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楚留香同人]盗帅靠墙站 by 墨笛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时空 强强 武侠 楚留香

文案:
当带着系统穿越到南宫灵身上 ? 会怎么样?.....
此文卖腐不卖肉 主角加系统 功能强大
(卖萌、卖乖、耍赖、耍酷、打群架等等样样精通 怎么样 有木有爱上我)
对无花哥哥卖萌我无压力
对观音妈妈卖乖我无压力
盗帅风流处处留香 嘿嘿 长得的确不错 靠墙站好 等我来。。。。和谐了
(注意 本文不卖肉)

ps :轻松爆笑 强强对决 以及偶是主攻党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宫灵 ┃ 配角:楚留香无花石观音 ┃ 其它:武侠楚留香同人耽美强强

2光头仙子哥哥

   

    NO.1光头仙子哥哥

    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抉择,我得好好考虑!因为一个选择,将会决定......

    一个长相平凡的青年,穿着绝对不平凡的品牌运动衫,半蹲在某六星级宾馆的落地窗前,拧着眉头,把手上的各种碟片翻来覆去的抽出来看看,眼睛忽然蹭的亮了起来,叫道:“就是这个!”

    手上被抽出来的碟片上面,赫然几个大字——超级师生

    舔了舔唇,这位富二代同学马上把碟片放进碟机里,茶几上摆了几瓶芝华士威士忌,动作粗野的开瓶,可是品鉴的动作却是绝对优雅规范。一杯一杯酒下肚,目光炯炯的在大屏幕上留恋,嘿咻嘿咻的动作加上酒精的刺激,也没能让他在宾馆的特殊服务上迟疑,拒绝了某个肯定是尤物的美女,心里默哀自己十七岁生日只有一人孤单的度过。

    撑着眩晕欲裂的脑袋爬上软乎乎的大床,青年把放在床头的名贵的手表戴在手腕上,一边嘴里嘟囔着,“生日快乐。”一边把脑袋塞进制作精良的鹅毛枕头里。

    他没有看到的,是一道幽光在大屏幕上闪烁着,然后一列字幕出现。

    “你是否确定安装本系统。”与此同时的,青年耳边传来一阵电子音的声音,青年浑浑噩噩之间却是嗯了几声,字幕瞬间变化着,“本......”“确定......”有的没说完,就立马在青年嗯了一声后,转入下一句话。

    “系统与主体绑定成功,已确定历练世界,楚留香传奇,传送开始......”

    等青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身下的床硬的过分,立马清醒过来坐起身子,眼下的场景让他有些呆呆的呀了一声。

    “什么特殊情况。”右手锤了捶宿醉过头昏昏沉沉的脑袋,青年瞅着眼前古色古香的房子,明显的没有反应过来,鼻尖充斥着非常好闻的檀香味,到是让他焦躁紧绷的情绪舒缓了很多。

    “小灵,你起来了吗。”一个温柔好听的声音传过来,白衣胜雪的翩翩仙子便在青年的视野里,绽开圣洁的笑容,仿佛要供在神坛之上,不能令人生处任何亵渎的念头,不过那闪亮的光头,却是让人眼瞎的发现一个事实,这丫是男的。

    仙子亲切的走了进来,白皙的手在青年的额头上碰了下,酥若无骨,青年的酒意立马散了大半,明明是和善若春风的美丽仙子,可青年却如狼似虎的往后猛地缩去,心里默默碎念道:我还没成年,我还没成年,如此重复循环。

    仙子眼底寒光一闪,但却若无其事的微微一笑,道:“小灵,怎么一觉起来,就跟哥哥疏远了很多。”

    “我怎么不知道.....”一觉起来,我就多了个哥哥。青年默默地把剩下的话咽进肚子里,因为他发现了一个足以让他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的东西,那面铜镜,里面映出来的,分明是和有着平凡长相的青年不同的俊秀的面庞。

    如遭雷劈的囧起脸,青年把头扭向这间房里唯一的生物,哦除了自己之外唯一的生物,露出一个绝对纯洁无害的笑容,两个小虎牙更是为他增添了几分萌系数,甜甜叫道:“哥,人家刚睡起来,迷糊的还以为在刚才的梦里呢!”

