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倚天之衣冠** by 依茨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倚天 穿越


宋青书本来只是想和张无忌搞好关系,
最好是培养成忠犬小弟,
只是,事情的发展却完全不受控制。

看着在身上起伏的男人,
明明长着一张俊秀的脸蛋,
此刻做的事情却凶狠的像一只野兽,
宋青书被快感冲击的迷糊的脑子闪过四个斗大的字:衣冠**!


    第一章 宋青书

  第一章宋青书
  
  阳春三月,正是百花齐放的时节,微风吹过,混杂着各种花香的气味在空中弥漫开来,让人心情一阵舒爽。
  
  空中隐隐传来一阵整齐的呼喝声,视线转移过去,只见山峦间耸立着一座巨大的道观,空中散发着一股檀香的气味,混杂着青草花香的气息,让人的心都宁静下来。
  
  道观中央的广场上,排列整齐的少年道士跟随着高台上的男子挥动着拳法,少年们大多在十五六岁的年纪,身穿白色的外衫,脚踏黑色的靴子,举手投足间已隐隐具备一丝气势,眼睛专注的跟随着高台上男子的动作,脸上都是认真的表情。高台上的男子白色的衣衫腰间一条黑色的腰带,白衫外面罩了一层黑色纱衣,与台下稍显稚气的少年相比,整个人显得成熟而稳重。
  
  男子手势挥动间,流畅而圆润,没有丝毫停顿,举手投足之间只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可见其对这套拳法已经到了熟练于心的地步了。一套拳法打完,男子收势,缓缓转过身来,只见男子年约四十左右,浓黑的眉下面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略微有些厚的唇,一头黑风全部束起收拢在黑色的头冠之中,整个人显得有些严谨。
  
  这男子乃是武当派大弟子,名宋远桥,名列武当七侠之首。武当派中,张三丰早已不管俗事,派中事物俱教给几个弟子来管理,而武当七子中俞莲舟受伤,张翠山失踪,只剩下五人。教授武艺之事由五人轮流传授,这日正好轮到宋远桥,才有这般场景。
  
  宋远桥看着道场中众弟子对于刚才传授的拳法已能连贯而上,挥动之间已能看出领悟了十之二三,在这般短时间之下已是不错。宋远桥威严的脸上也忍不住浮上一丝微笑,抿紧的唇角也松开。
  
  视线在场中扫过,宋远桥本微扬起的唇角忽的抿紧,眉间也微微皱起,招手换来一旁的小童,低声吩咐了几句,转身离去。
  
  宋远桥离开道场后,沉着脸运起轻功向后山走去,穿过树林,视线突然开阔起来,却是这山林之中竟然有一片空旷之地,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唯有这方圆之地长着青翠的小草和几朵野花。
  
  不过这般美景宋远桥却是无瑕欣赏,沉着脸喝道:“青书。”
  
  只见在草地中央躺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和那些少年道士一样的衣衫。少年左腿架在右腿上,慢悠悠的很是悠闲的晃着。听见宋远桥明显带着怒气的低喝声,少年反应迅速的跳起来,口中尚还叼着一根草。
  
  待少年站起身来,才看清全貌,只见少年修长的眉下一双清澈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带着一丝笑意,挺翘的鼻梁下一双薄薄的嘴唇,一头黑发虽是束在头顶,只是大概是因为在草地上躺久的原因,有几缕发丝不老实的垂下来,给少年俊秀的眉眼染上一丝不羁。
  
  这个少年自然就是武当宋远桥的儿子,宋青书。
  
  宋青书讪讪的叫道:“爹。”
  
  一开口口中的草根就掉了下来,看着宋远桥略微有些难看的脸色,宋青书垂下头,低眉顺眼的等着如以往一般的训诫。
  
  宋远桥看着他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股怒气更是涌上心头,右手抬起,瞪着少年没有丝毫悔改的样子,良久无奈的低叹一声,这个孩子,自从三年前不慎磕到头之后就恍若变了一个人般,练武也不若之前积极,就连以前所学也忘得七七八八,终日恍恍惚惚。
  
  “青书,过几天你下山去吧。”宋远桥厚实的手掌抚上少年的头顶。
  
  宋青书显然没想到父亲居然会说出这句话来,抬起头来有些惊愕的看着宋远桥。宋远桥眼神淡淡的道:“既然你无心练武,还不如下山历练去吧。”
  
  说完也不待宋青书反应,转身几个起落间消失在层层树林之中。
  
  宋青书垂下眼眸,看不清眼中的神色,清晨的阳光照射下来,少年的身影竟然隐隐透出一丝落寞。良久,少年仰躺在地上,手微遮住双眼,嘴边溢出一丝呢喃:原来,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个世界吗?
  
