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综漫之心如止水 by 也许.错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综漫


简介:
宇智波止水,一个温柔到不可思议的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是所有人对他的评价,他温柔,他强大,他被称为温柔的杀戮者,且看这个看似温柔似水的少年如何玩转平行世界。  

    楔子

    止水漂浮在空中,看着自己被摔的支离破碎的身体,摸着下巴开始考虑自己的人品,他从小到大虽然不是乐善好施,但也绝对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尊敬师长团结友爱,成绩也算优秀,不叛逆也不早恋,绝对是老师和监护人眼里的乖宝宝典范,但是为毛让他刚考上博士后就让他死翘翘啊。

    他本来只是想到天台上吹吹风,遇上个大学同学,说起来他还挺惨的,人挺努力的,因为试卷没写名字没考上学位,之后事业恋爱也都一直都不顺利,前一段时间所在公司破产不说,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也因为闲他没出息分手了。本来你跳楼就跳楼吧,为毛拉着他一起,想他已经二十二岁正值大好年华,要事业有事业,要脸蛋有脸蛋,追他的俊男美女一大堆,没错,俊男也在追求者之列,他其实是一伪娘来着,不能怪他的,他只是长的比较中性而已,因为他的监护人姑姑喜欢女孩子来着所以从小到大都把他当女孩子养的,即使都二十多岁了,但是却依旧长的很,额…纤细,再加上留着鬓角和齐耳短发还有中性的打扮,更容易让人混淆他的性别,唔……好像有点跑题了……

    不过话说回来啊,姑姑不知道会不会伤心呢,伤心最后一个‘活人手办娃娃’就这么没了。

    接下来咋办呢,这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没看到天使,也没看到牛头马面,难道他就这么成了孤魂野鬼?

    不等他继续思考,顿时一阵天旋地转,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止水很快就根据四周的景色判断出这里是哪里了,宇宙,因为他的‘不远处’是一颗美丽的蓝色星球,另一边有银河,太阳,还有月亮,很美丽的景色,他这么评价道,比那些3D投影效果要真实多了,也漂亮多了。

    【呵呵,真是有趣的人类,明明对死亡抱有很淡漠的态度,但是却不想死,而且看到自己的尸体还能镇定自如,到了陌生的地方还有心思欣赏美景。】一个颇为空灵的声音响起,但是人却没有显现。

    【那么我给你个机会,帮我办事,你可以继续活着,我会帮你创造一个身体。你还可以选择穿越到什么类型的世界】

    “为什么选我?”止水挑眉问道,他自认为是个渺小的普通人。

    【因为我高兴】

    “好吧,不过你让我选择世界,我不知道我选什么啊。”止水无所谓的盘腿‘坐下’,然后晃啊晃的,坐着各种有趣的动作,他刚才才发现他其实一直飘着的。

    于是那声音一顿,不知道是不是被止水可以说是‘无礼’的动作囧到了。然后‘碰’的一声,一本板砖大小的硬皮书出现,直直的砸在了止水的头上。

    感情这厮是个具现化系的,止水捂着被砸的有些疼的脑袋看着黑皮书上金灿灿的几个大字‘世界大全’,书只有几页,但是每页都有一厘米厚度,怪不得砸起人来这么疼。

    翻开书后,止水第一次知道,原来宇宙中居然存在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世界啊,魔法世界,修真世界,也可以穿越古代,小说世界,游戏世界,应有尽有,甚至还有鬼畜世界……

    “我选动漫世界吧。”止水想了想说道,他的监护人姑姑是个动漫迷,他多少耳渲目染一些,那些游戏,修真,还有魔法世界他完全不明白,古代的话就更别说了,那里啥都没,让他这个现代人过去,绝对受不了。

    【很好,到了那里自然会有任务发给你,任务完成后能得到技能和物品,主线任务必须完成,失败扣除一样东西,而主线任务的奖励都是提前知道的,支线任务的奖励是随即的,不完成也没关系,不过完成十个支线任务就能提升两百年的灵力。】

    【接下来你可以进入我的空间,选择你想要的物品,技能,武器等。记住,你目前只能选择一样。你也可以随时来查看你得到的物品有什么用途。】说完,止水的面前出现了一大堆的物品介绍,简直跟电脑屏幕似的,止水黑线,其实,这厮是个游戏控吧……

