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哈哈哈哈哈哈哈,”段小庄忍不住大笑起来,还有比他更倒霉的人,这就是“把你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哥开心一下”啊,他拍了拍秦老板的肩膀,“老板,那篇我是不能继续写下去了……你先别急,我会准备新的,这里还有一篇中篇的稿子,先刊着。”
  秦老板接过手稿,愁眉苦脸的道:“为什么要停写啊,这让我怎么解释呢。”
  段小庄:“那就是你的事了。”坑文的理由千千万,哪需要编的那么圆啊。段小庄就记得以前现代各种奇怪的坑文理由,什么作者进监狱了,家里被陨石砸了,小区电路出故障要修得停电半年或者去参军了。还有很坑爹的,作者说我去高考OR各种考试/下楼买馒头/打游戏/生孩子,然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如果放在段小庄身上估计会正常一点,他说:我去打石观音/无花/画眉鸟/水母阴姬/蝙蝠公子了,然后再也没回来就是很正常的事,反正只要是个人都能捏死他。
  不过段小庄坑品一向很好,他一直认为坑人者人恒坑之,坑文会导致RP变得不好。虽然他日更这么多年,还不是魔法师之身。
  最后秦老板随便弄了个理由刊上去,然后用新文堵上读者们的口,说这是陆小凤新作前的开胃品。内容相较以前有了极大改变,竟是以女子为主角,并且架空了世界,因为虽是女主文,但女主才智不输男儿,同时具有独特的女性魅力,男女通杀。不但老读者抱着新奇的念头追文,还引来大批的闺阁读者。
  段小庄一边准备新文,查资料,一边日夜加工,赶出《罗浮公主》大部分存稿,以稳定更新。
  大热之下,秦儒小说报的评论版上便多了一些马甲人士,皆是些秀丽柔美的字号,你来我往,探讨新文《罗浮公主》。
  其中一个读者也引起了段小庄的注意,他(她)的马甲是“寒寺幽兰”,文笔清丽且不说,这个寒寺幽兰发表的“论《罗浮公主》人物原型”一文受到许多女性读者的追捧与热烈讨论,寒寺幽兰在此文中提出,里面侠客这一人物很可能是具有原型的,这个原型人物呢,必然是当今武林中人,并且列出许多根据原文推断出的必备条件。
  虽然寒寺幽兰没有明确说出这个原型人物是谁,而是笔锋一转探讨罗浮公主的原型,但仅他(她)说的那些也就够了。在随后的讨论热潮中,果然有很多人将目光投向了当今武林最负盛名的大侠之一,盗帅楚留香。
  随后很多楚香帅的事迹也被挖掘了出来,这么一个少女杀手,绝顶身手,俊美容貌,传奇经历,很快众人简直认定他就是文中的侠客一角,无数原本还不认识他的女读者都路人转粉了。
  而段小庄……段小庄要转黑了!怎么又是这种论调,原型你妹啊,他都要不认识原型这两个字了!
  段小庄想,这个寒寺幽兰一定是他上辈子的仇人吧。
第二十一章
段小庄准备用来代替伪《陆小凤》的新坑是洪荒题材,就叫《成圣》,相较于他其他小说,这恐怕其实是最适合古代人阅读的了。他仔细回想了上辈子看过的洪荒小说的设定,人物和法宝太多,他用一段时间认真查阅了很多书,半编半照搬古书设定的构架出了一个框架。
  一个回到过去的小人物的成圣之途,他在洪荒遇到的那些事,从鸿蒙初开、盘古开天,到封神西游应有尽有,够段小庄写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个稿子一交给秦老板就受到大力赞扬,准备好在《罗浮公主》连载到□部分时就刊登出去,趁势吸引读者们的眼球。
  然后秦老板还谈了一下加稿费的问题,段小庄顿时对秦老板好感大生,眉开眼笑的回家。
  回家将《罗浮公主》的最后一部分详细大纲完成,段小庄躺下休息,才不到一盏茶时间,就听见敲门声和秦老板的声音,“小凤,在吗?”
  “老板?进来吧。”很少见到老板这么客气呢,不过这种情景怎么有点似曾相识呢。
  秦老板战战兢兢的进来,“我、我带了人来看你……”
  “……”卧槽!段小庄想起来了,上一次秦老板又客气又战战兢兢不就是把楚留香带来那次!又是这句话,敢换一下么?敢么?
