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东方不败之再世** by 一片浮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东方不败 重生

一觉醒来,杨莲成了杨莲亭。可是到底是穿越了,还是回到了过去?
这是一个反穿越,轮回几世的现代杨莲穿回到了了古代的自己杨莲亭身上,再次见到东方不败,已经轮回几世的杨莲还会像当初的杨莲亭一样吗?
教主的幸福生活此时还会远吗?
杨莲亭他还会是个渣吗?
答案是——你们懂的


1、01 ...
 
 
作者有话要说:大约一周会三更,因为放假,不会很急。
 
  睁开眼,杨莲有一瞬间的征楞,头顶是紫红色的轻纱,转头入眼的都是木质的家具,虽然看起来做工精细而且美观。坐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头,杨莲更是惊诧,看到远处一面镜子,急忙奔过去一看,脸还是自己的脸,但是这身装束却不是自己的了。
  “杨总管,您可起了。”外面一人轻声喊道。
  “哦,起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开口了,杨莲自己也吓了一跳,刚刚的回答怎么这么顺口。
  不多时,进来了五个女的,一人端着水盆,一人拿着洗漱用具,一人开始整理床铺,而剩下的两人就开始为他更衣洗漱。等到一起收拾妥当后,就又进来两名婢女端着早餐进来。
  “总管大人,刚刚白虎堂的长老上官云好像有事找您。”一名婢女一边帮着杨莲布菜,一边说道。
  “上官云……”说着这个名字,杨莲的脑海中直接就蹦出了人的样子。他心里知道,白虎堂上官云好像就是他前见天刚刚看完的笑傲江湖里的人物,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他竟然对这个人感到很熟,不是那种书上看到的熟,而是真真的认识这个人。
  “云儿……那上官云没说找我什么事?”张口问道,杨莲发现自己对身边的婢女名字也是张口就来。明明这里不是他生活的地方,他想着自己是不是穿越了。可是为什么对于这上面的人物,他竟是这么的熟悉,熟悉的就像他是这里的人。而曾经的开车上班看武侠的生活似乎是一场梦。
  “好像说什么抓到一个人,献给教主想要领赏的。”
  “抓到一个人……领赏?抓到的是谁?”细细一想,杨莲心里一个咯噔,书上关于上官云抓人领赏的好像就一个地方,杀杨莲亭和东方不败的时候。
  “我不知道,不过听他们说这个人和圣姑有什么关系,奴婢就听了一点,也没敢细听。”
  杨莲脑子飞快旋转,这么说就一定是了,那么现在他要怎么办,一定不能这么死了。对了,东方不败,得想个办法赶快通知东方不败,要是东方不败提前知道了,不就好了。
  这么一想,杨莲顿时放心了不少,也不吃早餐了,直接就向外走去,准备去找东方不败,刚刚这么一想,东方不败住的地方在他的脑子里就已经出来了。
  通过走廊,刚刚走到一半,杨莲就被身后的一个声音叫住。
  “杨总管,可算找着您了。”上官云从后面赶上来,顺便摆了摆手,后面就又有三人跟上,两人抬着一人,另一人跟着。
  杨莲悄悄一看,躺着的应该就是令狐冲,抬人的两人一个是向问天,剩下的那个白头发的应该就是任我行,旁边瘦瘦的应该是任盈盈。
  “向长老。”打了声招呼,杨莲看着向问天心里想着对策。
  “杨总管,属下抓到了让圣姑朝思暮想的人,令狐冲,想要见教主一面,不知总管可否行个方便。”
  “待会大家都会到前面参拜教主,你着什么急。”
  “这不,我想尽快见到教主,你也知道,一到大堂,教主就不怎么说话,也不太管事了,想着教主是不喜欢大堂的,所以就想总管行个方便,让我私下见教主一面,要是我得了赏,一定分总管一半。还有这个,请总管笑纳。”说着,上官云递过去一个盒子。杨莲打开一看,是个玉石。
  “这个不是我不准,规矩就是规矩,教主难道是你们什么人都随便可以看的吗?”虽然心里痒痒,可是在面对生命的大事上,杨莲还是将盒子还给上官云,装模作样的说道。
  “和这般下作的东西说什么,杀了他,老子照样找的东方不败。”只听一声怒吼,杨莲便眼前一花,胸口一阵剧痛,被任我行一掌打倒在地,吐出一口鲜血。
  “任教主息怒,这几年属下观察,大堂上的东方不败看似不对,不像是本人,所以才想要找这杨莲亭,你要杀他,也要先问清才行。”向问天一把拉住任我行,斜睨了地上的杨莲一眼说道。
