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家教

文案
望不见尽头的黑暗里,任你声嘶力竭的呼喊,也无法逃脱这可悲的宿命。

得到了失去,失去后又将得到,反反复复,不断重复着背叛的谎言。爱算什么,誓言又是什么,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

无知的血脉相残,残酷的爱恋与背叛,当天空与天空碰撞,便注定无果的结局。银发飞扬,回旋的瞬间,泪蔓延,纯净的灵魂自此染上褪不掉的黑暗。

疯狂的世界,冷漠无情的掠夺,直至遇到了那名少年……

纯净宛若天空一般包容的光芒,悄悄潜进了Giotto的灵魂深处。

只是,那摇曳如烛光一般脆弱的光芒,能否唤回Giotto最初的觉悟?

当真相呈现在眼前,那几近崩溃的心是否还能担起大空的职责吗?

说白了,这是一只已有所属的倒霉兔子和爷爷的一群破坏分子联络感情甚的...

序章
命运终结之时(上)
  
  乐声起,高大俊朗的青年携着妩媚漂亮的女伴缓缓滑入舞池,优雅舒缓的舞姿洋洋洒洒着**不明的气息。欢笑声、交谈声、贵妇或高或低的攀比声充斥着宴会的每一个角落,饶是栖息在黑暗的贵族都会觉得这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聚会。只可惜,这是黑手党的聚会,黑暗中交织着血色的杀戮。
  
  任是人们的表面如何的优雅从容,也掩盖不了与生俱来的贪婪与私心。徘徊在这里的人,或是杀手,或是家族间谍,每一个人都缜密地盘算着如何爬的更高。
  
  大厅的一角,俊美的金发青年默不作声地呆在这个隐蔽又不遮挡视线的角落观察者四周的人群,挺拔帅气的身影带了几分淡漠与疏远。
  
  “呵,真是麻烦呢!”
  
  若不是为了进行最后的交涉,他是绝不会选择踏入这里的。只是,宴会开始这么长时间了,主办方首领迟迟不出面,纵是一向耐心极佳的Giotto也不由得心生几分愠色。
  
  不着痕迹的紧了紧手中的高脚杯,冷色调的蓝眸在触及到自家烦躁不安的岚守时闪过一丝暖色,心知对方的耐性已经被这虚伪又漫长的夜晚完全磨平了。
  
  “冷静点G,很快就会结束了!”
  
  “我知道了!”
  
  瞧见首领略带歉意的表情,红发青年抓抓头靠在墙角猛抽烟,烦躁的红眸抑制不住的愤怒。
  
  脚步声由远及近,蓝眸在瞥见疾步而来的艾伯特家族首领后立即绽开一个公式化的笑容。Giotto执着高脚杯象征性地跨前几步,湛蓝的眸子即刻浮上一层淡淡的笑意。
  
  “抱歉,让您久等了!”
  
  来者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笔挺的黑西服,夹杂着几丝皱纹的面容上挂着一抹慈祥的微笑。状似亲切地拍了拍Giotto的肩膀,中年人的眼中流露出淡淡的怀念之色。
  
  “三年没见,没想到你已经这么高了,想当年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孩子,现在……呵呵,”中年人叹息一声,眸光始终没有离开优雅地有几分冷漠的Giotto,“岁月不饶人啊!”
  
  靠在墙角的G冷哼一声,扭头看向别处。这般虚伪的关怀,只会让人恶心到作呕。
  
  “抱歉,我有些饿了,G,可以帮我拿些食物来吗?”
  
  对于自家岚守沉不住气的脾性,Giotto已经习以为常,不过,为了以防露出马脚,Giotto还是决定先支开G。目送着对方远去,Giotto才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尖锐的中年人身上。
  
  “是啊,当年若不是叔叔的帮助,我也不可能走到这步!”
  
  听闻Giotto略带感激的话语,中年人浑浊的目光扫过人群,不意外地看到各个家族惊恐的表情。霎时间,他的心中涌起一股欣喜与骄傲。中年人这么做的目的不言而喻,他就是要告诉世人,艾伯特家族在黑手党所享有的特权。
  
  收回目光,中年人对着Giotto面露难色,恰到好处的迟疑给人一种诚恳的错觉。“孩子,在你的面前,叔叔也不说客套话了。最近,听说了么,阿尔弗列德家族?”
  
