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还珠之永璋养成记 by 天明未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还珠

文案

重生后的他,本想着要冷眼看这后宫斗争

只是,皇阿玛,你不该英明神武,容不得别人有半分质疑吗?

可你看看你现在在干嘛,就算是宠爱,那也不能一直把他当小孩子宠吧。

  还有,这些个忽然冒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老五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不靠谱的了。

  当真永璋穿越到还珠里,遇到一群NC,还被自家皇阿玛当猪养,这都是什么事啊。


1、重生 ...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未羽想着把文都发连城的,结果发现还有好多妹子在锲而不舍的追小太子,不想俩家跑着发,JJ也确实给力,就把文弄这了。想了好久,还是觉得JJ的话比较适合偶的风格。

PS:【昨天才发现,发了这么多章文,竟然没把楔子发上来。现在只好补上,其实楔子看不看都行,不过既然写了,就发在第一章里吧。】
 
  “舍不得”
  看着眼前清冷的庭院,即使是哭泣都虚伪到另人唾弃,这样的自己,死得可真窝囊,连个拜祭的人都没有,怎会舍不得,只是……不甘心,就这样窝窝囊囊的死去,真的不甘心,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不怪别人,怪只怪自己不争气,可是,皇阿玛,您当真连儿子的葬礼都不舍得移步。
  二十五年,皇三子永璋薨,诏用郡王例治丧,辍朝二日。大内、宗室素服咸五日,不祭神。追封循郡王。
  “算了,既然不甘心,那我便许你一次重生,也算是还了你陪我这些年的因果报酬吧。”
  “永璋,永璋,额娘求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额娘的永璋啊,你要是出事了你让额娘怎么办……”
  谁,是谁在叫他,这么熟悉,这么亲切。
  “娘娘,三阿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是额娘啊,开玩笑,怎么会,额娘早就已经投了好胎了,是自己亲眼看着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迷迷糊糊一睁眼,模糊中,一张娇美的容颜就这样呈现在自己的眼前,那熟悉的轮廓,那焦急却又温暖的声音:“额娘。”
  “永璋,我的儿啊,你要吓死额娘了。”纯妃哀泣的表情在看到少年醒来的瞬间便转为惊喜。自从被皇上说下那样重的话,永璋就忽然晕倒,太医也只说是郁结于心,可这都晕迷两天了。
  “哎,希望你这一生,可以不在有遗憾,平平顺顺的走完。”那陪伴了他多年的声音,在这一声叹息中,消失不见。谢谢你,陪我看看完这大清王朝,谢谢你,再送我这一世人生。我便用我的幸福,来慰藉你给的新人生。
  “额娘,不要哭了,永璋没事。”眯起的笑脸,让纯妃也看愣了半天,他没事,真的没事,只是那些害他之人,便再不得安宁了。
  魏佳氏,我既然活了,便绝不会让你生,这江山,绝不会落到你儿子的手中。
  =========================我是忘发楔子的健忘羽==================================
