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胡铁花平日虽然诨了点,但他要说起客套话,那也是一套一套的,而且带着深意,他也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么巧,原随云出现在这条航线上,又是同枯梅师太一起,更别说高亚男态度古怪。
 原随云老老实实答道:“明人不说暗话,在下要去的,是蝙蝠岛。”
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
 原随云要去的,和无花是同一个地方?
 胡铁花本来对原随云印象很好,好到刚才套他的话都有些不好意思,但原随云一说出去向,他也忍不住心生疑窦了。蝙蝠岛是个什么地方,无花这样的人要去,原随云这样的人也要去。
 原随云感觉到众人都诡异的沉默,心下也有些不安,面上却笑道:“几位可是不知道蝙蝠岛是什么地方?”
段小庄嘿嘿笑道:“当然知道,那就是号称海上销金窟的蝙蝠岛嘛。正好啊,我们也要去那里呢。”
原随云脸色不可察觉的微微变了,“哦,几位也要去?”
蝙蝠岛从来是发出请帖,根据早就列好的名单邀请人上岛的,这些人之间都互有关联,能够相互牵制。但他绝对可以肯定,自己没有邀请过楚留香几人。
段小庄戳了戳无花,“不错啊,是一个和尚邀请我们去的。”
 原随云:“和尚?”
段小庄:“不错,一个淫僧,和尚。”
原随云笑了起来,“原来蝙蝠岛的主人蝙蝠公子,竟是个和尚么?”他心中却迅速过了一遍名单,立刻锁定了一个人——妙僧无花。
段小庄不置可否,“是不是和尚我不知道,但肯定是个**。”
原随云道:“哦?为什么?”
段小庄:“那个和尚告诉我的啊。”
 无花:“……”
 原随云:“啊,是吗……”
段小庄:“他还说,蝙蝠公子口味很重,最喜欢老女人了。”
原随云差点要掩不住自己的神情了,妙僧无花怎么可能知道他和枯梅师太的事!无花……他想着段小庄的话,心中一片冷然,看来,这里几人中,一直没有开过口的那个人,大概就是无花了。
他倒是低估无花了,那么,无花还知道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段小庄:“他说,蝙蝠公子什么事他都知道!”
原随云:“呵呵,在下对那个和尚倒有些好奇了呢。”
第七十一章 ...

  楚留香一行人被原随云留了下来喝酒,原随云说既然都去蝙蝠岛,不如同行。这本是段小庄擅做主张说要去蝙蝠岛的,但却是合了胡铁花的心意,他实在奇怪高亚男的表现,于是满口答应下来。
  酒桌上,原随云问道:“段公子怎么不喝酒呢?”
  段小庄含蓄的道:“喝酒伤身,我从不喝酒。”其实看着酒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但他实在怕自己喝完酒一觉醒来,情况好点是原随云已经死了,情况差点就刚好赶上原随云变身蝙蝠公子和楚留香等人对峙了……
   原随云笑了一下,又问道:“这样么。对了,我听脚步,在座有五人,为何只有四个人说过话呢,还有一位,却不知是哪位豪杰。”
  段小庄笑嘻嘻的道:“就是我说过的,那个和尚啊。”
  原随云:“哦?就是那个知道蝙蝠公子所有事情的和尚?”
  段小庄:“不错。”
  原随云“望”向无花那个方向,轻声道:“还未请教高僧法号?”
  无花:“……”
  段小庄:“哇,和尚,你也太礼貌了,怎么能对原公子翻白眼呢,你这不是欺负人残疾人看不到么。”
  无花:“……”
  原随云:“……”
  段小庄诚恳道:“原公子,我不是有意冒犯的,戳到您痛处么?还好吧?”
 原随云半晌才缓缓道:“无碍,在下确实是身有残疾,不过行动之处倒无太大不便,段公子不必道歉。”
   你就死撑着吧……如果真的不在乎自己那双眼睛,怎么会把蝙蝠岛上的人都变成和自己一样的“蝙蝠”呢。
  段小庄不是正义使者,但也觉得原随云手段太过残忍,所以嘴下丝毫不留情的挑拨。
  楚留香、胡铁花和张三就看着他睁眼说瞎话,陷害无花,楚留香和胡铁花还好,张三目瞪口呆,本来想悄声问楚留香,想了下原随云的耳力,便沾了水在桌上写:“他经常这样吗?”
