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笑傲江湖之非常故事 by 阿豆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东方不败

【内容简介】
看过电影《东方不败》都会被林青霞那一袭红衣的绝世风采所倾倒
神功已成,真爱难求。练过葵花宝典的东方注定不能再拥得属于他的幸福了吗?
所幸阿豆的《非常故事》让东方重新找到了人生的价值

第 1 章
  我是个外科医生,先在国内读了五年的医科,又去国外学习工作了五年。
  
  我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有点洁癖,这大概是职业的关系。
  
  我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我从小生活在淡然礼貌的环境里,甚至有些冷漠。而我也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很受不了热闹嘈杂的环境,也不喜欢对我过于热情的人。我对除了工作和赛车之外的事,也有些冷漠,主要是提不起兴趣。

  我唯一的爱好,就是赛车。我喜欢那种急速奔驰的感觉。我回国之后所在的城市里,有一批赛车族,我也常常参与其中,并且常常获胜。但是我从不和他们来往,我开车到那里,取得胜利,然后开车离开。我不想和太多人有交集。
  
  最近两次,我都输给了一辆黑色的"捷宾"。并不是他的技术比较好,事实上论技术的话,我和他应该没什么差别。可是他完全是个疯子,为了超过我,在转弯的时候也不减速,逼我慢下来给他让道。这种情况,我自然要给他让道。我不是疯子,不打算因为赛车堵上性命。在手术台上救了那么多人的性命的我,还是很惜命的。
  
  碰见这个疯子,让我心情很不好,于是很久没有去跑车。没想到那个疯子竟然查到了我,还带了一帮人在医院门口等我,要我加入他们的车队。
  
  懒得理他们那群神经病,我径自开车走人。那群疯子竟然用车队包围了我的车子,还有一辆车试图逆行超车来堵我。迎面过来的卡车来不及刹车,一拐弯就要撞到我。而我左右后面都是车,还能往哪里躲?
  
  这群疯子是特意来谋杀我的吗?这是我最后的念头,随后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第 2 章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个美丽的山谷里。我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腿上的疼痛让我知道这不是梦境。
  
  蓝天,白云,小溪流水,花草树木,这是个美丽的地方,可是,这究竟是哪里?
  
  检查了腿上的伤口,并没有骨折,只是关节有点移位。迅速移正了骨头的位置,从口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一卷绷带,包扎好了腿上的伤口。
  
  刚处理好,擦掉了头上因为疼痛而冒出来的冷汗,抬眼就看到了一个怪老头。他一头长发,用一块破布绑着,身上穿着古人才穿的长布衣,脚上是一双黑色布靴子。背上背着一个藤编的篓子,里面装着一些杂草。中医我涉猎很少,只认得其中两种大概是药材。这是个常年住在深山里的老疯子吗?
  
  我观察完了他,他也观察完了我,都收回了目光,望着对方的眼睛。
  
  他先开口问道:"我刚才见你接骨的动作很娴熟,你是大夫吗?"
  
  我点点头,也开口问道:"这里是哪里?你是什么人?"
  
  "这里是百花谷,这里毒蛇毒草甚多,很少有人来。我是个大夫,因为这里有许多别处没有的草药,所以偶尔来这里采草药。你穿的衣裳很奇怪,你是外族人吗?"
  
  外族?很奇怪的说法。我摇摇头,又问道:"这附近有什么城镇吗?这里离**市有多远?"
  
  那老头困惑的摇摇头,"**市?没有听说过。这里附近没有什么城镇,只有几个小村落。因为百花谷上面就是日月神教所据的黑木崖,所以这附近居住的人都渐渐搬走了。"
  
  "日月神教?黑木崖?",这老头真的是疯子?
  
  那老头点点头,"你不是江湖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以后要是遇到了他们,绕道走就是了。千万不要招惹他们。你怎么会流落在这里呢?"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醒来就在这里了,今天是哪一天了?",这究竟是有人在耍我,还是我到了什么异世界?
  
  "今年是万历四年,现在五月了,具体什么日子,老人家我在山里待了好些日子,也记不清了。"
  
  万历。。。明朝的皇帝。。。等等,刚才他说什么来着,日月神教?黑木崖?那不是笑傲江湖里才有的地方吗?
  
