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女人们笑嘻嘻的应是。
丁枫走了。
胡铁花立刻从怀里摸出一个火折子,“为什么不能点火啊,我来点点看。”
那几个原本在娇笑的女人瞬间惊叫了一声,一齐扑向胡铁花,她们都不会武功,只是抱腿的抱腿,抱腰的抱腰,惊恐的道:“不要,不要点火!”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胡铁花愣了,“哎,哎,你们放开我啊,为什么不能点火?”
她们道:“这是岛上的规矩,总之不能点火,不然……不然……”
 胡铁花纳闷,就在他没注意的时候,一个女人从他手中抢走了火折子,甩起胳膊丢得远远的。
 胡铁花:“你……”
胡铁花那个“你”字慢慢地被吞下去了,因为张三已经不声不响的点起了一个火折子。
 那几个女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为已经把火折子丢开了,都松了口气,如花的面庞上是娇媚的笑,“幸好丢了,不然倒霉的可不止是你。”
大家都在无声的抽气,这里有四个女人,她们都是细腰长腿的漂亮姑娘,红唇如火,肤如凝脂,只是在原应生着眼睛的地方,一片光滑……
她们的眼睛仿佛被人抹去了,实则是眼帘被缝了起来,不知多少时间后,上下眼皮都连在了一起,不仔细看根本毫无痕迹,让原本漂亮的脸诡异得可怕起来,特别是她们还在活色生香的笑着,越发对比得那片空白触目惊心。
段小庄捂住自己的嘴,即使看过原著,但在面对这诡异的一幕时,他还是几乎要叫出来。
胡铁花握紧了拳头,咬着牙道:“你们太过分了,居然把我的火折子丢了,就算会发生什么事,也不用你们管。”
张三默默的熄了火折子,“丢的很远,恐怕找不回来了。”
一个女人哼了一声,“真是不识好人心,这里是蝙蝠岛,蝙蝠岛是不能有光的。我们可是救了你一命,你要怎么报答我们?”这些女人还浑然不知她们的面容早已暴露在众人眼中。
胡铁花眼睛都要红了,这是怎样残忍的手段,才能把人的眼睛都抹去锕。他揉了揉鼻子,瓮声瓮气的道:“我带你们出去。”
这些女人都愣了,“我们,我们出不去了……”
 胡铁花道:“不会的,一定能出去,我……”他想说自己认识很多名医,说不定她们的眼睛还有救,但他不能说,说了她们就知道自己被看见了,女人都爱漂亮的,他怎么能让她们知道呢。
 楚留香也舒了口气,道:“对,一定能的。”
 一个女人沉默了一下,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蝙蝠岛上来过这么多人,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放我们出去。”
 胡铁花道:“等你们出去后就知道了。”
可是她们只是拉住身边姐妹的手,笑嘻嘻的道:“多谢你的好意了,但你不可能成功的,我们姐妹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了!”她们软软的说着,都准确的扑向了胡铁花。
胡铁花大惊失色,往后一跳,“喂,喂,你们干什么?这里还有人呢!”
 不知是谁笑着道:“有什么关系,他们又看不到,如果想的话,也可以一起来啊,不过女人可就算了。”
看不到,听得到啊。
段小庄咽了口口水,“不救救胡大侠么?”
楚留香胸有成竹的道:“他不会有事的。”
对啊,被女人包围住能有什么事呢,至多就是精尽人亡了。
 但就在楚留香话音落下那一刻,高亚男的剑出鞘了,她向前一劈,剑气萧杀,让那些女人不由自主停下了动作。
高亚男冷冷的道:“……走开。”
 她本来想说“滚”的,但是想到她们的眼睛,又是一阵难受,不忍心斥责这些可怜的女人。在完全的黑暗中,没有光明,什么也没有,肉.体上的纠缠,是她们证明自己还存在的唯一途径,所以她们抓住一切能够满足自己的人。
女人们感觉到了剑的冰冷,几乎要贴在她们身上。高亚男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却也只能隐约看到微微晃动的人影,她冷声道:“放开他。”
华真真像小绵羊一样颤抖着道:“师姐,你不要……她们很可怜了……”
高亚男烦躁的道:“我没有!”她只是吓唬吓唬她们而已啊。
可这些女人听了二人的话,一下子反应过来,“你、你们点了火?”
高亚男急道:“没有!”
