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综影视同人]炮灰的奋斗史 by 呆萌呆萌(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综合 重生 宫斗 报仇雪恨

【文案】:

炮灰,为了推动剧情,增进男女感情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睁眼变成了那些杯具的炮灰怎么办?

这是一个少年穿越成各种炮灰为了自己努力奋斗,完成逆袭的故事!
当然,也是一个少年穿越成炮灰被小攻各种宠溺的故事!

CP会有的,JQ也会有的,逆袭是必须有的,至于H那是绝对会有的……吧
★此文又叫《每一次穿越老公都失忆怎么破》《每一次失忆都会对你一见钟情不用破》

PS.一贯小白温馨奋斗文,二呆是亲妈,这是必须的
PPS.快穿类,小说电视剧电影历史什么的都有,穿炮灰男配
PPPS.金手指大开,男主万能,小白狗血,苏
PPPPS.每个故事估计在二十章左右,过程结局都是1v1,主角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予 ┃ 配角:弘历、伊兹密、伏地魔、哈迪斯 ┃ 其它:综合、炮灰、奋斗、报仇、逆袭
 

  第1章 还珠格格1

    深秋的窗外,阳光虽然闪耀,却并不热烈,金黄色的银杏树叶翩翩飞舞,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绚丽多姿的弧度。

    坐在窗户旁边的陆予停下抄写的笔记的钢笔,细白的手指拈起一片飘落在窗台上的银杏树叶,金色的树叶好似一把小小的扇子,带着草木独有的清香。

    一旁的女孩将陆予的动作看在眼里,白皙的手指修长圆润,捏着那树叶,竟然带着几分奇异的美感,午后的阳光洒在他身上,折射出一种淡淡的慵懒,闲适的姿态仿佛不是在图书馆,而是在喝下午茶。

    眼神呆呆的看着这个俊秀的少年,女孩子忍不住红了脸颊,心里头开始胡思乱想。

    陆予觉察到一股火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偏了偏头就发现了盯着自己手中叶子女孩,那痴迷的目光让他有些疑惑。

    这就是一枚普通的银杏叶子,莫非,她很喜欢?

    丝毫不知道女孩子心思的陆予拈着叶子递了过去,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压低声音说道:“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

    “谢……谢谢……”完全没有料想到他会和自己搭话,女孩子有些慌乱的放下手中的书本,双眼意外的对上陆予漆黑的眸子,流光内敛,看着你的时候,仿佛全世界都成为了你的陪衬,让人幸福的想要溢出来。无措的移开了视线,颤抖着手指小心的接过了那片小小的叶子。

    这个小插曲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将摆放在桌子上的书本合上之后,陆予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起身便走出了图书馆。

    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时针已经偏向了六点,太阳已经西斜,暖暖的阳光照耀下来,给整个校园都披上了一层橘黄色的薄纱。

    路上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学生成群结队,陆予经过的时候,不少女孩子的目光都停留在他的身上。简简单单的白衬衫显得他的身材愈发修长,带着一股干净出尘的味道,整个人就是一道叫人难忘的风景。

    这个时候,陆予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果然是宿舍里的那三个懒鬼。

    “喂。”声音淡淡的应了一声。

    “陆予,你现在肯定在外面,给哥三一人一份带一份盖浇饭,老规矩。”手机里传来了舍友的急匆匆声音,夹杂着游戏的音乐,敲打键盘声,还有叫骂声混杂在一起。

    “行,我知道了,外加两瓶可乐一瓶王老吉对吧。”陆予轻笑一声,这三个游戏狂人估计连中饭又没吃。

    挂了电话,陆予朝着平常常去的小吃店走去。

    拐过街道的时候,一辆路虎停在店门口,是个男人都喜欢好车,陆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一个男人拉开了车门,让陆予有些意外,原因无他,这男人西装革履,五官俊美,眼神带着一种凌厉的味道,使得那分外俊秀的容颜多了几分叫人望而却步的冷傲。

