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柳无眉看着段小庄,不语,左脸写着打击右脸写着报复。
  段小庄心说谢就谢吧,不过他也不会手语啊,想了一下,右手横于胸前,左手独食指中指伸直,其他三指弯曲,指尖垂直抵在右手手背。
  楚留香微微一笑:“这是手语中的谢谢么?”
  段小庄面无表情的半屈食指中指,形同跪姿之腿。
  楚留香:“……”
  段小庄做口型:给……您……跪……下……了。
  楚留香:“……不敢。”
  “……”李玉函满头黑线,一下明白这个婢女是谁,岔开话题道:“其实家父多年以来,一直有个心愿未遂,不知二位可否助一臂之力?”
  楚留香道:“愿闻其详。”
  李玉函颔首,“家父浸淫剑道数十年,阅尽古今剑谱,以及众多名剑客的战役。由此不但剑法有所进益,也让他研究出一些有趣的事情:自古以来,最负盛名的那些剑法,并不是最巧妙的那些剑法。”
  胡铁花忍不住问道:“这是何意?”
  李玉函道:“相信两位都知道魔教的摄魂大九式与武当两仪剑法,两位以为,这两套剑法,孰优孰劣?”
  楚留香缓缓道:“不可分上下。”
  胡铁花:“何以见得?我看魔教那些教众,可不见得多厉害。”
  楚留香道:“武当收徒极严,而能掌门亲授两仪剑法的,更只有十之三四。摄魂大九式却是入教即可习得,入魔教的,多心术不正,摄魂大九式还未学到精妙,便忍不住到江湖上闯荡,徒堕摄魂大九式威名。两仪剑法则不同,只有少数天分极好的武当弟子才能学到,他们又甚少下山,这才给人一种两仪剑法更厉害的印象。
  “而实际上,剑法只是次要,主要是用剑之人的心。邪教弟子即使是剑法比正派弟子高明,但心中有鬼,也就发挥不了摄魂大九式的最大威力,终是一拜。自古以来,邪不胜正就是这个道理了。所以单较这两个都是上等的剑法,是不可分出上下的。”
  李玉函抚掌道:“不愧是香帅,一语中的。”
  胡铁花也道:“说的不错,只是这和李庄主的研究有何关系呢?”
  李玉函道:“家父通过研究各种剑法,发现古今竟无一个高手是被困在剑阵之中。这是因为无论剑阵多精妙,却必须要几个武功相当的人来组合,但凡有一个较弱,变成了剑阵的弱点,只要攻其一点,剑阵即破。家父多年来,精心研究,也自创出一种剑阵,自信绝无人可以破解,只是要找到几个武功差不多的绝顶高手,却实在很难,是以家父这个愿望一直都无法实现,成为他最大的遗憾。”
  胡铁花道:“敢问这剑阵需要多少人?”
  李玉函道:“家父已精简到六人。”
  楚留香也问道:“又是要如何功力的高手?”
  李玉函微微一笑,还未说话,楚留香已抢先道:“比如帅一帆那样的?”
  李玉函颔首,“不错,其实家父诸多至交中,也有数位这样的绝顶高手,只是他们多是云游四方,行踪不定,直至今日,才集齐六人。”
  楚留香道:“如此,令尊的愿望岂不达成了?”
  李玉函缓缓道:“不错,只是空有剑阵,却无试剑之人,也无法证实家父的剑阵无人可破啊。必须要一个同样武功绝顶的人来破,这便是我寻香帅来的原因了。”
  胡铁花脸一下黑了,终于明白了李玉函废话这么多的意思,“你想让他来试这剑阵?难道你想让他死吗?”
  李玉函一个字也不说,竟是默认了。
  胡铁花拉住楚留香,“我们现在就走!”