“你们一定点了!要不然你们怎么会知道……”她们摸着自己的脸,“怎么会知道我们很可怜……”
 高亚男恼怒的看着华真真,“都是你!”
华真真几乎要哭了,“我没有说啊……”
高亚男真想吼她:但是你这样和说出来又有什么分别?
枯梅师太忽然森森的道:“都住口,为了这点小事争吵,成何体统。”她转向那几个女子,寒声道:“都下去。”
黑暗中,只听得到这几个女人的呼吸声,很急促,很恐惧,就像被枯梅师太吓到了一样,她们互相搀扶着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胡铁花对着她们的背影道:“你们一定能出去的。”
看不到她们的表情,但是她们的确顿了一下,没有回头。
段小庄回想了一下,哼了一声,这些女人哪里是被枯梅师太的气势镇住,分明是听出了枯梅师太的声音。枯梅师太和原随云勾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到蝙蝠岛上来更不是第一次,甚至替原随云处理过很多事。蝙蝠岛没有光,只能凭耳朵做事,不论是枯梅师太的声音还是原随云的声音,都深深的刻在蝙蝠岛中人的心中了。她们刚才,根本就是怕的。
   楚留香询问的捏了捏他的手,在上面时从来没离开过原随云那边人的视线,一直找不到机会说,此刻在完全的黑暗里,段小庄在楚留香手心画着:“原随云就是蝙蝠公子,枯梅师太是同党。”
 楚留香辨认出了这行字,他的手僵了一下,然后反手握住段小庄的手,紧紧握了一下,两人默契的不语。
 华真真被高亚男和师父凶了,嘤嘤的啜泣着,但没有人去安慰她,每个人都心事重重,哪来心情安慰她呢。于是就在华真真的抽噎声中,迎来丁枫第二次到来。
丁枫没有问那些他派来伺候他们的女人去哪了,只是道:“拍卖马上就要开始了,请诸位随我来。”
他们沉默着跟着丁枫再次动身,在狭窄的通道里排成一条,往不明的方向前进。

第七十三章(大结局)

丁枫将他们带到了一个石厅,这个石厅很大,且分为三层,根据呼吸声判断,里面已经站了好些人。黑暗中,没有人看得清别人的面容,更无从知道他人的身份。
丁枫道:“现在,人到齐了。拍卖开始。”
 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南边高处传来,那里似乎有一个高出其他地方的平台,说话的人就在平台上,这个疑似蝙蝠公子的人的嗓子好像被火烧过一样,刺刺拉拉的道:“第一样东西,黄教密宗‘大手印’的秘籍,低价九万两。”
密宗远处西藏,高手无数,大手印更是其门内绝学,现在被摆在蝙蝠岛简陋的石厅中,开始拍卖了。
 无需等待,就有人喊道:“我出十万两。”
 又有人道:“十万五千两。”
 “十万七千两!”
第一次出价那人声音高了点,“十二万两!”
另外两人不说话了。
“蝙蝠公子”道:“没有人再出价的话,十万两,大手印秘籍归他了。”
还是没人说话。
“蝙蝠公子”轻轻一声,“成交。”
于是,密宗绝学大手印秘籍,就被人以十二万两买去了。
接着是第二样,“蝙蝠公子”沉默了片刻才道:“第二样是一个人,快网张三。”
张三脱口而出:“你说什么?”
 “蝙蝠公子”道:“快网张三,也就是你。”
张三几乎要笑出来,“我?我就站在这里,凭什么拍卖我。”
“蝙蝠公子”冷笑道:“不错,正因为你在这里,才拍卖你,你要用钱,换走自己的命。不仅是你,还有和你一起来的人,都要以钱换命。”真是滑稽,张三和胡铁花同时大笑出来。
 张三笑得喘不过气来,“好,好,那你尽可以试试,来拿走我们的命啊。”
丁枫陡然出手,一跃单掌劈向张三。
 这一掌来得着实迅疾,不到面前就能感觉掌上灼热,张三失声道:“朱砂掌!”
好在张三身手也是一流的,纵使丁枫出手极快,他也险险避开了这一掌。
 同时,华真真猝然发难,击向丁枫,丁枫也并掌遇敌,华真真手曲如钩,生生对上丁枫朱砂掌。甫一接触,丁枫竟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华真真收回手,谁也看不到她手上染着血。
丁枫也想不到,这个年轻漂亮的少女,内力如此深厚,身手如此之高,只一掌,就几乎将他的手断去。
华真真冷冷道:“如果你刚才伤了人,这一下,摘的就是你的心了。”
摘心手!