    这样周身成熟冷静的风度,让陆予觉得他开的应该是大奔这种带着古板冷静的车子,而不是路虎这样狂野难训的越野车。

    这个想法不过在脑海中一闪而逝,陆予礼貌的把目光移开,向老板要了四份盖浇饭。

    闲适的拎着盒饭回到了宿舍,才打开门就听到拍打键盘的声音,正对面的电脑画面色彩斑斓,不时有显示招式的光芒闪过,看来是战况激烈。

    随手关上了门,把盒饭放到桌上,陆予说道:“我回来了,盖浇饭摆桌上,你们三个趁热吃。”

    “谢啦陆予,打完这一轮,马上。”宿舍的老大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口中大声的答应着。

    陆予笑着摇摇头,拿了自己的那一份,打开吃了起来,顺手按下了电脑的开机键,笔记本电脑亮了起来。

    整个宿舍就寝的时间都不一样,陆予睡得最早,将袖子随意的挽起,捧着水洗了把脸,水珠顺着线条优美的脸庞滑落,最后恋恋不舍的滴在洗漱台上。

    “陆予,明天老古板点名记得通知我们。”还要和游戏奋战的三人吃完了盖浇饭,乖乖把桌面收拾干净,不然到时候,被收拾的就是他们了,陆予轻易不发火,但是发起火来绝对恐怖。

    “知道,你们也别玩太晚。”把脸上的水渍擦了干净,陆予双手解着纽扣,走出了卫生间。

    陆予整个人劲瘦却不显单薄,胸膛的肌肤很白皙,在朦胧的灯光下有一种珍珠般的温润光泽,肩膀带着很圆润的弧度,胸口粉嫩的两点仿佛春天里绽放的桃花。

    “唉,美色当前啊,陆小四,幸亏哥身强志坚,不然早半夜化身成灰太狼摸上你床不可。”手指敲击着键盘,那游戏上的小人听从指令开始打坐回血,宿舍老大做出色迷迷的样子上下扫视陆予。

    陆予在四个人里年纪最小,每当调侃的时候,那三个舍友就开始陆小四,四儿的乱叫一通。

    “就是就是,正是因为有四儿的存在,才让我眼界越来越高,嘤嘤嘤嘤,苦命的我至今单身,四儿又没个姐妹,要不四儿你就从了我吧。”另外一个把耳机一放,手指一撩头发,做邪魅狷狂状,深情款款的朝陆予抛媚眼。

    陆予淡定的套上睡衣,微微一偏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耍宝的三个人,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含着一层水光,波光潋滟,带着魅人的**:“行啊,有本事就来,否则的话……”

    眸光一个一个的看过去,仿佛是在寻找什么地方好下手,三个人简直是心惊肉跳,立刻把那脸色一收,乖得跟鹌鹑一样坐回电脑面前,继续奋战游戏。开玩笑,陆予别看一副俊秀的样子,骨子里实打实的是练过的,别说他们三个,再来几个也得被陆予给揍趴下。

    想到有不长眼的小流氓**陆予,被嘴角带如春风一样微笑的某人给打断肋骨的凶残场面,三个人又打了个寒颤,下次记得千万别嘴贱。

    见三个人老实了,陆予满意的点点头,翻身上了床,拉过柔软的被子,小小的打了个哈欠,睡意朦胧的靠在枕头上,很快就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慢慢的,陆予觉得身上很不舒服,一股燥热在身上流窜,整个人仿佛着了火一般难受,连呼出的喘息都带着蒸腾的热气,太阳穴仿佛被人用刀扎一样剧烈的抽痛着,尖锐的疼痛弥漫到整个脑袋,陆予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一下,浑身无力,而他的眼睛好似压着泰山,沉重的睁不开。

    “啊……”口中发出极轻的呻~吟,陆予死死的咬住牙齿,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撑开了眼皮,目光触及的地方仿佛隔着一层纱还带着朦胧,让人看不太真切。

