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东方不败]东方不败的人‘妻之路 by 春风遥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东方不败

文案:当楚冬青穿越成令狐冲;
当东方不败甩掉渣攻死心塌地的爱上楚冬青;
总之,本文就是各种甜蜜,各种温馨;
ps:(此文东方不败菊洁)
======================


 1第1章

    楚冬清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觉得世界都变了样,四周陈列着横七竖八的尸体,他自己也是胸口发闷,稍稍吐气便疼痛不已,此时,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在做梦,于是楚冬清狠狠地咬了自己一口,很好,很好,楚冬清只觉得胸口更闷了,会疼,这代表不是梦,此刻,楚冬青的第二反应是一个当下很狗血也很流行的词汇——叫做穿越。

    咬了咬牙,楚冬青仔细回想了前一刻自己在干什么,再联想一下他现在所处的环境,楚冬青觉得自己只想骂娘,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电视剧《笑傲江湖》中令狐冲使用过独孤九剑之后被岳不群等人弃在客栈门口的场面。而他应该就是那个内力损耗过度昏倒的令狐冲,可是,TMD ,原著中不是说令狐冲只是晕倒吗?那现在又算是怎么回事!!!

    看着面前只会在小说中出现的情景,楚冬青竭力让自己平复了一下心情,无论如何,他可不想死在这里,既然如此,那他就得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话说一个人一旦找到了生活目标,就没什么人可以阻挡,楚冬青立马从刚才的绝望状态中复活,检查了一下原令狐冲的身上,然后悲哀的发现,竟然连一两银子都没有,没有办法,他只好忍住恶心,去搜查周围不知死去多久的黑衣人的尸体,可惜等他把这些尸体从上到下一一摸个遍也只发现了几两碎银子,这些银子明显不够他使用,楚冬青开始暗自思考自己的去处。

    华山,明显他是不能回去了,嵩山,左冷禅他惹不起,武当,也不可能收一个被逐出师门的弟子,到了最后,楚冬青几乎要绝望了,他还不如直接去恒山,勾搭上仪琳过完这一辈子就算完事了,不过这个想法刚一出来就被他自己给唾弃了,别的他可以将就,唯独婚姻,这辈子,父母亲教会他的最重要的是就是婚姻不能将就。

    楚冬青也不清楚这些银子能够他使多久的,只好简单的捋了一下头发,整理一下着装,就忍着胸口的疼痛,开始了自己漫无目的漂泊。

    此时 黑木崖

    一袭红衣,浓妆艳抹的东方不败端坐在梳妆镜前,透过镜中看着后面已经满脸不耐的男子,声音沙哑道:“莲弟最近又很忙吗?”

    杨莲亭一想到自己面前涂着厚重脂粉,还穿着恶俗红色的东方不败,只觉得一股恶心涌上心头,但为了自己的前途,还是谄媚地对着东方不败笑了笑:“恩,最近教中事务繁多,我怕手下不够用,准备去扬州新招些人手。”

    意料之中的回答,东方不败还是有些苦涩地说道:“既然如此,莲弟便去吧,,要是银子不够,尽管去账房取。”杨莲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一刻都不想多呆,就转身大步离去了,留下东方不败一人对着镜子发呆,扬州吗?这次怕是又要带回不少如花美眷,看着镜中妆画得像鬼画符一样的自己,东方不败低头叹了口气,要是自己怕也接受不了这样不男不女的人吧,更何况莲弟呢!修长白皙的手拿起旁边的梨花刻梳,东方不败慢慢梳起了一头乌黑的秀发……

    扬州

    楚冬青一路误打误撞,随着商队到了扬州,烟花三月下扬州自然不是吹的,看着眼前的繁华,人来人往,楚冬青心里也平添了一丝喜气,至少这一趟他没白来,好歹看到了古色古香的扬州。送他来的商队领头朝着楚冬青抱了抱拳:“小兄弟,接下来我们还有事,也只能载你到这里了。”楚冬青感激地一笑:“哪里,还得多谢你们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商队领头豪爽一笑:“无碍,那么,小兄弟,就此拜别了。”说着,就招呼着自己的弟兄们走了。

    如此一来,楚冬青又陷入了孤身一人的状态,在街上闲逛,有趣的东西倒是不少,楚冬青是一路走走停停逛逛,路过每个摊位的时候都会好奇地问上几句,却也不买,气的一开始还很热情的摊主到最后恨不得挥扫帚把他赶走。