  “恩!”
  
  “他们的boss前些日子找上了我,威胁我帮助他们对付你们,我没有答应!他们……”微微一顿,中年人接着道:“七天之后,他们扬言要讨伐我们,我希望彭格列能派人支援我们!”
  
  “呵……”
  
  唇角的弧度随着中年人愈发急切的语速缓缓扩大,金发青年注视着杯中浓郁的血红色,内心的黑洞无限扩大。
  
  无论是谁,在面对利益冲突时都会选择牺牲对方,即使是生命。在以前,Giotto还会对这个曾经帮助过他的中年人抱有一丝好感,但自中年人逐渐将自己的势力渗进彭格列的那一刻起,他便成了Giotto不得不铲除的敌人。
  
  轻轻晃动着高脚杯,Giotto思索着如何去拒绝这个人无理到极致的要求。
  
  迟迟得不到回答,中年人承受不住四周的炙热视线而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就在中年人张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名身着白色晚礼服的少女站在了Giotto面前。
  
  “抱歉,打扰您了!”
  
  半大的面具遮住了少女姣好的容颜,唯有那双露在外面的紫眸流露着纯粹的仰慕之情。微扬的唇瓣勾出浅浅的笑靥,干净的让人沉迷。
  
  “可以邀您跳支舞吗?”
  
  话语一出,四周都沉寂了,就连正在跳舞的人们也停下来打量这位胆大的少女。彭格列的首领从不携女伴出席宴会,甚至从来不与任何人在舞池共舞。周围的目光都集中在了Giotto身上,有探究的,又好奇的,亦有鄙夷的。
  
  “共……舞……啊?”
  
  注视着那双让人怀念又让人憎恨的眸子,Giotto的心脏狠狠一抽,那些不堪的记忆无法阻拦的流入脑海。
  
  ——对不起,Giotto,我已经找到我的幸福了,放我离开好吗?
  
  ——为什么?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要离开我?
  
  ——你是黑手党的boss,这个理由还不够吗?Giotto,我只想要一个平凡的家,拥有一个疼爱我的丈夫和一个可爱的孩子,如此足矣!但是,你注定要永远生活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我不要每天都为你担惊受怕!
  
  ——可是,你说过……
  
  ——对不起,都忘记吧!我没有办法陪你走到最后,放我自由吧!
  
  他还记得,急于和自己撇清关系的少女抛弃尊严跪在了自己的脚下;他还记得,少女转身的瞬间,灿然让天空失色的笑容。她答应过自己,从此不会出现在他眼前,可为什么,她要出现在这里,甚至还摆出这样一幅无所谓的样子邀他共舞?
  
  “先生?”
  
  身体一僵,少女模糊的容颜渐渐变得清晰,绚烂的笑容一如当年初遇。轻声的道歉,Giotto将高脚杯递给一旁的侍者,俯身执起少女的手落下轻轻地吻。扬起优雅的微笑,Giotto扶着少女的腰肢缓缓滑入舞池。
  
  掌心下硌人的触感让Giotto不经意拧起了眉目,即将脱口而出的关怀硬生生地改成了刺耳的嘲讽。
  
  “何必如此做作呢,翠丝特你何时变得这么虚伪了?一年的时间可以改变这么多,算不算是奇迹?”
  
  紫眸的笑意迅速退回眼底,惨白着脸色望着愈发英俊的金发青年,翠丝特极力抑制住颤抖的嗓音开口道:“你也是呢,一年的时间,我没想到你的改变会这么大!”
  
  她一直注视着他,注视着黑暗中让人心酸心痛的背影,染血的大空之炎凄厉着愤恨的绝望。这些原本应该她背负起的绝望硬生生地落在了他的身上,而她只能看着最爱的人越行越远。
  
  “Giotto,放过艾伯特家族吧,叔叔毕竟有恩于你,走到这一步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保持着优雅的笑容,Giotto俯身轻吻着翠丝特的唇角,轻柔的音调洋溢着疏离的冷漠。
  
  “是的,这当然不是他想看的!如果他知道我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当年就会斩草除根吧!呵呵,你是知道的……为什么这场宴会要在Samle举行?他都不曾给我留条后路,我又何必顾忌他呢?翠丝特,所有人都有资格求我,但唯有你……没有资格!背叛我的人,有什么资格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说呢?”
  
