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她对着镜子里倒影出的段小庄甜甜一笑,“你醒啦。”
  段小庄缓缓爬下床,走到了她身后,沉默的看了半天,“呃……你不怕我对你出手吗?”
  她手丝毫不抖,细细的描着眉,“原话送给你,你不怕我对你出手吗?”
  “……”真是有点侮辱人,“我怕。”
  她展颜一笑,“别怕,我一般不对普通百姓出手的。”
  “……”这句话更侮辱人!原来他在这女人眼里就是普通百姓,食物链最底层啊。
  她忽然将手中的眉笔递给段小庄,“替我画眉吧。”
  段小庄从善如流,捻着眉笔,俯身替她画眉,一边画一边问:“石……王妃没留什么话给我吗?”
  她说:“你怎么知道是王妃?”
  段小庄一摊左手:“细数最近我得罪过的人,除了书局老板、读者,就只有王妃。”他忽然想到什么,“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她嫣然一笑,“长孙红。”
  段小庄面无表情的放下眉笔。
  长孙红:“怎么了?”
  “没心情画了。”段小庄在心底痛骂,搞什么鬼,好不容易遇到个妹子,是BOSS手下也就罢了,还是□。
  长孙红也不在意,站起身,“你说书局老板,你写什么?”
  段小庄:“《手贱论》。”
  长孙红:“……??”
  段小庄:“其实是《如何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家庭主妇》。”
  长孙红笑盈盈的道:“你真有趣。”
  “谁真有趣?”房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段小庄侧头,发现是个贼眉鼠眼的三角脸,那个猥琐样让段小庄几乎是立刻就明白过来他的身份,易容为吴菊轩的妙僧无花,也就是长孙红的丈夫。
  长孙红听到他的声音,欢欣无比的转过头去,“你来啦,我在说他呢。”
  无花的脸色有点古怪,目光移向段小庄,“你就是母亲让抓来的西门吹雪?”
  段小庄故作惊讶的道:“母亲?你是说王妃吗?”
  无花点头。
  段小庄:“怎么可能!王妃只有女儿,儿子只有我这个干儿子啊。”
  无花没说话,凝视长孙红片刻,“你先出去吧,我来和他说说话。”
  长孙红甜蜜的看着他,含情脉脉的点头,“我去给你炖汤。”
  无花没看她,“嗯,你……”他犹豫一下,“擦擦眉毛。”
  “……?”长孙红疑惑的转头看向镜子里,赫然发现自己眉毛像两条扭曲的蚯蚓,而刚才她就盯着这样的眉毛对无花含情脉脉来着。
  长孙红捂住了那两条可笑的眉毛,“西门吹雪!你真不是个好人。”她瞪了段小庄一眼,跑出去了,恐怕是去洗她的眉毛了。
  长孙红走后,无花打量段小庄几眼,断言道:“你知道我母亲的身份。”
  段小庄:“王妃吗?她除了是王妃,还兼做劫匪,你指的是这个身份吗?”
  无花轻笑,“表情太假,你在说谎。”
  段小庄:“……”
  只是一个小BOSS而已,有必要这么聪明吗?段小庄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些人的智慧,即使他是穿来的,对上也占不到上风啊,果然废柴就是废柴,穿越了还是废柴。他现在只希望石观音能不要太**,好让他撑到楚留香来救人。
  无花:“我猜,你或许还知道我的身份?”
  段小庄:“其实……是楚留香告诉我的。”这种事,推到主角身上就好了。
  无花挑眉,“楚留香怎么可能知道。”
  段小庄理直气壮:“这我怎么知道!”要是知道就不是楚留香做主角了。
  无花转身,“那希望你也知道我母亲会怎么对你。”
  段小庄毛骨悚然,想起原著中写石观音是怎么对待石驼的,他期期艾艾的道:“她什么时候会来?”
