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重生之为你存在 by 黑色风信子(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娱乐圈 明星文

一个是从未来回归的魂魄,在这个遍地是黄金的年代,又有着良好的家世,几乎什么唾手可得,但他却问自己,为什么而存在?
一个是在未来争议十足的天皇巨星,在这个年代倔强的灵魂。
他不想他苦,不想他累,不想他未来倍受争议。
于是,他决定,为他而存在。
-
希望大家不喜欢也不要喷哦。这个世界没有那个人。

      第1章 重生者【修】
就算已经20多年过去,陈默言仍旧感到这个世界真是太过荒谬了,某人说过“一闭眼还能睁眼,那是睡了一觉;一闭眼就不再睁眼,那是生命终结”。可是,自己这算什么?一闭眼一睁眼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另一个人?而且到了另一个时代,并成为了一个婴儿。看着镜子里自己英俊的外表,和台历上的时间——1977年X月X日,自己竟然在一闭眼一睁眼之后来到了另一个时空,并且已经20多年过去了?这是……穿越?不过,对于一个2030年在好莱坞混到顶级天皇巨星、顶级导演而且当年在华尔街也拥有不小名气的商业天才的陈莫言来说,穿越之后虽然小有失落,但还是接受了。
“ken少爷,老爷找你。”正站在镜子前发呆的陈默言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叫自己,这是莫家的管家Seivaly先生。好吧,从20年前自己就已经是莫狂言,Ken,莫家的三少。
或者应该称那奇遇叫做重生吧,毕竟,记忆什么的是从新开始的,还真是一闭眼一睁眼,成了另一个人。这世界真奇妙啊。
“多谢Seivaly,我现在就去。”对于一个好莱坞公认演技之神来说,莫狂言这个角色就算是在不熟悉的时候他也依旧可以扮演的很好,更何况他现在就是莫狂言。
跟着20多年的记忆,莫家的一切便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莫家,香港曾经最大的隐世家族。现任家主是莫狂言的父亲莫可林,莫可林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莫狂言最小,同时也最天才。好吧,陈默言已经是过去了,现在他是莫狂言,一个真正的天才狂人。
走进父亲的书房,和父亲打了个招呼:“爸爸,李爹地。”一点也不意外站在莫可林身边的温玉般的男子,那是莫狂言的李爹地,李玉山。莫狂言已经20岁了,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手下更是打理着莫氏在美国的产业,有这样的成就足以让人嫉妒,莫狂言自己才知道,自己的成就有多少是李爹地的功劳。李爹地是父亲莫可林的军师,也是莫可林钟爱之人。比起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莫狂言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亲生母亲生产之后大出血不治而亡,自己被父亲带回美国莫家,交给李爹地。于是,自己便成为了唯一一个在李爹地身边长大的孩子。
“小言,坐啊。”果然,一进屋子,李玉山就招呼道。
“李爹地,小言最近都没看到你,爹地也不来看小言,爹地不疼小言了吗?”见李玉山在,莫狂言便很自然地撒着娇,他不像自己的哥哥姐姐,因为被养在生母身边,所以对李玉山向来仇视,他和李玉山比亲父子还亲的。
“还跟爹地撒娇啊,都20多了。”莫可林面露不满,但心里还是对这两人的关系感到高兴。至少,还有一个儿子对李玉山这么好,不是吗?
“在爹地面前,小言永远是孩子啦。”说着,便将李玉山的手拉起来晃了晃。
看得李玉山无可奈何地笑了笑,然后伸手摸了摸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这个弥补了自己和莫可林一世遗憾的孩子。
“好了,好了。你这孩子,真是玉山把你宠坏了。”莫可林无奈地道。
“爹地宠我,我也会好好孝敬爹地的。”说着,就给李玉山拿起肩来。
“嗯,Ken啊,你契妈下个月生日,你要不要回香港啊?”李玉山问道,这些年,莫家的产业已经从香港转出来了。大部份投资在美国和英国,从Ken18岁开始,李玉山就把美国和英国的产业一步步地转到他手下了。莫氏的人现在也早就习惯于自己有一个年轻的老板了。而比起自己在香港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莫狂言才是莫氏真正的太子,这一点是除了香港之外的莫氏一致同意的。
“怎么了?想起把我送回香港了?”莫狂言看了一眼自己的爹地,他知道恐怕不会这么简单。
“香港莫氏出了些乱子,你去处理一下。”莫可林说道。
“给我多大的权限?”莫狂言问道。
“你可以为所欲为。”李玉山说道,他知道,在莫可林眼里,只有莫狂言这一个儿子,轻言、流言、依芙三人都是被打入冷宫的子女。
莫狂言点了点头。
“对了,你可以在那边好好玩一玩,这几年,你也累了。”李玉山宠溺地说,这些年,狂言很努力呢。
“玩?爹地,那给点经费嘛。”莫狂言突然记起,这一年,是那个人开始的时候。
“好,你要玩什么都行,经费什么的,由莫氏出了。”李玉山拍板了。
从书房里退了出来,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想着这回应该可以看到那个人了吧?
刚刚到这个世界时,莫狂言真的很吃惊,他是2030年的一缕孤魂,自然可以接受同性相恋的事实,对于莫可林和李玉山的关系也习惯了。但是,他还是对两个爸爸的勇气感到钦佩,这个年代,对于同性相恋的可不是那么宽容的。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要不是这样,莫可林和李玉山又怎么会从故地看搬到海外来呢?
莫狂言这20多年早已经创造了很多奇迹了,从6岁就表现出无以伦比的才华,即使有他在未来读过的历史为依据,但他本身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更为期待的性格让他毫无顾忌的兴风作浪,直至现在,虽然很多事都还没有太多改变,但他相信自己这只小蝴蝶总有一天会引起海啸的。
20多年,除了以改变历史为乐和赚了一大笔的产业之外,他迷茫着——
自己为什么而存在呢?