  这回不会又是楚留香吧?段小庄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俊秀少年和一个少妇打扮的美貌女子,携手进门,看起来是一对夫妻。
  段小庄突然有不好的预感,“老板,这是……?”
  “是,是读者啊。”秦老板说着就往后退,“你们聊,我先走了。”说罢身子一扭,回身就跑了。
  段小庄:“……”
  读者你大爷!
  因为那女人生得实在太漂亮,虽然比不上他迄今见过最美的女人石观音,但是比长孙红也胜过几筹了。所以段小庄很仔细的看这个女人,发现她那柳叶般的弯弯黛眉竟然全是画上去的,心中一下明白这就是画眉鸟柳无眉了。
  真的,说秦老板不是GM他还真不信了,每次都带剧情NPC来是想闹哪样啊?
  秦老板啊秦老板,就你这种刘小三一样遇事就抛弃下属的人……活该被姬老板吞并!这老王八犊子比马化腾还过分,马化腾不过是吞欠稿费,你是三番四次把当家大神推向剧情的深渊啊,报纸不想办了就直说吧。
  就在段小庄在打量柳无眉夫妇时,两人也在打量他。
  那李玉函微笑一拱手,“阁下便是陆小凤先生了吧?久仰了,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果真是……”他顿了一下,好像觉得用江湖人惯用的“豪杰”不大对,便换了个词,“当世俊杰。”
  段小庄:“谢谢。”
  李玉函:“……”
  估摸着李玉函身为昔年武林第一高手李观鱼的儿子,世家子弟,从生下来就没见过段小庄这么不要脸的人,他讪笑一下,道:“陆先生特立独行,果非常人。”
  他一面说,他老婆柳无眉也恰到好处的用略带欣赏倾慕的眼神看着段小庄,那双美目带着似波柔情,能把男人的心化成春水。
  可惜段小庄不吃这套,他知道这对夫妇擅长灌人迷魂汤,连楚留香都忍不住产生好感,他一看出这对夫妇乃是柳无眉夫妇就暗自警惕着了,他可实在不想再掺和进剧情了,当下皮笑肉不笑的道:“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喜欢谦虚。”
  李玉函:“……”
  李玉函突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段小庄泰然自若,“还未请教阁下是?”
  李玉函:“在下李玉函。”
  柳无眉笑道:“陆先生为何不问我的名字……”
  段小庄打断她,“好吧,你叫什么。”
  “……”柳无眉:“妾身姓柳……”
  段小庄又打断:“哦,柳氏。”
  柳无眉:“……”
  李玉函干笑道:“贱内柳无眉,同在下一样,都十分喜爱先生的小说呢。其实我夫妻二人此次贸然造访,是为了邀请先生过府做客,家父也非常希望能与先生一叙。”
  段小庄:“我不出台……”更不出不孝子的台,跟你爹叙什么叙啊,你爹还瘫着呢,和他大眼对小眼精神交流么,这个估计要五十岁以后转职魔导士才能做到了——前提还是他一直处男之身——目前段某人初级魔法师一个,精神力不大够啊。
  李玉函:“??”
  段小庄:“江湖儿女,卖身不卖艺。”
  李玉函:“……”
  李玉函的笑容凝固了,“……是卖艺不卖身吧?”
  段小庄胡乱点头,“大概这意思了,只写书,不陪聊。”哥陪石观音就差点“被”陪上床,哪里还敢再搅合进剧情去啊,而且谁知道这对夫妻是怎么找上他的,难不成哪里又出了幺蛾子。
  柳无眉自怀中拿出一张银票,春葱一般的手指轻飘飘的捻着置于桌面,“我们保证绝不耽误陆先生著文的时间,您可以在马车上写,到了敝庄,必然奉若至宾。我们很有诚意,希望,能够打动陆先生,小女子更保证,我们的诚意绝不止这么一点。”
  段小庄眼睛不受控制的瞟向她“诚意”上的数字,看清后简直想捂胸口倒下,这个女人实在深谙人心,恐怕在来找他之前就把他调查的一清二楚。
  不过柳无眉就是调查的再清楚,也不可能知道他实乃早知剧情的穿越者。段小庄忍痛撇头,“富贵于我如浮云,如粪土,如蛆,如蛞蝓……”
  柳无眉、李玉函:“……”
  “……你们收回它吧,我是不会违反原则的。”段小庄断然道。
  柳无眉和李玉函对视一眼,他们没想到段小庄如此油盐不进,比调查到的形象有骨气多了。柳无眉淡淡一笑,“看来妾身和拙夫都低估了陆先生,不愧是香帅的……”
  她后面的话没接下去,却让段小庄心中一惊。
  柳无眉蹙起了她那双螺黛描就地柳眉,似有无限忧愁,轻轻抽出了腰中佩剑,搁在了桌上,压住那张银票。剑身似水,正映出段小庄煞白的脸色。
  柳无眉轻声道:“我说了,我们的诚意绝不止那么一点,想必陆先生定然不忍辞我一番美意。”
  段小庄,你的手是多贱才会做写手啊!