华山派第四代掌门辣手仙子华飞凤的绝技,随着她的去世,此招在华山派也无人通晓。但华真真正是华飞凤俗家的传人,她也是一个习武天才,单从华飞凤的笔记中就融会了这招摘心手。
枯梅师太缓缓道:“太过鲁莽了。”
华真真低声道:“徒儿知错。”
胡铁花道:“师太行事一向狠辣,这下怎么怪起徒儿了。”
枯梅师太厉声道:“你算什么东西,这是我……我派的事,与你何干。”她险些说出华山派三个字,幸好话到嘴边拐了个弯,才没有在石厅这么多人面前暴露身份。
楚留香忽然脱下外衣,拿出火折子,将衣裳点燃,火光刹那间映亮了他身周,他将那一团火光一抛,正落在南边的高台上,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看见,方才还响着说话声的地方,一个人也没有。
有人惊呼了一声。
也有人不解的道:“为什么你会有火折子,我们所有能点火的东西,在上岸前就被搜走了。”
楚留香淡淡笑了笑,“可能是他们知道搜不走吧。”
对啊,谁能从盗帅身上搜走东西呢,就像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小偷把赃物藏在了哪里。
在黑暗里,虽然看不到敌人,但也有很多利于己方的地方。
有人问:“你是什么人?”
丁枫略带虚弱的道:“这位就是名满天下的盗帅,楚留香了,也是我们拍卖的压轴货呢。”
石厅里响起很多道抽气声。
 楚留香淡淡道:“要想将我当成货物拍卖出去,恐怕要贵岛岛主蝙蝠公子现身才行。”
胡铁花阴阳怪气的道:“就怕他不敢啊,连说话都要偷偷摸摸的用铜管传话。”
楚留香道:“这就要让枯梅师太来解释一下了。”
那些人都惊叫出来:“枯梅师太?”
盗帅出现在这里就够让他们惊讶了,怎么华山派掌门也在这里?而且他们看样子,都不是来参加拍卖的啊。
枯梅师太硬邦邦的道:“要我解释什么,我也是来查事情的,如何给你们解释东西。”
有的人想,原来如此啊,枯梅师太一定是得知门下秘籍在蝙蝠岛被出售,所以才来追查的。
但出楚留香的话又让他们推翻了自己先前的想法,“如果枯梅师太都不知道,还有谁知道蝙蝠公子的身份呢,师太,您贵为华山派掌门,为何还要助纣为虐,甚至出卖本派秘籍呢?”
所有人都惊呼了,最惊讶的是华真真,“师父!”
枯梅师太脾气本来就不好,又不善言辞,此时也只能喊一声:“楚留香!”
原随云的手搭上枯梅师太的肩膀,微微一笑,“香帅,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时候,你怎么能信口开河呢。谁能证明,是枯梅师太出卖了本派秘籍?”
楚留香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师太敢发誓自己没有做过这种事吗?”
 枯梅师太沉默了一下,才道:“没有……”
楚留香叹道:“看来师太已经被冲昏了头,不顾天谴了,蝙蝠公子到底有什么能力,才能让师太对他如此忠心耿耿。”
段小庄嘻嘻笑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
没有人能看到,枯梅师太的脸发青了。
楚留香道:“枯梅师太陷入窘境,蝙蝠公子,难道你不出来援助吗?”
 他面对的,正是原随云的方向。
 原随云温声道:“香帅是在对我说吗?”
楚留香道:“不错,因为你就是真正的蝙蝠公子。”
 原随云也要不否认,“哈,是那个和尚告诉你的?”
无花:“……”
楚留香淡淡一笑,“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我想不通无争山庄的少主,不缺钱不缺势,为何还要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利用这些人的秘密,控制他们,你的目标,难道是最后一统江湖?”
原随云竟然道:“为什么不呢?”