  山间的微风吹过,清新的空气,碧蓝的天空,让少年恍惚想起那个空气污浊天空终日灰蒙蒙的世界,周公梦蝶,只是到底哪个才是梦境呢?
  
  宋青书原本不叫宋青书,或者说是上辈子不是这个名字,上辈子他孤儿出身,十五岁之后就单独出来闯荡,当服务员,做搬运工,凡是能赚钱的活他都干,没有学历,他只能做这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拿着少量的工资,每天累的像死狗一样,甚至有时候会跟在一些小混混身后去收保护费,也曾拿过刀棍砍过人。
  
  那时候的他,在别人的眼中,只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小混混。
  
  本以为生活就这样无趣的日服重复一日,直到遇到了她。那个美丽的女孩,他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路边,她的高跟鞋忽然坏了,跌倒在刚好路过的他身上,当时的女孩脸上羞涩的表情,让男人自惭形秽。
  
  本以为只是一次美好的邂逅,却没想第二天在他打工的那家餐厅又遇见了,只是他没想到女孩居然还记得他。之后,巧合的一次又一次,让后来的他每每想起都是那么可笑,那么明显的安排,只是那时的他,被女孩的美丽迷了心窍,毫不设防的踏入陷阱,没有看到艳丽的玫瑰下面隐藏的尖刺,直到最后,扎的满身是血。
  
  原来女孩的接近是为了一笔庞大的财产,本以为孤儿出身的他没有任何亲人,却没想到未谋面的父亲居然是一家跨国集团的老总,意外死亡之后也许终于想起还有一个他这样一个儿子,为他留下了一大笔遗产,而他的叔伯费尽心思找到了他,而女孩竟然是他的堂妹,在他和女孩打闹中无意签下的一份文件中竟然是放弃遗产继承权,而之后一切都仿若噩梦一般。女孩突然的消失,无意中遇见,高傲不屑的表情,都让他坠入地狱。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所谓的父亲生前有没有找过他,他又为什么会是个孤儿,至于所谓的遗产是对他的补偿吗?这一切,他不知道,没有机会知道了。
  
  他的死亡,在大多数人看来,是一场意外,路过一家商场时头顶忽然**的厚重招牌。最后一刻瞥见的熟悉身影,让他心里漫上浓浓的苦涩,最后划过心头的念头是:张无忌他娘说的真没错,果然是越美丽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本以为陷入黑暗之后再没有清醒的一天,却没想睁开眼来,床边喜极而泣的妇人,还有几个强装镇定穿着道袍的中年男子,他面无表情的低垂着眼,当那个妇人唤出“青书”的时候,心头划过一丝震惊。
  
  而之后了解到的一切,无不表明他来到了一个小说的世界,而他这个身体就是书中的炮灰角色,武当宋青书,出生名门,却因一个女子毁了前程,身败名裂。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而且他没有之前宋青书的任何记忆,那时的他才十二岁,而变得沉默的宋青书,宋远桥等人虽有些疑惑,但也都归咎于是受伤的缘故。只是那些宋青书所学的武功之类的他却是一无所知,他只能从头开始。
  
  只是让一个不知经脉穴道图不知丹田在何处的人从头开始学武又谈何容易,他只能加倍的努力,然而这个身体本身的资质就不是很好,加上一个半路出现的现代人,又无人专门教导,结果可想而知。
  
  而宋远桥等人愕然的发现以前在年轻弟子之中名列前茅的宋青书武功忽然变得一落千丈,最初宋远桥以为是宋青书偷懒的缘故,日日盯着他,但之后却发现宋青书不光内功心法,连自小就开始练习的武当派入门功夫都记不全。
  
  宋远桥最后无法,只得请出师父张三丰,张三丰仔细的检查之后,又问了宋青书一些问题,最后得出结论,宋青书得了失忆之症,之前的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宋远桥只得从最基础的教导宋青书,却失望的发现失忆后的宋青书对这些事情接受的极其缓慢,而且对练武之事的热情也不是很高,一年之后宋远桥也就失望不再整日盯着宋青书练武了。
  