    “这样啊。”仙子微笑的压了压青年的头顶,一副圣母光环笼罩的样子,“梦里面也有哥哥吗,我真高兴呢!”

    “嘿嘿。”这实质化的杀气是肿么回事,青年一边傻乎乎的笑着,一边露出一个依赖的笑容,心中纠结着要不要上去蹭一蹭。

    “乖了,起来洗漱,然后吃饭吧。”仙子的芊芊玉手滑下来,在青年的还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上捏了捏,说完后,转身离去。

    手真重。看那危险段数超标的仙子走了之后,青年的面部肌肉忍不住抽了抽,然后无害的表情猛地垮了下来,动作如豹子般迅捷的扑到铜镜前面,手抓起镜子,在端详自己容貌的前一秒,先对自己明显速度变慢的身体撇了撇嘴表示不满。

    “赚了!”下一瞬,表情变作满意的笑容,在棱角分明的阳光型男的脸上虽然还有着些许婴儿肥,但是却是绝对帅气迷人的。

    “小灵,出来吃饭了。”平和的声音缓缓的注入耳中,青年的眼眸瞬的一闪,然后绽开笑容,朗声应了。

    坐在桌前,青年默默地扒着没有带一丝荤腥的饭菜,忍受着旁侧之人堪比x光射线的视线,然后,仙子说话了。

    “我怎么觉得,小灵一觉睡醒之后好像变了很多。”

    “是嘛!”青年绽放出一个完全符合这桩阳光帅气面容的笑容,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就说我长大了!”然后在仙子眼眸微闪之下,把筷子在碗上敲了敲,笑道:“我长大了可以娶媳妇了,哥哥嫁给我怎么样!”

    仙子面色一点变化也没有,只是轻飘飘的瞥了青年一眼,笑骂道:“泼皮,还说长大了,长大了,怎么还说这等童言童语,你若真想娶媳妇,母亲自会给你挑一个极好的。”

    这哥哥弟弟的关系怎么这么奇怪,虽然想旁侧敲打一下,可心有顾虑,终是没有开口。青年胡乱猜测着的时候,仙子唇瓣开启,又说了起来,“沙天义就要来了,你好好准备一下,不要被看出什么来!”说完,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我也该走了,不必送了。”

    “哦,哥哥,一路小心,下次再来啊!”青年可一点也不想送他,当即笑嘻嘻的送走仙子,在脑门上的了一个糖炒栗子之后,才面目沉吟的坐回到桌旁,右手狠狠的按住太阳穴,闭上双眼。

    然后猛地睁开,一道电子光在眼膜处闪烁,电子音滴滴作响。

    “系统启动,超级师生为您服务。”

    超级师生,青年脸皮抽了抽,这不是他刚才看过的三级片吗,犹豫的开口道:“......人物信息。”

    “历练人物:南宫灵。年龄:十七岁。身份:石观音李琦二子,妙僧无花之弟,丐帮帮主任慈义子,丐帮堂主。武功:如意八打,急风十三刺。结局:服哥哥无花下在酒中的的天一神水而死。”

    在冷漠的电子音冰冷的叙述下,一道道画面快速的在青年脑海里闪过,各种情绪扑涌而来,青年负担不住的弯下身子,剧烈的痛通在脑海中爆炸般的闪烁重重画面,等青年大口喘着粗气,身体抽搐,直到摔倒在地上的时候,这记忆的传输在慢了下来,然后直到输送完毕。

    “靠!真他|妈|狗|屎!”

 3带着系统穿越(已捉虫)

   

    NO.2带着系统穿越

    我这是带着系统穿越了吗!