  “三哥,你在看什么?”奶声奶气中却又带了点稳重的童声在永璋耳边响起,转过头看着眼前不过三四岁的永珹,永璋很是纠结,醒来不过两日,他就已经被一连串的现实给弄蒙了,现在是乾隆十年没错,可永珹该是六岁才对,而且他这应该已经十岁的永璋今年也才四岁,只比永珹大了一岁不到,连永琪也是只比他小整整一岁,皇阿玛南巡也提前了三年,而明明该在乾隆十三年薨的皇后娘娘前两天也去了,他该是在十三岁那年因为孝贤皇后过世时表现的不够哀痛,和大哥一起被皇阿玛训斥,并明确说剥夺他们两人的继承资格的也在前两天完成了,所以他晕了两天,皇阿玛也没来看,他清楚明白了这一切和他所经历的完全不符合,或许,这里已经不在是曾经那个世界也说不定了,这时的永璋并不知道,那个他陪了多年的人,为了给他幸福,把他送到了这个由书本所虚拟的世界,因为历史不能改变,所以便送他来了这里,希望他能借些改变自己的人生。
  想不通便不想,看着永琪那担忧的眼神,永璋眯眯眼笑了,可爱的桃花眼微微上挑,虽然年纪还小,但爱新觉罗家优秀的血统也不难让人看着这将来一定是个绝世的美男子。无论是不是平行空间,他都应该为自己的未来打算,在不能重复前世的错误,不能因为那个人的一句话就否定了自己的一切。
  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年纪相仿,永珹和他走的挺近,而永琪却和他们不是很亲,想起前几天刚刚醒来后额娘那欲言又止的表情,现在永珹这毫不掩饰的担忧,永璋心里有一片地方暖了起来,这样也好,至少还有人惦记着他,这一世因为年纪太小的原因,所以并没有像上一世那样直接出宫建府,而还是留在额娘身边照顾着,想起那个踩着他和大哥上位的魏佳氏,永璋在永珹看不到的地方眯起了眼,上辈子是他小看了那个女人,如若不是死后他的灵魂不愿离开,或许还看不到接下来那些精彩的一幕幕,害死了他这么多兄弟姐妹,虽然皇室亲情淡薄,但也不容许这个女人如此猖狂,魏佳氏,令贵妃,哼。
  “三哥,你没事吧。”永珹声音有点小心翼翼,为什么他总感觉三哥的表情那么阴森,那么恐怖呢?不可能,三哥人那么好,一定是他看错了。
  “三哥没事,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而已,你不用担心。”看着眼前明明不懂他说话是什么意思却还小大人般点点头的永珹,永璋笑得更开心了。
  时间过的很快,期间永琮的过世,魏佳氏从令嫔升到令妃,那拉氏也被封为了继皇后,不过三年的时间,明明该是去上书房的年纪却因为皇阿玛的无视直到现在也没去过学堂,说不怨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他现在还太小,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小心翼翼的防备着周围的人。
  昨个永珹说他已经得了皇阿玛的恩准去了上书房,因为他的不得宠,所以皇阿玛这三年里从没有踏入过钟粹宫一步,而他这个儿子似乎也已经被人遗忘,平时也只是陪陪母妃,偶尔永珹也会时不时的来看他,只是这样的生活,已经把他养成了不爱说话的毛病,或许这个世界,除了母妃,也只有永珹会为他着急了。
  “三哥三哥,我告诉你,这个方法一定行的,跟我去吧。”永珹白嫩的小脸憋成一团,用力的拽着永璋的手往外走,虽然两人的年纪相差不大,但对于并不受宠的他,永珹的各方面用度确比永璋的好了太多,永珹吃得胖胖的,而永璋却只是瘦瘦小小的一团。
  看着有点冒失的永珹,永璋叹了口气,这事情哪是那么好办的,如果弄不好,可能他们两人都要受罚。
  “三哥,听我的吧,你都已经七岁了,还不能去上书院,这像个什么话,皇阿玛也真是的,竟然连这种事情都能忘,三哥,咱们到御花园,我已经听说了,皇阿玛和令妃娘娘今天会去御花园,咱们凑巧这么一碰,皇阿玛肯定会斥训我们,然后咱们在借机说出这事情。”或许是皇家的孩子吧,小小年纪就已经会婉转表达了,永璋为永珹的早熟叹了口气,方法是好,只是皇阿玛现在宠爱永琪,对别的儿子从不给好脸色,如若他们真的这么做了,怕是都落不了好。