 胡铁花早有怀疑,此时也不难接受原随云就是蝙蝠公子,他冷哼道:“好大的理想啊。”
原随云柔声道:“不,这不是理想,我会成功的。虽然我是一个瞎子,但我能做到的,比所有人都要好。”他的态度,甚至可称倨傲了。
 胡铁花嘲讽道:“但你的计划还不是被戳穿了。”
原随云皱起眉,“这也是我唯一不懂的地方,无花——他是无花吧?——为何会知道我的计划和身份,如果不是他,这个计划,天衣无缝。不过也没有关系了,只要你们都死了,这个计划还是天衣无缝的。”
 死在海外小岛,没有人会知道这里埋藏了多少英雄豪杰的。
不但楚留香几人,连同石厅中听到了秘密的人,也要死。他们都是偷偷赴岛的,根本没有人会知道他们为何失踪。
原随云击了击掌,他养的“蝙蝠”死士们就从第二层跳了下来,与石厅中的武林人士们搏斗起来。在黑暗中,这些“蝙蝠”情势十分有利。
而楚留香、胡铁花、张三,则要对上枯梅师太、原随云、高亚男……因为华真真正在默默的站到了楚留香这边来。
她低声道:“奉祖师遗命,华山有不肖门徒,杀。”
 辣手仙子华飞凤留下的遗命,给了她一个特殊的地位,华山派上下都要受她监管,但有有辱门墙者,杀无赦。这也是枯梅师太被逼追查泄漏秘籍之人的原因,那个泄漏秘籍的人就是她自己,出来追查,根本是迫于华真真的压力。
 胡铁花盯着高亚男,“你……”
  高亚男颤声道:“我不可能背叛师父。”她是被枯梅师太一手养大的,养育之恩,不得不报,她深深的注视着胡铁花,“如果你要杀我师父,我会杀了你,然后我陪你一起死。”
胡铁花瞪着她,很想骂她是个大笨蛋,大蠢猪,但怎么也骂不出来,反而鼻子酸的厉害。
段小庄忽然道:“点火吧。”
双方都是一愣。
段小庄道:“就算你们那边有原随云,但也就他一个能在黑暗中完全施展身手。枯梅师太和高亚男被打败后还不是被围殴的份,不如点火。”
胡铁花嚷道:“哪有你这样提醒对方的啊?”
段小庄摸了摸鼻子,“黑漆漆的我不习惯啊,到时候你们谁死了我都不知道。”
 胡铁花:“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吗?”
原随云嗤笑一声,唤来一人,在这边石壁下点上一堆火,照亮了方圆几丈。
原随云曼声道:“现在可逞心如意了?可以送死了?”
胡铁花呸道:“倒让你看看,是谁死!”
不得不说,枯梅师太和原随云都是超一流的高手,高亚男也不弱,高亚男对上张三,原随云对上楚留香,枯梅师太一个人对付华真真和胡铁花两人。
 高亚男乃是华山派高徒,张三平时都打渔偷东西的,凭着身法灵活也撑不了许久,被高亚男一掌劈晕了。她心中念着张三是胡铁花的朋友,并不愿意下死手。
原随云身负三十三种绝技,他天纵奇才,非但没有因为所学过多而样样一般,反而都融会贯通,自成一派。楚留香则是铁血大旗门的传人,轻功绝世,掌法无双,与原随云身法都属轻盈一路,两人过起招来,旁人看都看不清,只知一时分不出胜负。
华真真作为华飞凤的后人,虽然也是练武奇才,但终究是头小绵羊,姜还是老的辣,枯梅师太一爪挠在她脸上,她借着火光看清自己一脸血,“啊”了一声就晕过去了。
 胡铁花顿时无语,刚刚掏丁枫的时候还好好的啊,这到底是为了脸还是为了血晕的?