    偌大的院子里,现名南宫灵的英俊青年仰卧在摇椅上,悠闲的望着大榕树那层层叶子刷下的丝缕金色阳光,一边摸索着系统的使用方法。

    “嗨,系统,做个自我介绍撒!”

    “宿主,师生系统为您服务,帮助您掌握各种技能,直到您学成出师为止。”依旧是冷冰冰的金属声音。

    “能详细点吗?”南宫灵皱了下眉,坐起身子在心中念道,还要学,真坑爹,还以为直接能天下无敌。

    “可以,系统中储存着各种技能,宿主可以随意选择,但必须选择三门作为必修主课,在教室里学习完毕,而其余技能可以由宿主意愿,随意选择。”

    “必修主课。”南宫灵重复一遍,摸了摸下巴,忽然道:“那有学分吗!”

    “有,每一科学完后,会获得一百学分,学分可以兑换物品。”系统尽责的回答着。

    “哈,还真搞得有模有样的嘛。”南宫灵露出似笑非笑的样子,一拍手道:“那好吧,恩,先把课表给我看看!”

    滴声之后,南宫灵眼膜上闪烁着电子光芒,一列列字幕就凭空的出现在他眼前,眨眨眼,他试探的把手放在阻隔视线的地方,那列字幕并没有消失而是想幻灯片投影似的印在半空中。

    “嗞嗞,有趣!”南宫灵挑了挑眉头,痞气外露,配着俊朗的面容,显得潇洒迷人。

    把那列字幕随心意所动的上下翻了翻,还挺多,什么武功,马术,赌术,文学,数理,音乐,语言等等。

    南宫灵舔了舔唇瓣,武功是必修的,在这一不小心就炮灰了的世界,除了楚留香这个人生大赢家,其他人的生命还真不能保障,还有毒术,这个一定得学,不然被天仙哥哥给爆菊,自己还反攻不了。

    再往下看,还有些生活技能,比如挖矿,鉴定,厨艺各种各样,让南宫灵都有些看花了眼,除了正经些的技能,再往下看。

    什么暗杀,□的,南宫灵扫了眼就漫不经心的翻过去,目光定格在,“哇靠,这都有!”闪光的几个大字,性技巧教育,让某个处男同学眼睛发光,若不是老妈天天耳提面命,未成年人不许做那事,南宫灵怕老早就**了。

    选择完三个必修课之后,南宫灵还没反应过来,意识猛地昏沉一下,人忽然晕倒了,等再次睁开眼,观察着这种真实又虚幻的空间,南宫灵觉得自己八成是被那个什么系统弄到所谓的教室里来了。

    搞什么搞,他还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小说的哪个时间段,哪有时间在这里学什么技能,当即面色一沉,不爽的说道:“系统,把我弄出去,现在我还不准备学呢!”

    “对不起宿主,系统感知到您已经选择了科目,已经启动学习系统,在完成学习之前,您必须呆在这个空间中,在您的学习过程,外界的时间是静止的。”系统生硬的决绝了南宫灵的要求。

    这算是强霸硬上弓吗,南宫灵快晕了,先不说武功和毒,这些现在学也没什么,可是刚才选的性技巧教育,怎么也得十八岁以后再学吧。

    “我说我是主人吧,难道不能修改一下,等以后再学?”

    “对不起,宿主,这是系统的程序,您无权限修改。一分钟后,武功课堂将开始,课堂上讲究惩罚制度,祝您学习愉快。”

    “惩罚!”机警的南宫灵立马扣到字眼,追问道:“什么惩罚。”

    “根据您的课堂完成度,将会实施电激,鞭打等惩罚制度,10秒后课堂开始!”系统冷漠的回答着。

    “10、9、8、7......3、2、1。”

    “我日!”南宫灵只来得及重新在躺椅上坐好,然后朝天竖一根中指,就陷入高强度的训练之中,由不知名的内力开始,再到轻功、十八样武器,之后学习各种药材、毒物的认知,调配方法,还要亲身品尝,而最后的课程,脸红心跳,不足为外人道也。

    当然期间,濒临死亡的时刻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再加上时不时的惩罚制度,等南宫灵顺利完成三门主课之后,他只觉得——生不如死!然后,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妈妈养育了我,感谢地球母亲的无私奉献,终于......解脱了!

