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东方不败之你才萌货! by 缘何故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东方不败

 

故事发生在东方自宫之前
当东方还未因为教中内斗而修炼葵花宝典
但东方因缘巧合遇上满身神秘武功高强的天外来客
救命之恩,**悱恻
故事将会如何?
本文承袭某缘一贯文风,轻松平淡种田汤姆苏
另:高手会有的!面包会有的!爱情会有的!
教主会攻的!
不喜误入哟~~~

1、第 1 章

  万历十年
  
  大理贺庆府
  
  灼热的阳光映射着地面,大理四季如春的温热也叫人烦躁起来。
  
  “公子~~~正午日头大!进来歇歇脚,喝杯凉茶吧!“
  
  茶棚的老叟远远地看见行来一批人马,立时便佝偻着身子招呼起来。这偏远的地界儿,生意可不大好做。
  
  打头的是一匹耀目的白马,马上坐着的男子一袭轻薄春衫,身形瘦削风流,头上戴着一顶纱帽,帽上的白纱伴着马儿行走微微摇摆晃动着,偶尔露出的莹白下颚,便叫这边陲之地的人们险些闪瞎了眼----
  
  ----这是姑娘吧?
  
  “香主。“
  
  身侧的汉子拉着缰绳疾行了两步,追上来唤了一句:“咱们去前头茶棚躲个凉吧?“
  
  那香主抬起一只修长白皙的右手挡了下白纱前刺眼的阳光,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先前那汉子大喜,调转马头便大声通报道:“弟兄们,收整收整,东方香主特许,前头茶棚里歇歇脚了哈!!”
  
  后头的几十个人纷纷小声欢呼起来,马蹄子滴滴答答地,几下便到了棚前。
  
  老叟摘下了头顶的草帽,忙不迭地舀水端茶,喜不自胜。
  
  先前说话的大汉“当”地一声,将一锭少说有五两的白银拍在桌上,大声招呼道:“老人家,可有牛肉么?”得到了老叟肯定的回答后,又笑着道:“给兄弟们上个十斤来!”
  
  他回过头十分豪爽地解释道:“香主,属下原来到过这儿,这贺庆府虽看着穷僻些,可这家家户户地都养着一种不耕地地肉牛,那肉质….没的说了!”
  
  那东方香主拖着下颚缓缓道:“先别想着美味的肉质,这番出门,若是寻不到百鬼子,回到教中可有你们受的了。”
  
  此话一出,气氛霎时便冷凝了,熬了半响,才有人不忿地抱怨道:“要属下说,教主此番也不知中了什么邪了,无缘无故听个传言,便叫我们到这大理来漫无边际的找寻….”
  
  他一开头,后头的人便纷纷放开了胆子说话,一时间叽叽喳喳的,全是大老爷们儿的牢骚。
  
  东方纱下的眉头不耐地皱了皱,不紧不慢地说:“抱怨还是少些的好,若是回了教中,嘴巴还没个把门的,落得身首异处,可别怪我没出言提醒过。”
  
  果然又是一番冷场。
  
  幸得此时老叟背着一篓牛肉过来了,远远的闻见了酱香,一桌大汉这才稍稍舒缓了下气氛,配着酒肉,几十人又渐渐谈笑开来。
  
  “哎,我说莲蓬”
  
  不远处一株高柏上,两名少年观望着棚子里的一行人,稍稍黑些的少年忍不住指着里面的东方开口道:“那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怎么大热天的,带着白纱帽?”
  
  被叫做莲蓬的少年一眼看去不过十八九岁,此时颇为轻蔑地瞟了那黑少年一样,哼道:“红蝎,跟你说了要好好修炼,也要好好看书来着,你绝对没听。江湖中人就喜欢这样干,这叫装-神-秘!”
  
  红蝎一脸夯实地嘿嘿笑了笑,摸着额头道:“原来是这样,我就知道,莲蓬你懂得真多。”
  
  莲蓬嘴角抽了抽,还是忍不住一掌挥上红蝎的后背:“不要装成这个样子!你知不知道你老实的模样有多吓人?!”
  