    由于不知道会到什么世界去,止水决定选个可靠点的技能。不然万一一进去就挂了岂不其惨无比,他可不认为这厮会让他去那些像网球王子之类的和平世界。

    止水定下心,一个个看了下来,最终把视线定在了血统类一个相当神奇的东西上,‘天の神’血统物品,产生安定人心以及亲和力的精神影响。随着拥有者本身的提高而加大力量。可由本人控制。止水觉得有趣,就选了这个。

    有这个在身上,运气好点的都能忽悠过去。精神力的影响多么重要啊!死还是活,就看对方的一念之差!而且这样的话任务起来也会方便一些。

    【那么,那么第一个世界,火影忍者,年龄,五岁,代替原本宇智波止水的存在。】说完,止水便晕过去了。

    宇智波鼬

    止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入目之处是陌生的屋顶,而耳边那熟悉的声音响起。

    【主线任务:接近宇智波鼬,并且得到好感奖励:十年份的查克拉】

    【主线任务:成为四代的徒弟,并且被赞赏奖励:三勾玉写轮眼】

    【目前就这两个,因为刚开始,第一个任务奖励可以说是免费赠送。】

    “对了,我一直很想问的来着,你是谁啊!”

    【……】很可疑的沉默。【你可以叫我初始神】说完,联系就断掉了,无论止水再怎么弄也联系不上。

    “止水,你怎么才起来,家族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就算午睡睡的时间也太长了吧。”纸拉门被拉开,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止水的视线里,很温柔的一个人,这是止水的第一反映,很漂亮的一个人,这是止水的第二个反映。

    “对不起,不小心睡过头了。”止水带着精神力的笑容绽开,直接秒杀掉那个妇女。

    于是在止水小心翼翼外加精神力的帮助下,他很快就搞清楚了应该明白的人物关系,而那个妇女其实就是止水的现任母亲来着。宇智波环,一个很严肃的人,是个实力不错的上忍,母亲似乎也是个中忍的样子,擅长幻术和医疗忍术,至于宇智波富岳,他的一个远亲堂叔,同样也是宇智波家家主,一个有野心的人,长的也不怎么样,总的来说,止水不喜欢他,不过宇智波美琴倒是很对止水胃口,不像止水的伪装,她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温柔。

    “止水也已经五岁了,再过一年就要上忍者学校了吧。”那边宇智波环和宇智波富岳商量事情,这边宇智波禾子和宇智波美琴聊了起来。

    “嗯,不过止水这孩子的性格还是让人有些担心呢。”禾子也就是止水新上任的母亲叹息说道,她并不想让止水去做那高风险的职业,只是出生在宇智波一族,大概就是他的不幸了吧……

    “嘛,他还小吗,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不过止水这孩子真可爱,长大了一定是个小帅哥。”美琴揉了揉止水的头说道。“对了,止水,大人的宴会很无聊吧,我把鼬给你玩好不好?”

    喂,喂,那是你儿子吧……

    不等止水说什么,美琴又自顾自的说起来了“鼬已经三岁了,到现在还没个玩伴很让人担心呢,止水要好好照顾鼬哦。”

    “嗯,我一定会和鼬好好相处的。”止水笑的眉眼间尽是欣喜和温柔,本来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接近鼬呢,现在好了,人家母亲打包把他送上门来了。

    很可爱,可爱到让人想要**。

    这是鼬弟弟进来后,止水的第一印象,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曾经被他评做未老先衰且重度脑残的宇智波鼬小时候会长的这么可爱,圆鼓鼓的脸颊,黑漆漆的大眼睛闪烁着光芒,却硬是装作老成的瘫着和他父亲一样的脸。

    止水最终没有压制住自己的冲动,一双手捏上了他的脸,软软的,很舒服。“初次见面,我是宇智波止水。”止水直接把精神影响开到最大,接过光听声音那些大人就治愈了,更别说对面这个才三岁,没有免疫能力的小不点了。

