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综]菩萨很忙 by 天涯仗剑(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洪荒 强强 灵异神怪


文案:

西游记中,每当有妖魔鬼怪搞不定时,猴子总是找菩萨帮忙。
宝莲灯时,沉香带着人去天庭惹麻烦,总是找菩萨来压场子。
各神话故事中,每当需要的时候,菩萨总是被拉出来打酱油。

于是,以下现象出现了——

——菩萨,唐僧说紧箍咒失灵啦!
骆凡:那是系统抽了,叫他多念两遍试试。

——菩萨,孙悟空说金箍棒出现质量问题,一棒子下去妖怪都打不死啦!
骆凡(怒):东海龙宫的东西关我什么事,喊他去找售后服务!

——菩萨,玉帝说又有神仙造反了,喊咱们去帮忙呢!
骆凡(掀桌):轰出去!都给我轰出去!泥煤的,都不准来烦我了,劳资很忙好不好!

——菩萨……
骆凡(额头十字直跳):还有什么事? !
——二郎真君拜访。
骆凡:……~\(≧▽≦)/~啦啦啦还不快让他进来

PS:菩萨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职业。于是,这世上有很多个菩萨,骆凡只是其中的一只。

其实,最开始只是想写一篇封神同人,后来变成了杨戬同人,但是在想cp时候,菩萨这个总是到各个片场打酱油的人物突然跳入了脑海,于是,这文崩了。
→→我表示我是个很正经的人,于是这文就算崩了也崩得很正经。

PPS:各种胡编乱造,考据党慎入!!!

 

【封神卷-当年也曾是道士】


1楔子

  骆凡此人,生得伟大,死得憋屈。
  如果一个人能为自己题墓志铭,骆凡一定会这么写,可是他不能,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在他的墓碑上刻下:
  骆凡此人,生而平凡,死而隽永。
  隽永?隽永你妹啊隽永!劳资真的是被人推下来的,才不是为了救那个小破孩儿!
  是的,骆凡死了。
  关于他的死因,世人的了解与骆凡自己的认知存在着很大的偏差。
  人们都知道,骆凡是为了救一个失足差点从十五楼掉下来的小孩儿而死的,只有骆凡自己和那个传闻中被他所救事实上却是凶手的小破孩儿知道,他是被硬生生推下去的!
  那个推他的小破孩儿,却是他的外甥。
  骆凡的姐姐死得早,只留下了一个年幼的儿子,最是受老头子的喜欢。老人总是喜欢年轻活泼的孩子的。
  17岁,在骆凡的眼里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所以他并不打算在他成年之前动他,家族的企业他苦心经营了多年早已牢牢掌控在手,便是老头子有心想将家业传给外孙又如何?他还不至于将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放在眼里。
  他本想着,等那外甥成年后若是有心想争抢,他也不妨陪他斗上一斗,却不曾想,那孩子居然釜底抽薪,直接把他给弄死了?!
  呵,骆凡笑了笑,飘到自己的墓碑上坐好。
  真以为一个大家族是那么好掌握的吗?他即便身为直系继承人也花了不知道多少心血才有了今日的成果,那小外甥从小没了妈,光靠着一个不成器的爸和一个多年不管事的老头子,被旁系蚕食鲸吞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对此,骆凡是半点不怀疑的。
  当初没料到小外甥会害他也是出于这种心思,他本想着那小破孩儿在羽翼未丰之前是断然不敢动他的,于是便安心得很失了警惕,谁知那小孩竟会走这么一步为他人做嫁衣的烂棋?
  既如此,报仇便也没什么意义了,让他自食其果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只是可怜了老头子,经营了大半辈子的家业即将毁于一旦,百年之后还没有儿子送终。
  骆凡坐在自己的墓碑上,看着墓碑前袅袅升起的香火青烟,神色迷蒙,忽然间便生出了几分遗憾。
  他向来是一个很看得开的人,遗憾这种情绪更是少有,如今,倒也难得的遗憾了一把自己生命的短暂。
  他倒也不纠结,这个遗憾想来是大多人临死之前都会有的——人,总是活不够的。更何况他死前真的很年轻,三十来岁,事业有成,说是英年早逝也不为过。
  或许鬼魂真的是晒不得太阳的,骆凡在阳光下坐了一会儿便觉得晕晕乎乎的了。
  不知道,是否真的有灰飞烟灭?
  骆凡笑了笑,没有动,也不甚在乎。
  在他眼里,人死如灯灭,魂飞魄散也好,转世投胎也罢,都不过是个死字。
  ——若没了这一世的记忆,那他便就是死了,这世上便再没有骆凡了。
  呵,死了也好。
  骆凡慢慢闭上眼睛,勾心斗角了一辈子,到最后他也依旧是赢家。
  那么——
  便是就此死了……也好……