    杨莲亭和一干手下心满意足的从**里出来,临走前还不忘在门前的几个姑娘身上胡乱摸了一通,引得几个招客的姑娘娇笑连连,等到杨莲亭觉得心满意足的时候,才想起了这次下山来对东方不败说的托词,赶忙招呼着几个还在与姑娘调笑的手下去捉几个年青力壮的小伙子带上山去。

    于是就直接造成了楚冬青还正在悠哉悠哉地逛着街时,突然就被一群人围了起来,莫名其妙的就被绑了起来。楚冬青看着周围还有几个跟他差不多的男子,也是被绑的牢牢实实,一时间一头雾水,就在这时,一个长相粗犷的男子的男子走过来,扫了一眼楚冬青他们,粗声喝道:“带走。”

    紧接着,楚冬青就这么被推搡着踉踉跄跄地向着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走去。

    等到路过一个小树林的时候,小分队的人开始休息,楚冬青也是第一次面对武林中的这些人,一时乱了阵脚,现在静下心来想想才认识到自己其实也是有武功的,而且如果剧情没出错的话,他的武功还是这里数一数二的,称之为绝世高手也不为过。不过一想到令狐冲也许就是因为一些他不知道的原因,强行使用武功而挂的,楚冬青就不敢贸然行动了,当务之急,还是走一步看一步的好。

    楚冬青注意到那个粗犷的男子好像对着手下交代了什么,然后三四个男的便朝他们走来,楚冬青暗暗作了防备,没想到这几个人走过来却是帮他们松绑。

    这其中一个瘦长脸的男人看着被抓的这些人,声音又尖又细地说道:“一会儿会带你们上黑木崖,这次能有机会为日月神教效力,是你们的荣幸,”顿了顿,男子把声音扬的更高了:“待会儿到了黑木崖,什么是该说的,什么是不该说的,我想你们自己心里清楚,你们是自愿上来的,可不是我们强行逼你们上来的,这点,你们可要记住了啊!”

    一个脾气火爆的男的当场就火了:“凭什么不让我们说,你们日月神教缺人是你们的事,关老子什么事,老子要回家!”话音刚落,同被抓来的几名男子也有几名跟着小心附和道。

    “回家,我现在就让你回家。”长得粗犷的男子二话不说就拔出了刀朝刚叫喊着的男子腹部捅去,一阵鲜血溅出,所有人都吓住了。

    “怎么?”男子把刀扬起来,“还有谁想要回家的,啊?怎么都不说话了?”看见没有人敢放肆了,男子满意的一笑,瘦长脸的男子赶忙跑来,恭敬道:“还是杨总管英明,这下看他们谁还敢叫嚷。”

    黑木崖?杨总管?楚冬青实在没法不让自己往坏的方面想,他想过去很多门派,虽然没有找到合适的,但也不想去日月神教啊!!!不过,转念一想,楚冬青突然觉得,去日月神教应该也不错,好歹每月应该有几两赏钱,而且既然穿到了笑傲江湖,怎么说也应该见一下传说中的东方不败。

    杨莲亭一行人休息了一会儿就再次开始了行程,这次下山他可是收获不小,过几天他派人去搜罗的美女也该被送上山了,扬州果然是名不虚传,那美女的滋味可比他从山上人家抓来的好太多了。想到这里,杨莲亭又联想到了东方不败,面对着东方不败,虽然他也有想过用上床来哄得东方不败的欢心,可以想到东方不败那残缺的身子,他连硬都硬不起来。 不过这次回来之后,他又得过一段时间才能找个好一点的借口才能下山逍遥了。

    烈日炎炎,楚冬青觉得越走身上越是黏糊糊的感觉,杨莲亭几人却好像早就习惯了这种情景,不但没有再停下来休息,反而催促队伍加快速度,楚冬青咬了咬牙,忍住身上的灼热感,此时他心中无比庆幸自己的原身是个练过武的,除了汗渍有些难忍之外,其他都还好,体力也没有损耗太多,反观后面也被抓的那几个人,差不多都要虚脱了。