    就在这偌大的院子里,南宫灵施展着刚刚学成的内力,脚尖轻轻一点,便直接窜到榕树的顶尖,对着太阳狠狠一拳头划下来,只差嚎叫一声,表明心迹。

    “堂......堂主?”一个明显有些哆嗦的声音响起,南宫灵低头看去,就看见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小乞丐仰头看着他,有些目瞪口呆的样子。

    小乞丐!南宫灵眼睛一亮,立马意识到这应该就是丐帮弟子,很有可能是他的手下,他跳下树,几步到了嘴巴张成O状的小乞丐面前,甚是风度翩翩的笑了笑,说道:“有什么事吗!”

    南宫灵亲切的问候让这位在丐帮可以算是小透明的小乞丐简直就是要感恩戴德的五体投地了,结巴着嘴巴,断断续续的说道:“南.......南宫堂主,帮......帮主找.......找你。”

    南宫灵沉默不语,心中思考着丐帮的弟子都是这个水平吗。

    小乞丐心中咯噔一下,偷偷瞧着南宫灵明显有些沉重的样子,差点没哭出来,结巴的唤了句堂主,然后就眼巴巴的盯着南宫灵。

    “唉......”南宫灵叹了口气,对着如临大敌的小乞丐说道:“小兄弟,就算是结巴,也不要放弃自己,在丐帮好好干,丐帮欢迎每一个兄弟!”然后肯定的点了点头,施展轻功,飘然离去。

    小乞丐啊了一声,看着南宫灵飞身窜上房顶,然后消失的背影,张了张嘴,才吐出一句,“堂主,我不是结巴啊。”然后傻呵呵的笑着。

    南宫灵一边思索着,一边施展轻功越过一家家的屋顶,任慈既然还没有死,那也就是说楚留香传奇的第一部还没有展开,那他要怎么选择呢。

    “真是有趣!”南宫灵低声念了句,然后微微一笑,跃进熟悉的宅子的门前,走上去敲了敲门,便被记忆里的老伯带进去。

    “小灵,快过来!”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南宫灵抬头看去,就见到一老者坐在主座,对南宫灵招了招手。

    小灵也是你叫的,就算是获得了南宫灵的记忆,他对这个养父也没什么亲情,南宫灵心中撇了撇嘴,走上前去,面带的微笑着作揖道:“义父。”

    任慈点了点头,眼中慈爱的情绪到是半点不掺假,他笑着说道:“小灵,我这里有件事要吩咐你。”

    “请义父放心,孩儿必当不负所托。”南宫灵毫不犹豫的说道,记忆里,这两个人的相处也是这般摸样。

    任慈对南宫灵点了点头,讲述道:“这次沙总镖头要来丐帮做客,可双义镖局的镖却被齐鲁四雄劫走。在我丐帮境内发生这种事,我们总要对沙总镖头有个交代,你去泰山之麓把那四人拿下,将双义镖局的镖带回来。这件事,就交与你去办!”

    “孩儿遵命!”南宫灵点头,本要离去,又听任慈道:“走之前,去看看你母亲吧!”