  听了向问天的话,任我行才忍住怒火,看向杨莲亭问道:“本座问你,现在的东方不败可是真的?”
  按着胸口,杨莲挣扎的站起身来,眼睛四处看了看,才发现周围早就没什么人了,此时就他们几个,于是脑中转了转,便收起表情说道:“呵呵,我道是谁?原来是任前教主。”
  眼睛一下瞪大,任我行瞪着杨莲亭恨不得再拍上一掌,不过被任盈盈和向问天挡住了。
  “问你话呢?想活的就快点说。”向问天看着杨莲亭,语气冰冷的问道。
  “不是真的,东方教主文成武德,怎么能随意露面。”刚一说完,杨莲眼前一花,自己的脖子就被任我行捏住了。
  “说,东方不败在哪?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头上冒出一滴冷汗,杨莲可没忘,当初就是因为杨莲亭被打断了腿,接着在东方不败和任我行打斗的时候,被任盈盈切手指扰乱东方不败,最后杨莲亭还是被任盈盈杀死的,东方不败接着也就死了。他现在可千万不能被打断腿。
  “任我行,你急什么,我们东方教主早就知道你要来,也早就告诉我,如果你来了,就领你到他那,十二年前的那场比试还没有完,见到你一定要再比比,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捏着杨莲亭脖子的手松了松,任我行脸上露出了正色,暴怒之气也减小了不少。“他果真这么说的?”
  “没错,他还告诉我,见到你绝不能使什么下作的手法,比如说用您的至亲威胁你,这样做就不是英雄好汉,是英雄好汉就要堂堂正正的比过。”看到任我行的脸色,杨莲赶忙继续说道。
  听完这句,果真,任我行松开了杨莲的脖子,看着远处仰头哈哈大笑。“好,好一个东方不败。我今天就应他的战,堂堂正正的跟他比过,到底谁才是天下第一,带路。”
  “爹爹,不可。”任盈盈一听,就发觉任我行中了杨莲亭的诡计,顿时急忙喊道。
  “圣姑,这是你爹爹和东方教主的私人恩怨,他两人可都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好汉,难道你怕你爹爹会输?还是你早打好偷袭或者以少胜多的想法。”看着任盈盈,杨莲脸上露出轻蔑的神气说道。
  “没错,这是我和东方不败的个人恩怨,你们不要插手。”任我行看着任盈盈几人张扬的说道。
  “教主……”向问天和上官云两人看着任我行,半天欲言又止,只好互相眼神示意了一下。
  令狐冲也从担架上下来,跟在了几人身后,由杨莲领着向东方不败的住处前去。
  穿过密道来到东方不败的小院,那里面鸟语花香,景色优美,一座小木屋更是独立其中,像是仙境一般。几人刚刚走到门前,里面就传来了东方不败的声音。
  “莲弟,你可来了,就是不知你身后跟着什么人?”屋里,一个有些暗哑的声音温柔的说道。领屋外任我行几人都吓了一跳,这声音听起来违和至极,似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听得人心里难受极了。
  而杨莲也是一愣,这声音在他听来,心里竟然快速跳动了几下,竟有种急切先要见到本人的想法。
  “教主,我带了你一个老朋友前来,他想了教主十二年,今日前来想要和教主叙叙旧。”
  “哈哈哈,任我行,原来是你。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推开门,杨莲率先走了进去,进去就看到在窗口下坐着的东方不败,一身粉红的纱裙,消瘦的背影,手下不停的绣着东西,一头乌发随意的披散着。
  “教主……”看到背影,杨莲有些情不自禁的向前一步叫道。
  “莲弟,你可伤着?”听到杨莲包含情谊的一声,东方不败的身子似乎颤抖了一下,急忙就转过头深情的看向杨莲问道。
  说实在的,杨莲真的被吓了一跳,东方不败的一张脸几乎都看不出来样,触眼就是白色和红色两种颜色。深吸了口气,杨莲整了整神色,就赶忙走到东方不败身边。
  “教主,我在半路上碰到了他们,就把他们带了过来,教主你不会怪我吧!”趴在东方不败耳边,杨莲悄声说道。
  耳尖微红,东方不败眼神动了动,就笑着握上杨莲的手。“我知莲弟意思,如果不带他们来此,怕是对莲弟不利。我怎会怪罪。”东方不败低着眼睛柔声说道。神态像似了女子,看的任我行几人更是膛目结舌。
  “哈哈哈,东方不败,你果真练了那个葵花宝典,即使你当了这十二年的教主又能如何。”突然,任我行张开口哈哈大笑,看着东方不败说道。