    好在所剩的路程不多了,当楚冬青终于到达黑木崖的时候,一瞬间竟然忘记了劳累的感觉,反而折服于于黑木崖的大气磅礴,他记得原著中关于黑木崖曾提到‘离平定州西北四十余里,山石殷红如血,一片长滩,水流湍急,那便是有名的猩猩滩。’现在见到了真正的黑木崖,楚冬青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了这个世界,虽然只是书中描写的,但这这样壮丽的景色却是真真实实存在于他面前的,在这个世界中,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回到原来的世界,但在这个世界,死了就真的死了,什么也不剩。

    队伍中随行的一个下手见楚冬青愣在那不走,上去就使劲搡了一下,粗眉一扬,厉声喝“还不快走,干愣着干嘛?”楚冬青装作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便开始随着人马上山。

    只不过这一路走,一路偷瞄四周的景色,楚冬青觉得比原来要轻松多了,再加上越接近山顶,空气也渐渐变得凉爽起来,等终于上了山,杨莲亭再次勒令他们不许多说话之后便挥退了手下,带领这些人走入内殿。

 2花

    大殿空荡荡的,东方不败收到消息说杨莲亭今天回来,特地提前遣散出大殿的教众,听到殿前传来脚步声,东方不败欢喜地迎上去:“莲……”后面那个字还没叫出来,便看到杨莲亭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只好将这个称呼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属下参见教主。”杨莲亭只是敷衍的行了个礼,东方不败也不在意,赶紧道:“莲……呃,杨总管快请起。”杨莲亭抬头看向东方不败,果然又是一张浓妆艳抹的脸,眼中闪过一道厌恶。东方不败是谁?自然注意到了杨莲亭的嫌弃之情,虽然东方不败反复告诉自己,没关系,反正他也习惯了,但心还是刺痛了一下。

    杨莲亭把视线移向别处,免得心里添堵,然后装模作样地禀告道:“这是属下从扬州新招来的人手,”顿了顿,杨莲亭又道:“教主如果缺人手,可以挑一两个人唤做下手。”在杨莲亭看来,这是一石二鸟之计,既可以讨好东方不败,更重要的是,有旁人在,东方不败总要避嫌,不能明目张胆地展示他那令人恶心的爱意。

    其实东方不败内心是很清楚杨莲亭是怎样想的,但面上还是很欣喜的样子,毕竟他可以骗骗自己,莲弟是关心他的,“我这不需要太多人,一个就够了。”说罢,对着杨莲亭身后的一排人冷冷道:“都抬起头来。”

    楚冬青其实早在东方不败出声的时候就想抬起头来,不过为了不让自己太显眼,才没有抬头。说实在的,东方不败的声音挺好听的,略微有些沙哑低沉,中间含有几丝沧桑,有种雌雄莫辩的味道,其余几个人战战兢兢地抬起头,乍一看东方不败那张浓妆艳抹的脸,都跟见了鬼一样的后退一步,有的人甚至忍不住惊声尖叫起来。只有楚冬青最为镇定,毕竟金庸笔下对东方不败后期的样子也做过详细的描写,而且,楚冬青的内心深处对东方不败是怀有一丝怜惜的,在看原著的时候,他总认为,其实这个人才是在这笑傲江湖中最应该得到幸福的。

    东方不败本来以为只会见到莲弟一人,才专门化了妆,却没想到……这个曾自喻为武林第一人的骄傲之人,突然开始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杨莲亭看到东方不败受到了羞辱,内心偷乐了一下,反正到时候被迁怒的也不是他。

    杨莲亭猜的不错,东方不败正准备动手解决了这群人,几根细针已经握于指尖,只是突然发现还有一个人淡定地站在人群中,这个人身形硕长,面容英俊,目光淡淡地看向他,没有厌恶,也没有闪躲,没来由的,他第一次收敛了自己的杀意,对着楚冬青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楚冬青没料到东方不败会突然跟自己讲话,微微一怔,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然后抱拳答道:“小人楚冬青。”

    “楚冬青吗?很好,以后你就帮本座管理后院的花好了。”

    楚冬青躬身行了个礼:“小人知道了。”杨莲亭有些惊讶,东方不败今天竟然没有杀了这些人,不过很快,杨莲亭就忘了这件事,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从扬州带回来的那些美人什么时候能到……

    楚冬青跟着东方不败来到后院,这里是东方不败单独的居所,楚冬青看到这里的第一眼,就被它的雅致吸引住了,屋子虽然不大,但胜在小巧别致,周围花团锦簇,到恰如《红楼梦》中描写大观园的那句‘花园锦簇,剔透玲珑,后院满架蔷薇、宝相,一带水池。’

    不过当楚冬青进入大厅时刚才所感受到的雅意悄然全无,大厅只是草草布置了一下,四周随意挂了几幅画,就再没别的什么了,东方不败转过身对楚冬青警告道:“你最多只能进入大厅,要是敢逾矩,你的命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楚冬青低头道:“小人知道,不过教主,小人晚上应该住在哪里呢?”