  见我沉默了,那老头开口道:"你这个后生是不是没地方可去?老头子看你是个学医的人材,愿不愿意做我的徒弟?"
  
  我摇摇头,现在只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老疯子,"老人家可不可以带我出谷?我不认识这里的路。"
  
  老头似乎料到了我会拒绝,也没什么不高兴的表情,点了点头,开口道:"你腿上有伤,最好休息几日。还有你这一身衣裳也要换了,否则出去吓到人家了。我在谷里有一处茅屋,你先去那里休整几日吧。刚好我还要在这里采一些草药,过几天我们一起出去。"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他便扶着我慢慢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才到了那个茅屋。那老头做了饭,和我一起吃了饭,又出去采药了,让我自己休息。
  
  我没什么睡意,周围的一切都像一场梦一般,让我很不安。茅屋里书到不少,随意拿起一本,繁体字,由上到下,由右到左的记叙方式。。。。。。
  
  我母亲一直说简化字的使用,使我们失去了很重要的民族遗产,所以很小的时候,她就一直教我繁体字。还让我用毛笔来练字,所以这书倒难不倒我。
  
  我细细读下去,这是一本讲草药的书,那老头说他是大夫,大概是真的。
  
  几天过去了,我的腿伤基本好了,换了衣服,老头带我出谷。和他走了一天,才离开了那个小谷,又走了一天才看见了人烟。
  
  我最后的期望被打破了,他们都穿着和老头差不多的衣服,还有人带着刀剑成群结队。这不是我的世界。
  
  在路边的茶棚里听到那些江湖人说什么华山派嵩山派的事情,我基本确定了,这里确实是笑傲江湖的世界。
  
  这本书我大略看过,可是里面的人物,我大都不太喜欢,包括主角令狐冲和任盈盈。所以也不太喜欢这本小说,我怎么会来到这样一个世界里?
  
  完全没有想要看一看剧情的兴趣,确定了我所在的世界,怎样生存下去才是第一位的。跟着这个老头学医是目前最方便的选择了。
  
  老头似乎早就料到我会同意拜他为师,也不大吃惊,就带我回了他的住处。我便在这里开始了我的学中医生涯。随着老头辨识草药,读医书,行医,转眼三年就过去了。
  
  我们的病人大都是普通百姓,偶尔有几个舞刀用棒的江湖人,提醒我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三年的时间,学到的东西还很有限。可是老头儿却对我满意的不得了,总说我有天分。我毕竟做了几年的医生,虽然是西医,还是有很多相通的地方。
  
  老头儿去世了,倒不是什么病,就是年纪大了,寿限到了。他临终前告诉我,他还有个徒弟,叫做平一指,因为性情乖张,被他逐出师门了。我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著名的"同门。
  
  老头儿留下了很多医书,我便继续留了下来,一边读书,一边治病救人。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只是时常挂念父母亲,我是家里的独子,他们一直对我满怀期望,也一直十分满意。虽然我们之间的相处十分的淡然礼貌,但并不是没有感情的。只是都习惯了那样的方式和距离感。那样的距离感让我们觉得相处很舒适,有自我的空间。
  
  我很挂念他们,却不知道怎样来到了这里,又该怎样回去,不知道他们失去了我,还能不能好好的生活下去。
  
  只有沉浸在医书中,还有给病人看病的时候,我才能稍微的忘记这种伤痛。
  
  老头儿的居所在村落边缘,附近也只有他这个大夫,周围的人都到这里来看病。从三年前起,就一直有人给我做媒,在他们看来,我这个年纪,除非娶不起老婆,早就应该成亲了。
  
  我在以前的世界里曾经谈过两次恋爱,那些美女才女们慕名而来,又因为我的冷淡离去了。大概没有**能接受这么淡漠的相处方式,但我觉得父母的那种相处模式很适合我。
  
  不想在这里成亲,因为我还想要回去,不想在这里留下什么羁绊。而且说媒的对象一般都是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儿,对我来说很难接受,所以都被我挡了回去。我对人比较冷淡,久而久之就没有人再提这件事了。
  