 


2

2、02 ...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篇,这周还有一篇
 
  “任我行,西湖十二年颐养天年,你怎么还不清净,竟然又跑了回来。”直起身子,东方不败斜睨了任我行一眼,继续绣起了花。好似对于任我行根本就不放到眼里。
  “东方不败,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还真的练成了葵花宝典,这还真是要恭喜你了。”说着这话,任我行脸上露出了嘲笑鄙夷的笑容。
  “任教主,这宝典是你传给我的,这好处我可一直给你记着,所以我没杀你,将你送到西湖颐养,你住的可是快活。”捏着针的手顿了顿,东方不败看着任我行轻笑的说道。说完就将视线转到了任盈盈身上。
  “任大小姐,不知这几年我待你如何?”
  “你待我自然极好。”观望东方不败的眼神,任盈盈低下了眼睛不敢对视,张口轻声答道。“但是你迫害我爹爹,将他关到那西湖地牢受了十二年的苦,单是这样,我也要杀你千万回。”
  轻笑一声,东方不败看着任盈盈说道:“你可知我曾经多么羡慕你,生为女子,又是千娇百媚,若是我能和你易地而处,别说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就是天皇老子,我也不当。”
  听了这话,任盈盈一旁的令狐冲也笑出了声。“你若真的和盈盈易地而处,让我爱上你这个老妖怪,那可真是有些不容易。”话一说完,任我行,向问天和上官云都笑了起来,连任盈盈刚刚有些黯然的神色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你是何人?”显然,这句让东方不败受到了屈辱。
  “他自是任大小姐的意中人,原来也不过是个好色之徒,东方何必和他动气,他自是不知你的好。如若任小姐此时长相逊色,估计令狐少侠也不会为任小姐到这里来了。”杨莲伸手放到东方不败的肩上,看着令狐冲有些讥讽的说道。
  “莲弟……”杨莲的话,让东方不败脸色好转,更是开心的看向杨莲。
  “杨莲亭你个不要脸的男宠,为了地位委身人下,你们之间要真是情爱,那你又为何寻得那些女人?”情郎受辱,任盈盈气愤难当,看着杨莲出言骂道。“东方叔叔,你可知你的好莲弟外面养了多少侍妾?”
  “哈哈,真是可笑。我养侍妾可是你亲眼看见。”看到东方不败脸色黯然伤心,杨莲立马说道。同时心里将杨莲亭骂了个半死。
  “那还用看,外面可都是传遍了。”
  “既是传的,那我可听说了,令狐少侠和华山掌门之女岳灵珊可是青梅竹马、郎情妾意,和那恒山派的小尼姑仪琳更是**不清,不知令狐少侠对我们任小姐可是一片真情?”
  “我与小师妹之间清清白白,和仪琳更是清白,你怎的在此胡说,败坏她二人名声。”看着杨莲,令狐冲生气的说道,继而拿起剑向杨莲刺了过去,但却被东方不败一根针射退。
