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小兰开始还奇怪,听到水声后一下明白了,红着脸给段小庄守着,等他水淹后花园。
  段小庄放完水,终于提上裤子解气的走出来。
  小兰不禁问:“先生,您这是何意,那个……茅厕就是不远处。”
  段小庄:“我报复射会不行吗。”
  小兰:“……”
  看小兰细皮嫩肉文静可人,估摸着还没见过段小庄这么不讲文明又睚眦必报心眼比针还小的人,五讲四美三热爱都学到菊花里去了。不往大了比,单穿越者里像他这么无聊又无赖的估计也没几个,玩什么“撒泡尿报复你”。
  段小庄也是想着这个妹子他应该没指望泡上了,才破罐子破摔,“我住在哪儿?和苏蓉蓉她们一起?”
  小兰:“不,您单住一进院子,少夫人吩咐我好好照顾先生。”
  听到待遇这么好,段小庄不但不开心,还颇有些失望,“怎么不让我和她们住一块儿啊。”
  他本来是发发牢骚,小兰却当真了,有板有眼的学柳无眉的话,“少夫人说:陆小凤不足为虑,与苏蓉蓉四女相比,没有关的必要,但也不可短了他衣食,切不可怠慢。”
  潜台词就是:他就是个战斗值负五的渣,还比不上四个女人,不用管。
  段小庄:“………………”
  不带这么瞧不起人的吧,好歹哥也是个穿越者啊,虽然说现在还处于食物链底层,但说不定哪天就发达了,走路上捡个龙蛋秘籍神器什么的。现在不是就流行段小庄这种废柴型男主么?就是魔法斗气都练不了,哦,这是武侠世界,就丹田存不了内力什么的,结果最后还不是大开金手指,杀遍天下无敌手,武林盟主来了就把他揍成小受丢给魔教教主爆菊……
  总之无数小说告诉我们,不能瞧不起任何一个穿越者——就算是虐文也不行——说不定哪天他就RP爆发了,霸气一侧漏,你TM就是个带护翼加长护舒宝变的都白给……
  说到这个,段小庄忽然想起李观鱼来,向小兰打听道:“你们庄主呢?”
  小兰不解的看他。
  段小庄面不改色心不跳:“我来贵庄做客,好歹要拜谒一下庄主啊,我仰慕他老人家很久了,向给他老人家请个安。”
  小兰皱着眉道:“可是庄主身体不行,根本不能说话啊。”
  段小庄:“没事没事,我说就行。”先混个脸熟,再徐徐图之。
  小兰:“……”
  小兰低头想了一下,“好吧,少夫人说了尽量满足您的要求。每天也就这个时候,会有人推庄主出来晒太阳,就在那边,不然我带您去看看?”
  “太好了,”段小庄思索一下,“小兰,你觉得你们庄主有没有可能一眼看出我是个练武奇才,然后收我为徒,传我个三四十年功力啊?”你说他要是真拜了李观鱼为师,拳打无花脚踹楚留香……这个还是算了,据说和主角作对都没什么好下场。
  小兰:“我们庄主只看着剑,连送饭的人都不看一眼……”
  “……”段小庄:“我假设他看到了。”
  小兰为难的看着他:“真要说吗?”
  段小庄:“还是别说了……”
  小兰:“就算先生是个奇才,但也早过了练武的年纪,我懂的虽不多,但平日耳濡目染也知道,到了先生这个年纪,很难在武学上取得什么成就了。”
  段小庄:“那怎么一样呢,我可是穿越来的。”而且你懂不懂什么叫大器晚成啊,姜子牙那还七老八十才拜相呢。
  小兰没听懂,“穿越?以前有个人从扶桑游泳来,求庄主收他为徒,庄主都不肯收呢。”
  段小庄:“…………”
  我了个去,是哪位高人从泥轰游了过来,来来来,请站出一步让晚辈膜拜。段小庄觉得自己还真是弱爆了!
  ……反正他是不能从泥轰游到天朝,让他横穿游泳池都够呛。
  小兰:“唉,想拜入庄主门下的人可多了,什么人都有,还有高官之后呢。”
  段小庄:“他爸是李刚么。”
  小兰莫名其妙:“李刚?不是啊,是一个姓苏的侍郎。”
  段小庄摸了下下巴,“要说辉煌的过去,这也没什么,我还当过几天剑神,差点睡了石观音呢……最重要的是,我大学毕业后差点就做了城管。”
  小兰:“……??”
