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射雕]之我是良民! by 青蛙头弗兰(岛主黄药师X桃花岛伪哑仆)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射雕


莫言看着远方一望无际的大海惆怅,他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特种兵队长,一心为国为民
只是一次醉酒,便被迫把人生清零,成了桃花岛上拔了舌头的哑仆……

——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吗?

“阿言,怎么又走神了?”黄药师不满的掰正身下人的脸,让他看向自己,惩罚性的一个大力冲刺。
“……唔……”一个海浪大力拍来,染湿了莫言垫在身下的衣服……

——好吧,有的!变成哑仆,又被人压,这才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


☆、纳尼?我是哑仆?!

  嘴里火烧火燎的疼,莫言不由得暗恼自己昨晚的失态。
  明明早就做好了准备,谁成想在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还是没能控制好自己,险些坏了大事,虽然回去后队员们卯着劲儿的安慰自己,他还是不管不顾的喝了个烂醉。
  平日里几乎滴酒不沾的他第一次喝成那个样子,现在想来却是有些不值的。
  莫言知道,那个男人一定会被判处死刑,没有任何缓期执行的可能,大概这就是他唯一能为他那可怜的母亲所做的事情了,他不想去看那男人最后的嘴脸,眼不见心不烦,本就是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他又何必在乎那个男人呢?
  毕竟除了血缘,他们没有丝毫的联系。
  但血缘又能证明些什么呢?
  什么也不能!
  艰涩的往下咽了咽,喉咙里一股甜腥的血腥味,有些怪异,莫言觉得他大概不能再继续睡下去了,努力的挣扎了一下,他得快点起来喝点水,再自给自足的熬碗醒酒汤,宿醉的感觉真是太特么的难受了。
  眨眨磨砺的难受的眼皮,眼里的涩滞感难受极了。
  缓了半响,莫言终于挣扎着醒了过来,他往前伸着坐了好几次都没能坐起身来,全身无力到骨头发软,酒真不是个好东西,莫言悻悻。
  废了好半天的劲,他才终于爬下了床,扶着床沿挪到不远处的矮凳上,莫言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怎么……这里竟这么陌生?
  这里绝不是自己生活了七年的莫家老宅,也不可能是那群弟兄们任何一个人的家,看着四周复古的摆设,莫言心中隐约生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思绪渐渐清明,口间的疼痛感也愈发的明显。
  刚开始以为是宿醉之后嗓子的烧辣,可是慢慢就觉出不对劲来,他似乎并不是喉咙疼,挖肉般疼痛着的是他的舌头!
  这是怎么回事?!
  想要用茶水冲冲嘴,伸出去够茶壶的手伸了一半,突兀的停在了半空。
  这不是他的手!
  指腹常年握抢磨出来的茧子和八年前被黑蛇那个大毒枭打出来的弹眼都奇异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虎口处的一圈厚茧。
  莫言的推断越发清晰,可这不靠谱的猜测却能搅乱他二十八年来所有的人生观。
  握了握拳,他终是摸过了床头的小镜。
  果然……
  镜子里的人影是个挺拔俊朗的古装青年,约莫二十出头,却绝不是他自己!
  口中空荡荡的感觉和淡淡的血腥气,让他有了一个绝对称不上好的猜测,张开嘴,镜子中的青年跟着他做了一样的动作。果然,舌根上结痂的疤口嘲笑着他的后知后觉,疼痛感也在一瞬间被放大。
  缓缓闭上嘴,莫言的思维有些混乱,舌根上崭新的切口告诉他,这句新身体似乎刚刚被人拔了舌头,这可真不是个好消息。
  不过对于莫言来说除了些微的郁闷倒是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自然,对于一个哑巴来说,有没有舌头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都是不能说话的。
  好吧好吧,其实仔细想想,区别还是很大的。口腔里空荡荡的不适感需要慢慢适应,疼痛也是个不小的问题。
  当然,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刚刚得知自己换了一个身体,他本以为可以重新开口说话的,可却突然被告知这货没有舌头。
  搁谁身上,谁也受不了!