  上次采的草药用的差不多了,我背上藤筐,带着干粮食材又去了百花谷。经过数天的功夫,我采齐了药材,还不打算离开,抓了几条蛇,吃了蛇胆,又用蛇肉炖汤喝。
  
  的确如师傅所说,这里毒蛇甚多。偶然一次被蛇咬了,解了毒之后,顺便吃了蛇胆和蛇肉,觉得精神很舒畅。所以每次来采药之后,都会抓几条来吃,三年下来这蛇的数量倒少了不少。这蛇肉师傅是不吃的,他说太补了,他老人家承受不起。
  
  这蛇胆大概有些功效,这三年来我觉得身轻体健,耳聪目明了不少。躺在草地上看医书,一边的锅里煮着蛇肉汤,又采了些鲜菇丢了进去。
  
  忽然有脚步声传来,这里怎么会有人呢?我抬眼去看,竟是个清瘦高挑的女子,脸上画着浓妆,身上穿着鲜艳的彩衣。看了一眼,就不再看她,一是觉得她身上的颜色太过刺眼,二是这个时代男女之防甚严,再看几眼就成了非礼了。
  
  刚才那匆匆一眼,已经看到她是已婚妇人的发型,那就更需注意一些。我从草地上坐起来,开口问道:"这位。。。。。。夫人,怎么会来这荒郊野地?",这附近没什么人家,她可能是江湖人或者黑木崖上的女眷。
  
  她轻轻开口,不答反问道:"那你怎么会来这里?",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很柔和好听。
  
  已婚的妇人还这么说话,大概的确是江湖人,我一笑,淡淡道:"我是个大夫,时常来这里采草药。"
  
  她在距离我几米远的地方停下,也靠着一棵树席地坐了下来,低声道:"奴家就住在附近,今天心情有些烦闷,所以来这里走走。"
  
  我点点头,没有开口答话,住在附近的只有黑木崖了。我身上备了各种迷药和毒药,倒不怕这些江湖人。
  
  蛇肉炖好了,发出阵阵香气,我盛出一碗,见那妇人频频向这边看过来,便温声道:"这位。。。夫人,我炖了蛇肉,要不要也吃一点?"
  
  她又看了我几眼,才轻轻的点了点头。我把手上的碗筷递到她手里,自己另外盛了一碗。吃完了蛇肉,又在蛇汤里下了一点米,继续煮粥。
  
  见她没有走的意思,我也就不再理会她,继续看我的医书。她却轻轻开口道:"奴家夫家姓杨。"
  
  我有些诧异,点点头道:"杨夫人,我叫林攸然,是附近李村的大夫。"
  
  喝粥的时候,见她没有反对,也盛了一碗给她,剩下的我就着锅吃掉了。收拾了锅碗打算到溪边去洗碗,那妇人开口道:"奴家去洗吧。"
  
  点点头,把碗筷交给她,看着她慢慢向溪边去了。收回目光不再看她,她虽然浓妆艳抹,穿着妖艳,但是说话和行为倒不失为一个温柔的妇人。
  
  她洗了碗筷回来,还回到原地坐下,似乎在闭目养神。我也继续看自己的医书。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她轻轻起身,开口道:"林大夫,奴家回去了,谢谢你今天的款待。"
  
  我一笑,摇了摇头,"杨夫人早些回去吧,天色暗了恐怕会有些危险。"
  
  她点点头,转身袅袅婷婷的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违和感。我动手收拾东西,准备回暂住的小屋,不再考虑这个偶然遇见的奇怪女人。
  
  
第 3 章
  第二天,第三天她都来了,还带了美酒配我的蛇肉。我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和别扭,可这毕竟不是我的地盘,好在她很安静,也就互不干扰了。
  
  我们基本上不交谈,我看医书,而她就坐在不远处发呆一整天。
  
  我做了蛇肉和野菜,再喝着美酒。吃完她就会去洗碗。然后,两个人就继续沉默。
  
  第四天她要离开的时候,我开口道:"杨夫人,我明天就要离开了",拿出一包避蛇粉给她,"这里毒蛇甚多,这包药粉可以避蛇,杨夫人以后来这里多加小心吧。"
  
  她伸手接过,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略有些迟疑的问,"你这就要走了吗?"
  