  这招一出,顿时让在场的几人心中一惊,刚刚东方不败露出的那一手,竟然如此厉害,他的动作几人根本看不清。
  “恼羞成怒,哈哈,任小姐可要小心了,将来可要注意,别成了妾小丢我们教的脸。”站在东方不败身后,杨莲看着令狐冲和任盈盈,有些得意的说道。气得任盈盈脸色涨红,令狐冲更是恼怒不已。
  “东方不败,我今日来可是报十二年的仇来了。”这时,任我行看着东方不败有些不耐的说道。
  看到东方不败要张口,杨莲赶快伸手拉住东方不败的抢先说道:“我们教主自然知道,只是两位都是光明磊落的英雄,不是那宵小之辈,既要报仇比试,那可要亲自上阵,私人恩怨不得祸害旁人。”
  “卑鄙,东方不败当初迫害任教主的时候,可是单枪匹马?现在讲究,是不是晚了。”不等任我行说起,一旁的向问天先是骂道。
  “刚刚可是任我行亲自答应和我们家教主单独比过,怎么,现在看我们教主出了一招,怕了,想要围攻。好吧!既然任我行你要如此,那我们教主自是不怕,你们要围攻便围攻吧!”说着,杨莲露出轻蔑的眼神看向任我行。当即将任我行气得脸色赤红。
  “不用你们动手,我一人足矣。”大喊一声,任我行顺势就向东方不败冲来。
  伸手拉过杨莲,东方不败迎上前去。
  “教主小心。”喊了一声,杨莲就站在了后面。不过眼睛可不是看向打斗中,而是往任盈盈那边看去,以防几人上前。东方不败打斗中,一直站在他的前方,他能看出这是要护他周全。心下既是感动又是温暖。
  百余招后,明显的任我行落于东方不败之下,招式也渐渐有些不支,东方不败的针法快而狠,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根本就使不出来,再加上刚刚从牢里逃出来,十二年的地牢生活,也早将任我行的身体损伤,体力也有些跟不上了。
  “向叔叔,怎么办?”一旁任盈盈看着,心里着急,看着向问天问道。
  “令狐兄,上官兄,我们一起上。不能放任教主独打了。”吩咐了一声,向问天就加入到了战场,令狐冲和上官云也冲了上去。
  “真不要脸,任教主,原来你也不过如此,竟还要人帮忙。将来传出去也不怕江湖人耻笑。”看到其他三人加入进去,杨莲赶忙喊道。顿时就看到任我行气息不稳,被东方不败打了一掌。
  “奸贼,休要胡言。”任盈盈看的气愤,瞪着杨莲骂道,看到东方不败顾着几人,就要寻机上前。
  “我怎么胡说了,还有那个令狐冲,怎么你的小师妹和仪琳都没有我们任小姐漂亮,现在你为了美色,竟然和魔教中人勾结,更是干起来围攻这样的下作手法,难怪华山掌门要将你逐出师门,你这样的做法怎么担得起少侠二字,当真令人羞愧。”看到扰乱人心有用,杨莲又立马看着令狐冲喊道。果真就看到令狐冲的动作一窒,不像刚刚那般拼命。
  “冲哥,不要听他胡说。”任盈盈又气又急,对着令狐冲喊了一声,看到一个空隙,就急忙冲到杨莲面前,提剑就砍。