  莫言愤愤,却也着实无可奈何。
  莫言其实不是一直不能说话的,他小时候是个很正常的男孩儿,除了没有爸爸,与其他人似乎也没什么不同,只是七岁那年,一次重感冒引发的高热,烧坏了他的语言中枢。
  从此以后,莫言再也没能说出一句话,虽然失去了声音,但却出乎意料的得到了亲情,也正是从那次开始,一直无视他的莫母才真正的开始正视他。
  大约是出于愧疚吧,但对于一直渴望母爱的莫言来说,床头边一口一口喂他汤药的母亲,似乎就是他童年唯一的幸福。
  所以不能说话对他来说,似乎也不是那么的难以忍受。
  把小镜放回床头,莫言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从这个简朴的小室里得不到其他的信息,除了知道自己似乎是借尸还魂到了中国古代,对于这具身体他一无所知。
  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份完整的记忆呢?
  想着小说里男主们的那些神奇际遇,莫言不得不承认他嫉妒了!
  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桌面,他却实在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不过心一静下来,他倒是感到了胸口一股冰凉的感觉,差异的摸进去,却拽出一个锁片来,上面写着一个莫字,材质到不像是金的。
  正纳闷的翻看着,门外突然传来的脚步声却让他惊醒,一个翻身躺回床上,微微歪头,绵长了呼吸,竟和他苏醒前一个模样,半点看不出清醒过的痕迹。
  推门声紧接着响起,进来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灰衫少年,个子挺拔,面容俊秀,看起来有股世家公子的气质。
  “行了,起来吧莫狂子,我知道你醒了。”
  少年过分笃定的声音让莫言微微皱眉,知道自己定是哪里漏了马脚,他便极为光棍的睁开眼,看着少年无声的示意,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因为现在的他迫切的想要弄清楚这具身体的信息,一无所知的感觉实在算不上好。
  少年似乎对莫言平静的神情有些惊讶,不过转瞬之间便调整好了自己外露的表情,又是那副淡淡的模样。
  “师父给你起名哑七,以后便没有什么苏州四恶莫狂子了,你只是桃花岛上的哑仆哑七。”
  这句话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大的莫言这个信号不佳的接收器直接死机了。
  苏州四恶?桃花岛?哑仆?
  傻子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更何况十几年前疯狂热播的射雕英雄传,他莫言正是一个每集必看的铁杆粉丝。
  要不要这么凶残啊亲!
  莫言过于震惊以至于傻呆呆的表情让少年终于满意了,对嘛,就应该是这个表情嘛,震惊、不可置信、或者是歇斯底里、孤注一掷,怎么都不会是刚刚那个面容平静的样子嘛。
  选择性的忽略了莫言前后反应的自相矛盾,少年理解的点点头,“我知道你在顾虑些什么,不过你放心,只要你痛改前非,不再作恶,老老实实的呆在桃花岛,师父是不会为难你的,我是师父的第四个徒弟,曲灵风,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不适应的可以来找我……”
  其实说实话,前几个哑仆曲灵风都只是简单交代一下就走的,不过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就要这么囚在孤岛上过完一生,他多少还是有些同情的。
  不得不说,其实还是莫言现在这具身体过于俊朗正派的脸给他加了分,但是侧面看来,这曲灵风也算得上是个颜控了。
  也是,在俊男美女聚集的桃花岛上,养成颜控的毛病也算是正常了。
  曲灵风看着莫言,心中有些同情,虽然知道这个家伙定是作恶太多才会被师父抓来,但还没闯荡过江湖的曲灵风心智并没有多么成熟,对于人的好恶也多是看表面,所以秉承着颜控属性,看到器宇轩昂的莫言,便本能的没有太多恶感,说的便也多了些。
  莫言正努力回忆着自己仍旧记得的剧情顺便哀悼一下未来不甚明朗的处境,就觉得耳边一阵的叽叽喳喳,叹了口气回过神,好险没被曲姓少年一脸同情可惜恨铁不成钢的小眼神给噎死。
  话说少年你到底是肿么回事,按理说这具身体怎么也算是个大奸大恶的大坏蛋吧,你要不要这么没有防人之心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具身体现在似乎是自己的,胸口处熊熊燃烧的正义之火便如突然之间被浇了一泡冷尿般‘嘶——’的一声熄灭了。
  ——穿成谁不好,干嘛让我穿成一个恶人!