  “算了,我在想想办法,永珹你这方法太冒险,如果皇阿玛一个不高兴,我们两个都要受罚。”皇阿玛不待见他,就连到养心殿求见都不得,还好是经历过一世,再加上灵魂活着的几十年,他的心里也早就平淡了,不会再向前世那样因为皇阿玛的训斥和忽略而伤心欲绝。三年来根本未见到皇阿玛一面,作为皇子,他确实很失败,不过也好,现在没有人关注着他,他还能慢慢的长大。
  只是,看了看自己那五短却又瘦小的身材,在看看眼前胖忽忽的小孩,然后再看看自己被拉起飞奔起来的小脚,四弟,再往前去你会害死我们的,真的。
  “永珹,停下来,”看着这小孩根本就不理自己,拉着他的手一个劲的向前冲,永璋很无耻的往地上一蹲,就不信这样你也能拉得动。
  果然,有了这个阻力,永珹被迫停了下来,眼看御花园已经快到了,三哥真是急死人了。
  “三哥,走啊,再不走就又要等到明天了。”永珹无法,只得陪着永璋一起蹲下,摇了摇永璋的手。
  “不行,我都说了不可以。”
  “你们两个蹲在地上做什么,永珹,跟个奴才拉拉扯扯,像个阿哥吗?”一道威严却又略带磁性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响起,永璋和永珹同时一震,永璋回过头,奴才吗?原来皇阿玛已经把他忘到这种地步了。抬头看着眼前俊美无匹的青年男子,永璋在心底冷冷一笑,果然,已经没有什么期待了,所以这一见面,竟然一点的感触都没有,仿佛是脱离这世间,感受的只是别人的故事。
  “永珹见过皇阿玛,皇阿玛吉祥。见过令妃娘娘。”
  “永璋见过皇阿玛,皇阿玛吉祥。见过令妃娘娘”
  听到两人同时的称呼,乾隆愣了一下,有点陌生的名字传入耳中,略微想了一下便明白这就是他的三子永璋,刚刚看他身形瘦小,衣着也简朴,还当是个刚入宫的小侍从,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儿子,想到这,乾隆有点尴尬,不过他可是九五之尊,怎么可能犯错,要怪只能怪这孩子自己没事穿得这么朴素做什么,徒惹人误会。只是他也不想想,纯妃虽然是个妃子,也生了个儿子,可儿子被乾隆那么一骂,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出头之地了,而那拉皇后刚刚继任皇后,这后宫之人多是不服,根本顾不及他们,这内务府也是狗眼看人低,竟然克扣他们的东西,这才造成今天的事情。
  “哼,堂堂一个皇子,看看你穿的是什么样,跟个奴才似的,怎么,你穿成这样是在向朕表示当初骂错你了。”
  心里虽然不屑,但永璋还是跪了下来,一副恐慌的样子恳求道:“请皇阿玛恕罪,儿子并无此意,只是儿子自从三年前被皇阿玛这么一教导,心里顿觉自己太有失大体,对不起孝贤皇后,因此便在穿戴上朴素些,也是对孩儿自己的惩罚。”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么一说,乾隆果然松下了眉头,旁边的令妃看皇上不在生气,便开口说道:“三阿哥真是有孝心了,只是现在应是上课时辰,两位阿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此话一说完,乾隆又皱起了眉头,对于自己的儿子,他向来要求严格,绝不允许逃学一说,这两个儿子竟然在这种事情上犯他的忌讳。
  “请皇阿玛原谅,儿子,儿子只是……”
  看永璋说话吞吞吐吐,乾隆心里更是不悦:“有话就说,吞吞吐吐,莫不是真的逃课。”
  “只是儿子还没有得到皇阿玛的批准,并没有到上书房的资格,永珹看我没去,便想带我来找皇阿玛,只是孩儿手脚不利,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永珹扶了我一把。”令妃本来想着给永璋上眼药,没想到正好着了他们的道。乾隆本来就理亏,不禁在心里怪令妃问的不是时候,只好草草的说让他明天去上书房,便也没了下文。只是这心里对永璋的不满又提高了一层,不会是不想去上学吧,不然怎么可能现在才找自己说。
  永璋看乾隆脸色不好,也不敢多说什么,唯恐到时候又罚了他,便得不偿失了。