  无花似笑非笑的道:“不用急,很快了。”
  段小庄怕得腿发软,手不自觉的发抖,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打开窗子一看,外面果然是沙漠,这里是鬼船,完全没有逃走的希望。他继续来回走,最后忍不住对十分闲适的坐着的无花道:“你为什么来找我?就为了问那几个问题?”
  无花轻笑,“我听说了西门剑神的言论,所以特意来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还能将我母亲气成那样,我很少看她那样生气呢。”
  段小庄:“那她可能更年期了……”
  无花:“……?”
  段小庄掩口咳一声,“就是,女人年纪大了,有个时期叫更年期,会停止每月一次的流血事件,脾气变得十分古怪。”
  无花的脸色也古怪起来。
  段小庄:“算一算,你妈差不多也该更年期……”
  “是吗?”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响起,仿佛搔在人心痒处,妩媚动人,但是对于段小庄来说,只是让他浑身发寒而已。
  段小庄缓缓回头,“干娘……”
  石观音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段小庄身后,她已经卸去伪装,真实面孔比王妃的那张脸还要美上百倍千倍,简直是段小庄二十多年来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没有之一。当然,可能也将是段小庄见过最恐怖的女人有之一,另有初中班主任兼英语老师、让他去相亲时的老妈、逼他签售会上签“XXX(书中主角)嫁给我吧——BY XX(主角的基友)”的腐女读者等人并列之一。
  无花:“我去看看红儿。”接着他就没影子了。
  段小庄:“……”
  石观音坐在床上,手搭在腿侧,以一个十分之诱人的姿势看着段小庄,“你觉得我美吗?”
  “美是美……”段小庄忍不住说:“可是你儿子刚走呢,你尴尬不。”
  石观音:“……”
  段小庄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特别是当了快三十年的魔法师,对石观音的**不可能没有感觉,他既不是柳下惠,也不是楚留香,所以只能用插科打诨的方式来阻止石观音的**了。
  石观音似乎深呼吸了一下,走到段小庄面前,“那不重要,你看,即使我的儿子已经这么大了……”
  段小庄:“嗯,比我还大。”
  石观音:“……”
  段小庄真诚地看着她,其实他是真心为无花尴尬,居然摊上这么个老妈,好歹无花和楚留香有过交情,石观音也下得去手**楚留香,也不想想自己儿子情何以堪。
  石观音很艰难的继续道:“但是我还是和十几岁的少女一样,不是吗?岁月并没有在我的身上留下痕迹。”
  段小庄:“这我就不知道了,三十年前我还没生呢。”
  石观音:“……”
  段小庄看着她眼神不对,怕她狂性大发,连忙改口,“但是你确实是我见过最美丽的……”
  石观音的眼神缓和了一下。
  段小庄:“……干妈。”
第十二章
段小庄深刻的认识到自己不但是手贱,嘴也挺贱的,把石观音气到直揉胸口,没有抽他还真算石观音素质高了。但是他是真不想和一个一把年纪的阿姨玩**呀,即使她再美,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刚刚还给她儿媳妇画眉,和她儿子聊天,就能狠下心了。
  而石观音在见识过段小庄的嘴贱后,似乎也决定暂停一下证明自己的魅力,问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段小庄老实的回答:“你是石观音。”然后很自觉的补充,“是楚留香告诉我的。”
  石观音:“哦?可我看楚留香不像知道的样子呢。”
  段小庄:“傻女人,他骗你的呢。”
  石观音:“……”
  段小庄:“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一并问了吧。”
  石观音凝视他,“你很有意思,你真的叫西门吹雪吗?”
  段小庄想了一下,“其实我叫陆小凤。”
  石观音居然知道他是谁,“你是写《穿越之我是秦始皇》的那个陆小凤?”
  段小庄没想到她看过自己的小说,颇为高兴的道:“对,就是我的写,怎么样,好看吗。”
  石观音斜睨他,“不怎么样,我光看到通篇都是主角在收女人,这是你心里的想法吗?”