  我点点头,"嗯,该回去了。"
  
  "那。。。你还来吗?"
  
  怎么听起来有些不舍?有些怪异的感觉。这个妇人这些天都是一付心事重重,落落寡欢的样子。大概是有什么家事。
  
  她给我带了三天美酒,也算安静的陪了我三天,我并不是不承她的情。于是开口淡淡道:"我大概每个月这几天都来谷里采药。。。",想想她是个已婚妇人,这样说已经不太妥当,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却淡淡的点点头,"好,我会来找你喝酒的。"
  
  我心下苦笑了一下,这就约定了?在这个时代,私会已婚妇人也是重罪。好在她是江湖人,大概没有那么多讲究。我点了点头,她才飘然远去了。
  
  她的妆容和衣裳都浓艳的可怕,刺眼的让我至今都没有看清她的长相。可是她的性情温柔平和,至少她是第一个能在我身边安静一整天的人,就凭这一条,也可以算是我的友人了。
  
  ******
  我不断的在百花谷见到这个妇人,一起吃饭喝酒,然后相对静默的度过一整天。我看医书,她就只是静静的坐着发呆,偶尔似乎拿了个绣屏在绣花。甚至还帮我洗过两次衣服。可是我们说的话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句。
  
  最近,来看病的江湖人提起了福建林家被灭门的事情,让我知道,小说的情节已经开始了。可是那又怎么样?他们演完了情节,我还要过我的日子。我对于回到原来的世界,已经不抱什么期望了。所以要在这里好好活下去。
  
  再次去谷里采药,到达谷中时,天色已经暗了。一抹鲜艳的颜色倒在我的小屋门口,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我急忙跑过去。她的小腿被蛇咬了,人已经昏迷过去。我给她的避蛇粉已经用完了吗?
  
  我掀起她的裤脚,检查伤口。伤口还很新,还好我今天来了。吸出了毒液,给她敷上药包扎好,俯身把她抱进了房间里。
  
  又去厨房里熬了解毒药,拿到床边,她还没有醒来。试图喂她,药汁都从她嘴边流了下来。于是很老土的用嘴巴喂她,我是个医生,这样的行为就像做人工呼吸一样,没有任何邪念。
  
  况且对着这么一张浓艳的脸有邪念,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忽然注意到。。。她有喉结。。。男人。。。
  
  满面浓妆,又穿着花枝招展的,住在黑木崖的男人。。。东方不败。。。
  
  他说他的夫家姓杨。。。杨莲亭。。。
  
  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小说中提到名字的人物,居然是他。。。
  
  笑傲江湖里我喜欢的人物很少,他却算是一个。他爱权势,却没有杀了任我行;他爱上男人,就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对这个人物,我有莫名的感觉,有些同情,有些怜惜。
  
  以后还是装作不知道他的身份吧。
  
  否则还能怎样?他可是东方不败,武功天下第一的男人。
  
  我有些怀疑他这么高的武功怎么会被蛇咬了,那么高的内功,怎么会畏惧这点蛇毒。可是不愿意深想,能为什么呢?我也没什么好被算计的。
  
  因为被蛇咬伤了,他略有点发烧。给他盖好被子,他还是微微有些发抖。反正都是男人,我用被子把他裹了起来,自己也上了床,在被子外面抱着他。
  
  渐渐的捂出了些汗,我下了床,去小溪边接了些水,拿布巾给他擦头上的汗。他脸上的浓妆渐渐被我擦花了,恐怖的一团红,一团黑,一团粉,一团金。看得我直起鸡皮疙瘩,索性拿着湿布把他脸上的妆擦了个干净。
  
  按年龄算,他应该三十几岁了,可是因为练武的关系,有些看不出年纪。皮肤很白,眉毛很秀美,睫毛很长,五官其实长得很清秀,比画浓妆时顺眼多了。很难想象他自宫前是怎么混江湖的,不过那时候留着一把大胡子,大概看不出相貌了。
  
  我之前是觉得他有些违和感,之所以一直没有怀疑他的性别,是因为他有一双好看的手。从来没有仔细看过他的相貌和身段,但是时常能看到他的手。那是一双纤细柔美的手,偶然看到那双手拿着绣花针,觉得很合适。所以无法想象,那会是一个男人的手。
  
  黎明的时候,他渐渐退了热,睡得比较安稳了。我也疲倦极了,在他身边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看见一双幽暗深沉的眼睛正望着我。连忙起身,歉意道:"过意不去,竟然睡着了。你好些了吗?"
  