 


2

2、新月开篇 ...
 
 
  “哼,你这是怪朕了。”
  “儿子不敢。”永璋诚惶诚恐的跪下。
  乾隆看着这一幕莫名的刺眼,只留下一句'明日到上书房报道'便带着令妃离开了。
  看着已经走远乾隆和令妃,永璋闭起了双眼,心情有点复杂,明明已经说好不在意了,可这种一涌而上的感觉,还真是不舒服,他怕一睁眼,便露出那种刻骨的恨,就如同当初有多爱,多濡慕,现在就有多痛,多怨恨吧。
  第一天上学是不能迟到的,皇家去上学的阿哥并不多,也只有他,永珹还有永琪。大哥因为当年的原因,早就出宫建府,算是上是废了吧,如果将来有能力了,或许可以帮大哥一把,无论怎么说,都是自家兄弟,二哥早在五年前就已经逝世,永琮也早夭,现在还有永瑢,只可惜年纪太小,也不知道现在这里,除了时间外,会不会跟着他知道的历史走,如若能,那便不用担心永瑢会早夭,天家阿哥本来就少,而他们几个的出生又挨得近,难免会有评比,而他只能说,是那个比较倒霉的。不过以永璋现在的想法,就是做个小透明,谁都把他遗忘了,这样就能安安稳稳的长大,然后着手培养自己的势力,无论如何,再不能让上一世的历史重演。
  不过等进了上书房后,永璋不得不承认,以上的那些想法实在是太过天真了,上书房只有两个阿哥,他就是不想出名都不行。其他的都是一些正三旗或是官位较高的大臣们的子嗣。
  “哼,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三哥你不要介意,不过是爱新觉罗的奴才,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看到那些人势利的围在永琪身边,永珹皱起眉,挨到自家三哥身边,他就是看不惯永琪那样,虽然说永琪聪明不错,可他自认自己也没那么笨,真不知道皇阿玛是怎么想的,天天那么宠着他,真讨厌。永珹还是小孩子,看等事情并没有那么全面,现在的他,顶多是觉得永琪抢了自家父亲的宠爱而闹别扭罢了。
  永璋拍了拍永珹的脑袋让他坐好,自己也拿起《三字经》看了起来,刚刚入学,他们学的知识还都是最基本的。永璋承认,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不是非常聪明的孩子,不然当年皇阿玛也不会这么不重视他,但关键在于他肯用功,而永琪正好和他相反,永琪从小就聪明,很得皇阿玛待见,这三年里,他经常从纯妃和下面那些宫女太监们嘴里得知皇子圣宠五阿哥,不过他并不放在心上,毕竟他对于皇位什么的,他在前世就已经放下了。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永琪竟然会和他说话。
  “你就是三哥吧,永琪见过三哥。”
  永璋略微晗首,到不是他不想和这个五弟交好,而是从以前的时候,永琪的性格就有些高傲,所以他并不想和对方有太过多的接触。
  看到永璋并没有和自己多说话的意思,永琪皱了下眉头,对于这个三哥他并不熟,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见过几面,刚刚只是看永珹他们两个靠得近,心里不可否认的,有了一丝的羡慕,只是平常被恭维惯的永琪看到永璋并不怎么理会他,心里有了一丝的恼怒。
  并不清楚永琪心里如果去想,一心只想低调行事的永璋,被不知道因为昨天的事情,另一个人也关注起了他。
  回到延禧宫,令妃沉下了温柔的笑脸,本来想着让这个永璋一点点的消失的,没想到现在竟然出现在她和皇上面前,还好皇上并不怎么喜欢他,不过这也是个隐患,大阿哥已经被皇上骂废了,而这个三阿哥竟然能不受影响,看来也不简单,绝对不能留。阴狠的表情,看得旁边的腊梅心里一阵阵的发寒。