    母亲,南宫灵差点以为是石观音,但立马反应过来,应该是秋灵素,那个被毁了容的女人,也就是任慈的夫人南宫灵的义母。

    走到内院去,看着面蒙黑纱的美妇,仅凭那优雅的身姿,就算是蒙着面也魅力十足。

    “小灵。”秋灵素轻声唤了句。

    “义母。”南宫灵反应过来,躬身道。

    “你来我这有什么事吗?”秋灵素的语气非常的平淡,面对义子,仿佛毫无亲情之感。

    “孩儿要出行到泰山一趟,特来见母亲一面。”南宫灵仿佛恭敬的回答着,眼睛却不偷偷的观察着秋素灵,猜想着曾经能和记忆里的石观音一拼的美貌究竟是多么的美丽动人,不过只可惜,她已经被石观音毁了容貌,真是暴敛天物。

    “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秋灵素淡淡道。

    南宫灵躬身行礼之后,转身离开,可眼底却闪过一道光,他能感觉得到,在自己转身之后,那紧紧盯着的眼睛里,复杂至极的情感。

 4香帅也是身姿绝妙

   

    NO.3香帅也是身姿绝妙

    眼前的齐鲁四雄,他们正流口水的瞅着那些镖嘿嘿发笑,南宫灵撇了撇嘴,什么四雄,分明就是四头大黑熊,蠢笨的样子,当真滑稽。

    南宫灵厌烦的把眼前的树枝往旁边拨了拨,踩在树干上的脚微微一滑,便晃到另一棵树上,往下看去,沙天义的女儿正被捆绑在树干上,一双大大的眼睛又是生气又是害怕的,姣好的唇瓣紧紧的抿住,不发出一点声响。

    倒不愧是沙天义的女儿,南宫灵挑眉笑了起来,看了眼注意力完全在镖上的四人一眼,便灵活轻巧地蹿下树去,瞧着双目瞪圆的小姑娘,微微一笑,右手放在小姑娘唇前一尺的地方,做口型道:“别怕,我是来救你的!”

    忽然出现的南宫灵的确是吓了沙素雅一跳,可是她的性格下意识的让自己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看清楚了来人,她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容。

    南宫灵长得英俊阳光,又一派潇洒正气,剑眉星目,嘴角挂着淡笑,看上去气宇不凡,自然很容易的博得小姑娘的信任。

    “大哥,我们劫了这些镖,怕是好几年不用愁了!”齐鲁四雄中一个长相贼眉鼠眼的一脸的怪笑。

    “废话!”被叫做大哥的那个人怒喝了下,转过头便露出一副趾高气昂的小人模样,点了点这些镖,“我们得快点把他们运回去,省得夜长梦多!”

    而其中一个色迷迷的笑了起来,手上的长刀在前方画了个弧度,凑到那个被叫做大哥的耳边,压低声道:“反正也把沙总镖头的镖给劫了,那个小姑娘,就让我们哥几个解解馋怎么样?”

    大哥听了这话明显有些意动,而那个贼眉鼠眼的立马拍手叫好,而另外一个虽然闷着不说话,可双眼也微微发光。

    “那行!”大哥想了想就决定了,“把那小姑娘办了,我们也就是沙天义的女婿了,嘿嘿,到时候,再跟她要些聘礼,你们说对不对啊!”说着,大笑起来,其他三个人皆是附和的笑了起来。

    “啊!这个恐怕有些困难!”树干上,南宫灵侧身靠着,睨了眼齐鲁四雄,忽然出声,并且苦恼的摇了摇头,好像一副为对方着想的样子。

    齐鲁四雄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四个人连忙举起兵刃,站开攻势,面对着南宫灵。毕竟是自己完全没察觉之下让敌人到了头顶,齐鲁四雄都是面色凝重,看上去倒也不算是完全的乌合之众。

    领头的人朗声道:“阁下是哪里来的,不如报上名号,让我齐鲁四雄见识见识!”

    南宫灵低声笑了笑,也不理会,散漫的扫视四个人,然后才冷冷的说道:“我可没那个美国时间跟你们浪费!”说完,低下头去,笑着说道:“不知道沙小姐想要怎么收拾这四头大黑熊啊!”

    沙素雅从树后走了出来,粉面寒霜的瞪着齐鲁四雄,忿忿的说道:“他们四个敢劫我双义镖局的镖,不给点教训,怕是让江湖上的各位看笑话了。这样吧,不如断了他们每人的臂膀,看他们还敢作恶!”