    东方不败冷冷地扫了一眼楚冬青,“你自己想办法,这点事也要我帮你拿主意吗?”说完便进入了内庭,不再理会楚冬青。

    只能进入大厅,还让自己找住处,这里就他所看到的应该只有一件住人的房间吧,就是东方不败自己的,想到这里,楚冬青不由有些好笑,这不是在变相的交代他晚上露天席地吗?

    露天席地,这倒无所谓,过去的经验教会楚冬青永远都要去主动适应生活,而不是等生活适应你,楚冬青见东方不败没有交代别的事了,便开始了自己第一天的工作,去管理花园,说白了也就是去养花,不过楚冬青也不嫌弃这份工作,好歹有吃有穿了,再说,养花总比去厨房烧柴火之类的好多了。

    一到厅外,一股淡淡的花香就迎面扑来,这花香应该算是刚好,既不浓,也不淡,看来东方不败对话也是有些研究的,楚冬青用手摸了一下泥土,测试湿度,推测出这些花应该是前些日子才浇过水,为了防止花因为过度浇水而烂根死亡,楚冬青只是简单除了一下杂草,便开始琢磨晚上睡觉的地方。

    花丛里明显是不行的,事实上楚冬青对花粉是有些过敏的,不过好在只是轻微的,还不是太严重,最多起些小疹子罢了,楚冬青将后院里里外外的转了一圈,最后发现只有大厅旁边的屋檐下比较避风,适合睡人,便将刚刚拔出的杂草简单清洗捆扎了一下,做成一个简易的枕头,做完这一切,楚冬青开始庆幸,幸好现在是夏天,他不用担心没有杯子会被冻死的情况。

    楚冬青到黑木崖的第一天晚上,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导致第二天清晨醒来全身酸痛不已,微微舒展了一下四肢,不管怎么说,楚冬青的心情现在还不是太糟,这一点很大程度上要感谢东方不败后院的美景,清晨的空气很是清新,花朵的枝叶上有的还残留着露水,闪闪熠熠,衬托出每一朵花更加娇嫩可爱,一阵风吹过,阵阵花香袭来,沁人心脾。

    楚冬青看着这些花,只觉得煞是喜人,东方不败养的花正如同他的人一样,说不出的肆意风流,只可惜,这个人,终归是遇人不淑。突然间,楚冬青有一种想把这些花的美好收藏起来的想法,他去账房经过管账的同意,在仓库管理人奇怪的眼神中到仓库被人丢弃的货物里找到一个长相尚可的白玉瓷瓶,然后走进花田里,选了几只正盛开到极致的花朵,插入瓶中,培育起来,楚冬青看着这些花朵,一时感慨万千,所谓的开到荼蘼,也不过如此吧。

    东方不败起床的时候明显感到自己精神状态不怎么好,昨晚一整宿他都没有睡着,从天黑再到天亮,东方不败发现,自己失眠的日子是越来越多,人也是越来越暴躁易怒。叹了口气,莲弟,怕是这几日地了新欢,又没时间到这里来了吧。

    心情不佳,东方不败决定出去透透气,路过大厅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大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不知何时摆放了一瓶鲜花,花开的盛极,虽然只是摆放在一个小角落,却能一瞬间抓住人的眼球,是什么人,会在这里放花,一瞬间,东方不败想到了杨莲亭,但他很快就排除了这个想法,别说杨莲亭不是个爱风雅的人,就算他那仅有的几丝才华,也全都用到讨女子欢心上去了。

    后院传来一阵响动,东方不败十指扣住针,赶忙飞身出去察看,见到花丛间有人正埋首不知道做什么,厉声喝道:“什么人?竟敢到本座的花园里撒野?”