  “应该说是每个男人心里的梦……”段小庄猛然想到这是个什么人,又道:“不过我就不是这种人,我编故事就是为了满足他们嘛。”
  石观音道:“你写的故事,计谋太蠢。”
  段小庄:“……”
  段小庄安慰自己,你吐了人家那么多次槽,要允许人打击报复。
  石观音:“而且只适合男人看。”
  那当然,哥当年是在X点主站又不是女频,虽然大家都说哥BL小说写得好……
  段小庄面上却做受教状,“对,我也觉得这样不好,但是我不知道怎么为姑娘们服务呢。”
  石观音微笑道:“那我来教你。”
  段小庄:“可书的受众面是姑娘啊。”
  石观音眯起美目看他。
  又嘴贱了,段小庄扭头,“正是您这样貌美如花的姑娘,请说吧。”
  石观音这才接着道:“你应该把主角的性别换成女人,让她穿越到一个以女性为尊的世界里,然后按照你熟悉的模式来发展故事,一定很多女人爱看。”
  “……”段小庄目瞪口呆,原来这姐们儿爱看女尊啊!还很多女人爱看,在这个时代那就不见得了吧,当然石观音会爱看是肯定的,这简直就是变相的种马。
  石观音挑眉,“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段小庄连连摇头,“哪里,我正在想呢,这样是不是男人生孩子最好。”
  石观音沉吟一下,“你这个想法很不错,要二十月怀胎,再设定一个类似三从四德的约束男人地规矩吧,裹脚就不必了。”
  段小庄:“……”
  石观音:“你这是什么表情?”
  段小庄:“我只是在想……这种故事写出来会不会被出版总署禁止出版。”能不能出版他不知道,但是刊载出来肯定被马甲人士们喷死就是了。为了当妇女之友被男性同胞集体鄙视,他还不大想啊。
  石观音:“出版总署?”
  段小庄:“就是被朝廷列为禁书。”
  石观音轻蔑一笑,“如果列为禁书,你才算真红了。”
  段小庄顿时一惊,真谛啊!石观音太有见地了,这句话放到现代那也是真谛,一本书列为禁书,才算真红!就像晋江作者的荣誉勋章就是黄牌警告文章内容含有H,再进一步就是锁文处理,终极目标就是被版署列为各网站禁止转载书籍,在度娘文库都搜不出书名作者名!
  这个时候,你就是真?大手!待到那时,即使各网站都没有你的踪迹,但江湖遍布你的传奇,疼讯邮箱拯救世界,基友们资源共享,TXT文档四处流传,温柔包里占据编号第一的位置,度娘知道里有无数问题,留邮箱,附上你的文名,大家含笑不语,不用解释。
  ——当然,要注意不能太过分,导致被跨省了哦。
  而这个标准在古代自然简单一些,被朝廷禁,然后流传手抄本。千百年后将会出现各种版本的手抄经典古代反映社会黑暗的现实小说,其中最值钱的,自然是各种马甲人士的手抄本,用颜体柳体各种体,抄写着一代大手的经典作品。
  石观音很满意段小庄被自己镇住,“你很不错,虽然嘴太贱,但我还真不忍心把你玩死了。本来以你之前说的话,死一百次也够了,谁知道你就是陆小凤,而且我发现我们还挺有共同语言……”
  段小庄:“所以?”
  石观音:“所以我决定让你多逍遥几天,再怎么样,也要把我方才说过的那种小说写出来嘛。”
  段小庄灿烂的笑起来,“那是我的荣幸。”
  他现在知道折磨石观音的办法了,写一篇非常好看的女尊小说,然后写到高.潮,坑掉。
  当然,不知道他坑了小说,石观音会不会一个坑活埋了他。
  “好了,既然决定暂时不杀你,我们有时间来谈谈正事了。”石观音一转身,轻巧的半倚坐在床边,轻薄的纱质裙摆拂过段小庄身体,香气袭人。
  段小庄眼睛都要直了,石观音根本没穿亵裤,就穿了纱质长裙,这么一坐,两条白皙细嫩的长腿露出大半,比雪还要耀眼,修长笔直,曲成诱人的角度。
  石观音含笑看他。
  段小庄:“我自戳狗眼……”
  石观音轻柔的道:“不,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必自戳狗眼。”
  段小庄:“不,我不能猥亵干娘。”
  石观音:“……”
  段小庄遗憾的转过头,这石观音年纪比他妈还大,但身材愣是像他妹,“干娘有什么正事说吧。”不会是商量一下女尊文的大纲?那他宁愿脱肛(纲)。
  石观音轻哼一声,抚了抚乌黑的长发,“极乐之星你放在哪儿了。”
  段小庄:“……!”