  Giotto一字一句地陈述着事实,双臂不断收紧直至感受到少女不断颤抖的体温。
  
  “翠丝特,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回到我的身边,以前的一切,我可以既往不咎!怎么样?”
  
  搂着少女和着乐曲轻轻摇晃着,Giotto亲昵地将下巴搁在翠丝特的颈窝感受着熟悉而又沉迷的温度,扬起的唇角荡漾着少见的温柔。
  
  是的,如果这一刻,她愿意回来,他会原谅她。他是爱她的,他不要看她在另一个男人身边受苦。
  
  “只要你回来,我定待你如初,好不好?”
  
  
                  命运终结之时(下)
  
  蓦然地,刺耳的枪声划破长空,女人的尖叫声和男人的怒吼声交织着飘向翠丝特的耳畔,飞扬的鲜血洒在暗红的墙壁上一点点被洁白的曼珠沙华吸收。蜷缩的花丝盈动着生命的暗红色缓缓舒展开来,入目的满是刺人的鲜血。
  
  紫眸涣散着迷离的光芒,翠丝特机械般一下一下挪动脚步,氤氲的泪水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这些都是她的罪,她给不起的爱造就了现在的Giotto,她的自私造成了现在无法挽回的局面。
  
  绝美的容颜布满泪痕。
  
  也只有泪,作为支撑世界一角的大空甚至,连哭泣也做不到。
  
  生命渴望存在的本能毫无保留的传至翠丝特心中,细数着生命的惊恐与不甘,翠丝特双手交握祈祷。
  
  “赐予汝神的祝福,天国里没有您所想的痛苦与绝望!”
  
  对不起,还是没能救你们;对不起,让你们背负了我的过错!
  
  上前几步扶住神情恍惚的翠丝特,Giotto的眼里染上了浓浓的不悦,低沉的嗓音压抑着暴风雨前的愤怒。
  
  “翠丝特?”
  
  “呵呵……”停止颤抖,翠丝特低低地笑着,再次绽放光芒的眸子飞扬着一抹决绝。“如果要留下来,我当初何必离开?Giotto,你应该面对现实了。”
  
  是的,面对现实,我的离开也好,73一角的大空也好,你都必须接受。即使一个人,你也必须在这样的黑暗中前行,直到——迎来灵魂的终结。
  
  轻闭眼眸,少女侧脸狠狠拍开Giotto放在肩上的手臂,隐忍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面庞。
  
  “我不爱你,这次如果不是为了这些无辜的生命,我根本不会踏入西西里!真是可笑,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明智的人,没想到你根本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怎么……难不成你以为我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会伤心后悔么?”
  
  “我对你太失望了,Giotto·Vongola!”
  
  “呵呵,我还真是自作多情呢!翠丝特,你有多爱那个人,竟然可以为此舍弃我们十年的感情?!”
  
  “你……”
  
  疾风扬起翠丝特一缕发丝,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疼痛。轻捂着侧脸,翠丝特云淡风轻的注视着气急败坏的G冷言道:“我说错了么,只会意气用事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来爱他?G,踏入黑暗这些年,你还是这么无知!”
  
  绯红的眸子狠狠瞪着面前麻木不仁的少女,G一手扣住翠丝特的肩头,一手握紧拳头。
  
  “无知?呵呵,你说的是你自己吧!Primo待你如何,你的心里会不清楚?为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抛弃自己的家族,也只有你这个冷血动物才做得出来!”
  
  拳头逼近翠丝特却被突如其来的长鞭改变了攻击方向,强劲的拳风碰上脸颊柔软的肌肤迅速肿起,G睁大了眼眸望着不知何时出现在翠丝特的身后的银发青年。
  
  “她是你可以放肆的人吗?”
  
  与翠丝特同样绛紫色的眸子含着淡淡的笑容,可就是那笑容让人轻易地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Giotto轻闭眼眸,I字手铠迅速附着上沉静的大空之炎,再次睁开的眼眸已泛上大空高贵的金橙色。不着痕迹挡在G面前,Giotto失神地望着眼前相互扶持的两人。
  
  他看着翠丝特被银发青年怜惜地拥入怀中,看着银发青年眼眸不经意闪过的温柔与疼惜。浓郁的掩不住的黑暗气息,仅一眼,Giotto便明了了银发青年的身份。
  
  呵呵,他们是同类,同样的黑暗信徒。
  
  “翠丝特,还记得你说过些什么吗?你说你要一个平凡的家,你说你不要为生活在黑暗中的我担惊受怕!那现在……你告诉我,这个男人是谁?呵呵,为了离开我,你就不惜编造出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吗?!”
  