    楚冬青并没有停下手头的工作,只是微微把身子抬起一点,不慌不忙答道:“回教主,小人是教主昨日派到后院来管理这些的花的。”东方不败想了下,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昨日莲弟带人回来,他也随手指派了人来管理后院,见花间忙碌的楚冬青,质问道:“大厅里的花是你放的吗?”

    楚冬青应了声‘恩’,便不再说话,继续手头的工作。

    东方不败见这人如此无礼,不由怒道:“见到本座,难道不知道过来行礼吗?”

    楚冬青只好把手上的工作放下,抬起头,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东方不败,原来这里也不全如金庸笔下所描述的那样,至少东方不败不是,原著中描写东方不败的是‘他剃光了胡须,脸上施了脂粉,身上那件衣衫式样男不男、女不女,’可出现在楚冬青面前还没来得及涂脂抹粉的东方不败,貌比潘安,肤若凝脂,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一点朱唇欲语还休,虽然面容有些憔悴,但丝毫不影响他相貌的俊美,再联想到昨日东方不败满脸脂粉的样子,不由感到有些好笑,看来眼前这个人还真不怎么会化妆。

 3种子

    东方不败被楚冬青明目张胆的打量望得感觉自己浑身不对劲,不由恼羞成怒道:“再敢这般无礼,小心本座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楚冬青也知道自己逾矩了,立马把窥测的目光收回来,低着头不再说话。

    还算这小子有几分眼色,东方不败收回杀意命令道:“跟本座去趟杨总管那里。”楚冬青应了声‘是’,便赶忙跟上东方不败的步伐。

    一路上东方不败都没和楚冬青再说一句话,想了一整宿,东方不败还是决定去见杨莲亭一面,毕竟这次杨莲亭去扬州的日子有些久,昨日也只是匆匆见了一面,没能好好和莲弟说说话,楚冬青也大致明白东方不败的心中所想,只不过他也猜到以杨莲亭的性格,结果肯定会让东方不败失望。

    事实上,楚冬青并没有猜错,当他和东方不败还没接近杨莲亭所住的屋子时,便已经听见了一阵□,东方不败立马变了脸色,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临近屋门口时,声音越来越清晰,甚至可以清楚地判断出里面不止一个女子,“大人,慢一点吗?”“大人,还有绿萍呢,别光顾着姐姐啊,”……“恩,宝贝,别急,一个一个来,”

    里面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利刃,重重地刺进东方不败的心里,他本来想破门而入的,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他又有什么立场去阻止莲弟呢?自己毕竟不是一个女子,能带给心爱的人真正的鱼水之欢的感觉……

    一旁的楚冬青看着东方不败从愤怒再到悲哀,不由轻轻摇了摇头,这一刻,他为东方不败感到痛心,这样的人偏偏爱上了害他最后功败身死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倒真是造化弄人。

    东方不败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回去,甚至忘记了还有楚冬青的存在,楚冬青识相的也没再说话,现在东方不败正在气头上,再提醒他自己存在的话不是找不痛快吗?

    夜凉如水。

    楚冬青沐浴着皎洁的月光,再次感叹命运的神奇,不论是在什么时代,哪怕不是真实的,哪怕是虚幻的,但都是享受着一样的月光,感受了一样微风的吹拂,这是,活着才能有的滋味。

    突然,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从东方不败的房里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闷哼声,楚冬青赶忙起身冲入大厅,碍于东方不败的交代,楚冬青只好在停大厅处急切地询问:

    “教主,出什么事了吗?”

    “呜……别、别进来……”东方不败一向强势,竟然会发出这样吃痛的声音,楚冬青的第一反应是要出大事了,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后楚冬青想到,东方不败作为原著中的大BOSS,是不会在这种时候轻易挂的,理智告诉楚冬青这时候应该转身离去,但听见那断断续续的□声,楚冬青还是忍不住跑了进去。

    一进屋,楚冬青就被屋里的凌乱震惊了,原著中的东方不败是个极爱干净的人,可现在的屋子里,一地被摔碎白玉瓷杯外加十几个空酒瓶,被褥也是散落在地上,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酒味,而东方不败正一只手扶在桌上,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本来就有些憔悴的脸此时更是变成了惨白色,东方不败嘴唇已经被咬破了,但还是死死咬着牙,发出一声声的低吟。