 

2唐僧曾经也腹黑

  黑暗如一张无边无际的网,将骆凡困在其中。
  迷蒙之间,四周忽的响起了庄重深沉的梵音,直叫人心神宁静。
  梵唱之声中,一道金光仿若利箭般刺破了黑暗的巨网,那仿佛是一道先行的曙光,无数细碎的金芒紧随其后,把那暗夜撕得粉碎。
  耀眼刺目的光明倏然降临,骆凡反应迅速地抬手捂住了双眼。
  恍恍惚惚中,骆凡还未睁眼,只觉得一股沉重浩渺的压力从上方压下来,压得他霎时一懵,生不出丝毫妄念来。
  人总说要征服自然,然而人在面对自然之时却又是那般渺小无力。
  譬如山崩,譬如地裂,譬如海浪翻涌。
  人总说力挽狂澜。力挽狂澜?岂不知,以一人之力,可真能与那狂澜匹敌否?!
  骆凡此刻便是这样的感觉,在那股压力之下,他只觉自己如面对自然般渺小无力,心中便忽的生出了一种叹服顺从之意,当他反应过来之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伏跪在地上。
  既已经跪下,骆凡便也没打算再突兀地站起来了,在强者面前,他向来识时务得很。
  更何况,输于那般浩瀚伟大如自然之力,他也着实谈不上委屈。
  他开始不着痕迹地打量周围的环境,地上全是飘渺如云的烟雾在翻腾,他此刻跪在地上,云雾几乎遮掩了他大半个身子,只露出一个脑袋,将他衬得愈发渺小。
  他微微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莲花坐台。
  那坐台实在是大得令人惊心,饶是见多识广如骆凡也被镇住了,他下意识地仰头,直到脖子都仰疼了,他都还没有看到那莲花坐台的顶。
  依稀能感觉到一双眼,掩藏在重重云雾之中,就在那坐台之上,正望着他看。
  那眼神悲悯、浩瀚、沧桑、永恒,高高在上,置身事外。
  ——那是神的眼睛。
  只有那九天之上的神佛,才拥有这般冷心无情的眼神。
  骆凡与那眼神一对视,忽觉得心神一震,猛然低下了头,垂首敛目,做出一副恭顺的模样。
  一片庄重静默中,耳边忽想起一个沉重悲悯的声音:
  “天玑子,你可悟了?”
  悟个毛线!
  完全不明所以的骆凡听到这句更加不明所以的话之后,终于忍不住纠结了。
  话说人死了不是该去见阎王吗,他这是……走错地了?
  “执迷不悟!”
  那声音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带着一种训斥的意味,骆凡默然了,他是真不知道该悟啥啊魂淡……
  “远方东土之上,听说正斗得厉害,你便再去历练一番吧。金蝉子,带他下界去。”
  坐台下方一处烟雾忽然散去,一身穿僧袍的和尚出现在骆凡眼前。
  他躬身向着那坐台的方向行了一礼,恭敬答道:“弟子遵命,师父。”
  骆凡这次是真的怔住了,突然有一种被雷劈中的感觉。
  金蝉子?泥煤的,那是金蝉子啊!
  金蝉子是谁?看过西游的人都知道,金蝉子本是如来座下二弟子,因为轻慢佛法被贬下凡,十世转世后成玄奘法师,也就是唐僧了。
  我擦……这世界真心玄幻了有木有!
  骆凡抹汗,吐槽无能了。
  他一路跟着金蝉子走出来,视野所及之处依旧是茫茫白云,骆凡突然想到,不会真的在天上吧?
  这么想着,骆凡不安了,忽然觉得脚下的云有点软,有点轻,有点慢慢散开的趋势,有点承受不住他的重量了……
  “那啥……金蝉子啊。”骆凡真觉得这名字有些叫不出口,别扭啊,不过再别扭他也得开口,“你觉不觉得脚下这云貌似变薄了。”
  金蝉子停下脚步回头看他,笑得万分纯良,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天玑说笑了,云若不散,如何送你下界?”
  纳尼?!骆凡瞪大双眼,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骆凡反应还是很快的,他一把抓住金蝉子的手臂,痛心疾首道:“四周是云雾霭霭,下方是万丈深渊,出家人慈悲为怀,你忍心推我下去,摔得个粉身碎骨吗?”
  金蝉子笑着扯开了骆凡的手,一扬袖,骆凡足下的积云刷地散了个干净,露出碧蓝的天色,然后骆凡就这么毫无意外没有半分停滞地从这洞中落下去了……
  “你丫的狠!金蝉子,劳资记住你了,日后西天路上可别怪我给你使绊子!!!”
  金蝉子当然是听不到骆凡的呐喊的,他神色慈悲地看了一眼骆凡掉落的地方,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然后抚平衣袖,从容地走回殿中,回禀师父去了。