  楚留香制止道:“不,难道我们就放任蓉蓉她们在这儿吗?何况,我看也走不了了。”
第二十九章
随着楚留香说出那句话,门外走进了五个持剑的黑袍人,身形各异,但同样有着无以比拟的气质,犹如他们手中的剑一般,锋利无匹。他们有着无形的气场,一进来便使室内的气氛压抑极了。
  楚留香和胡铁花的神情都凝重了起来,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这五个人俱是剑道高手,且他们又如李玉函所说一般修炼了李观鱼发明的剑阵。那么楚留香此战,九死一生。
  柳无眉按照剑阵方位站到了他们中间,拔出了自己的剑,剑光照雪,映出她露出妩媚笑容的娇美脸庞,“领教香帅高招了。”
  五个黑袍人一言不发,身形一动,站在自己的位置。
  也正是这个时候,楚留香在一刹那间动了。他的身体飘忽如飞絮,踏风逼近了柳无眉,出手如电,用三根手指夹住柳无眉的剑尖,竟是生生夺下那柄剑。而后去势不减,略一侧身,剑柄撞向一个身形瘦长的黑衣人。
  这个黑衣人身法也极快,瞬息间不仅躲过剑柄,且剑光连闪,回以两招。
  正是两人这一番动作,剑光密布,将柳无眉逼得退到墙角,剑阵立时便出现了缺口,楚留香占得上风。
  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时间内,看得段小庄眼花缭乱,他看着那耀眼的剑光,心中暗道该是李玉函上了。原著中正是因为柳无眉被逼退,李玉函临时顶替,致使他成了剑阵的弱点。楚留香从而以他为突破口,制住了这个剑阵。
  可出乎段小庄意料的是,李玉函不过踏出两步,便有一人后发而至,身形连闪,飘萍一般与李玉函擦身,一手夺了他的剑,连踏几步,替了柳无眉的空缺,补全剑阵。
  那人青丝白衣,面容秀丽,唇畔还含着一抹笑意,却是无花。
  段小庄心中一惊,糟了,因为剧情发生变动,居然是无花补上剑阵。无花的武功高过李玉函,此时补入剑阵,不知会有何结局。
  正在此时,胡铁花也瞅见了角落里那扇打开的窗户,他心中自知高手过招,容不得半分分心,便要从那个窗户逃走,以免打扰楚留香。
  无花补上剑阵,无人钳制段小庄,他见胡铁花要跑路,心中一喜,连忙大喊:“胡大侠!带上我!”
  胡铁花睁大眼,迟疑了一下,就是这么一下,柳无眉极快的反应过来,揉身朝胡铁花扑过去,挡住了他的去路,同时李玉函也默契的封住胡铁花的后路。
  而那边剑阵也已发动,瞬息之间局势大变,楚留香在六位绝世高手剑下苦苦抵挡,胡铁花也在李玉函夫妇夹击中费力的保全自己。
  此时,屋内除却段小庄和李观鱼,再无一闲人!
  段小庄的心砰砰跳起来,窗户就开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脱不开身,要逃吗?
  他看看楚留香,再看胡铁花,最后看看李观鱼,一咬牙,跑到李观鱼身边,握住他的手,真挚的道:“庄主,你快愤怒起来啊!”
  李观鱼:“……”
  段小庄自问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何况出去了也不一定就能顺利离开拥翠山庄。他看得出来,胡铁花很吃力,楚留香也很费劲,无花怕是也一直有在练习剑阵,比之李玉函,对剑阵熟练不知多少,有他在,楚留香实是险象环生。
  剧情有变,楚留香还能活下来吗?这回直接被六人斩杀了也说不定。
  现在能救他和胡铁花的只有李观鱼,只要李观鱼提前像原著中那样,冲开憋死的真气,自然能让那五位高手住手,粉碎李玉函的谎言——他根本没有以楚留香试剑阵的意思。
  可是李观鱼的恢复在原著中本就具有很大的戏剧性,是在楚留香快死的前一刻剑都□胸口一截了才气到冲开真气,此时要如何让他冲开那真气呢?
  段小庄在心里暗道几句这都是为了大家不要怪我,深吸了口气,“李庄主,您今年也六十了吧?我看你儿子才十多岁,是老来子?”
  李观鱼:“……”
  段小庄:“他如此不孝顺,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以你老人家的声誉去换自己老婆的性命,我了个去,真的是你亲生的么?”
  李观鱼:“……”
  段小庄再添一把火,“不好意思,问错了,你的确没那功能生他。不过我说句不好听的,真的是您的种么?”
  李观鱼嘴角似乎有点抽搐。
  段小庄心中一喜,“李玉函他妈呢?”
  李玉函抽空怒吼:“关你屁事!”
