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楚留香传奇同人]楚留香自带手机的穿越 by 明修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武侠 穿越时空 灵异神怪 天之骄子

文案

你永远猜不到什么才是终极外挂。
你以为带着手机穿越就叫外挂了?
你以为带着主角配角大BOSS乱迷路就叫外挂了?
你以为知晓剧情开装逼光环就叫外挂了?
不,这一切只是伏笔罢了,真正的外挂是不论时间地点穿不穿越的!
不管你穿还是不穿,外挂始终在这里。
不管你知还是不知,外挂依旧在这里。

张小灵:“哥,这是我媳妇。”指楚留香。
楚留香:“……不该你是我媳妇吗?”
张毅一个眼刀。
楚留香TAT:“好吧,我是媳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小灵,楚留香,张毅,原随云 ┃ 配角:胡铁花,姬冰雁,鬼恋众,新月众等等 ┃ 其它:外挂,宇宙的大恶意,绝对不是万能主角

☆、<1>手机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开新文了~在终于把我自己玩坏了以后,我来玩主角了~
  这篇文不是通常的万能主角,只是有一个大外挂,再加上主角的装逼技能满点,所以主角看起来好像很牛掰,实际上他也就是个坏心眼的熊孩子。
  耽美文我玩的比较顺溜,不过作者一直是没有大纲的~所以想到哪写到哪~
  还是一句话,不好管写的怎么扯淡,我也会坚挺的让他完结的!!!既然发了就不会不填坑的!
  ~(≧▽≦)/~
                   
  <1>手机的……
  
  作为一个新世纪的学生,没有手机是不可能的。所以当某人摸遍整张床都没发现他家亲爱的大老婆时,终于意识到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算。
  
    他亲爱的大老婆是一部诺基亚的手机,从高中一直陪着他。直到他出国前夕还一直正在使用中。
  
  不是说他没有苹果没有黑梅,而是大老婆的存在始终是名正言顺的——这是他爸妈买给他的,绝对和他自己的黑货(小妾们)不是同一等级。
  
  对了,做个介绍。他,今年20,男。兴趣爱好是旅游(虽然突发状况有些多)大好年华却从来没有女朋友!!自从初中他陷入了武侠小说的世界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看小说、写小说……这基本上是每个武侠迷都干过的事!
  
  而不同的是,他做到了最后一步——出小说!!
  ……虽然出的是洪荒小说……
  
  他有一个神通广大的编辑!而那位,不巧住他家隔壁!
  
  从此,他过上了即痛苦又快活的日子。
  
  他从来都不敢拖稿,因为只要一懒,那位邻居大人就会到他家喝茶,然后说些非常不见血的狠话!——毕竟自家爸妈是不知道自己不务正业写小说的。
  
  昨天,是他告别单身并且预备出国的日子。没错!为了他在国外得到照应,他亲爱的哥哥大人找了位学姐把他的第一女友的位子占了!!!
  
  如今,某人正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这非常不科学的地方。氧化钙的!老子这是穿越了吧!这种古朴又可怜的氛围!这种不论铺几层也绝对不会比水床舒服的平板床!老子写的是洪荒小说啊喂!返古不是我的菜啊!!!
  
  正当某人可怜的吐槽的时候,他听到了绝对不该出现的声音“就让永恒时间刻下你的摸样……”熟吗?!当然了!大老婆的来电铃声啊喂!
  
  于是当他凭空看见手机出现在手上的时候风中凌乱了~~喂喂!古代加玄幻吗?这要是小说会被喷的狗血淋头的!!!!万能主角不流行了,现在越苦逼越多人看啊!!!
  
  不过,在凌乱之中,他还是接了电话。
  
  【死小鬼!你跑哪去了!要不是你哥假扮你,名就报不成了!你在玩什么啊!】
  来电的人不用怀疑。就是他的现任女友
  
  【我好像被人整了……对了莉莉姐,你知道我昨晚回家了吗?】即使在电话另一端,他还是习惯的微笑。
  
  【什么?昨天你哥哥不是在吗?他会让你不回家?!张毅!你弟弟出事了,你快来!】电话中传来一阵吵杂,熟悉的呼吸声通过听筒传来。
  
  【小灵,你还好吗?】哥哥的声音让他突然很想哭。这个男人永远让他不知所措。
  
  【好着呢!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哪?哥,你手机不是能定位到我这边吗?看看呗!】张灵!加油!你早过了撒娇的年纪了!
  