  其实变成恶人也无所谓,干嘛是一个刚被黄老邪抓回桃花岛拔了舌头的哑仆!
  这你让我怎么办,一点余地都木有啊凸!                   


☆、坑爹的五行阵

  曲姓少年成功的搅乱了一池的春水,又施施然的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徒留莫言同志一个人呆在简陋的小室里,望门兴叹。
  他现在要怎么办?
  一筹莫展的莫言开始思考对策,听曲灵风话里的意思,这似乎是他上桃花岛的第二天,而这里的哑仆初被拔舌是有三天的休息时间的,之后就要被分配活计了。
  三天吗?
  看着窗外已经偏西的日头,莫言头疼,时间不多了啊。
  最麻烦的是黄药师这个不确定因素。
  看过射雕原著加电视剧的莫某人知道,这个号称除了生孩子以外什么都会的黄姓人士是真的邪气侧漏、又是极端的任性自傲。
  会抓些大恶人到岛上一点也不是出于什么武林道义、侠义心肠,莫言恶意的猜测他八成是不想出钱请佣人,直接抓了些免费的劳动力。
  想起电视剧里的那几个老橘子皮哑仆……
  莫言嘴角一阵抽搐,他不要变成那样!!
  可是现在又能做些什么呢?
  去找黄药师说明事情的经过,告诉他自己不是什么苏州四恶,是一个后世穿越进来的无辜路人甲?
  算了吧,他还没有那个胆量,虽然在现代他也算是个铁血队长,可是放到可以高来高去的古代……他完全不够看啊。
  不过话说回来,莫言看了看他手上的厚茧,既然能成为一个人人喊打为祸四方的大恶人,他似乎也许可能…也是有些本事的吧!至少不会是个空有一身蛮力的软脚虾。
  握了握拳,莫言又不确定了,内力这种玄幻的东西……作为被唯物主义思想洗脑了二十几年的莫言来说,实在是搞不懂啊!
  虽然知道这具身体定然是个武功高手,可是这浑身的武艺具体是怎么用的,他一点也不知道!
  越想越觉得自己苦逼,莫言决定还是出去转转吧,光闷在屋子里,没病也会憋出病来,至于舌头锥心般的疼痛,莫言表示,都是挨枪子儿的专业户了,忍忍什么过不去!
  好吧,这个可以忍,可是那张不知道多久没洗过的脸,实在是让他不能忍受!推开木门,莫言自动自发的去水缸里舀了盆水,好好地洗了把脸。看着清水变得浑浊,莫言艰难的低头看看自己露着的小臂,拧着眉嗅了嗅……
  恶……这家伙到底是多久没洗澡了啊!
