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段小庄觉得她神色不对,心惊胆战的道:“怎么了。”
  石观音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娘只是想帮帮你而已啊,我放你回香帅身边好不好?”
  段小庄惊恐的看着她:“你究竟想做什么。”
  石观音手法极快,慢说楚留香在百米之外,就是在一丈之内,恐怕也无法阻止她的动作。她自怀中摸出了一粒,塞进段小庄口中,而后不知拍了段小庄哪个穴位,使得段小庄一口咽下那粒香甜的药丸。
  段小庄反应过来时石观音已经收手,他瞪大眼,曲着手指在嗓子眼里抠,想把药丸吐出来,可怎么吐也只能吐出口水。
  石观音:“别抠了,抠不出来的。”
  段小庄愤愤的放下手,顺手在她洁白的裙摆上蹭干净手指。
  石观音:“……”
  楚留香四人:“……”
  段小庄:“你到底给我喂了什么!”
  石观音嫌恶的一把将他丢了出去,“我真是无法再忍受你了,我一直在控制自己要把你的心脏掏出来捏碎的念头。”
  段小庄被她扔到空中,楚留香轻功极好,在段小庄还未落下时便一把接住他。
  段小庄也十分配合的抱住楚留香的脖子,“香帅,咱们可算会师了,我想死你了。”
  楚留香落地,苦笑着摸鼻子,“是么,我也很庆幸,总算把你救回来了。”
  “所以你快给我看看她喂的是什么药啊,我可不要刚逃回来就死于剧毒。”段小庄跳下楚留香的怀抱,把手腕伸出去,希冀的看着他。
  楚留香刚把手指搭上他手腕,石观音便娇笑一声道:“乖女儿,慢慢领悟娘送你的礼物吧,为娘今日便先走一步,我们会再见的。”说罢,她便领着门下弟子们飘然离去。
  石观音一走,段小庄长舒口气,可算逃离老妖婆的魔爪了,他催促楚留香:“把完没?是什么毒?”
  楚留香:“哪有那么快。”
  段小庄纳闷,小说里不都是一搭腕就捻着胡子喊:“恭喜壮士,壮士有喜了!”吗?那么问题是出在楚留香没胡子还是他不是壮士啊?
  趁着楚留香把脉的空隙,胡铁花围着段小庄转了好几圈,“你说你小子,也太没用了,让石观音打扮成这样子。不过这样比原来倒多了点看头呢,只可惜没胸。”
  段小庄:“你有胸,你有胸行了吧,真了不起。”
  胡铁花:“……”
  面对胡铁花有些残暴的眼神,段小庄立刻改口,“胸肌,胸肌行了吧,胡大侠。”
  胡铁花这才哼哼着道:“算你识相,这也是看在你一点武功也没有的份上,寻常人敢这么对我说话,我早就三拳两脚打死了。”
  姬冰雁:“难道不是因为他现在穿着女装。”并且看起来很像女人。
  胡铁花:“……”
  “……”段小庄黑线,因为他觉得他就是穿女装才更有欠虐气质好吧,很容易引起家暴什么的。
  胡铁花摸着下巴,“虽然……不过算死公鸡说对了一次,我看陆小鸡以后还是穿女装算了,不然以你嘴贱的程度,说不定哪天就被我打死了。”
  呸,老子哪里是嘴贱,老子分明是手贱好吧。段小庄第N遍在心底揍自己,让你他妈手贱,让你他妈当写手。
  楚留香忽然出生道:“老姬,你来把把脉看。”
  姬冰雁挑眉,“是什么很棘手的毒?”
  楚留香苦笑一下,“你先把脉吧,说不定……还真的很棘手呢。”
  姬冰雁走过来,将手指搭在段小庄腕上,不多时,在段小庄紧张的目光中抬起头,“你觉得是……?”
  楚留香:“看来你同我的结果一样,我还特意确定了好几次。”
  段小庄:“我到底得什么绝世奇毒了?”
  楚留香尴尬的咳了一下,“春.药。”
  段小庄:“…………”
  姬冰雁补充:“就是给断袖用的那种。”
  段小庄:“……………………”
  他就知道,石观音这个老妖婆不是什么善茬,居然给哥下□!段小庄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专门给断袖用的春.药,在现代他是没听过,但是古龙笔下的世界就不一定了。特别是楚留香传奇的世界,古龙投放了大量稀奇古怪的毒药,然后给他儿子开了个大外挂,鼻子失灵,什么迷药都闻不到。所以这种什么专门给断袖用的毒药,难道真的存在?
