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楚留香同人]少年,求别作 by 蓝小伞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楚留香 武侠 穿越时空 游戏 江湖恩怨

文案:
香帅如此多骄,引无数**尽折腰;

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武侠有风险,嫖男主请慎重!

江湖百晓生,知尽江湖事;百宝乾坤箱,乾坤百宝藏。

什么,有人偷他的百宝箱?

偷你妹呀,爷白送!

这是一个身带游戏穿越了的宅男,麻雀变凤凰拼命想要压倒香帅而不能的故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丹虹,楚留香 ┃ 配角:胡铁花,张三,无花,原随云,华真真,三美,江一夏,匕首,欲女心惊,金枪不倒,一夜御七狼 ┃ 其它:带着网游,穿吧

第1章 铁血江湖(一)
如花姑娘,当真貌美如花,童颜巨.乳、柳腰丰臀,E++的胸部,晃动起来堪称波涛汹涌。

香帅很震惊!

此刻正是月黑风高夜,孤男寡女时。

英俊的男人,性感的女人,难道不应该发生点什么?

可惜楚留香受了很重的伤,他微微抬头却看不见站立在面前的女人的容貌,于是他低下了头——非礼勿视,雅盗留香自然读过书,知道圣贤的道理。

如花姑娘手上拿着一对刺刀,身后跟着一只竹熊(大熊猫),一边扭腰一边点开地图,在署名楚留香的“NPC”脑袋上猛戳,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对方很可能是系统抽了而误入副本的某个玩家。

如花姑娘“艹”了一声,看对方一身伤毒+负状态,难得大发慈悲地将一瓶解毒剂一瓶红血扔给了对方,然后转身,昂首挺胸兼搔首弄姿地走了。

——这个副本是有时间限制的,不能在一分钟内干掉68只怪加一只守关BOSS他就会被T出副本的,他得加紧时间!

雁蝶为双翼,花香满人间。

风雅倜傥的香帅本是从石家庄赶往他的画舫,却在经过松山村的时候听说了一个奇妙的故事,传言这个山村的东边尽头有一片鬼林,每到夜深人静时就会传来呼啸呜咽的鬼哭声,有时还有伴着聒噪音乐的打斗声。乡民每每都要担惊受怕,苦不堪言。

香帅听着觉得很有趣,决定一探究竟,却是智者千虑竟有一失,着了道身负重伤,连引以为豪的轻功也因为身形猛然迟钝而无法派上用场。

好在楚留香的运气很好,而且每每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总能遇见一两个心善的红颜,助他脱困,这一次也不例外。

可惜的是,如花姑娘人美心更美,竟是施恩不图报,丢下解药转身就走了,连个名头都没有留下,徒将“波涛汹涌”四字深深地烙印在了有心报恩的楚香帅脑子里。

楚留香不知道的是,因为蹭了他这个主角的好运气,如花姑娘当天的副本收获极丰,破天荒地上了十八次电视墙,三件紫武,外加两身黄金套装整整捞了三千多的大洋,当真是善有善报的好兆头!

如花姑娘很满意,喜滋滋地将款项打进了与游戏捆绑的银行账号内——这张银行卡的副卡在他老娘手里,如此他也算是尽了孝道,不用因为意外穿越而内心不安。

说到底,还是得蒙穿越大神的额外照拂啊,XD~

将钱款打出去后,如花姑娘下了线,眼睛一睁开看到的就是破了一个口子的茅草屋顶。现实就是这么狗血,游戏里面是美艳风光的一代豪放女,游戏外面却是一个头顶鸟窝,面黄肌瘦肚子大的糟心男人。

好在苏丹虹是个资深宅男,对外在的条件要求不高,曾经在垃圾堆里存活了整整三个月,生命力如同蟑螂一般强韧的男子,又怎会对现在的居住环境抱有意见?他又不闲得慌!

苏丹虹颠颠撞撞地闯进了厨房,锅里的三个白馒头并一大碗牛杂汤还透着热气,感谢这与现实世界相通的游戏,让他可以用游戏里赚的铜板雇一个佣人,用游戏里打到的牛肉美美地吃上一顿!

