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综影视同人]非人类进化指南 by 中子星(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英美剧 综影视

文案
据说,重生以后是这样的——
张临:
重生以后,我不会说话了。
重生以后,我觉得人类的味道很好。
重生以后,我刀枪不入。
重生以后,我经常看到同族把生殖器插到人类的喉管里。
…………
不过我听说,大多数人都他妹的不会重生成一个异形。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重生成异形的苦逼,在努力活下去的过程中不小心穿了又穿,跑到各个世界里欺负人类,顺便进化出菊花来搞基的美满故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临,异形 ┃ 配角: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一定是他胎穿的方式不对!原本还想卖萌求包养的张临彻底苦逼了。看这破胸而出的寄生方式,幼体们像JJ一样的丑陋身躯,再加上这种熟悉的喷雾式惩罚……这他妹的不会真是《异形4》吧?这不科学啊,为什么有人能够穿越成异形啊! 这是一个不断尝试卖萌的异形最终进化为人类的“励志”故事。作者用诙谐的语言将“异形”这一原本令人惊悚的生物描写的爆笑有趣。男主在面对穿成“异形”这一莫大悲剧的时候,坚定的发挥囧货精神、乐观顽强的努力求生过程是本文的最大亮点。

01 小怪物

  是的张临穿越了,而且是胎穿,这很好。
  免除了装失忆的痛苦以及侵占他人躯壳的内疚感,他每天耐心地从母体中汲取营养,等待重见光明的那一日。
  他的上辈子被意外地终止在了二十二岁。这是个杯具,然而在被孕育的时间里,张临花了大把的时间去想了想,决定还是接受穿越的事实。
  好歹也比死掉强。
  既然人都穿了,再想着以前的事情对现在的父母而言显然很不公平。张临听着从上方传来的心跳声,决意要过好这一世。
  怀着这样幸福的愿望,他小憩了一会儿。可惜休息似乎没有什么作用,他还是觉得心潮澎湃,隐隐有种**让想他破除什么,冲到外面去。
  他有点不太明白这种冲动是怎么回事……大概是一个婴儿的本能?
  他感到体内似乎涌动着一股力量,让他不由自主地拼命朝着前面挤,几乎要挤坏那块挡住他的骨骼——但他硬生生地遏止住了这种冲动,强迫自己停了下来。他竭力使自己保持安静,不要乱动,免得还没出生就被这一世的母亲认定为一个调皮的糟糕男孩。
  ——最好是男孩。
  好吧主要是他没试过做个女孩,而且也很难想象舍弃捷宝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也许是一个婴儿的大脑很难承担这样长期的高速运转,他觉得胡思乱想了这么多以后,思维开始一点点地下沉,一种困倦的感觉侵袭了过来。
  他不想睡,没听说过哪个婴儿是带着鼻涕泡出生的,但是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了。
  然后他失去了意识。
  等到张临的意识重回大脑的时候,他发现周围一片光明。这简直是意外之喜,似乎他已经出生了。
  ……不过周围好像隐隐约约传来了某种尖叫声。
  也许是他的哪个阿姨太激动——不过听上去怎么好像是很恐惧的尖叫呢?
  他决定刷一下存在感,张开嘴发出嘹亮的啼哭……尼玛他的声音好凄厉啊,为什么会有哭得这么难听的婴儿啊。
  他难过地闭上了嘴,决定从另外一个角度卖萌,就算声音难听,一个乖巧可爱的婴儿依然可以受到人们的欢迎。于是他决定动一动自己肉乎乎的小拳头来博取护士姐姐的喜爱。
  ——问题是他为什么感觉不到自己的拳头啊尼玛。
  不止拳头,他的四肢全部没有知觉,就好像他没有四肢似的。
  张临绝望了,难道他这一世只能去研究天体物理了吗?他费劲地睁开眼睛,想看一眼这个悲惨的世界。
  这个扭曲而色彩单调的世界。
  原来他的眼睛也……不对啊!这感觉不对啊!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多了点什么,又少了点什么啊!他虽然好像是“看”见了眼前的物体,但实际上好像“睁眼”这种动作对他而言完全没意义啊。
  张临这一回真的哭了,他努力地回头想要看看自己的母亲,那个生下残废儿子的杯具女人。
  卧槽……是个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好像不能活了的样子,胸口血肉模糊,喷溅而出的血液几乎把他整个上身的衣物都浸透了。男人瞪着眼睛,手指微微抽搐,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还没等张临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一个冰凉坚硬的东西把他夹了起来。
  他这才有机会勉强看看自己的全貌,虽然看不到头,只能勉强看到身体的一部分,但是他觉得曾经那一片光明的前途顿时都灰暗了。
  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为什么刚出生的他会长得像一条很粗的浅黄色蛆,还有一条长长的弯曲的尾巴!