  又去打了些水,没办法,也不知道浴盆什么的在哪里,莫言只得凑合着大致擦了擦,倒是总算舒服了一些,实在不是他有多么洁癖,莫言觉得是个人都无法容忍自己脏成这样。
  最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条件不允许,衣服就不换了,不过虽然对于这种装‘哔——’的纯白色毫无好感,他倒是也没有过多挑剔,恩……他也没办法挑剔。
  当莫言终于踏出了这个他暂居的小屋,重新呼吸到清新的空气时,月亮早已高高的挂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芳草香充斥了整个胸膛,抬起手臂做了几个伸展运动,莫言淡淡的笑了,这种没有丝毫工业污染的空气,大概也只有在古代才有可能嗅得到了。
  从电视里知道桃花岛传说中逆天的五行阵法,莫言也不敢走远,他倒是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走丢了,到时候可是没人来救自己,更可怕的是,就算他想喊人,也没有那个硬件设备。
  小范围的溜了溜,虽然对于未来依旧很是迷茫,但到底还是轻松了一些。
  夜凉如水……
  原谅这个俗套的词语的出现吧,但十月末的夜晚确实不怎么暖和,莫言才呆了一会儿,便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出来实在是个错误。
  怎么就不能等到明天呢,冻得瑟瑟的莫言当机立断的决定,还是先回去吧。
  虽然并没有什么进展,但使自己心胸开阔一些的目的到底是达到了,拍拍身上沾染的水汽,莫言掉头往回走。
  “……”
  他还是低估了这个什么什么五行阵法啊……
  看着身后密密麻麻的桃花林,莫言艰难的咽咽口水,现在…该怎么办?
  正当莫言一筹莫展,开始考虑要不要燃几根桃树枝,放个什么SOS信号的时候,突然一阵低沉婉转的箫声传来。
  大半夜的不睡觉,吹什么吹!
  不过吹箫的人,整个桃花岛上大概也只有那个黄药师了。
  东邪黄药师啊,真想看一看他的真容啊,虽然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份,过早的见那个把自己陷入如斯惨境的人,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但是在被冻死和可能被拍死的艰难抉择中,莫言还是怀着一种微妙的心情选择了后者。
  循着乐声向前行去,不出一会儿,莫言便看见了那个挺拔的背影。
  远远的躲在一丛桃树后,莫言偷偷观察那个传说中的黄药师。虽然感情上来说,黄药师是他应该讨厌的存在,但理智上他知道,整个射雕里,最迷人的就要数东邪黄药师了,现在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依然有种邪肆莫名的风骨。
  一首曲子吹完,黄药师缓缓放下玉箫,轻轻的垂在身侧,声音平淡冷漠,“谁在那里,出来!”
  下一秒紧接着随着话音而来的是一块碎石子儿,急速的向莫言射来!
  感谢他多年来被训练的极度出色的反应神经吧,危机的瞬间他好险的躲了过去,身子歪倒,‘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啊!”咕噜着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声音,黄药师微微蹙眉,缓缓的回过了身。
  黄药师今夜初初得知妻子怀孕,高兴的简直有些不知所措,便拎着玉箫出来吹奏一曲,想要舒舒胸意,清醒一下,没成想却在吹到一半的时候,被人打扰了。
  那个入侵者方一进入这片领地,他便察觉到了,只不过开始是因为不想打断这首曲子,便一直吹了下去,等到一曲终了,他便一个弹指神通过去,直想把那人激出来,没成想这人似乎实力实在是差了点,还没使出一分力,就让他狼狈的跌了出来。
  一眼看过去,却原来是个穿着里衣跑出来的成年男子,仔细看看,竟是自己前两天捉回来的哑仆!
  莫言跪坐在地上,低着头看不出表情。
  他这辈子就没有这么狼狈过,跌坐在地的的莫言狠狠握拳,那声短促难听的低叫让他暗恨,这无疑是在提醒他,他的残缺!
  要知道就算在穿越前,他也从没有那般丢脸过,不会说话,他便从不出声,轻易也不会使用手语,他多半是靠眼神,和队友们多年的默契就能解决一切,所以不熟悉的人大多认为他是个生性沉默不好言的人,而不会知道这个冷漠的男子是个哑巴。
  这下梁子算是结大了!