  【找不到……今天早上发现你不在就找过……】
  
  【哈?那我还在国内吗?我……嘟嘟嘟嘟………………】电话挂断了,突然之中……
  
  如果说,张毅那边是慌张,那张灵这边就是惊吓!有哪位的手机能像他这样突然就消失了?!!这又不是变魔术!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批人冲了出来——或许,他的‘大老婆’不能见生人?!
  
  “小灵啊!你总算醒了,你的事姨父都知道了,你就放心在这里住下来吧!你父母的事我会解决的!来来,这是你小姨的女儿,也就是你妹妹!明珠,以后小灵就是你亲哥哥”!
  
  当你觉得很苦逼的时候千万要淡定。因为,过一会,你会更苦逼。
  
  到达陌生地方的第一个月,他便了解了这个奇异的世界。武侠楚留香。T_T 人(jian)生(ren)赢(zhong)家(ma)啊喂!
  
  张灵现在住在姨夫左轻侯家里,已经开始慢慢处理这个世界的张家财产了。看着那些账本,张灵有种很想死的心情。武侠世界也是要吃喝的!尤其是他这种一出门就会"被迷路"的天生路痴!没钱不行啊!
  
  张灵有个特点,就是这孩子认识路,但一出门自己绝对走不回去!他能给别人指完路,然后下一秒就会走到相反的路上!
  为此,张灵每部手机都被装上定位器了!他最高功绩,是在离家不到300米的花园转了五个小时,然后被遣送回家!
  
  “表哥……爹爹让我给你送点心来了……”让小灵无法接受的第二件事,就是姨夫的宝贝乖女儿!左明珠!姨夫有种想要亲上加亲的感觉,不过……呵呵!
  
  喜欢上薛家人是左明珠没想过的,不过这也许就是爱情,让她情不自禁……左明珠看着家中新进的表哥,不禁有些感叹,她接触最多的男人除了父亲也就这个表哥了,来的时间不长但确实是她自愿接触的人,在表哥面前总会很放松……虽然她总会担心表哥以后的妻子很难找……毕竟表哥总让人很担心!
  
  “明珠啊~能和姨夫说说别再让我吃了吗?”张灵捏捏脸颊,本来就娃娃脸,现在好像有婴儿肥了!
  
  “表哥看起来太瘦弱了,而且你又吃不胖!”明珠自然的坐在张灵让出来的位子上,在这位表哥面前放纵一下也没关系。
  
  “我一点也不瘦弱啊!”有次全家出门旅游,一个人在沙漠扛着摄像设备迷路30天能瘦弱的起吗!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不过,这我能说吗!
  
    这个时候,只要笑就好了!
  
  “对了,表哥下次出门爹爹让我和你一起去……”有丢过的经验,已经不会有人问为什么了!
  
  “…………不用了,给一匹老马就好!你还没出阁,长的又漂亮,被人**了多不好啊!说到这个你知道吗,我听说有着富家子就会拿钱让路痞**美女然后英雄救美,你知道吗,那些傻妞立马就死心塌地了……明珠你怎么了?”张灵无辜的看着脸色大变的左明珠,内心的小人叉腰大笑。薛斌要拐妹子不是那么容易的!小爷动不过你,小爷的后援还动不了你!
  
  老子的手机就算穿越了也能上网!帖子一发看你怎么死!
  
  “没、没事!我突然有着不舒服。表哥我回去歇着了。”想到自己和薛郎的相遇,明珠暗暗告诉自己不能去怀疑什么,不过一旦怀疑的种子埋下了还有什么是不能的呢?
  