  接下来,他被放在什么东西上,两边伸出来的金属把他夹住了,让他没办法动弹。
  他能听见旁边的尖叫还在继续,那确实是恐惧的尖叫。尖叫的人就在他旁边的一个圆柱形透明舱里,被金属环紧紧束缚着,面部因为极度的惊恐而万分扭曲,目光绝望地看着张临。
  他好像是某种很可怕的东西啊……尼玛。
  下一秒,他看见那个人的胸口猛然被什么东西破开,一个覆满黏液的浅黄色生物从里面钻了出来,血液迸溅了一整个透明舱。
  那东西有着光秃秃的小脑袋,皮肤是令人恶心的粘腻污黄色,一条长长的尾巴蜷曲着,微微竖起发颤。然后它张开嘴,利齿间粘连着恶心的黏液,凄厉的嚎叫从它口中冒了出来,有一点像婴儿的哭声,但是比啼哭可怕得多。
  张临伤心地发现……他大概跟那东西是同一个物种,虽然不是蛆,好像比蛆更加令人类惧怕。
  在远处有穿着白色衣服的人隔着某种类似于钢化玻璃的透明板望着它们,似乎在交谈。张临一点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大概那玻璃有隔音效果。
  周围的尖叫声渐渐减弱了,张临是第一个破胸而出的,陆续间有其他的小怪物“出生”,被他们寄生的人类也都渐渐地死亡了。
  在最后一个小怪物破胸而出以后,张临发现夹住他的金属松动了。紧接着那些装着人类尸体的染血透明舱缓缓地收进墙壁,有一些小怪物挣扎着冲过去,似乎想找个缝隙逃走。
  随即一阵白色的高压气雾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疯狂地从各个角度冲刷在小怪物们的身体上,整个空间里充斥着凄厉的惨叫。
  等到气雾散去以后,那些透明舱已经不见了。
  张临觉得这种场景莫名地熟悉。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钢化玻璃外穿着白衣服的人类们,发现其中一个人的手刚刚从一个红色的圆形按钮上拿开。
  卧槽……该不是像他想的那样吧……
  可是这破胸而出的寄生方式,幼体们像基基一样的丑陋身躯,再加上这种熟悉的喷雾式惩罚……这他妹的不会真是《异形4》吧?
  不了个是吧,这不科学啊,为什么有人能够穿成异形啊!!
  张临真的快要哭出来了,但是……他没有眼睛。
  这样都能看到东西,管他是红外感应还是怎么样,总不可能是人类,人类没有这么高端的技能。
  旁边的小怪物冲着张临凄厉地嗷了一嗓子,张临顿时就尾巴疼了。
  嚎你妹啊嚎,你在说个啥啊!
                   
  作者有话要说:  异形可以融合宿主的基因进化,成年异形体态优美十足凶悍啊,捧心。


02 捷宝没有了

  张临终于明白自己成了一个真正的杯具。
  舍弃捷宝的人生算什么,他现在连拥有水嫩大白梨的机会都没有了。
  一个异形,一个出生在《异形4》这部电影里的炮灰士兵异形,很快他就要被主角仁慈地点化成太空中的一簇烟火了。
  张临很焦虑,就算穿成异形,能活下去也不错……好吧其实是也凑合,但问题是他没有机会活啊。
  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低调点,争取混上主角们的飞船,默默地躲起来等待飞船降临地球废墟,然后出来吃掉他们。
  等等有什么不对——他为什么会有吃人这种丧失的想法,这些鱼唇的人类有什么好吃!