  只是莫言在这头愤愤不平,黄药师也没好到哪里去,被人打扰兴致,还是一个自己没有放在眼里的哑仆,这让黄药师心中很是不爽,再加上这人正是前天捉来的大恶人,他便更是没有好脸色了。
  想想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正是这么个看着道貌岸然的家伙,近两年来竟在苏州接连作案二十余起,与其余三人并称为苏州四恶。这莫狂子□了十几个少女不提,更是杀害了不少的普通百姓并乡绅富户,甚至把双刀李百雄满门灭尽,更是把李家的家财抢夺了个干净。
  这般恶人,即便不是他先出手,也定是会被那些迂腐的武林正道击杀,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冷冷的看着莫言,黄药师厌恶的皱起眉头,“进了桃花岛,这辈子你就不要妄想着离开了,我自创的这太极八卦五行变阵,若是我不愿,没人能走出去。”
  原来这黄药师竟以为莫言意图逃跑,被他截住了。
  咽下心中的不甘,莫言知道现在的他对上黄药师毫无胜算,哪怕他研究透了原身的武功,也依旧没什么不同,若是有胜算,原身又何苦被捉来岛上,拔掉舌头充作哑仆?又怎么可能落到这般田地,让他莫言吃下这个恶果呢?
  低头摸过一截断掉的桃花枝,莫言在地上写了‘迷路’这两个大大的简体字,鉴于撞大运的这两个字简繁一样,黄药师倒是也看明白了。
  静默半响,到底是今日的黄药师心情好,甩了甩袖子,他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面。
  莫言见状,赶忙爬起身来,膝盖的疼痛提醒着他,刚刚跌的那一跤有多么的严重,不过他也不能慢下来,前面的黄老邪可不会那么好心的停下来等他。加紧步伐,莫言疾跑了几步,方才追上了前方的身影。
  七拐八拐,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莫言终于看见了前面不远处哑仆们居住的小室,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莫言刚想抬头,却发现送他回来的黄药师早就不见了踪影。
  莫言四处看看,毫无所获,想来大概一把自己送到这里,他便飞身离开了吧。
  狠狠地喘了几口气,莫言握紧了拳头,斜靠着门框平复着呼吸。太弱了!这种生命不由自己掌控的无力感让他厌恶,自从十八岁进入部队,他就抛弃了软弱,特种兵的训练几度让他虚脱,他的精神却一直很高亢,因为那种拥有力量的感觉让他迷恋,所以即便不能说话,他依旧是队长,依旧是NO.1!
  看着夜幕下盛放的桃花,莫言下定了决心,既然特种兵的训练对这些武林高手没有用处,那他便入乡随俗,练习这传说中才有的武功。
  钻进冰凉的被窝,莫言尤在抱怨,既然让他借尸还魂到这具身体里,身体又有着不俗的武功,那为什么不把原主的记忆给他呢?现在让他一个现代人练武,还是没有秘籍没有武学指导的自行摸索……
  ——口胡,这要怎么练!
  心中默默留下两条宽面条泪,莫言心里的小人恨恨的咬被翻滚……
  瞪大眼睛,在此路不通、彼路也不通的情况下,似乎他只有偷学一途了啊……想起那个异常好骗的曲姓少年,也许他可以利用一下未成年的小男生!(二十冠礼成年……吧?)
  当了二十八年良民的莫言同志毫无压力的抛弃了良知,妄图在诱拐的道路上越行越远……                   

 

☆、再遇曲姓少年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写的有些拖沓,改了好久还是不怎么满意,唔……就这样吧m(_ _)m
  第二天,莫言是被一阵轻微的窸窣声吵醒的。
  自从接受了特种兵的训练,他的听觉就变得敏锐了许多,又因着多次出生入死的任务,每次睡觉都睡的不怎么踏实,是以这日外面一有响动,哪怕很是轻微,他也立即清醒了过来。
  推开窗,戴着幕色的清冷晨光夹杂着冷风扑面而来。
  只不过是三四点钟的样子,天都还没有亮透,即便是他当上了特种兵这么多年,也少有起的这么早过!随手披上昨日穿过的白衣,莫言推开门,打算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早就开始扰人清梦。
  靠着门框侧头看去,只见几个穿着粗布灰衫的成年男子正在打水洗漱,他们大多身材高壮几近中年,借着微光各自做着事情,并且不发一言。
  啊……是其他的哑仆!