  安静了几日,永璋发现宫里的人个个都喜庆的很,问了才知道原来是努大海将军平复荆州城叛乱归来,并带回了端亲王的一对儿女,太后怜惜端亲王遗孤新月格格和克善世子,特为二人接风。幸好永璋早就知道这里可能已经不是他原来的世界,所以对这些突然冒出现的人,并不是很惊讶。反而心里很高兴,要知道宴会上那可是什么好吃的都有,因为他和母妃的不得宠,两人的食物并不会短缺,只是像那些精致上好的食物,几乎是已经断了,其实这次的宴会并不是很盛大,毕竟只是个外姓格格和将军,所以监管方面也并非很严,永璋想着到时候偷偷带一些吃食回来,给母妃尝尝,因为纯妃的不得宠,所以连这种场合都无法出现,永璋心里很愤恨,但也无法,现在他们无权无势,稍微大一点的宫女都敢给他们脸色。
  庆功宴上,永璋站在后面看着前面参拜的三个人,新月格格,克善世子和努达海,不得不说这个新月格格长相确实很漂亮,只可惜太过柔弱,动不动不哭,简直失了满州女子的豪气,第一面上就让永璋不喜,在永璋的记忆里,满州的女子各个性格都很大气,即使悲伤,也不会在众人面前失了体统,哪像这个什么格格的,不过这都不是他应该管的,他只等着皇上宣旨后,就可以开宴了。
  太后看着哭泣的二人,想着他们小小年纪就失了父母,心疼不已的把他们叫到身边,皇上看太后的样子,知道太后怜惜二人,便封了新月和硕格格,克善因为年纪小,便保留的称号,待日后再封,只是有些头疼两人的安身之所。皇上想着先把克善留在阿哥所,和小阿哥们在一起学习,把新月放在皇后的名下,皇后刚刚继位,身下还无所出,这新月也是亲王之后,放在皇后名下,身份自是不同,这也算是对亲王之后有了交代。
  只是皇上话刚说完,新月便对着皇上跪了下来,竟然恳求皇上让她和克善住到努达海的将军府,一句话说完,在场所有人包括太后脸色都僵了起来。
  “胡闹,你可是堂堂的亲王格格,现在更是和硕格格,哪有格格住到个奴才家里。”乾隆心里不悦,但看在两人刚刚没了家,语气也没有太过严厉。
  “皇上息怒,请您体谅下新月刚刚没了家,她想住在将军府也只是想再次体会家的温暖,奴才可以不要那些赏赐,只希望皇上隆恩浩荡,让新月住到奴才家里,奴才感激不尽。”努达海一段感人至深的话,并没有得到乾隆的好感,反而让他皱起了眉头。这话里的意思,莫不是在说皇宫里没有温暖。
  永璋在旁边一听,就知道坏了,这努达海不会以为打了个胜仗就自鸣得意起来了,没有一点的规矩,哪有个奴才这样直接称呼格格大名的,而且那话里的意思,是说这皇宫不如他的将军府了,就凭这一句话,这努达海的脑袋怕是也不用要了,要说能混上将军,本事只是不低,怎么这说话的感觉,就这么让人理解不了呢?永璋怕是一辈子都想不到,他遇到的人,在后世里,被另外一群人们惯了个非常醒目却又般配的名字,叫NC。
  “哼,努达海,你的意思是这紫禁城,不如你的将军府好了,真是好大的胆子,我看你的脑袋是不想要了吧。”
  “皇上恕罪,奴才绝无此意啊皇上。”
  “皇上,您向来宽宏大亮,努达海将军他不是这个意思,求您饶了他吧,都是新月一意孤行,求您了皇上,只要将军没事,新月什么都愿意做。”新月格格听到皇上要罚努达海,脑子里一片空白,对着皇上一阵的磕头。
  “不,新月,你不要这样。”看到新月为了他竟然什么都愿意做,努达海瞬间绝得自己的心里又充满了光明,他不要看到他的新月,他的月牙儿出事。
  “努达海”
  “新月”
  看着地上快要搂在一起的两人,永璋心里一阵的膈应,简直是不知廉耻。扭过头不想再看两人,结果发现永珹皱着眉头,而永琪竟然一脸的感动,是他看错了吧,永琪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不去想这个,永璋转过头看皇上和太后如何处理两人。
  太后和皇上也被两人这一出气得不行,皇上冷冷一哼:“竟然你不想要,那就算了,来人,去了努达海的赏赐,新月格格明日搬到努达海的府上,至于克善,就留在宫里好了。”算了,既然他们这么想住在一起,那就赐了又如何,这新月的性格如此,住在宫里别是把小公主也教坏了,这和敬年纪还小,万一跟着也学成了那样便不好了,还是撵出宫好一点儿。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也小修个开头。