 

3飘来飘去飘成人

  这是骆凡第二次从空中掉落了,所谓一回生二回熟,第一次他死了,这一次他还是比较从容不迫的。
  他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摔死,如来叫他下界历练,纵然这个下界的方式真的如他字面所说的直接“下”去的,也不可能就这么摔死他啊,于是,骆凡很淡定。
  果然,在落到一半的时候,下落的速度开始逐渐减慢了,到最后,骆凡竟是轻飘飘的完好无损地踩在地面上。
  “啧,神仙的玩意儿。”
  骆凡酸酸的羡慕嫉妒恨了一把,难怪金蝉子看他的眼神跟看土包子似的,原来真是他孤陋寡闻了。
  查看环境是骆凡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做的首要之事,也不知是金蝉子心善还是巧合,居然没把他随手扔到哪个深山老林去,他落地的地方居然很当道,隐隐的已能看到城墙,步行半个时辰便可至,用飘的还能更快。
  是的,飘。
  虽然去西天极乐圣地溜达了一圈,甚至还见了一面如来佛祖,但是死人终究是死人,骆凡一落地便发现这一点了,终究还是个鬼魂,他还得先飘着。
  骆凡一边飘一边回想刚才的事情。
  从他死了之后还能到处飘着的那一刻开始,他多年以来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便已然崩塌,但是,这显然还不是终点,金蝉子带给他的打击更是巨大,最终,他只能蛋疼的得出一个结论:他死了,还坑爹的死到西游记来了!
  既来之则安之,打击是巨大的,骆凡是坚^挺的,处在一个怎样的世界他不在乎,是死是活、是走是飘他也不在乎,他只知道,过去三十多年的记忆还在,他便还是骆凡!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神话又如何现实又如何?骆凡从不迷茫,骆凡从不胆怯!无论以怎样的方式,他还存在,便足矣!
  且不论他是怎么来的,单就刚刚如来见了他并且没有任何怀疑的语气,骆凡就放了一大半的心:显然,他在这世界是有身份证的。
  然后便是情报分析。如来只对他说了三句话,但已足够看出很多东西了。
  第一句,如来说的是“天玑子,你可悟了”。
  天玑子是在叫他,显然他的身份不是凡人。天玑,北斗七星中第三星,主财富,有逢凶化吉之能。神仙取名字或者称号可不是随随便便翻翻字典什么的,大多都与其自身的出生、性格或者职业有关,那么至少说明他与天玑星有所关联。他生前寿命虽短,却是享尽了荣华富贵,这一点虽无法证明什么,却也对得上号。
  那句“你可悟了”,说明他之前很可能应该经历过什么,要就此经历让他悟到什么,结合第三句的“再”字,答案呼之欲出:下界历练。
  第二句执迷不悟,这一句倒是看不出什么消息。他当时并没有说话,甚至留给他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如来就说了这句话,看来他当时开小差被看出来了,说明如来眼神很好,善于观察。好吧,这一点的确很鸡肋,没什么现实意义。
  第三句话说得最长,但所含信息几乎全包含在最后半截里面。金蝉子以及他后来的那一声师父,点明了如来的身份,下界历练,点明了此行的目的,或者说……任务。
  于是,任务出现了,可是一个鬼魂该怎样历练?这个问题暂时无解,只有慢慢想办法。
  骆凡飘进城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却有一群人围在路中央,有官兵也有百姓,吵吵嚷嚷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他正欲飘过去,人群中忽然传出一声悲恸的呐喊:
  “纣王无道,妲己残虐!”