  ……张临默默地败给异形的生物本能了。
  想来想去,他还是只有这一个办法,混上主角们的飞船逃走,然后尽量远离人类,免得一靠近他们就会有非常丧失的念头冒出来侵占他的大脑。
  至于没东西吃能不能活下去,这一点张临倒是不太担心。异形这种生物,即使在宇宙真空环境下都能短暂地存活,生命力简直逆天。
  旁边的小破胸者一直在冲他嚎叫,扰得他思绪不稳,没法继续思考。
  于是张临凶残地嚎了回去。
  张临:“嗷——!”喊你妹啊喊。
  小怪物:“嗷——!”揍是喊,咬我啊。
  张临莫名感受到了一种挑衅,于是仗着自己出生最早体格稍大一抬前爪,把小破胸者拨了个跟头。
  这一手把他自己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看上去骨骼纤细的两只前爪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也许跟成年异形比起来算不了什么,甚至人类都能压制住它们,但是能够这样轻而易举地拍翻跟自己身形差不多的生物,简直是天生神力,也不知道异形这种逆天生物的肌肉骨骼是怎么传导力量的。
  不过作为一个自此再无文化的虫族生物,张临也就是随便想一想而已,不打算深究。
  他需要深究的是怎么干翻旁边这个嗷嗷狂叫的小破胸者,真尼玛烦。
  张临微微缩了一下身体,尾梢着地用力一弹,整个身体瞬间离地,自上而下地扑向嚎叫的小破胸者,几巴掌扇得它流出了一点点淡黄色的酸性血液。
  小破胸者气势顿时一萎,嚎叫起来也没那么有底气了。
  小怪物:“嗷……”我要找女王麻麻评理。
  张临:“嗷——!”找揍呢骚年。
  小破胸者终于委委屈屈地退到了旁边,其他小破胸者也有意无意地避着张临。
  张临知道,在异形的族群里,同族之间的战争虽然并不是不允许,但也不是被鼓励的。《异形4》这部电影里,异形们曾经为了逃脱出人类制造的牢笼而杀死了一只异形,让它的酸性血液腐蚀了地面,从而展开剧情逆袭人类。但此时张临跟小破胸者没什么与种族利益相关的矛盾,所以没事最好还是少打架。
  张临想了想,他也分辨不出来异形之间有什么区别,当初电影里那只异形是哪个,任谁也找不出来的。万一这群异形都对他有意见,将来直接在剧情还没开始就把他开膛破肚炮灰掉……那也太杯具了。
  于是张临用两只前爪和尾巴着力,朝着挨揍的小破胸者方向挪了挪。
  小破胸者惊恐地往旁边蹭了蹭。
  可惜小破胸者刚才已经被张临打残了,酸血都冒出来了,此刻行动不怎么利落,于是张临三下两下就爬到小破胸者旁边,抬起前爪慈爱地捅了捅对方。
  他本来是想轻抚狗头笑而不语的,可惜这个动作对于一个只有尾巴和手的幼体异形(破胸者)而言,实在很有难度。
  小破胸者被张临这种神经病一样的变脸速度吓呆了,果然智商是硬伤。
  从此张临有了一个长相丑陋的小跟班。不过看在他自己也一样丑得冒泡的份上,丑就丑点吧。
  此时张临稍微有点庆幸他直接穿到了《异形4》里,而不是前几部。第二部还好,另外两部电影里的异形也是全灭,而且智商比起《异形4》里差得远。
  第四部里的异形已经具备了逻辑思维能力,比之人类也不逊色,而不再单单凭借本能,可以说已经是一种智慧生物。想必就是在《普罗米修斯》里出现的异形制造者——身高体壮胸肌大的白人“工程师”们,也料不到异形会进化到这个可怕的地步吧。
  显然他们是肯定料不到的,否则在《普罗米修斯》的片尾,那个复活的工程师也不会被抱脸虫逆袭寄生,又破胸成为蓝色小异形了。
  张临还是遗憾自己对异形知道得不够多,那个蓝色小萌萌据说可能是异形之母,但虫母按理说都长得特别凶残,而蓝色小异形那副胸膛扁瘦骨骼纤细的受样……怎么看都可以随便攻掉的啊。