  段小庄拍拍她,“你不懂,城管是我老家一种神秘的职业,别看你们拥翠山庄挺牛,给我三百城管,我照样踏平贵庄。”
  小兰悚然,“这么厉害?”
  段小庄:“那是,还有发改委,你们武林人士不是能飞来飞去么,发改委随随便便就能给你全打下来,一打一个准。”
  小兰:“……不可能吧?我们庄主轻功可好了,和鸟都差不多。”
  鸟算个鸟啊,飞机都白给,照样打下来。
  段小庄:“知足吧,你们庄主再厉害也就是个江湖势力,有关部门怕什么。这还是发改委和城管,换了拆迁办或者铁道部你们就等着哭吧。”
  小兰沉吟道:“没想到当今世上还有如此多厉害的组织?倒是我孤陋寡闻了,不过听你的意思,竟像是朝廷组织,没想到官府还有这般神秘部门。”
  “我看你一个女孩子门都没出过几次,能知道什么啊。”段小庄随口道,“咦,不过看你评论里,对武林人士倒是很了解的样子啊。”
  小兰微微一笑,“听庄里人说的多罢了。”
  段小庄没怎么在意,抬眼看见不远处就有好几个下人簇拥着一个老头在晒太阳,那老头满头白发,面容清瞿,因为肌肉动不了,神情呆滞,只是遥遥望着这边,手在微微发抖。虽说他是真气岔了道,但段小庄怎么看怎么像帕金森……一般得了这种病地命运也就是被BOSS砍,死前来个“你你你你……”就是你不完,然后挂掉。
  段小庄讶然道:“不是说只会盯着剑么?他如此激动的望着这边,是不是在看奇才?”
  小兰:“……谁?”
  段小庄:“我啊。”
  小兰:“……”
第二十五章
段小庄本来以为李观鱼在盯着自己看,自恋的走过去后才发现这老头看得是小兰,不由心中暗骂:老色鬼。不过转念一想,还是不要那么阴暗,怎么说这老头都半截入土了,应该不至于那么**。
  遂问小兰,“他看你做什么?你是他私生女?”
  李观鱼:“……”
  小兰摇摇头,“先生不要开玩笑,我也不知道庄主为何如此,我并不常见庄主呢,庄主,您是不是想见少夫人?她和少庄主外出替您办事去了呢,您放心,定然能顺利完成。”
  李观鱼闻听此言,手抖得更厉害了。
  段小庄喃喃道:“我看今天太阳还挺大,老爷子这抖的,给他手里插把扇子就能自给自足了啊……”
  李观鱼:“……”
  照顾李观鱼的下人道:“兰姑娘,您看这是不是要请大夫?我看老爷抖得厉害,怕有事啊。”
  段小庄没想到小兰地位还挺高,这些事还得经过她批准,看来老的瘫了小的出去了,这拥翠山庄竟是她一个小丫头做主啊。
  小兰淡淡道:“无碍,庄主应当只是担心少庄主和少夫人。”
  那人呐呐应了。
  小兰又温声道:“庄主,这是少爷夫人请来的贵客,可是香帅的好友呢。”
  段小庄恬着脸道:“庄主,久仰久仰,劳烦您看看我有没有练武的天赋呢,您如果觉得有,就眨眨眼——眨得了么?动动眼珠也行。”
  李观鱼吭哧吭哧半天,艰难的冲段小庄翻了个白眼。
  段小庄:“…………”
  伺候李观鱼的下人不满的道:“劳驾,我们老爷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收徒的。”这拥翠山庄的下人都很不简单,见多了高手,何况是照顾李观鱼的人,他一眼就看出段小庄脚步虚浮,半分根基也没有,是以很是不屑。
  稀罕!你们老爷还瘫着呢,熊什么熊,哥可是差点睡了石观音的人。段小庄也不屑的道:“不要这么看不起人,你知不知道我有个名字是剑神西门吹雪啊。”
  那人念叨:“剑神西门吹雪?一、二、三、四、五、六个字……这么长的名字?”