  而没有宋远桥盯着的宋青书经常在武当派晃荡,更经常整日整日的不见人影,让宋远桥更加失望,到后来见宋青书武功没有丝毫进步,更是对他不抱期望,只能无奈的放逐了。
  
  前世的事情现在想想,真的像一个狗血大剧,只是那时候的他,被美色迷了眼,没有看到那么多疑点。现在想想,那时候的他,一贫如洗,没有高学历,值得一说的是还算英俊的相貌,但也不值得一个美丽的女子贴上来,若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只怕他会当做笑话一般不屑的骂一句:傻缺。
  
  是啊,那时候的他在那女子的眼中可不就是一个傻瓜吗?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努力的融入这个陌生的世界,把自己真正的当做宋青书,他有父亲母亲,有师叔,有师公,还有师兄弟。只是每每看着身边的人事,都会让他有一种陌生的疏离感。
  
  面对父亲宋远桥的失望,他只能沉默,只是在宋远桥不知道的时候,是他不间断的练习武当派的一招一式。前世在底层挣扎的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自身实力的重要性,只是要让他在短短的时间内达到其他人的高度,加上他并不是天资聪颖的人物,这显然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而在宋远桥对他失望之后,当其他的师兄弟都在休息之时,宋青书也一个人在后山不断的练习。并非他不想在武堂的广场上练习,只是每次旁人投注在身上或怜悯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神情,都让宋青书犹如芒刺,也让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淡漠。到后来只有在每月一次的教学日才会出现在广场之上,其他时间都在后山随便找个空旷的地段不停的练习。
  
  在宋青书不分日夜的努力之下,他的武功也进步飞快,只是一直没与人切磋过。而每次在宋远桥面前,他表现出来的依然是武功不精的样子,宋远桥每次虽表现的无奈又有些失望,但还是尽力的指出他的不足之处,而母亲更是对他关爱非常。这些都被宋青书默默记在心里,因前世而冰冷的心也被温暖起来。
  
  来到这个世界三年,宋青书一直待在武当山上,可以说并没有真正的融入这个世界。现在宋远桥让他下山,宋青书心里有一丝迷茫,也有一丝对陌生世界的惶恐。
  
  看着头顶碧蓝的天空,宋青书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这一世,定然要好好的活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坑了,大家有没有觉得这个事情很棒?嘿嘿~~

 


    第二章 初见

  第二章初见
  
  过了汉口,下一处便是安陆,如今鞑子猖狂,在外的行人也是愈发的少了。这日大路上出现了一个少年,这少年十五六岁年纪,身穿黑色衣衫,骑着一头青骢马,腰悬长剑,很是悠闲,不疾不徐的走着。
  
  这少年自是从武当山上下来历练的宋青书,距离他下山之日已有半年之久,过几日便是四月初九,是师公张三丰的百岁大寿,宋青书正准备赶回去。
  
  说起张三丰这位武当派的始祖,太极功的创始人,除了那次张三丰被宋远桥请出来替他看病之外,宋青书见到的次数也是很少。而那个时候的宋青书又紧张自己这个冒牌货被认出来也就没有好好打量张三丰,只是低眉顺目的也不怎么说话。少有的几次见面,张三丰给宋青书的印象可以概括为四个字:仙风道骨。
  
  用这四个字来概括张三丰,丝毫不夸张,这个时候的张三丰武功已经达到了圆润自如的境界,整个人周围游荡着一股自然之意,没有一丝压迫,就仿佛整个人都融入了自然之中,仿若清风明月。加上张三丰的形象也确实符合一个高手的形象,一身简单素白的道袍,挽起的鬓发,银白的胡须柔顺的垂落在胸前,简直就仿佛画中的人物一样,见之心生敬仰。
  
  这个时候的张三丰经常闭关,武当派的事物大多由宋远桥与其他师兄弟打理。而张三丰对宋青书这个武当七侠名下唯一的儿子自然是疼爱的,为数不多的出关都会召了宋青书去问话。而张三丰对宋青书讲解的只言片语也往往给他带来很大的顿悟,每每让他敬畏崇拜之心更重。而对于宋青书武功平平之事,张三丰也不若宋远桥等人般失望,从不在他面前提起,也没有让演示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宋青书的错觉,到了第三年的时候,偶尔他会在张三丰的眼底看到一丝欣慰之意。
  