  纣王?妲己?骆凡霎时一个激灵。
  淡定,纣王和妲己都是历史上有的人物,也不一定就是封神榜!骆凡只能这么安慰自己,虽然很无力,但他显然需要点缓冲时间。
  他顺着刚刚的喊声望过去,居然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那孩子挡在一个身怀六甲的妇人身前,官兵们全都围着他们。
  那官兵一把抓起小孩的衣领,怒道:“稚子无知,怎敢辱骂大王和贵妃?!”
  那小孩对着那官兵拳打脚踢,却因为被提着衣领而够不着,只能在半空挣扎,看上去很是滑稽,却是一脸的坚定不屈,大喊道:“那妲己要挖我母亲双目,砍我母亲四肢,剖我母亲胸腹,就是残虐,就是妖妇!那纣王听从妖妇所言,就是昏庸,就是无道!”
  “娘娘不过是想知道人若没了双目会如何,没了四肢会如何,还有婴儿在母腹中是何模样。”
  周围的百姓们都能看出来那官兵的话说得很是违心,他们围在最外围,指指点点,言语神色皆是不忿或不忍,但却并没有人上前阻拦。
  那小孩全然不惧,仰着头道:“既如此,还不算残虐?!”
  官兵不知是羞愧还是恼怒,脸涨得通红,一把甩开他去抓那孕妇,口中说:“这是娘娘的命令,我们自然要带人回去。”
  那小孩被甩到一边,刚一落地便就地一滚,再次滚到妇人身前,伸手便要去抓官兵的刀刃,那官兵下意识地反抗,刀刃落下,刷得就把那小孩的细胳膊砍断了一截,顿时血流如注,喷得那小孩满身满脸都是,看上去甚是骇人。
  官兵被吓得一连退了好几步,围在外面的百姓便也跟着退,很快便空出了一个圈,那小孩便站在圈的中央。
  断臂之痛让他的整个身子都止不住地颤抖,可他却依然站在那里,挡在那妇人身前。满头满脸的鲜血,双目都仿佛也被血染了似的,发着红,看上去凶狠之极,仿若恶鬼。
  他弯腰捡起自己的断臂,然后上前一步递给官兵,官兵便跟着退后一步,不敢让他靠近。
  “那你便把我的四肢与双目带去给那妖妃看吧!”那小孩说着就把断臂放在地上,曲起手指便要去挖自己的双目。
  骆凡飘在旁边看的心惊,伸手便想要去拦,谁知手刚触碰到小孩,指尖突然传来一股吸力,他一个不防便被拉了过去,撞进了小孩的身体里,顿时肩膀处传来一股锥心的痛,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人们当然看不到骆凡,只看到那小孩突然晕了过去。
  他虽晕倒,官兵们却是不敢再上前了,真的被小孩那股子狠劲吓到了,暗道一声倒霉便走了,
  那怀孕的妇人却是才从怔愣中醒悟过来,一把抱住小孩嚎啕大哭,行为疯癫,对着围观的百姓一个劲地喊,“救救我的儿子!求求你们救救我儿子……”
  围观百姓虽是不忍,却都有所顾忌不敢上前相助,纷纷散去。他们都怕给自己招惹上了麻烦。
  夜渐深了,路上已没了人影,只那妇人还抱着小孩的身体发怔。
  这时候,突然从不远处走来了一个白衣的年轻女人。
  她忽然便出现在了这条街上,白纱飞舞,容貌艳丽,身上的气质却是冰冷,隐隐有幽香飘散,端的是冷艳高贵。
  她走到那妇人面前,对着那小孩一扬手,那截断臂竟然就自己接回去了,颜色红润,原先的断口处竟连个伤疤都看不到,就跟从来没有断过似的。
  那妇人看得几乎呆滞,口中低喃:“神仙,神仙……”
  白衣女人说:“此子心思赤诚,孝心可嘉,我亦有所感,不若由我带他离去,为其觅一良师,悉心教导,潜心修炼,日后定能有所作为,夫人以为如何?”
  她虽说的是问句,但却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笃定,高高在上的姿态,让她的整个人都显得不那么温和了。
  妇人自然不会拒绝。
  于是白衣女人挥手招来一个童子抱起小孩,主仆二人就这么出了城。
  刚出了城不远,两人忽的化身为两道微光直冲天际,眨眼间便没了踪影,徒留滚滚黄尘在原地飞扬。

