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宅居BOSS的奋斗 by 风流书呆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 白发魔女


末世大BOSS因为一个低级错误穿越到了白发魔女传里,成了魔教内一名小小的门徒,身体孱弱,身世坎坷,看他再次从蝼蚁奋斗成强者。
BOSS:师父,我救活了你,所以,你的魔教就送给徒儿作为报答如何?你放心去追你的练霓裳吧。
教主:确实,本尊如今能弯腰了。
BOSS:所以呢?你走是不走?
教主:本尊因为你都弯了,难道你不用负责吗?
BOSS:?∩?(???)

扫雷:本文金手指。
本文以林青霞、张国荣主演的电影版《白发魔女传》一二部剧情为准,不掺杂其它版本剧情。
本文男主魔教教主是个连体双生子,大伙儿注意了,受不住这么重口的赶紧点叉叉逃吧。(当然,后期他会正常的。)
本文主受。


第1章 末世
这是一个三面环山,风清水秀的幽谷小镇。

虽然已是21世纪末,但镇子里的房屋依然是古老的青砖红瓦,偶尔还有一两栋木制的小吊脚楼掺杂期间,透着浓浓的异族风情,与外界的高楼大厦相比显得极为寒碜。很明显,这是一个远离城市喧嚣的偏远之地。

只站在谷外的高坡略略四顾就能将这个小镇尽收眼底,可见小镇的规模何其简陋。唯一通往外界的道路也只是一条简单铺就的水泥马路,没有厚厚的柏油沥青做缓冲层,水泥马路已经不堪重负,表面间或露出几条长长的裂缝。

若以往常的眼光看,这里实在是贫瘠到了极点。然而,正坐着一辆斑驳破旧的越野车往小镇里行驶的四人却频频发出惊喜的赞叹声,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大哥,和外面比,这里简直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一名小个子,娃娃脸的青年坐在副驾驶座,对正在开车的俊逸男人说道,眼里的惊喜不容错认。

“是啊,头儿,走了一路都没有变异兽伏击,也没有丧尸游荡。要不是身上的伤还在抽痛,我都要怀疑这是在做梦!”后排一名紧紧抱着机关枪,右手缠着绷带的壮汉兴奋的附和。

壮汉身边还坐着一名娇小女生,正趴在车门边,贪恋窗外幽静迷人的风景,表情兴奋,微眯的眼眸里溢满怀恋之情。她多久没见过这样现世安稳的画面了?她已经忘了。

“我也没想到我这个老同学说的基地会是这个样子。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俨然是四人核心的俊逸男人盯着前方越来越接近的美丽乡镇,眼里极速闪过一道道精光,手指紧了紧方向盘,语气悠长的补充,“他信中说,这里的水质和土质还没有受到污染,地里还能种植庄稼。”

“我擦!不是吧?这岂不是一个宝镇?”拿着机关枪的壮汉俯身,瞪圆眼睛盯着前方鳞次栉比,古色古香的房屋,眼里流露出觊觎之色。

“确实是一个宝镇。咱们以后就在这里生活了,高兴吗?”俊逸的男人点头,语气轻快的问。

“高兴。只是,不知道大哥你的同学好不好相处?他是这里的首领,若是他不好相处,咱们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一直未开腔的娇小女生此刻忧虑的说道。

“是啊!”娃娃脸的青年赞同的点头,随后满怀希望的接口,“不过,晓燕你放心,大哥是九级巅峰(总共十二级)金系异能者,战斗力强悍,是他们求都求不来的人才,他们一定会礼遇大哥,给大哥个头领当也不是不可能。”

“对!像头儿这样的高手能有几个?说不定他们首领还没头儿厉害呢!况且咱们三个的实力也不弱,两个火系异能六级,一个力量系异能七级,放哪儿不是人人趋之若鹜的强者?在这里站稳脚跟是很简单的事。到时,咱们笼络住一批人,干掉这里的首领取而代之!”壮汉握了握拳,眼里满是贪婪。