  胡铁花飞快写:“你是指睁眼说瞎话还是往别人伤口上撒盐?”
  张三:“……”
  楚留香写:“两个都经常……”
  胡铁花点头。
  张三:“……”
  原随云全然不知,道:“这位大师为何如此不屑在下呢,在下自问,也没做什么让人……的事情吧。”
  段小庄:“噗。”
  原随云说他是个好人,段小庄都笑了……
  原随云:“……?”
  段小庄正色道:“因为和尚脸上的嘲讽好明显啊,真滑稽,看得我笑了出来。”
  听了段小庄的解说,原随云脸色有点不好看了,“不知在下什么地方得罪过大师?”
 段小庄知道原随云耳力特别好,好到有什么动作他都能听出来,于是抓着无花的手划拉了几下,然后道:“哦哦,他在我手上写了几个字,嗯……我——喜——欢——枯——梅——师——太——我喜欢枯梅师太?!”
   楚留香、胡铁花、张三:“……噗!”
  原随云:“……”
  无花:“……”
  段小庄:“这这这,太震精了!和尚,没想到你居然喜欢枯梅师太啊?”
  无花:“……”
  无花想暴起伤人,被楚留香一根手指顶在脊椎,身体又放松了下来,他内力还被封着呢,光凭拳脚功夫,收拾段小庄是富裕,但绝对敌不过楚留香的。
  原随云缓缓道:“原来大师竟对枯梅师太心存爱慕?果真是惊世骇俗的感情啊。只是不知,大师喜欢枯梅师太,与不理在下,有什么关系?”原随云问出这话有些冒险了,但他实在不明白,怎么会有人知道的这么清楚,就算是现在被说穿,他也要问一问。
  但段小庄当然不会在危险的海上说穿真相,他道:“这个我知道啊,他讨厌你。”
  原随云:“……?”
  段小庄:“他的意思是,他讨厌你和他喜欢枯梅师太没什么关系,就是抒发一下自己的感情,讨厌你单纯是因为你……嗯,什么?因为他是瞎子?哇,你好过分哦。”
  无花:“……”
  胡铁花在桌上写:“好过分哦……”
  这个“过分”指的是谁,大家都知道。
  原随云的笑容有些凝固了,“是吗?真是奇特的理由,和阁下的喜好一样奇特。”
  段小庄饱含深意的笑了起来,“是啊是啊,真的好奇特的喜好,就是不知道枯梅师太喜好奇不奇特,喜不喜欢啃嫩草呢。”
  原随云淡淡道:“师太执掌华山派多年,人人皆知‘铁仙姑’大名,又怎么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段小庄嘿嘿笑道:“也要允许释道弟子追求真爱嘛——不过我绝对相信,枯梅师太不是那种啃嫩草的**老女人。”
  原随云:“……”
  段小庄摸了摸无花的光滑白嫩的下巴,“虽然有些人特想被啃啊,和尚,你悲剧了。”
   无花:“……”
  楚留香咳嗽两声,岔开诡异的话题,道:“说到枯梅师太,为何师太久不下华山,忽然就出海了呢,难道也是去蝙蝠岛?枯梅师太去蝙蝠岛做什么?”
  原随云道:“这个在下也不知道,家中与枯梅师太是老交情了,此次也要出海,便结伴出行,只是长辈所为,在下也不好过问,是以不知如何回答香帅了。”
  楚留香若有所思的道:“是么。”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了。
  华真真端着一个大盘子,上面是几个装得满满的碗。
  她一进门,众人都看向她,小姑娘的脸顿时红了,走到桌旁,冲楚留香扭扭捏捏的道:“几位莫要贪杯,这些是师姐吩咐我熬的汤,请诸位喝下解解酒吧。”
  她虽是对着大家说的,但眼睛可只看着楚留香一个人,话中虽提起是高亚男吩咐熬的汤,但认识高亚男的人都知道,她怎么可能这么体贴,分明是小姑娘自己想熬给楚留香喝,找了师姐当借口,其他人也都是顺带沾光。
  胡铁花没脑子的大笑起来,“好懂事的小姑娘啊,多谢多谢了。”他端起一碗便喝了。
  华真真怯怯的看着楚留香。
  段小庄突然拽住胡铁花,“胡大侠,你还好吧?”