  看来他把段小庄的话都听在耳中,而胡铁花因为他这一走神,轻松了片刻,多亏了段小庄一直在念叨,不然胡铁花也危险了。
  段小庄:“看,果然不是亲的。”
  李观鱼:“……”这回脖子也歪了。
  那边楚留香一个不小心,手臂上被划了道口子,鲜血直涌,看得段小庄心惊肉跳。
  “哥这么心软的人……”段小庄再次默念对不起,“庄主,你帽子挺好看啊。”
  李观鱼:“……?”
  段小庄:“青翠欲滴。”
  李观鱼:“……”
  李玉函又吼:“陆小凤!”
  段小庄再一看,楚留香左支右绌,已然很吃力,心中也焦急,双手握住李观鱼的手,“老李你能不能给点力啊?我相信你绝对不想杀了楚留香吧?你看你便宜儿子和儿媳都要害死人了,难道你就希望自己数十年声誉毁于一旦?到时候武林中人就全在传:李观鱼是个帽子绿油油的老王八……唉你还知道翻白眼,生气吧?还不止呢,人家还会说你是个伪君子,帮别人养儿子还纵容他残害人命,我看你还有什么颜面见你们李家祖先!”
  李观鱼胸口鼓起,瞳孔收缩,恰逢楚留香差点被六个人六把剑穿成血葫芦,他原本委顿的身形竟在一瞬间鼓胀起来,一声清啸,吐出一口瘀血!
  冲破了!
  李观鱼憋了许久的真气终于冲破,他抱着满腔邪火对段小庄厉声说出那句积郁已久的话:“关你屁事!”
  段小庄:“………………”
  看来他果然是胡说的,这两父子说的话一模一样啊。不过这老爷子有一点和他儿子不像,正气十足,还特别重视声誉,连听到自己戴绿帽子也就是抽抽嘴角,而一说到他家的声誉立马就活泼了。李玉函那小子却是个情种,为了老婆连老子都不要了,更不要说李家的名声。
  李观鱼的五位好友见他醒来,一致停下了手中的剑,无花也目光一闪,收势归剑。
  楚留香浑身狼狈,又惊又喜,“李前辈?”
  李观鱼抓起手边那把华美的剑,扬手就劈向李玉函,李玉函不闪不避,被丢了个正着,脑门当下青了。
  李观鱼怒道:“逆子!”
  就在李观鱼破口大骂之时,柳无眉身形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动,闪开了原本挡住窗户的路。
  便是此时,无花极有默契的飞身,路过段小庄时一把拽住他,蹿出了窗外。
  此刻所有人都沉浸在李观鱼突然清醒给他们带来的震惊中,那五位高手和楚留香都没想到无花会突然动作,俱是来不及阻拦,唯一站在段小庄身边的李观鱼又是刚刚恢复,虽是武林第一剑客,却也无力挡下他们。
  是以这么多人,居然眼睁睁看着无花带着段小庄逃走,甚至还未明白过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身手极好的婢女为何要带着另一个婢女逃跑。
  只有楚留香立即反应过来,纵身去追,可惜他身上有伤,又慢了一步,无花把拥翠山庄摸得很熟,便是带着一个人,只要钻入那些重叠曲折的轩阁中,不见踪影,谁也拿他没办法。
  楚留香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空手而归,“不知无花会对段小庄怎么样。”
  除了李玉函夫妇,所有人都多少有些惊讶的道:“妙僧无花?”
  胡铁花则除了这一句外,还多喊了句“段小庄?”。
  楚留香脸色苍白,点点头道:“不错,方才交手间我便从招式上察觉出,那人必是无花无疑。至于段小庄……”他苦笑一下,摸摸鼻子,“直觉吧,我觉得他就是段小庄。”
  胡铁花喃喃道:“不错,怪不得我说那声音如此耳熟,况且除了那个小流氓,还有谁能把武林第一剑客气成这样……”
  李观鱼:“……”
  看来以后段小庄的“履历”除了“差点睡了石观音”又可以多上一条了,“把武林第一剑客搞到吐血”。
  楚留香目光灼灼,直视李玉函,“那么现在,是不是该由李兄来解释一下,妙僧无花为何会成为贵庄的婢女?而令尊,又是否果真命你以我试剑阵?”。
第三十章
无花扛着段小庄,点了他哑穴,摆脱掉楚留香后脚下不住,出了拥翠山庄,一刻不停的赶路。段小庄被无花扛大米一样扛在肩上,胃刚好被肩膀顶住,又被点了哑穴,喊不出话来脸色青白,直翻白眼。
  别人都晕车晕机,哥晕人晕轻功啊!