  段小庄抱着一丝期望:“世上没这么神奇的药吧?吃了就想被爆菊,又不是《受性大发》……”
  姬冰雁居然有些期待看好戏的样子,“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现在药性尚未发作,等发作了你就明白了。”
  段小庄:“如果不解会怎样。”
  姬冰雁:“我也不知道,那就要看石观音的狠毒程度了。”
  段小庄:“我懂了,爆体身亡之类的。”
  他颓然坐在地上,终日打雁,没想到居然被雁啄了眼,想当年段小庄最没下限的卖腐事件,就是给笔下主角的对手弄了个BT属性,那个**BOSS就是给主角下了他现在中的基佬专用春.药,主角逃脱后菊花各种痒。断章就断在各种痒这里,当时书评区都要被刷爆了。
  “BL小说!哥在追的是一本BL小说!”“求爆作者菊!”“作者求啪啪啪!亚拉那一卡!”类似这样的是男性读者的话,“XX(主角)快嫁给XXX(主角的基友)吧!”“XX,BOSS是真的爱你啊你早该明白的!从了他吧!”类似这样的是女性读者的话。
  结果第二天的更新,段小庄很无耻的让主角被他女朋友爆菊了,具体内容一笔带过,读者们这才想起来主角还有个小透明的女朋友,顿时大呼坑爹。
  现在好了,段小庄中了和笔下主角一样的药,只是他没有女朋友啊!连基友都没有,勉强要算的,楚留香倒是算一个,但是就算有段小庄也不想被爆菊!
  随着段小庄的沉默,现场气氛也有些诡异起来,中原一点红还好,他和段小庄认都不认识,只是漠然的站在一边。楚留香三人却尴尬非常,特别是楚留香,因为石观音的话现在清楚了,意思分明是就算他俩不是□,也要让他们变成□。药性很可能马上就要发作,这药就算能用女人解决,他们身处沙漠之中,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女人了。何况石观音对毒药的研究,当世实少有人能及,精妙无比。
  于是这么一来,必须由一个男人来和段小庄啪啪啪,而把段小庄带进这趟浑水的楚留香自然是不二人选了。
  于是渐渐地,胡铁花和姬冰雁的眼神都诡异的投向了楚留香。
  楚留香摸着鼻子,“你们看我做什么。”
  段小庄有气无力的道:“因为他们肯定都不想和我搞基啊。”
  楚留香:“……那我也不想啊,在下可是正常男人。”
  段小庄:“说的好像我就不是正常男人一样。”
  胡铁花:“正常男人一般不穿裙子。”
  段小庄看了下自己,“……”
  姬冰雁摆出老板的派头,“总而言之,此事是楚留香造的孽,楚留香自己解决,我们去谷外的沙丘等你们。”说罢,他和胡铁花就施展轻功迅速逃离现场了。
  楚留香:“……”
  一点红面无表情的道:“我也走了,不用送了。”
  楚留香:“……”
第十八章
性命和贞操,你选什么?
  现在摆在段小庄面前的,就是这么一个难题。
  他虽然表现的还挺像个腐男,但本质上还是直的不得了……好吧,可能也不是非常非常直,至少对基佬没有一般直男那种嫌恶的态度,连自己作品的腐向H同人漫都看了不少。
  而他面对的,是一个非常直的男人,还是很风流的男人,是让他羡慕嫉妒恨的人生赢家。
  现在要怎么办?
  段小庄心里像乱麻一样,毫无意识的跟着楚留香走到山谷的隐蔽之处,楚留香走在前面,看不清表情,可走着走着,他就觉得菊花一阵发痒。
  卧槽,段小庄低骂一声,夹紧菊花内八紧跟楚留香。
  走到山谷布满石块的一角,楚留香停下,回头一看才发现段小庄的奇怪姿势,并且他呼吸已然急促,脸上布满红晕。
  段小庄见终于停下,一下就瘫在地上,腿脚都是软的。
  楚留香此刻真是无奈,事情因他而起,段小庄也是被他拖下水,按道义来说,他责无旁贷。但楚留香风流半生,还真是从未碰过男人,好在段小庄此时身着女装,才让他心中的怪异不那么明显。
  两人都不是很想啪啪啪,可现实压力实在太大,楚留香见他此般状况,轻声问道:“药性发作了?”