  张临很忧伤,于是他用尾巴踹了踹亦步亦趋跟在旁边的小破胸者,示意它给自己捡一块生肉过来。
  小怪物:“嗷——!”好的大王。
  张临:“嗷——!”闭嘴。
  一块规格快赶上张临躯体大小的生肉被鲜血淋漓地抛射过来,小破胸者用尾巴把它甩过来的,力度不小,带起一片破空啸声。
  张临再一次暗中赞叹异形这种生物的逆天,这才出生几天,都能“真气所至草木皆为利刃”了。
  滴血的肉块啪嗒地掉落在张临面前,还没生长出内巣牙的张临只能张开利齿密布的嘴去撕咬,然后囫囵个地吞下。
  他还是觉得想吃人类啊。
  ……哦槽这种丧失的念头又冒出来了,张临悲哀地想。
  看来他真的只能远离人类。
  他想起来自己出生的那一天,他曾经短暂地失去意识。现在想起来他似乎明白了那是为什么——他的意识很排斥直接从人类体内破胸而出的方式,但异形的生物本能却逼迫他必须这么做。
  于是脑中枢的决定是暂时隔离他的意识,让本能来保证他这个个体存活下去。
  他的意识同样也很排斥独居的生活。作为一个曾经的人类,一想到从此往后他要远离人烟,过着食不果腹的野兽生活,就觉得很蛋……很幻蛋痛。
  他默默地看了看屁颠颠地趴在他旁边啃肉的小破胸者,突然间有了个主意。
  张临:“嗷——!”恭喜你入选忠犬养成计划。
  小怪物:“嗷——?”啥?

03 不作死就不会死

  话虽然这么说,张临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养成一个异形,从这几天的接触来看,这种生物的初始智力比人类婴儿高,但是成年体的智力似乎要稍微逊色。
  毕竟不是自然衍化出来的物种,而且异形的真正用途是杀戮。
  在异形社会里,有着人类社会无法比拟的平等……不管你是从什么东西里破胸出来的,顶多会让异形个体间的战斗能力存在差异,而不是地位,更不是智商。《异形2》里那只像小狗一样喜欢蹦蹦跳跳的信使异形是从牛肚子里钻出来的,但是它的智力并没有显著低下。
  而且这种生物非常服从上级安排,简直是在用生命去屠杀人类。
  张临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既不想跟人类死磕,也不想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等到从人类制造的牢笼里逃出来,他就准备一门心思找逃生船。
  而当务之急是多吃快长,早日威武雄壮起来,才能不怕刀砍火烧。
  异形的蜕变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张临在经历了之后,才明白为什么电影里异形在从幼体生长为成体的过程中一般都很低调,极少在人类面前露面。
  在这个期间它们要蜕几次皮,每次蜕皮之后会短暂地变得非常脆弱,这时候硅基外壳软化脱落,骨骼迅速生长,柔软的皮肤上只有一层粘膜。
  这个过程同样也相当痛苦,只不过对于不知道什么叫苦和乐的异形而言,它们只要趴伏忍耐就够了。
  可张临不是啊!他是个懂得什么叫享乐的人类,骨骼迅速拔长的痛苦让他每天都很想飙泪,然而每当这个时候他又苦逼地发现自己连眼睛也没有。
  忍耐、忍耐、忍耐,吃得苦中苦,方吃人上人。
  ……啊有什么不对的样子,算了不管了。张临浑浑噩噩地想。
  在这样地狱般的日子里,他也没什么心思去注意外界的动静了。他只知道自己在一天天地长大、蜕变,渐渐具备了劲瘦有力的硅化四肢,坚硬狭长的头部,以及那个让人类闻风丧胆的可怕巣牙。
  在最后一次蜕皮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生长速度慢了下来,那种萦绕不去的痛苦也在渐渐减弱。