    齐鲁四雄面色一变,其中一人恨恨的说道:“死丫头,就凭这乳嗅未干的小儿,你以为他真能那我们怎么样!看我剁了他,然后再教训你这丫头!”

    沙素雅脸色有些惶惶了,她虽然看出来南宫灵的确武功不俗,可却也摸不透他的底,根本不知道南宫灵能不能对付齐鲁四雄,所以现在却是有些害怕。

    南宫灵面色不变,沉吟的摸了摸下巴,眨巴着眼睛,眯起眼睛,笑了起来,“本来只是想给你们小小的教训,不过现在吗!”话音未落,南宫灵的身形变得模糊。

    而下一秒,四声痛苦的喊叫一同发出,齐鲁四雄皆是摔倒在地上,四肢软绵绵的扭曲着,口中**不断。

    南宫灵悠然的抖了抖衣袖,微笑道:“好了,平日里作恶多端的,现在你们也受到教训了,今日便放你们一命!”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沙素雅惊讶的跑到南宫灵身侧,指着那四个人,好奇的问着南宫灵。

    “怕是被这位少侠废了武功吧!”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从树林里走出一位身穿锦衣、玄纹云袖的男子,他眉浓而鼻挺,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温和的目光,周身无法言语的魅力让所有人都被吸引。

    风送清香,再加上连自己也没有察觉的轻功,南宫灵眼底飘过一丝淡笑,这怕是盗帅楚留香,流氓中的佳公子,长得确实不错。

    “你是谁?”沙素雅虽然也因男子的相貌红了脸,但却仍然警惕不减的问道。

    楚留香笑意更深,更是带上了些许安抚之色,拱手道:“在下楚留香。想必这位姑娘应该就是双义镖局沙总镖头的千金,沙小姐了。”

    “你是楚留香!你真的是楚留香!那个处处留香的盗帅!”沙素雅愕然的追问道,面上因兴奋和欢喜带上了红晕,但余光看到南宫灵似笑非笑的神情,愣了下,知道自己失态了,局促的张了张嘴,不好意思再说话。

    楚留香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南宫灵,笑道:“阁下一定是丐帮的南宫灵,果真武功卓越!”眼中带了赞叹和相交的意思。

    南宫灵挑了挑眉,笑着说道:“香帅也是身姿绝妙!”

    这话怎么有点像是**呢!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自己倒是经常跟姑娘们说这句话,虽然心底乱想着,面上却是笑意不减的继续说道:“在下本是因为听到齐鲁四雄的恶行,所以才到泰山来,却没想到被少侠抢先了一步!”

    “哦!”南宫灵拉长声音,笑着眯起眼睛,说道:“那我还真得谢谢我那匹大宛良驹了!要知道,能在速度胜过香帅一筹,可真是世间罕见!”

    楚留香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句话了,哈哈干笑两声,便说道:“我们也别站在这里了,想来少侠也是有事在身,不如先将小姐送回去的好!”

    沙素雅自然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南宫灵也没有反驳,在怀里探出信号弹知会附近的丐帮弟子,很快的便有当地的丐帮弟子赶来,而这些镖,便是他们帮忙运送,南宫灵和楚留香只是跟着护送而已。

    这两个男子都是幽默风趣之人,一路上你来我往的打趣,笑语不断,沙素雅又很是具有江湖儿女的爽利,颇得南宫灵和楚留香的喜欢,三个人的关系也是亲近了许多,等到了双义镖局,沙素雅恋恋不舍的和南宫灵以及楚留香道别。

    “我要回丐帮复命,香帅跟着我做什么?”南宫灵斜眼瞥着身侧悠哉悠哉坐在马上的楚留香,好笑的问道。

    楚留香把马鞭扬起,却没有打在马的身上,而是在空中打个响,戏虐的笑道:“少侠,在下只是恰好与你同路罢了,并没有跟着你啊!”