  段小庄窘迫的点头。
  楚留香摸摸鼻子,随便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此事是楚某连累陆兄,你我二人皆是男子,此番为了解毒,逼不得已出此下策,想必陆兄心中也不情愿(段小庄狂点头)。你我便约定,此事过后,再不提起,以免尴尬,陆兄觉得如何?”
  段小庄听楚留香的话真是说到他心里去了,对对对,只要他们和楚留香的仨好朋友不说,谁都不知道此事。大家都是男人,为了解毒出此下策,又不用负责,就算以后成亲,谁也不知道哥被爆过菊呀。
  想到这里,段小庄心里一松,更是不住的安慰自己,当年读书的时候兄弟几个一起看爱情动作片,互相撸管不是寻常事,就把这当做那一样看待,是友情的表现嘛!
  当然,更重要的是……菊花痒死了啊!
  段小庄一面赞同状用力点头,一面已经急不可待的顺着楚留香的腿爬上去,揪住他热情的吻过去。
  段小庄经验稀少,此刻下定主意,放松下来,全凭脑中**行事,安慰就当楚留香是个经验高超的妹子。
  楚留香经验就多了,幸而段小庄穿的是女装,他催眠自己对面是个女人,被亲上来才发现还是个青涩得要命又热情得要命的“女人”。
  药性猛烈,段小庄神智很快失了七八分,扒拉着楚留香的衣襟就在他脖颈上胡乱啃着,被楚留香拉扯下来,摁住双手。
  这么一看嘛,倒还是有几分姿色的,肤色白皙,面带红晕,腰身削瘦,还多了女人没有的柔韧,不像楚留香想象中抱男人的恶心。
  段小庄嗅着那郁金香香气,手不能动,一面挣扎一面就把头拱进他怀里,一口隔着内衣含住楚留香胸口一点。
  段小庄实战没多少,AV却没少看,糊里糊涂就淫.笑着舔他乳.头,还含糊不清的道:“妹纸的胸好小呀,不过哥不嫌弃,等哺乳期就会变大了哦。”
  楚留香:“……”
  不知道这春.药究竟什么成分,之于段小庄来说竟如酒一般让他发狂,眼含热泪的蹭楚留香,这厮一神智迷乱,各种荡漾本性都出来了,耍流氓耍得那叫一个得心应手,比**石观音那会儿还要没下限,“妹纸,淫家,淫家下面痒嘛~”
  楚留香:“……”
  段小庄:“你快点,哥就告诉你一个关于极乐之星的秘密。”
  楚留香听到这个,一挑眉,一手探进段小庄亵裤中,发现他□中早已发软,许是因为药□,便一根手指插了进去,低声问道:“什么秘密?”
  段小庄倒抽了口凉气,爽得双腿缠紧他,“你给哥生个儿子哥就告诉你~”
  “……”楚留香觉得自己真是蠢了才会在这种时候问段小庄问题,再一看段小庄初尝情事,居然浪得可以,虽是男人,但碰起来已然不觉分毫别扭,反而渐渐食髓知味,连段小庄的嘴贱也变得可爱起来,权当助兴,索性不问其他,专心为段小庄解起药性来。
  ----我是拉灯的分割线----
  石观音那老妖怪下的药太过猛烈了,段小庄体力不怎么样,做到一半便体力不支,昏了过去,后来还是楚留香认命的干完活儿,简单清理一下,再扛着段小庄去和姬冰雁三人会和。他们多年基……朋友,都很有默契的不提这尴尬事,至于中原一点红,楚留香是他唯一的朋友,他自然知道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
  段小庄上辈子加这半辈子的精力都被榨干了,一觉睡醒竟发现已经处于札木合手下青胡子的帐篷里,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情节也不知道怎么进行了。
  他刚醒来有点懵,楚留香端了杯水给他,他本来有点尴尬,但是想到事先和楚留香的约定,便发挥了一下自己的厚脸皮,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泰然自若的道:“我们这是在哪里?”