  他终于开始重新感应这个世界。
  最让他感到惊奇的是,他居然立刻通过信息素分辨出了自己的小跟班,这货现在也剽悍暴力多了,比起柔弱丑陋的破胸者看起来顺眼不少。
  ——张临很显然忘记了自己当年也是那么柔弱,长得像个基基。
  因为没有眼睛,他看不见旁边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只能通过其他的异形在脑海中描摹自己的模样。
  说实话,这个小时候根本就是一整个基基,长大以后基基又长在嘴里的物种,创造者一定是精虫上脑了才会搞出这么淫/荡的设定。
  作为一个成年异形,张临不想那么幼稚地嚎叫,他用信息素命令小跟班过来,小跟班迟疑着没动。
  张临觉得这种发展令人相当不愉快。他不能纵容情势继续坏下去,那么只有主动一点。
  他接近小跟班,抬起锋利的爪子轻轻触在小跟班胸前,却没有直接扎透硅化皮肤。他的巣牙已经暗中蓄压完毕,随时可以瞬间弹射,刺穿小跟班任何袭击过来的部位,或者直接穿透它的胸膛。
  唯一减弱他威猛气势的是缓缓流下的酸性口水——尼玛,异形就是这点不好,总是流口水。
  小跟班动了动,随即伏低头,信息素里蕴含了服从的意思。
  很好,这货还记得小时候挨揍的感觉,张临很满意。
  他是这么觉得的,即使短期内他没有办法接近人类,也不一定就非要忍受孤独——虽然这个临时找的小跟班看上去不是特别牢靠,而且好像随时会用巣牙射穿他的脑壳。
  张临压下那股不安的感觉,下定决心要好好调/教小跟班,免得它生出反抗之心。
  不过,想要调/教异形的还不止他一个人。
  ——好吧他不是人。
  那个一脸娘炮样,脑后扎个小辫子的研究员常常用迷恋的眼神赤/裸裸地盯着它们,嘴里还低声念叨着什么,那种疯狂的眼神总是让张临菊花一紧……嗯泄殖孔一紧。
  张临毫不吝啬地与娘炮对视过很多次,不过他是用巣牙对着娘炮遥遥撅起的唇而不是用眼睛。这个时候如果他总是躲在后面,就会被异形们认定为弱者——弱者是可以在必要时刻被牺牲的,而张临很确定它们很快就必须牺牲一个异形才能从这里逃出去。
  他甚至驱赶小跟班去应对过一次娘炮的挑衅,可惜小跟班表现得不算太好,很快就被娘炮激怒了。
  说娘炮是想要挑衅它们其实也不太对,娘炮只是隔着钢化玻璃慢慢地凑近,漆黑的眼珠迷醉般地倒映着异形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色身影。
  小跟班当然不能忍受一个人类这样磨磨蹭蹭的凑近它,还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看。所以它理所当然地怒了,倏地弹出巣牙——被钢化玻璃挡住了,撞在上面发出一声巨响。
  娘炮显然被吓到了,猛地抽身退后,喘着粗气惊恐不定,过了半天才重新平静下来。
  张临看着恼羞成怒的娘炮冷笑地挑起旁边的一个小金属盖,露出下面的红钮,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原来他阴差阳错地推着小跟班走了一段剧情。娘炮研究员在他的记忆里有印象,这个人对异形充满迷恋,认为异形是真正完美的物种。他通过喷雾惩罚的方式调/教异形,让异形听他的话。
  所以张临迅速用信息素告诉小跟班做好准备,紧接着稍微往后缩了缩,让两只身高体壮的异形挡住他。
  下一秒,娘炮带着一脸残忍的快意地按下了红钮,高压气雾顿时喷了出来,充斥着整个空间,原本无精打采趴伏在地的异形们被疼痛刺激得甩着笨重狭长的头颅,凄厉地嘶吼。
  张临虽然早有准备,还是被喷得晕头转向骨骼发痛。