    “永璂,皇额娘的永璂……”耳边响起了一个模糊的声音,带着哭泣的悲切,听得他更加心烦意乱,想要扭过头看清楚,却发现四肢无力,额头有处地方一抽一抽的疼痛。

    这是什么地方?模糊的视线终于清晰起来,陆予只看到绣着精致绣纹的帐子,而周围的摆设古色古香,富丽堂皇,简直就像古装片的现场,而且那些东西比起电视上来,精致华美的不可思议。

    “娘娘,十二阿哥醒了……”一个慈祥的声音带着惊喜,忙拉了拉还在垂泪的皇后。

    “永璂,你担心死额娘了。”坐在床边的是一个中年美妇,长相非常的明艳大气,穿着鲜艳的大红色旗袍,旗袍上的凤凰绣得栩栩如生,脖颈上挂着好几串项链,手上更是戴了好几枚戒指,珠环翠绕却不显得俗气,而是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矜贵雍容。

    现在这美妇双眼含泪,手里捏着帕子,小心点为陆予擦拭汗珠,边擦边呵斥一旁的宫女:“太医呢?怎么还不见来?容嬷嬷,命人再去一趟太医院。”

    “皇后娘娘,太医院当值的太医都在漱芳斋……”一个清脆娇柔的女声低声的回话,说话间吞吞吐吐:“万岁爷亲自下的命令,务必要医治好落水的还珠格格,还说……还说……”

    “说什么?”皇后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说十二阿哥对兄姐不尊,罚十二阿哥抄孝经百遍。”那小宫女说完,已经是满头冷汗。

    “砰!”皇后将黄花梨木小几上的杯盏狠狠扫落在地,气得脸色铁青,胸口剧烈的起伏:“永璂才几岁?不敬兄长?可怜他被那小燕子推落水中,受了这般大的惊吓,竟还是永璂错了?他竟不顾一点父子情谊。”

    “娘娘,这话说不得。”容嬷嬷连忙上前劝解起来,这还珠格格自从入宫以来,极得皇上青眼,宠得是飞扬跋扈,无理也要取闹三分。

    就为了这么一个身份不明的私生女,皇上竟然偏心至此,可恨!皇后心中痛楚难当,看着发着烧的儿子,眼泪又落了下来。

    还珠格格?这名字就如同一个炸雷,把陆予给刺激的愈发头脑晕眩,忍不住吃力的抬起手,白皙幼嫩,指甲粉润,果然是一双孩子手。

    陆予只觉得眼前一黑,他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大名鼎鼎的小燕子他自然知晓,想当年那部电视剧红遍了大江南北,就算他没兴趣,也曾跟着老妈看了点。

    依稀记得是一个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为公主,在皇宫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剧情。

    在他看来,整个电视剧里就恶毒皇后一个正常人,难道他到了这么一个脑残遍地的世界?

    越想,脑子越发疼痛,这十二阿哥的身体本就不好,陆予终于撑不住,又晕了过去。

    “十二阿哥!!”一旁的容嬷嬷见状失声叫了起来。

    “去淑芳斋找太医,就算绑,也给本宫绑一个过来。”皇后收了眼泪,冷冷的朝一旁的大宫女喝道。


    第2章 还珠格格2


    陆予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滚烫的身体已经降下温度来,原本刺痛的脑袋也好像退去的潮水一般,除了还有些晕眩的感觉,却已经不在疼痛。

    睁开双眼,入目的仍旧是那个古典华丽的屋子,帐幔上那精致的绣样,即使陆予不能辨认出来,却不得不承认,那样栩栩如生的刺绣,在现代,绝对值不少钱。

    听到床边的喘息声,陆予敏锐的发现这个屋子里有好几个人,随即又闭上了双眼,快得几乎叫人以为是眼花。

    手掌触摸的地方,那触感异常的柔软,又想到迷糊中听到的那声还珠格格,陆予忍不住轻皱起了眉头:“穿越时空?”