    南宫灵挑眉,明亮的眼睛直直的瞧着楚留香,就在楚留香忍不住想要摸摸鼻子认输的时候,南宫灵忽然变得一脸遗憾的样子,叹气道:“是我自作多情了,还以为香帅想要光临寒舍,我记得,库房里还有一坛陈年的屠苏花雕!”

    楚留香眼睛刷地一亮,喉间动了动,试探的开口唤道:“少侠?”

    南宫灵却不给楚留香开口的机会,又是继续的说下去,“虽然一坛屠苏花雕是少了些,可附近卖的杏花村汾酒,香飘四野,酒香醇厚,也是难得的佳品。只可惜香帅并不愿意去品尝一番,我也只能遗憾的把它们独自喝完。”

    要真是被南宫灵肚子喝完,也不知道是谁遗憾了!楚留香忍不住苦笑了下,眨着眼睛,“南宫兄弟,你一个人喝酒也太寂寞了,不如找个人陪坐喝得舒畅!”说着,一脸期待的瞅着南宫灵,生怕他拒绝。

    南宫灵佯装大惊的说道:“香帅竟然有空吗,如果是不想让我遗憾所以才勉强的话,这酒喝着也是不香的,还不如倒掉的好!”

    “不勉强!”楚留香立马瞪大眼睛,一脸坚定的说道:“怎么会勉强,能与南宫少侠同桌饮酒可是在下梦寐以求的事情!”

    “是嘛!”南宫灵一脸感动又欣慰的样子,嘴角却隐约勾起,带着戏谑的微笑。

 5拼酒到肾虚

   

    NO.4 拼酒到肾虚

    一弯圆月挂在深蓝的苍穹里,淡淡的云雾还有些红色晕染的痕迹在天际不时的飘过,清风拂过垂柳,扫过树梢,带着飘渺的清香,弥漫整个小院。

    “月色这么好,南宫,我们为何不坐在那里畅饮美酒?”楚留香指着院子里那棵大榕树下的石桌石椅,慵懒的朝南宫灵笑了笑。

    南宫灵微微眯起眼睛,那和煦如春风般的笑容就算是谁看了也会少许心动,大为倾倒,心中虽然赞叹不已,可是他却哼笑一声,说道:“就算你不怕蚊虫叮咬,我也厌烦这些嗡嗡作响的家伙!行了,跟我上二楼,那里早就给香帅准备好了琼浆玉液!”

    楚留香闻言,便负手大步跟着南宫灵上到二楼,窗户大开着,清冷的月光映衬着暗香浮动,乌木雕花桌上摆放着一壶花雕,几碟小菜,在墙角还有好几坛酒。

    两个人先后对面坐下,月光如缎从榕树的枝叶间漏下来,透过窗户影子稀稀疏疏的落在两人身上,烛火或明或灭,风扬起落叶,这般情景别有一番意境。

    “果真好酒!”楚留香接过南宫灵递过来的杯子,细细品了一口,眼睛一亮,赞叹道:“这屠苏花雕怕是有二十年的年份,当得酒中圣品!”

    “你嘴可真刁!”不过鼻子好像不怎么好使,南宫灵笑着点了点头,拿起筷子点了点桌上的小菜,说道:“这桌酒席可是我精心布置得,香帅可不要辜负在下的一片心意!”