  段小庄:“……”
  那人砸吧砸吧嘴,又道:“没听过这名字。”
  段小庄愤然道:“这要是西门无恨你就等着哭吧!”西门吹雪只是物理攻击,西门大妈那是精神攻击,瞎你钛合金狗眼。
  那人道:“西门无恨和西门吹雪什么关系?”
  段小庄不答反问:“唐朝有个诗人叫李白,和你们庄主什么关系?”
  那人愕然道:“没关系啊。”
  段小庄:“那西门吹雪和西门无恨也没关系,我就随口一说。”
  那人:“…………”
  段小庄对李观鱼道:“李大侠,你可别后悔没收我为徒。”
  李观鱼又翻白眼了。
  这老爷子也挺不容易的,正派得很,段小庄想他儿子媳妇就够惨的了,怕把他也气出个好歹来,“我以后还来看您啊,好好休息。”
  李观鱼要是能说话,肯定要说:谁要你来看啊!
  小兰带着段小庄继续往他住的地方走,段小庄随口问道:“小兰,你在拥翠山庄多久了?”
  小兰轻笑,“我是少夫人救下来,然后在府里的,少夫人是我的主子,更是我的救命恩人。”她说得有些含糊,避重就轻,没有明确回答段小庄的问题。
  段小庄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把握,我靠,终于轮到哥出风头了。这小兰在山庄地位如此高,但原著中却不曾出现,这个还没什么,李观鱼的态度却很可疑,很容易让看过原著的人产生怀疑。何况她方才的含糊不清,也让段小庄更为确定,想必她的身份不简单。以她发表在报上的评论来看,才气很不错,对武林也很了解,想来想去,只能大胆假设……
  段小庄笑眯眯的道:“小兰,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小兰颇感兴趣,“那太好了。”
  段小庄:“这个故事很短,关系很复杂,但是也很基情,你听好了啊,只有一句话——‘死老牛鼻子,竟敢和贫尼抢秃驴!’——讲完啦。”
  小兰:“………………”
  段小庄自顾自抚掌大笑起来,半晌才抹去眼角笑出来的泪花道:“咦,不好笑么?你怎么不笑啊?”
  小兰扯了扯嘴角,“只是觉得,未免有些……”
  “我骂的又不是佛祖,没有不敬神明啊。”段小庄装傻,“而且出家人也是人,七情六欲哪是那么容易断干净的,我家乡还有位少林寺方丈去□呢。”
  小兰:“……不、不可能吧。”
  段小庄:“你不懂,人家那是解救失足妇女,宣扬佛法去的。”
  小兰:“…………”
  段小庄悠然长叹,“这年头,和尚吃香啊,有些妹子就喜欢和尚,禁欲系啊。”
  小兰凝视他,“唉……没想到你也不是十分蠢。”
  “……”段小庄抓狂,“怎么说话的呢?什么叫也不是十分蠢?”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小兰”嫣然一笑,“本来也没指望瞒很久,只是没想到你发现的还挺早。不过,我可得多谢你,要不你拉住楚留香,我这会儿恐怕就不是站在这里了。”
  不错,这个拥翠山庄的俏丫鬟,正是在大沙漠中逃过一劫的妙僧无花。现下看样子应是为了同样的目的而和柳无眉结盟了。
  段小庄撇嘴,指着他嘲笑,“不客气,我看你活得倒是挺滋润的。”
  无花拉了拉自己的裙摆,展颜道:“彼此彼此。”他不但不沮丧,看样子还挺为自己的易容术得意。
  段小庄:“……”
  一提这个段小庄又不高兴了,“那幅画也是你送给柳无眉的吧?”
  无花干脆的答道:“对。”
  段小庄:“无耻!”
  无花:“何谈无耻,那是我画的。”
  那画的还是我呢!段小庄在心底破口大骂,也没看你给肖像使用费啊。最重要的是,你画也就画了,还往外传,哥小学三年级图画课作业拿了满分也没见逢人就秀啊。
  再想他还扮成一个女人待在拥翠山庄,段小庄心中十分好奇,难不成无花不但和他娘一样有逼人穿女装的癖好,自己也有女装癖,于是换了个话题——其实主要吧,还是上一个话题继续下去,结局要么就是他忍不住揍了无花,然后被秒杀,要么是无花忍不住开始揍他,他还是被秒杀。
  “你扮成女的是为了**楚留香,等他爱上你后报复他吗?”段小庄故意不着调的问。
  无花:“自然不是,楚留香虽喜美色,但美人计对楚留香又怎会成功呢。”
  段小庄点头,“不错,他喜欢胡铁花那一型的。”
  无花:“……”
  段小庄怕他继承了他娘那脉的光荣传统,又给他提他和楚留香419的事,连忙打岔:“那么总不会是有特殊爱好吧?”