娇小的女生和娃娃脸青年听了壮汉的话,脸上若有所思,齐齐看向正专心开车的男人。

乱世本就是强者为尊,胜者为王,既然有王者的强横实力,谁还会死守着那些无谓的道义和友情而甘愿屈居人下?掠夺最好的生存资源,踩着别人的尸体站在顶端才是末世的真理。

被三人火热的目光盯视,俊逸男人嘴角微勾,淡然开口,“进了小镇再看吧。马良,注意小心说话。”这是变相的认同了壮汉的言论。

三人互相对视,心照不宣的闭口,不再多言。

接受了警卫人员的严格检查,穿过一道道精细完善的防御工事,越野车终于驶进小镇。四人原本勃勃的野心也被打击的一干二净,除了俊逸男人云淡风轻的表情未变,其他三人下车时颇有些蔫头耷脑,无精打采。

无他,小镇里时而路过,装备齐全的警卫人员,等级最低的都是六级,七八级的更是比比皆是,带队的小队长无一不是九级高手。

“真是令人意外,水靖轩竟然囊括了这么多高手!我到了这里,竟只能做个小小的队长!?”俊逸男人低声自语,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他的脸色有些阴沉,嘴角的浅笑也僵硬起来。

头儿心情不好,其他三人就更不用说了,束手束脚的站在原处,脸上的傲气早已消失,面上一派拘谨。

“刘辉,好久不见!”一道清朗温润的嗓音传来,打破了四人的拘谨。四人回头,眼里齐齐滑过惊叹。

迎面款款而来的男子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面庞俊秀,风度翩翩,皮肤如顶级的羊脂白玉,细腻到极致,漆黑的眼眸似被水浸润过,其间流转着波光鳞鳞的迷人异彩,不经意就能诱使人**。

这是一个优雅到极点,干净到极点的男人,然而,这样的优雅和干净,出现在宛若阿鼻地狱般的末世却怎么看怎么违和,让人心里升起强烈的嫉妒感和毁灭的**。

名为刘辉的俊逸男人悄悄握紧了双拳,极力压下心中疯狂蔓延的嫉妒,脸上摆出热切而欣喜的表情,快步迎上前。他深刻的认识到,眼前的人已经不是那个处处仰赖他的卑微小学弟,也不是那个被水家厌弃,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了。

在乱世,出生已不能代表人的高低贵贱,实力才是划分等级的最终标准。

“靖轩,你变了。”刘辉握住对方伸过来,白玉般精致的手,用力摇了摇,放开后,语带调侃的开口。

“哦?哪里变了?”水靖轩挑眉,俊秀到极致的面庞透出几分惑人的神采,温润如水的气质顷刻间热烈如火。

他陡然间转变的迥异气质,令向来警惕性极高的四人出现了几秒钟的闪神。这是一个魅力慑人的男子!待收回心神,四人不约而同的暗忖。

“变漂亮了!”稳了稳心神,刘辉语气亲昵的赞道。

“难道不是变英俊了么?”水靖轩莞尔,淡淡解释,“水系异能者都是这样。你们外界不是称水系功法是美容功法吗?这话没错!”话里毫不避讳的自嘲立刻博得了其他三人的好感,只刘辉听闻他是水系异能者时眸子闪了闪,心理落差缓慢回升。

众所周知,水系异能是最缺乏攻击力的异能,若不是水源接二连三的被污染,人类只能靠水系异能者提供的净水存活,水系异能者哪里能有今天这样高的地位?要知道,在末世初期,水源还很丰富的时候,由于水系异能者修炼后容貌出众,体质特殊,有自愈能力,往往会沦为强者圈养的禁脔,成为泄欲的工具。

不知水靖轩境遇如何,又怎么当上这个首领的?刘辉不着痕迹的打量水靖轩比例完美的修长身体,视线在他挺翘的臀部滑过,心理阴暗的思忖。

感受到刘辉略带猥亵意味的打量视线,水靖轩乜他一眼,眼瞳极快的闪现一抹冷光。若不是被逐出家族后这人曾经对他多番照顾,且是少见的金系,等级已达九级巅峰,他绝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基地所在告诉对方,并答应对方投奔的要求。