只剩胡铁花对枯梅师太,胜负立分,胡铁花被枯梅师太一掌甩得贴在墙上,高亚男尖叫一声,跑过去了。
 在一旁观战的无花和段小庄对视了一眼。
无花扯着段小庄往后退,作为一个能从第一集活到现在的BOSS,他深谙打不过就跑的真理……
段小庄巍然不动,还从身上摸出了把匕首指着无花,“老子不走,你也不准走。”
无花恨不得扇自己俩耳光:为什么不悄悄自己走呢。不过这是蝙蝠岛,逃又能逃到哪里去,更别说段小庄往他身上泼了那么多脏水……
无花绝望的看段小庄一眼。
他真的没想到,自己会这种人死在一块儿,还死的那么冤,那么冤……
枯梅师太KO了胡铁花,悍然向楚留香和原随云走去,原随云冷笑一下,和枯梅师太夫妻同心(?),一掌击向楚留香,楚留香堪堪闪过,枯梅师太的摘心手就逼来了,此时正是楚留香前力已尽,后力未生之时,生死关头,眼看就要被枯梅师太掏心。
 不曾想,异变陡生。
枯梅师太的手停在楚留香胸口前三寸便止住,瞳孔放大,“噗”的吐出一口鲜血,倒地毙命。
 在她身后,段小庄淡定的收起暴雨梨花钉,但是掩饰不了他发抖的手,“第一次杀人,献给你这老妖婆了,哥的男人你也敢动。”
楚留香:“……”
 因为段小庄平时的表现,谁都没有想起来,他手里还有个暗器之王,大杀器暴雨梨花钉呢……
大家这才明白过来,他为什么要让原随云点火。
胡铁花吐着血从地上爬起来,对高亚男笑道:“你可千万不要给你师父陪葬,我不会跟你一起死的。”
 高亚男泪如雨下,唇角流出鲜血,“啊”了几声都没说出话,往枯梅师太的尸体那边爬了几步就晕过去了。
原随云面如寒冰,“暴雨梨花钉?”
 段小庄赞道:“好耳力,不愧是瞎子。”
 原随云:“……”
段小庄道:“你也不怪我欺负残疾人,谁让你那么**,欠揍。”
 原随云道:“……我低估你了。”
 段小庄戏谑道:“不是低估,是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吧?”
原随云点头道:“不错。”
段小庄道:“现在你看,你还有几分胜算。”
楚留香负手而立,华真真被胡铁花爬过去踹醒,和胡铁花一起站在了楚留香身后。
段小庄指指原随云那些手下,“你的那些手下,看起来也帮不了你太大忙啊。”那些人和武林人士们战得正血雨纷飞呢。
原随云的轻功乃是血影人的顶级轻功,他在这情况下,身形连闪,竟是冲向了段小庄,还是那句话,柿子挑软的捏。
不过不等楚留香上前阻挡,段小庄已经爆SEED,一把将无花推了出去。
原随云一手掐住无花的脖子,“全都停下,不然我就杀了他。”
楚留香、胡铁花、张三:“……”
段小庄挠挠脸,“杀吧,随便你。”
原随云道:“不要不信,我真的会杀他。”
段小庄:“杀死了我给你一文钱,我建议你解开他的哑穴,他应该会告诉你他有多恨我。”
原随云还真的把无花的哑穴解开了,无花大喊道:“解开我身上的大穴,我帮你杀了楚留香他们!”
 原随云冷冷道:“闭嘴。”
无花喘着气,恨恨的道:“你放了我,我与他不死不休。”
原随云:“闭嘴。”
无花感觉到脖子上的力量,老实的闭上了嘴,改为对段小庄低声道:“我没有雇人杀过你。”
段小庄一愣,“喂,想洗白现在晚了点吧?”
无花真诚的道:“如果我想杀你,之前有的是机会,何必专门雇人去呢,真的不是我。”
他这么一说,段小庄也犹疑起来了,无花说的不错,他要杀段小庄不知道有多少次机会了,何必雇人呢。但不是他是谁?段小庄想了半天,最后道:“不管是不是你,落在原随云手上,你都死定了哈,再见。”
无花:“………………”
段小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要是不做坏事,能有今天的下场么,死了后还得下地狱。”
无花咬牙,“那么你岂不是该下十八层地狱。”
段小庄笑眯眯的道:“我这种下拔舌地狱就够了,比不得你,我可就杀过一个人,还是个恶人。”
原随云冷冷道:“说完没。”
段小庄:“还……靠!”
 原随云问完就拖着无花跑了,他速度极快,蹿进黑暗中就不见了。
众人急忙跟着他的方向追逐。
从上面坐滑车下来只要几十秒,但轻功跑上去却要十多分钟,等他们到外面时,原随云已经到岛外那片礁石群上了。
仔细一看,他们来时驾的船已经成了一片破烂。
他们停了下来,原随云和他们遥遥相对,“附近没有一艘船……哦不,有一艘,但是当我驾走那艘船后,你们只好在这里等死了,三个月后,我会来给你们收尸的。”蝙蝠岛是原随云苦心经营之地,只有他能驾船出入岛上,他一离开,岛上的人只能靠他给的粮食为生。那些来参加拍卖的人的船,一到这儿就被他的人砸烂了。
大家面面相觑。
 原随云朗笑道:“后会有期了各位。”
  说罢,他挟着无花飘然离开。
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了,也没有人知道他把船放在哪里,连楚留香也没有去追了。胡铁花双目呆滞的坐在地上,“岛上有那么多人,我们撑不了多久的……”就算有原随云的船,只一条船,也载不走所有人,只能几个人逃生,剩下的人,也撑不到逃生的人带来救兵的。
胡铁花忽然骂楚留香道:“你为什么不去追?抓住他,也许他不止藏了一条船呢?”