  莫言微微挑起了眉头,对眼前的景象倒是颇觉意外,他刚刚推门的声音可不算小,但这几个人却是没有一个人,分给他哪怕一丝的目光。
  不过一会儿,这些哑仆们便收拾妥当,自发的去各自的岗位上工作,这片角落又重新变得空空荡荡的了。
  而整个过程中,他们动作迅速且安静,并且对他这个即将加入他们的新成员毫无好奇。
  是习惯的假作不闻吗?抑或是这桃花岛上的枯燥生活已经磨平了他们所有的好奇与激情?思索着这些哑仆可能的心态,莫言突然一个僵硬,貌似他马上就要成为哑仆大军中的一员了,在这儿好奇有什么用!
  突然间失了兴致,莫言恹恹的关上门,转身走了回去。
  歪躺回床上,想想那些哑仆们静默的样子,又想起了昨晚这里的一片寂静,莫言忍不住腹诽,就算那些哑仆们还在这里,大约也是没有什么声音的,一样空落落的没有人气。
  辗转了半响,莫言依旧无法入睡,无奈的叹了口气翻身坐起,摸着空瘪瘪的肚子,打算出去寻些吃的。虽然岛上到处都有阵法,稍一不慎就会被困在阵法中,但这哑仆们居住的院子里,却是没有阵法的。
  把随意披着的衣裳系好,莫言抬步踏出了屋子。哑仆们似乎都去工作了,院子里又变得空荡荡的。莫言环顾四周,这就是他以后要住的地方了啊,微微感叹,开始打量了起来。昨天出门的时候天色到底有些晚了,借着月光看的不怎么明朗,今日伴着晨光却是清楚了许多。
  这方小院其实真算起来并不小,感觉到是比他曾经去过的篮球场两个加起来还要大得多。一眼看去是一排的木屋,莫言数了数,一共十一间,而他正住在左数第七间,向右看去,屋舍似乎都是空的,许是他们住房也是按着序号?
  莫言有些自嘲的想着,名字是数字的排序,住的房子也按着顺序排列不是很正常吗?
  走到最后一间,面积看起来却要比其余的大上一些,大开着门,看起来像是厨房。墙边立着一口大缸,却是他之前没有发现的,原来这小院里有两处放置水缸的地方,一处是这临近水井的厨房处,而另一处则是房舍的最前面,他之前用的那处。
  提起水舀,在大缸里舀了些水,大口喝了下去,当然,下一秒他就吃了忘乎所以的苦头,舌根上刚结痂的伤疤被凉水一激,疼得他差点哀叫出来。缓和了半天,方才好了些,抹掉额上的冷汗,莫言气的把水舀扔回大缸里,转而进了厨房。
  厨房里还算整齐,揭开大锅的盖子,里面倒是还有些剩饭,热热就能吃了。看着灶台地下的木柴,莫言并没有慌张,毕竟对于经受过严酷野外生存训练的他来说,生个火很简单。
  填饱了肚子时间已经到了卯时,莫言看看天色,差不多是他平常晨练的时间了,不过刚吃过早饭,实在不易做些剧烈的运动,只好继续逛逛院子,待到莫言觉得差不多了,能运动起来了,便打算做些基本的训练,就算现在练不了武功,也不能放弃了他十年如一日的晨练。
  摸着现在平滑一片的小腹,莫言嘴角抽搐,也许是原主因为有了内功的原因,似乎并没有过多的进行体能训练,除了大腿处因为常年蹲马步形成的肌肉,就只有双臂的肌肉紧实有力,像腰腹部就差了很多,虽不至于松垮,肌肉却实在不怎么明显。
  他可不习惯这样的身材,肌肉分布严重不均匀,有些地方太多有些地方过少,实在别扭的很,决定了,先把他完美的六块腹肌练回来!