  红蝎哎哟地**了一声,险些掉下树去,忽的一阵清风袭来,便如同妖法一般,扶着他又坐正了,红蝎撇撇嘴,面上丝毫看不出方才的夯实,满满当当的皆是玩世不恭的浪荡和狡猾,他一张口,竟是连音调也变了:“莲蓬你成日里就知道打我,待到我学成了出山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莲蓬十分不屑地喷了口气,吊着眼角,满眼的“谁怕谁”呼之欲出。
  
  红蝎忽然拽住了他的手,扑过来轻声道:“嘘!别说话,他们起身了。”
  
  眼看着一行人上马走远了,红蝎才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好似自言自语一般道:“咱们跟上去吧,他们怪好玩儿的,尤其是打头那个白大褂。”
  
  莲蓬皱了皱眉,小声反驳道:“你又想做什么?小心我一会儿回去,告诉你爹爹。”
  
  红蝎倏地耷下了眉头,嘟着嘴又是一副天真少年样儿了:“你当真是天上来的大仙么?怎么总喜欢告状?上回就是因为你,爹爹险些将我的尾刺打掉了…..”他回头去看,见莲蓬还是那副不为所动高深莫测的模样,更加挫败了,只得恳求道:“我不去便是了,你别告诉爹爹,他最相信你的话了,一定又会揍我的。”
  
  莲蓬低着头打量了他半响,方才波澜不惊的开口道:“那修炼的事儿呢?”
  
  唉…..红蝎干脆连肩膀也垂下了,有气无力地从树丫上站起身来:“我这就去”
  
  说着,起身一跃,竟是立时不见了。
  
  独留下莲蓬一人侧坐在树顶,百无聊赖地远眺了许久昏黄的天际,不知想到了什么,提起衣袖一遮一拢,那高柏上便好似从来未曾来过人一般,仅余下枝头鸟巢中叽叽喳喳的幼鸟嗷嗷待哺的鸣叫。
  
  石宝山顶,有一座从未曾有人迹沾染的山峰,传言许久以前,曾有朝中大员奉上宝图,言石宝山中埋藏着大量的前朝皇族御宝,使得当时的帝王十分心动,立时便派遣了上万兵将前往找寻,搜寻了整座石宝山皆无所获,直到来到了这座山峰,便被瘴气隔绝在山脚,用尽各种手段皆无法。
  
  帝王怒,便下令纵火烧山,哪知道兵将从令之后,却发现不论暗烟明火,皆无法进入瘴气中。
  
  隔日皇宫之中便降下天罚,宫中幼龄皇子连带宫妃皆一病不起,帝王遂不敢进犯。
  
  这座山峰便被命名万寿山,宫中下令,严禁人迹踏入,以示对神明的无限崇仰与尊敬。
  
  事实却是从未有人知道,万寿山中是有人的,不,应该说,万寿山便是座妖山,若认真讲究,是该被叫做万兽山的。山中精怪,大到豺狼虎豹,小至蛇虫鼠蚁,都早已开了灵智,悉心修炼。
  
  至于为什么这块宝山如此得天独厚……那便全是山脚雾瘴的功劳了。
  
  万寿峰苦无潭
  
  略微昏黄的日光透过山顶的浓厚的雾瘴洒落潭水之上,硬生生将热烈的光芒转化地如同月光一般清幽淡雅。
  
  潭面上立着座兰亭,乍一看只是有些奢华,并无其他特殊之地,可只要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座小亭是全无倚仗悬立潭面之上的,兰亭呈青绿色,檐角飞扬,有龙头装饰,亭顶覆以金翠琉璃宫瓦,顶檐镶嵌着斗大的夜明珍珠,在已有日光的情形下,依旧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足可见其珍惜。
  
  一阵清风袭来,拂起亭身四周的鲛纱帐,柔软飞扬。
  
  四下的侍婢们便纷纷奔走起来:“快,去通知大人来!就说上仙回府了。”
  
  一只莹白纤长却明显骨节分明的手伸出帐子,轻轻按住了四下翻飞的纱帐,旋即从纱帐中走出个人,脸上尚带着些不解茫然,他鼓袖翻飞,瞬间便飘到了岸边,随手拉住个来往的侍婢便问:“你们怎么把我的窝搞成这样了?”
  
  一身黛色书生袍,发色显出些微微的灰,肤白胜雪,双眼狭长,唇峰中有些可爱地鼓起,赫然便是方才书上的那名被叫做莲蓬的少年。
  
  被拉住的侍女有些惊愕,她回头去看了看谭中的凉亭,方才回过神来,笑着答道:“上仙可是问湖中的仙庭?那是大人吩咐下的,上仙身精体贵,岂是原本那株荷叶阵能容得下的?还是现下这座仙庭好,看去便飘渺大方,衬得起上仙的身份….”
  