    迅速的翻阅着脑海中的记忆,这具身体乃是乾隆的十二阿哥,为皇后所出,嫡子的身份原本该是高其他兄弟一等。

    只是皇后为人古板,讲究规矩,对乾隆多有劝谏,让自命不凡的乾隆极为不喜,后宫本就争奇斗艳,对比端着架子的皇后,延禧宫的令妃年轻貌美,又柔顺体贴存小意,最得乾坤的宠爱。

    更何况,因为一个私生女小燕子的事情,被派去教导小燕子的容嬷嬷被打伤,皇后与乾隆发生了口角。

    十二阿哥和容嬷嬷的关系非常的亲昵,而容嬷嬷也是把十二阿哥当做自己的孙子一般,嘘寒问暖。看到容嬷嬷的伤势,被皇后养得性子天真的十二阿哥找小燕子理论,却被鲁莽的小燕子给骂了一顿,推了一把,十二阿哥就这么被掉进了御花园的水池之中,碰巧十二阿哥拽住了小燕子的袖子,两人一起就落水了。

    事后也不知道当时在场的五阿哥和福家兄弟是怎么对乾隆表述的,只是最后小了小燕子四岁的十二阿哥被乾隆训斥了一顿。

    落水受了惊吓,又因为受到自己敬爱的皇阿玛的斥责,十二阿哥就这么病倒了。再醒来就的时候,就是陆予。

    想到这里,陆予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若说小燕子多么罪大恶极,却真是不至于。但论及那整天惹祸生事,自私自利的性子,却是极为惹人厌烦。

    在他看来,那小燕子就如同现代的熊孩子一样,被惯出来的,而把小燕子养成这么一个认为全天下都必须围着她转的跋扈性子,却是乾隆。

    乾隆简直就是惯熊孩子的熊家长。只要入了他的眼,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若是不得他喜欢,连呼吸都觉得你浪费了氧气。

    一开始的时候,小燕子虽然有些蛮不讲理,却还有着那种叫人喜欢的侠义心肠,等到了后来,无论她做什么,都有乾隆做靠山,宠得她无法无天自以为是。

    自小就心性坚韧的陆予现在已经忍不住有些头疼起来,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既来之则安之,虽然觉得现在的情况有些棘手,却还不是情况最坏的时候。既然来到了这里,他就好好的过下去,大吵大闹或者露出了什么纰漏,那等待他的绝对是灭顶之灾。

    现在才是小燕子进宫的初期,那个真格格夏紫薇还没有到来。乾隆和皇后有些疏远,但是远远没有到相敬如冰的地步,电视剧中,虽然只有那么一两句,但是,皇后对十二阿哥几乎是有求必应,宠溺异常,十二阿哥多劝劝皇后,效果应该不错。

    至于小燕子这群主角,陆予却不怎么想搭理,最后的大结局他依稀记得,五阿哥和小燕子出了皇宫,也就不足为惧。

    眼下,最重要的那就是博得乾隆的青睐。纵观剧中的乾隆,简直就是一个抖M,小燕子干出的那些事情,在现代看来,不算什么,但是别忘了,这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但是乾隆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饶恕了这群人,倚仗得其实就是乾隆的宠爱。

    乾隆的性子也非常的自我,只要得他喜欢的,他就能无视任何规矩护到底,而且有着身为皇帝的随心所欲。

    慢慢的吐出了一口气,陆予脑海中思绪翻转,待将皇后和十二阿哥的现状分析之后,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

    既然想要获得乾隆的青睐,势必要好好的谋划一番了。回想起他昏迷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一个男声,那声音醇厚有力,只是声调带着十足的的冷漠,显然是因为皇后的口角而给的皇后一个难堪。