  无花其实是个很自傲,也很自负的人,他淡淡一笑,“告诉你也无妨。”
  ——段小庄最爱这一句,也最很这一句。因为这句话代表虽然你可以知道秘密,也代表人家根本不把你当盘菜……
  段小庄颇有些郁闷的道:“说吧。”
  无花顶着那美女外皮,勾唇一笑,无限风情,却透出浓浓的自信与胜券在握,“不这样,如何能看到楚留香是怎样死的。”
第二十七章
话说休繁,书接上章。
  段小庄被无花给关住后,每日就待在屋里写文,写好了飞鸽给秦老板飞过去,自然少不了那页骂人的话。秦老板不知道看了那纸骂言否,屁都不曾放一个,想来也自知十分对不起段小庄。
  本来还想每天去骚扰一下李观鱼,套下近乎,现下也没机会。每日什么娱乐都没有,段小庄闷得都快长霉了。和无花一提,无花一本正经的道:“说的是,不如我每日来给讲一下经,让你沐一下佛光,如何?”
  段小庄只好说:“那还是算了吧,我没兴趣。”听多了容易ED。
  他就这样在屋里待了十多日,那日下午无花又来找他看存稿,段小庄正忍不住想喷人时,无花忽然转头看门,面无表情的问:“谁。”
  外面传来柳无眉的声音,“师兄。”
  无花应道:“进来罢。”
  柳无眉只身进来,并未与李玉函一起。
  无花淡淡道:“如何。”
  柳无眉道:“我们回来之时,他已与帅一帆交上手了,杜渔婆和屠狗翁也准备好了,倘若帅一帆不成,他们便上。”
  无花道:“很好,你且去等着,他若要解决那三人,还需要些时间。”
  柳无眉干脆的转身走了,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多看段小庄一眼。段小庄却不在意,心中大喜,看来楚留香很快便要来了,他自语道:“帅一帆……”
  无花:“怎么,你可认识此人?”
  段小庄:“不认识,不过我挺羡慕他的姓。我要是姓帅,我就给自己起个名字叫‘帅哥’,人家喊我就喊‘帅哥’,每天都爽死。再有个儿子,就叫‘帅帅’,人称2帅……”像他现在这个姓,以前还有损友建议:“你生了儿子不如就叫段手段脚吧。”
  无花轻笑,“此人不仅姓得好,剑法更是好,楚留香若想胜他,不易。”
  段小庄也笑,“那你觉得,帅一帆与石观音相比武功如何。”
  无花轻哼一声,知道段小庄的意思是楚留香连石观音也能打败,何况帅一帆。他面带不屑的道:“我母亲武功自然独步天下,岂是帅一帆可比,那次楚留香能胜,侥幸罢了。”
  你又没看到,就知道是侥幸?段小庄心中吐槽。他其实一直挺奇怪,怎么石观音从日本学个艺回来就那么厉害了,堪称武林第一高手。难道鬼子的武学能比中华武术还精神?这倒是个让人郁闷的设定。
  无花便是石观音与天枫十四郎之子,他也向石观音学过几招,对石观音的武学修为其实十分佩服,此时用这种骄矜的口气一说,当下激起了段小庄的愤青心——当然,谁知道是愤青之心还是羡慕嫉妒恨,无花这和尚当得可是真风流啊!真正酒色财气穿肠过,佛心中……这个留没留就不知道了。
  段小庄带着不易察觉的酸溜溜,问道:“听说你爹是扶桑人。”
  无花瞥他,“母亲连这个也说了?”
  段小庄:“没想到你长这么高,你回过扶桑没?你在那边算巨人了吧?”