最近江湖上突然有了一个传言:“江湖百晓生,知尽江湖事;百宝乾坤箱,乾坤百宝藏。”

历代的百晓生都是江湖上一流的探子,如朝廷上的御史一般,用手中的一支笔书写江湖上的风风雨雨,因而这江湖上的许多秘辛都被他们知晓,并被妥善地掩藏了起来。

百宝乾坤箱却是近半年来才出现在江湖上的一个传闻,据说这是一个十分神奇的箱子,只要是它认定的主人便能打开它,从中取出许许多多的宝物:有无坚不摧的锋芒宝剑,有坚不可摧的软甲锦衣(喂喂,矛盾了啊!),包治百病包解百毒的灵丹妙药,甚至还有令天下群雄垂涎不已的武功秘籍,这所有的所有,都让人耳羡目炫,实在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对这件宝物不感兴趣的!

事实上,这江湖上的人已在为它疯狂、为它痴颠!

只是楚留香却觉得百宝箱的主人未免太不小心,如果传言是真,他岂非已经离死不远了?哪怕他拥有最锋利的宝剑、穿着最结实的衣裳,学会了最厉害的武功,但是强拳难敌四手,在一群贪婪的“豺狼”的围杀下,他又怎能全身而退?

直到遇上身负重伤,投来求助的百晓生,楚留香方才知道关于百宝箱的事情,竟全是这个知尽江湖事的武林第一书生,无意中透露出来的。

那是一个**无比的春夜,那是一名魅力无比的女人,那是一瓶醇香无比的竹叶青,这样的**又有哪个男人抵挡得住?

百晓生已经算得上是足够的冷静,他虽然已经说了很多,却并没有说得太多,世人虽然知道了百宝箱的存在,却未能知道它的去向,它的主人又躲在了哪个旮旯子里面。

正因为他只透露了一半,还是最有**性的一半,所以才会被追杀成这副狼狈的模样。连李红袖都不禁要惊叹,若不是他来得及时,若不是苏蓉蓉就在楚少爷的身边,百晓生恐怕已经死了。

百晓生却忽然拿出了一个木头瓶子,将里面的药剂一饮而尽,几乎是马上,他身上所有的伤口都愈合了起来,几乎看不见一点痕迹。

这样的神效令苏蓉蓉很是惊讶,连忙出手将瓶子讨要了过来,问道:“这难道就是从百宝箱中拿出来的灵丹妙药。”

百晓生点头:“是,这世上又有谁能配得出这样神奇的疗伤药?”

药的确是神奇的,楚留香却已不是第一次见过这药。他忽然出声问道:“那百宝箱的主人,难道是一个女人?”

百晓生古怪地看向他,很是奇怪地道:“你怎么会这么问?难道已经有这样荒谬的流言了吗?但我可以告诉你,百宝箱的主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而且,是个很马虎很邋遢,不求上进的男人!

而他历经千辛万苦地跑来楚留香这里,就是为了救一救这个邋遢得要命、马虎得要命,更是不求上进得要命的男人的性命的!

“你要我去偷百宝箱?”楚留香诧异地问道。

“是!”百晓生回道。

“我以为你是百宝箱主人的朋友!”楚留香问道。

“他恐怕也只剩下我这一个朋友了!”百晓生回道,“所以我才要这么费心地为他筹谋打算。”

楚留香明白了这其中的含义与动机,他不由得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香帅劫富济贫,侠义盖天,请一定要答应我这个恳求!”百晓生说着便站起身,向楚留香一鞠躬。

这时苏蓉蓉放下了手里的木瓶,静静地看着楚留香,看着他答应了百晓生的要求。她本应该阻止他,一旦楚留香得到了百宝箱,那必意味着无穷的麻烦与杀机,但是她太过温柔体贴,从来都不曾让楚留香难受过。她了解楚留香想要怎么做,便只能仍由他去那么做。

夜,极静,这静谧的夜中竟能听到一声声的狼声。

楚留香已来,但他已经来得晚了,那狼声也已经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了温热的夏风中。

百宝箱的主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房间里再找不到一个箱子——就连放在角落的大衣箱竟也被人抬走了。

楚留香走到窗边,摸了摸静躺不动的人,实在好奇这人怎么能睡得这么安稳这么死,家里都被人搬空了,还能如此安歇。

这一摸却让楚留香吓了一跳,百宝箱主人的身体还是柔软的,但是体温已经尽失,心脏与脉搏也都已经停止了跳动——他竟已经死了!