  以及生出一股强烈的,想要择人而噬的愿望。
  他忍不住稍稍张开嘴,巣牙不安地耸动,像在探寻食物——或者说人类的气味一般。
  娘炮研究员把手从红钮上移开,重新跟小跟班对视。小跟班刚刚并没有来得及躲避,此刻显然是吃了点苦头,稍稍露出一点惧意,但刻骨的仇恨却更多,因此丝毫不肯退后。
  娘炮诡秘地一笑,倏地抬手放在红钮上面,眼神里透着威胁。
  小跟班最终还是屈服了,停下脚步微微后退。
  娘炮喃喃自语的口型似乎是在赞叹异形们的学习能力,就像对待一群不听话的孩子。
  张临在心中冷笑了一下,他倒是不打算计较被高压气雾喷了这么多次的事,反正这个不知好歹的异形崇拜者活不了多久。
  因为很快,张临和他的小伙伴们就会从这个牢笼里逃出去,让鱼唇的人类明白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04 你们很诱人

  娘炮的惩罚调动起了异形们的热情,它们恼怒地摇动狭长的头颅,整个空间里飘散着蕴含“干掉人类”愿望的信息素。
  张临跟它们一起嚎叫了几声,小跟班的头部一直随着外面走来走去调试参数的娘炮转动,微微张开的嘴里巣牙蠢蠢欲动。但每当娘炮不经意地瞥向这边的时候,小跟班总会下意识地移开脸,对着其它的方向。
  张临不得不承认,异形的确已经拥有相当程度的智慧。要知道它们从出生到长大才经历了几个月而已,而现在不仅武力值爆表,甚至还学会了察言观色。
  他现在唯一感到有点懊悔的就是当初抢食物的时候不够积极,导致目前的族群里有几个异形比他强壮。
  张临原本不是个特别争强好胜的人,也不准备得到女王妈妈发的小红花,他只是觉得这样会失去主导的地位。到时候他可不想被迫听从另外一个异形的命令,去流着口水追人类。
  不过话说回来,也许它们不需要命令,追逐和杀戮人类就仿佛它们天生的本能。
  张临警告小跟班呆在他身边,并且缩减了自己的休息时间。只要是娘炮研究员负责值班观察它们的时候,他就让自己必须醒着。
  因为他没办法通过模糊的电影情节找到逃脱牢笼的那个时间点,他可不希望出什么意外,所以必须亲眼看着才能够放心。
  几天之后,他就迎来了那个熟悉的场景。
  大部分时候值班的研究员都会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们,神经紧绷。即使与异形之间隔着一层无法逾越的钢化玻璃,他们还是难以生出哪怕是一丁点的安全感,人类显然难以驱除出面对异形时候生出的恐惧。
  只有那一刻是例外。
  在餐厅发生了暴/乱的时候,负责监视的娘炮和另外一个女研究员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电子屏幕上,拿起通讯器呼叫安全室,这个过程大约有十几秒钟。
  如果有机会,那就是现在,十一个异形都注意到了这一点。不得不说,它们确实智力惊人。
  它们之中最为强壮的那个突然间冒出了电影情节中的那个决定——如果钢化玻璃是它们无法破坏的,地面呢?高强度合金的地面无法被异形的利爪穿透,但是酸性液体一定可以。
  那个异形陡然间朝向小跟班嘶吼,小跟班当然不愿意成为牺牲品,冲着那个异形嘶叫了回去。张临知道这是关键的时刻了,如果他此时不作为,小跟班就会成为那个被穿肠破肚的倒霉蛋。
  内巣牙开始蓄压变硬,张临对着准备发起攻击的异形深深咆哮。异形从来没有过盟友关系,对于其他异形而言,这种行为是不能够理解的。但张临又不打算教给它们什么东西,他只想让那个异形明白,这么一来它面对的就是两个只比它稍弱一点的威胁了。如果它确实聪明,就会明白此时该怎么选择。