  说实话楚留香没想到他这般自如呢,倒比他还要放得开一些,于是二人很有默契的一样态度,他也很自然的回答:“黑珍珠父亲属下的地方。”
  然后他又给段小庄讲了一下在他昏睡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段小庄听了大为懊恼,因他昏睡,剧情中画眉鸟杀石观音弟子们的情节还是发生了,他和那些姑娘相处几日,像长孙红,也培养出了点感情,本想相机让她们逃过一劫,顺便脱离石观音的掌控,没想到意外迭生,没主角就是没主角命,终究还是没能救下她们。
  只是中原一定红却没有如原著中一般断臂,因为段小庄的出现改变了剧情细节,他和曲无容似乎也没有培养起深厚感情来。
  段小庄思考了一下情节,马上就要大结局和石观音决斗了,他赶紧道:“对了,你应该知道了龟兹王妃就是石观音吧?”
  楚留香面露讶异之色,随即点头,“原来她便是石观音,倒也是情理之中,易容术果真高明。”
  段小庄骗过石观音是楚留香告诉他王妃身份的,没想到石观音前番与楚留香交手时死如何情景,这个谎言阴差阳错的没被戳破,倒让段小庄省心了。
  还有更让他开心的事,除了要铲除BOSS,极乐之星的秘密也该揭开,这回极乐之星真的该是他们老段家的传家之宝了!
第十九章
段小庄既已醒来,明白自己身处何方,自然知道接下来剧情十分紧凑,连忙打起精神爬起来,去和姬冰雁、胡铁花他们打招呼。
  还来不及说上几句话,那龟兹王就出现了。
  他从帐篷下钻了进来,看见楚留香他们几个,十分开心,“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让我遇见义子与三位壮士,不知可愿护送小王一程?”
  四人连同龟兹王一起出去,追逐龟兹王而来叛臣下属便在外面,龟兹王命他将叛臣唤来。
  那叛臣敏将军、洪相公并无花易容成的吴菊轩一同出现,无花一看段小庄,便微笑道:“小师妹,别来无恙?”
  段小庄:“……”
  龟兹王奇怪的看着他,“难道是我汉话不灵光么,他怎么叫你小师妹?你何时与他有的瓜葛?”龟兹王面露疑色,看吴菊轩和干儿子如此熟稔的样子,不免有疑虑的。
  段小庄咬牙切齿的道:“王爷,你还不知道,你的王妃就是他的师父兼母亲乔装的呢。”
  龟兹王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我与爱妃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她怎么会是这叛臣的母亲,我可没有这个儿子。”
  段小庄:“现在的王妃早已不是王爷原来那位王妃的,此人现下的样貌乃是易容之后,他其实是假王妃的儿子啊。”
  那边敏将军和洪相公都不知道这个秘辛,竟是忍不住偷看去看吴菊轩,似在想他长得这么丑怎么会是石观音的儿子,原来是易容过,不过这么一想,石观音的年纪果然很大了……
  楚留香此时也出言道:“不错,王爷莫要被奸人瞒骗,此事是真是假,应该很容易就能知道的。”
  龟兹王神色变幻半天,还是不大相信的样子,“此事稍后再说,现在,敏洪奎、洪学汉,你二人现下若是伏首认诛,还可从轻发落。”
  他二人仰天大笑,“伏首的是你才对,新王登基,你才是叛臣贼子!”
  龟兹王这人扮猪吃老虎,早有准备,胸有成竹的将他已然派军复国的事说出,未免众人不信,还将那所谓新王的头颅抛出,成功令叛兵们投诚。
  敏将军和洪相公要逃,姬冰雁与胡铁花正好追上去,而无花见势不妙,也掠马逃走,楚留香刚要去追,被段小庄拦住,“不要去!”
  楚留香不解,“为何。”
  段小庄心知石观音等会儿就会来,“我夜观天象,发现你要是离开了,胡大侠肯定有生命危险,我猜测那石观音可能在不远处,万一你一走,石观音出现了可怎么办?”
  楚留香沉声道:“但是我已猜到吴菊轩的真实身份,他作恶多端,我须得抓他回中原受审。”
  段小庄:“是无花干的坏事多还是石观音干的坏事多?他俩谁厉害?”