  段小庄在心底第N遍骂自己,然后有气无力的道:“固所愿,不敢辞也。”
  柳无眉嫣然一笑,“陆先生不必如此,我们保证,绝不会伤先生分毫,并且,‘诚意’我们也是愿意付出的,只是请先生前去做一会儿客罢了。”
  毒妇!下本小说你和石观音一起当BOSS去吧!
  段小庄不停腹诽,又实在难忍好奇,柳无眉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什么,又是怎么知道的。他一咬牙,问道:“你们到底要我做什么?”
  柳无眉似乎觉得他也没什么威胁,很干脆的答道:“为求香帅一物。除却先生,其实香帅的四位红颜知己也在敝庄。”
  段小庄:“那你抓我做什么啊!她们四个不就够了?”苏蓉蓉、李红袖、宋甜儿还有黑珍珠不要说四个加起来,单拎出来哪个不比他好威胁楚留香啊!再不行胡铁花还在呢,他们才是好基友,哥只是无辜围观群众啊。
  柳无眉思索一下,给了丈夫一个眼色。
  李玉函会意,出去片刻,取了一个卷轴回来,当着段小庄的面展开,现出那上面一个神色黯然的弃妇,工笔白描,栩栩如生。
  柳无眉这时才缓缓回答道:“这也是为了保险起见而已,谁让那三位谁也不曾与香帅有过肌肤之亲。”
  段小庄:“………………”
  鉴于石观音已经死了,从现在起,无花就是段小庄最恨的人之一了!。
第二十二章
柳无眉和李玉函将段小庄带上马车,那是一辆十分华美舒适的马车,车夫也是经验极老到的,他驾着车,段小庄甚至能在上面写文而毫不觉颠簸。而柳无眉也确如她所说,很有诚意的备了好吃好喝的,隔开一个帘子让段小庄休息,柔声细语,仿佛段小庄真的是她的座上宾。
  说句实话,即便柳无眉武力胁迫段小庄同行,即便段小庄熟知剧情,嘴上还一句比一句贱,可接触后对她却是真的厌恶不起来。这女人实在太会做人了,她是一个让人很舒服的女人,不矫揉做作,豪爽如男子,又温柔更胜大多数女子,也难怪李玉函为了她如痴如狂,胆大包天的欺骗那么多高手前辈。
  纵然柳无眉数次想要害楚留香,最后楚留香还是为她偷入神水宫,被她关起来的苏蓉蓉四女甚至为了她与李玉函的爱情和后来她的死而流泪,又何况是段小庄。在生死面前,为了爱情,她只是做了很多人都会做的事情。
  如果不是柳无眉夫妇拿无花的画和段小庄与楚留香的419说事,段小庄对柳无眉绝对不止是“厌恶不起来”而已。不过很可惜,目前段小庄最不愿意掺和进剧情里面了,柳无眉不但老是戳他痛点,还把他又扯进剧情里面。
  所以段小庄坐立不安,怎么也吞不下那口气,道:“你们也不绑我,不怕我偷偷溜走吗?”
  柳无眉柔声道:“妾身相信陆先生应当不会做那样的傻事。”
  段小庄又忍不住嘴贱了,“说真的,你们俩夫妻不是都喜欢我吧,不过别想了,第一,哥不是断袖,第二,哥喜欢脸上什么都不少的女人。”
  柳无眉:“……”
  李玉函倒是十分有涵养的道:“在下确实对先生倾慕非常,奈何深知以在下的条件,远远及不上香帅啊。想必先生也看不上在下,只好知难而退了。”
  段小庄:“……”
  柳无眉忍俊不禁,带着笑意道:“并且,先生那第一点也说错了呢。”
  段小庄顿时不爽了,“我哪里说错了,就算你相公倾慕我,那也只能说明你嫁了个断袖,不能说明我是断袖。”
  李玉函:“陆先生果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和香帅在沙漠之中可是光天化日之下苟合了呢。”
  段小庄:“……”
  你才苟合,你全家都苟合!