  宋青书从来没想过自己的那点藏拙可以瞒得过太极宗师张三丰,不过张三丰不挑明,他也就佯装不知,甚至有时候会觉得好笑,原来师公也偶尔会有顽皮的时候么。
  
  自武当山下来之后,宋青书没有明确目的,随处而去,一路所见,鞑子兵凶残成性,甚至是未满月的婴儿也不放过,所过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这一段历史,是大宋朝的腐朽,即使宋青书知道这是历史必经的过程,但每每见到那些场景都忍不住出手,虽说宋青书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就是他前世也做过不少坏事,和那些小混混去收保护费的时候他也砍过人,自然也被人砍过。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对不知世事的孩童出手总是不可原谅的,更别说那些以虐杀为乐的鞑子士兵。
  
  下山这大半年,宋青书原本只是自行练习的武功也得到了很大的巩固,同时也让他认识到了江湖的危险,甚至有几次身受重伤,全靠一股毅力支撑着。当然伴随着危险的的同时,是他武功的飞速进步,去除了招式中的花俏,一招一式都变得干脆利落起来,杀敌威力大大增强,在轻功逃命方面更是进步神速。
  
  宋青书正慢悠悠的晃悠着,忽然从后方传来一阵呼喝声。一道迅疾的身影从后方飞快的接近,宋青书暗暗心惊,这人好厉害的轻功,全身都不由的戒备起来。
  
  待那人接近,宋青书才发现竟然是一个元兵,怀里还抱着一个十岁左右长的有些胖的小男孩,那男孩眼里都是惊惧,还有一丝泪花。看那男孩打扮,显然是中原人。
  
  不过虽是如此,宋青书也没有想要去救人,虽未交手,单看那元兵的轻功,就知这人内力深厚,宋青书倒也不会不自量力,更何况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小孩去拼命,根本不是宋青书的作风。
  
  宋青书不欲招惹强敌,驱动身下青骢马向路边靠近。未料他肯想让,旁人却未必。那元兵冷哼一声,随手一掌向宋青书拍去。幸亏宋青书早有戒备,顺势从马背上后跃,双掌向前,只觉一股极阴寒的掌力冲过来,霎时间全身寒冷透骨,身子向后倒退三步。
  
  那元兵见宋青书接下这一掌也是微微惊诧,显然是没想到宋青书居然能接下这一掌,不过后面还有追兵,他脚步不停,顷刻间已奔出十丈余。
  
  而宋青书见那元兵走远,心下刚松了口气,就见后方奔过来一人,那女子二十七八左右,生的极是美丽,脸色苍白脚步有些蹒跚,显然已筋疲力尽,眼见那元兵不见身影,哭喊道:“无忌,无忌……”
  
  宋青书刚跨上马正欲离去,听见这个名字,动作不由一顿。只是犹豫了一瞬间,脑海中转瞬间划过许多纷繁的思绪,嘴唇轻抿,就驱使着身下的青骢马向着先前那元兵离去的方向追去。
  
  宋青书身下的青骢马虽是马中极品,但那元兵轻功甚是了得,早已不见人影。还好宋青书心知张无忌定是被玄冥二老带到了汝阳王府,倒也不会没有丝毫头绪。一路上打听路线,朝宿夜行,一路无事。
  
  不出几日,宋青书已抵达元朝的京城大都。其时蒙古人铁骑所至,直至数万里,元都也就是后代之北京,帝皇之居,各小国各部族的使臣贡员,不计其数。宋青书一进城门,便见街上来来往往,许多都是黄发碧眼之辈。
  
  宋青书没有急着去汝阳王府,而是在西城偏僻之所找了一家客店投宿。要了间上房,悠闲的洗去身上的风尘,换身干净的衣物,又要了些吃食,随后在床铺上休息。宋青书出手阔绰,加上人长得俊秀,倒像是个富家公子。
  
  到了晚间二更时分,宋青书从窗中跃出,向着汝阳王府的方位潜行而去,一路展开轻功,片刻间便已到了汝阳王府前。宋青书绕到王府左侧,左右张望无人,把耳朵贴在墙上,听着里面的动静,待一行巡查士兵过去,跃进高墙之内,以树为隐蔽。
  
  这夜天公作美,风势颇大,借助风动落叶之声,宋青书谨慎移步,动作更是隐蔽。宋青书深知汝阳王府收罗众多高手,绝不是他可以抵挡的住。只是事关张无忌,不容退缩。
  
  其实这趟来救张无忌倒不是说宋青书对他有多深的情谊,毕竟就算是对于五侠张翠山他也没多深的感情,更何况是张无忌了。只是这张无忌是倚天一书中的头号主角,好运爆满,和他作对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此人只能善待,不可交恶,若是能施之以恩情,则更佳。这次来宋青书也并不是一时冲动之下的不自量力,一路上他仔细的想过了,这次救张无忌只能用计,不可硬攻。
  