  楚留香一愣。
  段小庄:“所以你得留下。”
  耽搁的这时间,无花影子都快没了,楚留香再想去追,追上的可能性也不大了,只能叹口气作罢。实际上他这一去,倒是能抓住无花,但无花也被柳无眉给杀了,然后这边石观音又给胡铁花下了毒,要不是柳无眉胡铁花也要死。而原著被改变的情况下,段小庄才不知道石观音会不会把他给捏死,那毒酒他可以倒了,也保不齐石观音强行灌一杯给他,这样柳无眉又是否有多一份解药?
  这些都是未知数,段小庄不是主角,实在不敢冒险。
  反正相较之下,无花的危害比石观音要小得多,至少武功要低得多,逃的是无花楚留香要把他绳之以法容易多了呢。
  楚留香何等精明,他知道段小庄有点特殊的本事,脑子一转也就明白,石观音必然会出现。于是摸摸鼻子,老老实实留下来参加庆功宴。
  龟兹王道:“之前我儿说的那些话,说实在的,小王还是有些不相信呢,小王已经派人去请王妃了。”
  请王妃,这不是茅坑里打灯笼——找死(屎)么。
  段小庄默默的贴着楚留香站。
  楚留香瞥他一眼,没说什么,自怀中掏出那极乐之星,“这是陛下之物,现在物归原主。”
  段小庄细声道:“这……是……我……家……传……家……宝……”
  楚留香想了一下,“不……是……的……这……是……龟……兹……王……的……”
  段小庄:“……”
  龟兹王哈哈大笑道:“这颗宝石嘛,就送给壮士了!你们若喜欢,几位我一人送一颗。”
  楚留香有些诧异:“这宝石不是事关陛下国中一个秘密么?”
  龟兹王得意道:“那不过是本王放出的假消息,就是为了吸引叛军的目光,现下已然复国,这宝石自然毫无用处,理应送给几位壮士。”
  众人皆抚掌道此计甚好。
  段小庄:“看……还……是……我……家……的……”
  楚留香:“……”
  楚留香居然觉得,段小庄早就料到了。
  一阵香气飘来,石观音翩然而至,“王爷好伎俩啊,连妾身也骗过去了。”
  龟兹王看着自己老婆“飘”进来,讶然道:“你……”
  石观音当着他的面把易容去掉,“想必他们都已告诉你我是谁了,王爷又何必惊讶呢。”
  龟兹王眼看老婆变妖婆,面容一下子惨淡起来,“我的王妃呢,我的王妃又在哪里了。”
  石观音但笑不语。
  她仍对龟兹国王位有念想,冷笑道:“这酒可好喝?”
  龟兹王:“……?还……不错?”
  石观音:“……”
  楚留香微笑道:“当然不错,因为夫人下的毒酒早已被在下倒了。”
  石观音:“香帅好聪明,那妾身再问一句,小女的滋味如何呢?”
  段小庄:“……”
  楚留香若无其事的道:“应该比年纪大的女人味道好多了吧,夫人你说是吗?”
  “我倒要看看你能油嘴到几时。”石观音眯起美目,“即使你们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你们准备好了,给王爷殉葬了吗?”
  楚留香淡淡的道:“我们虽然不一定是夫人的对手,但总不至于坐以待毙的。”
  段小庄躲在他身后插了一句:“对啊,不然夫人成功做了龟兹的太后,岂不是要高兴地天天对着镜子?”
  石观音的目光一下子刀一般扎过来,“你说什么?”