楚留香感到很失望,不仅仅是因为错过了寻找救命恩人的机会,更是因为这样一个可怜的人就这样死在了这样一间简陋无人问津的茅屋里。

——怀璧其罪,这是何等的凄凉与悲哀?

楚留香检查了死人了身体,他很惊奇地发现死者的身上竟然一点伤痕也没有,脸色虽然很差劲,透着青色,嘴唇也苍白暗淡,但只是想一个久未安眠的失眠者,并没有显示中毒的迹象。

那他是怎么死的?

楚留香低头看着床板上的单薄人,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怀疑这个瘦弱的年轻人其实是被自己懒死的!

 

 

第2章 铁血江湖(二)
死者为大,入土为安;一口棺材一口坑。人埋在土里,就一切都成了空,回归了自然。

楚留香将百宝箱的主人埋在了茅屋的后面,那里有一树青柳,漂亮的牵牛花打着卷儿绕在树根上。

这里还有一方小湖。

总的来说,作为坟地,这里的风水还不错。

但是有人却并不甘心就这样死去——苏丹虹应该高兴,至少楚留香没有将他火化,他还有诈死的机会。

楚留香感叹了一番人世的无常后,转身准备离开,却在这时候几声细微的声响从坟墓中传来,紧接着就是一声碰撞声,以及男人干涩的诅咒:“痛死了!老子难道又穿越了?!!”

楚留香连忙将棺材掀开,重见天日的人端坐在棺材里,茫茫然地抬起头。过于厚重杂乱的刘海盖住了他半张脸,楚留香很难看清他此刻的表情,只能勉强看到鼻子的下端,暗淡的嘴唇以及尖尖的下巴。

起初百宝箱的主人只是盯着楚留香发愣,好一会,直到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对方才疙疤地开口:“敢问兄台,现今是哪朝哪代?”

楚留香哑然,他虽然已从百晓生那里知晓百宝箱主人是个怎样懒散模糊的性子,却想不到竟然会这么不知常识。待楚留香一一回答了他的问题,百宝箱主人松了一口气:“还是原来的时代嘛,还好……”

紧接着这人就从棺材里爬了出来,细长细长的四肢用力地攀爬着许久,才从坑里翻出身,然后歪歪扭扭地奔向茅屋,奔向厨房,完全没有问及自己为什么会躺在棺材里,被人活埋的意思。

奇怪的是,棺材里除了翻出楚留香刚刚放进去的男人,竟然还有一只竹熊,一只脖子上泛着微微金光的竹熊!

惊奇的楚留香将竹熊从棺材里抱了出来,将它放在了地上。竹熊一落地立刻向厨房奔去,那速度完全不似书中笨拙的描述,竟透着十分的灵巧与可爱。

厨房里的灶台上依旧温着三个白馒头,还有一大碗牛杂汤。主人就着灶台大快朵颐,竹熊却在一旁抱着一捆青竹大口咀嚼,偶尔,它的主人会扔下一两块牛肉给它品尝。

直到一人一宠吃喝完毕,楚留香才指了指突然冒出来的竹熊,出声问话:“它是从哪里来的?”

百宝箱主人擦了擦嘴,不答反问:“是你把我埋了的?”

楚留香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是,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这邋遢的青年竟然扯起嘴角笑了一下:“这是我这一族的特殊体质所致,睡着之后就与死人无异。”

楚留香点点头,心中却在想这实在是一种奇怪又恐怖的体质,难道那些光怪陆离的鬼怪故事中,诈死的死人其实都是这个人的族人吗?

百宝箱主人却说道:“不管怎样,既然棺材是你备置的,那这个家伙从哪里来的,自然也应该由你解释,难道你觉得我的衣服能够藏下这么一只团子?”