  段小庄暗骂,然后干脆厚着脸皮道:“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难不成我和你相公来一发,我俩就断袖了?这断袖也不单纯是肉.体上的合体啊,那是要情.欲结合,得到精神上的升华……”
  柳无眉诚恳道:“陆先生果然深谙此道。”
  段小庄:“……”
  段小庄真心觉得角色反了,搁现代那都是一群女人对着他说这番话,然后说他腐着腐着总有一天就弯了。现在是他对一个女人说这番话,结果他还是“被”弯了!擦!
  柳无眉这女人也着实是伶牙俐齿,比她师父都不遑多让,段小庄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和她比嘴皮子估计没什么好下场,特别是在她抓到自己把柄的情况下。说到把柄,段小庄又不得不后悔和楚留香啪啪啪后的昏迷,错过了大事啊,用菊花想也知道,柳无眉肯定是在那时杀了同门们,顺便从她们口中知道段小庄的事,连无花的画也顺了。
  柳无眉见段小庄沉默了,轻声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妾身也是出于无奈,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多有得罪了。”
  “……”段小庄觉得和这女人说话比和她师父说话还内伤,句句不离他和楚留香的基情,他都恨不得撸管自尽了!他就奇怪了,就算他和楚留香啪啪啪过,又没有一奸成孕,这老提起来还有完没完了?
  半晌,段小庄才憋出一句:“我认识一个叫曲无容的姑娘。”
  柳无眉娇躯微震,猛然掀开了搁在中间的帘子,“你是怎么知道的?”柳无眉是聪明人,一下就听出段小庄的弦外之音,敏锐的察觉到他很可能知道些什么。他是如何知道的呢,难道是楚留香?这怎么可能呢。
  段小庄:“是她告诉我的。”
  “不可能。”柳无眉冷冷道,“楚留香绝对尚未发现我的身份,你是怎么知道的。”
  段小庄狡猾的道:“我说的‘她’是石观音。”
  “那就更不可能了。”柳无眉肯定的道:“她那么讨厌你,怎么可能告诉你这些。”
  段小庄理直气壮的道:“是她喝醉了后告诉我的。”
  柳无眉顿时沉默了,因为她知道石观音确实有酒后多言的毛病,她也正是因为石观音这个毛病才得以知道自己的身世。她不能肯定段小庄说的百分之百就是真的,但谁也不知道石观音究竟同段小庄一起喝过酒没,如果没有,段小庄还会有什么办法知道这个秘密呢。
  这几乎是肯定的了,虽然不知道石观音如何会在一个自己讨厌的人面前喝醉,但段小庄从石观音口中得知柳无眉的身份,确实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解释。
  段小庄知道柳无眉心中一定有了答案,小声套近乎:“无忆师姐。”
  柳无眉不禁看着他,眼中带着一丝惊异,这声“无忆师姐”,让她肯定了段小庄是真的知道,这正是她从前用的名字,到中原做卧底时她才指柳为姓,无眉为名的。
  段小庄心中大喜,如果能让柳无眉相信她并没有中毒,那她也就不用要楚留香的命,更不用扣住他威胁楚留香了,段小庄再接再砺道:“其实,石观音说过,你并没有中毒。”
  “什么?”李玉函失声道。
  柳无眉则静静的凝视他。
  段小庄道:“真的,你没有中毒,石观音在骗你。”
  柳无眉仍然静静的看着他,就在段小庄心中忐忑不安之时,柳无眉笑了,“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就算你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我会相信你吗?”
  段小庄急了,柳无眉哪里都好,就是有所有人的通病,多疑,“为什么不相信我啊,向毛主席……不对,向本朝太祖发誓,我没说谎。”
  柳无眉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一字一句的道:“我怎么会相信一个编了那么多本天马行空的小说之人的话,他说的话比那些故事还要天马行空好不好。”
  段小庄:“……………………”
  作茧自缚了!这句话耳熟得很吧,不正是他对石观音说过的,现在原原本本的还回来了,柳无眉你果然是来给你师父报仇的吧?