 


3

3、被抓包的某人 ...
 
 
  乾隆发了一顿火后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把两个人撵到一边,他实在没那个兴趣看他们两个欣喜的表情,便吩咐下面的准备开宴,无论心情如何,这宴会还是要开下去的,不然就真是徒惹笑话。
  永璋看周围没人关注他,便偷偷把面前的糕点放到事先准备好的布巾里,为了不引人注意,也只是吃一个再偷拿一下,要是被人发现了,指不定又怎么在下面嚼舌根了。想着纯妃吃到东西里的感动,永璋心里就一阵的快乐,因为也拿得更欢,他自以为没有人发现,却不知道上面早就有人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乾隆被努达海还有新月气着,令妃在一边不停的安慰,这厢看着令妃温柔如水的脸庞,怒火也慢慢的消了下去,其实以令妃的身份根本不能坐在皇帝的身边,只是她现在正得圣宠,自然有皇上压着。
  这心情好了点,自然不会抓着事情不放,便让克善坐到小阿哥那边,毕竟他气得只是那两人,而这凑巧永璋正把糕点往布巾里放,在乾隆那个位置其实是看不到布巾的,但不妨碍他看到糕点消失的地方,便也认为有古怪,看着对方,乾隆认出那是自己的三子永璋,不禁皱起眉,要说这永璋的长相,自然是好看之极,只是还没有长开,再加上太过消瘦,乾隆心里一阵不喜。
  “永璋,你在干什么!”一阵威严却又带着点怒火的声音从高处响起,永璋被吓了一跳,糕点差点掉在地上,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做的这么严密也会被人发现。
  这糕点看是带不了了,永璋抬头看着眯着眼睛看着他的乾隆,神色冷静下来开口说道:“回皇阿玛,儿臣什么都没做,只是孩子想着额娘还在寝宫,便想着把糕点给额娘带些。”语气恭恭敬敬,沉稳大气,到是看得一边的太后点了点头,是个有孝心的孩子。自从进了上书房,永璋对自己的称呼也从孩儿变成了儿臣。
  可乾隆却不这样想,他本就不喜永璋,对于他说的话,自然是潜意识的就去驳回:“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在这么多人面前偷拿糕点,简直丢尽我大清皇室的脸,给我禁足钟粹宫,三个月里不得出来。”这条命令下来,众人心里一阵的骇然,这皇上怕是把刚刚努达海身上的怒气发泄到三阿哥的身上,这是实打实的迁怒。这三阿哥才多大,竟然就被禁足,怕是真的被皇上放弃了。
  永璋面上苍白惶恐,心里却阵阵冷笑,果然,无论他现在处在什么空间,这皇阿玛还是如此冷酷,他认为你好,无论做了什么那都是好,如果他厌了你,那真是无论做什么都会找出借口训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这么倒霉,果然他和皇阿玛是天生犯冲。
  知道多说多错,反正只是禁足,上书房现在学的知识他早在前世就已经学过,不去也罢,这糕点也没人说不能再带,看四下无人再关注他,便偷偷把糕点放在怀里。
  “永璋,告诉额娘发生什么了,我们永璋才这么小小年纪,怎么就被禁了足。”一进入钟粹宫,纯妃就挥退了里面的宫女和太监,快步迎了上去,刚刚皇上身边的太监才来宣了旨,纯妃这心就一直提到了嗓子那,幸好永璋并没有什么事。把永璋身体转了一个圈,发现并没有得什么别的惩罚,纯妃这心里才算是落下了一块石头。
  看着纯妃的举动,永璋心里暖暖的,伸手把怀里的糕点拿了出来放在纯妃的面前:“额娘尝尝吧,怕是好久都没吃了。”