  如果不是这次意外撞见,他还会像个傻瓜一样被蒙在鼓里。
  
  为什么要欺骗他?
  
  金橙色眸子泛着淡淡的血红色,Giotto紧紧盯着那双依旧干净澄澈的眼眸,内心翻涌的痛疼蔓延全身直至变得麻木。
  
  这样干净的眼睛都可以背叛自己,还有什么人是自己可以相信的?
  
  退出超死气模式,金发青年湛蓝的眸子染上褪不掉的黑暗,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轻柔的语调宣泄出世界最冷酷的语句。
  
  “我不会放过凯尔的,你的债就让你的家族来替你偿还!”
  
  Giotto转身扶起G,亦步亦趋向门口移去,单薄的背影掩不住的绝望与孤寂。等到两人消失在拐角处,翠丝特才缓缓瘫软在地上,接连不断的泪水瞬间涌满眼眶。
  
  “谢谢你Samle,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要离开了!”
  
  银发青年摇摇头,右手放于胸前单膝跪地:“这个世界需要你,翠丝特大人,请您保重!”
  
  “抱歉害你担心了,我没事……这是他必须要走的路,我应该放他自由!”
  
  取下藏在衣领下的奶嘴握在掌心,就是这样一个轻飘飘的奶嘴,束缚了她的生命,她的灵魂。
  
  命运早已预定好的轨道,一年前,当灵魂飞往平行世界之后,她就明了了——
  
  全平行世界的Giotto都会失去翠丝特!
  
  这是她的自私造成的,所以,在这个世界,她必须推开他。
  
  城堡外冷风肆意,铺面而来的夜风风干了翠丝特面容上的泪水。站在城堡最高处,紫眸目送着远去的马车缓缓染上一抹释然,裙发飞扬,翠丝特含着淡笑柔声道:“我一直在等你,道格拉斯·菲尔德。”
  
  “呵呵,不愧是17世纪的审判天使!这么……强大到不可一世的力量,Giotto·Vongola怎么没有发现呢?”
  
  道格拉斯一袭白色西装,冷硬如岩石般俊朗的面容挂着蛊惑人心的邪气笑容,淡色的清辉更是为他平空增添了不少魅惑。
  
  “呐,成为我的人吧,我会一世宠你疼你!”
  
  眉目轻扬,少女清幽幽的叹息:“吾问汝,汝可知罪?”
  
  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小巧的匕首,道格拉斯摆出一副困惑不已的表情,无奈道:“吾问天使,吾所犯何罪?”
  
  “离开这里,现在回头还不晚,那个孩子会原谅你的!”
  
  深紫色的发丝随风扬起,转瞬间,道格拉斯已贴近翠丝特的身侧。银色冷眸如水般轻柔地望着含笑的少女,寒光闪过,利器毫不犹豫地割开了少女的咽喉。
  
  霎时间,密密的鲜血渗出渐变渐冷的皮肤,滚烫的液体在纯色的晚礼服上绽开一朵朵妖娆的血花。
  
  “咳咳咳,我不……不会问你,为何要背叛那个孩子,但是,我知道,你这样是守、守护不了他们的!”
  
  拥着翠丝特的腰将她带入怀中,道格拉斯轻吻翠丝特的眼角,而后,缓缓抵住少女她愈发冰冷的额头。
  
  “你们真是不可思议的人呢,可惜,我决定走的路谁也无法改变,你就看着最爱的人永远堕入无光的黑暗好了!”
  
  “呵呵……从我离开他的那一刻起,我就预见到会演变成这个局面。但是,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他,直到他找回所有的觉悟!咳、咳咳……”
  
  指尖轻轻抵着道格拉斯的胸膛,大空火焰瞬间爆发的气流硬生生地将对方退出了数十米远。
  
  “他的罪,我来背!”
  