  莲蓬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有多再多问,松开了那侍女的手臂:“失礼了。”
  
  那少女立马惶恐地摇摇头,连身道:“不敢不敢,上仙折杀奴婢了…”又听莲蓬继续问:“白粲哪儿去了?”
  
  少女偏着头想了一阵,才想起这说的是她们大王:“大王昨日出山了,上仙若是有事儿,不若奴婢带着您去寻大人可好?”
  
  莲蓬想了想,觉得也行,就点点头跟着少女去了。
  
  沿路上那侍女拉了个人咬了阵耳朵,大约就是叫他通报去什么的,来来往往的男女们看见了莲蓬,都要停下步伐恭恭敬敬的问好,莲蓬原先还有些不高兴的,住了这些日子,也习惯了随他们去。
  
  那侍女口中的大人是一只男狐妖,修炼了四百八十年,才炼出了三条尾巴,这天资原先在莲蓬看来简直糟透了,后来巡查了整座山峰,才发现原来在凡间休息那么不容易,他本是九界之外的莲池小仙,因为莲池长在天外,不受天界管辖,天帝啊王母啊也懒得去巡视管理,便叫莲蓬钻了个篓子,偷偷钻到下界,临行之前还从天宫顺走了一堆用不上的东西,甚至答应了荷仙要给她带什么…..是玫瑰膏吧?
  
  也不知道她哪儿听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文啦,欢迎新老同志踊跃留言送花,某缘最喜欢花啦
欢迎包养!O(∩_∩)O
我会暖床哟~~

 


2、第 2 章

  谁知下了界,莲蓬才发现原来下界也是那么无聊啊····电视什么的…..居然没有人知道么?
  
  后来又呆了好久,莲蓬才猛然发现自己原来是下错界了,可是当他想回去的时候,却发现怎么都找不到原本该呆在那儿的万界之门了。
  
  反正便是杜绝了看新鲜的梦想后,莲蓬才发现居然回不了莲池了….
  
  于是他就这样在万寿峰住下了,可不知为什么,这峰上的妖精们却对他恭敬的不行,让他还一直很不习惯。
  
  于是…..就出现了以上的一幕啊。
  
  千尾是一直脸皮很厚的狐狸,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自己只有三条尾巴的情况下,给自己取这么一个名不副实的霸气名字。
  
  莲蓬挺喜欢千尾的,他那儿老是有很好吃莲芯什么的…虽然自己吃的时候他老是用一种离奇的目光盯着自己,不过…..他还是个好人的,只不过乌云罩顶,有些时运不济罢了。
  
  千尾挽着袖子给莲蓬倒了杯苦丁茶,然后看着他将一个一个的莲蓬剥开来,拉出里面的芯子塞进嘴里,忍不住颤抖了一□子。
  
  这奇异的口味究竟是….
  
  莲蓬看见千尾又这样看着自己,虽然疑惑,却也是见怪不怪了,只是低着头自顾自吃自己的。
  
  千尾狠狠地抹了把自己的脸,回过头来又是一脸平淡的笑容了:“莲蓬你很少来找我的啊,可是有什么难办的事儿?”
  
  莲蓬听他自己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了,只得依依不舍地将手中最后一颗莲子放回果盘,抿了抿嘴:“也没什么事儿,我最近要下一趟山了,可能要有些日子回不来,上下的瘴气我给你个方子,你自己辛苦一下吧,还有..”莲蓬摸了下千尾垂下肩头的黑发,掐指算了算:“你最近最好不要出山,外面会有你的桃花债。”
  
  千尾听见这话,吓了一跳:“真的?!”
  
  莲蓬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便看见千尾趴在桌上不动了,莲蓬轻轻地叫了他两声,看他没有答应,便若无其事地出去了。
  
  才出了千尾的溶洞,便看见红蝎蹲在洞外的草株中,正在蔫蔫答答地拔着脚下的草。
  
  莲蓬也蹲下来:“你怎么了?”
  
  红蝎(⊙o⊙)啊!的大叫一声,挣扎了两下便一个腚摔,坐在地上。看到说话的是莲蓬,又一脸气哼哼地道:“你做什么吓我?我还以为是大人出来了呢,他看见我拔他的草,一定又会骂我的。“
  
  莲蓬有些不理解,既然知道会被骂为什么还坚持不懈地老是来拔呢?
  
  不过这个话他是不会真的问的,如果说出口红蝎一定又要发脾气。于是也只是一声不吭地站起身来,掉头便走。
  
  红蝎急忙跳起来拉住他,哎呦呦地叫唤:“莲蓬莲蓬,你别走,等等我…..”
  