楚留香笑了笑,他知道这个人在狡辩:“我听说这个世界上有一口箱子,里面藏了数不清的宝物。”

百宝箱主人愣了一下:“谁告诉你的?”

楚留香道:“百晓生。”

百宝箱主人又问道:“阁下又是谁?”

楚留香道:“在下楚留香,敢问阁下可是百宝箱主人苏丹虹?”

邋遢的人点头:“是,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我这只箱子,百晓生是不是哀求盗帅来偷我的箱子?”

“没有错。”楚留香回道,“看来你们确实是很好的朋友,他会为你做些什么你却比任何人都清楚。”

苏丹虹不慌不忙地说道:“你找到百宝箱了吗?我想你一定没有,否则你绝对不会对躺在床上的我动手动脚,进而把我当成死人给埋了。”

事实确实如此,若非茅屋里连一个箱子都没有了,让盗帅盗无可盗,楚留香是绝不会去查看苏丹虹是否无恙的。

但是楚留香已觉得百宝箱依旧在苏丹虹手中,他甚至荒谬地觉得,苏丹虹本身就是那口箱子。

从楚留香的画舫,到百宝箱主人的茅屋,快马加鞭三天就能到达,但是楚留香回去的时候却整整消耗了六天的时光,这实在是因为苏丹虹的体质太过特殊,这个人一天至少要将十一个时辰花费在睡觉上,剩下的一个时辰则全部用来吃饭撒尿。

楚留香都要怀疑,百晓生是有怎样的好耐力与好运气,才能与这么一头懒猪扯上关系,进而成为极好的朋友。

这样的苏丹虹自然不能骑马狂奔,楚留香只好替他雇一辆马车,让他每天都能躺在里面,得到充足的睡眠。马车自然是无法与骏马的速度相比,他们能在六天后的傍晚到达太湖边上,已经是十分的可贵!

将近傍晚的天色霞光铺满西方,美得摄人心魄!睡了一天的苏丹虹朦朦胧胧地从马车里爬了出来,鬼模鬼样的他着实将画舫内的三位美人的注意力吸引了不少。

当时,百晓生正焦急地等待在画舫内,因为他的线人已告诉他,百宝箱主人的身份与居处已经被曝光,杀手榜排行前十的西北三狼已经被人买通,要去偷取百宝箱。百晓生实在是担心自己的朋友会被西北三狼害死了!

当百晓生看到马车里爬出来的家伙时,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用他仅会的轻功向那人跑去,将他大力地搂住,欢喜地大叫:“怪物,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晚上梦到你已被人杀死?”

苏丹虹痛苦地在百晓生的怀里挣扎,一直跟着他的竹熊见之连忙冲到百晓生的脚边,张大嘴巴露出一口锋利无比的牙齿,狠狠地就准备咬下。

百晓生嗖地一下蹿到了一边,瞪了一眼还张着嘴巴的竹熊。

画舫内厨房前的小花厅,苏丹虹一面扒着宋甜儿精心烹制的八宝饭,一面与百晓生说话,话里的意思大多是在谴责他不该将他的秘密告诉别人,更不应该将这件事情捅到楚留香这里。

“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人很爱管闲事?”苏丹虹忍不住抱怨道,“你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吗?”

“难道不是睡在马车里?”苏丹虹的特性,百晓生再清楚不过。

苏丹虹噎了一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可你当知道我绝不愿意踏出我的茅屋,那是我的根,离开了它我就浑身都不舒服,像有一千只一万只蚂蚁在咬!”

百晓生点了点头:“你一定是被强迫着才来到这里的,但楚留香完全是在为你设想,你若再留在家里,一定会被西北三狼杀死。”

“他们不会杀我的!”苏丹虹笃定地哼道,“在没得到百宝箱之前他们不舍得杀我的,何况我本就是百宝箱,百宝箱本就是我!”

那些让武林世人无限垂涎、疯狂的兵器、服装,甚至是灵丹妙药、神功秘笈,都是他在游戏里打到的,装在只有他才能打开的包裹里,除了他再没有人能够打开“百宝箱”,拿到里面的任何一样东西!