  他点了点头,掀开被子,现出伤口看一看,轻轻道:"已经好多了。"
  
  "昨天晚上你出了很多汗,我帮你擦汗的时候,把你的妆擦花了,索性就帮你洗了脸。"
  
  他有些不安的摸摸自己的脸,我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其实你不化妆比较好看。"
  
  说完立刻就后悔了,这算是**吗?气氛有些尴尬,两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他却忽然有些忧伤和愤懑,"我化妆是因为他,可是他几乎不看我。我不能生育,可是为什么他有了子嗣之后,他还是要找其他的女人。他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害怕失去他。。。只有他,把我当成。。。当成。。。",他呆呆的说不下去。
  
  只有那个人把他当成女人,所以他爱那个人,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段浮木一般的爱着那个人。
  
  我不会安慰人,只能淡淡道:"他不懂欣赏,不是你的过错。"
  
  他听了我笨拙的安慰,展颜一笑,很单纯的样子。
  
  我也一笑,"饿了吧,我去做早饭。"
  
  起身去小溪边洗漱了,又熬了稀饭当早饭,两个人就着咸菜吃了。
  
  "昨晚没有回去,不要紧么?"
  
  他摇摇头,淡淡一笑,轻声道:"没关系的",他仍然梳着妇人的发髻,不过脸上没有再上妆。让我我总算可以直视他的脸了,以前的一团花团锦簇看得我眼晕。
  
  白天照旧安静的度过,晚上他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他腿上的伤虽然还没有好,但是我想那一点伤对他这个武林高手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但是,他若想留下,就留下吧。反正都是男人,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晚上把床留给他,我用干草铺了床凑合着睡了。
  
  接连几天都是如此,他一直没有回去,直到我要离谷的时候。
  
  下个月再去百花谷的时候,他已经在茅屋里等候了,还带了酒菜。虽然穿着鲜艳的彩衣,脸上却没有化妆,让我很欣慰,这样至少说话的时候,可以直视他的眼睛了。
  
  我采草药的时候,他就在不远处跟着,只是仍然不太说话。
  
  知道他是谁之后,和他来往的那种顾忌就少了很多。我好像从来也没有担心过,他会对我不利。大概是因为,知道他是谁的时候,我已经认可了他安静温和的气息。
  
  他晚上也没有打算回去,好在他带了被褥用品来,让我不至于还睡在干草上。虽然他是男人,可是他的内心里希望别人把他当成女人。所以,我也习惯性的容让他。让他睡了我原本的床,自己在房间角落里另铺了一个。
  
  有一次,他靠近我的时候,衣服上的熏香让我皱了皱鼻子。下次再见面时,他身上便再也没有刺鼻的香味了。
  
  我留了心,知道他很在意我的看法,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于是一次装作不经意的提起,觉得他穿素色的衣服会比较好看。到了下一次,他果然换了素色的衣服。让我觉得顺眼了许多。
  
  我看医书的时候,他仍然会安静的坐着,只是脸上不再有那种怅惘和忧郁的神色。
  
  "你家里的事,已经解决了吗?",我偶然一次问道。
  
  他摇摇头,含笑说:"你不是说过,他不懂欣赏,不是我的过错吗?"
  