 

4转眼又去做道士

  足下踏的是奇珍异兽,背后飘的是七彩祥云,周身绕的是缕缕幽香,耳边奏的是飘飘仙乐。
  这是神仙出门的标准排场,一样也不能少。
  骆凡很荣幸,以一介凡人之身用异兽为座,以祥云为衬,置身暗香享仙乐,端的是逍遥无限。
  逍遥个毛线!
  骆凡很悲催。
  是的,附到那小孩身上,总算有了个躯壳,这是好事。被神仙所救,不但没有刚得了躯壳就挂掉,更是连断了的手臂都接上了,这也是好事。问题在于,据说,救他的这个神仙……
  名叫女娲……
  女娲啊!加上纣王,再加上妲己,泥煤的,说这不是封神榜骆凡都不信!
  曾经,他以为他死到了西游记前传,任务就是下界历练、重返西天,娱乐就是看一出现实版西游记然后没事儿就给金蝉子下绊子,却原来,这是个综神话的世界!
  没事,西游记都能接受,封神榜那也不在话下,骆凡很快就淡定了。
  他自认为如今抗打击能力直线上升,防御值满值,只要不是突然穿到琼瑶奶奶的世界,随便再来什么也雷不到他了。
  事实证明,人,总是很难认清自己的水平程度,不是低看了,便是高估了。骆凡显然是后者。
  既然确定了这是封神的世界,遇不到便罢了,如今遇到了,当然要与封神世界的大boss之一打好关系,至少也得给其留下一个懂事知礼的好印象。
  于是,骆凡站在那异兽的背上,一面努力维持自己的平衡,避免发生从那光滑的鳞片上掉下去这种丢脸又丢命的事情,一面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朝着女娲作揖行礼,感激道:“女娲娘娘救命之恩,骆凡没齿难忘,只愿日日去女娲庙焚香祭祀,以求回报点滴娘娘的恩情。”
  女娲慈悲地笑了笑,“倒是不用谢我,你那份舍身救母的至纯至孝之心,我亦为之感动,此乃你自己的造化。”
  骆凡笑得愈加羞涩了,隐隐的还透出些许惶恐不安,他捏着衣角低着头低声询问:“不知娘娘欲带我往何处?我那母亲……”
  他抬起头神色担忧略带急切地望着女娲,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女娲不是说感念他的孝心么,那么大难之后不提母亲肯定不妥,但是话要说却不能说多了,过多的赘述对母亲的担忧之情效果反而不如点到即止,后面的便任你无限想象。
  更何况,女娲看样子是要带他走的,不管是收他做童子还是把他扔给哪个熟人教导,怎么都比他一个人在这遍地神仙的世界混强多了吧。说不定修炼着修炼着就得道成仙了,到时候他何必还回西天去跟如来两个悟来悟去的?悟你妹啊悟!
  所以,这时候他要是表现的太过于依恋母亲,女娲再次感念他孝心又把他送回去了他可上哪儿哭去?
  果然,女娲的笑容愈发柔和了,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
  她笑着说:“我本是不收弟子的,可既应了你母亲要为你觅一良师,便引荐你去一位道兄那里吧。”
  “多谢女娲娘娘!”骆凡喜不自胜,再次行了个礼,心下却是百转千回。
  在封神里面,各神仙称呼那叫一混乱,只要不是师徒或者师侄,见了面管他认不认识,差不多都叫一声道兄,但是女娲总不可能管她的晚辈叫道兄吧,最多称一声道友。能被她叫上一声道兄的,封神中也就那么几大boss: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或许还能加上接引道人与准提道人,不过那两个是西方教的,女娲估摸着跟他们关系也不怎么样,也没那闲工夫带他去那么远。