    坤宁宫中除却宫女就是太监,而侍卫,哪里敢用这般口气说话,那明显就是乾隆了。看来,十二阿哥在乾隆的心中地位也不过如此,虽说是嫡子,却不得乾隆欢心。

    况且,十二阿哥本身就是嫡子,虽然清朝没几个是嫡子继位,这个出生仍旧是天生的拉仇恨。

    分析到这里,陆予反而平静下来,他本来就是意志坚韧之人,若是就这么如同十二阿哥一般,在皇后的保护下天真度日,他却是不愿的。

    柔软的被褥下,那手紧紧的捏了起来,握成拳头,陆予的嘴角带了一丝极淡的笑来,随即掀开了眼帘,望向床边。

    “小主子醒了,快去告诉皇后娘娘!”一个宫女对上陆予平静的眸子,微微一呆,随即轻呼起来,忙吩咐了一声,便见有宫女快步小跑了出去,即便是这样,那脚步声仍然不重,显然是训练有素。

    那宫女殷勤的用温热的毛巾为陆予擦拭着额头脖颈上的细汗,动作极为轻柔舒服:“小主子,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水。”陆予张了张嘴,发现嘴巴干涩,带着一股淡淡的中药苦味,只轻声说了一句。

    被人轻轻的扶着坐起,靠在床铺上上,一杯水被捧着凑到了唇边,陆予慢慢的喝了一口,干涸的嗓子得到滋润,瞬间舒服了不少。

    这个时候皇后急匆匆的赶来,步履随不见慌张,但却带着急切,才一见能坐起来的陆予,瞬间就红了眼眶,坐在床边,脱下了指甲套,小心的抚摸着陆予的额头。

    “永璂,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太医!”皇后看着儿子有些精神的样子,面上带了一丝喜色,一迭声的问了起来。

    陆予感受到脸颊上的温度,脸上不由得一红,这皇后是真心的疼爱十二阿哥,虽然穿着整齐端庄,但是他看见了皇后眼底脂粉掩饰不住的疲倦和憔悴。

    “皇额娘,儿臣没事了,你不要担心。”陆予心里头一动,很认真的开口安慰。这个年纪的十二阿哥嗓子还带着少年独有的清亮悦耳,虽然因为虚弱而有些沙哑,听在皇后耳中是说不出的动听。

    “好好,额娘的永璂也懂事了。”皇后满是欣慰,想起那个伤害自己儿子的小燕子,眼里闪过一丝愤怒和杀意。

    将皇后的眼神看在眼底,陆予不由得哀叹,看来皇后是真和那只野鸟对上了,想到小燕子的杀伤力,立刻琢磨着转移皇后的关注点。

    “皇额娘,我肚子好饿,汤药好难喝。”陆予拉着皇后的袖子撒了个娇,自己却因为这样软萌的口气而起了鸡皮疙瘩。

    儿子这般亲近自己,皇后且惊且喜,一口应了下来。

    接下了一个月里,经过调理,陆予的病情慢慢的好了起来。原本十二阿哥是一个小胖墩,因为这场病,整个人瘦了不少,给人感觉就好像抽条了一般,整个人精精神神的,看着就叫人喜欢。

    因为身体大好,永璂也该到上书房继续念书。皇后对此极为不平,心疼儿子的辛苦,却不能够说些什么,这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

    待到了晚膳时候,皇后命小厨房准备了满满一桌子永璂爱吃的菜肴,夹了一筷子炖鹿肉给他:“永璂,明儿就该继续到上书房念书,你可要听从师傅教导,刻苦勤勉。”