不过,即便是对自己有恩又能如何呢?若这些人不安分,杀掉就是。怀着如此冰冷的念头,水靖轩面上却带着淡淡的热诚,将一行人迎进镇里安置。

五人举步,朝居住区走去,忽然镇外传来一阵阵枪声,随即,凄厉的哨音响起,三短一长,循环往复,令人闻之心慌。

“高度警戒!”各处的巡察人员奋力朝镇门奔去,打头的小队长大声呼喝,表情极为紧张。负责防务的人员十秒钟之内到达各自警戒的地点,将小镇把守的密不透风。这样森然的阵容,哪怕来一支小型军队,怕也攻不破这固若金汤的镇墙。

看见这等浩大且秩序井然的攻防阵仗,刘辉等人白了脸,身体紧绷。

“不要紧张。”水靖轩浅笑,“这里以前是一处苗寨,人口稀少,所以丧尸已经被清理干净,但由于是三面环山,变异兽却很多,不过都是些八·九级的小怪,很容易收拾。”

八·九级还是小怪?四人眼神灼灼的朝水靖轩看去,心中惊骇。

变异兽速度快,攻击力强,比同等级别的丧尸难对付很多。一个八·九级的变异兽能够瞬杀一个十级的顶尖高手,全灭一个五人,平均战力为八级的作战小队,在这人的眼里却只是轻飘飘‘小怪’两字来形容,他当这是在玩网游吗?还是说,他的级别已经高到逆天?

刘辉垂头,极力压下最后一个猜想。世人都说异能分十二等,但是,众所周知,真正的高手最多只能达到十一级,且为数寥寥,全C国十一级的高手只有三个,个个都是盘踞一方,拥兵自重的大鳄,十二级只是世人设立的一个空中楼阁,用以向至高的强横境界致敬,至今还没有人找到通往这空中楼阁的阶梯,因此,十二级是传说中才会存在的级别。

这样逆天的人物,绝不会是眼前这个白皙瘦弱的私生子!刘辉咬牙,心中坚定的忖道。

 

 

 

 


      第2章 陨落
在刘辉的胡思乱想中,镇门外的战斗已经打响,声势愈烈。

“有两头十级的风系变异猿猴已经突破外层防御,攻入镇内,大家提高警惕!请听见广播的战斗人员迅速到镇门口来协防!”高高的瞭望塔上,一名侦查人员打开广播设备,急促的声音传遍了小镇。

十级?两头?刘辉等人脸色苍白,第一次怀疑自己这次投奔是对是错。十级的变异兽他们从未遇见过,如今一遇就是两头,且还是智商颇高,速度顶尖的风系猿猴。一个不慎,说不定他们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

“别慌,靠近我。”清雅温润的嗓音响起,语气强势自信,带着抚慰人心的魔力,瞬间令刘辉等人稳住心神,不自觉向嗓音的主人靠拢。

待人都走到自己身边,水靖轩淡淡一笑,迫人的气势完全外放,以他为圆心的空气立刻变得湿润粘稠,结成一团白雾,迅速漂移,向四周蔓延开来,短短几分钟,整个小镇便被水靖轩外放的白雾包裹住,自成一个浅白色的飘渺空间。

“是首领的白色领域!首领出手了!”瞭望塔上的侦察兵喜出望外,情不自禁欢呼出声。随着这浓雾四起,严阵以待的战斗人员完全放松下来。

白色领域?刘辉等人早已被水靖轩突然外放的强大气势压制的肝胆俱裂,此刻听见广播中的欢呼声,脸色更加惊骇。

领域,这是传说中十二级强者才会拥有的技能,乡镇虽小,可面积也有20几平方千米,水靖轩的领域外放竟能完全将小镇包裹其中,可见他不只是十二级,还很可能是十二级巅峰。

这个猜想太过惊世骇俗,令刘辉等人呆若木鸡,首次感觉到自己以前那种自诩高手的傲气是多么的可笑。

在几人失神的短短几秒内,靠着无处不在的水分子,水靖轩早已发现镇门不远处隐匿起来的两头风系猿猴的身影。他薄唇微勾,缓缓启唇,淡声道,“冻结。”