  段小庄无赖的道:“说的事实咯,敢做就不要怕别人说,我才知道,干娘你果真不是喜欢男人,而是看不起男人,因为他们都配不上你。”
  石观音最大的秘密就是她对自己产生的畸恋,镜子里的她就是她的爱人,只有她自己能配得上自己。原著里楚留香得以击败武功高过自己很多的石观音,就是利用了镜子。石观音对镜子里的自己寄托了太多感情,楚留香将镜子击破,便如毁了石观音的爱人,让她崩溃,从而找到机会击败她。
  被说破这种**事的石观音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一字一字从牙缝里蹦着道:“看来是留你不得了,乖女儿。”
  楚留香:“那夫人还要先问问我们。”
  胡铁花和姬冰雁都默默的站在了楚留香的身侧。
  段小庄鬼头鬼脑的躲在后面,从怀中掏出一叠东西,一人发了一个。
  仔细一看,原来那竟是一叠镜子……
第二十章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
  龟兹王、琵琶公主亲送楚留香四人。
  龟兹王惋惜的道:“你真的不愿意留下来吗,如果有需要,随时回来,龟兹国永远为你留着王子的位置,请别忘记这里还有你的父亲和姐妹。”虽然认下段小庄的是石观音,但因石观音之事,龟兹王对他很是欣赏。
  最贱的莫过于段小庄这种人了,楚留香三人与石观音一战,他直接一人发了面镜子,又四处悬挂着镜子,全照着石观音。再告诉楚留香那个秘密,关键时刻,用言语激石观音,再将几十个镜子一起碎去,镜子里石观音的“爱人(们)”也碎了。
  石观音都傻了,直接被楚留香KO。
  楚留香从不杀人,石观音咬碎口中毒药,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带着对段小庄的怨念而去。
  段小庄对龟兹王露出灿烂的笑容,“那当然,谢谢您的极乐之星,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的。”做传家之宝保存,这简直是这趟沙漠之旅最大的收获了。
  因为段小庄而没献身成功的琵琶公主幽幽的看楚留香一眼,“希望你和胡壮士幸福。”
  胡铁花:“……”
  楚留香:“……”
  最近一直躺着,但是不断在中枪的胡铁花郁闷的摸了摸下巴,“幸福个毛啊,和陆小鸡幸福还差不多。”
  姬冰雁:“对啊,你们都幸福了二十多年了,也该让别人幸福一下了。”
  胡铁花:“……”
  楚留香忍不住道:“好像你是和我们一起幸福的吧?”
  姬冰雁:“……”
  “哈哈哈哈哈哈!”胡铁花开心大笑,笑到一半喃喃道:“我笑什么,这不是连自己一起笑了……”
  众人:“……”
  胡铁花你是天然呆、天然呆还是天然呆呢?
  龟兹王送了他们几匹宝驹和清水食物,有了好马,再加上似箭归心,很快便回到了兰州姬冰雁家。
  姬冰雁:“你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楚留香轻松一笑,“石观音的事终于解决了,我自然要去找蓉儿红袖和甜儿。”
  胡铁花:“我当然和老臭虫一起,死公鸡,你呢。”
  姬冰雁看着自己的两个爱妾,“我不和你们走了,我留在这里。”
  胡铁花想说什么,被楚留香制止了,“我懂了。”
  段小庄道:“还有我,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去找苏蓉蓉她们了,我回京城。”
  楚留香眼神一闪,“你的意思是,蓉蓉她们没事?”
  “根据我的推算嘛,当然没事。”只是被柳无眉关起来了而已,段小庄在心里暗道,“所以我也要赶紧回京城了,没我的事了。”
  大沙漠剧情一完,可算没他什么事了,跟着主角危险实在太多了。这一趟沙漠走下来,菊花都没能保住,还差点命丧毒妇之手,被迫穿女装,心理遭受极大打击。可算明白了,他真不是当主角的料,还是老实种田算了。
  楚留香正色道:“那陆兄,后会有期,日后若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段小庄得了盗帅一个承诺,喜不自胜,就算是以后混不下去了让楚留香帮他刷分也好啊,帮他买个十万八万本书,支持一下销量。
  告别之后,段小庄带着那颗极乐之星坐上姬冰雁安排的车马赶回京城,一回去就发现自家门上被人用血红的颜料写着硕大一行字:“陆小凤,你再不来书局我就要死了。”
  “……”秦老板是有多惨啊,看来他的脸也和这门一样了,全是血。
  段小庄简单收拾一下多日没人住的房间,就带上在沙漠里写的手稿去书局了。
  秦老板一看到他就哭了,“小凤,你终于回来,再不回来就只能看到我的尸体了。”
  段小庄本来还挺怨秦老板把楚留香带来,但过了这么久,再看秦老板凄惨的样子,不由得学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老板,没这么惨吧。”
  秦老板悲愤的一捞袖子,“你看,我手上,身上,全是青肿啊。你走了后,读者们说你从来没停更过,一定是有原因。然后不知道是哪里起的流言,是因为我克扣你的稿费导致你罢工,于是我走到哪里都有人说‘看啊那是秦儒的老板’,然后就朝我扔石头!我他妈都要以为自己是千古罪人了,我冤不冤啊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