  果然,智慧生物的特征之一就是懂得审时度势,对面的异形似乎放弃了拿小跟班做牺牲品的愿望,猛地甩过脑袋,利爪穿透了另外一个异形的肚子,那只异形发出凄厉的惨叫,妄图反击。
  可惜它已经失了先机,又没有发起攻击的异形强壮,只消几爪就被开膛破肚,酸性的粘稠血液从腹腔里喷射出来,滴落在地面上嘶嘶地冒烟。
  直到合金地板被腐蚀得出了一个不小的洞口,娘炮和女研究员才终于注意到这边的动静,顿时惊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异形们带着复仇的快意注视着娘炮,看他慌里慌张哆哆嗦嗦地想要去打开红钮上的金属盖,却因为没拿钥匙而始终掰不开,又到旁边手忙脚乱地摸到钥匙,才掀开盖子按下了红钮。
  可惜这个时候异形们已经悉数爬下了洞口。等到低温的高压气雾消散以后,娘炮在空无一物的钢化玻璃囚笼前浑身僵硬。旁边的女研究员恐惧地大喘气,声音急促得快要哭出来了。
  异形们一滑下洞口就恢复了本能,它们最擅长的就是潜伏等待攻击时机。异形们分散开来各自选择了方向,人类的气息像无比诱人的大餐一样吸引着它们。
  两个异形留下了,其中一个埋伏在牢笼底下,似乎打算突袭连步子都迈不利索惊慌失措地跑进来检查的娘炮,很明显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东西。而另外一个从一开始就总是盯着那个红钮,现在刚获得自由,就迫不及待地朝着那玩意儿小心地爬了过去。
  好吧,张临必须承认,异形也是有各自的爱好的。
  而他的爱好就是遗世独立,不跟这群吊丝文盲住在一起,带着小跟班去寻找美好明天。
  这一次,当它们滑下洞口之后,小跟班竟然没有等到他发出命令就跟了上来,看来刚刚的拯救行动还是帮他刷了一点好感度。
  张临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冲着人最多的方向爬。虽然他不知道逃生船在哪,但是等到警报扩散以后,人类会带他去的。
  说实话如果时间不紧张的话,他比较希望花一点时间来改变航程,他还真不想去地球。
  现在的地球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高度污染的废墟把地球变成一颗死星。他记得《异形4》的片尾,女主雷普利中尉和她的人造人女友……好吧基友,一起坐在巨大的城市废墟面前,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也许地球上还存在着人类,只是活在更加安全隐秘的地方,也许已经灭绝了。
  无论哪一个,对张临而言都不是好事。即使他很饿,也不想拿活人当食物,而那个地球上显然不会有多少活蹦乱跳的野生动物。
  这艘飞船上的主机被船员们称作“父亲”,声音磁性而温柔,听上去很年轻。没过几分钟,张临就听见“父亲”的声音响彻整艘舰船,向人们汇报检测到入侵者的区域。
  人类的气息在渐渐开始聚集,张临知道这就是他们在集体跑向逃生船,他循着这股汇聚成洪流的诱人气味无声地接近,小跟班没有多余疑虑地跟在他后面。
  趴伏在机械的缝隙中,张临按捺住对鲜肉的渴望,只觉得口水流得越来越厉害了。

05 脑子有病

  在他们下面,夹钳拖住椭圆形的逃生船,奥瑞戈号上的最高指挥官裴瑞将军正在指挥船上的军人们以最快速度撤离。身姿矫健的年轻小伙子们三两步跳进逃生船,滑下梯子坐下拉紧保险杠。
  张临感到他身后的小跟班快要按捺不住了,那股新鲜活力的生命气息刺激着它的感官,让它几乎要失去理智。
  异形的身形只适合潜伏和快速攻击,如果张临想要挡住小跟班,恐怕会闹出很大的动静,还要浪费不少时间。况且他不打算采用那么麻烦的办法。