  一直看着打斗的场面,又不停的扰乱着几人,杨莲一时不查,让任盈盈一剑刺到了胳膊上,痛呼了一声,第二剑就赶忙侧身躲过,吓得也不敢出声。可还是让东方不败听见。
  “莲弟……”惊呼一声,东方不败立马冲了过来,竟然不顾后面的阵势,等到转身,也就被令狐冲当胸一剑,刺穿了过去。杨莲顿时呼吸一窒,心中一慌。
  不管伤势,东方不败冲到杨莲身边,一针刺向任盈盈,不过在紧要关头却是只是刺到任盈盈的脸颊上,没有伤及她的性命。
  “点她穴道。”杨莲急忙喊了一声,东方不败听到,就顺手点了任盈盈的穴道。
  “莲弟,你怎么样?”看着杨莲,东方不败急忙问道。
  “笨蛋,你没看见我只是胳膊上被划了一下,你也不看看背后的剑。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握着拳头,杨莲恨不得敲东方不败额头一下,气得大声喊道。
  稍稍一愣,东方不败看着杨莲低下了头,微微一笑。“莲弟放心,我没事。”
  “那么一剑,你说没事?”心里更是气愤,杨莲看着东方不败恨不得掐上他的脖子。最后只是伸手扶着东方不败,捡起地上的剑放倒了任盈盈的脖子边。
  “快放开盈盈。”看到这,令狐冲急忙喊道。任我行几人更是不敢再动。
  “呸,老子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她偷袭我,我抓了她,凭什么放了她,你给老子一个理由。”
  被杨莲一句话堵住,令狐冲一口气憋在了胸中。
  “东方不败,说好了单打独斗,你放了盈盈。”任我行此时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忍气说道。
  “刚刚怎么不见是单打独斗,现在想要单打,晚了。”不等东方不败开口,杨莲先是出口喊道。
  “那你要如何?”眯着眼,任我行看向杨莲问道。
  “要我放人也行,那你要保证接下来真的是和我们教主单打独斗,不要让旁人插手,我自会放了她。”
  “好。”
  “我不相信你,你先点了向问天、上官云和令狐冲的穴道,我才相信你。”眼珠一转,杨莲看着任我行说道。
  “不行,我们怎么知道这不是你的诡计。”看到任我行沉默,向问天心中一惊,刚忙喊道。
  “嘿嘿,这我不管,任我行,女儿和手下你就选一个吧!要是不行,我现在就杀了她,再让东方和你们比过,这样也行。”说着,杨莲手下用劲,在任盈盈脖子上划上了一道,鲜血一下流出,将任盈盈的衣领打湿。
  “你考虑吧!千万别在你宝贝女儿的血流光后才决定好。”奸笑一声,杨莲继续在任盈盈脖子旁再划了一道。
  “住手,别再划了。”大喊一声,令狐冲眼里闪过心疼,直接伸手自点了穴道。
  “冲哥,不要。”任盈盈见状,顿时流出眼泪。
  眼神冰冷的看了杨莲一眼,任我行伸手将向问天和上官云的穴道点住。
  “东方不败,你我一战,我希望无论谁输谁赢,你都可以放盈盈和这小子一条性命。”