  寻了个机会,宋青书制住了一个落单的巡查士兵,换上了那士兵的头盔衣物,夜间视野朦胧之下,倒也不易分辨。按照先前从那士兵口中逼问出来的信息,宋青书拐了好几个弯,有惊无险的躲过几次巡查士兵,更有一次直接与那些士兵擦肩而过,幸好这些士兵之间并不是全部熟悉彼此的相貌,简单的询问之下,宋青书灵活的回答之后就避开了。
  
  宋青书前世在社会的底层活动,可谓是练就了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虽说对这汝阳王府不甚熟悉,但敷衍那些士兵倒是绰绰有余。
  
  越靠近王府中央,巡查的士兵更紧密了起来,宋青书沉稳的行走在走廊之间,眼见离那据说关押张无忌的居所近了,刚经过的一间厢房“吱呀”一声开来。
  
  “等等。”那声音带着一丝变声期男孩的沙哑。
  
  宋青书强压下全身反射性的紧绷,维持着周身的气息不变。要知练武之人对气息最是敏感,若此刻宋青书全身戒备,身体紧绷,那几乎不用说明就已经足以让人怀疑他有问题了。
  
  宋青书镇定的转过身,低垂着头,双手下垂,恭敬的道:“公子,请问有什么吩咐?”
  
  “你陪我去一趟地牢。”那人说道,率先向前走去。
  
  宋青书还来不及惊喜,忙侧身相让,眼角瞥了一眼那人,是一位大约十二三岁左右,身穿锦绣华服的男孩,脸上的轮廓很深,发丝大部分被一个金色的发冠拢在头顶,只垂下一部分在肩头。这男孩年纪虽小,但已有有一种异域的俊美,骨骼高大,整个人显得粗犷有力,与宋青书的俊秀截然相反。
  
  宋青书暗自猜测,在这汝阳王府之内这般年纪打扮的可能就是那赵敏的哥哥王保保,只是不知为何这人身边竟无一人服侍。
  
  不过宋青书也没有多想,毕竟这样光明正大的进入地牢之中,对他来说更是求之不得。
  
  宋青书紧随在男孩身后,小心的观察,发现那男孩脸上脸上满是雀跃之色,眼里更是带了一丝兴奋。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还未想明白,两人已到了那地牢之前,而那些守卫见到这男孩也没多加询问,更是让宋青书确信男孩身份不凡。
  
  穿过长长的走道,经过几件囚室,宋青书不经意的看过去,里面的人大多衣衫褴褛,身上满布血迹,看不清样貌,大多都受到了严刑。其中大多都是中原人士,也有少数骨骼高大的蒙古人。
  
  走到靠里边的一间囚室,走在前方的男孩加快脚步跑进去,大声叫道:“敏敏,我来了。”
  
  

 


    第三章 相救

  第三章相救
  
  宋青书见那男孩冲进去,急忙跟上,待进了那囚室,入眼就是先前瞥过一眼的男孩也即张无忌被绑在十字架之上,虽有些狼狈,但除了脸上有巴掌印之外,倒没有受到别的伤害。看那巴掌印的大小,应该不是大人所致。
  
  宋青书不着痕迹的扫过囚室,先前那男孩已经冲到了一个大约七八岁左右的女孩身边,那女孩眉清目秀,年纪虽小,但已能看出日后的风华绝代,不同于中原女子的服饰,这女孩穿着一身利落的练功服,手中还拿了一支黑色的鞭子,鞭子的把柄处明黄的珠子镶嵌其中,显得华贵无比。脸上还隐隐有丝怒气,显然张无忌脸上的巴掌印是她所致。
  
  听先前男孩所喊的“敏敏”二字,这女孩显然就是汝阳王之女敏敏穆特尔,也就是倚天中的一号女主,张无忌以后的老婆赵敏。只是,原本猜测那男孩是赵敏的哥哥王保保,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了。
  
  “扎牙笃,你来干什么?”赵敏不悦的看着身边的男孩,如画的眉微微皱起。
  
  听见扎木笃这个名字,宋青书心神一动,莫非这男孩就是那七王爷之子?
  