  无花走到一半似乎想起来看看段小庄,才发现他都快不省人事了,“你没事吧?”
  段小庄学李观鱼翻了个有气无力的白眼。
  无花轻笑一声,换了个姿势,改为把他夹在腋下,继续赶路。
  段小庄顿时无语,就算你没狐臭也没必要用这种姿势来证明吧?真是奇怪,不管按照种马流小说还是BL小说定律,他都没理由被人用这种姿势……夹着啊。而且虽然胃好受了些,该颠簸还不是颠簸。
  无花完全察觉不到他内心的吐槽,专心赶路,天黑之前才在一个小镇停下。
  他找到这个小镇唯一的一家客栈,财大气粗的往柜台上放了一锭银子,对着眼睛发直的掌柜道:“上些酒菜,准备一间上房和热水。”
  掌柜的忙不迭的点头,“姑娘那边坐,这就给您办好。”
  无花把软趴趴的段小庄丢在座位上,给他解了哑穴。
  段小庄晕头转向的,还没缓过神来,“这是什么地方,你要带我去哪?”
  无花淡淡道:“神水宫。”
  “……”段小庄一下趴在了桌上,“你开玩笑吧?我为什么要去?”这可能是他继石观音的山谷后,人生中第二次拒绝前往的一个满是漂亮姑娘的地方……值得纪念。
  无花:“因为我要去。”
  段小庄:“……”
  那也不证明哥也得去啊,哥又不是你妈!段小庄看了下客栈里其他客人,压低声音吼道:“我才不去!你放了我,我一定不去给楚留香告密,我不会告诉他们柳无眉没中毒的,我保证!”
  无花轻飘飘的道:“我不信,况且,总要有一个人来享受我的成就。”
  这算个屁成就啊?段小庄不禁道:“把杀了楚留香作为人生理想,你敢不敢活得更没意义一点啊。”
  无花:“那你的理想又是什么?”
  段小庄:“呃……好好吃,好好活?”都穿到古代来了,他的理想还真没多大,能活下来,再娶个媳妇儿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就顶天了。
  无花了然点头,“好像也不比我的有意义多少。”
  段小庄:“……”
  他愤怒了,幸灾乐祸的道:“你的最后一计就是把楚留香引到神水宫,让水母阴姬杀了他是不是?不过你肯定成功不了,他知道你是无花了,肯定不会上当的。”
  无花道:“他会的,他是楚留香。”
  段小庄:“我知道你想骗他,可是以他的才智肯定能猜出你和柳无眉的关系,你们都是石观音门下,他凭什么对你们圣母啊?”
  无花含笑道:“我说了,他是楚留香。”
  好吧……段小庄颓了,无花对楚留香还真是了解,猜得太准了,楚留香肯定会被柳无眉打动,还有他那帮红颜知己,也感动得很,楚留香最后还是帮柳无眉去神水宫找解药了。就算他知道柳无眉与无花是师兄妹,只要柳无眉处理得当,根本不会有问题的。并且段小庄严重怀疑,无花是否以自己有解药的谎言来骗得柳无眉为他做事。
  段小庄终于忍不住道:“你不会暗恋楚留香吧?”
  唉……古龙这个天然腐大手,老是让笔下人物说些**不清的话,真是让旁观者兴奋莫名。这种“他是楚留香”的口气,怎么听怎么让人脑补出一个对丈夫全心信任的经典古代妇女形象……
  无花悠然道:“你不用担心,我虽然比不上香帅,却也有一些红颜知己的,我对他,没兴趣。再说他和你还不清不楚的,这话似乎更适合我问你吧?”
  段小庄决定忽略无花那和他娘一样的恶趣味,他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什么重点,“红颜知己……你要去神水宫,可是……难道你在神水宫有红颜知己?”其实他是想说,除了司徒静之外,他在神水宫还有姘头?司徒静是原著中水母阴姬和雄娘子所生的女儿,目前应该已经在怀上无花的孩子后,自杀身亡。
  无花若想进入神水宫,并且不被发现,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司徒静生前给过他神水宫的详细信息,第二就是他还有个姘头能里应外合帮助他。鉴于司徒静和他只是互相利用,第一的可能性比较小。而按照无花的**程度来推断,大概就是第二了……
  段小庄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目光炯炯的看着无花。
  无花道:“不错,神水宫的女孩子真是十分单纯,可惜要和水母阴姬那样不正常的女人在一起……”
  段小庄不由得打断:“那你觉得她和你娘哪个更不正常?”