 


3

3、03 ...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能存够三章存稿,就会加更。总要留出下周的出来……
 
  任我行说完,看到东方不败没有接话,便继续说道:“我也保证,如果我胜了,我也绝不伤害杨莲亭一根寒毛,我也保他一命。”
  “不行,我们划不来。”任我行说完,杨莲就立马说道。
  “莲弟……好,我答应你。”握了握杨莲的手,东方不败看着任我行点头同意。
  知道东方不败是为他着想,杨莲心中感动又是酸涩,一把拉住东方不败的手说道:“你要小心,老子不用他保命,要是你死了,我也不活了,我们一起下黄泉。”
  杨莲此话一说,东方不败顿时心中一颤,看着杨莲的眼神越发温柔。“莲弟……”只一句,声音更是颤抖。
  “好了,有什么话,等你杀了那个老不死的再说,记住,一定不许输。”说着,杨莲伸手搂了搂东方不败。
  等到东方不败和任我行两人一战,杨莲在一旁看的紧张,大约一个时辰后,不停打斗的两个身影才分了开来,杨莲一看,东方不败的衣服下摆几乎已经被血侵湿,而任我行的眼睛也已被东方不败刺瞎。
  “任教主,你可服。”捏着针,东方不败脸色苍白,但脸上露出了披靡天下的神色。倨傲的问着任我行。
  “哈哈哈,老夫在西湖十二载,自认已将吸星大法参透深悟,却不曾想你的葵花宝典也已练得出神入化。我自认天资聪颖,对于武学上更是有着一定的渗透,没想到你竟也是如此聪慧,想来以前是我小看了你。”闭着眼,任我行对着东方不败的方向大笑着说道。
  “任教主,我一直都感谢你的知遇之恩,你提升我为副教主,我心中感激,但你生性多疑,竟然传我这恶毒的功夫,我从未想过夺得教主之位,却也是被你一步步逼至如此。罢了!你毁我一生,我囚你后世,我们也算是相抵了,我现已放下曾经种种,只愿平淡一生,我不恨你了,你也不要再记恨于我,我们两清了。”摆了摆手,东方不败摇着头轻声说道。
  “老夫一言九鼎,既是输于你便也无话可说,只忘你放过盈盈和令狐冲。……上官云,向问天,我对不住你们,黄泉之下老夫再向二位赔罪。”说完这句,任我行双手伸直,竟是自散武功而尽。
  “爹爹……”痛哭一声,任盈盈闭上了眼晕了过去。向问天更是眼含热泪,而上官云则是一脸惶恐与绝望。
  “东方,你没事吧!”沉默的看了任我行尸首一眼,杨莲快步走到东方不败身边,将东方不败扶在怀里。
  “莲弟放心,我无事。”虽是这么说,但东方不败还是将身子靠在了杨莲的怀里。
  扬手,一下将四人穴道解开,东方不败看着抱着任盈盈的令狐冲,叹了口气说道:“你带她走吧!还有你们两个,也走吧!任我行的尸首也交由你们好好置办。从此不得近的黑木崖半步,如若发现,格杀勿论!”
  有些诧异的看了东方不败一眼,上官云和向问天赶忙抬着任我行的尸首,令狐冲抱着任盈盈,几人离开了。
  等到几人离去,杨莲赶忙将东方不败扶到床上躺好,看到被令狐冲当胸穿过的那一剑还在往外渗血,当即急了。“你的伤口还在流血,得赶快叫平一指来。”说着,就慌忙起身,却被东方不败一把拉住。
  “不要叫平一指,我不愿见外人,这只是小伤,那里有金疮药,擦点即可。”拉着杨莲的手,东方不败脸色苍白,声音有些疲惫的说道。
  “这一剑也不知道伤没伤到内脏,不看怎么可以。”有些忧心的看着东方不败,杨莲皱着眉说道。
  “莲弟只要帮我把药拿来就好。”微微一笑,东方不败看着杨莲柔声说道。
  不得已,杨莲只好将金疮药找出来,看到东方不败接过药瓶准备坐起身来,赶忙又将人按下。“你别动了,动的越多血流的越快,我给你抹药。”
  匆匆去外面打了盆水,杨莲解开东方不败的衣服,感到东方不败身子颤抖了一下,抬头一看,就见东方不败闭上了眼。看到剑伤,杨莲倒吸了口气,剑伤虽然平整,但是却是被一剑穿透,伤口上的肉都翻了出来,看起来很是瘆人。
  “可恶的令狐冲,刚刚就不能那么便宜他,可别让老子再碰到,碰到后非要给他身上也戳十个八个的窟窿。”忍不住的,杨莲骂了出来,一边骂一边用水清洗伤口,感到东方不败吸了口气,顿时手下更轻。