  就在小跟班打算罔顾张临的命令跳到下面的逃生船里时,一只利爪倏地从左近穿透了它的肩胛骨,带着腐蚀性的酸血喷溅出来,把它所趴伏的那片机械灼得冒起黑烟。
  小跟班下意识发出痛苦的嘶叫,张临不以为意地抽出爪子,蹭了蹭上面淡黄色的酸血,重新警告小跟班不要轻举妄动。
  嘶吼声引起了下面人类的注意,裴瑞将军和他的副官已经看见了张临和小跟班的影子,两个人连滚带爬地跑向舱道口,准备松开逃生船上的夹钳,把里面的士兵送走。
  张临冷冷地注视着下面,小跟班伏在旁边没有出声。异形对痛苦的忍耐程度还算高,再说张临只是废了它一只手臂,对行动力没什么影响。唯一的问题是小跟班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它微微转动狭长的头部,应该属于眼睛的位置对着张临,身后布满尖锐骨刺的尾巴缓缓地蜷动着。
  张临当然不打算对逃生船里的士兵们做什么,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剧情,这里还潜伏着另外一只异形,一个被炸碎在太空里的倒霉蛋。
  果然,在裴瑞将军的身影隐没在舱道口以后,另外一只异形悄然跳了下去,轻巧地钻进逃生船。
  等到裴瑞将军听到惨叫声,从舱道口慌忙跑出来以后,就震惊地看着刚才还完好的太空船已经溅满了淋漓的血肉,他的士兵正在被怪物尽情享用。
  可是他明明看见那两只异形离得很远,他只能认为是这些生物的行动力太过恐怖。
  当然,他不知道跳进逃生船的异形并不是他看见的那两只。如果异形不想让人类发现,那么只要它们潜伏不动,就没有任何科技能够探测到它们。即使是空气波动装置,也需要探测活动的物体。
  “手榴弹!”裴瑞将军当机立断地做出决定,副官赶紧从腰间找到一枚递给了他。
  裴瑞将军把手榴弹扔向逃生船的登舱口,椭圆形的手榴弹正好在舱门关闭前滚进逃生船,而裴瑞将军和副官已经躲到了舱道口的门后。
  逃生船被启动,带着一船的尸体和里面那个大快朵颐的异形,顺着滑道飞进太空。舱道口的门打开了,裴瑞将军和副官站在后面,看着逃生船的方向。
  张临注视着这个一身矛盾的中年男人,就是他启动了培育异形的计划,现在他要用生命来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了。
  人类总是这么急功近利,无论是哪辈子张临都很相信这一点。
  但是在灾难降临的最后一刻,这个男人想的是送走自己的士兵,消灭逃脱的异形——张临只能说,不论如何他确实算个军人。
  裴瑞将军目视着逃生船飞到不会波及主舰的安全爆炸距离,按下爆炸启动装置。
  逃生船在太空中炸毁,金色的炫目光芒把牺牲的士兵变成尘埃,以及那个终于饱餐一顿却丢了性命的倒霉异形。
  裴瑞将军神色肃穆,慢慢地对着逃生船炸毁的方向敬了一个军礼。
  张临稍微龇了龇牙,示意小跟班可以准备开饭了。
  炸毁的逃生船似乎让小跟班明白了一点什么,它不再反抗张临的命令,身体微缩蓄势待发。
  两只异形的身影缓缓从暗处冒了出来,裴瑞将军忍不住地退后了几步,但最终沉住了气。
  张临知道他手中没有枪,大概是没有来得及,或者明白普通枪支对异形的威胁不大——因此他完全不着急,甚至还希望再稍微等等,他记得裴瑞将军就是死在这个地方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金光布袋戏同人]镜中思 by 暮色渐蓝 下一篇:[综影视同人]非人类进化指南 by 中子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