  石观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知道极乐之星在你手里,可是我搜过了,并不在你身上,你把它给谁了,楚留香?还是胡铁花,或者姬冰雁?”
  **!居然趁哥昏迷时摸光哥!段小庄大怒,很有骨气的道:“不告诉你!”
  石观音用她涂了蔻丹的红色指甲轻刮床柱,居然留下深深的划痕,声音也很轻柔,“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女人是善变的,虽然我很想看女尊男卑的小说,但还比不过极乐之星对我的吸引力。”
  段小庄:“楚留香!”
  这种时候,撒谎被看透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只好把危险都推给主角了,谁让你他妈是主角,外挂开得多,责任也大啊,反正主角不死,段小庄毫无负担的说了出来。
  石观音凝视他良久,仿佛在判断那个答案的真伪,最后她甜蜜的笑道:“很好,我喜欢有自知之明的人,所以,今晚你来陪我吧。”
  段小庄:“……”
第十三章
两个白衣少女面无表情的给段小庄洗澡,拿着丝瓜络和皂角在他身上用力搓。段小庄痛苦的闭着眼睛,这真是一半天堂一般地狱,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妹子服侍沐浴,但很可惜沐浴后他就要去服侍老妖精。
  石观音对自己的魅力太自信了,她不愿意相信有人能抵抗她的魅力,而三番两次嘴贱的段小庄,既然不用死,自然也要受活罪,经受她的考验,搞不好真的中招了就该死了。
  原著中的石观音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得不到的男人她要百般引诱,一但得到了,就弃之如敝屣,丢去折磨他们,践踏他们,杀了他们。而坚持不受她**的人,比如石驼,也要被她折磨,更用力的折磨。
  段小庄宁愿受一下苦,好歹等到楚留香来救他就行了。
  他正在胡思乱想,房门忽然打开了,长孙红溜了进来,挥退了那两个白衣少女,笑嘻嘻的道:“怎么样,你现在什么感觉?”
  段小庄身体一沉,浸在水里回答:“怎么,你眉毛洗干净了?”
  “真是坏人。”长孙红娇嗔道:“居然把我化成那个样子,所以我特意来看你笑话了。”
  段小庄哼道:“你来看我,不怕你相公生气吗。”
  长孙红道:“咦,你怎么知道我有相公?”
  段小庄酸溜溜的道:“看你和白天那个人的神情就知道你们是一对鸳鸯了。”
  长孙红开心的道:“真的吗,我们看起来很恩爱?”
  段小庄敷衍的道:“是啊是啊。”什么人啊,在这儿秀恩爱,有点下限好吧,你眼前这个可怜的汉子就要被呈给老妖精了啊。
  长孙红:“你觉得我们般配吗?”
  段小庄:“绝配!一个漂亮如天仙,一个丑陋如夜叉。”
  “你哪知道……”她忽然顿住,“哼,反正我们自然是绝配。”
  “你继续在这儿留下去就不一定了,万一你相公误会我们有私情怎么办。”
  长孙红:“不会的,他知道我喜欢比我厉害的。”
  段小庄:“……擦。”
  长孙红不怀好意的笑起来,“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看你还顺眼,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不管你受不受我师父的**,都注定了要经受一番苦难……然后死去的。”
  段小庄:“怕死不做□!”
  长孙红:“……??”
  段小庄:“没什么,就是说我不怕死。”
  长孙红不甚在意,道:“那最好,这么说,你是准备做个风流鬼了?”