  “敏敏,我想你了,所以就来找你。”扎牙笃眼含深情的看着赵敏如花般美丽的脸,眼睛眨也不眨。
  
  宋青书在一旁清楚的看见扎牙笃深情的眼神,恶寒了一下,这古代的小孩也太早熟了点,不管以后赵敏长的多风华绝代,这时的她也只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而已。,
  
  在赵敏的身后立着两个身影,这两人脸上如同罩着一层黑烟,一部稀稀朗朗的花白胡子,双目湛然有神,额头高耸,显然内力极为深厚。
  
  赵敏轻哼了一声,不再理睬扎木笃。扎牙笃倒也不生气,像是已经习惯赵敏如此态度,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赵敏。
  
  “玄冥二老,快问话吧。”赵敏冷然道。
  
  宋青书一惊,原来这二人竟是玄冥二老,事情越来越麻烦了。那玄冥二老中一人走到张无忌面前,阴沉着声音道:“小子,金毛狮王谢逊在哪?”
  
  “你是坏人,我不告诉你。”张无忌用尚带着稚气的声音愤怒的说道。
  
  宋青书瞥了一眼张无忌清澈的没有一丝杂质仿若三四岁孩童一般的眼,暗叹一声,这张无忌十年来在冰火岛,所接触的只有张翠山夫妇与那谢逊,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与世隔绝,不知世事,心性全不似江湖儿女,竟然天真如此。
  
  那玄冥二老面无表情的掐住张无忌的喉咙,厉声道:“想死,我成全你。”
  
  张无忌眼白直翻,显是喘不过气来。宋青书心知张无忌没这么容易死,心下也不紧张。果然这时外面传来一个低沉压抑的声音:“且慢。”
  
  玄冥二老中本站在赵敏身后的那人听见声音向外面走去,宋青书向外看去,只见囚室外站立着一个身穿大披风,带着大风帽把脸都遮住只能看见一个下巴的人。
  
  宋青书虽不知这人是谁,但也知道此刻出现在这里的人绝不简单,眼见高手越来越多,事情越来越麻烦。宋青书低垂着眼,眼角不经意的扫过站在前面的两个小孩,眼睛不自觉的眯了眯。
  
  “啊,你干什么?”猛的扎木笃惊叫起来,那站在张无忌面前的玄冥二老之一反射性的把赵敏拉到身边,冷冷的看着宋青书。
  
  “你是何人?”本站在囚室之外的玄冥二老走进来,阴沉的盯着正把配剑架在扎木笃脖子上的宋青书。
  
  宋青书一手剑架在扎木笃脖子上,另一手按在他背心要穴上,面对玄冥二老的气势,站定如松,淡定自如。淡然道:“我是何人不重要,以七王爷之子,与你们换一人如何?”
  
  玄冥二老显然没想到宋青书居然会知道扎木笃的身份,皆看向赵敏。
  
  要说宋青书选择扎木笃而弃赵敏,并非没有理由。一则扎木笃身份较之赵敏更高;二则赵敏精灵古怪,更修习中原武功,而这扎木笃刚才宋青书就观察过,这人顶多修习过一些基本内功和马上功夫,武功应该不高。因此,总的来说,选择扎木笃为人质是更好的选择。
  
  “你要他?”赵敏指着张无忌,脸色淡然的看着宋青书。
  
  “郡主果然聪慧,不知郡主意下如何?”宋青书淡淡的夸赞道。心里却是暗生警惕,这赵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机,果然厉害。
  
  “自然。”赵敏手一抬,止住玄冥二老的话语。
  
  宋青书见如此顺利,更是警惕,对已经被放下来的张无忌道:“无忌,过来。”
  
  张无忌也不说话,乖乖的走到宋青书身边,看着宋青书的眼光带着一丝崇拜和欣喜。这时候的张无忌满心以为救人的一定会是好人,因此没有丝毫怀疑就紧紧的跟着宋青书。
  
  宋青书见他如此倒是松了一口气,若是换了个精明的小孩,倒是有些麻烦。
  
  “还劳烦扎牙笃少爷送我二人一程,待我二人脱身后,定不会伤害扎牙笃少爷一根汗毛。”宋青书如此说道,目光却是紧盯着对面的赵敏与玄冥二老三人。
  
  赵敏微笑着点头,示意众人让开。这番姿态又让宋青书对她更是警惕了几分,这赵敏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姿态,果然不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非典型性忠犬 by 竹无殇 下一篇:优雅VS优雅——荆刺的桂冠 by 千醉尘FOX(第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