楚留香和段小庄一起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胡铁花:“……怎么了?”
 段小庄没理他,悠然道:“唉,原随云和无花居然就这么私奔了啊。”
 楚留香、胡铁花:“……”
 胡铁花揪着段小庄道:“求你了,你先说说我们是不是还有救?”
 段小庄白他一眼,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号筒,朝着天空发射,一朵烟花绽放在空中,他轻飘飘的道:“最多两天,就会有看到信号的船只来救我们了。”
 胡铁花:“……=口=!”
 段小庄笑嘻嘻的道:“你除了忘记我手中有暴雨梨花钉,是不是还忘记了,我是豹姬将军的干弟弟啊。”
胡铁花:“……!!”
 段小庄:“咳,原随云和无花嘛,在海上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楚留香揽住他的肩膀,展望蓝天白云,“不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没有人能逃过制裁。”
 他低下头,对段小庄道:“现在,是不是该告诉我你的秘密了?”
………………

“……就是这样了。”
“……”
“你怎么没点表示啊?你不惊讶吗?”
“很惊讶。”
“……还有呢?没有……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
 “你问吧。”
 “我很关心,我们还能生个无恨吗?”
“………………”


各位毫不犹疑地送花吧!!!

2012年4月14日感谢派派会员择木 补齐定制版番外(段小庄生子记)
番外之段小庄生子记


故事发生在剧情结束很久之后,那时候段小庄和楚留香已经是一对恩爱夫夫,当然,适当的,段小庄会欺负一下香帅,然后在床上被香帅欺负回来.....
比如这次,段小庄又手贱了,趁楚留香睡着,把他的手绑在床柱上,意图爆楚留香菊花。
段小庄骑在楚留香身上,把他的衣服扒光,露出均匀分布着肌肉的上身,肩宽腰细,蜜色皮肤,看得段小庄羡慕嫉妒恨得眼都红了,继续把裤子也脱了,然后淫笑数声,手指探向楚留香的菊花.
陡然间,楚留香睁开双眼,“干什么?”
段小庄被吓得往后仰,“擦,你想吓死我啊!”
楚留香看了看自己被丢到一边去的衣服,无奈地道:“你又准备搞什么了。”
段小庄凶狠地道:“为了惩罚你昨天向隔壁大妈抛了个媚眼,今天我要爆你菊花。”
楚留香更无奈了,“你难道忘了吗,上一次你求了我很久,我也答应让你在上面了,是谁嚷着痛,哭着说不要做了。”
段小庄面露羞惭,支支吾吾道:“这......谁知道你那么紧,夹得我黄瓜都要断掉了。”
楚留香如果手是自由的,一定要摸一摸鼻子,“你要知道,我可从来没有被人上过.既然你也知道很痛,怎么这次又打起主意了呢?”
段小庄脸上的羞惭一下子无影无踪了,“人生总是要多点尝试啊,今天不爆完你誓不为人啊。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楚留香摇头,“是你先犯错误的,那么就不要怪我了。”
段小庄直觉不妙,可楚留香的动作比他的思想快多了,一眨眼之间他的手就从绳索中挣出来了,轻叹道:“难道你忘了,我的缩骨功一点也不比我的轻功差。”
段小庄奋力往后爬,被楚留香一把捞住扯回来,摁在身下,狠狠的扒光衣服。
“有个东西,本来不想给你吃的,但现在可别怪我了,谁让你有不安好心呢,而且这会放不过,下回不知道你又要弄出什么花样来了。”楚留香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着,从床头柜里摸出了一个瓷瓶,往段小庄嘴里一灌,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冰凉叶天就进入他口中,楚留香一点他身体某处的穴位,他便呼叫也不及发出,将那药汁咽了个干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