  于是,咳咳……骆凡激动了,那可是三座大山啊,随便能靠上个谁他都能在封神横着走啊。
  这下骆凡真觉得他大概确实跟那天玑星关系不错了,所谓逢凶化吉,出门就遇贵神呐。
  玉虚宫坐落在昆仑山的半腰,周围树木郁郁苍苍,置身云烟飘渺间,若隐若现,端的是清幽雅静,是个寻仙问道的好去处。
  女娲带着骆凡飞下去,老远就见着一身着白色衣袍的男人负手立于玉虚宫门前。
  他抬头往女娲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一眼,淡然、苍茫、深邃、空灵,隐隐的,似有天地万物在其内酝酿成形。
  元始天尊!
  除了元始天尊,骆凡想不到这昆仑山上还有谁能有这种眼睛,生于混沌之中,立于万物之外。
  骆凡还记得小说典籍中形容元始天尊最常用的一句话:顶负圆光,身披七十二色。
  顶负圆光这倒是好理解,从前他怎么也想不通,一个人身披七十二色,那该是怎样的多姿多彩,老远看着定像那霓虹彩灯,可还能看?
  如今看到了元始天尊本尊,一身白袍明明是简单到了极致,他却恍然明白了何为身披七十二色。那披在身上的岂是七十二色?是万物生灵!
  只这一眼的功夫,女娲已落在了地面,与元始天尊相对而立,两人皆是白衣,给人的感觉却全然不同。
  女娲是仁慈悲悯,元始天尊是淡然冷绝。
  他说:“你来了。”
  女娲点头,“原就想来看望道兄。”
  说了这句,她立马毫不含糊地直切主题,“路遇一子,心思赤诚,我感念其孝心,故欲引荐于道兄为徒。”
  原本两尊大神在说话,气场实在太强大,骆凡缩着脖子站在女娲身后,老老实实cos木桩,这时候女娲一席话,立马把焦点引到了他身上。
  骆凡内心各种泪流满面,一天之内就见了三位大boss,这刺激实在太大,不过他终究接受了那么多年的唯物主义教育,就算如今知晓了这些神明的存在,也是尊敬有余,畏惧不足。
  于是,他便也满身拘谨、低眉顺目、神色恭敬地回望元始天尊……的袍脚,总的来说,表现的还是很得体的。
  元始天尊看得还是颇有些满意的,但他并未立刻点头,也未摇头。他忽然指着一只白鹤道:“你看那只仙鹤在做甚?”
  虽未点明,但这问题显然是在问骆凡,所以……
  泥煤的,不是又要叫他悟吧?他真的悟不出来啊!
  骆凡硬着头皮看向那白鹤,只见那白鹤单脚立于溪边,双翼收拢,长颈略弯,头冠垂地……
  ……怎么看那都是在抓鱼。
  骆凡郁闷了,怎么也想不出仙鹤抓鱼这一幕能悟出什么真理,张了张嘴,只得答道:“约莫是在……嬉戏进食。”
  “哈哈。”元始天尊听了这回答,居然大笑两声,转头向女娲道:“果真如你所言,心思赤诚。”
  女娲唇边也似有笑意,不语。
  骆凡嘴角一抽,各种无语:原来说实话就是心思赤诚?于是更加坚定了跟着这几位混的决心。
  我嘞个去啊,如来那边也太不好混了,什么参照物都不给,就问了一句“你可悟了”,这叫他怎么答啊?
  “如此,我便收作徒儿吧。”元始天尊这么说道,骆凡松了口气,傍上大靠山了。
  当时看封神的时候就很是感慨,阐教的那些个师父辈的到底是有多疼爱徒弟呐,只要不是叛教这种大罪,那你闯啥祸都给你兜着,端的是护短,还护得理直气壮!
  骆凡赶紧跪到地上磕头行大礼,“多谢师尊。”
  元始天尊点头,问道:“汝名为何?”
  “弟子骆凡。”
  元始天尊举目远眺,沉思片刻,道:“如今既拜在我的门下,便赐汝道号‘慈航’,称慈航道人吧。”
  “弟子谢师尊赐名。”骆凡下意识地答道。
  一秒钟后,待他终于将此称号与记忆中的“慈航道人”对上了号,顿时身形一僵。