  柳无眉重新将帘子拉上,施施然道:“抱歉,陆先生,我实在不敢相信你的话,免得步石观音的后尘。”
第二十三章
柳无眉和李玉函并没有亲自带着段小庄回到拥翠山庄,而是半途下车,不知去向,但段小庄猜测他们是去找楚留香和胡铁花了。段小庄则被车夫带着去拥翠山庄,并且,柳无眉在走之前留下了几套女装,李玉函也把段小庄的衣服扒下来丢了。
  段小庄就赤条条的躲在那帘子后面,气得横眉竖眼,恨不得站出去遛鸟让柳无眉长针眼,“这就是你们的诚意,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李玉函很有礼貌的道:“在下自知理亏,实在不好意思了。”
  段小庄:“哼,还知道理亏,然后呢?”
  李玉函:“然后什么?”
  段小庄:“你不是知道理亏了么!”
  李玉函:“所以在下道歉了啊。”
  段小庄:“……”
  堂堂拥翠山庄的少庄主,你TM也好意思耍赖!
  柳无眉正色道:“陆先生,佛家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又何必执着表象呢。”
  段小庄:“你的意思是我不应该歧视你吗?”
  柳无眉:“……”
  段小庄诚恳道:“真的,没眉毛和没衣服那是两回事啊!你也知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你还画什么眉毛?那都是空的啊,画了就是没画,没画就是画。”你又何必叫画眉鸟呢,叫无眉鸟不就好了。
  柳无眉:“……”
  李玉函不忍心妻子被段小庄这个喷子欺负,连忙救援,“我们也不是没有给先生衣服呀,这些都是上好绸缎裁成,绝对舒适贴身。”
  段小庄:“你们两夫妻是**啊!她是石观音的徒弟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这样?你说你爹心疼不心疼。”其实他是想说蛋疼不蛋疼的。
  李玉函:“……”
  李玉函忍无可忍,“那你还是石观音的女儿呢。”
  段小庄:“……”
  柳无眉轻飘飘的道:“总之我们另有要事,陆先生如果对这些衣服不满意我们也没办法了,您就坦荡荡着吧。”
  段小庄:“……”
  无耻!虽说君子坦蛋蛋,小人才藏鸡鸡,但这样会被人当**好吧!此去拥翠山庄还不知道会被关在哪里呢,万一和苏蓉蓉四女关在一起,还不一进去就被当做流氓狂殴啊。以段小庄的战斗值,黑珍珠就是踩也踩死他了。
  还好哥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是个更重视内在的人,是个……有仇必报的人!
  段小庄咬牙切齿的再次穿上了女装,抱着报复的念头,疯狂消灭车上的食物,能给拥翠山庄造成一点损失就是一点,要让你们后悔绑架哥。
  再有,想不到柳无眉和李玉函是这种心理**的人,难怪原著里还请楚留香坐在棺材里吃喝,不愧是石观音的徒弟,果然不是一般人。
  虽然只有一个车夫负责送段小庄到拥翠山庄,但段小庄想了一下,李观鱼可曾经是武林第一剑客,拥翠山庄也是三大世家之一,估计他们家一个车夫,不说身手不错,但捏死段小庄应该富裕。
  段小庄抱着逃也逃不走的念头,反正有纸笔,就安安生生坐在那儿码字,每天码好的份车夫都帮他飞鸽到京城秦老板那儿。所以段小庄每天都多写一页骂秦老板的话一起飞鸽过去,虽然为了坑品和读者不能停更抗议,但这口气可吞不下去,段小庄准备回去还要往秦老板家门上泼大粪,恶心不死他。
  段小庄又想了一下画眉鸟的剧情,觉得自己如果和苏蓉蓉她们待在一起,只要注意点,估摸着不会有生命危险,反正他又不可能进神水宫。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段小庄安慰着自己,又开始期待到拥翠山庄了,上辈子见识的都是些下巴可以扎进桌子里的美女,一个两个都跟同一家医院整出来似的。看了石观音、长孙红后他就对原著里其他美女很神往了,古龙世界里的女性,特别是和楚留香沾上边的女人,美貌值都不是一般高啊。
  想到这里段小庄又羡慕嫉妒恨楚留香了,这才是真人生赢家呀,家里养成三个,各地遍布N个(N大于10),一路闯荡还要继续勾搭几个。段小庄这种魔法师和他一比,真是弱到爆。
  马车到了拥翠山庄,门口已经有人在等。
  段小庄想,李观鱼瘫了,柳无眉夫妇又不在,那么来招待他的很可能是这府里的大丫鬟,那个什么“平姑娘”。车一停,他掀开帘子一看,果然俏生生站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穿着月白色长裙,一头青丝用银钗挽起,清丽脱俗。
  那女子对着段小庄淡淡一笑,“陆先生,欢迎你来拥翠山庄。”
  她的声音软糯甜蜜,听得段小庄心都酥了,果断跳下马车。
  “……………………”段小庄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尴尬的冲她笑,“在车上坐久了,腿有点麻。”
  那女子抿嘴一笑,“陆先生真有意思。”
  是啊,真有意思,哥这都第二次从马车上摔下来了。上次不就是去沙漠时,爬姬冰雁那架马车没爬上去。这次摔得倒没上次惨,还真是一回生二回熟。
  段小庄厚脸皮的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啊?”