这些疯狂的红了眼的混蛋们,只有奉承他,却决没有要挟他、折磨他的资格!

“看来是我多管闲事,反而将事情闹得复杂了!”百晓生叹息道,他看着苏丹虹点了点头,便无比惋惜地问道:“那你是不是要从这里走出去,回到你的那间破茅屋?”

美味的八宝饭已经吃完,苏丹虹恋恋不舍地放下了饭碗,他的神情令百晓生十分的满意:“宋甜儿的手艺委实不错,一个男人若能娶到这样一个女人做老婆,真是掉进了金窝窝都比不上。”最重要的是她还有楚留香这样一个好“大哥”,像苏丹虹这样完全不能生活自理的人,实在不能放过这样的好姑娘好“大舅子”!

苏丹虹抬头,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忽然察觉百宝箱秘密的曝光实则是某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为的就是让他这个懒汉有机会接近宋甜儿!

也许这目标不一定就是宋甜儿,也可以是李红袖,亦或是苏蓉蓉!

这真是一个不可思议,时刻准备着被主角干掉的伟大“阴谋”!

百晓生没有回答,苏丹虹却已经垮下了肩膀:“这样的女人当然好,但她已经喜欢上了楚留香,而且她的一颗心将永远落在这个男人身上,时时刻刻热切地关心着他!”

百晓生也为此感到可惜:“像楚留香这样的男人,自然是世上最特别的,任何一个女人遇上他都会有些感觉。”

其实,又何止是只有女人会对这个浓眉大眼、坚韧磊落又温情可爱的男人有所感觉呢?

苏丹虹不得不点头赞同道:“他实在是我们男人的楷模,我真希望自己像他一样到处都有女人缘,遍地都是红颜知己。”所以游戏里,他的好友栏将近大半都是美丽的姑娘们!

他虽然赞成百晓生对楚留香的评价,心中却不由得暗恨,若是在游戏里,自己绝对比这些生在古龙笔下的浪荡子更受女人欢迎!

 

 

第3章 铁血江湖(三)
饭已吃完,苏丹虹就准备去睡觉。但是他刚站起身,楚留香的三位红粉知己便鱼贯而入:李红袖捧着一个木盆,盆里有干净的清水、纯白的毛巾;苏蓉蓉左手拿着一方花布巾,右手里握着一把剪刀;宋甜儿却不知道为什么拿了一把菜刀和一根黄瓜。

三个女人,姿态各异,各有各的娇媚迷人。

苏丹虹却已经毛骨悚然起来。

她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楚留香的画舫是一个温馨、文雅,充满快乐的地方,这里是盗帅的“家”。苏丹虹的形象无疑是古怪又沉闷的,若是大半夜里在外面游荡很可能就被当成了鬼惊吓到别人!

苏蓉蓉三人自然不能让苏丹虹继续保持这样的形象呆在画舫之内。

在三位美女不予苟同的目光下,惊悚过后还想挣扎一番的苏丹虹很快弃械投降,任由她们将他留了一整年份的刘海剪短、打薄,枯黄打结的头发被拽断了无数根,终于有了点柔顺的意思。

但是经过一番打理后的苏丹虹,竟比原来还要糟糕,常年见不到阳光的额头满是红肿的小疙瘩不说,那一双细细的一双一单的眼睛微微地向外凸着,在深青的眼袋衬托下,让他看上去很像某种水陆两栖动物。

苏丹虹的脸盘虽然很小,几乎没有什么肉,皮肤却让人看了有种松垮垮的感觉。

这是一张长久得不到保养,甚至是恶意自伤的脸,苏蓉蓉实在想不通一个人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脸,更加想不通一贯爱干净爱风雅的楚留香楚大侠,怎么能跟这么个邋遢的男人呆在一起整整六天。

天呐!整整六天啊!她们一定要好好夸奖一番楚留香,这实在已经算得上是一种奇迹!

当李红袖恨铁不成钢地将苏丹虹的整张脸抹过一遍,当宋甜儿飞刀无影将黄瓜切成一片片敷到苏丹虹的脸上,尤其是额头上时,这个男人已经睡着,身体冰凉一片,的的确确如同楚留香所说那般,像个死人!