    “我,我…我是,鼬,请,请多,指教,止水哥,哥。”于是腾的一下,鼬整个人都熟了,样子可爱到爆,而主神的声音更是让止水心花怒放。

    【主线任务完成,得到鼬的好感,奖励是赠送十年份的查克拉。】

    止水可以感觉到一股暖暖的气流开始在身体里流动,操作方法也在脑中显现,而止水的接受能力是很强的,很快便做到让查克拉平稳下来,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而有了力量做铺垫的笑容似乎更加有亲和力了。

    接下来的家宴就完全分成了两个世界,那边大人们在商谈‘国家’大事;另一边就完全是小鬼的世界了,小孩子就是这样,前一秒还认生,一旦熟悉了,就开始无话不谈了。好吧,这不包括止水这个伪小孩。

    “鼬为什么不笑一笑呢?”夹了一筷子菜给鼬,止水开始套近乎,虽然任务完成,但是拉好关系是必要的,关于他的任务一定不止这一个。

    “父亲就是这样的。我要成为像父亲一般的人。”鼬礼仪不错的保持着食不言,嚼完菜才回答,“我觉得止水哥哥像禾子阿姨,都很温柔呢。”

    “是吗,不过鼬笑起来的话,一定很可爱的吧。”止水笑着说道,表情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一般,看的鼬小朋友脸一红,止水心中感叹,亲和力这种东西真的是必不可少啊,不过,你能不能总是脸红啊,我是男的啊……

    拜师——金色闪光

    无论在哪里,止水依旧是止水,那个二十二岁就考到博士后学位的‘天才’。

    因为初始神提供的文字翻译系统,即使再复杂的文字他都能轻易的读出意思,只是一个月他便读完了所有忍者的基本常识,并且学会了基本的分身术,替身术还有变身术,手里剑有前世的飞镖技术做铺垫也很快熟练,不过这个身体不愧是主神制造的,绝对品质优良,伤好的很快不说,体力和负重等东西增长的也很快,因为有中忍级别查克拉做底子再加上止水也很努力的缘故,基本他已经能使出B级的火遁了,不过还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就是,他的查克拉没有特别偏向的属性,无论是哪种忍术他都能最大限制的发挥它的力量,虽然说对他来说没什么,不过对别人来说这是很稀奇的,所以止水一直都没说。

    在止水六岁的时候,环就将一个忍者护额给了他,“以你现在的知识和实力已经不用上忍者学校了,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个下忍了。”环说道,平时严肃的他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有些混沌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欣慰,骄傲,还有鼓励。

    “是,父亲大人。”止水接过护额,淡笑着说道。

    “我已经打过招呼了,明天你直接去火影大人那里,他将会是你的老师。”环顿时又恢复了原来严肃的样子说道。

    “四代火影大人?”止水有些诧异,本来以为要费些力气才能请求到让四代当他的老师,没想到环却提前帮他弄好了。

    “是的,那位被喻为‘木叶的金色闪光’波风水门大人,因为他曾经欠我们家一个人情,所以当我帮你去申请直接成为下忍的时候他自己提出要当你的指导老师的。”环说道。

    “我知道了,父亲大人。”止水也猜到了几分,似乎,四代曾经的一个徒弟宇智波带土就是止水的哥哥来着,因为赠与卡卡西的那只写轮眼,所以想借这次来还人情吧,不过,正中他的下怀,以他的资质,就算四代再眼高于顶,得到一句赞赏对于止水来说并不难。

    离成功迈进了一大步而心情很好的止水,下午依照约定来到了宇智波家族的后山,例行指导鼬的手里剑和火遁。说起来,虽然是和鼬同一天学习,但是因为阅历问题,还有身体资质问题,止水自然学的比鼬快得多,即使鼬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超过止水的,毕竟前世的止水也是个天才呢。

    “止水哥哥。”很远就看到鼬向他招手,习惯性的挂上一个附带一小部分精神力的笑容,止水脚步轻快的走了过去。“鼬,很早就到了吗?”