    皇后的话语,即使是带着关心,说出来仍旧有些硬邦邦的味道,若是原来的十二阿哥,估计又会觉得皇后只会叫他念书了,心里难过了。

    “谢谢皇额娘,这是您最喜欢的火腿豆腐羹,这些日子额娘照顾我,都瘦了。”陆予嘴角带笑,用青花瓷勺子舀了一勺子清甜的豆腐羹给皇后。

    皇后吃在嘴里,简直甜在心里,儿子大病一场,倒是愈发的懂事孝顺了。

    容嬷嬷欣慰的看着母子两人,笑得一张老脸仿佛绽开的菊花一般,小主子终于懂得皇后娘娘苦心了。

    “皇上驾到!”门口传来了一声通报,用膳的两人停下了手中的筷子。

    陆予不由得有些惊讶,这乾隆可真是个渣,这一个月时间里,居然没一次来看望过这个儿子,反而天天朝淑芳斋跑,宠得那小燕子尽人皆知。

    不一会儿,乾隆穿着绣着五爪金龙的青色便服走了进来。在场的所有人立刻跪了一地。

    好在乾隆似乎心情不错,不像是来找茬的,只摆摆手:“免礼。”

    这个时候永璂才暗自打量了乾隆一眼,三十几岁的年纪,很是清俊的长相,眉眼细长,有着帝王的矜贵,又添了一股书卷味,难怪自诩风流。

    待三人落座之后,乾隆顿了一顿,说道:“看来永璂是痊愈了。”

    淡淡的口吻听不出什么关切的味道。

    永璂抬头看着乾隆,应了一声:“儿子已经没有大碍。”

    想起自己病重时候,乾隆把所有太医都叫到了淑芳斋,要不是皇后当机立断,那估摸着自己不是被高烧烧死,就是烧成傻子了。

    皇后也因此惹恼了乾隆,现在虽然是个机会想办法抱乾隆大腿,难道要自己撒娇卖萌?

    永璂深深的纠结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体型,怎么都过了撒娇的年纪,肿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小燕子简直就是熊孩子的加强版啊今天二呆家来了一个熊孩子,鞋子没脱跑到二呆床上连跳带蹦还到处乱翻东西,二呆的手链护肤品都被乱丢了一地简直气死二呆了,要不是那熊孩子才6岁不是二呆家的,二呆想抽他屁股有木有ps.乾隆永璂的年纪和历史完全对不上号,所以别纠结这个了戳一下收藏二呆吧~能加积分


    第3章 还珠格格3


    心里头各种想法纷至沓来,永璂面上却是一点都没显,安安静静的坐在皇后身边,一旁站立的宫女小心的给他布菜。也因为有乾隆在场,母子两方才难得的温馨气氛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才坐下的时候乾隆才注意到永璂,没想到一场病倒是让这个儿子瘦了下来,虽然脸颊还带着点儿婴儿肥,但是那肌肤带着一种病态的苍白,只有巴掌大小的脸却显得清俊隽永,以前因为胖而只有一条缝儿的眼睛大了许多,顾盼生辉,灵动流转,招人的很。

    尤其是刚才看他的那小眼神,好像某种警惕的小动物,颤抖着睫毛偷偷的瞟一眼,这感觉就好像有根柔软的羽毛轻轻的搔过,让他心痒痒的。

    不得不说,乾隆是一个标准的颜控,自诩风流的他身边伺候的侍卫太监宫女,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

    以前的时候永璂胖乎乎的,说好听一点是憨头憨脑,让乾隆怎么都看不顺眼,现在这相貌倒是挺对他胃口,因此对永璂也多了两分和颜悦色的味道。

    “这道燕窝红白鸭子滋味不错,你既然大病初愈,补补身子也好,端给十二尝尝。”乾隆突然开口,看着自己面前的这道汤品,淡淡的吩咐。

    乾隆是个爱吃鸭子的,既然觉得看永璂顺眼了,自然不吝赏赐。

    “儿臣多谢皇阿玛。”永璂一愣,宫女小心端过来的汤汁,醇厚浓郁,清香扑鼻,简直叫人垂涎欲滴。抬起清澈的眸子看了乾隆一眼,想象着久不见父亲的孩子该有的表情,脸上带着可见的喜悦,恰到好处的染上了一丝红晕。