  “额娘不吃,永璋自己吃吧,来告诉额娘刚刚发生了什么。”看儿子给自己带了糕点,纯娘心里很是感动,但也不忘问正经事。
  永璋假装叹了口气,貌似很失落的说道:“儿子就是为了这几个糕点才被禁了足的,额娘要是不吃就糟蹋了儿子的一片心意了。”
  钟粹宫外,听到这里的乾隆一阵失神,刚刚准备回和令妃回延禧宫的路上,他不知怎么的,心里跟中了邪一般,老是浮现出永璋那张漂亮却消瘦的小脸,被自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训斥后的表情,脸色那么苍白,看着就惹人怜惜,这样一想,再看着令妃楚楚可怜的脸,便觉得有点不舒服,也不看令妃忽然变掉的脸色,便离开了延禧宫。走在路上心里都在想着永璋一个阿哥怎么会把糕点偷偷藏起来,根本不可能,要说这阿哥的吃食上可不比这小宴会上的差,鬼使神差的,就走近了三年不曾踏进的钟粹宫,远远的就禁止宫女和太监们汇报,乾隆皇就这么的,学小人去偷听墙角。
  “这内务府的人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永璋是额娘对不住你,额娘的家世一般,又不受宠,连累这些个东西还要让你小小年纪自己去偷拿。”
  “没关系,额娘别伤心,那些势力的人,以后都不会有好下场的。”想想前世里,那拉皇后可是正黄旗出身,身份不可谓不高贵,被乾隆冷落的下场不也是连个小小的妃子都不如,更何况是额娘,以至于现在额娘身边的宫女太监都越来越少。
  永璋在里面说得心里舒爽,也不把这些事情当回事,可外面的乾隆却不这么想了,这后宫之事多是皇后在管,他一个皇帝天天要管理百姓,哪有那个时间去处理后宫之事,皇额娘还说这那拉皇后有执掌后宫的能力,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根本不去想这件事情从始至终都是因为他态度的原因,乾隆直接把事情怪在那拉皇后的身上,果然最毒妇人心,竟然敢这样虐待朕的孩子,还是令妃好,不是自己的孩子都照顾的那么细腻,这边想着皇后如何克扣永璋他们的东西,那边心里就浮现出令妃对永琪的细致。这心里对皇后不满的同时,心里对永璋也不禁产生了怜惜。这孩子也真是的,有委屈怎么不说呢?平白让自己冤枉他。
  “咳咳、”
  听到门外有咳嗽声,永璋和纯妃同时回头,就看到乾隆站在门口的位置,似乎是站了有一段时间了,心里同时一震,赶快向乾隆行礼。
  “儿臣(臣妾)见过皇阿玛(皇上),皇阿玛(皇上)吉祥。”没想到皇上会来,永璋和纯妃心里都在掂量着乾隆听到了多少,他们刚刚说的话有没有什么把柄。
  “咳、都起来吧,爱妃也不必多礼,朕只是感觉永璋平时也很稳重,今天做的事情有些匪夷所思,所以才来看看。”乾隆这话说的有些不自在,毕竟他刚刚才处罚过永璋,帝王怎么可能会认为自己有错,因此乾隆又一正色的说道:“你们可是正妃和皇阿哥,怎么连一群奴才都收拾不了,永璋明天继续去上书房,吴书来。”
  “奴才在。”一直隐在一边的吴书来躬身走到乾隆身边。
  “去把内务府的那些奴才好好的收拾一顿,再如何,这也是我爱新觉罗的天下,让一群奴才欺负了去,像什么样子。”
  纯妃是感觉像做梦一样,要知道有多久没见过皇上了,皇上一来就帮他们出气,纯妃顿时湿了眼。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M.P.D/多重人格II 巡禮 by deruca(下) 下一篇:小伊成为黑手党 by 尸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