    小小的鼬摇了摇头,经过一年的相处,鼬早就对止水哥哥喜欢外加崇敬了。喜欢的是他的温柔笑颜,和其他分家的孩子对他敬而远之或者嫉妒完全不一样。崇敬的是他的学习速度以及实力。无论他从父亲那里学了什么,止水都能够回过头来教给他一些能够快速掌握的技巧。

    寂寞,也许不是很可怕的东西,却足够伤害一个孩子,虽然不是出于单纯的目的,但是止水确实在小小鼬的心中成为了一个不可代替的存在。

    “止水哥哥,听父亲说,你已经成为下忍了?而且四代火影大人会成为你的老师?”

    “是啊。”止水笑着摸摸鼬的头说道,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那止水哥哥以后能指导我的时间不就少了?因为要开始出任务了。”鼬闷闷地说,真是一个别扭的小孩,明明在意的不得了,却硬是要用不在乎的口气说出来。

    止水失笑,“放心吧,鼬,就算出任务,我也会经常回来看鼬的啊。”

    鼬脸微微一红,立刻声辩,“我才不在意,我马上要有弟弟了,才不要你陪!”

    宇智波美琴已经怀孕了,不用说自然是宇智波佐助了。不过止水没有兴趣。那个孩子与自己完全无关,至少现在是这样的。虽然她个人觉得以后也不会有太大关系的说。

    忧伤的眼神扫了鼬一眼,水水开始黑人,“是这样啊……”

    鼬慌了,忙说,“我……我开玩笑的!”他拉了拉止水的手,想要安慰止水又词穷。急的小脸红扑扑的,很是可爱。

    啊啊,精神力真的是好用的东西。之后执行任务也要靠它啊!

    止水很适可而止的停止了戏弄,拍拍鼬的脑袋,开始教鼬火遁!

    临走前,鼬羡慕的看着止水的护额,玩弄了半天。止水只是一如既往的含笑看着他。呐,鼬。很多年以后,你的护额上,将被划伤一道决绝的伤痕,那个时候,你又会如何想。当你不得不背负沉重的罪名远走他乡的时候,你是否还会记得你最初的渴望……

    ——第二天——

    告别了环和禾子,止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响了火影办公室的门。再三的告诫了自己一遍一定要小心行事,毕竟当上影的人必定有一定的交际手段和看人眼光,而他虽然年龄不比四代小,但是这个世界的人早熟的很,而且他也没有经历过政治上的黑暗,如果是老狐狸级别的,看破他的伪装不是问题。

    得到了许可后,止水才推门而入,早晨的朝阳撒满了火影的办公室,让这间堆满了卷轴和任务却不失整洁的屋子有种清清淡淡的暖意。波风水门身穿四代火影袍,正在批改文案的样子,天空般湛蓝的眸子尽是认真和一丝不苟,真是个好火影啊,只是死的太早了。

    待水水在他面前站定的时候,水门抬起头来,对上止水柔和的黑色眸子,咧嘴笑了,“我是波风水门,你就是宇智波止水吧,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老师了!你就叫我波风老师好了。”

    水水顺从的点点头,掌握好分寸的加大了亲和的影响力,“波风老师。”

    水门一愣,然后笑的眉眼弯弯,“如传闻一般,是个温柔的孩子啊,止水。”

    那是即使不用精神力,也能有温暖人心魔力的笑容啊,止水眼神中的迷茫一闪而过。

    “这样吧,先给你几个D级任务做吧。”波风皆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那个,我……”

    “波风老师,D级任务的话,我一个人也没有关系的。这是家父基本的要求。如果我影响了老师的工作,我的罪过可就大了。”止水半开玩笑的说道,配合他那张善解人意的温柔脸孔,让水门对她的好感度直接上飚了好几个百分点。心中暗想,没想到自己还能接到这么正常的孩子做学生。想起眼前孩子刚出世就去世的哥哥,不由得神色一黯。

    不得不说,火影这个位子绝对是能把人忙到死为止的工作。而且还伴随着吃力不讨好的高风险。止水真是觉得只有脑子抽风的人才会对于这样一个位子朝思暮想还处心积虑的爬上去。不过话说,其实火影里面的脑残还真不嫌少。