  段小庄:“我要风流的活下去,我可是响当当一粒铜豌豆。”
  长孙红俏脸一红,“真是流氓,我不和你说了。”她一扭身,就走了。
  “这就走了,都敢闯进浴室看我洗澡了,还怕这点**?”段小庄真是不解女人的思想啊,复杂的生物。
  (注:铜豌豆在古代**术语中其实是指男人的小JJ,所以关汉卿是在耍流氓,段小庄也是在耍流氓……)
  洗干净之后就被赶到石观音的房间了,石观音就披着一条纱坐在床中央。
  熏香袅袅,红绡帐暖。
  段小庄:“……干娘。”
  石观音妩媚的笑容僵了一下,“你过来。”
  段小庄磨磨蹭蹭的过去。
  石观音道:“我是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这个你不应该问我,得去问魔镜!段小庄捂住眼睛,“是、是啊……”
  “那为什么你不愿意看我?”石观音把他的手拉开,“告诉我,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段小庄不知为何,脑中一下子闪过篝火晚会那夜的场景,他吞了下口水,“给我一个眼神~热!辣!滚!烫!”
  石观音:“……………………”
  赢了,段小庄用神曲成功击败BOSS石观音。
  石观音缓缓转身,控制住正在发抖的手指,好让自己不要一个忍不住把段小庄的嘴死了,她从床柱上撕下一条红绡,递给段小庄。
  段小庄:“……干什么?”
  石观音微微侧头,眼神闪烁不明,“你是第二个拒绝我的男人,你知道第一个拒绝我的男人怎么了吗?”
  “……”段小庄想到双目失明的石驼,他怕了,他可以受苦等楚留香来,但如果楚留香来的时候,他已经瞎了聋了怎么办?他不是主角,没有外挂的,就算瞎了也不能像花满楼那样活得潇洒。
  段小庄脑子在飞速的转动,发挥他写手的特长,干咽了一口,道:“其实,我拒绝你不是因为没有魅力。”
  石观音:“哦?”
  段小庄:“其实……”豁出去了!“我喜欢的是男人!”
  石观音:“……”
  段小庄:“是真的,我是个断袖。”
  石观音回身,胸口起伏很明显,“你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不可能,你对女人明明有反应。”
  段小庄:“我是断袖,又不是性无能,当然有反应,而且我也不是天生的断袖嘛是,身体有反应,但是心里实在是接受不了。”
  石观音眯起眼看他,“那么,你和楚留香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啊!段小庄一咬牙,“□,我们就是没事撸过几管而已,你知道,这其实是男人们友情的表现,他可是楚留香。”
  石观音:“我怎么觉得你们的关系不止这样简单呢?你还把极乐之星放在他那里了。”
  段小庄:“……”
  不放在楚留香那里还能放在哪里啊!女人啊,你的名字是脑补!
  石观音轻声道:“难怪他会带你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沙漠之中,若不是因为你们关系特殊,又怎会形影不离呢。想不到盗帅楚留香居然栽在一个男人手中,哈哈,难怪你始终不愿意屈服于对我欲.望,原来我输给了楚留香。”
  段小庄:“………………”
  够了啊!不要再脑补了!石观音你不愧是能超前几百年想出女尊这种设定的大神,你要是去当写手哪里还有段小庄混的地方!
  石观音还不够,这就是女人的特性,再荒谬的理由,只要她们心里先相信了,反而会百般为你找证据证明这是真的。比如石观音现在就开始帮段小庄补充了,“那么他那三个红颜知己呢,难道他的红颜知己其实是你拜托人绑架的,因为她们在楚留香身边那么多年,是你最大的情敌。”
  段小庄:“……………………”
  石观音仿佛很为自己的推理能力自得,“如何,我说的对不对?”
  段小庄破罐子破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石观音露出一个完美笑容,“既然这样,那你也就不算男人了。”
  段小庄:“……”
  凭什么?是基佬就不算男人了?