 

 

      第2章 初见【修】
收拾了一番行装,将自己的工作交待给手下和李爹地,莫狂言走的时候已经是10天之后了。走的时候,李爹地另外塞给他一张卡,说是给他的恋爱经费。莫狂言闻言只是笑笑,他来到这个时空究竟是为什么而存在呢?金融?这几年,他莫狂言的名声在华尔街也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之一。娱乐?上一世已经玩到顶峰了,纸醉金迷还有什么是他没见过的呢?学术?抱歉,三年前他就已经用自己的数学研究拿到费尔兹奖了,只不过用的是Lucifer这个名字。他现在对于自己为什么而存在,真的很迷茫。
也许,这一次远行能够让他有所感悟吧。
私人飞机降落在香港机场时,已是深夜,从机上下来,就有自己前些年安排在香港的私人助手接机,这一次回来,莫狂言甚至没有知会香港莫氏。
“阿海,送我去艾华酒店,我要23楼的套间。”莫狂言吩咐道。
“是,言哥。”阿海恭敬地接过莫狂言的行李。
“叫我言仔就行了,毕竟我比你还小呢。”莫狂言说道,“你现在也算是洪兴的老大了。”
“那怎么行?要不是言哥栽培,哪有现在的我呢?”阿海深知这位比自己小的莫家三少有多可怕的,“阿强已经在宾馆叫好东西了。”
莫狂言笑了笑,当年在纽约黑街被人欺负的两个小男孩,在自己的帮助下,现在已经是香港数一数二的黑道大佬了,人生真的很有趣。在阿海的引导下来到一辆保时捷旁,而阿海的一众小弟则又惊又怕地看着自己的老大对一个年轻人恭敬的样子。由其是那个开保时捷的司机。
“言哥,这是德仔,自己人。”上了副驾座之后阿海对后排的莫狂言介绍道,又问,“这次回来有什么安排?”
“先处理下莫轻言,然后参加契妈的生日,我很不喜欢他看李爹地的眼神,明白?”莫狂言的脸掩在黑暗之中。
“是,那……”阿海掌刀向下,作了一个下切的动作,问道。
“嗯,你看着办。”莫狂言的话很容易让人抓狂,“不过,我要他永远不能用那种眼神看爹地。”
“是。”阿海充分领会了其中的意思。
“今晚就处理吧,让阿兴给我寄个大的彩钻,两天内送到。契妈喜欢的那种。”
“是。”
“小林在台湾怎么样?”莫狂言问。
“还好,狼帮还不错。他说明天要来见你。阿路也说明天要从澳门过海来找你。”阿海说道。
“那好,让他们后天来见我。明天我要睡觉。”
“哦。”阿海道,“那之后呢?”
“之后?也许要在香港呆一阵子吧,呵,老爷子对二妈的行动不满得很。”莫狂言轻笑道。
“知道了。”
“阿海,你们四个后天和我去参加契妈生日吧。”莫狂言笑道。
“算了吧,言哥那是会世界大乱的。”
“也对,呵呵……”
莫狂言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车窗外的香港,不夜城啊。
他记忆中,浮现出一个特别的面孔,那是他的偶像,当年之所以选择娱乐圈,就只是为了能和他一样,有朝一日能和他站在同一个舞台上。77年吗?也许是一个好年份呢……
莫狂言心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泛开了,也许这一次,他找到了自己重活一次的意义。
会友、暗中处理莫轻言、吃着洪兴和新义安老大送来的各色小吃,时间就已经到了契妈生日的那天。看着报纸上今天报出的莫氏集团长子莫轻言得罪新义安被毁招子之后死亡的消息,莫狂言轻笑,这样足以让自己二妈和她的一对子女好好地收敛一些了吧?
“阿强今天做我的保镖怎么样?”莫狂言看着眼前四个老大点名问道。
“言哥说什么就什么。”阿强回答。
打开一边的一个礼盒,看着里面璀璨的彩钻,这是他在非洲的一座钻矿采出来的。属于他的私人产业。