  我点点头。
  
  他又轻声道:"我已经很久不见他了。他没事要我做的话,也不会找我的。他弄了很多女人回去,我也不管他了。。。"
  
  我又点点头。我也已经很久不叫他杨夫人了,一是因为他是男人,二就是厌恶那个杨莲亭。
  
  我看医书的时候,他多数时间都是拿着针,拿着布,缝缝绣绣着。
  
  于是我收了第一个荷包。荷包简单的样式和干净的颜色一看就知道,是特意迎合了我的喜好。虽然知道送荷包有些特殊的含义,我还是接了过来,装了一些必备的药品,随身带着。
  
  然后有了衣服,鞋袜,俱都是我能接受的款式颜色。只是在那细微处,比如袖口,衣襟那里,有和衣服颜色相近的绣花,让人几乎看不出来。他用了很多心。
  
  他大概是用针很快,所以每次见面都带给我好几件衣服,看似平常其实做工精巧的不得了的衣服。
  
  直到我笑叹道:"衣服已经够穿了,等这些旧了,你再给我做新的吧。"
  
  他才含笑答应了。
  
  无论是我带着他送的荷包,还是穿着他做的衣裳,他面上都会有欢欣之色。他是真的很希望自己是女人吧。
  
  渐渐的,做饭洗衣这样的事情,他全部接手了。我除了采药,看医书,简直就是混吃等死了。。。
  
  可是我从来没有过的这样简单愉快过。以前有人陪的时候,总觉得吵闹腻烦。没人陪的时候,却偶尔又感到有点孤单。可是现在很好,他是能让我觉得舒服的存在。
  
第 4 章
  冬天来临的时候,下了几场大雪,百花谷的花草都干枯了,往年这个季节我就不会再进谷采药了。
  
  可是我很确定,他一定会去谷中。想了想,还是带了许多食材进谷了。他果然在等我,见我来了,含笑道:"这里的草都干枯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一笑,只是点点头,难道说因为知道你会来?
  
  两个人在室内待的时间长了很多,于是拿了炭火做火锅吃。
  
  我大概是因为吃了很多蛇胆蛇肉的关系,所以并不畏寒。晚上睡觉睡到一半,忽然感到有人在旁边。睁开眼,他穿着单衣坐在我的床边。
  
  我不太清醒地问他:"怎么了?睡不着吗?"
  
  他轻声道:"有些冷。"
  
  我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果然冰凉凉的。这凉意让我清醒了一些,想到他内功深厚,又怎么会怕冷。
  
  心下明白了一些事,又像是早就知道了,却并不怎么排斥。暗叹了一声,掀开了被子,"和我一起睡吧?"
  
  他点点头,小心的钻进我的被窝里。我因为纷乱的思绪,睡意一扫而空。感觉旁边的人有些发抖,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伸手把他揽进了怀里。又仔细掖好了被子,轻声道:"还冷吗?"
  
  他在我怀里摇摇头。
  
  "那就睡吧",我淡淡道。
  
  我从对一个小说人物的怜惜,已经变成了对面前这个真实的人的怜惜。而他对我,似乎产生了异样的情愫。
  
  我以为我会睡不着,可是还是渐渐睡去了。
  
  天微亮的时候,感觉怀里的人动了动,右边的手臂好像被他压麻了,我略微动了动。
  
  他轻声问:"手臂麻了吗?"
  
  我还很困,无意识的点了点头。他就从我身上爬到了我的另一边,又枕着我的左臂躺下来,在我怀里找了个合适的姿势,手轻轻的搭在我的腰上。
  
  感觉到他的紧绷,我拢一拢手臂,把他往我怀里带了带。感觉他的呼吸急促了几下,身体却慢慢的放松下来。我也就放松了下来,立刻又睡去了。
  
  天大亮的时候,身体的生物钟照例让我醒了过来,怀里的人还在。往常,他都比我早起的。我一动,他也睁开了眼睛,深深的望着我。
  
  心里似乎有什么拨动了一下,泛出一点从未有过的酸酸甜甜的感觉。
  
  "你早就知道了吧?",他忽然轻声问。
  
  知道他是男人么?我点了点头。
  
  他执起我的右手,向他的跨下摸去,空空荡荡的。虽然早就知道了,可是亲身感觉到,还是有些怪异的感觉。
  
  或许我脸上也有些古怪的神色,他满面苦涩的问:"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我忽然醒悟我的态度已经伤害了他,温声道:"不会的,你别乱想。"
  
  "真的?",他明亮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我。
  
  "嗯",我点点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射雕同人之欧阳克 by 阿豆 下一篇:机器人生 by 阿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