  呼!
  活动了筋骨,出了一身的大汗,捏了捏微微酸胀的腰腹,莫言走到桌旁,这次他不敢猛灌了,而是尽量避开舌根的伤口,小心的灌下了半壶的冷茶,便觉得愈加精神了。舀起架上搭着的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刚擦到腰腹,便传来一阵敲门声。
  纳闷的抬头,下一秒门便被推开,只见曲姓少年捧着几件灰色麻衣呆呆的站在门口,左手还保持着推门的姿势,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目光更是呆滞的停留在他的小腹,微微张嘴说不出话来。
  “噗卟……”莫言被曲灵风难见的呆样逗乐,差点笑滩在墙角。
  曲灵风愣愣的看着对面大笑的青年,也许是因为几次见面,莫言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所以这一笑,便把曲灵风给笑愣住了。
  许是太久没有笑的这么开怀,莫言有些忘乎所以,这几日的压抑沉闷一被抛掉,精神便有些随意,一不注意竟忘记了压住自己的声音!随着大笑,有些不慎清晰的模糊发音夹杂了进去,捂着肚子大笑的莫言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倒是与桃花岛上的哑仆们接触了几个年头的曲灵风,耳尖的发现了。
  愈发觉得这般潇洒的青年不应该做出那等恶行,曲灵风纠结起眉头,心里又开始矛盾,不过不管他暗自纠结什么,现在重要的是让那个暴露狂把衣服穿上!
  “哑七,不要再笑了,快点把衣服穿上!”脸微微冒红,曲灵风语速急促的催促。这并不能怪他,毕竟生活在古代的保守少年,纯情的连少女的柔荑都没有牵过,让他面对一个半光着身子的人……好吧,就算那个人是个男人,他也还是会害羞的嘛。
  点点头,莫言压抑住自己的笑声,示意自己知道了。胡乱擦了几把身子,穿上放在床头的白衣,扭头看向曲灵风。
  ‘这样总行了吧!’
  刚把一叠衣服放在桌上,曲灵风一抬头就看见莫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睛里明晃晃的写着这几个字。愣了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就因为明白了他的意思,曲灵风看向莫言的目光才变得更加的古怪。
  抖开一件粗布灰衫,曲灵风抽搐着嘴角递了过去,“哑仆的衣服都是一样的,你该不会想要穿着里衣跑出去吧!”最后的一个‘吧’字发音有点飘,显然曲灵风对于他刚刚猜到的,‘哑七的怪异癖好’有些理解不能。
  但他显然想多了,莫言只是没有意识到,他身上这件包裹的严严实实、什么也露不出来的衣服仅仅只是件里衣!尴尬在他的脸上整整维持了一分钟,但他第一时间拽过麻衣,低着头穿了上去,直到他穿好,再抬起头,脸上仍旧残留了些微的尴尬。
  曲灵风等他穿戴完毕,便开始继续给他解说桃花岛上的规矩,毕竟这哑七大约是要在这里呆上一辈子,显然早些习惯这里的生活,对他只有好处。
  “哑仆们每日寅时三刻起身,洗漱罢去厨房用早膳,大约卯时二刻便要去工作了。不过过了申时时间便归你们自行分配了,是去用晚膳还是去练练功夫都可以。”曲灵风见莫言摆出一份认真听着的样子,对于他能快速认清现实,摆正自己的位置十分满意,不由得放缓了语速,仔细解释。
  “现在岛上算上你共有七名哑仆,你从明日开始便要开始工作,负责的区域是岛北面的桃林,等我和你大概说完,便会带你熟悉路径,你得尽快走明白这五行八卦阵。”说着曲灵风递给莫言一根短哨,莫言接过,只听曲灵风接着说道。
  “短哨给你,要随身携带,若是不慎困于桃花林中或是有什么突发的危险可以吹响,虽然如此,也要在我之后为你带路的时候牢记,要知道桃花岛上能走过阵法的除了师父师娘就只有我们这些弟子了,但我们又哪来的那么多时间理会困入阵法中的哑仆?”