  说着三两步跑到与莲蓬并排,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大人怎么了啊?他说什么了?你找他什么事儿啊?”
  
  莲蓬停下来,有些疑惑地居高临下看着红蝎:“你问这些做什么?”
  
  红蝎一下便涨红了脸,左顾右盼地就是不看莲蓬,说话口气也心虚起来,结结巴巴的:“我….就是随便问问嘛..”
  
  莲蓬莫名其妙地盯了他一会儿,自己一个人转身走了。
  
  红蝎还在那儿别别扭扭地看着自己脚尖,脸红彤彤地自言自语:“大人他….很叫人仰慕啊,我就是问一问嘛,告诉我怎么啦啊?喂!你怎么自己走了啊?莲蓬!!”
  
  叫了半天,看见莲蓬连停下来的打算都没有,红蝎终于放弃了,叹了口气追上去:“莲蓬~~~~上仙~~~~等等我啊~~~~”
  
  “什么!!”
  
  红蝎一下从亭中的竹椅中跳起来:“你说你要下山!!?”
  
  “是啊。”
  
  莲蓬有些不高兴地嘟起嘴,红蝎那一跳把桌上的莲子都摇到地上了。
  
  他俯身吹了口气,莲子们忽的便从地上浮起,然后慢慢旋转成一团,落回桌上的果盘中。
  
  红蝎眼睛都看直了,只是叹着气晃着脑袋有些想往地说:“我什么时候也能这样啊….”
  
  “等你好好修炼,过两百年就能这样啦….”莲蓬迅速地将莲子一个个剥开,取出中间的莲心,一根根细细地码放到面前的小碟子里,一边分出心回答红蝎。
  
  等到莲心的数量到达了一定的高度,莲蓬便停下手,端起碟子将里面的莲心一下子倒进嘴里,陶醉地啧两口。
  
  红蝎看的脸都扭曲了。
  
  老天,那得有多苦啊?果然上仙便是与我们这种凡俗妖精不同么?
  
  “山上没什么好玩儿的了,我上回听溶洞里私奔出去的蛤蟆精说,山下的城镇里有许许多多的凡人,去他们那儿最好玩儿了,凡人发明了许多好吃的东西,还有..”莲蓬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袍子,面无表情地解释道:“我该换衣裳了。”
  
  “臭美……”
  
  红蝎十分不屑地喷了口气,又有些无语:“你怎么会想到换衣裳?”
  
  莲蓬双眼黑洞洞地看着红蝎,看得红蝎后背全是冷汗,几乎要承受不住压力调转开头了,才说:“我不喜欢这个颜色,上回有个樵夫说我是姑娘,我不是姑娘,我要去买一件…..”说道这里,莲蓬想起了方才在茶棚里看到的那个男子,于是一本正经地继续道:“买一件白色的,还要配上一顶纱帽。”
  
  “好啊!”
  
  红蝎一拍大腿,瞪着眼珠怪叫道:“原来你也想…装神秘了啊?”
  
  莲蓬严肃地点了一点头。
  
  于是莲蓬便提着自己的小乾坤袋下山去了,红蝎被他的父亲黑蝎死死地摁在地上,还不死心地将手臂远远地朝莲蓬下山的方向探:“….我也要….下山!”
  
  啪!
  
  黑蝎狠狠地朝红蝎屁股揍了一掌,骂道:“就你那修为还要下山?!小心叫人捉去生炸了,等你再过二百年,能飞天遁地时,再讲下山的事儿吧!”
  
  红蝎:“….(ㄒoㄒ)”
  
  莲蓬手上提着自己的乾坤袋,上下翻飞抛动着,因为并不赶时间,所以莲蓬放弃了缩地成寸,改为一步一步慢慢挪着走。
  
  这也就导致了他一路下来依旧看了好几日的田园山庄…….
  
  山下的居民们原本是十分诚朴好客的,可是只要听到莲蓬说自己是万寿山下来的,多少也会惋叹一声。
  
  多好看的孩子啊你说怎么就傻了?
  
  万寿山那是什么地方啊?说好听点儿那里是仙灵聚集之地,凡人敬畏参拜的场所。
  
  说不好听的那就是斧头山!
  
  什么是斧头山啊?那就是生灵怨气集中之地,几十年下来不知有多少寻宝的官兵猎户死在里面,那些生灵的冤魂无法超生,所以在山脚的镇子里听见凄厉的动物惨嚎那便是件见怪不怪的事情了。
  
  这样一座冤山,有人说是从里面儿出来的,你信吗?!
  