 

5原来身份是菩萨

  啪啦!
  所谓晴天一道霹雳,说的便是如此了吧。
  慈航道人是谁?看封神不太仔细的人可能都把这厮给忘了,虽号称“十二金仙”之一,知名度却远不如玉鼎真人和太乙真人,那两位好歹徒弟争气,杨戬和哪吒这两只可是很活跃的,货真价实地贯穿封神全文呐,连带着师父也出名,可那慈航道人满打满算也就出现了那么一两幕,说白了就一酱油党。
  但是,说到观世音菩萨,那肯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在人们的印象中,提到观音菩萨,出现在脑中的画面定是一身着白色纱衣、头顶圆光、坐于莲台、慈眉善目的女人,手持玉净瓶,瓶里还得插根柳条。
  观音最喜欢干的事,那就是多管闲事。在什么妖魔鬼怪的故事里他不得去插一脚?可是没办法啊,那是人家职责所在!所谓观世音,便是观察聆听世间的声音,他不能光看光听,观察了之后还得时不时出来管管,于是,观音菩萨很出名,说是家喻户晓绝对不为过。
  慈航道人与观音菩萨,这两神乍一看去真是八竿子也打不着,但是慈航道人有一样很出名的法宝,那就是:玉净瓶。
  不用怀疑,此玉净瓶就是观音菩萨手里托着的那只。
  所以,慈航道人=观音菩萨这个等式是成立的,于是骆凡第三次被雷劈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不是见到了大神,也不是做了大神的徒弟,他丫的直接成大神了!
  骆凡的关注点向来比较诡异,他此刻担心的不是他把菩萨原本的魂给挤没了——这厮完全没有鸠占鹊巢的自觉;也不是担心他的修为问题——眼看着这没几年就要武王伐纣了,他就算日夜修炼,保不准都还达不到他那些师侄的程度;他此刻纠结的是:居然跑到东方来都逃不过如来的魔掌?!猴子,我终于知道你在得知怎么也翻不出如来的五指山时那是怎样苦逼的一种心情了。
  说起来,慈航道人是怎么变观音菩萨的?由道入佛是不是也有点太玄乎了?
  这一点骆凡怎么也想不通,他知道封神后期接引道人会来挖元始天尊的墙角,好几个徒弟都被他挖走了,其中也包括慈航道人。可他接引道人虽是在西方,是西天教的教主,但没听说他跟如来有什么关系啊。不对啊,封神里面有如来么?貌似根本连佛教都没提到过吧?
  嘛,很可能是慈航道人跟着接引道人去了西天之后又被如来给挖墙脚了,这不奇怪,那慈航道人也是个立场不坚定的,能挖第一次,自然也能挖第二次。
  骆凡觉得自己真相了。不行,他说什么也不去给如来打工,那厮忒的不厚道,更何况观音菩萨这职业可是个辛苦活,整天观察世界忙得要死,他绝不能自跳火坑!
  于是骆凡暗下决定,到时候任是那接引道人舌烂莲花,他也绝不跟着他去西天,坚决拥护自家师父元始天尊,从根本上杜绝与如来碰面的可能。
  骆凡想得很美好,可是接下来,女娲没两句话便又将他打入了万丈深渊。