  曲灵风叹道:“每个哑仆刚到总会被困几次的,不用担心,慢慢就能记住些路了,如果你吹哨子后没人来接你,也不用着急,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理会你们,等我们空出时间,自会去寻你的。”曲灵风看见莫言乖觉的点头,对这个青年的印象又好了许多。
  “先跟我过来,我带你熟悉一下你将来工作的地方。”曲灵风率先站起身来,带着对八卦五行晕头转脑的莫言踩地图去了。


☆、免费的劳工伤不起

  行了约七八里的路程,七拐八拐的好不复杂,当莫言能够确定自己忘掉了十之七八,便破罐破摔的淡定了下来,跟着曲灵风继续往前走,他隐约看见了一丛房舍,青砖壁瓦古色古香,它们被围在一个不小的院落里,远离弟子和哑仆,另辟了一角。
  虽然大概猜到了一些,莫言还是轻轻碰了碰曲灵风的手臂,用眼神询问。
  “这是师父师娘的住所,你平时最好不要靠近。”曲灵风很是严肃的告诫莫言,生怕他犯了师父的忌讳,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弟子,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把莫言捞出来。“师父喜静,尤其不喜外人靠近他的住所,就连我们这些徒弟,平时没有允许都不得入内,更别提你们哑仆了,这点你平常一定要注意。”
  莫言顺着曲灵风的意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昨晚他显然已经得罪了那个黄老邪,谁知道以后会不会被下绊子,不过他又转念一想,黄老邪大约也懒得理会他这种小人物吧,说不准已经把自己忘记了。
  曲灵风不知道莫言已经想了这许多,只接着道:“师父师娘的院落后面,一直到海边的这片桃花林,以后就是你管辖的范围了,平日里修剪桃枝或是清扫这些青石地面,都是你分内的工作。切记不要靠近师父的住所,不然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曲灵风不放心的又强调了一遍,不是他啰嗦,实在是以前就有过一个哑仆,那是上个哑七,他便是无意中进了师父的院子,当时师父正在给师娘过生辰,见这哑仆破坏了自己的事情,一时激怒,便把那哑仆击毙当场!
  要不是原本的哑七死了,今日眼前之人就得唤作哑八了。
  见莫言又点了点头,曲灵风便不再说这事,转而问起了莫言记住了多少路程,要说这哑仆们刚来的时候,只要记住自己工作范围的路程就好,只要不迷路,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其余的可以慢慢摸索,倒是简单了一些。
  不过这前几日,便会多出状况了,倒时候还是得麻烦他们这徒弟,反正师父他老人家是不会管这些事情的。
  莫言听到曲灵风的提问,微微抽了抽嘴角,伸手比了个七、八。
  微微瞠目,曲灵风点了点头,颇为感慨的惊叹了一声,“竟能记住十之七八,哑七你的记性很好嘛,这样我也能轻松不少,省的前几日光被你的哨子打搅。”
  微囧着摇了摇头,莫言又犹豫着比了个二三,这时曲灵风看着莫言的表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人竟是才将将记住了二三分,资质算是差的了。
  略带纠结着看了眼莫言手里攥着的短哨,曲灵风的视线里带了些了然和理解,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他对莫言强调,“一定要快些记住你工作的路线,我可没有那么多功夫跑去桃花林里找你。”
  虽然没有明白曲灵风眼神的意思,但他到底还能知道是自己的记性被嫌弃了,莫言只得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可这其实也不能完全怨他,毕竟莫言就算在野外任务时行的如鱼得水,但这从没接触过的五行八卦却是真的难为他了。
  索性他悟性不低,慢慢的也能记住,不过是比起涉猎过这方面内容的人要慢上一些时候罢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综琼瑶]良师益友 by 竹风冰魄(下) 下一篇:[综漫]跟我走吧 by 夜精灵Luci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