换好一套黑色的从法国定制的燕尾服,然后戴上一块从意大利弄来的限量版贵族手工手表,在口袋上插上一支红色康乃馨,把自己的头发也打理了一番,上一世他是实力派演员、导演,没有这么好的先天条件,他朝镜子里的自己轻轻勾唇,一抹恶魔般媚惑的笑容出现在天使般完美的面孔上。满意,真的满意。
和阿龙喝了两泡茶,夜色也已经降临,才带着阿龙去了宴会场地。
莫狂言的契妈是李玉山的契姐,是詹家的夫人,育有3个儿子,在香港金融界很有名声和势力。他一直住在美国,从生下来就在美国,但莫家每年家宴,詹夫人都会到美国去玩,所以,莫狂言对自己的契妈并不陌生,至于说自己的大妈和二妈,反而让莫狂言比较陌生。
当他将两张名帖递给门口的司仪,然后走进大厅时,司仪已经喊道:“莫家三少,莫狂言前来贺寿!”
这一声让宴会厅里的众宾客都是一惊。
看向门口的走进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詹夫人面前时,前者先和詹夫人抱了一下。
“什么时候来的?也不通知下契妈。”詹夫人看着这个英俊的男子。
“前天。昨天处理了点家事。”轻轻勾起一抹暖笑,道:“契妈,生日快乐!”然后转身,伸手,阿强立即双手递上礼盒。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契妈,礼轻情义重哦。打开看看。”莫狂言一眨眼,调皮一笑,“祝契妈今年20,明年18啦。”
“听听,什么时候了还咁调皮啊,我看你才是今年20,明年18啦。”说着打开了礼盒,“啊~!好漂亮啊。”从盒子里取出一颗浅蓝色的大彩钻。
“契妈喜欢就好啦。不过呢,来的匆忙啦,所以,没弄成首饰啦。”
“詹夫人好福气啦,收了两个靓仔做契仔啦。都这么有孝心啦。”
“就是啦!”
……
众贵妇都是羡慕的很,纷纷开始恭维起来。
“阿龙,再过两个小时来接我。”
“好,言哥。”说着,陈龙就离开了宴会厅。
见陈龙出去,詹夫人才担心地问了莫狂言:“那人是?”
“我的保镖啦,爸爸说,大哥太胡闹,所以要他安静一些啦。”莫狂言这话一出,让一边的两个自诩“莫夫人”的女人都是脸色一变,“还有啦,莫氏的主家是谁,大家应该不会弄错啊。”这话更是让在场的莫氏高层一惊。
见气氛有些差,詹夫人立即道:“言仔,来,给你介绍个哥哥啦。”
“Selive、Peter和Justin还要介绍”对于詹夫人的两个亲生仔,莫狂言不陌生。
“不是啦,是我的另外一个契仔啦。”詹夫人解释道,“比你只大一岁啊。”詹夫人知道因为李玉山的原故,莫狂言和自己的两个哥哥不是很亲,而自己的两个儿子也偏大了些。
“哦。早就听说我还有个哥哥啦。”莫狂言说,对于詹夫人的另一个契仔,他可是早已经仰慕已久了。没错,就是那个后世的偶像——林慎容。
于是,詹夫人拉着莫狂言,来到了另一张桌子,莫狂言看着那个穿着白色西服的男子,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他对那个男子的未来有心疼,也有惋惜。但是看着他对自己露出一抹笑容来时,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想法——想要把这人留住,留在自己身边。于是,他也对这个男子露出一个非常灿烂而炫目的微笑。看着那人一瞬间的失神,他不由有点得意。
只听詹夫人为他俩介绍道:“Leslie,这是Ken。Ken……”
“我知啊,他是哥哥嘛。”这一句,让詹夫人笑了,然后,莫狂言道,“哥哥,初次见面,我是莫狂言,Ken。”
“Leslie,林慎容。初次见面。”林慎容笑道,两人握了握手。
林慎容看着这个笑如阳光的家伙,有一种暖暖的感觉,他不知道,这个人,就是他一生的阳光。