  张小灵目送表妹离开,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让仆从带他去大门并吩咐牵一匹老马晃悠悠的出门看店去了。
  
  只可惜,上天也看不得这人得意,牵着老马的张小灵和马一起走丢了……
  
  谁再告诉我老马识途!我丫揍死他!←_←
  
  在人生的路途中再次迷失的小灵,木着脸看着这明显不符合松江府设定的景色幽幽的叹了口气。
  
  “马兄,我不怪你,真的我一点也不怪你!这都是上天的错!我怎么就傻到让你跑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也迷路了呢?!我早就该想到的!连老导游都会和我一起迷路,你怎么可能逃脱宇宙的大恶意呢!”
  一大片树林里,用火烤着随时候带着的面饼,小灵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转了三天终于开始了他的“自我安慰”。马丹的!好歹这次有动物陪着,不用自己挖颗仙人掌带在路上说话了!
  
  “这位小兄弟,你……你是迷路了?”楚留香看到这个从身上摸出了面饼、肉条、调料酱……种种不下十五种东西的时候,真心想要和这位说话很奇怪的少年结交一番。
  
  这么多东西,他到底是从哪拿出来的?!而且,他那匹马,没错的话应该是左二哥家的老马了。
  
  “……这位兄台,小弟不是迷路了,小弟是走丢了。您要是心情好能去松江府走一圈吗?我请你吃饭。”张小灵抹了把脸,标准笑的问道。
  
  “要是我心情不好呢?”楚留香突然觉得很好玩,这少年说怎么感觉那么稀奇呢?
  
  “……心情不好,那就心情不好吧,总会有你心情好的那天。那天你再去松江府走一圈吧~对了,你带够粮食了吗?我的粮食都舔过了,你抢了也不能吃。”张小灵死鱼眼的看着兴趣盎然的路人君。
  高兴吧!等你发现你也走不出去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宇宙的大恶意了!
  
  “……小兄弟不想我带你回去吗?松江府是有你的家人?我正巧也要去松江府走一趟的。”楚留香自来熟的一屁股坐在张灵边上,说到干粮,好像他真有些饿了。
  
  “带着我,你就走不了了。当然,不带着我,你也走不了。……这饼我真舔过了,林子里有小动物要不你去打点?”张灵往旁边挪了挪,看路人君的眼神微微有些怜悯,他以前被人劫过粮食,所以他是真没骗人!
  
  “……我没想吃你的面饼!咳,小兄弟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就走不了了?以我的轻功半盏茶的时间就能从林子里走出去!”不是楚留香自夸,他说的太实在了。要不是想在林子里打点口粮他也不会在林子停下,一路到松江府也不会过晚饭的点,轻功太好不是个事啊!
  
  “呵呵……兄台请走,你走走就知道了!别说半盏茶,到天黑你也走不出去!”张小灵狠狠地在面饼上咬了一口,会轻功了不起啊!老子要会轻功能从南京迷路到北京去!老子带着所有武林高手一起迷路!老子要掉陆小凤的世界就带着西门剑神一起迷路,放紫禁之巅所有人的鸽子!
  
  "……我走走看。"楚留香立马来了兴致,当即运起轻功就走。他还特意留了个心眼跑的特别快,就怕那个少年跟上来。
  
  然后,他们再见就已经是天黑了………………
  
  尼玛!!!这不科学啊!!!!他跑了整整大半个下午没拐过弯啊!这林子再大也跑不了这么久啊!何况这又不是第一次这么跑了!这林子没那么大啊!
  
  最后,楚被坑了留香,还是找着林子唯一有火的地方过去了。他真心给跪了,这叫什么事啊!
  
  “呦~回来了!我下午挖坑逮到一只兔子,没有口水的,要吃不?”举着手上串着的兔子,张小灵一点也不心虚的招呼路人君。他一点也没想过是谁搞的别人到现在还饿着。
  
  “……我要吃……小兄弟,明天到底要怎么走出去…?!”楚某人咬下一大口兔子肉,发觉还挺好吃的,默默地就不着急了。
  
  “明天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只要你让我看得到跟得上就走的出去,我要丢了你就继续迷路吧!还有,我要死了,你就准备自杀吧!你这辈子别想有除了树根树皮以外的食物了,没有水,也不会有猎物……”幽幽的火光配着张小灵幽幽的话语,在楚留香耳中就像诅咒一样不寒而栗。
  