    握着汤匙一口一口的喝着燕窝鸭子汤,这滋味确实叫人口齿留香。而且,乾隆对他的态度比起之前的一个月不闻不问来说,堪称天壤之别。

    因为暂时还摸不清楚乾隆的心思,永璂并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只神态自若的,举止优雅的吃着对常人来说非常奢华的晚膳。

    氛围极好,皇后也有些眼力,态度比平日要柔顺许多,没有开口规矩闭口规矩的刺激乾隆,这一顿晚膳倒是吃的极为和谐。

    有宫女伺候着净手,乾隆看着安静恬淡坐在皇后身边的儿子,眼里闪过一丝情绪,随即消失不见。

    “永璂既然身体好了,明儿就按时到上书房念书吧。”抬起一旁宫女端上来的热茶,抿了一口,皱了一下眉头,随即松开了,这泡茶的方法不对,凭白浪费了这好茶。

    “儿臣知晓,定会认真进学,不辜负皇阿玛的期望。”永璂察言观色,小眼神亮晶晶的,面上露出欢喜的笑容,就好像一个普通的孩子因为得到父亲的关心而喜悦一样。

    这番自自然然不拘谨的态度看的乾隆心里也是一阵的舒畅,乾隆面前太多的儿子对他毕恭毕敬,也正是因此,小燕子的没大没小叫他觉得很新奇,有一种做父亲的感觉,也正是因此,他才乐意宠着小燕子。反正他是皇帝,愿意给谁体面,就看谁能讨他欢心。

    三个人说了些话,瞧着天色,永璂就识趣的借口告退,皇后照顾他一个月,也很辛苦,而且他看着皇后对乾隆的态度,显然心中是把乾隆当做自己的丈夫的,不然也不会在听到乾隆驾临的时候,双眼露出显而易见的欢喜。只可惜,皇后忘记了,乾隆不止是一个丈夫,还是一个随心所欲的皇帝。

    当晚,乾隆就留宿在坤宁宫中。

    第二天寅时,天边还一片黑暗,伺候的太监唤醒了永璂,长着双臂由宫女伺候着换衣服,待温热的帕子覆上面颊,他才终于有了些清醒。

    这该死的读书制度,5点起床,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小命。前面伺候的宫女提着灯笼照亮了石板路,待到了上书房的时候,已经有几个阿哥坐在里面了。

    他身边还没有伴读,至于前一个伴读,原本是满族大家的儿子,身份地位都不错,只可惜被令妃吹了枕头风,惹得乾隆一怒一下给打发了。

    身边没人跟着也好,他也怕露出了马脚。

    淡淡的跟几个兄弟打了招呼,其他人都不咸不淡,只有十一阿哥是养在皇后膝下,与永璂还算亲密一些,凑过来和他说话。

    其他人其实对永璂的改变有些惊讶,才一个月没见而已,这个原本不显眼不讨喜的十二阿哥褪去了往日的天真憨直,沉淀出翩然从容的味道。

    掏出了大学,永璂静静的看着书,或许是老天给的补偿,他发现自己的脑子灵活了许多,这些原本晦涩难懂的东西,竟然看一遍就能够记住。

    教导皇子的师傅已经到来,几个阿哥和伴读都自觉的掏出书来背诵,背诵一百二遍简直就是坑爹。永璂突然觉得,自己在现代,其实挺幸福的。

    “永琪,迟到了,都怪明月彩霞没有叫醒我。”门口传来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女声,口中带着埋怨。

    “是是是,小燕子,等明天我亲自去叫你。”紧接着那声音带着宠溺,显然对这小燕子情谊不一般。

    原来是女主角到了,被两个人毫无顾忌的声音打断,永璂也没有了继续背诵的心思,抬起眸子看着门口,想见见这小燕子到底什么样子。

    很快,四个人出现在上书房的门口,打头的是一个穿着大红色旗装的少女,长得并不是那么的漂亮,皮肤比起宫中精心保养的女人来说要带着点健康的蜜色,但是双眼很大,很亮,带着一股讨人喜欢的机灵劲儿,衬着鲜艳的衣服首饰,很有活力四射的味道,难怪能讨得乾隆喜欢。