-----------------

 

      第3章 《真的爱你》
和林慎容聊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这个未来的天王巨星是那么真实,这个男人在未来将是一个神话,但是,也是因为如此,他背负了太多的争议,最终压挎了他,最后在抑郁症的折磨下从23楼一跃而下。莫狂言还是陈默言时,就是这人的粉丝,更确切地说是爱慕者,可惜“我生君已老”,终是徒留遗憾。
而此刻,莫狂言觉得,自己上一世的遗憾,或许能够有所挽回。
詹夫人将两人介绍之后,就另去应酬了。而招待莫狂言的活儿就交给了林慎容,而莫狂言巴不得如此,于是一拍即合。
“Leslie,你的《American Pie》唱得很好啊。”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工作,然后让林慎容哼了哼那首《American Pie》。
“呵呵……”慎容此时出道已经一年多,可是一直在做小龙套。
“呐,哥哥,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莫狂言认真地说,他看着林慎容,我要你像上一世那样光彩照人,不,或许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成为最永恒的光辉。
“哎?你好像比我还要自信?”林慎容对这个只见过一次的契弟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那当然,你是我哥哥嘛,呐,你开演唱会,我要内场票哦。”莫狂言笑道。
“你这家伙,我开演唱会,你不买票支持啊?”
莫狂言看了一眼林慎容,笑了笑,道:“要不这样?我每场演唱会都给你写一首歌怎样?抵票价啦。”
“我才不信你会写歌啦。”林慎容一脸不信。
莫狂言看了看宴会厅里的那台白色三脚钢琴,勾唇笑了笑,道:“如果我会写,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哦。”
“我才不信你会写呢,你要是会写,我以后就给你内场啦。”林慎容不信这人会写。
不信?
莫狂言笑了笑,便走到宴会厅的钢琴边,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一愣。莫狂言先拿起话筒说道:“今天是契妈生日,虽然我已经送了礼物,不过,我从小就没有母亲,所以契妈就是我唯一的母亲。所以,我写了一首歌给她,《真的爱你》,契妈,生日快乐,我真的爱你啦!”
这些上流社会的人物都知道莫家家主莫可林的小儿子是由李玉山养大的,所以他把詹夫人看成亲妈的可能是很大的。
莫狂言坐到钢琴边,手在琴键上带起一串音符,然后就开始唱了——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
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纵使啰嗦
始终关注
不懂珍惜太内疚
沉醉于音阶她不赞赏
母亲的爱却永未退让
决心冲开心中挣扎
亲恩终可报答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
一生眷顾无言地送赠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
教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
无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
爱意宽大是无限
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
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纵使啰嗦
始终关注
不懂珍惜太内疚
仍记起温馨的一对手
始终给我照顾未变样
理想今天终于等到
分享光辉盼做到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詹夫人早已经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契仔有多么天才的。现在居然给自己写歌,这是以前不曾想过的。
而莫狂言唱完之后,在掌声中走到詹夫人身边,给了她一个拥抱,道:“契妈,生日快乐!”