两道凄厉的猿啼声突然响起又稍纵即逝。

浓雾中目之所及只周身两米内的事物,刘辉等人聚在水靖轩身边,表情惊慌的四顾,却依然弄不清楚那啼叫声因何如此惨烈。

水靖轩只悠闲的站着,嘴里轻描淡写的吐出‘冻结’两个字,难道就真的能顷刻间冻结两头十级变异猿猴?这显然已经超出了刘辉等人的认知范畴,没有亲眼所见,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会有人强悍到这种地步。

“爆裂!”对刘辉等人投射在自己身上的强烈探测视线无动于衷,水靖轩微微一笑,嘴里吐出的词语彷如吟唱般清冽悦耳。

‘噗噗’两声闷响先后传来,浓雾以极快的速度消散,五米外的空地上,两头变异猿猴已经爆裂成血色的碎渣,碎渣间闪动着斑斑点点的白色寒芒,那是还未消融的冰凌。

刘辉等人脸色煞白,呆愣的看着善后人员从碎渣中捡起两枚硕大的浅绿色晶核。晶核荡漾着层层的能量波动,那剧烈的波动一再显示,它们是十级的风系晶核无疑。

只随意的张张口,轻吟出四个字就能秒杀两头十级变异兽,这是怎样的概念?这表示,眼前的人抹杀一个十一级强者只在弹指之间!

刘辉等人僵硬的转动脖颈,看向身边浅笑的温雅青年,眼神骇然。

“忘了告诉师兄,我是十二级巅峰。”水靖轩一只手轻轻搭上刘辉的肩膀,靠近他耳侧,语气森冷,“我知道师兄心思玲珑,为人傲气,但是,既然选择投奔我,师兄便把你的傲气放一放,不安分的人可是会被我抹杀的!”这是赤·裸·裸的警告。

话落,水靖轩收起眼中的森冷,清清爽爽的一笑,缓缓踱步而去。他走后,后勤人员很快接手了这新加入的四人组,带他们下去安置。

这等彪悍的下马威着实把另外三人吓得不轻,致使他们日后谨小慎微,夹着尾巴做人,却在刘辉高傲的心底刻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这伤口日日被嫉妒和自卑腐蚀,溃烂成一滩毒液,只待一有机会,便喷发而出,毒害划下这道伤口的人。

﹡﹡﹡﹡﹡﹡﹡﹡﹡﹡﹡﹡﹡﹡﹡﹡﹡﹡﹡﹡﹡﹡﹡﹡﹡﹡﹡﹡﹡﹡﹡﹡﹡﹡﹡﹡﹡﹡﹡

即便在度日如年的末世,时光依然流逝的飞快,转眼五年就过去了,小镇依然是那个山清水秀的小镇,规模没有分毫扩大。

“首领,我们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您还是12级巅峰的强者,站出去,谁能与您争锋?所谓的乱世出英雄,您应该带领兄弟们走出去,站在最高处,而不是蜗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小镇的议事厅里,一名胡须虬结的壮汉嗓门奇大的说道。

他的言论立刻引来一阵阵附和声,厅中大约有半数人都对他表示支持,另外半数则闭口不言,只偏头朝主位上的男子看去。

五年的时光没有在水靖轩脸上留下丝毫痕迹,依然优雅,干净,一如往昔。他微微合眼,慵懒的靠倒在大背椅上,白皙的指尖有节奏的点击椅子扶手,发出细微的‘啪嗒’声,显然在认真思考。

半晌后,他启唇,缓缓开口,“前几天我猎杀了一头12级巅峰的水系变异兽,得到了一枚12级水系晶核。等我吸收了晶核,或许能再往上晋级,离开小镇的事等我晋级后再说。”

他睁开亮如寒星的漆黑双眸,眸子里闪烁着勃勃野心。只要是男人,又有能力,谁不想攀登到世界的顶峰,谁不想追求至高的境界,他也不能免俗。

再往上晋级?那岂不是突破了强者的极限?届时,首领绝对是世界第一人!他的话刚落,议事厅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众人对首领的崇拜和爱戴一时间达到了顶点。跟随这样的强者,他们三生有幸。