    楚留香摸摸鼻子,本想问他辜负了又如何,但又瞧着南宫灵端着酒杯直接灌进肚子里,眼神清明锐利的瞥过自己,便也只好笑了笑,举杯畅饮,偶尔夹几筷子下酒的开胃小菜。

    一小会儿的功夫,看着南宫灵毫不顾忌的兀自喝得痛快,楚留香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南宫,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好。”

    “嗯哼,常言道:酒不醉人人自醉。既然我不想醉,酒量自然好。”南宫灵轻笑一声,不在意的再饮一杯。

    楚留香笑着摇头道:“这话说的不对,喝酒就是为了醉一场,若是这些酒无法让南宫醉倒的话,不若跟我到船上去,我请你酣畅淋漓的喝他三天。”

    “香帅这话说出来,我是不想去也不行了,这些酒明显喝不醉你我!”南宫灵翻个白眼,挑眉轻笑了下,并没有拒绝。

    楚留香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用筷子比划着说道:“我那艘小船就在海上,广阔的大海,碧绿的蓝天,还有温暖的阳光,潮湿的海风,南宫,你一定会爱上在海洋的怀抱中入睡的感觉!”嘴角牵起幸福的微笑,眸中流光闪烁。

    “描述能力不怎么样,但是情感表达的很饱满,勉强及格。”南宫灵调侃的笑了起来,露出两颗虎牙,倒是显得有些孩子气。

    楚留香一时有些看呆,英气逼人的南宫灵竟也有这般可爱的模样,心中不觉痒痒的,甚想在那还有些婴儿肥的脸上捏一把,他眨巴着眼睛,思绪飘远的问道:“什么?”

    “我是说。”南宫灵并没有察觉楚留香蠢蠢欲动的心思,只是自顾自笑着戏谑道:“早听闻香帅终年有三位美若天仙的红粉知己相伴,这次前去可有幸亏窥得红颜!”这一番文气的话说着,南宫灵也不免自得的抿嘴,两个小酒窝也浮现出来。

    一杯酒灌进肚子里,楚留香只觉脑中昏涨,摇了摇头,略带可惜的说道:“南宫怕是要失望了,蓉蓉他们近日不在船上,似乎是到松江府城那里游玩去了!”

    听楚留香这么说,南宫灵顿时兴趣缺缺,少了三个大美人,就算眼前的美人也是芳华绝代,可心中还是少了点期待感,不过很快的,就想起软绵绵的沙滩和奇妙无穷的大海,便勾唇吞下一杯酒,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看楚留香的身材如何。

    等半宿畅饮之后,楚留香便留宿在南宫灵这里,午夜时分,南宫灵揉了揉太阳穴,走到院子里,瞅着树上的一只白鸽郁闷的扯扯嘴,足尖一点,便落在树干上,手上抓着的正是那只白鸽,童心尚存的抚了抚白鸽的洁白的羽毛,然后才把无花寄来的信取下。

    没有着急查看里面的内容,南宫灵瞥了眼扑闪飞走的鸽子,然后便舒展身体,舒服的□一声,坐在树杆上往后倚靠着,把卷起的纸张打开,在看清里面的内容后,舔了舔唇,嘟囔道:“就算是哥哥,也不能让人做白工啊!”怎么也得捞点好处,想起那圣洁不染纤尘的无花,南宫灵勾起唇角,笑得很纯洁。

    往常,舒适的伏在甲板上的男人又出现在阳光沐浴之中,可却不是踏月留香的盗帅,而是穿越的南宫灵,他枕着手臂,闭上眼睛感受着阳光抚摸脸颊的惬意感。

    一阵水流涌动的声音,南宫灵睁开眼睛不意外的看到了身材健美,拥有可口蜜色肌肤的楚留香,挑眉笑着,说道:“我义父倒是喜欢你,一听要到你这里,立马给我开了一个月的假期!”

    “任帮主比起传言来,倒的确和善许多!”楚留香笑了笑,用挂在船边的棉布,擦了擦躯干上蜿蜒顺着肌肉纹理流下的水流。

    南宫灵遗憾的瞅了瞅楚留香的下身的单裤,一边坐起身,一边不动声色的将头顶的一壶烧酒拿起来,灌进肚子里,火辣的滋味过后,顿时一种体虚和晕眩的感觉涌了上来,按了按额头,清醒了许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综漫同人]who am I? by 一只团子 下一篇:[HP同人]小V,放开那只教授 by amber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