  胡铁花莫名其妙,“啊?”
  “我看你醉得很厉害啊。”段小庄端起一碗汤,送到胡铁花嘴边,“来,再喝一碗。”
     胡铁花:“不……唔!”
  段小庄直接灌了,胡铁花张着嘴就咕嘟咕嘟喝下去,险些没呛到。刚喝完,他想说段小庄做什么呢,段小庄又温柔道:“怎么脸色还这么不好看呢,再来一碗。”
  说罢,又是一碗抵到胡铁花嘴边,胡铁花拦住他,苦着脸道:“我自己来。”
   ……
  “还要么?来,给!”
  ……
  “我看你还想喝的样子啊。”

  胡铁花吞下最后一口汤,脸都绿了,“我、我……人有三急,失陪了!”说罢一溜烟跑了。
  华真真花容失色,“这……”
  段小庄沉声道:“胡大侠也太不懂事了,把大家的汤都喝了。可能是太美味了,华姑娘,不如你再去熬一锅来吧。”
  华真真泫然欲泣,看向楚留香,她怎么会看不出来段小庄在刁难她呢。
  楚留香摸了半天鼻子,“我看小胡应该还没喝饱吧……”
  “……”华真真跺了下脚,嘤嘤嘤嘤飞奔而去。
  段小庄只感觉一阵风刮过,华真真就不见了,悚然想:这妹子是怎么保持娇弱的姿势飞出去的啊,碉堡了喂,看来每个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啊。
  胡铁花蹒跚回来,捂着肚子龇牙咧嘴的坐下来。
  段小庄:“胡大侠你回来啦,华姑娘去熬第二锅汤了。”
  胡铁花:“…………=口=!”
 
  高亚男道:“你们走吧。”
  胡铁花冷笑道:“走?我们为什么要走,我们还要去蝙蝠岛呢。”
  高亚男脸色一变,“蝙蝠岛不是你们该去的地方,你们明天就回自己的船,走吧。”
  胡铁花梗着脖子道:“我才不走呢,蝙蝠岛是什么地方,我们凭什么不能去。石观音的老窟,水母阴姬的神水宫,我都去得,那个蝙蝠岛我怎么就去不得了。”
 高亚男怒道:“你非要和我作对吗?”
  胡铁花一拍桌子,“分明是你和我作对!那个什么蝙蝠岛,凭什么你们去得,我们就去不得了?你倒是说说,蝙蝠岛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高亚男脸涨得通红,就是憋不出一句话来。
  段小庄冷冷道:“蝙蝠岛,就是一个海上销金窟。”
  高亚男脸色一沉,“你知道?”
  段小庄笑嘻嘻一指无花,“他说的。”
  无花:“……”
  高亚男烦躁的道:“我不管是谁说的,你们又知道什么,总之赶紧离开这里。”
  楚留香缓缓道:“高亚男,我们几个,认识也有许多年了。你觉得,在你这种不正常的表现下,我们会放任你不管,就这么离开吗?”
  高亚男沉默良久,咬了咬下唇道:“我是为了你们好,真的,我没事的,你们快走吧。”
  楚留香:“既然没事,你怎么会让我们离开,是不是船上有什么让你害怕的人?那个人想害我们?”
  高亚男:“没有!”
  段小庄:“怪不得你叫亚男,不要说女人了,你比男人还不会说谎啊。”心里想的什么几乎都要摆在脸上了,但比有的男人有担当多了。
  高亚男:“……”
  楚留香笑道:“他说的不错,你很不会说谎,从我们认识起,你就是个直爽的人,那么,你是为了什么骗我们?”
  高亚男默不作声,最后红着眼睛推门跑了。
   胡铁花:“哎,哎!她怎么哭了啊?怎么哭了。”
  楚留香悠然道:“想追就去追吧,不过我估计她不会理你。”
  胡铁花低着头,“我还不想理她呢,哼。”他口是心非的说着,一把关上了门。
  楚留香叹道:“你最可爱的地方,就是口是心非了。”
  胡铁花瞪着他道:“可爱关你什么事,死基佬。”
  楚留香:“……”
  段小庄笑得弯腰了,胡铁花战斗力提升的很快啊,把楚留香都给打趴下了。
  楚留香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看,原随云一定有问题。”
  张三道:“当然有问题了,那个高亚男讳莫如深的蝙蝠岛,他却在我们一问之下,就坦白要去那里了。而且说到枯梅师太的时候,我看他脸色明显不大对啊。”
  段小庄又想笑了,不对,当然不对了!对才有鬼!