在一众兴奋的追随者里,有一人脸上洋溢着欣喜,眼里却透出刻骨的怨毒。此人就是五年前来投奔水靖轩的刘辉。他向来争强好胜,不甘屈居人下,五年里日日苦练,每次击杀变异兽都冲在最前列,全不顾自己生死,因而收获也颇丰,一连获得几枚高阶金系晶核,终于进入了十一级巅峰状态,成为小镇的第二强者。

刘辉本以为自己的实力与水靖轩只一线之隔,水靖轩这几年迟迟没有再提升,他赶上甚至超越对方只是时间问题,却没想到今天会听见这样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突破十二级后水靖轩会强悍到怎样的地步?刘辉只略略一想,就感觉身上彷如泰山压顶,憋闷到快要窒息。有生之年他还能超越对方吗?他有些绝望。

或许,水靖轩晋级不会成功,或许,他会被反噬,继而陨落。刘辉侥幸的思忖,晦暗的眸子忽而闪过一道精光。他为何不把这些‘或许’变成‘一定’呢?

恶念一旦升起就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反复想象着水靖轩浑身浴血陨落的画面,刘辉心底满溢着**的快·感。待听见水靖轩临走时吩咐他和崔玲替他护法的命令,他垂头应诺,嘴角高高上扬。

暗室里,水靖轩表情平静,盘膝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双手捧着一枚水系晶核,将异能外放,引导晶核内的能量摄入身体。

他是水系异能者,早在异能觉醒的当天,身体内的血液、经脉、骨髓都被重新凝炼过,体质异于其他异能者,晋级时并不需要承受蚀骨的疼痛,且他早已在12级巅峰停留了很久,只要有合适的契机,晋级是水到渠成的事,因此,他并不怀疑自己会失败。

然而,他考虑了许多因素,却忘了计算人心。或许是变强的野心蒙蔽了他的双眼,或许是刘辉五年来的表现太过完美,此刻,他完全没有设防,将自己的生死交付给了一头披着人皮的恶狼。

水靖轩正待将晶核内的最后一丝能量吸入身体,突变忽然发生,他手里的晶核被一道金黄色的光柱打落,掉在地上后碎成了粉末,最后一丝能量在空气中消散。突变致使水靖轩乱了心神,庞大的能量不受控制,在他的身体里左冲右突,大肆破坏他的脏器。

喷出一口鲜血,水靖轩睁开双眼,狠狠朝光柱袭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刘辉双手抱胸,站在暗室门口冷漠的看着他。

“是你!”

庞大的能量强行从身体里逃逸出来,水靖轩的毛孔开始渗出细密的血珠,短短几秒,他已是一个血人。强撑着剧痛,他沉声开口,语气里有挫败,有懊悔,还有不甘。

“是我。”刘辉踱步进来,漫不经心的答道。

“崔玲呢?也背叛了吗?”水靖轩咽下喉头翻涌的腥甜,虽然开口的是问句,可语气却是笃定。到了这一步,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崔玲三年前就是我的人了。”确定对方已经遭受重创,没有还手之力,刘辉淡淡一笑,走到他身边,俯视他狼狈的身影,高傲的宣示,“你不该相信一个女人。”

水靖轩嗤笑一声,认同的点头,“确实,不过,我更不应该相信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只能怪我自己识人不清,怪不得别人。”

刘辉微笑,“说的没错。你真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救世主吗?还妄想成为第一强者去征服世界?真是笑话!过于强大的力量使你变得盲目和傲慢,你看不清自己了。”

水靖轩勉力支持着自己摇摇晃晃的站起,沾满鲜血的手搭在刘辉肩上,喘着粗气嗤笑起来,“呵呵,师兄说的很有道理,强大的力量会使人变的盲目和傲慢,进而看不清自己。这话,我现在就奉还给你。”

话落,他忽然大力勒住刘辉的身体,凑近他耳边低语,“师兄大概不知道吧?十二级强者还有最后一个技能,那就是——自爆。”