不论是苏蓉蓉还是李红袖,都对这种特殊的体质感到万分的好奇,宋甜儿却已经将碗筷收拾干净,然后去找楚留香,将她们三人如何折腾苏丹虹,却得了一个十分失望的结果这件事情讲给他听听。

江湖上很快有了两件新的传言,扣动住了无数人的心弦:

传言一,人人垂涎不已的百宝乾坤箱已被西北三狼偷走,至于幕后主使者却不得而知;

传言二,百宝乾坤箱的主人现正落户在盗帅的画舫内,避祸。

前一个传言是百晓生放出去的,旨在让自己的好朋友从武林人士的视线里摘出去;后一个传言却极有可能是西北三狼背后的人流传出去的,其目的不言而喻。

于是,短短的半个月内,楚留香的画舫已经迎来了不下十波的人马,甚至连“黄河瞎子”金雕霞这样的狠角都被**了来。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没人喜欢自己的家里每天都跑来一堆的阿猫阿狗,不仅破坏了东西还伤了人——一次意外,楚留香照顾不周,给苏丹虹送饭的宋甜儿被金雕霞挟制了!

虽然结果并没有不好,但也足够楚留香头痛,让他恼火,李红袖那张嘴时不时地去“刺”他一下,总是要多管闲事自找苦吃!

难道他真的做错了吗?可是佛祖也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难道要他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身处危险,四面楚歌,还要不闻不问?

苏丹虹却一直吃好睡好,与楚留香的苦恼相比,他反而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日子过得竟比在茅屋中还要惬意非常。

他的气色已好了很多,脸上甚至长出了一点肉,让皮肤看上去不那么松垮,这多是宋甜儿不辞辛苦日夜投喂的功劳;

他额头上的痘痘也少了很多,因为眼袋已经消肿,连眼睛都不再向外凸出,这却是苏蓉蓉和李红袖为了双眼不受涂毒,消耗了楚留香的大量保养品才得来的一点成绩。

唯一让三位美女受挫的是苏丹虹那头毛躁枯黄的头发,但不管怎么样,现在的苏丹虹已经有了点人样,走出去也不再是鬼气森森的了!

不论是百晓生还是楚留香,对这个结果都已经很满意,苏丹虹却还没有发现镜子里自己的变化。

就在苏丹虹每天假死,然后上线跟游戏里的老公琢磨着要不要一起去刘瑾刘大公公那里变性,以便修炼《葵花宝典》的时候,楚留香终于做下了一个决定,他决定去北京城盗取白玉美人,顺便将一切麻烦的源头苏丹虹一起拎走。

百晓生自然是要跟去的,苏丹虹却有了异议,他现在已经爱上了宋甜儿的手艺,一点也不想离开她的身边。

而且他反对得还十分有道理,将利弊分析得头头是道:“虽然香帅已经将我带走,但是一时之间江湖上的人并不知道,在这段时间内谁来保护三位姑娘的安全呢?”

苏蓉蓉却说道:“这你不用担心,船里本就有机关,他们来时我们大可以躲起来,并且让他们知道你已经跟着楚大哥走了。”她的声音温柔柔的,婉转动听,“你一走,这里的目标就小了很多,再不会有这么多人来找麻烦!”

苏丹虹摇摇头,不能赞同苏蓉蓉的解释:“难道他们不会想抓住你们,进而来威胁楚留香将我交出去?”

李红袖笑道:“想不到你这么关心我们,不枉费我们这么用心地养你,但是我们也算是半个江湖上的人,没有你想得那么娇贵,别人想要抓住我们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苏丹虹再没有话说,只能同意离开这艘豪华舒适的大船。他忍不住用十分可怜的眼神去看宋甜儿,宋甜儿被他看得简直莫名其妙:“你看着我干什么?”