  “是不是很疼,想也疼,这么一剑,你也真是的,那么长的剑也不看着,你躲不过吗?非要往上面撞,我又不是剩一口气了,你过来干什么?要是这一剑刺到要害,你死了,我也就很快下去陪你了。”
  “莲弟放心,即使我死,我也定保你周全。”睁开眼,东方不败捉着杨莲的手,看着杨莲虽然声音温柔却也绝对坚定自信的说道。
  心中一痛,杨莲看着东方不败愣住了,半天才感到眼眶发酸,赶忙低下头继续包扎。“笨蛋,你要是死了,老子才不要独留世上受那些小人的屈辱,定会随你一起而去。”
  “莲弟……”杨莲的话,让东方不败顿时感动,握着杨莲的手一下收紧。
  将伤口处理好,杨莲顺势将东方不败的衣服褪下,拉过被子盖在他的身上。“好了,你好好休息。”
  听到这句,看着杨莲的东方不败眼神一暗,收回了拉着杨莲的手。“莲弟可是要走!”
  “嗯,我等会就会回来,你先休息。”没有看到东方不败的眼神,杨莲端起水盆站起身对着东方不败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出了密道,杨莲立马找来了所有人,先是加强了戒备,在让人把平一指召来,将东方不败的伤势询问了平一指,让平一指配些药,再让厨房的人做些补血的饭菜,这才端着一起回到小院。
  直接推开门进去,杨莲放轻脚步,将饭菜和药放到桌子上,走到床边小心的看了看,看到东方不败真的闭上眼休息,这才放心,但是转眼又看到了东方不败脸上花了的脂粉,皱了皱鼻子,又从外面端进来一盆热水,放到床边,自己做到床上,将锦帕侵湿,轻轻擦拭起了东方不败的脸。
  等到将东方不败的脸擦干净,原本雪白的锦帕也一团色彩,看的杨莲嘴角抽搐不已,幸好刚刚帮东方不败脱衣服的时候,没有看到肚兜,不然他铁定笑出来。
  这时杨莲才看清东方不败的长相,脸色苍白,嘴唇很薄,长着一双丹凤眼,眉毛细又长,看样子应该是修剪过的,不过原本的形状看来应该是那种剑眉,鼻子很挺,脸颊消瘦,皮肤很光滑,这么一张脸,说实话看起来一点也不女气,应该是英气。一看就是个英雄,杨莲心中自豪的想着。
  “莲弟……”一直闭着眼装睡的东方不败,终于在杨莲直愣愣的眼神下睁开了眼,脸颊有些微红。
  “你醒了,我找了平一指,让他熬了些伤药,你把药喝了。”看到东方不败醒来,杨莲微微一笑,就取过药碗,坐到床边,一手将东方不败扶起,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这才将药碗放到东方不败嘴边喂着。
  一边喂着药,杨莲一边捏着东方不败的肩膀,很瘦,这是杨莲一直以来的感觉,无论是刚刚扶着,还是现在抱着,总是触手一把骨头。
  “莲弟,好了。”将药喝完,东方不败看到杨莲还未将碗拿开,就低着头,有些轻声的说道。
  楞过神来,杨莲将碗放到一边,取过枕头让东方不败靠着,从桌上取过饭菜和汤。“这些菜和汤可以补血,你流了那么多血,得好好补补。”说着,将饭菜喂到东方不败嘴边。
  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东方不败看着杨莲的眼神几乎要将杨莲融化,赶忙张开口吃下杨莲送到嘴边的饭菜。
  “这吃的也太少了吧!”一碗饭只吃了三分之一,汤喝了半碗。难怪会这么瘦,杨莲皱着眉看着剩下的饭菜。
  “莲弟,我真的吃不下了。”害怕杨莲生气,东方不败赶忙说道。“要不,我再把那汤喝完。”
  “算了,不想喝就不要勉强,免得喝的胃里难受。”摆了摆手,杨莲将饭菜放到桌子上,又扶着东方不败躺在床上。
  “你先睡。”留下一句,不等东方不败说话,杨莲又端着东西走了出去,他寻思着,东方不败一人住在这里,三年了从来也不出去,身子瘦成那个样子,脸上也总是没有笑容,该不会是有自闭症了,怎么看怎么让人忧心。
  还有这里也不方便,什么都要自己干,走出密道,杨莲将手边的下人都召集起来,从里面细细的找了两个人出来,一男一女。“你们两个出来,其余的都散了。”
  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女的大约二十多岁,在婢女中已经算是年纪大了了,男的也有二十五六,看起来很是稳重。