-----------------

 

      第4章 一座玻璃屋顶的房子
做为一名重生者,莫狂言最大的优势就在于知晓未来,像这首《真的爱你》,乃是是中国香港殿堂级摇滚乐队Beyond的一首音乐作品,它收录在Beyond于1989年发行的粤语专辑《Beyond IV》内。1989年距离现在还有10年呢,所以,莫狂言抄袭根本不需要对任何人解释。
和詹夫人拥抱之后,Peter和Justin两人也走了过来,对于这个多才多艺的契弟,他们可要比林慎容要了解得多了。而且难得母亲今天这么开心,这一切都是由这个契弟带来的。
“Ken,谢谢你啦,让妈咪这么开心。”Peter笑道。
“哇,Ken,你唱这么好,去做歌手啦,一定非常不错。”Justin也笑道。
“我唱功没有Leslie好啦,不过要是Leslie要歌的话,我倒是可以写啦,来个兄弟档也不错的啦。”莫狂言道,“哥哥,你说是不是啦?”看到林慎容走过来,莫狂言冲他笑道。
“哇,Ken,你从来不叫我和Peter哥哥的,怎么对Leslie就这么偏心啦?”Selive夸张地叫道。
“我是Leslie的粉丝啦,叫哥哥以后他会给内场票的啦,你和Peter有Leslie这么靓仔吗?”莫狂言打趣道。
听了这话,Peter和Justin两人不由笑倒,连林慎容都有些好笑——这个契弟,倒是多才多艺又风趣啊。
从詹夫人的生日宴上出来,莫狂言拒绝了自己大妈和二妈的回家的邀请。去地下车库找到阿强放好的车,然后,就开着车出了车库。
才刚出车库,就看见林慎容站在路边,便开了过去,摇下车窗,对林慎容道:“哥哥,上车啦,我送你。”
“我住九龙的啦,不顺路……”林慎容道。
“我不回家住,也没有地方去,送你去九龙然后在那一带找个小宾馆住住就好啦。”莫狂言道,下车就把林慎容押上后座。
一路默默无言,莫狂言是因为自己上一世的偶像就在自己车里,有种做梦一样的感觉,而林慎容则是意外地察觉到自己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契弟的帮助,竟然一点也不反感呢。
就这样两人相对无言,但空气中有种什么样的气氛在滋生着。
然而,谁也不知道,从这之后,只要莫狂言在香港,就做了林慎容的专属司机,做了一辈子的。
到了林慎容的住所之后,看了看这栋极普通的住宅,莫狂言有种说不清的感受。他知道,这样的楼在现在的香港租金每个月300。以这人对居住条件的要求,有1000元就租500元的房的情况,这人看来现在过的看来真的很不好。
在后世香港人有一句话:“就连林慎容都要熬十年……”
十年啊,我不要他熬十年,熬得沧桑不已,到最后才会那样悲伤、孤独。风华绝代、百年孤独,莫狂言想起这两个词,有些难过,有些怜惜。
“要不,你今天就住我家,怎么样?”下车之后本该离开的林慎容,突然邀请道。
“好。”莫狂言没有拒绝。
车子停好,就跟着林慎容上楼了,房间很小,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一个厨房,客厅不大一个桌子一个双人沙发,还有一些音乐设备。
林慎容脱下外套随手丢在沙发上,然后对莫狂言道:“KEN,不要嫌条件差哦。”
“没事啦,Leslie,你现在在的丽?”
“是啦,你知道的啊,我是亚军嘛。”林慎容走到一边开始泡咖啡。
“嗯。”
“呐,我很快就可以换个大屋住了。”林慎容笑道。
“怎么?”
“最近,有人找我拍电影啊。”
听了这话,莫狂言猛得记起了一件事,但看着林慎容的笑容,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尝了一口速溶咖啡。道:“那好啊,不过呢,Leslie,有事的话,要找我哦。我们是朋友的嘛。”
“嗯。”林慎容虽然不想靠家里,不过如果是朋友的话,他倒是不会拒绝的。
又聊了几句,两人就各自洗漱,因为只有一张床,所以两人只好同睡了。反正是兄弟嘛。
“以前,我小的时候有一个梦想,想建一座玻璃屋顶的房子,可以看星星啦。”在黑黑的房间里,林慎容不知道为什么和身边的莫狂言说道。
“嗯,那一定很美。”莫狂言道。

-----------------

 