    当水门意识到如果自己指望完成火影的工作再来教导自己的这个小小学生的直接结果是这个孩子比没拜了师的还惨后,终于下定决心每周六将自己的学识填鸭式的灌给止水,让他在其他六天自己练习顺便去完成任务。如果波风皆人的学生不是止水而是其他人的话,恐怕,那个孩子也就糟蹋在他的手里了。但是止水不一样。先不说他有着二十多岁的成年人思想,光是那近两百的超高智商和身体上的天赋就足够了,而且不懂的还可以问宇智波环,至少他也是个上忍不是吗。

    每个星期仅仅一天的教学,第二个星期就能近乎100%的完成,就连飞雷神之术,他也只用了一个月,忍术这种东西,只要了解原理,并且能够精准的控制查克拉,学起来并不是很难。总之水门不得不承认,宇智波止水是相当罕见的天才,其能力,和旗木卡卡西有的一拼,唯一不同的是,卡卡西早在7岁的时候,就有了实战的洗礼。

    转眼间,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当止水使用出注入了风性质变化的螺旋丸后,水门惊讶的合不上嘴,即使是他也做不到三个方向查克拉的控制,但是止水在学会了螺旋丸后不到两个月就能做到如此地步,天分实在好的可怕。

    “止水,你不愧是我最骄傲的弟子。”惊讶过后,水门走过去,揉了揉止水的及肩长发说道,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有的只是赞赏和骄傲。

    “谢谢老师夸奖。”止水愣了下,随即笑着说道,他笑的异常开心,而水门终于意识到,虽然他的确承认了止水很天才,但是却从来没说过一句夸奖的话,然后又不由得愧疚,殊不知他完全会错意了,止水开心只是因为耳边的另外一句话而已。

    【主线任务完成,得到了四代的赞赏,奖励为三勾玉写轮眼。】

    第一次的任务

    但是不等止水高兴多久,又一个任务砸下来。

    【主线任务:解开第一层九尾封印奖励:火神封印】九尾封印啊,这个有点麻烦呢……

    大概有过了半个月左右,一天,水门兴高采烈的对着宇智波止水宣布,“下一个任务你和我一起去,是A级的哦。”

    看着他一脸高兴吧高兴吧快点夸奖我吧的表情,止水轻挑眉毛,笑的灿烂,“是吗。真是值得纪念的我与老师的第一次任务呢。”真是个可爱的人呢……

    声音温和,语句平淡,却硬生生让水门心虚的转过脸。心里内疚的一塌糊涂。

    “那么,是什么样的任务呢?”止水问。

    水门脸色一正,“我得到消息,雷忍想要动火之祭坛中封印着的九尾的脑筋。你和我一起去把守一个月。”

    “那老师的工作……”

    “有猿飞老师啊!”这次水门回答的极快,给人一种‘啊啊,我终于摆脱了那些东西’的错觉……好吧,也许不是错觉也说不定。“对了,这次任务是保密性极高的,就算是你的父亲也不能说,知道吗?”

    火之祭坛吗……

    自己的RP值真是好到人神共愤了,止水微笑。“明白了。”看来,很快一个任务就要完成了,火神封印也即将可以得到。只是,四代目,对不起了,终有一天,被完全解放封印的九尾会要了你的命,而我,救不了你。

    带上一些忍者的基本用品后,止水就出门了,下忍没有特定服饰,他根据自己的喜好,穿了一身白袍,衬得他更显得些许柔弱。满意的照了照镜子,镜子中的孩子从各个角度看都是走秀气温和路线的,这才是扮猪吃老虎的最高境界啊,不过,如果脸不是前世的那张伪娘脸就更好了。

    到达集合地点,发现还有一个人,一头乱糟糟的白发,护额斜遮住一只眼睛。

    旗木卡卡西……

    【支线任务:获得卡卡西的好感,与之成为朋友】

    “止水,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另一个学生,叫做旗木卡卡西。”

    这个时候的卡卡西,眼神依旧锐利,止水冲着他温和的笑,“您好,我的名字叫做宇智波止水,请多多指教。”

    卡卡西冷冷的看了止水一眼,他的眼神不是止水记忆中的死鱼眼,而是相当之锐利。仿佛裹了层寒霜似的“这可不是过家家的游戏”

    止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露出了有些忧郁和难过的样子。对付这类人,急不得……

    “卡卡西!”水门皱眉,“不要这么说,你不也是很早就上战场了。”