 


4

4、04 ...
 
 
  看着面前的两人,杨莲说道:“你们两个,以后就伺候教主了,我会领你们前去,记住,你们不得随意进出教主的地方,只是我吩咐的时候才能进去,教主的住的地方,也不能随意说出去,如果教主住的地方让外人知道了,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后果吧!”
  “是是,奴才知道,绝不泄露出去,请总管大人放心。”两人立马跪□子,惶恐的说道。
  “放心,也不是什么重活,只是每日教主要吃的饭菜,我会写在一张纸上,你们要看着厨房做好,在送进去就好了,只要你们乖乖听话,好处是少不了你们的。”
  等到两人离开,杨莲又将一人叫来。
  “我问你,嗯……那些,就是那些女人都住在那里?”坐在椅子上,杨莲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恶的杨莲亭,留下的烂摊子还要老子收拾。
  “不知总管大人今晚要点哪一位?”一旁的下人听闻这话,立马脸上露出谦卑的笑容问道。
  “可恶,真以为自己是皇上了,还点哪一位。”听了这话,杨莲顿时气得骂了出来,骂完看到下人惊诧惶恐的神色,才突然惊觉,自己现在就是杨莲亭,顿时咳了两声说道:“你现在给我把那些女人都送走,愿意走的给些银两,不愿意走的……你就给我杀了,不要让我再看到她们。”
  “啊!总管大人,这,这又是为何?难道是教主又……”
  “关你屁事,你不想活了,这是你能问的事吗?让你办你就办,要是明天天亮后让我知道事情还没有解决,信不信我要你的脑袋。”瞪着那人,杨莲恶狠狠的说道,顿时将人吓得跪在地上不停的保证。
  解决完这些事,杨莲看了看天色,就往小院里赶去,进去房间,就看到东方不败还是自己离开时躺着的样子,不过他刚一走进床边,就见东方不败睁开了眼。
  “还没睡着。”坐到床边,杨莲看着东方不败轻声问道。
  “莲弟来是还有什么事吗?”自从刚刚杨莲走后,东方不败就一直没有睡着,想着杨莲刚刚对他的种种温柔,心中既是甜蜜又是苦涩,因为他知道。杨莲亭这么做,一定又是有事求他,便想着,如果他能继续这样对他,即使他要求什么事,自己也定会尽力满足。
  “没什么事,就是你受伤了,我不放心,今晚就待在这里了。”说着这话,杨莲自己都有些怪味,因为印象中,杨莲亭好像从未留宿这里。
  “莲弟要留下来,这……”表情微讶,东方不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杨莲,也不知道自己此时心中是如何感想。
  “怎么,不行吗?”看到东方不败的表情,杨莲脸上有些挂不住,声音有些凶恶的喊道。
  “行,莲弟要是留下来,我自是心中欢喜,只是怕莲弟多有不惯。”看到杨莲亭生气,东方不败更是赶忙说道。
  “有什么惯不惯的。”心里终于高兴,杨莲二话不说就脱了外套上了床,拉过东方不败身上的被子,两人盖在了一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异国同胞 by 苏MayS 下一篇:BOSS计划 by 那夜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