这具弱鸡一样的身子,然后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官家,已经是酉时了。”
  颜景白讶然,“这么晚了?!”
  “是。”福全儿顿了顿又道:“刚刚郑娘子来过,送来了她亲手做的糕点,官家可要去她那儿坐坐?”
  漆黑的眼睛微微眯起,不动声色的瞟了他一眼,颜景白轻声道:“你收了她多少好处?”
  福全儿的脸唰的一下全白了,双膝一弯,跪倒在地,整个人已经抖成了筛子,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没有、没有......老奴不敢......”
  颜景白沉默良久,凝滞的空气让跪着的人胆战心惊,然后等待他的既不是呵斥,也不是责罚,而是不轻不重的一句,“没有下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汉之云同人]一枯一荣 by 白漆 下一篇:[综同人]穿越到武侠世界做皇帝 by 西门不吹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