  楚留香瞥他一眼,“都是你那些话的原因吧。”
  段小庄坐直了道:“不错,你们猜得很对,原随云有……”
  楚留香忽然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手飞快沾着茶水在桌上写着:“隔墙有耳,不要停。”
  段小庄一顿,立刻接着道:“原随云长得不错啊哈哈哈哈哈。”
  楚留香、胡铁花、张三:“……”
   段小庄:“是和尚喜欢的类型啊哈哈哈哈哈。”
  无花:“……”
  无花被他们绑着丢在床上呢,什么都听得到,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简直要气死他了。
  楚留香忽然道:“和尚喜欢的不是枯梅么?枯梅和原随云不是一个类型吧。”
  所有人:“……”
  段小庄挠了挠头,BUG啊,“这个……大概就是爱情的力量吧,或者……枯梅师太万人迷了。”
  楚留香认真的点头,“可惜原公子了。”
  胡铁花喃喃道:“可惜了……还有华真真,也可惜了……”
  段小庄面无表情的道:“幸好那锅汤没可惜了。”
  胡铁花想起那锅汤,捂着嘴,反胃了。
  张三忽然嘿嘿笑道:“你们闻出来没,那汤里,有鹿鞭啊。”
  段小庄看向楚留香。
  楚留香赶紧道:“我可没喝。”
  胡铁花嘟哝道:“妻管严……”
  段小庄拍了拍胡铁花的肩膀,“既然是鹿鞭汤,胡大侠今晚辛苦了,要是实在没办法,无花就在那儿。”
  无花:“……!!”
  胡铁花:“……!!”
  胡铁花悚然道:“你说什么!我才不会做那种事呢!”
  段小庄鄙夷道:“我说你要是睡不着就画乌龟玩,你想到哪里去了啊?”
  胡铁花:“……”
  段小庄看着无花:“还有你,太饥.渴了吧!”
  无花:“……”
作者有话要说:平安夜快乐,我开新坑了。
因为在审核中,好像看不到文章页面,但是章节看得到,于是我把连接直接做成第一章的了,跪求包养
第七十二章
因为在海上和无花的船全速追赶了许久,遇到原随云时距离蝙蝠岛已经不远了,在第三天,他们便抵达了蝙蝠岛。
 说是抵达,其实船根本靠近不了蝙蝠岛。因为蝙蝠岛四周遍布礁石,根本无法泊近,如果强行泊船,只会像礁石群中那些破船一样,船毁人伤,只能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停下,然后踩水上岛。
远远看过去,蝙蝠岛仿佛有种奇怪的气场,萧杀,寸草不生,阴冷诡怪,好像下一秒就会猛的飞起一大片蝙蝠,桀桀怪叫。
  而蝙蝠公子的老窝,就在这蝙蝠岛里面,是里面,地的里面。
 一直未曾露面的枯梅师太也出现了,她还是那么冷厉,抿着唇一言不发,看都不看楚留香他们一眼,就连胡铁花给她问好,她也只是倨傲的点了点头。
 原随云带着他们来到一个山洞前,深深的黑暗中连出一条铁索,吊着辆滑车。
坐着这辆滑车一直向下,向下,就是靠近罪恶的地方了。
原随云:“我们下去吧。”
“等等。”楚留香制止道,“在下有个疑问,在下去前,希望得到枯梅师太的回答。”
枯梅师太冷冷道:“什么疑问。”
楚留香道:“请问,枯梅师太为何要到蝙蝠岛来?”