刘辉骇然,面庞有一瞬间的扭曲,不等他挣脱对方的钳制,庞大的能量已经破体而出,一声轰鸣过后,暗室周围五里被夷为平地,形成一个圆形的深坑,箍在一起的两人在巨大的能量轰炸之下尸骨无存。

小镇里两名最强者因内斗死的连渣都不剩,其结局令人唏嘘。

与此同时,异世,魔教,一所破旧简陋的木头房子里,本已死去多时的一名八·九岁的小男孩奇迹般的再次睁开双眼,重回人间。

 

 

 

 


      第3章 重生
水靖轩没想到自己还能再次睁开双眼。

他盯着头上破烂的屋顶,看着一线亮白色的阳光透过瓦砾的缝隙照射进来,歇歇刺进自己枕边,在枕上印下一个圆圆的光斑,靠近光斑的那侧脸颊感受到阳光带来的热量正微微发着烫,很温暖,很舒适。

想要汲取更多温暖,水靖轩艰难的挪动僵硬酸痛的脖颈,靠近那根光柱,着迷的盯着光柱里微小的浮尘上下旋转,飘飞。这静谧却又不乏生动的画面深深吸引住了他的视线。

想要伸手去接住这一缕阳光,去打散不停聚合的浮尘,但浑身上下如被卡车碾压过一样酸痛,水靖轩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他深深皱眉,转动眼球打量屋内的摆设。屋里除了一张歪歪斜斜的桌子和两张稻草铺就的床榻外别无它物,充分的演绎了何谓‘简陋’二字,鼻端还能时时闻见一股浓烈的霉味儿。

水靖轩挑眉,继而苦笑。基地里最下层的人员生活条件恐怕都比他好上几倍不止。这是看他自爆能量后是一个废人,所以打算放弃他,任他自生自灭了吧?在末世,人性早已泯灭,亘古不变的只有利益。他如今是一个瘫在床上的废人,绝对的拖累,谁还会照管他?

疲惫的闭上双眼,水靖轩心情极为平静,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指天恨地。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正如他自爆前所说,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若不是他自诩实力过人,有了野望,他不会大肆招揽强者;若不是他大肆招揽强者,基地内的平衡就不会被打破,人心也不会涣散。

人心涣散了,内斗早晚会发生,他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哪怕是九天上的诸神也有被推下神坛的时候,更何况他只是一介凡人?若早知会有今天,他当初就应该坚持本心,好生守着自己的小基地,平平淡淡的宅居一辈子。在末世,平静的生活才是最难得的幸福。可惜,他明悟的太晚了。

悠悠的长叹一声,水靖轩眸子一亮,竟然感觉浑身的酸痛比刚才要减缓很多,也仿佛有了些力气。

难不成身体并没有瘫痪?他心中狂喜,试着控制自己的右手去握住那缕阳光。半分钟后,他满头细汗,气喘吁吁,本来僵硬酸痛的右手此刻却已经移到枕边,最后一个用力,手掌摊开在了那缕阳光之下,光柱凝聚起来的热力温暖着掌心,水靖轩眯眼,惬意的微笑起来。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笑不出来了,死死盯着面前枯黄干瘦的小手,仿佛看见变异兽伏在自己床头般惊悚。

他是个27岁的大男人没有错吧?谁来告诉他,眼前这只袖珍小手是怎么回事?自爆让他变成侏儒了吗?这TMD是什么诡异的后遗症?还让不让人活了?

心中惊骇莫名,头脑似被这种狂乱情绪触动了什么机括,剧痛突然袭来,一段段不属于水靖轩的记忆被强行灌入他的脑海。

水靖轩瘫倒在破烂的被褥上,牙齿紧紧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出声。待剧痛过去,整理好头脑中接收到的记忆,他瞪大眼,哧哧低笑起来,笑声久久不歇,仿佛非常畅快,认真聆听,却又隐含几丝苦闷。

经历刚才的一出,他终于弄明白了状况,他不是自爆后成了废人,而是已经死过一次,如今重生在了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身上。更诡异的是,这小男孩生活的时空并不是原来那个丧尸遍地的末世,而是明末清初的古代,且这个时代还有武功,八大门派,异族,魔教等奇怪的事物,与现实有着很大的出入。