      第5章 摊牌莫氏家长
一早,莫狂言就醒了,发现自己怀里蜷着个人,先是一惊,随即便释然。怀里的人蜷缩着,看上去很不安稳。轻轻地在他的脸上摸了两把,手感很好啊……
上一世,莫狂言是为了他才踏入演艺圈的,那么这一世,就为了他而存在吧。
哥哥,我会一直帮助你的。
静静起床,没有打扰他,出门去买了海鲜和一些据上一世网站消息说是他最喜欢的东西。然后开始煮粥,直到粥起锅之后,林慎容依然没有起来。于是给他留下了字条,放在醒目的地方,确保他一出来就可以看到,就走了。
阿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看到莫狂言下楼,立即迎了上来,莫狂言将车钥匙抛给了他。
“阿强,去莫氏。借我十个小弟。”莫狂言道,“嗯,对了,帮我打听一下Leslie要拍的电影内容。另外,我做完莫氏,就回美国去,Leslie这里就托你们照看了。”
“是,言哥。”
一连三天,莫狂言直接同大妈和二妈谈话,在谈不拢之后,莫狂言直接打电话给李立山和自己的父亲。在父亲的拍板下,莫狂言交待了几个大佬,然后又同Leslie、詹夫人告别之后,就回了美国。然而就在他离开香港的第三天,阿强打电话向他报告,说是Leslie被人卖了仔猪,要被逼去拍三级片。莫狂言立即打了电话给詹夫人,向她要了林慎容的电话,然后算好时间打了过去。像是闲聊般地问起他的近况,林慎容难得有人倾诉,于是在莫狂言的询问下终于说起这事情。
“哥哥,你不够兄弟哦。要是我不问你的话,你是不是就打算去拍啦,不可以这么委曲自己哦。呐,这是你的第一次拍电影啦,会跟你一生的啦,这样子不行的。呐,哥哥,我知道你不想接受家里的帮助,但是如果连朋友的帮助都不接受的话也太让人伤心了。哥哥,这次就让我找人帮你好不好?下次我回港的时候,你要好好招待我就可以了。好不好啊?哥哥。”在莫狂言的撒娇耍赖之下,林慎容终于妥协。
于是放下电话之后,莫狂言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凌厉。打了电话给阿强:“查,给我彻查究竟是哪家敢打Leslie的主意,给我打击。”
“已经查好了,言哥,是个小帮派,有个的丽的女明星对容少妒嫉,所以让她的相好去做的。”阿强早知道莫狂言会这样反应,所以早早地就让人查了出来,“言哥放心,我会护着容少的。”
“嗯,这事就这样吧。”对阿强的反应很满意,“对了,那边怎么样?”
“一切正常,已经在计划中了。”
“嗯。”莫狂言应了一声,“李爹地我已经沟通过了,如果我不在香港的话,倒是可以接受那些人的死亡。所以,你们几个不要给我面子,该如何便如何。”
“是的,知道了。”
挂掉了电话,就看见李玉山站在门口,带着点玩味的笑容看着莫狂言。
“爹地,找我有事?”莫狂言笑得天真极了。
“呵……我家小言也有想要保护的人了?”李玉山走了过去。
“呃,爹地,我是喜欢上了一个人。”对李玉山,莫狂言不想说谎。
“哦,哪个?”
“林慎容,Leslie。”
“男的?”
“嗯,男的。”
“你……唉,小言啊,你怎么会……这可该怎么办啊?”
“爹地,你有觉得爱上爸爸是个错误吗?”
“怎么会呢?”李玉山一愣,然后甜蜜地笑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觉得是个错误。”莫狂言笑得坦然。
“不一样的,你爸爸是有了你和你哥哥姐姐才爱上我的,你要是没有子嗣,莫氏家大业大没个继承人也不行的。”李玉山说道。
“爹地,事到如今,我只能和你坦白了。你知道我在五年前就成立了一家全面实验室吧?”莫狂言看到李玉山点点头,“我是里面的首席科学家之一,也是唯一投资者。你也应该知道,里面几乎网罗了各个领域最优秀、最杰出的研究人员。这话不是大话,我相信,不单是现在这样,以后很长时间之内也是如此。但是,爹地,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即使这个实验室很吞金,我也要建立?”
李玉山知道这些年莫狂言赚回的钱有一半进了他自己的腰包,但是他却一直在叫穷,一直在继续努力赚钱,就是因为这个实验室。“为什么?”
“我这么做不单单是因为未来是个科技和信息的社会,也因为我想让你和爸爸有自己的孩子,现在生物实验部正在做一个实验,也已经快要成功了。我知道我不喜欢管理公司,如果爹地和爸爸有一个孩子,那我就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了。”莫狂言温柔地说。
“你……”李玉山很感动。
“爹地,我想让你和爸爸没有遗憾。”莫狂言说道,“而且,我相信就算我脱离莫氏,我自己也可以赚到很多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望香昏 by eqw不知所谓 下一篇:重生之为你存在 by 黑色风信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