李红袖吃吃笑道:“原来我们的甜儿姑娘已经长大了!”苏蓉蓉也在边上微微地点头含笑。宋甜儿一听这话,立刻跺了跺脚,闪身跑进了厨房。

前后两辆马车哒哒地行驶在通往北京城的官道上。苏丹虹平躺在榻上睡得天塌不惊,百晓生端坐在一边,正用一支羊毫细笔叙写近期内江湖上的大小秘事。楚留香独自一人在另一俩马车内,他本不是喜欢风尘的人,自然不会委屈自己骑在高头大马上迎风接雨。

他们的马车停在一处城镇的客栈前时,苏丹虹还没有睡醒,于是楚留香不得不出苦力将人抱进客栈里——对此,百晓生是十分感动的,他心中本就有愧,这一路行来,又受了楚留香很多的照顾,光是半路夹击他们的盗匪就已经不下二十余伙,除了刚刚下船的那一天,之后每天都有两三波人来抓苏丹虹。

若不是有楚留香挡着,苏丹虹早就不知道被抓去哪儿了!

因而,百晓生心中的愧疚每天都在加深,他已知道自己真是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不仅害了自己的好朋友,还拖累了一个全然无辜的人,可是木已成舟,他已不敢向楚留香说出事实的真相。

他只能每天都受着楚留香照顾的时候,赞叹一句:“香帅高义!”

百晓生却想不通苏丹虹是怎么想这段时间内楚留香对他们的照顾的,因为这个人每天做的事情和过去一样,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不论是对他还是对楚留香都没有什么话说的样子。

每个住宿在客栈中的夜晚,楚留香都要在苏丹虹的房间内排设一些简单的机关,不在于御敌,只是为了拖延一点时间,以便住在隔壁的他能及时跑过来救人。

每当三更半夜,苏丹虹的房间内发出打斗声的时候,百晓生的心中都要高呼一声“香帅高义”,心中的惭愧便又加重了一分!

苏丹虹匆匆扒完饭,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机关。

起初,看到楚留香在做这些机关,苏丹虹还不以为然,认为自己睡着后就是一个死人,一个死人又能有什么危险?但是这一路来遭遇了各种各样的强盗土匪,可谓是让他大开眼界,暗叹楚留香不愧是个老江湖——这武林确实有一群哪怕是死人也不肯放过的BT!甚至有一次他差点被人剁吧剁吧切碎了带走!

苏丹虹终究只是面无表情地冲上了床,被子一盖呼了过去。

已被刘瑾公公切了一刀的欲女心惊早已经等在他们在游戏里买的小别墅内。如花公子来时他正在明媚忧伤地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如花公子看着他摸摸胸摸摸臀的样子顿时脸色难看得要死——虽说当初如花姑娘也这么干过,但是自己干和看别人干那完全是两种感受,何况欲女心惊这畜生还将自己“整容”成如花姑娘的样子!

欲女心惊凑到脸色铁青的如花公子面前,谄媚地抱住他:“相公,我们什么时候去月老那里补办个婚礼啊?你可不能对奴家始乱终弃啊!”因为两人要变性修炼《葵花宝典》,所以事先离过婚,现在两人都算是自由之身。

玉树临风、俊美倜傥的如花公子确实有想过做一回陈世美,无奈欲女心惊的结拜大哥江一夏是公认的《铁血江湖》电信三十二区第一高手,如花公子有贼心却没有那个贼胆,不得已只能跟欲女心惊再续前缘!

作者有话要说:
——欲练神功,男的切小鸡鸡,女的装小蛋蛋!——BY刘瑾大公公

 

 

第4章 铁血江湖(四)
风细,雨细。

西湖,断桥。

雷峰夕照,柳浪闻莺。

有人持枪于西湖岸边,束手站立,他的人竟站得比他手中的枪还直。

盗帅楚留香已来,他已看清持枪的男人是谁。

“是你——江一夏!”

“是,你来了!”

“我来了!”

“你有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

“在我第一次出手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会有这一天,只是想不到第一个向我出手的人会是你!”

持枪者不置可否:“你手中的剑是否是名剑铸手所造?”

盗帅楚留香道:“是,不仅是这把剑,我这一身的装备都是他送我的!”