枯梅师太道:“我做什么,难道还要和盗帅说一声才行么。”
楚留香:“当然不是了,只是蝙蝠岛此地诡秘莫测,下面又是一片黑暗,若是发生什么意外,失散了,师太的来意也算一条线索啊。”
 楚留香的理由不说牵强,也总有些不着边际,枯梅师太却缓缓回答了:“我派清风十三式秘籍不知被谁外传,源头正是这蝙蝠岛,我此来正是追查此事。”
清风十三式失窃?华山派弟子很少,能学得清风十三式的弟子更少,是谁将秘籍给了蝙蝠岛?枯梅师太为了镇派秘籍出山,倒也情有可原。
 华真真细声道:“不错,我们千辛万苦查到了线索,所以才来到蝙蝠岛,希望查出那个人是谁。”
 胡铁花看向高亚男,发现她面无表情,心中更是奇怪。如果真的只是追查清风十三式系谁窃,高亚男何必讳莫如深,还古古怪怪的不让他们跟随呢?胡铁花总觉得其中还有隐情。
楚留香一定也想到了这一点,但他只是笑了笑,道:“原来如此,冒犯了。”实际上心中更是确定,枯梅师太恐怕有点不对。他经历过很多事情,知道看起来正直的人,就算声望再高,他人眼中品德再好,也有可能是个披着羊皮的狼。比如无花,在没有被揭穿之前,是人人敬慕的妙僧,惊才绝艳,文武双全。但谁又知道,他其实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伪君子呢。往往这种人,更能取得别人的信任,导致他害人害的更成功。所以枯梅师太的名声,并不能影响楚留香做出判断。楚留香不止一次说过,他、胡铁花和高亚男是老朋友了,他熟悉这个老朋友的表现,结合枯梅师太的回答,更让他肯定了,枯梅师太和蝙蝠岛有不为人知的联系。但究竟是什么联系,他也不得而知。
所幸,现在就有一个机会摆在他们面前,就是为了高亚男,也要下去闯一闯。
 滑车不大,一次只能坐五个人,这里一共九个人,按理说应该楚留香、胡铁花、段小庄、张三、无花坐一起分为一批,毕竟他们是一起的。但楚留香怎么放心呢,分为两批,他们先下去了,原随云一行人不下来怎么办?又或者原随云他们先下去了,等楚留香几人再下去时他们就不见了。
 所以必须有一个人坐到原随云那一批去,可是这要怎么讲呢?
楚留香看向了段小庄,他不会留下段小庄过去,更不能带段小庄一起涉险,但他更不能让胡铁花或者张三代替他去冒险,楚留香从来不会这样对朋友。
就在这时,胡铁花忽然道:“你们先下去,我和高亚男一起下去。”
楚留香看向他,胡铁花与他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
不错,除了楚留香,胡铁花是最好的人选了,而且楚留香不愿意朋友涉险,胡铁花又何尝不是,他知道楚留香在为难,所以主动提出了这个要求。
胡铁花站到了高亚男旁边,高亚男脸上起了一点红晕,“你和我一起做什么。”
胡铁花笑嘻嘻的道:“我仰慕枯梅师太很久了,想聆听一下师太的教诲。”
高亚男哼了一声,不理他了。
 那边楚留香、段小庄、张三和无花则拉紧滑车一个个上去了,就在最后张三也踏上一只脚时,华真真的身影忽然一蹿,也上了滑车。
所有人都用惊奇的目光看着她,华真真羞窘的低着头,声音细如蚊呐,“我……我坐这儿好了。”她就坐在楚留香的左边,脸红得都能煮鸡蛋了,这好像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大胆的事情了,几乎是把心思摊开来了。
枯梅师太拧着眉,一向严厉的她却没有斥责华真真,楚留香那边除了段小庄,没人知道为什么枯梅师太不能管教华真真。
而楚留香更不可能对华真真说:“你下去吧”了,毕竟她还什么也没做呢。
 段小庄瞥了她一眼,不懂这女人分明武功高深莫测,为什么还要一副柔弱受不得惊吓的样子。原著里摘心手都能练会了,居然还看见死人、血就害怕得晕过去,小鸟依人的钻进楚留香怀里,有点不可思议啊。
 张三松了手,滑车便飞快的向黑暗中滑去。
太快了!
这铁索向下的角度很陡,滑车滑的飞快,失重感让所有人都心脏一跳。
段小庄脸当下就白了,他坐个海盗船都能吐,何况这种毫无安全设施的玩意儿,觉得身体都要飞出去。楚留香就在他左边,右边则是无花,在猛的下冲中,他叫了一声就往楚留香怀里钻……钻……没钻进去。
 段小庄:“……靠!”
段小庄刚才那声叫被一个软软的女声给盖了过去——华真真妹子尖叫了一声,眼疾手快的钻到楚留香怀里了,两只手八爪鱼一样缠住了楚留香的腰,做瑟瑟发抖的小绵羊状。
 ……段小庄硬是慢了一步啊!