  她说:“你现已是道兄的徒儿,既是我引你来的,便也赠你些东西聊作恭贺吧。”
  说着,她手上忽然出现了一片玉简,骆凡眼睛霎时一亮,莫非是秘籍仙术?
  女娲将玉简交予骆凡,道:“此乃千手千眼之术,如今,便传于你吧。”
  骆凡的第一反应就是把手缩回去,可他不敢得罪女娲啊,所以他抬头看了元始天尊一眼,见自家新出炉的师父不着痕迹的点头,也只能暗叹一声,表面欢天喜地心中泪流满面地接下了。
  泥煤的,就说世上菩萨如此多,慈航道人那几个一起被挖走的师兄弟不也是什么文殊菩萨、普贤菩萨,怎么偏偏到他就成了观世音菩萨,揽下了那辛苦活?原来根本原因就出在这里!
  千手千眼之术,一双手一双眼不够用,人家有千手千眼呐!简直就是为了观世音这个职业量身打造的,你说如来不压榨你压榨谁?
  “多谢女娲娘娘。”得,他还得道谢。
  女娲点头,嘱咐道:“我也无暇教导你,你便自己好生修炼吧。”末了,又加了一句,“切莫偷懒。”
  骆凡立即有了决断:收下归收下,劳资绝对不练!
  他收下玉简,说道:“谢娘娘教诲,弟子省得了。”
  女娲一笑,转向元始天尊,“此番事了,我便去了,就此辞别道兄。”
  语毕,女娲便踩着异兽带着童子飞走了。
  元始天尊目送着女娲离去,道了一句:“随我进去吧。”
  骆凡于是跟着他走进玉虚宫。
  元始天尊带着他走进大殿,命道童取出一本《道德心经》交予他,“此书乃老子所作,不过让你略晓天道,你且先看看。”
  “是。”骆凡接过书。
  “如此,便先下去吧,让那童儿带你去住处。”
  骆凡听命,随着道童往外走,走出了两步,脚下缓缓止步,他忽然转身,神色犹豫道:“师尊,那千手千眼之术……弟子能否不练?”
  “哦?这是为何?”元始天尊大概没见过有人会不想练女娲教习的仙术,饶有兴趣地看向骆凡。
  “弟子已是师尊的徒儿,师尊之能又不下于女娲娘娘,我如何能练她的法术?若让旁人知晓了,岂不是堕了师尊的名声,还道师尊您……”骆凡皱眉,颇有些委屈不平地说:“道您不如女娲娘娘。”
  骆凡觉得元始天尊这时候的处境就跟黄药师差不多,自己的女儿拜了洪七公为师,其实挺尴尬的,旁人不知就里,或许还道桃花岛的功夫不如丐帮,甚至直接道黄药师比不上洪七公也是有可能的。
  说了这席话,骆凡心中难免有些忐忑,他初入昆仑,又是女娲亲自引进来的,本不应说这些话,虽是事实,可难免有几分忘恩负义的意味在里面。可他既然拜了元始天尊为师,也决定了就此跟着他混,心中自是偏向自家师父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瓶邪]四季轮回 by 汲秋 下一篇:[综]菩萨很忙 by 天涯仗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