江一夏笑了,他的嘴唇单薄,透着凉薄,他的眼睛和鼻子带给人鹰一样的恐怖:“你不用撒谎,你先后一共杀了他一百六十七次,才将这身装备全部爆了出来。”

盗帅楚留香得意地笑了:“原来你知道!”

江一夏的脸色却忽然阴沉了下来:“你实在不应该去招惹这个人,若不是这样,江湖上怨恨你的人虽然很多,你却很聪明地没有去招惹过一个真正的高手。”

盗帅楚留香苦笑道:“看来你真的要杀我了,是不是从今往后我再不能出现在这江湖?你竟为了那个人这样对我,枉费我们曾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可惜,你现在已是一个男人!”

雨落、话落,杀气已显,两人同时出手!

剑,是名剑风流!

枪,是碧血洗银枪!

曾经的举案齐眉,竟换来了今日的豁命相杀!是否有恨?又是谁在恨,恨的又是谁?

2013年12月24日,圣诞前夜,《铁血江湖》电信三十二区人人喊打的贼溜子“盗帅楚留香”被江湖第一高手江一夏因爱生恨,残虐而亡,在死亡了一百六十七次后,删号消失!

一个月后——

“花前月下结良缘,只羡鸳鸯不羡仙,名剑铸手*仙羽神针*天下第一厨如花公子与霸王帮帮主欲女心惊于月老面前共结连理,姻缘石副本将于今夜23:23为新人开启,天下英雄快快前往道贺,讨取婚宴喜帖,先到先得!”

在月老那领了证书,并定了晚上十一点的红楼喜宴,如花公子与欲女心惊各自呼朋唤友,大发英雄帖,哦不,是请帖,邀请亲朋好友前来喜宴,参与姻缘石副本的采石活动。

月老说,婚宴上客人们采的姻缘石越多,新人的婚姻生活就越美满;

月老又说,谁若能采到铁扇公主与牛魔王种下的姻缘水晶石,谁的好事就近了。

居住在黑水城里的干将说:十块姻缘石换一块淬火寒冰。

可惜每场婚礼新人各自只能发出二十七张请帖。得到的人心满意足,向新人道一声恭喜后就往传送点狂奔,摩拳擦掌地冲向喜宴所在地图;没得到请帖的要么咬牙切齿要么死缠烂打;更有甚者明明与新人不认识,却强盗一样堵在月老大门口,强逼新人交出请帖——不给?送你们去做一对快乐的鬼鸳鸯!

如花公子两人有江湖第一人江一夏做保镖,自然不怕那些强盗,为免被打扰,发完请帖后两人就关了聊天窗口。新娘在问清新郎婚宴前要干什么后,就拉着结拜大哥去刷大道观的BOSS灭世天轮去了。

如花公子独自一人回了黑水城,在NPC干将那里设定了修炼任务,然后脱了上半身的衣服,在一个火炉前干了起来。

黑水城的铁匠铺是专门独立的一张大地图,专供玩家提升炼制武器点数的地方,就像银河岸边的织女坊、广州城的天下一品堂。

如花公子是个职业的休闲玩家,主职驯兽师,副职兼修了好几门,每一门都很用心地提升熟练度,几乎都达到了现在开放的最大级数。这些副职里如花公子最重视的是武器和装备的锻造,因为他现在主要就是靠出售自制的这些东西赚钱养老妈!

但这两项也是所有副职里最难提升的,需要消耗大量的材料和时间,若没有欲女心惊的霸王帮做支撑,如花公子也做不了锻造界内的第一人!

霸王帮的财力、如花公子的锻造术、江一夏的恐怖操作,三者相加才得了一个江湖第一高手的尊号!

但是最近官方放出消息,将玩家的等级封顶从40级提升到60级,这样一来,以他现在39级的锻造等级已经无法应付60级的装备设计图了,他必须尽快将等级提升到封顶,免得被官方打个措手不及!

淮南的60级BOSS地图华阳宫废墟可是在今天下午就开放了,据说,身先士卒的江一夏被虐得很是销魂,极需一套更牛逼的装备!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泡沫之夏同人]当男主爱上男配 by 一蝶入梦 下一篇:[匹夫同人]夫婿有望(方五)by 序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