  所以一路下来,大多数的百姓们都本着‘趋吉避厉’的本能,听见莲蓬的来处,便远远避开了。
  
  莲蓬其实挺乖巧的,从前在莲池的时候,荷仙鲤鱼仙们都挺喜欢他的,甚至凑巧路过的天庭女侍,也会偶尔专门为他送来一两颗蟠桃什么的,天帝一般都睁只眼闭只眼,随她们去的。
  
  可是下界不一样啊,莲蓬本来就生的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身上仙气又重,本来也害羞,遇到陌生人几乎都不大会亲近说话,普通的凡人看见他黑洞洞地眼睛波澜不惊地直直盯着自己,加上身上浓重的仙压,基本上便叫不熟悉的人认作成一个冷酷贵公子了……
  
  真冤啊。
  
  走了四五日,入眼的却还是一片青翠碧绿麦田,任莲蓬再好的心性也不由得挫败起来,虽然已经到了不必进食的境界,可是埋头走路什么的,总还是会叫人厌烦的。
  
  莲蓬停了脚,抬头四下张望了一阵,选中了棵大约有五六丈高的榕树,轻轻一点脚尖,拔然而起,瞬息之间便落到了树杈顶端,而叉尖的枝叶却仅仅是轻微晃动了一阵,好似扶风过岗,云淡风轻。
  
  树下便是非常广阔的花田,大理这地方四季如春,几乎都是差不多的温度,一些无人耕种的山田便会被城镇中的富家公子包下,种上些山茶杜鹃什么的,再在外围圈好护栏,到了花开的时节,便是带着美貌小姐们花前月下的好去处。
  
  此时便正好是春光无限的时候,莲蓬细细折好自己的袍脚,仰躺在树上,眯着眼睛去看面前那漫无边际的天空。
  
  莲池该是在哪儿呢?
  
  莲蓬脸上带上了些无措和彷徨--这样便再也回不去了么?为什么找了这样久,也没有人告诉自己如何到得了万界之门?
  
  莲蓬的表情忽的一滞,眼神立时便锐利起来了,他紧绷着身体扶着树杈坐起,将自己缩在宽大的梧桐枝叶当中。
  
  下一瞬,官道上马蹄声与厮杀声便清晰起来。
  
  是他!
  
  莲蓬看到奔跑在最前方被追杀的那名领头男子,心中冒出些奇异的违和感来,是上一回看见的那名茶棚白衣男子!
  
  东方胜捂住火辣辣的右肩,左手吃力地提着剑,因为没有旁力抓住缰绳,他在马背上颠簸地十分痛苦。
  
  “香主!”
                         
作者有话要说:欢迎收藏欢迎撒花欢迎包养
话说,新文开了,唯一不同的就是....
不用审核了啊o(╯□╰)o
PS:
我是存稿箱

 


3、第 3 章

  东方胜捂住火辣辣的右肩,右手吃力地提着剑,因为没有旁力抓住缰绳,他在马背上颠簸地十分痛苦。
  
  “香主!”
  
  身侧传来下属微弱的呼声,东方胜回头一看,立时便目呲欲裂,那些人又追上来了!
  
  东方胜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话一出口,又是从前那样的沉稳淡定的模样:“先别慌,前头有片花田,我们先躲进去,受伤的弟兄们好好保护着,等到安稳下了,我便派人去镇上抓药,先捱过这一段再说。”
  
  最后头的汉子提刀使尽全力往身后一个投射,银光闪过,那大刀不偏不倚地便没入身后领头者的胸膛,那投刀的大汉一看中了,立时便大笑出声:“格老子的!尽是些藏头缩尾的无胆鼠辈!待你爷爷治好了伤,定要杀你们个狗血淋头!”
  
  那大汉说完这话,便大声朝东方胜叫道:“香主!待到寻找了地方,将何曾那狗贼交给属下可好?属下定要将他倒吊在树上,千刀万剐才解气呢!”
  
  东方胜头顶的纱帽早已不知所踪了,他额角带着新出现的刀疤,满意的笑了笑,似是十分满意属下这样善解人意调动军心,于是也十分爽快地道:“那是自然!人在这里,便随你们处置,煮了我也没意见!”
  
  跟在东方胜马后的一个被五花大绑的髯须公一听这话,便瞪大眼珠剧烈扭动起来,他嘴上堵住了布纱,无法说话,便只能“呜呜呜”地哀叫。
  
  莲蓬在树上看得新奇,他从未曾见到过这样的场面,几十个人被追杀地满身是伤,却还是信心蓬勃战气凌人的模样,叫他这个旁观者的心中也有了些意趣。
  
  也不知哪儿的来的勇气,莲蓬一下便从树上站起来,捂拢了手放在嘴边,运气大喊道:“那边的公子,可需帮助?”
  