  无花:“……”
  段小庄:“听说倭人都很矮很矮一个,干娘不会是因为这个才回中原吧?虽说爱情没有距离,身高不是问题,但不平等的爱情总是容易产生悲剧,你看看武大郎和潘金莲,你再看看矮脚虎和扈三娘,再看看七个小矮人和白雪公主……”
  无花:“……”
  段小庄本想拍拍他的肩,想了一下怕被直接甩飞。那手在空中绕了个圈,只意思意思了一下,“没事吧,别沮丧,幸好你身高还是随了咱中原人。”
  要不是无花对他父亲没什么感情,换了别人,这会儿段小庄怕早就身首异处了,无花敛目道:“伶牙俐齿。”
  段小庄无所谓的笑了笑。
  无花看了看天色,一掌把段小庄砍晕。
  段小庄猝不及防,身体一软便倒下,晕前最后一个想法:**心,海底针。
  段小庄再次醒来时,只觉脸上仿佛笼了什么东西,却并不憋闷,不阻碍呼吸。他下意识的摸脸,虽薄,却总归贴了一层东西,仍是能清晰感觉出来。他看到面前还坐了一个人,只能称之为清秀的面容,衣服却是无花之前穿的那件,便试探的道:“无花?”
  那人点头,果是无花,他示意段小庄看镜子。
  段小庄抓起桌上的铜镜一照,发现已然变了张脸,“人皮面具?”这张脸比之无花那张脸,连清秀也算不上,十分普通。喉结也被什么掩去,衣裙换成了和无花同一款式不同颜色的。
  段小庄不禁问:“为什么你比我漂亮?”
  无花:“……”
  段小庄:“开玩笑的。这是干什么呢?”
  无花露出一个带了三分狡黠的笑容,“我带你看一场好戏。”
  段小庄面无表情:“你又要做什么坏事。”
  “……”无花拉着他起身,“自然是看我的第二计。我还真是期待,楚留香能如何逃脱这一局。”
  无花带着段小庄穿过檐牙飞翠的建筑,进到一间屋子,袅袅香烟中,李观鱼呆滞的面容朦胧如笼雾。段小庄顿时明白,这正是原著中李观鱼见楚留香的那间屋子,就是在这里,李玉函夫妇精心设计骗来的几位高手组成了剑阵,险些将楚留香斩于剑下。
  无花:“你站到李庄主身后。”
  李观鱼手又开始抖了,但还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段小庄莫名其妙的站过去,“怎么了?”
  无花皱眉,“站好些。”
  段小庄更奇怪,但他还是站直了,双手交叠在下腹,“这样?”
  无花:“就这样。”
  他一并指,点了段小庄的穴。
  段小庄:“…………”
  无花再将他“摆”右边一些,自己站到了左边,看看他,摆出和他一样双手交叠的姿势,却是扮成了两个伺候李观鱼的丫鬟,他微微一笑,“怕你在看戏时不老实,索性点了你。我们便在这儿,同李庄主一起看这场好戏。”。bf62768ca46b6c3b5bea9515d1a1fc45
  李观鱼呆滞的眼中竟然闪过一丝愤怒,费劲的冲无花翻白眼。
  无花柔声道:“省着点儿劲吧。”
  段小庄奋力使劲都没能活动分毫,但似乎还能说话,僵僵的道:“庄主,你真的不考虑收我为徒么,我看我俩现在挺像的。”
  李观鱼:“……”
  段小庄:“同是天涯沦落人……”
  无花挑眉看他。
  段小庄长叹:“不如自挂东南枝。”
  无花:“……”
  段小庄:“庄主,快别翻白眼了,你再翻白眼你儿子也不会忽然变孝顺的。有了媳妇忘了爹,您也够苦逼的了。”
  此时楚留香还未来,无花倒很有心情说笑的样子,“什么叫苦逼?”
  段小庄:“就是我这样的。”
  无花:“你是说嘴贱?”