  无花:“……”
  段小庄感叹:“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俗话还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觉得你和你娘有几分相像呢?”
  无花缓缓道:“容我提醒,她还是你干娘。”
  段小庄:“……”
  看着无花的眼神渐渐不善,段小庄赶紧道:“我们继续前面的话题,那个不正常的女人。”
  无花:“哪个?”
  段小庄:“水母阴姬……”
  “……”无花尴尬的清了清嗓子,“你恐怕不知道,水母阴姬是一个喜欢女人的**,那些纯洁的女孩被她养在神水宫里,不谙世事,不知道男人的美好。在见到我后,才懂得男人和女人才是正途,一个富有魅力的男人,想要在神水宫获得几个女孩的芳心,是很容易的事。”
  段小庄盯着他的裙子,默默重复那句话:“富有魅力的男人……”
  无花:“……”
  看到无花郁闷,段小庄开心得很,用这种人生淫家的口气来炫耀,真是应该被驴踢!骗纯洁的女孩子哪里容易了?古代女孩大部分都很纯洁,但段小庄穿了两年,纯洁女孩的毛都没碰到过,怎么无花说起来就好像纯洁女孩都没见过男人,一见到男人就要推倒啊。
  什么富有魅力的男人,直接说三高人士——武力值高美貌值高财富值高不就行了?三低人士段小庄表示很想报复射会!
  段小庄恹恹的道:“别这表情,就算你没易容,敢说你不像女的?”
  这可是原著里有据可循的,无花在楚留香中第一次出场就有这么一句描述“只见他日如朗星,唇红齿白,面目姣好如少女。”这TM就是个伪娘啊,而且是个年近三十,还貌若少女的妖孽伪娘。
  无花显然对自己的容貌也很了解,脸色一下阴了下来。
  正在这时,小二端上菜来,段小庄意犹未尽的拉住他问道:“小二哥,你看我们俩哪个更像女人?”
  小二满脸惊恐,迟疑的道:“你们两个……都是女人。”
  “……谢谢,你忙。”段小庄安慰自己,忘了他们现在易容着呢。又不死心的问无花:“你真的没可能放我走?”
  无花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布菜,幽幽道:“本来有可能的,但从半柱香之前开始,不可能了。”
  段小庄:“………………”
  段小庄扪心自问:你到底有多手贱才去做写手!
第三十一章
无花和段小庄在小镇上停留了一夜,第二日便在这小镇买了几匹马,轮换着乘,马不停蹄的往神水宫赶。数日后,他们才到了神水宫附近的一个山城。
  此时已是傍晚,无花寻了家客栈歇脚。
  段小庄累得骨头都要散架了,趴在床上道:“什么时候去神水宫?”
  无花正在变化自己的易容,换了张更为精致的脸,并将段小庄脸上的易容去掉,答道:“今夜便去。”
  段小庄苦着脸道:“真的不能不去么,万一被水母阴姬发现了怎么办?”
  无花微微一笑,“所以我们才要扮成女子啊,若是水母阴姬发现了我们,也有机会活下来的。”
  段小庄忍不住一个寒噤,“你想说如果被她发现了,就**她?”