  “我不杀人的,你不用这样吓我。”楚留香咽下嘴里的兔肉,干笑着说。
  
  “没吓你。我以前和人去爬雪山,找的当地人做向导,后来我俩迷路了那人就想杀了我做食物,我手臂上还有刀伤呢。后来因为雪崩我逃过一劫被家人找了回去,不久后衙门也找到向导了,只不过那时候他已经疯了,给了自己十八刀硬是因为伤口冻住了没死掉!然后就疯了。”张灵话音刚落,火堆里配合的“啪”的一声炸开了一个小火星,吓得路人君一个小抖。
  
  在此刻,楚留香下了一个决定,等走出去绝对要和这人保持距离!不然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
  
  只可惜,你要想怎样就怎样,宇宙的大恶意还要不要混了?
  
  第二天,两人一马顺利出行。此时楚留香才真正直面张小灵的诡异——比方说,兔子撞树。
  
  一只兔子撞树上那是巧合,两只一起,就叫诡异了!不过看张小灵面不改色的习惯样,楚留香也只能把自己的下巴合上了。
  
  “淡定,习惯就好!我在沙漠饿得不行的时候还在沙子里找到过熟的鸟蛋呢!还有被切开的仙人掌,我都不用自己去拔刺。”小灵同学很习惯,他觉得吧,这就是有人想看戏,看不得他好也看不得他不好!
  
  

 

☆、<2>.松江府闹剧

  <2>松江府闹剧
  
  出了林子路就好走多了,楚某人因为好奇还故意偷偷跑快了想丢下张小灵。不过后来还是乖乖回来了,再次迷路什么的太丢人了!
  
  直至两人到了掷杯山庄门口才长长的出了口气。不过掷杯山庄的气氛比起张小灵离开之前要变了很多……
  
  “张小灵,你是什么时候走丢的?”楚留香默默地擦了擦冷汗,这些日子张同学可怕的走失功力,让两个不相识的人成了互相揭短的“熟人”。
  
  而且……自从介绍了名字之后,楚留香总觉得好像自己被鄙视了。
  
  “半个……不,大概是一个……多……月吧!”张小灵摸摸下巴,狐疑的说。
  
  “……你到底怎么活到现在的!”楚留香翻着白眼敲响了掷杯山庄的大门。
  
  和张小灵在一起迷失的这些日子,楚某人觉得自己老了不少。
  
  他养了三个妹子就没这么闹腾的!!
  
  掷杯山庄的大门紧闭,开门的老者一见到张小灵眼泪就下来了:“灵少爷,小姐、小姐快不行了啊……老爷也撑不住了!”
  
  掷杯山庄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失了主心骨。先是灵少爷又丢了后来小姐昏倒了,二爷也病了……流年不利啊!
  
  “福伯您别急,我先去看看姨夫。这是楚留香,他本事大姨夫不会有事的。”张小灵扶着老人。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楚留香在他身后暗自叹气,看来这件事还有隐情。小孩子发起火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等楚留香看到仿佛老了十几岁的左倾侯时,他也生气了!一瞬间连薛衣人之类的阴谋他都在脑内过了一遍。
  
  后来听闻是左明珠的问题………楚留香只能脑仁生疼的在内心感叹一句——家务事真心闹人!以后绝对不要生女儿!
  
  据张小灵同学述,在他走时左明珠还好好的。据张小灵同学暗示,楚留香打算乖乖的看看家务事怎么解决!
  
  张灵:【你真不管?】
  楚留香:【……你要我管不?】
  张灵:【你是盗帅楚留香哎?!夜驭七女,一夜七次郎啊!】
  楚留香:【……后面那是什么玩意!我是楚留香和这事有关系吗?再说你不是想好要怎么做了吗!】
  张灵:【……事情会闹大的!你真放着我玩!】
  楚留香:“二哥不会有事吧?”楚留香抹了把脸,终于不再幼稚的两人在手上写字了——陪孩子玩什么的,真心掉智商!
  
  张灵摇了摇脑袋:“那是我姨夫,我不会让他有事。不过他会被气死吧……楚大叔,姨夫的身体要你监看了!”
  