    卡卡西看了眼水水,倔强的抿了抿嘴,转过头去。

    水门无奈的摇摇头。他明白卡卡西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他是在担心那个孩子吧。看上去那么瘦弱和温柔,完全没有忍者的感觉。其实,水门也是这么觉得的。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到这个孩子不经意的关心。这样的孩子,让他的双手沾染上血腥,怎么忍心。可是,他偏偏姓宇智波。他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变强,只希望在这过程中,他不要失去了最初的良善。

    火之祭坛离木叶其实并不遥远,只是一路上地势险恶,颇有点跋山涉水的味道,三人连夜赶路,也花了大约3天的时间。整段路程,卡卡西是发挥了沉默是金的最高境界,完全一副不想搭理水水的模样。好在有水门这个中间人在。时不时教水水一些执行任务的诀窍和野外生存的技能。

    对于这点,止水也颇为无奈,毕竟精神力只是辅助作用的,在原本的条件上对于人的本能以及思想加以作用。如果对方是讨厌温和类的人并打从之前就认定讨厌她的话,精神力不会起太大的作用,不过他有的是耐心,他会等,等一个转变的契机,当然,放弃也没有关系,只是,止水可不是那么轻易的喜欢放弃的人。

    “止水,这就是火之祭坛了。”水门用忍术扫开荆棘帮水水开了一条道,无视卡卡西不满的眼神,笑的豪爽。“怎么样,壮观不?”

    止水看了眼隐藏在山林深处的祭坛,不得不说,确实如他所想的一般壮观。高大的大理石所铸成的岩壁,年久的斑纹有种神圣的气势。

    和守在门口的几位木叶忍者打了声招呼,波风就领着他们进入祭坛深处。

    这就是……九尾的封印所在地吗……

    水水深深地看着眼前地面上复杂斑驳的封印文字,正中央那团似乎永远燃烧着的火焰。

    “我们就守在这里吧,如果再向前,这个封印阵会自动阻挡的。”

    自动阻挡吗……只是如果灵力超过了结界,可是就能打破了。

    止水顺从的点点头,越是最后关头,越是要小心谨慎。现在,还不是时候。

    第一天,没有什么;第二天,也没有动静。直到一个星期之后的某天晚上,几个鬼鬼祟祟的的身影趁黑摸进来。止水暗中观察了一下,那几个人的能力是不错,可惜,对手不对。无论是卡卡西还是水门,都不是省油的灯,止水虽然差了一筹,但是至少她也开了三勾玉的写轮眼,而且查克拉量已经有上忍阶段了,虽然体术不行,但是光是幻术和忍术也足够对付他们了。

    暗处的雷忍四下小心的张望了一阵,领头的对身后的4个人点点头,就准备进入封印的场所了,而这个时候,水门出声了。“各位远道而来的,特意到火之国的祭坛,却不敢白天见人么。”看着立刻紧张起来的雷忍,不同于卡卡西和波风两个人飚升的战意,水水只有扶额的冲动。拜托,你们是忍者吧。忍者不是趁黑到他们身后抹掉他们的脖子就可以了么,波风老师啊,你引以为傲的速度不是干这个的么!

    事实上,作为热血漫画,火影忍者中的忍者和那些讲究一对一公平战斗的圣斗士没有本质区别。

    “火遁。”卡卡西结了几个印,立刻,室内就亮堂了起来,照出了敌我双方的身影。

    “金色闪光!”这下子几个雷忍的脸色都不太好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居然会碰到已经作为火影的波风水门亲自任务。这种事情,可不常有。

    “好吧,把你们的目的,说出来吧。”水门的杀气倾泻而出,抽出手里剑,蓄势待发。

    几个雷忍交换了一下视线,迅速选定了目标,两个人冲向了水门,一个人冲向了旗木卡卡西,而领头的虚晃几招,和另一个手下直接冲向了止水。止水默,忽然对于对方的智商产生了很大的怀疑。你们知道向我下手,难道就不会知道波风老师也会料到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您好,欢迎来到白兰氏网络服务中心 by 六道宅 下一篇:蓝眼睛 by 鼓瑟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