    没有赵薇那么精致,永璂不由得有些失望,至于一旁的五阿哥,倒也是颇为俊秀的长相,此时正一脸讨好的看着小燕子,显然已经陷了进去,虽然他并不自知。

    跟在五阿哥身后的两个男子应该就是福家兄弟,福尔康比福尔泰要英俊挺拔一些,只可惜那脸上的倨傲破坏了那种英俊,反而没有福尔泰那么讨喜。

    “十二弟,身体可是好了?”五阿哥见到坐在座位上的永璂,眼神闪了闪,浅笑着打了声招呼:“小燕子和你一同落水,还好小燕子身体不错,只发了些烧,好在皇阿玛恩典,命太医好好医治,要知道,她可是女孩子。”

    “多谢五哥关心,还珠格格直率活泼,又初来乍到,想必五哥会好好照顾关怀。”永璂眼里露出一丝讽刺,随即掩了下去,明明是小燕子害的十二阿哥落水,听五阿哥这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十二阿哥的错呢。

    其实永璂也有些想不明白,若真是乾隆真是疼爱五阿哥,为何已经年过二十仍为领任何差事,要知道六阿哥可是已经不在上书房了,而且福家兄弟可是包衣,用包衣做伴读,简直就是打脸。

    想不明白永璂就不想了,反正一切都是为了剧情服务的,只是这个设定也太坑爹了些。

    “十二阿哥?那个小胖子?永琪,尔康,你们瞧这个小胖子怎么变化这么大呢?”小燕子连蹦带跳的过来,她不喜欢皇后,总是为难她,还叫那容嬷嬷来叫她规矩,简直就是折磨,连带看十二阿哥也不顺眼。

    她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眉眼俊秀的少年,羊脂白玉一样的脸庞,长长的睫毛犹如蝴蝶振翅,眼波流转,带着一种叫人说不出的气韵。

    心中有些嫉妒,小燕子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格格,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有了皇帝的宠爱,那些格格阿哥看不起她,她知道,可是他们见到自己照样客客气气,甚至得避让自己。她很享受这种感觉,就如同永琪跟她说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威风极了。

    她想,在等等,等她玩够了,她一定把爹还给紫薇,把格格这个身份还给紫薇。

    “臣觉得十二阿哥与往日大不相同,想必是受了教训,知晓自己的不足,终于在课程上上了心,皇后娘娘也多有教导。”或许是曾经在猎场上,乾隆对福伦说的那一句,你的儿子,和朕的儿子,都是一样的!赢了才是英雄,让他冲昏了头脑,亦或许是乾隆对永琪和小燕子的宽容让他忘记了身份。福尔康竟然也不避讳,当着永璂的面儿就对他品头论足。

    永璂似笑非笑的看着福尔康,眼中带着嘲讽之色,而五阿哥竟然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并没有开口阻止。一旁的福尔泰还算知晓利害关系,忍不住拉了拉自己哥哥的袖子,在场的人都比他们兄弟高贵,他哥哥怎么愈发的口无遮拦。

    “我竟是不知,一个小小的侍卫竟敢出言不逊。”轻轻的眯起眼睛,永璂脸上虽然带着笑,但眸子里已经是寒冰一片,冷冷的喝了一声:“跪下!”

    这股气势朝福尔康扑面而去,竟然福尔康心中一寒,双腿不由自主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冷汗一下子就布满了额头,心脏剧烈的跳动,脸色发白,又羞又恼,这十二阿哥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实在欺人太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反逆黑白同人]YOU CAN(NOT) REDO by 史上最KY解药(四) 下一篇:[综影视同人]炮灰的奋斗史 by 呆萌呆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