  翠丝特挺直身躯握紧手中金橙色的奶嘴,澄澈的紫眸辗转着摄人心魂的坚定。
  
  “那个孩子会改变这个世界,他会为这片黑暗带来希望,而Giotto……他会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审判者!”
  
  眸光遥望着Giotto远去的方向,翠丝特唇角的笑容越发的温柔细腻。满含怜惜地望了一眼身后不甘心的银眸青年,少女纵身跃下了城堡。
  
  命运伊始之时,我们相遇相爱……
  
  有你的陪伴,即使是遍布鲜血的修罗之路也不觉得痛苦,只是,好遗憾,没能好好守护你的心!
  
  呐,活着不可以陪在你身边,但是,自此我可以……
  
  对不起,我爱你,现在告诉你会不会太迟?
  
  握着奶嘴放在胸前,翠丝特轻声祈祷:“对不起,带我去他的身边!”
  
  应声,奶嘴流溢出纯粹的金橙色光芒,大空Arcobaleno的印记不断扩大直至将少女完全包裹其中。伴随着不断燃烧的大空之炎,翠丝特的身影缓缓消失在光芒中,大空的奶嘴也在翠丝特生命消逝之时变成了透明的。
  
  悲伤地哀叹,早已远去的Giotto忽然捂住心脏全身抽搐着倒在了马车内,莫名的泪水顺着两腮滑了下来。
  
  “好痛!”
  
  侧身蜷缩着在一角,Giotto将头深埋在两膝间,意识渐渐远去。心脏痛得无法抑制,就好像要失去什么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呵,这样一个被抛弃的人,还有什么是可以失去的?
  
  最爱的人都已经转身,他还要在乎什么呢?
  
  可是,为什么这么痛?
  
  “Primo,你怎么了?”
  
  耳边G的呼声越来越急,Giotto猛然清醒,混沌的眸子也变得蔚蓝。
  
  他还有他们,至少,他们还在自己身边。
  
  甩甩头,Giotto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唇角勉强扯开一丝弧度:“我没事,对不起,吓到你了!”
  
  察觉到首领已经清醒过来,G毫无形象的摊在了马车上,眼底还残留着没消尽的担忧。
  
  “Primo,不要吓我啊!我还以为你真要为了那女人……”
  
  猛地收住声音,G抓着头发不自然地别过脸。
  
  心知自己面对翠丝特的态度触及到了G的软肋,Giotto轻轻拍了拍G的肩膀,半掩在黑暗的眸子闪过一丝杀意。
  
  “不会的,我不会再在翠丝特的身上浪费时间,我会带领彭格列走向顶峰!一起回去吧,我们的家族!”
  
  “是,Primo!”
  
  相谈的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一道微弱的光芒悄悄消失在大空戒的蓝宝石中,于此一同回归家族的还有那个已经化为流光的大空少女。
  
  命运终之时结亦是命运伊始之时,大空的转轮已经开启……
  
  
                 
卷一 磨合
章一 最初的梦境
  是夜,清冷的月光洒下一地的银华。灯火通明的首领办公室内,褐发少年飞速翻阅着桌上的文件,充满疲惫的双眼扫过一行行文字,眉头越所越深。
  
  良久之后,褐发少年无奈的叹了口气,眸底倾泻而下的光泽带着丝丝叹息般的怜悯。
  
  道格拉斯·菲尔德——这个男人,以绝对强硬的姿态闯入他的生活,誓言一生忠于自己。可现在,他又以如此决绝的态度背叛自己,甚至不惜冒着生命消逝的危险去改变历史。
  
  不明白,生存于黑暗之人真的没有信任可言吗?
  
  “十代目,”应声,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出现在褐发少年的办公桌上。“辛苦您了!”
  
  眼睑一瞬间闭合,褐发少年收起眼底的丝丝迷茫对着来人绽开一抹和煦的笑容。
  
  “谢谢你,隼人!”
  