  石观音:“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难怪不能臣服在我脚下,哈哈哈哈。”
  段小庄:“……= =”
第十四章
段小庄终于用自己是基佬这个借口摆脱了石观音的魔爪,石观音放他回去自己睡觉。
  不过第二天一醒来段小庄就知道自己还是低估石观音这个**了,她送来了笔墨纸砚,还有长孙红亲自服侍他穿新衣服。
  长孙红悲悯的看着他——那是一套女装,内外俱全。
  段小庄:“这是什么……”
  长孙红:“师父说,她不想看到一个没被征服过的男人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那就把我放了啊!多么简单的问题啊,段小庄指着那套女装,“所以她让我穿这个?不要这样好么,基佬也是有尊严的。”
  长孙红:“你要尊严还是要命。”
  段小庄:“把衣服放下,我等下自己穿。”
  “……”长孙红不可思议的道:“你不是文人么?怎么一点节操也没有。”
  “哥现在教你,世界上也有无节操的文人,”段小庄毫不以为意,“你以为一个当红写手会有节操这种东西吗,你错了!节操是什么,多少钱一斤?”女装算什么,哥当年为了卖萌还戴过猫耳呢,何况现在,在生命面前,不要说女装,就是女仆装他也穿啊。
  长孙红被他的无耻镇住了,“也就是说,你真的愿意穿女装?”
  段小庄:“如果你师父一定要的话。”
  长孙红顿时鄙夷的道:“我现在不怀疑你是不是文人了,我怀疑你是不是男人。”
  段小庄:“……”
  长孙红:“你没什么要讲的吗?”
  段小庄:“我本来不想耍流氓的,但既然你都问了……我是不是男人试过了就知道。”
  长孙红**一笑:“这个问题问楚留香就知道了。”
  段小庄:“……”
  长孙红眨眨美目,“幸好你是断袖,不然和你这样亲密,我还真怕被说成红杏出墙呢。”
  段小庄想再重复一遍:是断袖又不是性无能!你要真想出墙哥陪你就是了。
  长孙红看段小庄的神情,又娇笑道:“说起来,我岂不是应该担心你对我相公出手呢,万一你给我戴绿帽子可怎么办。”
  段小庄:“这话说的,你以为你相公是朵花儿么,哦对,不用问了他不是,他不‘无花’么,放心,以你相公的尊容我高攀不起。”
  长孙红却带着些骄傲的说:“既然你知道他是无花,想必也听过妙僧无花……”
  “没听过。”段小庄打断她,“而且我不知道你骄傲什么,嫁给和尚很荣幸么。”
  长孙红:“……”
  对于敢于嘲笑自己的已婚妇女,段小庄不遗余力的打击,“而且他叫做妙僧无花,难道是因为他长得很奇妙吗?嗯,是挺奇妙的。”
  长孙红:“……”
  “在下的长相奇不奇妙在下也不清楚,但在下知道自己的画应当很妙的。”无花顶着吴菊轩的猥琐脸飘然进来,手中还拿着画具和宣纸。
  段小庄毫无在背后说人坏话被人抓到的尴尬,“是么,那你现在是要画什么。”
  无花微微一笑,“画你。”
  “……”段小庄:“应该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无花:“我不知道你想的是怎么样,但这是母亲吩咐我的,为你作画留恋一下。”
  段小庄:“……”又不是艳照门,留恋个毛线啊,石观音为了不让他好过还真是花样百出啊,可惜段小庄一来脸皮厚,二来他一个现代人,根本不觉得画画有什么,又不是照片。
  他恶从胆边生,纯为恶心一下无花,若无其事的道:“是吗,其实我是想,难道你爱上我了。”
  无花:“……”
  段小庄:“长孙红,你怎么想?”
  长孙红:“……”
  无花轻描淡写的道:“看起来你还没梳洗好呢,那我等等好了。”
  长孙红走到他身旁,拉着他的手臂轻摇,撒娇道:“你都未曾为我画一幅画呢。”
  段小庄:“这简单,你等下来做我的背景,衬托一下我好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