 楚留香也瞪大了眼,无辜的看向段小庄,他的两只手甚至都往右伸做好了搂住段小庄的准备呢……
 这滑车很原始,段小庄自觉再过几秒再颠几下他就得飞出去了,这种时候总不能把华真真踹飞,然后和楚留香抱在一起吧,不管华真真再怎么样,是个男人都不能这么做,于是他果断往右抱住无花。
无花:“……”段小庄十分相信无花抓住滑车边的手不会松开,坚固度在这滑车里和楚留香不相上下,楚留香幼时训练很严酷,人家无花训练也很严酷的,少林还没肉吃呢……
 片刻无花就反应过来了,伸手掀段小庄。
这个时候段小庄就爆发潜能了,死死抱住无花的细腰不放,咬着牙道:“老子死也不放开你。”
无花:“……”
 ……其实这句话是很煽情的,比如攻拉住吊在悬崖上的受,说我死也不放开你,简直深情到爆啊。但段小庄这么一说出来,无花怎么听怎么有种“老子死也要拉着你”一起的感觉……
就在无花郁闷之际,数十秒过去了,铁索尽处到了,滑车飞快往山壁撞。
 楚留香双掌伸出,凝聚内力在刹那间贴在山壁上,运用巧劲,使得滑车往后弹了数丈,在这期间,他已经拎着抱成一团的无花和段小庄下滑车了,同时自觉下去的还有张三和一脸绯红的华真真。
无花内力被封了,刚才那种情况没办法自己下车的,楚留香一把拎住他的后领,就连他带段小庄一起给带出来了。落在地上,一片黑暗中只听得到无花的闷哼声。
无花要是能说话恨不得骂段小庄:你是猪吗?这么重!
 段小庄倒是不重,只是落地时腿都是软的,站不稳,直接把无花扑倒了。
  山洞底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楚留香凭听力感觉到方位,伸手道:“起来吧。”
 段小庄在黑暗中挥舞了几下手,才握住楚留香的手,借力站了起来,顺脚踹了无花一下。
 无花:“……!”
段小庄:“不是我踹的!”
无花:“……”不要说这里只是一片黑暗,就是他瞎了聋了也知道是谁踹的……
华真真软绵绵的道:“方才多谢香帅了。”
看不到也知道这妹子现在肯定又脸红了。
楚留香一边食指和中指屈起在段小庄手上“跪”了一下,一边正色道:“华姑娘客气了,只是男女授受不亲,再有下回,恐怕尊师也要生气了,恐污姑娘名节。”
华真真沉默了很久,才带着哭腔道:“我知道了。”
这时,黑暗中传来一个咳嗽声,“诸位客人,请帖呢。”
这个声音不属于他们五人中任何一个。
张三当下问道:“你是谁?”
那人道:“在下丁枫。”
张三道:“你就是蝙蝠公子?”
丁枫道:“蝙蝠公子另有其人,在下只是来接待各位的人。”
是啊,蝙蝠公子怎么会自己来接人呢。
丁枫又问了一遍:“各位的请帖呢?”
楚留香道:“在上面,我们还有一批人没下来。”
丁枫“哦”了一声,走了几步,不知如何动作,就听铁索作响,滑车又上去了。
 过的没许久,原随云几人也下来了,所幸的是并没有发生意外,一个人都不少,胡铁花也毫发未伤。
丁枫问了第三遍,“各位的请帖呢?”
枯梅师太冷硬的道:“我是蓝太夫人。”
 丁枫道:“原来是蓝太夫人,请吧,我们往这边走。”
原来这个请帖并不是什么真的帖子,只是一个只有双方知道的称呼。
 丁枫在黑暗中为他们带路,胡铁花忍不住抱怨:“为什么不点红把啊?”
丁枫道:“蝙蝠岛的规矩,不能点火,既然上了岛,还请各位遵守岛上的规矩。”
 胡铁花嘟囔道:“好奇怪的岛规,难怪这里叫蝙蝠岛,进了这里都成了瞎子了,能不是蝙蝠岛么。”
丁枫带他们走了约莫一炷香,“拍卖还未开始,诸位可以在这里休息,我再次提醒一下,绝对不可以点火。”然后他拍了拍手,似乎是从一个房间内出来了几个女人,跪在他面前,“好好招待几位贵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