  “……别叫大叔行不……”楚留香觉得自己真心不该提辈分这个话题,他不老啊!真心不老啊!
  
  “说真的,楚留香。你为什么信我?”张灵有时候是不愿动脑子,但他也知道信任这东西,不是短短的时间就能得到的。
  
  “……我不是信你,我是信我自己,也相信左二哥。我楚留香在江湖上不是武功最高的、也不是人脉最广的,我遇上的对手全都是老前辈,哪个都够让我死上几百次,不过我却总是活到最后的那个。我有一种直觉与生俱来,而我的直觉告诉我相信你。”楚留香说这话,一片坦然。有种人总能把肉麻当饭吃。不过,此时张灵才在心里赞叹了一声:不愧是,楚留香啊!
  
  张灵是个矛盾的人,他生平只信过两个人。第一个是他自己,不信自己他早就在不断地迷失之中疯掉了;其二就是他的哥哥张毅,长兄为父,哥哥张毅更像是专门为他而存在的,一切都为他考虑好。说实在的那感觉既高兴又纠结。
  
  张灵还在纠结,张简斋已经来了。张灵平静的看着这些人蹩脚的戏,突然觉得自己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张小灵啊~张小灵!世间薄情如你又有几人呢?
  
  这种蹩脚的戏,也不过因为“关心则乱”才没人发觉罢了。
  
  当情感一点一点的消磨掉,做子女的还有什么地方可以伤害父母呢?!
  
  “楚留香……等会姨夫一激动,你就打晕他,然后说他没气了。记住,要让每个人都听得到。”张灵不记得自己上次这么冷静是什么时候了,但他的眼前反复出现大片的血色,那刺目的红,让他的脸色比躺着的左明珠还要苍白。
  
  “……一个人,不吃可以活七天;但不进水,却连三天也活不下去。”
  
  明珠啊~你真以为没有娘家的姑娘,嫁出去能好过?还是你以为借尸还魂真能达成愿望?
  
  自家姑娘要是真的被“夺舍”了,除了死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作者有话要说:  夜间一更~

 

☆、<3>丧事

  <3>丧事
  左\倾候死了,楚留香做的证明,并且好不容易回来的表少爷发疯了一般不许任何人靠近。
  
  左明珠按照约定好的,鬼吼鬼叫的从灵堂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自己的父亲。只有惨白着脸色的表哥和父亲的好兄弟楚留香。
  
    “这是什麽地方,我怎会到这里来了?”左明珠觉得有些不对,但同时也暗自打气坚持说了下去。
  
     “这是灵堂,你死了,所以你在这里。明珠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吗?”张小灵挂着温柔的微笑,他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感觉。别人始终是别人,即使他突然到了这个其妙的时代,即使他接触到的人也不过左家这些好人。但,这不足以让他把他们放在心里。
  
  他总是薄情的,因为现实告诉他,他在乎别人,别人却不会在乎他。
  
  志同道合的朋友下一秒会像发疯了一样,大叫着“都是因为你”,要杀他。
  
  对他疼爱有加的亲人,都在背后和父母说让他搬出去,还要哥哥远离他,不要被厄运缠上。
  
  小的时候他不知道被弄丢过多少回,或有意或无意。但他已经明白,一切都和他无关了。
  
      佛说人生大苦,求不得、舍不得。他什么都不要,及时行乐,终于大彻大悟。再也不会痛了。
  
  左明珠看着微笑的表哥,第一次觉得不正常。她的小表哥一直是无害的,即使相处的时间并不久,但十分好懂。不过也容不得她多想,到这一步了她只能演下去。“我不是明珠,我不认得你!”
  
      “你不是明珠?那你是谁呢?”张小灵的声音很低,轻飘飘的。仿佛不是在问也不想要答案。
  
      “我是‘施家庄’的施大姑娘。我母亲是金弓夫人,识相的快点放了我!”左明珠一惊一乍的叫道,惊恐地模样倒像是真的一般。
  
      “哈哈哈哈~你母亲是花金弓!是花金弓!好啊真正是太好了!来人,将‘施大姑娘’送去客房准备些吃的给她送过去。”张小灵什么都不想说了,本来还想恶毒一把虐虐心。可惜,这丫头不值当。
  
    算了,别人家的孩子关他什么事!
  