  东方胜的头一下便转了过来,快到莲蓬都在担忧他会不会扭到脖子。
  
  狭长的双眼,黛色衣袍随风翻飞鼓动。
  
  东方胜对上那付微灰的瞳仁,便好似听见脑中炸开的声响。
  
  大抵所有的孽情,都是由此开始罢。
  
  山间的帘洞阴冷潮湿,只需轻轻侧耳,便能听见远远的水流潺动,以及昆虫鸟兽的鸣叫声。
  
  东方胜站在洞外,有些出神地看着洞内的莲蓬双手微动,便将一个个伤员裹好了白布,止血上药。
  
  听到洞外似有声息,莲蓬转过头来,便看见东方胜面上带着些抗拒,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外面。他有些无措,不知该如何同这样不好接近的人打招呼,也只好板着脸,问道:“站在那儿做什么?你不是也受伤了?过来吧,我给你上药。”
  
  东方胜看着莲蓬冷淡的眉眼,也颇有些意外。
  
  端看方才他三两下便将追逐自己的杀手逼离到百步开外,且未伤人命,便能知道这人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一路走来,也未曾说过自己的姓名,除了安排人去最近的镇上抓药,他甚至一句题外话也没说,从头到尾一副爱答不理的冷酷模样,叫原本也十分骄傲的东方胜完全无法放下架子主动去接近他。
  
  可现下听见莲蓬居然知道自己受伤,还主动地提出要为自己治疗…….
  
  东方立即便为自己的小人之心脸红了,想到自己方才腹诽他冷淡的事儿,更是无地自容。
  
  莲蓬觉得有些委屈,明明自己叫了那人过来疗伤,那人却半响没动静。莲蓬不高兴了,眉头都耷拉了下来,转过头便继续手上的动作,也不愿意去看东方了
  
  糟糕了!
  
  东方看见莲蓬那皱起的眉头,便明白对方是不悦了,登时紧张起来,要知道,在边蜀这样的不毛之地,遭遇追杀险些全军覆没,若是再得罪了这样的高手,那么自己这一行人再想活着回到黑木崖,便是难上加难了。
  
  “前辈”
  
  东方有些拘谨地磨蹭到莲蓬面前,低头开始褪自己衣裳,干涸的血液粘连到伤口处的布料,撕扯时更是疼得东方眼前阵阵发黑,可面对着莲蓬,东方暗暗忍下了:“还有药么?前辈给我些药吧。”
  
  莲蓬皱起鼻子,有些别扭地说:“你…不要叫我前辈。”殊不知这样的表情却立刻便让东方紧张起来了,他咬着嘴唇,有些不安地道歉:“是我唐突了,请先生原谅。”
  
  莲蓬有些奇怪,眼前这个男人活似当自己大虫,说话什么的都小心翼翼的,他仔细反思了一会儿,确信自己没有露出任何能叫人察觉到自己是妖怪的举止,随即也头疼的不愿去想了。
  
  “你叫我莲蓬便好。”
  
  右肩地伤口触碰到刺辣的草浆,疼痛让东方胜头脑嗡嗡险些厥过去,忽然便听到面前人来了这么一句。
  
  “梁鹏?”
  
  东方胜重复一句,莲蓬知道他想岔了,便细细解释道:“不是梁鹏,是莲蓬,夏日荷花的莲蓬。”莲蓬心想,可不就是夏日荷花吗?这还是我本体呢。
  
  虽然紧张,可此时的东方胜也不过是个刚及冠的青年,真是蓬勃朝气的时候,闻得话也是大胆放肆得多:“原来是那个莲蓬,先生果然与众不同,连名字也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莲蓬就是再傻也明白了面前人是在恭维自己,心中高兴,面上也带起了微笑:“好了,这几日不要喷水,用些清淡的干粮,不过半月便可痊愈。”
  
  东方胜轻轻抱着自己的右臂扭了扭,夸赞道:“先生医术高明,功夫也好,到不知师从何处,对了。”东方胜勉强抱了下拳,继续道:“在下东方胜,自河北黑木崖来,不知先生要去往何处?若是方便,可愿与在下一道走,也好有个照应。”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花落寻欢 by 兮漾(下) 下一篇:彩色玻璃球 by 小黑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