    东方不败见楚冬青跑进来,不由怒道:“谁叫你进来的!出、出去!!!”楚冬青见东方不败疼成这样,也顾不得别的,赶忙把被褥垫在东方不败身下,撂下一句‘等我后’就飞快往外跑出去,东方不败看着楚冬青飞奔出去的身影,握在手中的绣花针最终还是没有射出去。

    等过了一会儿,东方不败见楚冬青还没有回来,不由有些急了,现在他疼的差不多一点力气都没有,要是楚冬青是奸细,这会儿仇家来了他连迎敌的力气都没有,想到这里,东方不败暗恼自己刚为什么一时心软不杀了楚冬青,没有别的法子,东方不败只好忍着痛朝楚冬青离开的方向飞身而去。

    东方不败大致探查了一下四周,却没发现楚冬青的身影,就在快要准备放弃的时候,离这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声响,东方不败顺着声音的方向找去,总算找到了楚冬青,此时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东方不败躲在暗处,以防两人有什么图谋不轨之心……

    楚冬青的对面是一个身形瘦小的男人,穿着一身麻布短衣,此时看着楚冬青的样子颇为不屑,“你以为你是教主还是天王老子啊,大晚上让我给你烧热汤,我呸,不过是个小厮,老子……”

    话还没说完,男人就被楚冬青一只手提溜了起来,一时间面色紫红,喘不上气,楚冬青看着面前的伙夫,冷冷道:“让你做,你就做,有人还急等着用,哪那么多废话!”

    伙夫两只脚在半空中乱晃,“呜,我、我做。”话音刚落,楚冬青便将手松开,伙夫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楚冬青看他坐在原地不动,狠狠踹了他一脚,叱道:“还不快去!”伙夫赶忙爬起来冲向后面的厨房……

    “多放点葱花!”

    “你是做饭的吗?把姜切细一点,万一卡住人怎么办?”

    楚冬青看着伙计战战兢兢的动作,所幸抢过菜刀,自己动起手来,不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香喷喷的暖胃汤就做好了,楚冬青把汤摆放到托盘后,便准备把面给东方不败送去,伙夫见总算送走了这座瘟神,赶忙舒了口气。

    躲在树后的东方不败目睹着这一切,心里涌现出一股连他也不知道的暖意,连胃部也不是太疼了,见楚冬青就要离开厨房,东方不败赶紧离开这里,返回房间……

    楚冬青回到东方不败的房间,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整理了一下床褥,边说着‘教主,得罪了’,边把东方不败扶到床上,用枕头让他靠在身后,便把汤端了上来,东方不败一整天都没来得及吃东西,这下闻到香味自是食欲大动,楚冬青舀了一小勺汤,轻轻吹了吹,送至东方不败的唇边,看着唇边的汤勺,东方不败愣了一下。

    这个时候,他应该怒斥楚冬青失礼的举动,可看着对面的人含着笑的眼睛,像是什么都能包容一样的,鬼使神差的,东方不败张开了嘴,慢慢把汤咽下去,细细品味,有种唇齿留香的感觉。

    看着东方不败难得听话的把汤喝了下去,楚冬青嘴角勾了勾,仔细交代道:“空腹喝酒很是伤胃,下次记得和之前让厨房送点东西来垫垫肚子,还有……”

    听着楚冬青的交代,东方不败并没有回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的东方不败还不知道,楚冬青在他的心里种下了一个种子,然后,生根,发芽,直至最后在他的心里狠狠扎根,谁也拔除不了,替代不了……

 4温暖

    自那日之后,东方不败和楚冬青之间的关系明显好了不少,这日,杨莲亭跟自己从扬州带回来的那些莺莺燕燕玩的有些腻歪了,便决定来适时讨好一下东方不败,记得上次教里有几位长老为东方不败新呈上一张白虎皮,刚好他这次可以顺手拿回来。

    东方不败的身子畏寒,不论夏秋冬皆是如此,这可能是与他修炼的武功过于阴柔有关,的确,《葵花宝典》在给东方不败带来绝世武功的同时,也给他的身子带来了很大的创伤,几位高层长老知道东方不败有些畏寒后后,为了讨好东方不败,特意命人花了大功夫为东方不败找来这张白虎皮暖身。

    东方不败听见门外的‘教主,杨莲亭求见’这几个字,一下慌了手脚,莲弟怎么会想到要来看他?难道说莲弟对自己尚有一份情意?