  楚留香看着走的很快的张小灵,摸摸鼻子什么话都没说,无视被送走的左明珠,跟了上去。
  
  他可是一直信守承诺什么话也没说,这被迁怒的有些无辜。
  
     “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张灵瞥了一眼楚某人,整个人扑在床上 ,以一种放松的姿态摊着不动了。
  
     “那个是左明珠吧!她为什么要……”借尸还魂?玩这一手是什么意思?
  
     “薛家和施家有婚约,左家也想把明珠嫁到丁家去。不过施大姑娘爱上了一个叫叶盛兰的戏子,而我们左大姑娘看上了薛家子!”当做笑话一样,张灵笑着说道。
  
      “……薛家和左二哥是仇家,明珠自然是不能嫁过去的,所以他们就来了这么一钞借尸还魂’!……真是胡闹……”楚留香仿佛听到了胡铁花和姬冰雁成亲了一般,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你不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张灵盯着房梁喃喃的问道。
  
     “你自有你的渠道,我总是信你的。”楚留香暗自在心里叹息,这个张小灵总是试探来试探去的,不知道这很伤人吗!真是个熊孩子!
  
      “她在说自己是施大姑娘之后我没理她,看她那傻样一定是转不过弯了!她们肯定把生平的事都说了,要是问了只能得到她们想要的结果。少不得还要盗帅去施家走一趟呢!”张灵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又很自然的将衣服弄得更乱。
  
      “接下来你要怎么做?左二哥快醒了,我也要和他解释怎么三个时辰不到他就‘死了’!”楚留香一看张小灵的表情就知道他要使坏。不过也只能随他去了。他心知他这位小兄弟没把任何人放心上,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更相信这人会很有分寸。
  
      “门口等布施的人应该都来了,张简斋不是说用他五十年行医的名声保证明珠是“借尸还魂”吗?呵……表妹有她爹教养以后也会在夫家我不管,这江南名医撞我手里了我怎能不管!”张小灵笑的一派纯良,但此中居心之叵测,真是人人皆知!
  
  张小灵在大门口闹腾的一场戏,搞的松江府人人皆知。没办法啊,松江府一群群丐帮弟子这宣传效率……没过多久张简斋图谋左倾候家财弄死左轻侯的事就传开了。
  
  这糟心的让张简斋没吐血!他也没想到自己哪句话戳到“神经衰弱”的张灵的爆点了,逮着他就是一通骂,还说他“居心叵测想要绝了左家”像什么“你不是名医吗?姨夫怎么就这么过去了!明珠明明没事你非要说她死了活生生的耗死了姨夫啊!姨夫就明珠一个女儿啊!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好狠毒的心思!你这样的人即使医术高明我也不敢用了!”
  
  张小灵闹得这一场自然也让后面的两个男人知道了。不过一个知道真相的“已死”姨夫,一个帮凶“楚大叔”,只能当不知道让熊孩子发发火气——死道友不死贫道,张老先生反正也是活该!
  
  不过,对于左明珠的事,左\倾候可是不能沉默的。儿女都是债,即使去了他半条命他也要替她考虑啊!
  
     “小灵啊~我真要办丧事啊!你看明珠只是太小了被骗了,不用这样吧!”左\倾候实在是不知道该怎说了,明珠这回真伤人心了。
  
     “我还想找道士说她是妖魔附身用火烧了呢!姨夫不是舍不得吓她吗?左家办丧事,再让花夫人把她接回去,让她自己亲眼看看。我真的很想知道,她会说自己是施大姑娘还是左明珠!姨夫不想知道吗?”张灵知道左倾候一定会答应。他不是什么聪明人,但他所想要的、想办的总会顺顺利利,这就是天命。虽然他被整的不像人,但也确实得到了便利。
  
         “那我去施家跑一趟吧。至少要和金弓夫人好好说说……不过这位出了名的母老虎还真不好说。”楚留香摸摸鼻子,只能出声打破这不尴不尬的气氛。
  
       “你就说左姑娘叫着自己是施姑娘,让她来认。那种人只要左家不让她认走人,就绝对会挖空心思把人带走的!至于真相……不告诉她!”
  