  她眨眨眼,“其实我是陆先生的忠实读者,我还在秦儒报上发表过一篇评论,只是不知道陆先生记不记得我。”
  段小庄心中一喜,原来竟是他的粉,“这个,你说说你用什么名字发表的吧,或许我记得。”
  她微微一笑,“我用的是‘寒寺幽兰’这个名字。陆先生可以叫我小兰。”
  段小庄:“………………”
  寒寺幽兰?他被柳无眉夫妇押走的前一天还在骂这个寒寺幽兰呢。
  段小庄脑子飞快转着,脸上带笑,若无其事的道:“啊,当然记得,你发表的是关于《罗浮公主》中人物原型的分析吧,我看了,分析的很不错啊。”
  小兰惊喜的道:“真的吗,那你觉得我分析的怎么样?”
  段小庄:“这……”
  他艰难的开口,小兰已经自顾自的道:“我第一眼就觉得,侠客肯定是以楚留香为原型,但是我没有在文章里写出来,毕竟这只是猜测而已嘛,不过看起来很多人和我的想法一样呢。现在作者就在我面前,我真想问一下,陆先生,那就是楚留香吧?”
  任何正常男人被一个美女用期盼的眼神看着,都不能硬下心肠来啊,段小庄果断抛弃原则,斩钉截铁的道:“不错,那就是以楚留香为原型的。”
  小兰:“太好了,那么罗浮公主的原型一定是陆先生吧?”
  “………………”这世上的女人都怎么了,这两个问题还有完没完啊?段小庄咬着牙道:“怎么可能!”
  小兰:“可是你这……”
  “………………”段小庄顺着她的眼神往自己身上一看,顿时满脸是血,心中狂奏“套马杆的汉纸,你在我心上”,难怪这妹子第一句话就是“陆先生真有意思”……有趣的不是他摔了个大马趴,是他穿着裙子啊!
第二十四章
这年头,不要说泡妹子了,连搞基都不是你想搞,想搞就能搞。
  看段小庄吧,在漂亮女读者面前丢脸了……这都是柳无眉的错!段小庄觉得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他必须准备一个小黑皮本,专记自己的仇人,数量比较多,免得忘了。当然,他要是能弄到死亡笔记最省心。
  好在小兰不知道是很傻很天真还是已经修炼到一定境界,若无其事的就带段小庄进山庄。
  拥翠山庄不愧是武林世家,来来往往的下人精气神都不一样,抬头挺胸的。但八卦似乎是他们的天性,段小庄还隐约可以听到“哇,这难道是被少爷抛弃的外室?”“我看也像,看这小脸憔悴的。”诸如此类的讨论。
  段小庄:“……”
  有没有东南枝给哥挂一下……还让不让人活了!憔悴那还不是你家主子搞的啊?你当哥喜欢当弃妇么,当弃妇还不如当基佬呢。
  走到花园时段小庄忍不住了,左右看一下,“小兰,你在这等我一下,有人来了叫我。”
  “先生怎么了?”
  段小庄不语,快步走到假山后面,不一会儿就响起“哗哗”的水声。至于为什么是“哗哗”不是“嘘嘘”,他这都憋了一路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