    想到这里,东方不败就有些激动,赶忙在脸上上了些脂粉,连镜子都来不及照,赶忙到门外去迎接他的莲弟,此时杨莲亭在烈日下等的有些不耐,正后悔着呢!要早知道自己会等这么久,他才不假惺惺的通报,直接进去就好了,正当杨莲亭越发不耐,甚至准备直接进去的时候,东方不败刚好走出来。

    看着杨莲亭还在躬身行礼的阶段,东方不败连忙体贴的过去搀扶,心疼道:“天气这么热,莲弟怎么不在大厅里等呢?”

    一股刺鼻的脂粉味传来,杨莲亭一抬头就看见一张涂得大红大绿的脸,吓得他一把推开东方不败,连连后退,愤怒地吼道:“你能不能像个人样!天天涂得跟个唱戏的似的!我看见吃饭都膈应得慌!!!”

    东方不败被杨莲亭吼得愣在原地,虽然以前也莲弟很有可能不喜欢自己,但没想到原来自己在他的心里竟然如此不堪。

    杨莲亭一时冲动吼出来后,本来还担心东方不败会不会愤怒灭了他,但看到东方不败什么也没说,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杨莲亭放心的同时不由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没想到东方不败对他的容忍底线放得如此之大,看来以后这神教教主之位算是非他莫属了。

    杨莲亭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索性直接开门见山道:“属下听说前几日几位长老送过来一张白虎皮……”

    东方不败苦笑一声,早就知道莲弟来见他肯定是有目的的,亏得自己还这么高兴,以为、以为莲弟是对他存了一份心的,对着杨莲亭迫不及待的眼神,东方不败叹气道:“白虎皮就在我房间,反正我也不用不上,不如就送给莲弟,等到过些日子降温用。”

    杨莲亭见自己达到了目的,看都不看东方不败一眼,直直进入东方不败的卧房,看见这张白虎皮,杨莲亭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一下,光滑柔软,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如果能和他的那些美侍在这上面颠鸾倒凤,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美滋滋的扛着白虎皮走出房间,连一声‘属下告退’都没说,杨莲亭便迫不及待的回去实践他刚才的想法了,徒留东方不败一个人在烈日下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

    “教主若是再这样涂着脂粉在烈日下暴晒,可是会很伤皮肤的呢?”

    听见楚冬青的声音传来,东方不败这才想起来这后院现在不止他一个人,再想到楚冬青刚才必然是看见了一切,也定然猜到了自己不正常的性向,东方不败就不由感到一阵羞愤。

    楚冬青看到东方不败有些变了脸色,缓缓地走到他的面前,笑道:“教主是想杀了属下灭口吗?”

    杀了楚冬青?东方不败这才发现自己羞愧归羞愧,可刚才竟然没有一丝要杀了楚冬青的想法。

    楚冬青轻声笑了一下,东方不败也算自己在这异世里唯一有点接触的人了,再加上杨莲亭实在是伤他太深,那么自己帮帮他倒也无妨,毕竟按现代的话来说,东方不败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不是常言道:“老板的幸福就是员工的福利吗?”

    东方不败看着楚冬青的笑容,不知怎么的,他就是能感觉出这一声笑并不是讥笑,反而像是大人看见小孩子作了一件非常幼稚的事,虽然有些生气,但还是很包容的一样,孩子?大人?!东方不败甩甩头,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楚冬青看着东方不败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的样子,突然发现东方不败有时其实是可以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的,躬身抱拳道:“既然属下惹教主生气了,不如就让属下用一件东西来偿还如何?”

    偿还?东方不败觉得有些可笑,“你觉得本座到了今天这个位置,还会缺什么呢?”

    楚冬青摇了摇头:“等教主看过再评价也不为过。”

    这倒勾起了东方不败的兴趣,“好,那本座倒要见识一下你说的东西,最好别让本座失望,否则……”

    话一说出口,连东方不败自己都觉得有些无语,这句用来警告楚冬青的话竟然没带一丝杀气,反而有些像**之间的**,该死!他今天怎么净想些奇怪的东西。

    楚冬青自然是不知道东方不败的心中所想,一脸认真道:“属下待会儿需要在教主的房间里去做这个东西,就不知教主能否同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天涯明月刀]千里眷行记 by 柒泽岚 下一篇:[HP]黑骑士的守护 by 齐飞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