显然,这并不是历史中的那个年代,很可能是一个平行的异世空间。

经历过了地狱般的末世,水靖轩早已练就了非凡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快就接受了现状,方才还剧烈起伏的心情此刻没有一丝波澜。能够重活一次就是上天对他最好的馈赠,对此,他心存感激,只想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会,好好活出自己。

许是接收记忆后灵魂与身体彻底契合了,刚醒过来时的僵硬和酸痛已经消失无踪,水靖轩能够自如活动,身体只剩下感染风寒后的轻微头疼和疲乏。

是的,这该死的,医疗科技落后的古早年代!一个小小的风寒也能把这小男孩送上西天!水靖轩面无表情,内心却在狠狠吐槽。

他盘膝坐起,习惯性就要运用水系异能替自己治病,却又堪堪醒悟过来,这里已经不是末世了,他也不是原来那个具有异能的基地首领了。

挺直的脊背立刻耷拉下来,水靖轩单手扶额,掩住面上颓废的表情。没有异能,他要怎么在这个异世过活?要知道,这个异世的危险性并不比末世小,且他的身份还很特殊,生存就更加艰难。

小男孩是一个异族孤儿,这里虽然没有丧尸,没有变异兽,异族在这片土地上的地位却并不比末世时的人类好上多少,同时要受到汉族和满清鞑子的残杀。他们为了自保,聚集起来建立了魔教与各方势力抗衡,结果却换来更肆意的迫害,最后连生存的土地都被各大所谓的‘名门正派’占去,只能躲避到这个偏远贫瘠的山谷中苟延残喘。

若不是魔教教主武力值爆表,无人敢与之正面对抗,且他又不断收养族内孤儿,教导他们武功和毒术,组建了几支卫队,勉强使异族拥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异族恐怕早就被汉人和满人灭绝了。而这个小男孩,正是魔教教主收养的众多孤儿中的一个,但由于体质太废,学武才刚入门就被一场风寒夺去了生命。

水靖轩审视着小男孩的记忆,替自己日后的处境感到忧心忡忡。没有异能,体质又虚弱,学习不了高深的内功,且还是一个异族,走出去就要受到排挤,甚至是绞杀,就连在魔教内,由于力量弱小,亦要受到同族的歧视和倾轧,这日子该怎么过?

强横了许多年的水靖轩有些适应不了蝼蚁的生活。他不死心,勉力打起精神,试着催动一下身体内的能量,然而,奇迹发生了,他感觉到了丹田内微弱的能量波动,这波动温暖舒适,正是他最为熟悉的水系异能。

难道异能是附着在灵魂上而不是身体上的?我的灵魂过来了,所以异能也跟着过来了?水靖轩停止运行能量,一手摩挲着下颚,暗暗忖度。

找到了合理的解释,他便不再多想,亦不再过多的运转体内的能量,而是躺下来稍事休息,保存体力。如今他体内的异能还只有微弱的一线,需要触发才能够增长并使用。虽然他很急切的想要拥有力量,然而,这个屋子却不是触发异能的好地方。

触发能量后,水系异能将会游走全身,改变身体中血液,肌肉,甚至是骨髓中的酸碱值,排除杂质,淬炼身体,这个过程相当于洗髓伐经,脱胎换骨,动静比较大,且气味也难闻,水靖轩并不想引人注目,被人视为妖邪。

他微微敛目,指尖有节奏的轻轻点击床榻,在脑海中盘点着魔教的各处地形,寻找适合用来触发异能的隐秘地点,正想的出神,摇摇欲坠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发出‘吱嘎’的响动。

来人是一名十岁左右的男孩,长的比水靖轩壮实很多,皮肤黝黑,高鼻阔眉,五官立体深邃,具有很明显的异族特征。见到水靖轩已经苏醒,正坐起身直直朝他看来,他眼里闪过一抹惊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永恒契约 by 扎姆卡特(下) 下一篇:陆小凤同人之西门猫猫 by duod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