  纤长的手指将被夜风吹乱的发丝勾回耳后,褐发少年优雅地执起杯子小啜一口,香醇浓郁的味道自舌尖弥漫开来,昏沉的大脑也清醒了几分。
  
  放下杯子,褐发少年随即拿起另一份文件,快速浏览后署上自己的姓名。狱寺碧色的眸子望着低头忙碌的身影,心中划过一抹心疼。
  
  不知何时起,那个温软青涩的少年背负起73一角的责任,成长为黑手党人人敬畏的教父。
  
  明明是嗜血的修罗之路,少年硬是以自己的方式开辟出一条光明之路。纵是再痛苦难耐的抉择,少年永远都只是挡在他们面前,背负着他们的悲伤和痛苦灿烂微笑。
  
  深吸一口气,狱寺抱起办公桌上未被批阅的文件,勾唇对褐发少年露出一抹笑容:“十代目就好好休息,剩下的交给我和棒球笨蛋好了!”
  
  “啊,隼……”
  
  “晚安,祝您好梦!”
  
  其实,不必说他也知道十代目会说些什么。那么温柔的人,无非是想让他们获得轻松一些。
  
  双手抱着文件,狱寺不放心的转身叮嘱道:“十代目,请不要在这里久留,夜风很凉,您不要着凉才好!明早还有同盟会议,您早些休息吧!”
  
  唯恐首领再说出什么劝阻的话,狱寺揽着一堆文件匆匆离去,也因此而错过了首领眼中越溢越多的无奈。
  
  “隼……人……”
  
  如果你一开始就打算帮我批文件,就完全没必要帮我泡咖啡了啊。那么聪明的人,有时候竟意外的笨拙呢。
  
  不止隼人,其他的守护者也总是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办公室,抱走那些比山还壮观的文件。他们心疼他,他又何尝不是呢?
  
  虽是命中注定的事,可他并不愿意让他们遗失原本的模样。若是为了自己而让最珍贵的友人堕入黑暗,那么,即便倾尽所有,他也会带他们远离黑手党。
  
  舒适的伸个懒腰,纲吉缓缓站了起来。
  
  静谧的夜里偶尔传来几声鸣叫声,飞叶舞动间带起些许细碎声响,不知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了。最近,因为菲尔德家族的事情,一直紧绷着神经。
  
  掏出随身携带的怀表,纲吉轻轻一按,表盖的内侧是五年前继承仪式上大家的合影。指腹划过照片上的每一个笑脸,Giotto、白兰、炎真、迪诺,大家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
  
  虽然每一次聚会之后都要让自己破费彻底整修彭格列本部,但那样的生活,意外的令人怀念。
  
  深邃的天空闪烁着点点光芒,脆弱的星辰在广袤的黑夜中显得微弱而又渺小。
  
  微仰着头,纲吉注视着夜空的眼神越发的温柔。耳畔边又回想起继承仪式上Reborn的话语。他说:即便是微弱的光芒,汇集起来,也足以照亮整个黑暗世界。
  
  他知道,Reborn真正想说的是——
  
  如果你不想成为堕落黑暗的独裁者,那就成为救赎黑暗的光。总有一天,你所期待的世界会到来。
  
  回头瞥了一眼桌上关于菲尔德家族的调查文件,纲吉的眼神不觉沉了沉,握着怀表的手也轻轻颤了颤。
  
  为了保护挚友,除了滥杀无辜,他什么都愿意做。重要的事物,这次一定要守护好!
  
  “纲吉,报告书。”低沉的男低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少年转身送来者一眸璀璨的笑意,柔和的轮廓盈满了名为幸福的气息。绕过办公桌上前几步,纲吉展臂拥住了高大的黑发青年。
  
  “欢迎回家,恭弥!”
  
  “嗯,我回来了。”凌厉的眸子渐渐褪去平日里的冷酷,云雀注视着纲吉略显消瘦的面庞心中暗自划过一抹疼惜,伸手揉了揉纲吉毛绒绒的小脑袋,轻言道:“很晚了,休息吧。”
  
  纲吉把脸埋进云雀的怀抱,汲取着属于对方的味道,那淡淡的清香总是让他莫名的安心。
  
  “不是明天才能回来吗?”
  
  狭长的风眸闪过一丝笑意,云雀捏了捏纲吉白皙精致的面庞,唇边慢慢勾起一丝浅浅的笑容。
  
  “想你了。”
  
  短短的三个字彻底摧毁了纲吉多日来的伪装,强压下莫名的恐慌圈紧了云雀,心中不断提醒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默默接下对方所有的情感,云雀抱着纲吉来到办公室套间的小休息室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下一篇:画地为牢 by 冷无痕(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