  无花:“如何不能,既然她喜欢女人,那么我们当然能利用这一点。”
  段小庄:“是你……不要捎上我,我才不想**水母阴姬。”
  虽然无花说得很不错,在原著中苏蓉蓉那个姑姑把苏蓉蓉接到神水宫住,不让她见到水母阴姬,正是怕水母阴姬看上苏蓉蓉。水母阴姬能看上苏蓉蓉,以无花现在这张面皮的出色,能看上他也不奇怪。何况水母阴姬是个虔诚的居士,无花精通佛法,又精明狡诈,要**水母阴姬,想来不算什么难事,确实是个保命的好办法。
  但段小庄只要一想到原著里描写水母阴姬长得和男人一样,浓眉大眼挺鼻薄唇,要在易容成女的后**这么一个女人,还真是需要非人般的勇气啊……
  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人家看起来你们是在搞百合,但是你自己清楚,你是男的,她的心理也等同男的,所以你们也算是变相的搞基,但是你们毕竟是一男一女,所以你们其实是BG……卧槽!这性向也太乱了!段小庄深深觉得这种复杂关系要是写成文发晋江还真不知道该放到哪个频道……
  无花虽然没看过水母阴姬长相,但没理由没从他姘头那里得知过,甚至水母阴姬还算他丈母娘,他还想来个母女通吃,简直是一代神僧啊。
  无花看着段小庄变幻莫测的脸色,道:“随你吧,反正我们俩也不是我更可能被抓住。”
  段小庄:“……”
  他们在客栈待到半夜,无花才喊醒了段小庄,换上了水靠,再披上夜行衣,摸黑向神水宫出发。段小庄甚至都没睡醒,被无花夹着飞,直到他们到了一条小溪旁。无花把他们的夜行衣都脱下,小心的埋好,然后沿着蜿蜒曲折的小溪前行。
  这水时深时浅,浅处可以直接淌过去,深处便要游泳,夜深露重,段小庄在冰凉的水里,又不像无花有内力,冻得直哆嗦。但这也不算问题,无花发现他在发抖后就很有良心的输了道真气给他。问题是段小庄水性很差,虽然他从前在沿海城市长大,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旱鸭子,大概是因为小时候摔进河里险些被淹死留下的阴影。
  段小庄就这么一路喝到了神水宫所在的山谷——没错,是喝到……
  黑暗中终于借着月光看到一些建筑,段小庄捧着装满水的肚子道:“我算知道这里为什么叫神水宫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里!”
  无花捂住他的嘴,压低嗓子道:“不要说话,否则被发现我就脱了你的裤子把你丢在这儿。”
  段小庄:“……”
  段小庄郁闷的想了半天为什么要扒了裤子,才想明白,无花这个混蛋的意思是水母阴姬看到他光溜溜的下面就知道男的,于是他连**水母阴姬的机会也没有了。
  无花轻车熟路带着段小庄在这谷中左拐右绕,应该是在避开巡逻的弟子,最后才在一幢阁楼前停下,毫无声息的走至门口,口里“喵”了几声。水母阴姬待弟子们极好,她们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的建造自己想住的地方,但是这也给了无花可乘之机。
  片刻,那门霍然开了,两只如玉白嫩的手探了出来,将两人扯进屋子,然后紧紧的闭上了门。
  段小庄猛然被扯进去,一个踉跄,刚站稳一回头就发现无花已经和那个拉他们进来的女人紧紧抱在一起接吻。
  那女人只露出侧脸,但是轮廓十分漂亮,章鱼一样扒在无花身上,简直想把无花啃进肚子里一样。
  段小庄:“……”我了个去,这妹子是有多饥渴啊,还说古代女人保守,保守个毛线,反正古龙世界里的女人一点也不保守,像楚留香,动不动还有妹子献身。就连无花一个和尚,也混得这么好。
  唉,这女人正值青春,需要肯定很强,不过水母阴姬有那么多弟子,其中宫南燕又因长得像雄娘子而最受宠,这个女人肯定是憋坏了吧。
  段小庄不禁愤愤的像,这世界上多吃多占的男人——比如楚留香,比如无花——就够多了,现在连女人也要抢女人,建后宫,到底还让不让光棍活了?
  段小庄看那女人亲得正爽,甚至还有上演现场版爱情动作片的意思,一时半会儿还完不了,便自觉找了张凳子坐下,撑着下巴看他们。
  越看就越觉得无花像个弱受,被那女人摁在墙上动手动脚,真是弱到爆。
  无花费劲的扒开那女人章鱼一般的手和粘在自己脸上的唇,“够、够了,等等,韶秋。”
  韶秋喘着气,含情脉脉的看着他,“我们多久没见了,我没有你的消息,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神水宫的弟子鲜少出去,消息闭塞,居然连妙僧无花做的那些事被楚留香揭穿后已经人人喊打的消息都不知道。
  无花道:“确实差一点出了事,不过现在没问题了。”而且看起来无花也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
  韶秋这时才看了坐在一旁的段小庄一眼,眼神有点冷,“这是谁?他来做什么?”
  无花道:“我为你介绍一下吧,这是陆小凤。至于他来的原因,你不用知道。”
  无花这么说,韶秋还真的不追究段小庄是来做什么的了,“陆小凤?”她皱着眉,打量段小庄,又念了一遍,“陆小……凤?”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