  段小庄:“……”他不禁学李观鱼翻了个白眼,“不是,我是指我现在的处境,我遇到的事,导致了我这个人十分苦逼……唉,我现在真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人。”
  无花沉吟:“这确实是个好问题。”
  “……”段小庄恹恹的道:“我觉得我很可能是苦逼成精。”
  无花:“……”
  就在此时,无花忽然神情一凛,伸手点了段小庄,段小庄便连话也说不出了。无花再低眉敛目,神情沉静,一时间室内寂静无声。
  不过片刻,外间遥遥传来李玉函的声音:“二位想见的人,很快便能见到了。”
第二十八章
李玉函将楚留香和胡铁花引进来,对他父亲恭恭敬敬的行礼,仿佛真是个大孝子,“父亲,孩儿有两个朋友远道而来拜访您,这位便是您也时常提起的楚香帅,还有花蝴蝶胡铁花。”
  李观鱼抬了下眼皮,说不出话来。
  李玉函道:“家父年事已高,耳目失聪,还请二位见谅。”
  楚留香忙说不敢,虽说知道李观鱼的情况,仍和胡铁花恭敬见礼。
  楚留香其实更急着见苏蓉蓉几人,但李玉函拿话堵他,请他留下来陪一陪自己的父亲,二人只好坐下来。
  李玉函道:“奉茶。”
  无花应声而动,提着茶壶给他们斟茶。
  楚留香看他行动之间轻盈灵动,宛如庭中飞花,身法上乘,且姿态优美,虽则只是清秀佳人,可喜的是气质过人,不禁赞道:“贵庄果然宝地,连侍女也有如此好的身手。”
  李玉函笑道:“这是拙荆救起后留在庄内的,亲自□武功,我夫妻二人皆无姐妹,对她可是当做亲妹子待,只她非要以婢女自居,侍奉起居。也多亏了她,自父亲这般后,便一直悉心照料。”
  楚留香眸光一闪,微拱手,“难怪行止与无眉倒有几分相似,原来是大小姐,倒是我失礼了。”
  无花裣衽道:“香帅客气了,确是婢女,当不得小姐二字。”他说着,又退回了原来的地方。
  楚留香从进来起,就习惯性的扫视了室内每一个角落,包括易容后的段小庄,此时目光看无花的同时,也再次触到段小庄,片刻,笑道:“李兄,这位不会是二小姐吧?”
  李玉函:“当然不是,楚兄何出此言。”
  楚留香面露惊讶,“这倒怪了,若不是二小姐,怎会有如此高的武功,从我们进来起,便丝毫不动的站在那儿,身形之稳,实属罕见。”
  不错,若不是习武之人,一般人怎么能做到一动不动,即便是站累了,放松一下手脚,那也算是动的。可是此人,决未动过分毫。
  胡铁花闻弦歌而知雅意,附和道:“不错,要不就是贵庄高手如云,一个小丫头也这么不简单。”
  李玉函笑容有些僵了,“哪里,二位多虑了,这不过是个小丫鬟。”
  楚留香自顾自道:“不过有个方法,可以让一点武功不会的人保持一个姿势很久,动也不动。”
  胡铁花笑嘻嘻的道:“你说的,莫不是点穴?”
  楚留香煞有介事的点头,“你倒聪明不少,竟可以猜出来。”
  李玉函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实际上,段小庄也站在这里的事是他不知道的,完全是无花的安排,只是没想到楚留香观察敏锐,还会注意一个小丫头。
  柳无眉见状,忙道:“许是这丫头做了什么错事,小兰才惩罚她的,小兰,去给她解开穴道。”
  无花默然侧身,并指为段小庄解穴,同时背对楚留香他们,目光森然的看了段小庄一眼。
  段小庄悚然,刚刚的喜悦都冲没了,只想大喊一声:有杀气!
  如果这个时候说“楚留香,我是段小庄,救我”,应该会被毫不留情的弄死吧?段小庄这么一想,便畏畏缩缩的了。
  胡铁花道:“奇怪,怎么解了穴还是不说话?”
  段小庄脸憋得红红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同时摇头摆手,示意自己是个哑巴。
  “原来是个哑女?”胡铁花和楚留香都有些错愕。
  柳无眉淡淡道:“还不谢谢香帅和胡大侠,不然你还得站到明日,谁让你竟敢偷吃呈给父亲的食物。”
  靠,这娘们顺口就栽赃了,她不会是知道段小庄要给她介绍对象的话了吧?
  还谢谢,哑巴怎么谢啊?段小庄在心底暗骂。
  柳无眉似乎听到他心中的话,冷冷道:“磕头都不会了么。”
  封建社会没人权啊!还磕头,知道他上一个磕的是谁么?石观音,知道石观音后来怎么了么?死了。
  楚留香忙道:“不必,不必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