  张灵犯了个白眼,一想到以前见过的金弓夫人和她那个马脸的媳妇……
  
      “楚留香,小心你的晚节!记住即使没说好也要穿着裤子回来!”
  
  楚留香:“……”这又是什么啊!诅咒吗!
  左倾候:“……”我还在这里啊!这样直白可以吗!
  
  楚留香就这么去了,这回虽然不是夜探,不过看样子也还是被拖住了。真不知道这人怎就这么多麻烦事呢!
  
  还是不会武功的好,像他混吃等死再迷迷路,人生多完整啊!
  
      发出这样感叹的张灵小同学,正又一次迷路了。这次他真心没走多远,就是看到一个像叶盛兰的人追出去了而已……好在管家福伯知道左倾候没死左家不会因为他走丢就乱掉。
  
  迷着路,发着呆,张灵知道不会太久。入冬的天气没什么动物可以吃,他也没准备干粮,最多一天他就能找到人带他回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楚留香、薛红红还有屋子。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石秀云出场了!楚留香的**!
  
  处于男人的自觉张灵本想躲开的,不过薛红红对好看一点的男人都像按了雷达一样,比楚留香还要早发现他。
  
  他只好笑着去应对了。对女人,他虽然不愿接近,但尊重她们也是习惯,即使是薛红红,他也会很温柔。他不是很在意薛红红的外貌问题,毕竟信息时代早就将审美下线刷新了不知多少回。薛红红也没丑到那个份上。
  
  张灵是不会武功的,不过他的运气往往很好。而且总是微笑的他怎么看都很顺眼。即使是花金弓也是很喜欢这个俊俏的小伙的。
  
  薛红红其人张灵一点也不陌生,张灵要处理张家的账面总是能遇上“路过”的施家两位夫人,然后一聊就是几个时辰。弄得他都不太敢出门了。
  
  然后,还有什么然后呢!带男人幽会遇上了以前春心萌动的人,偏偏两个男人还认识…………都不知该说是谁倒霉了!
  
  不过觉得倒霉的肯定不止一人,薛斌觉得自己是倒了天大的霉才被张灵撞到**——他想娶人家表妹,还没娶到手就被捉奸了!
  
     即使现在一切按计划进行,但以后也不好解释啊!
  
      “……薛斌……”张灵轻声呢喃,忙于害羞的薛红红自是未曾在意,不过全身危险神经的都集中在张灵身上的楚留香听得清清楚楚。
  
  他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薛红红打开门就看到缠在一起的男女,而其中之一正是薛斌!楚留香在心中倒吸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个张灵啊~看来还有的让他好奇的了!
  
  薛红红铁青着脸,厉声道:“你不是已经到省城去办年货了麽?怎麽会到了这里?”
  
      “离过年反正还早得很,我想筹画两天再去不迟。”薛斌拿着衣服挡着自己,脸上笑容僵硬。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在张灵面前感受到了自家父亲身上才有的气势,明明这人是不懂武功的。
  
      “我早就在奇怪,你怎麽会忽然勤快起来了,居然抢着办事,原来你是想避开爹爹到外面来找野食。”薛红红冷笑道。
  
       “我……”薛斌想说些什么,但却觉得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终于发现不对的地方——那个无时无刻都乐呵呵的张灵,没有笑容……
  
     “我先告辞了,施夫人。”张灵拱了拱手。潇洒的离开,同他一起的自然还有楚留香。
  
  门被随手带上,里面薛家两人终于吵了起来。
  
  “……这就是明珠看上的薛斌?”楚留香面上不太好看,他总是对女人温柔的,在了解明珠骗二哥的时候,他就想过薛斌是个怎样的人物能让明珠这样死心塌地。薛家子总不会太差劲……可谁知,竟是这种东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神探夏洛克+生活大爆炸同人]世界大爆炸 by 酒翎 下一篇:[楚留香同人]当伊路米穿越到武侠世界 by 钧后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